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秋葬蝶冢 BY 颠狼 | HOME | 五车二酉 BY 病酒-->

《爱》人物集 BY 朝露

  宁为玉碎——琉璃篇
  在最初的最初,我已经料到这最终的结局,它来得如此迟缓,还真是出忽我的意料。
  这样的人生早就应该结束,为何到了此时,我还会有留恋?
  记忆里父母的脸早已模糊,皇宫的一切,也已经远去……
  释然了,何必再介怀,仍旧不甘心么?为什么连半点的机会都不曾得到?
  全苍翌啊全苍翌,我爱你一生,你却毁我一世!
  记得小时侯初见你的情景,惑人的微笑,平和的语调,莫名地令人安心,伸出手的同时,我也交出我的心,可是……你没有接住,它碎了一地。
  而后,你干脆尽杀绝,将破碎的琉璃心捻成那细碎的粉末。
  琉璃……十岁——爱上你的同时学会了恨!
  命不该绝,落魄的小女孩一夕成为皇帝宠爱的小公主——琉璃的心中不曾将你忘怀。
  琉璃开始部署,同时等待,一个完美的机会,一个绝好的契机。
  然而你却不给我任何机会,琉璃十八岁——“清影楼”易主,全苍翌亡命天涯!
  把所有的爱埋葬,一切的恨转移,琉璃发誓总有一天要让虞倦求生不得,求死无门!
  琉璃——二十岁,美丽、高贵、聪颖,至少表面看来如此。
  在牡丹亭中,琉璃的一生被一个称做皇帝的人交付于晋王——也是一个令人目眩神迷的男人,可是此时的琉璃,已经没有了爱……
  所以的晋王的背弃,我不在乎,我原本真的这样打算,只不过:世上的事,竟有如此的巧合!
  琉璃再次地被遗弃,竟然还是因为同一张脸!
  即使不是同一人,但他们之间的渊源却是剪不断,理还乱……
  琉璃知道,这就是机会,再不会出现的契机。
  虞遥太好对付:他幼稚、懦弱、毫无用处……
  为什么这样的一个人,竟还有人如此死心塌地地爱他——尤其他们两人同为男子?
  因为美貌吗?
  世上佳丽无数,琉璃自认绝不比任何人逊色!
  那是为何??
  复仇从他们开始下手,我做得到!
  我甚至连自己亲身的骨血都可以不要——权势、财富、名声、地位!我有这些就足够了……
  只是为什么……会觉得空虚?
  复仇的计划成功后,我常常会想到虞遥抱着那孩子的模样。
  如果我的孩子不死,是不是也会这样??
  我好想再有一个孩子,听他叫着娘亲的声音。
  可是,再无机会!
  琉璃——二十八岁——白绫赐死……
  就在今天……
  我知道的,事情终有真相大白的一天——可是虞遥已死,你们的痛苦已经挥不去,抹不掉,你叫虞筝查出时辰的差异又如何?他还能再活??
  这样想来,我仍旧是最后的赢家!
  这是一封信,全苍翌,我写给你的信!
  可是你永远也不会看到:你不会知道我所有的矛盾挣扎,你只会了解我的从容不悔!
  我是要入地狱接受苦刑之人,最后的一眼难道不应该是灰暗的世界?
  为什么,却让我看这花一般的人间?
  我不明,左右的白无偿举着哭丧棒:
  “他没死!”
  谁?谁没死?
  “看清楚吧……”
  那是虞遥!
  我敢断定,除了他,不会有人有这样自以为圣人的白痴的微笑。
  他身边一少年,亲昵地唤他“娘亲”!
  是那个襁褓里的小小婴孩。
  可笑!我才是女人,我才应该被人唤做娘亲……
  我疯狂地大笑起来……
  疯子,疯子,都是一群疯子!
  “她疯了……”身边的白无偿用平平的声音说着。
  不……我哪里是疯?
  琉璃——宁为玉碎,也决不悔!
  另一片天空——虞筝篇
  “母妃,母妃……”甜甜的稚嫩的叫声,唤回我的神志,如果在数年以前,我一定不会相信这样的称呼会用在我的身上。现在,它却变成了现实,一个让我有些自喜,又有些遗憾的事实。
  我是天朝的筝妃,不,应该是皇贵妃——虞筝。
  在这偌大的后宫之中,我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崇高存在,只是这,却不是我自喜的原因。
  在这偌大的后宫之中,我除了等待还是等待,寂寞和空虚无处不在,但是这,也不是我遗憾的原因。
  我抱起我的亲亲孩儿,让他粉嫩的唇亲亲我的脸颊,笑声,顿时四散开来。
  “筝儿……”男人宠溺的声音,我抬头——就是他了,我的丈夫,同时也是这后宫中所有女人的丈夫,整个天朝的皇帝!
