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蔷薇泡沫 BY 长夜 | HOME | 清明记事 BY 朝露-->

风情 BY 朝露

  前篇
  我的哥哥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也是最可恨的人。
  我的哥哥是最可敬的人,也是最可耻的人。
  我的哥哥是最伟大的人,也是最卑微的人。
  我的哥哥……是个男妓……
  不是午夜牛郎,而是那种被男人压在身下,任人玩弄的男妓。
  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从那个房间跑出来的,只知道映入眼帘的那个被男人压在身下的人,他的脸是如此的陌生,陌生到一片空白!
  我拔腿就跑……
  我知道他看见我了,也听到他叫唤我的声音,那声音充满着绝望和乞求。
  可是,他是谁?
  那个人,虽然有着相似的容貌,但却不是,
  不是我那个坚强温暖的哥哥。
  他,只是个人尽可夫的男妓。
  “男妓”,这两个字一直萦绕在我的耳边,缴得我头发胀,胃生疼。
  终于,我再也忍不住,在路边不停地干呕……
  吐出秽物,吐出胃酸,吐得我泪不停得流。
  我到酒吧买醉,然后,遇见了他……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看到他时心中得那份悸动,那是一种从来没有过得感觉。即使是和晶-----我得女朋友在一起,也从未有过这种感受。
  那是一个仿佛受到命运感召的时刻。
  我大概真的是疯了,竟然主动地找他搭讪。
  他有一张英俊地脸,和哥哥的美丽不同,充满了英气。
  我自嘲地笑笑。
  这个世界上怎么回有那么多长相出色的人?还凑巧地都出现在我的身边。
  相较之下,我是多么得平凡又无奇。
  所以当他将我带回家时,我依然还处于震惊之中……
  他怎么会……看上我?
  然而当他的唇吻上我时,我终于相信这是事实。
  我醉得糊里糊涂,只知道他得动作很轻很轻……
  他的眼神十分温柔
  他的手轻轻地爱抚着我,渐渐地在我身上点起一簇簇火苗。
  我不知道被人爱抚竟然是那么得舒服!
  他用双手令我放松紧绷的身躯,接着以他的唇膜拜我的全身。
  我感到身体渐渐地在改变,
  仿佛有一把火在腹中燃烧……
  他惊讶于我敏感的身体和热情如火的反应。
  我发誓,我真的看到他眼中的讶异。
  我的思绪开始回笼,
  主动地找他搭讪,我主动地找他搭讪?
  他一定以为我是个可耻的“男妓”吧!
  我的身体迅速地由热烫变得冰冷。
  不……不……不是的……
  “不要!”
  我一把推开他,扯起被子缩到床角。
  “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是……”
  我开始失神地喃喃自语,完全不能控制的泪水划下连颊。
  大概是被我不寻常的样子吓到了,整整十分钟,他只是看着我哭泣。
  后来他轻轻地将我拥入怀中,我惊惧地推开。
  两三秒后,他又环住我,动作更加地轻柔。
  这一次,我没有把他推开,只是僵直了身子。
  他温柔地轻拍着我地背部,有一下没一下地,慢慢地止住了我的抽泣。
  这时候,我已渐渐冷静了下来。
  “怎么了吗?你的身子一直在抖呢?”连声音都是温柔如水。
  “我不是‘男妓’,我不是……”你懂吗?你懂吗?
  静默……
  “我知道了,我不会碰你的。”
  我感激地抬头,看着他出色的脸庞。
  我也是男人,所以我明白要他在刚刚那种情况下停止,是怎么样的一种折磨!
  可他却只是替我擦去腮边的泪水,还轻手轻脚地为我将一件件衣物套上。
  着装整齐后,他让我合衣躺在窗上,盖上薄被。
  这一次轮到我吃惊了。
  看着他冲进浴室,我又不能自控地流下感激的泪。
  这一夜对我来说真的是又太多冲击了。
  太多的泪水也让我的脑袋昏昏沉沉。
  不久后,我就沉沉睡去。
  我知道我应该要向他道谢的,可是看着他熟睡中的脸我真的不知该说些什么,
  我几乎是落荒而逃,在天色未亮之际。
  可是那个男人,竟然是新来的教授。
  他显然是认出我了,因为他的脸上,清楚地写着:踏破铁鞋无觅处。
  即使有上百人的教室,他的目光依然能够牢牢地锁住我。
  我应该要躲避的,可是我却不想躲。
  他爱看,就让他看。
  我真的长得一点都不出色。
  他看到哥哥,想必会惊为天人吧!
  想到哥哥,我得眼神就暗淡下去。
  是为了我,哥哥才会出卖了自己的身体吧?
