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爱》人物集 BY 朝露 | HOME | 崩溃 BY 朱夜-->

五车二酉 BY 病酒

  车跟上帝那些迷途的羔羊不同。他自小就清楚知道自己要什么。即使在三五之夜,他凄苦对月长号时,也只会叫一个名字:“二酉”。
  二酉是五车的哥哥。是他情窦初开的对象,也是他欲火焚身的目标。情海中挣扎这许多年,五车自嘲,没给淹死不知道幸也不幸。
  虽然,是五车自己从襁褓时就对人家一见钟情。
  五车的妈妈当时抱着婴儿五车去找他爸爸。处处留情的男人矢口否认。甚至出言侮辱。女子愤怒之余将婴儿掼在地下,不顾而去,自此生死未知。
  是当时小小的二酉走出来,静静抱起那个粉装玉琢的婴儿。
  据说五车当时给轻轻抱着,柔柔晃着,看着二酉,竟然呀呀笑了。从此开始粘住哥哥。到后来沉溺情海最后没顶。
  二酉十岁,五车五岁时,家中突遭变故。他们的父亲大人万花丛中过,终于给片叶子沾了身。倒霉的是这片叶子竟是棵食人草。
  那遭弃的小女人,绝望之余,切齿痛恨那个男人。她抱着初生的女儿,登门永诀。神色如常。却在女儿身上绑了定时炸弹。一声巨响过后,她永远得到这个男人;他则应了当初情热时所发誓言:不能同日生,但愿同日死。
  只苦了剩下的两个孩子。
  二酉的妈妈一早去世。眼不见,免得见她爱子艰难度日还要伤心----虽然,呃,说艰难度日有点夸张啦。
  二酉的妈妈是极聪明的女人。一早便委托律师安排好二酉的生活。两个孩子生活算是无忧。何况二酉虽然有时迷糊,大事上却绝不含糊,运气又好,居然少年时就把个生意打理的井井有条。
  五车算是哥哥养大。连名字都是二酉起的。据说二酉把他们妹妹的名字也都准备好了。叫:‘八斗’。打死五车,他也不能想象一个女孩子,叫个名字象佃农,或者,象棵农作物。所以有时候,五车偷偷想,反正大家都是按度量衡起名字,还不如自己叫三酉,妹妹叫四酉。说不定妹妹就是觉得八斗这名字实在难听,才拒绝来到世间。
  五车从小就骁勇善战。只是真人不露相。直到二酉与浮休大战三百合不胜,他才崭露头角。二酉也才知道,自己弟弟是无师自通的武林高手。
  其实二酉和浮休两人都是幼遭孤露,本该同病相怜,奈何二酉当时哭累睡着了。就连五车也不敢打搅睡觉时候的二酉。那个后果,人类承担不起。
  给吵醒的二酉本打算把怒气发泄到浮休身上。谁想对方是个扎手的硬点子。而且,是会家子。浮休打小就练的工夫,在二酉身上完美验收。
  然后,五车来救驾。然后,浮休就进了医院。
  二酉在医院走廊里逡巡。五车给他走来走去走的头晕。
  二酉终于停下来。用一个小时告诉五车,自己去投案。再用一个小时交代了后事。五车当时很冷静的听着,心里大叹命苦:这就是自己在世上最爱的人。手术已做完那么久,浮休的麻药都退了,正在那边用眼睛凌迟自己兄弟俩呢。不过以武会友之后,三个人一打如故,成了莫逆。当然,那是五车无数次威胁浮修不可以对二酉有非分之想之后的事了。
  二酉和五车的父亲千般不是,至少做了件好事:遗传给两兄弟的样貌都极出众。二酉斯文,五车不羁。因着父亲的前车之鉴实在血淋淋,两人都有点感情洁癖。
