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凤识君 by 九世子 | HOME | [尼罗河女儿同人]三世之风2 by 水手-->

[尼罗河女儿同人]三世之风1 by 水手

书名:[尼罗河女儿]三世之风
作者:水手
CP:曼菲士/伊兹密
文案:
前世,他们是生死相许的挚友,却因为他拒绝了女神的求婚而天人分离,他要如何从冥府夺回所爱的灵魂,又将如何承受女神的诅咒? 来世,他们在女神的陷害下爱上同一女子,国仇、情恨……当他被千里飞驰而来的那人俘虏时,女神的诅咒将如何应验?

第一世 乌鲁克的选择

“千万世代之后,人们仍会重复我的道路,仍会发出和我相同的疑问,仍会和我一样漂流在生命的大海中沉沉浮浮,不得其所以然。

我的一生,是交好运和无望的痛苦的一生,我总能够得到我所要的,但是却眼睁睁看着它失去,就象爱情,就象永生。我的一生,注定要被埋没在人类的泥沙下,在浑尘中无人提起。我的一生,潜藏在人类的记忆深处,从来不记得,但也不会被忘记。我的一生,凝聚了人类所能到达的光荣,也集中了所能承受的失望。我的一生,是永恒和不朽在发言,也是死亡和孤独的舞场。我在血腥、战斗、野心和追寻中什么也没有得到,正如我在爱情和永生中所失落的一切。

我,是吉尔伽美什。
我,是神之子。
我,是必死的凡人。
我,是那个几乎获得了永生却失去的人。
以下是我的故事。“

那时,乌鲁克的阳光还未斜过高大的城墙,俯瞰着平原上那些古老壁垒的王者心情复杂,他默默寻思,紧紧握住手中沉重的泥板,思索着该如何刻下合适的话语。因为,每一句话里都将藏进他劳而无功的一生。

曾经得到过,又失去,曾经离神很近,却最终回归为人。这似乎便足以概括他的一生,但他不想如此落笔,他的一生岂是这些可以说得清?

默默地,他举起芦苇角,一笔一划认真地刻着,若是许多年前曾经认识那位飞扬跋扈的神之子、乌鲁克王的人,一定不会相信这个如此安然如此沉静的男子会是他们那个曾经嚣张又热烈的王。

是了,他再不是从前的他了,他的命运已经永久地被束缚在大地上、在神明的法则之下了。
他微不可闻地叹口气,继续奋笔记述——

“吉尔伽美什啊,你将徘徊到哪里?
你所探求的生命,恐怕你不会获得。“
那是太阳神舍马什在死海的天空向他洒下光辉时说的话。话中似有深意,然而那时候的青年,还未懂得沉思神的威力。

他是神的儿子,女神宁孙下降和凡人芦伽儿班达成婚所生的儿子,而他的父亲也上升为神,他只有三分之一是人,其余三分之二是神,为什么他不能得到永生?

于是他直截了当地答道,以那种苏美尔人所特有的精明与抒情混合的风格:
“难道我白白地在旷野里跋涉,
我的头颅仍然躺在大地的正中,
仍然必须年复一年地长眠永卧?
请让我的眼睛看到太阳吧,使我浑身广被光泽;
那有光的地方,暗便告退。
让我仰沐太阳神舍马什的光辉,将死亡给予那些死者!”

太阳神听出来了,沉默了一会,消失在云后。风穿过青翠的森林和无边的旷野向他吹来,而他茫然站立一会,继续走去。

有时他能听见野兽们的嚎叫,有时他能看见野狼在黎巴嫩松林后露出绿油油的眼睛,有时他听到山上石头崩落的巨响,有时他能看见伊修妲尔女神从云罅露出脸来朝他张望。

她在监视他呢。自从被他拒婚以来,这求爱受挫的女神便是如此了。暗暗地,带着仇恨的冷光,从幽亮的天空森森地俯视着他,似种威胁,似种哀伤。然而奇异地,他并不觉得害怕。这天空的女王在想什么呢?他不想知道,也清楚不知为什么他绝对无法爱上她,她的多情顾盼也好,厌恶憎恨也好,都只能加他感情上的抵触。

就象那日,他失去了跋涉奔波许久、经历无数痛苦、渡过死海才找到的不死仙草,追逐那蛇一直追到草丛深处,斑纹的蛇一摇身钻入地里去了,而他累得满身淋漓大汗,百般撬地击石无果后,只能黯然长叹。那时节,她也这般在云中瞭望,带着依稀的嘲笑与冷峭的闪光。他突地疑心是否她搞鬼,然而始终无法求证。

就这样,他两手空空而来,寻求永生之生命,也两手空空而去,一无所获而回。

现在他在这里了,乌鲁克,熟悉的城市,被无数回忆围绕之城,曾经战胜了基什之王阿伽、战胜了魔怪芬巴巴、战胜了一切世间帝王和野蛮部落、也让前来求爱的女神丢盔弃甲含恨而去的地方。

而临去时,女神大喊的声音还在他轻蔑的笑意下回响:
“乌鲁克王吉尔迦美什,总有一天我要你尝到爱的痛苦!”