  父母去世那年,哥哥十六,我十四。
  明明比我还要纤细的哥哥担负起家中所有的生计,
  虽然我和他,只相差两岁……
  可是一个孩子能挣到什么钱呢?
  我当时还太天真,完全没有考虑过这种问题。
  可是哥哥却不能不想啊!
  记忆中交不出房租的我们被无情的房东了出来。
  之后曾经有个男人想要收养我们,可是被哥哥拒绝了。
  那时的饥寒交迫,让我埋怨了哥哥好久。
  有一顿没一顿的日子持续着,天气也已渐渐入冬。
  那时侯的一场大病,我烧的糊里糊涂,醒来时,人已经躺在医院。
  睁开眼时,哥哥就在我的身边,我放心地又沉沉入睡。
  有时候醒来,发现哥哥不在身边,
  现在想来,他定是和那时的恩客在一起。
  那个男人,我也见过的,很冷酷的样子。
  我十分确定哥哥就是在那时出卖了自己。
  可是,
  为什么要救我呢?
  我不要哥哥用这样得来的钱救我啊!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他那时才十六岁。
  我的冷汗渐渐冒了出来。
  我十六岁的时候,生活好转,正在享受美好的校园时光吧!
  可是哥哥却在男人身下,过着屈辱的日子。
  我不知道课是怎么结束的,
  回过神时,那个教授正用和昨夜同样的眼神看着我。
  他的眼睛就像两潭深水,让我身陷其中,难以自拔。
  “你到底有着怎样的过去呢?有着一双这样哀愁的眼?”
  他的话让我吃惊,
  他以为他看穿我了吗?
  我倏地起身,跑出他的视线……
  犹豫了许久,
  我还是不确定是否要再次踏进这个家门。
  这时候,门却开了。
  隔了一夜,却像隔了一世那么久!
  门内的哥哥和门外的我。
  也许经过这一夜,
  我在他的眼中显得陌生了吧?
  可是在我眼中却是熟悉的脸。
  他的脸色有点苍白,半边脸甚至有些肿。
  看到我,也是一下子反应不过来的错愕。
  错愕过后,他欣喜地要拉住我的手。
  可是我甩开了,
  我竟然甩开了!
  我转身就跑,
  顾不了那么多,我只能没命地跑。
  全然不知道背后的目光由欣喜到绝望,
  最后变成了了无生趣的麻木和虚无……
  最后是一道厚实的肉墙挡住了我的去路。
  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抱住他就痛哭起来。
  后来他常常庆幸那天送我的书籍来,说是这样才捡到了这一生无价的宝贝。
  我就常常取笑他。
  我算什么宝呢?
  只是个口是心非、怯懦无用的人罢了。
  可是那个全校瞩目,最年轻的教授竟然路出傻傻的笑容:
  “在我眼中,你就是无价之宝。”
  他这样说着。
  后篇
  君无心一生都无法忘记在酒吧第一次见到魏俊风的情景。
  他的心,第一次为某人而跳动……
  他一直都认为自己是无心无情的,
  然而对上那双伤痛的眼睛,他的心就不由自主地受他吸引。
  “上帝,这,就是命运吗?”
  那个男孩到底有着什么样地过去呢?
  有着火热的身体,冰冷的心。
  心中永远无法磨灭的是他在自己怀中不断颤抖落泪的模样。
  他的不告而别让自己倍感失落。
  但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是自己的学生。
  更没有想到的是,他会再次毫无防备地哭倒在自己的怀中。
  也许是哭累了,室内回荡的断断续续的抽泣声渐渐止住。
  用着肿得不象话的眼对上君无心的脸,
  魏俊风的心跳又渐渐失控。
  很明白这种失控代表什么,魏俊风无力地闭上了眼睛。
  他爱上了一个人,
  而那个人和他一样,是个男人!
  他应该怎么办。
  怀着慌乱的心情,他小小声地问:
  “为什么……要对我好?”
  轻轻的声音含着些许期待。
  君无心犹豫着。
  该不该说呢?
  虽然自己对他的心意是再明显不过了,可该不该告诉他呢?
  昨夜那么伤心地说着自己不是“男妓”的话,
  他,
  应该是对这种感情难以接受的吧!
  选择保留这个秘密,君无心痛心地回答:
  “你也许有着许多的故事,愿意告诉我吗?”
  答非所问!
  魏俊风有些失望,
  是啊!
  对方是个正常的男人,你期待他怎么回答你呢?