  我心知肚明,即使他有无数个爱妻宠妾,但他的整副心魂,都在我这个“念遥殿”——这让我自喜。
  我也明白,即使他爱我至深,我也为他倾心,但我真正一心所爱所恋之人却已在这宫墙之外——这让我遗憾。
  不过如此,才是对我、皇帝和他最好的安排。
  我放下孩子,朝他微微一福,算是行礼。
  他从不让我对他三跪九叩,自从八年前由于长跪不起而落下病根,他一直自责着,是以自那以后,他从不让我下跪。
  即使祭天之时,我也是唯一一个可以免跪之人。
  这不,就连福身,他都看了心疼:“早说了可以不用理这些繁文缛节,怎么又来了?”他皱眉,突然想到了什么:“是不是皇后,她又在你面前嚼什么舌跟?”
  “没有,皇上多虑了,皇后娘娘现在整天颂经念佛,久不到臣妾这里来了。”其实琉璃伏侏、一切事情真相大白后,她早已心灰意冷,不管后宫之事了。
  如今的宫中,真是清净得可以,遥,最喜欢这样的清净了!只是他再也看不到。
  想到故人,我的心中难免又是一阵伤感,眼眶也不禁红了——虽然事过境迁,但每每一想到他所受的苦楚和短暂的幸福,还有那最后的无奈至及的结局,我……
  “父皇,您又惹得母妃哭了……”不甚高兴的童言童语传来,我连忙拭泪——原来真的又不受控制地落下。
  “筝儿,哎……”他叹一口气,“过几天让诚儿进宫,你也好久不见他了吧,你们好好聚聚。”皇帝这样说着,将我拥入怀中。
  我苦笑:其实他又怎么知道,见了诚儿,我只有越发难过,诚儿长得像遥,总是让我想起那两个人。
  可是我却又忍不住,总是借着诚儿怀念故人。想来,我也真是一个自私的人。
  第二日,诚儿真的进宫,与以往不同,竟是与那个人相挟而来。
  “筝……”他还是这样叫我,时间仿佛没有冲淡什么。
  我突然之间觉得陌生,相隔许久的相见,我们都越发成熟:“楼主……”
  虞倦挑眉:“娘娘这是什么意思?提醒我同你身份的差别呢?你难道不是以前的筝?”
  他的话让我释然,原来以为这许多年不见,生分是应当的。
  我也笑,换了称呼:“倦,真是好久不见了。”
  “你是知道我的难处的。”他轻笑着耸肩,“都怪这小鬼头。”手指指着一边的诚儿。
  “诚儿真是越来越像你了。”我夸赞道,心里原本有的恨事仿佛都烟消云散,真的像个长辈:岁月,总是无情的。
  “筝,他是遥的孩子啊,像我也是应该的。”
  “不,我是指他的性子沉稳,其实像你才好。”
  他沉默一会儿,点头。
  “我好想他……”也许只有在这个一起成长的男子面前,我才露出真正的性情:“我想见他……”可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了。
  “筝”他将绣帕递到我面前,“我这次来,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件事,我们很快就能见到遥了。”
  什么?
  我惊鄂地抬头。
  “为什么?他不是……”
  “其实有很多事情,当初都没有告诉你,现在才说,你不会怪罪我吧?”
  “到底怎么?”他的话真是另我吃惊:在发生了这样惊天动地的事情以后,他竟然告诉我还有事情隐瞒着我。
  “筝,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忙。实话实说吧,当年遥有孕,你一定也觉得奇怪,我当初不说,也是有我自己的难处。如今事过境迁,情况又有不同。你能理解么?”
  我看着他,心里已经平静,缓缓点头。
  “我和遥……都是瑶池的花仙……”
  虽然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但我依然为他的话震惊。
  “所以遥,尚有生存的机会。只是……你能否劝服皇上打消寻找晋王的念头。他们现在……需要清净。”
  是么?是么?只是如此么?
  我看着他,眼神怪异。
  “怎么?你答应了吗?”
  我……你的要求,我有不答应的吗?
  我笑,点头……
  “那,我还是先告辞了……”他这样说着,让我一瞬间如梦初醒。
  多少年,我将这份感情埋藏在心底,没有公开,没有挑明,谁也不知,谁也不晓。可是我心里总是有一份奢想,倦,你冰雪聪明,为什么就猜不透呢?
  无奈……
  过去了,过去了……过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只有斩断!
  “皇上……”倦走后,皇帝轻轻进我的房。
  “不用说什么了,我都答应……”在我面前,他从不自称朕。
  “恩。”我知道他会这样回答的,可是我却不知道我答的声音有多么难听。
  一阵窒息,我已经被他紧紧抱住,“虞倦他,早已有相守之人,你又何苦?……”
  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
  连倦都看不出的我的心声?
  “只要是你所想的一切,我又怎会不知。可是……我却放不开……我和你一样,也是傻子啊!”
  什么傻子?我抬头看他……只有我,我才是最傻的。
  他才是我要找的啊!我的另一片天空……
  背后的眼睛——皇甫彝篇
  很难形容初见他时的那种悸动,只是知道瞬间流窜过全身的——是酥麻!