他踱着步,一边眺望着城中耸立的埃安纳神殿,那属于伊修妲尔女神的圣所,依然被阳光照得辉煌巍峨,祭烟袅袅腾上,似乎在嘲笑一切人的命运。而今夜,他是要去那里呢。

他按了按额头,有些发疼,但今夜一切都容不得闪失。他是要去完成从古至今没有人完成过的业绩呢,他是要去和一位女神定下契约,并且从另一位女神手中夺走命定属于冥府的灵魂呢。

他轻轻地念起从前那人的灵魂在他耳边轻轻萦绕过的话:
“我不想告诉你,我不想告诉你!”
“假如我告诉你,我曾经见到的冥府的秩序,那就会使你哭泣!”
在那暗之家,人们穿着有翼如鸟的衣服,以尘埃为美味,以黏土为食物,在见不到光的暗中居住,在有去无回的路上踟躇。他曾经热爱过的、热烈扭打过、翻转过、抚摩过、亲吻过,亲密地依偎过的身体,已经被害虫吃光了。

还能怎么办?还能做什么?

他的头象裂开一般地疼着,今夜,一切都要下决定了。

阳光慢悠悠地从东边来,朝着永恒的西方,他望着这一切,突然忘了自己该干什么。

是了,不这样决定又能怎样呢?难道任凭他热爱过的那灵魂永远淹没在冥府女王残酷的手中么?那个冷酷又坚定的女神,是有着连自己的亲妹子伊修妲尔女神下到冥府都几乎杀掉的手腕呢。何况他,一个小小的、被神创造出来和神子吉尔迦美什对抗的野人,一个只在世上活了不过二十年的青年人。吉尔伽美什的恩奇都,除了吉尔伽美什外还有谁在乎呢?如果连吉尔伽美什都不再在乎了,他该怎么办,谁还能帮他,难道任由他强忍哭泣的脸一次次坠落在尘土中?

更何况,他是为了他,是为了他吉尔伽美什轻率地拒绝了女神伊修妲尔,才被天神们作为他吉尔伽美什的替代品而罚入冥府的,他曾经想要忘记这件事实,他曾经想去自私地寻找永生仙草,看,他可不是受到惩罚了么?他不是灰溜溜地回来了么?那条狡猾的蛇吞了仙草,从此不就得以蜕皮长生了么?

啊,想起那个身体,他的恩奇都,完美的身体,比谁都有力,比他——吉尔伽美什,神之子、地之王的身体,还要强壮、健康、无畏、热情的身体,这世间唯一配得上做他对手唯一能够感受到同样的热血的身体,为了让那个笑起来灿烂得谁也挡不住的青年,那个从旷野走来从野兽变成(敏感词)人类只为和他相逢的青年,那个被创造出来就是为了制约他、让他走上正道的青年重生,他有什么事不可以做呢?
就是今夜,他闭上眼,恩奇都,就是今夜。

今夜他将和伊修妲尔女神签定契约,今夜他将把自己的灵魂和命运交给她去主宰,今夜她将带着他下冥府,今夜,就是今夜,他的血沸腾而他的灵魂将冷静地燃烧,他将要去到无人回归的暗之地,带他挚爱的那个灵魂回来。

风起了,刮得整座城一瑟,他含笑看向平原,东方的太阳正不疾不徐地前进,太阳神并不眷顾他,他知道。于是他再度挥动芦苇角,紧记录自己的生平事迹。过了今夜,谁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只有伊修妲尔女神曾经从那冥府里出来过,谁知道她安的什么心。

“我的身体……你高兴时曾经抚摩过的,早已为灰尘所充斥。”有那么一刻又走神了,想起恩奇都最近一次降灵时说的话。哎,明天过后,也许他也会变成尘土,也许,他真的能从冥府夺走灵魂带去重生。而这一切,无法完全取决于他自己。

女神的条件很是苛刻:
“吉尔伽美什,你知道你曾经拒绝过我什么,因此,我要你同样拒绝世上一切女子,若不然,你便要永远承受我的惩罚。在和我订立的契约中,你将无权把爱情给予任何女人。若你爱了,我便要你受罪,痛苦,哭泣,并且要你悲惨地死去。”

他想,他已经失去过所爱了吧。恩奇都已经是死了,难道这辈子还能回来么?于是他点头了。

她突地蹙了眉,恶狠狠地看着他。忍耐了一瞬,又狠狠地嚷开来。

“不要!不要!不可以是恩奇都,我不准你爱女子,但更不准你爱他,若你爱他,就不会爱我了。那时我便要将你交与旁的男子去狠狠糟蹋……”