  可是他依然给自己一种安心的感觉。
  不知不觉中,他全盘脱出了自己的故事。
  说到后来,好不容易止住的泪又开始酝酿:
  “我不该丢下他的,可是我忍不住,我没有脸见他。”
  “不是这样的,俊风”
  他叫着他的名字,想要让他看青事实。
  “当初他选择这条路时就没有怪你,现在更加不会。”
  魏俊风瞪大眼:
  “可是我甩开他了,我再也没有资格见他了。”
  “怎么会?你是他最爱的弟弟啊,他肯为你作出这样的牺牲,只是因为在乎你呀!我相信,只要你回去,他一定会原谅你。”
  “我……”还是怕啊!
  见着他的困惑,君无心心怜地想拥他入怀,却硬生生地忍住。
  他只是拍拍魏俊风的肩膀:
  “好了,你累了,今天先休息吧。”
  闭上眼,魏俊风心酸地接受他对自己地友情。
  果然再两个男人之间,这种感情是禁忌地。
  可是无心,我已经爱上你了,怎么办?
  以着漆的心情再这漆的夜中,坠入梦境……
  看着渐渐入睡的人,君无心再也克制不了爱他的心情,吻上沾着泪水的唇瓣。
  受到君无心的照顾,魏俊风渐渐平静下来,
  然而他对于君无心的感情却越来越难以控制。
  当君无心再一次趁着他入睡亲吻他时,他突然睁开了眼睛。
  “为什么?”
  “我……”
  “为什么要吻我?”魏俊风问得坚定。
  “对……对不起,我,我只是一时控制不住。”君无心撒了个天大得谎言。
  “控制不住吗?那昨天晚上,前天晚上呢?你都控制不住吗?”泪水又要泛滥了。
  讨厌,他从来不是那么软弱的呀。
  “我……”
  “我什么我?你爱我是吗?”
  他突然不顾一切的大喊起来:
  “为什么不承认?为什么?你想像我一样,等错过了才后悔吗?”
  看到他失控的模样,君无心也慌了:
  “不是的,俊风,我不想错过你”
  “对,我爱你,从第一眼开始,我就爱你了。”他豁出去的道。
  魏俊风怔愣
  他说了,他说爱我?
  “我不是再做梦吧?”
  然后他轻笑起来,将君无心拉向自己:
  “那就爱我,就像我不想失去哥哥一样,我们都要抓住手中的幸福……”
  君无心也露出欣喜的笑,
  他的爱人,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心,走出牢笼。
  也让他的爱情,有了归宿……
  第二天清晨
  急促的门铃将相拥而眠的两人吵醒。
  门外,是君无心不认识的男人。
  男人原本俊美的面容掩在疲惫之下,一脸的落魄。
  他笔直地走进屋,走向魏俊风……
  终章
  那个男人我是认识的,
  那个哥哥最初的男人。
  他笔直地走向我。
  “啪”地一声,一个毫不犹豫的巴掌落在我的脸上。
  我愣在当场,完全反应不过来。
  君无心气愤地想要一拳挥去,
  但触及那双眼却怎么也大不下来。
  那是一双野兽的眼睛,
  痛矢爱侣的野兽,散发出嗜人的光芒,要吧整个世界都毁灭!
  一封信掷在我的脸上,他头也不回地离开。
  信上有着熟悉的字体,让我有着很不好的预感。
  我不敢呼吸,用着颤抖的双手摊开那封信。
  一阵晕旋……
  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
  我拼命地克制就要夺眶而出的泪,
  不能哭,不许哭!一哭,我就要失去他了!!!
  我用求救的目光看向君无心。
  他拥抱着我,让我冰冷的身躯得到些许温暖。
  “去医院。”
  对,去医院。
  我已经完全无法思考,只能任他做主。
  人去楼空。
  那封信孤零零地被风扬起:
  亲爱的小风: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想必我已经不在了。
  请原谅我给了你这样一个老套的开头和一个你极其厌恶的告别方式。
  不过我还是十分高兴你能够看到这封信。
  这说明你已经有一点原谅我了对吗?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我现在很平静。
  我为你在银行开了个户头,里面的钱是爸妈的保险金,没有一分肮脏钱。
  只可惜这比救命钱来得太晚……
  小风,如果你真的原谅我,就把我得骨灰撒到海里吧,
  我实在没有脸去见爸妈了!
  希望这些海水可以洗清一些我得罪过。
  我这一生谁都不怨,只是遗憾带着你的怨和他的恨离开。
  这种感情我担负不起。
  可以的话,
  来世,再不为人……
  爱你的哥哥 灵
  绝笔

<--蔷薇泡沫 BY 长夜 | HOME | 清明记事 BY 朝露-->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