  少年时五车便告白过。只惜彼时五车年少,生米没做成熟饭,夹生了。
  那一天五车百年不遇早起一次。结果二酉未醒,五车又没胆子把他叫醒。便等在一旁。看着哥哥睡相可爱,心里爱极,哪里会眼看手勿动,于是先动心后动手。二酉当时正是少年精壮,春梦旖旎。只觉浑身畅快,甜美难言。呻吟一声,忍不住一泄如注。
  本来二酉当时未醒,五车如此时离开,二酉也只当自己梦遗。奈何五车见二酉当时脸若桃花,白里透出红来,异常动人,又是最心爱的人,实在按捺不住,向二酉的唇亲了下去。力道大了点,二酉唔了一声,悠悠醒转。
  五车看二酉睁开眼,刚醒来还有点恍惚,见是自己,慵懒一笑,更觉动心。不由分说,又亲下去。二酉这一下,完全清醒。本想把五车推开,一来力气比不过五车,二来高潮之后手脚发软,是以五车稳稳压在他身上,竟是动也未动。
  二酉渐渐发现情形不对。自己寸缕未着。五车的唇,火热的落在自己的脖子上,向下滑向胸膛。五车的手,正握着自己的欲望,而自己正觉得有一股火热从丹田升起。二酉这一惊非同小可,当下用尽全力推开五车。
  五车望着哥哥,说哥哥我爱你。目光清无比----如果眼中欲火忽略不计。
  二酉当时的想法也比较不落窠臼:是不是我这兄弟长大了该讨老婆娶媳妇准备聘礼了。----正常人能这反应么?
  任五车再长十张嘴,再把它们都说破,也讲不过二酉。何况他擅长的是拳头而非舌头。二酉天花乱坠的思想政治教育课的结论是:给五车找个女朋友。拒绝无效。从即日起紧锣密鼓开始执行。有几次还差点把自己搭进去。
  后者显然更让五车愤怒。一怒之下五车离家出走。凭借杀法骁勇,所向披靡,一战成名,成了道里冉冉上升的一颗新星。正熠熠生辉时,一次偶然出任务,发现自己哥哥正是下手的对象。刀剑无眼,二酉舌灿莲花打算感化众道兄弟时,遭了暗算。结果自不用说。道后备干部,年度最佳新人奖得主,五车同志阵前金盆洗手。警界大员争相认购他做自己派出的卧底。五车不后悔放弃这份很有前途的工作,只后悔,让哥哥受了伤。
  但是就经济学来讲,二酉受伤带来的收益远大于支出。
  首先,五车改邪归正,去学了医。选的是大外科。因为几乎可以治疗哥哥能得的各种内病和外伤。若果是他范围外的,例如急淋爱滋红斑狼疮,反正神仙也回天乏力,索性就陪着哥哥一起去了也罢。
  其次,二酉痛定思痛,从古文改学心理。因为扪心自问,他觉得自己对弟弟的教育不成功。现在再研究儿童教育是晚了,那就亡羊补牢,至少清楚家里这小孩在想什么,然后对症下药。(五车撇嘴,我早八百年就告诉你了,我想这样这样,还想那样那样,你不配合啊----)
  五车二酉 下
  后来五车成了医学博士,已深知前期治疗远胜后期维持。因为当初只顾着信誓旦旦,没有身体力行,五车悔的肠子都青了。倘若上天能再给他一次先下手为强的机会,他发誓一定不会暴殄天物。锲而不舍之下,上天大发慈悲之心,良机再现。
  二酉好饮,常说小酌怡情。有天五车千载难逢晚回家。实在是手术比较凶险。病人在台上就休克了。一天一夜下了手术台,五车归心似箭。回家来,屋子里一片漆,他就有点慌了。难道哥哥出了什么事不成?怎么没在书房一手执书一手端酒?
