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似水流年 by 病酒 | HOME | 《爱》人物集 BY 朝露-->

秋葬蝶冢 BY 颠狼

酒红落于天际,五星盖在身间,洞悉的眼睛盯着我,他淡淡的笑着。
枫火的天,秋风打着落叶。
青山换了个新颜,仿佛是被秋瑟改去了原本的容颜,那满山漫天的红彤,如火,似血。
我正坐在圆圆的石上,正一瞬不眨眼的盯着他。
他依然笑着。
“小蝶,你可过的好呢?”他纤白多年不见的手在我的头上摸了摸。
笑落于唇,有丝寂寞。“你可知我又有多想念你。”他俊秀的眉头哀哀的蹙起,手一划,从我头上落下。
“小蝶儿,小蝶儿,你与他可好?与她又如何?”
很好啊!!我们都很好啊!!
“我妹妹大概还很任性,一定拉着你要陪他看满天的枫叶,听她唱长相思,到真唱了你可要把耳朵误上,然后告诉她肚子痛了……千万少听啊,那可真不是人受的……”
一片树页飞到他的面前,他播开,我哀愁地歪头看他。
“夜的话,他现在很好吧。从前总是他在意着我,怕是我会受半点伤害,但是我却辜负了他……”一阵停顿,他摊开了掌心在我下面的石头上轻轻的刮痕。“如果我什么都没的话那该多好。”又是满腔的哀愁,这个人为什么总是让人觉得哀伤?他哀伤的眉毛,他哀伤的眼睛,过去可从来不曾见到。
但我什么都不能做,谁让我背叛了他……谁让他最信任的我背叛了他。
而被我害死的人,是他最爱的弟弟啊。是天底下他最爱的弟弟。
凉风打过两人的面颊,轻悠哀伤的眼睛,本不该是他的眼睛,却真地被他镶在了脸上。
无心的我,却不打一处的心悸,为他也为我自己。
时光在他的脸上流转,我趴在石头上,想到的是那日在溪旁与他的邂逅,是命运还是上天的戏弄,他见到了过去的自己,那是他后来自己的话语。
正为姐姐的吩咐而前来这陌生的国度,熟悉又陌生的环境。
走累了在溪旁轻轻的歇息半晌,一半晌却有接下来一年的纷扰纠缠。
清日下,石边他探出半个身体,头转于后,对一个人轻声的抱怨。“你说的清叶银花当真长这种地方?”年轻人清的嗓音,一转过头来,一张漂亮的掉渣的面孔,我暗自照着溪水荡漾,然后抬头不回避的看他,他也正好见到我,一眨不眨眼睛的睨着我。
他身后出来的人,冷冷的‘恩’道,然后同样地看到我。
三个人互相对看着,空气凝结,我是尴尬与不服输的对视,他们的脸上却在迷茫。
“好像。”比他高大俊朗的男人喃喃的呢着,他则点头,面露疑色。
水在我脚裸旁流过,流的湍急,而那时的心却是停罢。
久是等待与寂寞的尴尬,他也不理会我,靠在石头上,与那男人互相对视然后笑着谈话。
男人与男人的相处并非不是第一次见,赏心悦目到可以用天生一对来形容的却少之又少,我边捐着帕子,边偷偷的观赏,想着他们的关系,想着他是那男的,我是他。
“我看是找不到了,天也热的要死。”他挥过额头上的发丝,蛾眉轻蹙,细柔但又贵气,男人低头笑着,拨开他的发,单手撑与其后。“你怕热的毛病还是没有改变,这天我到觉得凉爽。”
“你武工盖世,又哪知我这平凡人的痛苦。”挤眉弄眼,然后手上下挥着,连这点轻微的动作都煞人的美,眼角看去都是他,全都是他。
“这厢子到要说自己是凡人了,平常就咋不见你说呢?公主陛下?”男人笑笑,眉飞扬进了发稍,他却是轻嗔声,然后把人一把推开。
“早跟你说别叫我那名字,你却从不听。”他瞄了眼我,咬唇。“没看边上有旁人在吗?”
“我全当是欣赏风景,加怀念过去的你。”男人唇落淡笑,也别有深意的瞅我。
见罢,见罢,我也不是缺胳膊缺手,要看就乘早看,等下本公子也要前去皇帝老子那儿。
“那姑娘仿佛有点生气的样子,我们吓坏了他。”
“让他去,我们继续说我们的,你说的地方到底是哪里?为什么找了半天也没见到。”
男人遮着嘴,突然呼呼的笑起来。
“好啊,敢情你是在骗我,臭酒,烂酒……”他一拳垂去,脸上到是笑的。
“你也答应不叫酒了,那小姐还在看呢?”男人朝我指指,我忙反映的转过头去。
他转过头,注视了我,睨了许久,才若思考了很久地问道。“姑娘如何称呼?”