  很难想象会对相同一张脸产生如此不同的感觉,只是知道那一双眼流露的似水柔情——是陷落!
  我——皇甫彝,“清影楼”左使,犯了一个禁忌:爱上了同为男子的这个人,而他——虞遥,却是心仪着其他的男人。
  可是我没有后悔。
  不管他是主子、是奴仆、是男人、是女人——已经无所谓了。
  我就在背后看他,这也是一种拥有,我的幸福。
  虽然已经决定永远在背后看他,
  虽然不曾奢望能够离他如此之近,但这样的机会,对于我来说,不可错过。
  “彝……”没有想过有一天,这个名字会从你的口中念出,我克制住内心的欣喜若狂,但克制不住声音的颤抖。
  还好你没有发现,我暗自庆幸的同时,你问道:“这里离营地还有多远,应该快到了吧?”你的声音里是焦虑是期盼——如果这是为我,该有多好?
  即使我愿意在背后,可是这样的言语对我,依然是一种刺激。
  我多希望令你焦虑的、期盼的,是我……
  可是你的心,早已给了他人。
  我也许是一个很矛盾的人,就是没有这场婚礼,你仍旧不会属于我。
  可是我依然心碎——即使我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
  我发现,自从遇上你,我就有太多的无奈——请原谅我有那么多的即使。
  我也发现,自从遇上你,我的生命才出现光彩——为了等待那为数不多的相见。
  婚宴当天,我酩酊大醉,一醉解千愁是么?
  我却是愁上加愁。
  心里眼里,满是你的身影;
  模糊的感觉,抓不住你的一切。
  最最残酷的现实和……讽刺!
  我对天起誓,将秘密永藏心底;
  我尽我所能,给你我真切的祝福!
  我开始独来独往,尽量避免和他人的接触。
  因为对你的心意,已经难以控制,我怕到时,我会不顾一切地告诉他人,徒你的烦恼。
  祝福吗?我怕我已给不起……
  难道就是因为少了我的祝福,你的幸福才会如此短暂?
  哈,我有如此伟大?
  可是若伟大的结局如此,
  那我情愿——渺小如斯!
  遥……
  我第一次喊你的名字——在你逝去后。
  然后在梦中,我又看到你。
  世外花园,神仙眷侣!
  就像我心目中真正的神明……
  梦醒后,明白一件事情:
  你终究是,属于神灵
  我自毁双目……
  因为再也见不到你,你也——再不需要这双背后的眼睛!
  十年生死两茫茫——晋王篇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夜深人静时,我常会独自吟咏这阕词,却并不感到凄凉。
  遥,我不是苏轼,你也不是那夭折的女子,
  是吗?
  我好庆幸,那一日带你看夕阳……
  美吧?它好美是吧?……
  可是没有你美……
  总管叫我冷静,他们叫我节哀,所有的人都以为我疯了,不知道你已气绝身亡。
  不,不对。我心里怎么会不清楚呢?
  你死了,你已经死了……
  可是,我也已经死了啊!
  于是,再也没有人能够分开我们!
  我原是这样以为的。
  可是,为什么你要瞒着我呢?
  哎……我这个渺小的、卑微的人类,竟然也见到天帝天后!
  你要是早早告诉我,我就不会平白出丑,让人家看笑话了。
  遥,这是你不对,等你醒来后,立即处罚!
  可是……你快醒来吧……
  你知道吗?
  他们吵闹的样子,很有趣呢。
  遥……
  你慕么?
  你也想这样向我撒娇,如此向我要挟吧?
  那么……你快醒来吧……
  我们曾有许多时间,
  痛苦的、悲伤的、无奈的、哀愁的……
  我竟然想不到有什么甜美幸福的时光呢?
  我们已经浪费了十年的光阴,
  人的一生,能够有几个十年呢?
  明白么……你快醒来吧……
  上天给了我再一次的机会。
  现在,我不再是高高在上的晋王,
  也不再是战功显赫的元帅,
  在这个没有人烟的地方——我只是一个花农,一个种植牡丹的平凡人。
  而你,就是我园中的牡丹仙子。
  它们簇拥着你,开得好艳丽!
  可是你,依旧含苞待放的模样。
  遥,
  算我求你……你快醒来吧……
  又到雪花分飞的日子,
  遥……
  你一直最讨厌这样的气候吧……
  可是我却爱得紧,
  因为飘雪的日子,就是你降临人间的时候。
  我一直都很感谢上天,
  让你来到我的身边……
  所以你怎么可以这样沉睡?
  我再无别的要求……
  只是……你快醒来吧……
  三千六百个白昼,
  三千五百九十九个夜……
  在这第三千六百个夜,
  请你醒来……好么?
  不思量,自难忘……
  你忘记了吗?
  十年生死两茫茫……

<--秋葬蝶冢 BY 颠狼 | HOME | 五车二酉 BY 病酒-->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