他有些愤怒,正想起而反驳,然而心头一阵刺痛,想起那个熟悉的身体尘土般飘渺的空壳,终于把话吞了回去,他,已经不是当年年少气盛的王了,渡过大海,走过森林,见过神明,也见过永生之人、人类之父乌特纳庇什提牟,在远方人的火炉边听过劝告,他已经不是那轻率地拒绝女神的男子。

算了吧,这辈子也就这样了,还能爱上什么人?难道恩奇都能就这样复活不成?
他再度点了头。
神苑里很静,树影很长,他有刹那的恍惚,耳边听到她轻轻说:
“明晚,午夜之时,你来。”

他按捺住狂跳的心,下一代的王他已经指定了,若他回不来,哦,不要去想这个,若他回不来,这国家就有妥贴的安排。

他束上腰带,用女神给予的七种神通打扮自己,也带上了母亲宁孙给予的护身符,此事他没有通知父母,不想让他们因为得罪冥府女王埃雷什乞伽尔而被牵连,所以今夜的事他只能独自承当。他背上弓箭,腰中插剑,手中握着板斧,顿觉胆气豪生,大步走出门去。

乌鲁克全城都眠了,除了守门的侍卫外没人睁着眼,他看了一眼睁着眼其实已被浸入梦乡的侍卫,走下台阶,又站着看了一下王宫下的民居屋子,还有被掩盖在暗中的果树园,想到这可能是最后一次看到它们,不知道为何竟不觉得痛楚,只感到奇异的空虚,以后也许再不能目睹这可爱的街道,这拐角的风景,这路边的树木,还有那些曾经在夜里喝酒做乐的人们。今夜,他们都笼罩在神的法力之下,无人为他送行。

女神站在埃安纳神殿的门内等他。他来时,她抬起头,门自动开启。
“旅人到此,没有回得去的路途,你的心竟然驱使了你。”
她轻声笑,头戴着的素色王冠什迦拉也随着身体的颤抖而轻轻飘动。
“这是我从前下冥府时,大看守涅蒂说的话。”
她转目回望着他,眼眸中有一丝暗色,他以为自己看错了,但他没有。
她静静地瞧着他,身体轻淡淡地飘移到他的身边,轻到几乎无法听到地说;
“还来得及,我的吉尔伽美什,你还来得及,后悔——”
他想了一下,似乎是可以后悔,然而,失去那人,想要逃避到永生之中去已成为泡影,还能如何,还能够如何?他静静地想了这一想,于是摇头。

她凑过来,几乎在他嘴边绕着,飘渺的神香从她的身体蔓延,幽幽绕着他的身体,她说:“你不后悔?”


他平静地道:“不后悔。”
她退开了,眯着眼瞧他,然后又凑上来,突然,在他唇角轻沾一下。他有些不适地抿起嘴。
她低低地,几近叹息地道:
“记住,这是你的选择,我的王呵,记住你的选择。”

神殿在一瞬间里被暗充满,所有的灯光全被吞噬,暗中有飞鸟扑动翅膀的声音,他闻了死的气息,然后,一只冰凉的手,女神的手,轻轻拉住了他,向暗深处晃悠悠而去,有那么一刻,他有些心慌,想要挣脱,但随即就镇定下来。

吉尔伽美什啊,吉尔伽美什,这就是你的选择。

他低低地笑起来,握紧另一只手中的武器,走进永恒的暗。

第二天早晨起来时,所有的乌鲁克居民都忘记了他们的王,只有泥板,静静地藏在乌鲁克神殿的地里。要等到六千年以后,才有人来挖掘。

两千年的时光一晃而过,如今,太阳朗照其上的,是南方的帝国埃及。

------------------------------------------------------------------
这一章是关于人类最早史诗《吉尔伽美什》,还有流传在两河流域流传的长诗《伊修妲尔下阴间》,看不明白的朋友可以去百度一下:)

下一章就开始涉及原著的部分了。

第二世 埃及的遗忘

那时太阳神以拉的名号运行于埃及的上空,神圣的风吹向从清晨到黄昏的航程,诸天朝一旁滚动,跨越数十亿年的黄金之舟再次高举白昼。在地平线上,埃及年青的法老王正跨马而来,他的美丽是璀璨的尼罗河,他的头发是大绿海的波涛,他的眼睛是天狼星的光辉,为埃及的众女子所注目、心所向往,很多年后,那华美的姿态将被凝固在精美的壁画与浮雕之上,为考古学家提供线索。
但,且慢,此刻他还活着,还活在十八岁的青春年华,几个月前娶了神的女儿——尼罗河女儿、出身神秘、拥逾嗌

<--凤识君 by 九世子 | HOME | [尼罗河女儿同人]三世之风2 by 水手-->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