又是姑娘,我蹙起眉头,转过头去正视他。“我不是姑娘。”
他扬眉,上下的看了下我,然后笑开了。
“确实像……”倏然落下这句话,他牵着那男人的手靠近我。“公子如何称呼?”
被他的笑颜完全的迷惑中,我张口,怯怯的回道。“蝶……”
“蝶??……啊,巧的要死。”他忽然停住了笑,手抵着下唇,有了片刻的思顿,在抬头,迷人的笑,甜进了我的心窝。“与溪配正好啊,你的美让我想把你带在身边,做我的人吧。”
啊啊啊……我反映不过来。
“做我的人吧。”他又重复了一边。
我看看他边上一句不说的男人,他们难道不是恋人?我这样他不会生气吗?
“你有什么忧虑的。”他似看出我的为难,开口问。
我又呀呀舌,不知道那样的忧虑算不算,但一说不就意味着有一半同意要做他的人。
“既然不说,那就当没有了,酒,回去他陪我就好。”
“那你当心点,我要回宫了。”叫酒的男人拍拍他的肩膀,弯身附耳于他又说了几句,他笑起,挥手,念道自己记得。
男人离开后,就只留我们两个,我怯怯地抬头看他,又怯怯地低头。
“小蝶儿,你是我看中的,所以我不会放手哦。”他列开嘴在笑,笑得甚欢,美丽地当他牵了我的手,骗了我的人,,我还呆呆的跟着他走。
跟他走,谁知到最后赔了自己的情,在他的身边啊,我付出了爱情,但是先付出的就是熟了,我迷失在他的笑中,他的温柔中,那样的好,那样的美,但是他却没把心给我。
他说他的心在很久前遗失了,遗失在风的国度。
当他那样地笑起,我在当初迷倒我的笑中看到了一直寻找的东西,那真实,原来是他隐瞒的悲哀,一种哀痛。
我知道,我活不久,所以想帮他把那人杀了,所以也把他最爱的弟弟逼上了黄泉,那是我想占有,想占有他心中的唯一,成他的妃,就知道那心将挂在他的腰际,然而即便是挂了,也要比夜更接近那个位置,心脏的位置。
死的那天特别的美,在阁上眼的时候也没发现要如何去痛苦。闭上眼睛,听到他说的那句话。一切都将结束了……死在冢里。
他把我葬在最亲的两人中间,三人一个的墓,三人一样的情,只为了他一个,而他的心却掉了。
枫叶转红了好几次,我与另外个蝶,与夜也在交替的等待那青色的身影,那淡薄地总是融合进彤红的笑容。
今年他也有前来,但是并非以前一样的一人。
他身边,站了个同样漂亮的人,跟他站一起就仿佛是风划了月的宁静,不见与那酒的协调,但是静静的两个人却适宜的咋舌,他笑着拂去墓碑上的落叶,拜了拜,然后被边上的人扶起。
他憔悴了,现在才发现,但是眉间的笑却是真实,手放在那人身上,对着满天落仿佛是在迎接他的叶子,他笑道。
“百年后,我可要这里躺入我的魂……那是我欠他们的。”这话并非对我说,更像是对他边上那个。
他边上的人努努唇,把他拉起。“百年后你要躺这里?给他们魂吗?那你现在就是我的,身体跟灵魂……”
“一切听你的,我也懒地想了。”
他的眉毛真正的柔下,而让他柔眉的人,却不知道是谁。
风狂吹,蓦然咋起,叶子落多了,把他扫清的墓又染上新红,他蹙了蹙眉头,然后瞥了下我这方。
“会陪你们的,只要等待下……这几年都过来了……我会好好的照顾自己的……相信我。”
我知道我知道,那风不是我起的,你会快乐的……我们知道……话虽如此,但泪还是落下,希望别人给你幸福,但更痛恨那个人不是自己,但是很久前自己就丧失了机会,因为当听到你就是姐姐要我去的国家的皇帝,我就知道我们是没有结局的……但是爱你不假,一点不假。
然而世间有太多的无奈……人与鬼的无奈,时间地点的无奈,希望那泪落上你的面,倘若我现在是人的话,那匆匆跑来你面前,拂着你的脸贴着你的颊落泪,那你一定会发现。但是我是鬼,是魂魄,所以……泪落下藏于你的衣襟中,然后只念它也能落进你的胸膛,留下属于我的烙印。
念你,能在梦里,少少的记起我们的初遇,那清阳的日下,一只蝴蝶停在溪上,而你发现了他。

<--似水流年 by 病酒 | HOME | 《爱》人物集 BY 朝露-->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