  五车奔进二酉的房间。走的太快,一脚踩到地上什么东西,摔个仰面朝天。倒好象这一跤把电闸给摔坏了,五车只觉得眼前一片漆。老半天才还阳。听见微微的呼吸声,五车放心下来。既然也起不来,索性就爬到二酉的床边。
  屋子里只开着床头灯,满地是书,五车都后怕,摔完那个跟头自己选择不起来真是英明。起来也得再给绊倒。二酉躺在床上好梦正酣。一屋子酒气。五车站起身一看,又后怕。自己多亏在床这边,要在另一边,给酒瓶子绊死那是运气,爬过满地瓶碴子还不如滚钉板。除非飞檐走壁,要不然就得内穿天蚕宝甲外罩黄金圣衣。
  既然哥哥没事,五车精神一松,四肢百骸立刻抱怨再不歇歇就要累死了。也不再想,为什么二酉从来说饮酒不是饮驴的人,今日竟会暴饮。只径直往二酉身边一倒。不想床一弹,反把二酉给震醒了。
  二酉睁眼看看五车,糊涂着就伸手把五车抱怀里了,嘴里咕咕哝哝的。五车开始挺高兴,身在软玉温香中,幸福。他转过身,象小时侯跟哥哥一起睡觉时那样,窝在二酉怀里,手抱着二酉的脖子,打算好好温习少年时美丽时光。
  冷不丁二酉叨咕句话。二酉说,五车,天塌下来,你也是我弟弟!
  哥哥的表达一向别有洞天,叫人叹为观止。五车不以为意,笑嘻嘻回了句嘴,天不塌下来我就不是你弟弟了?
  二酉立刻愤怒地回答,妈的我是你哥就行,你管你是不是我弟?你不还有我吗。谁不要你我也要你!
  酒后吐真言。五车两只耳朵瞬间都站起来。跳过没用的,直接奔主题:哥哥,你爱不爱我?
  房灯发着柔和的昏黄色的光,二酉朦胧中看到灯下支起身子的弟弟俯下来的面孔。面如冠玉,唇红齿白。尤其此时楚楚可怜的表情,让二酉心生怜惜,拉下五车的颈子,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哥最爱你了,乖,睡吧。
  这本是二人少时常做动作。年岁长后,五车再未享过此等待遇。心中激动,早忘了要问哥哥事情始末。深恐良机稍纵即逝。就着势子,亲上二酉的唇。
  二酉给他亲的浑身软软的没有力气,觉得火热,不知是酒力还是五车身上热力。
  五车的唇恋恋地在二酉身上流连。手也不闲着。只觉得如何紧紧抱着,亦是不足。恨不能与身下的人合而为一,任天地变迁,我二人在一起,我只要他,他也只有我。
  两条人影纠缠着,喘息着,激情仿佛千载地火,熊熊燃烧。两个人都是第一次,一切全凭本能。情欲和饥渴教会两个人寻找那令人难以抗拒的快感。夜色和灯光中,无休无止的冲刺,低沉沙哑的呻吟,热情狂喜的呼叫,修长强壮的腿环住劲瘦精健的腰,紧绷肿胀的欲望冲进紧窒濡湿的体内,滚烫的汗水,炙热的呼吸,光滑结实的臀部,撞击发出淫糜的响声。亢奋着,哭泣着,疯狂地迎接高潮的美妙迸射。
  一晌贪欢,早上醒的时候,两个覆雨翻云了一夜的人都有点眩晕。
  五车的头还靠在二酉的肩上,二酉的手占有地搂着五车。二酉张张嘴,觉得嗓子有点哑。清清嗓子开始拐弯抹角地跟五车探讨昨天自己也偶然知道的出身问题。一边安抚地抚着五车的背。二酉这番话打了无数遍草稿,就怕说出五车不是老爸的骨血之后,会伤到五车幼小娇嫩的心灵。
  五车翻个身,窝在二酉肩头,声音闷闷地说,哥你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不就是没血缘关系么,你还有我啊。
  二酉释然之后嚼嚼这话,问五车,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二酉信口回答,我他妈早就知道了。上次你受伤我给你输血,就知道了。就凭花心老爸和薄命老妈两个A型血,累死他俩也生不出你这个B型血。

<--《爱》人物集 BY 朝露 | HOME | 崩溃 BY 朱夜-->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