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诡道 by 长乐未殇 | HOME | 风情 BY 朝露-->

蔷薇泡沫 BY 长夜

1930,秋,北平
初秋的天气,是北平最美好的季节。天高云淡,微风习习。偶尔飘来一阵细雨,使瓦蓝的天空更加蓝得宁静高远。这也是北平最美丽,物产最丰富的季节。树木葱郁,不要说远的西山,就是城中普通人家的院子里,树木花草都积聚了一夏天的能量,开花结果。要在冬日来临前可劲的发挥。水果是从来没有的丰盛,西山的果园,海淀的河湖都把它们最美好的物产供给城里。就连车夫、巡警、最下层的苦力也能花上两个大子,买一大包菱角,沾上些大自然的清香。从暑热中解脱的人们忙着在北海泛舟,去香山登高,享受夏日的余惠。
这个季节,风调雨顺,人人心平气和。如果世界真能实现大同,那一定是在秋天的北平。

不过,也有些人不在意自然的变化。六国饭店的大舞厅,一年四季温暖如春,24小时衣香鬓影。世界大同固然很好,遍地饿殍他们也不受影响。
这里的天气,是时尚流行的变化,出产的是流言蜚语。享用这些东西的是很小圈子里的淑女和公子。而背后也有一双手,如同大自然操纵季节变换一样,操控着一切——就是金钱和权利。

今晚的焦点人物是乔其康。出没在六国饭店的所有花花公子中,数他的脸蛋最俊俏,腰身最纤巧,舞步最轻盈,眼睛最勾人。就算有人可以在相貌上与他一拼高下,但有一点他超过所有的贵公子,他对他所拥有一切全都不在乎。
甚至连他现在拥在怀中共舞的白小姐,他都不在乎。
白米莉小姐是新上任的国务总理的掌上明珠,刚从巴黎留学归来。年龄不过20岁,相貌是美的不行。而她的性格之高傲,在想要追求她的公子们的传说中,完全和她的美貌相符,甚至还有超越的趋势。传说在巴黎,一位有英国王室血统的年轻人为她自杀。
不管传言的真实性如何,白小姐自回到中国来并没有展现她高傲的一面。虽然,今晚的舞会专为迎接她回国而举办。所有参加人员都是经过挑选的,是上流社会精英中的精英。而且几乎所有的贵公子都为此提前数月定制新装,免得被时尚之都回来的佳人看扁。
所有这一切都是为她准备,可是今天白小姐一出场,眼睛就只被一个人吸引——乔其康。每个人都看到,密斯白的眼睛怎样一直跟着乔其;当乔其注视她时,她是怎样腼腆的低下头;当乔其邀请她共舞,她是怎样羞红了双颊。
所有的人都看得清楚,也许,只除了乔其自己。
一曲终了,乔其风度翩翩的将白米莉送回她的座位,如同每个初次见到心仪男子的少女一样,白米莉还沉浸在刚才相处的幸福中。
陪她同来的表姐周海伦在一旁冷眼旁观,近期六国饭店又有好戏看了。乔其康是一个真正的花花公子。所有寡情薄意的人中,最寡情薄意的。换句话说,一个玩弄感情的高手。出于女性的同情,她觉得有必要提醒表妹。
“乔其舞跳得真好。”她真心想要挽救表妹的感情,唯恐伤害了她“当初他追求我妹妹汉娜,在六国跳通宵。大家都醉了,他们竟然跳到花园水池里,早上被清扫的工人发现。也不知他们怎么搞的,衣服都不能穿了,只好换了工人装逃回去。大家笑了好久,汉娜被我老爸管了禁闭,不到半年就去美国了。
我也喜欢和他跳,他的步子带得人仿佛会飞起来似的,可落了地我就不理他。
乔其这个人,吃亏在太会玩。他爸爸是前清康公爷,当初好不威风的人物。如今守着家产在天津作寓公,几个儿子摆明了谁有本事谁继承家业。乔其大哥三哥四哥各有各的路子,都要讨老爷子喜欢。只有他,也正经上过大学,没读完就被开除了。因为闹的不像话,索性出国。前些时候耐不得国外的寂寞,借他二姐去世的事情回来了。他母亲死的早,又没有其他兄弟。康公爷在所有儿子中最不喜欢乔其,索性放他自由,家也不用他回,只当没有这么个儿子。这下他没了约束,今天追王玛丽,明天是李爱娜,几乎成了职业拆白党。我们这些人都知道,大家玩一玩,谁也不跟他认真。饶这样,他还惹了无数的事来。要不是他姐夫替他顶着,他能逍遥到今天。”
白米莉听着表姐的一番话,心中自有主意。她以为,表姐说的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乔其人物漂亮会玩不假,散漫薄情正是因为没有遇到能控制他的人。就像一匹纯种马,没有驯服时桀骜非凡。一旦遇到能驾驭他的人,必然俯首帖耳,中规中距。而她白米莉,就是训马高手,她对自己的技术和自己的眼光同样有信心。
这样想着,她没有阻止周海伦说话,而且在她觉得关键的地方,适当的提问。
“乔其的姐夫是谁?我离开这么久,竟然不知道。”
“他的姐夫,就是现任东北警察厅的厅长,张献诚的大公子张肃仪。虽则乔其的二姐死了经年,还很看顾乔其,也算不容易。因为乔其和张肃仪的夫人并不是同母所生的,而且张家如今在东北称王称霸,总统也要和他们攀交情。康公爷那个老狐狸,眼见女儿死了,正怕拢不住张家的关系,哪里还顾得上乔其。”
此话似有语病,周海伦自知失言马上转谈时装,邀请米莉去看她订的新帽子。白米莉毕竟是大家闺秀,且刚从学堂里出来。听着似有不妥,一时也不知错在哪里。逐暂且放下心事,跟着去了。

2
这天的舞会一直持续到凌晨,白米莉与乔其又跳了三支舞,每次都赢得全场喝彩。尤其是最后的探戈,人群中不时发出尖利的口哨。周海伦暂时抛开对乔其的评价,为他精彩的表演大声喝彩。白米莉深深领略了乔其的魅力,在他身边,不论男女,都容易疯狂。在所有的人中,白米莉还算是最清醒最理智的。她在午夜之前离开了舞场,在不清楚对手底细前,她告诫自己不能轻易沦陷。
晨光微曦,舞厅里一片狼籍,自己还能走动的人都走了。剩下的往往是最颓废最不可救药的沉沦的少年。
当最后一瓶香槟也喝光了,乐队的最后一个乐手也停止了演奏,引领了一夜风骚的乔其依然清醒。他那身最时髦的米色礼服依然像10小时前,刚刚熨过时那般笔挺伏贴。他领结像是刚刚结好,别针上的珍珠光洁的仿佛刚从母贝中取出。事实上在舞会的残垣废墟中,他却纯洁美好的像一个刚刚梳理好翅膀的天使一样。

在渐明的晨光中,乔其尚且留恋着昨夜的繁华,不肯离去。可是,门口一辆沉沉的劳斯莱斯如同沉默的巨兽,已经耐心的等待了他一整夜。
这不是乔其的座驾。从他走进六国饭店的那一刻,这巨兽已经尾随而至。穿制服的司机表情肃穆,静静的坐在车里,没有人来通报。车主自信那被等待的人一定知道他的重要。
乔其好象刚刚发现有车在那里,迈着轻快的步子,装作满不在乎的上了车,吩咐司机去启示林餐厅吃早餐。
司机表情恭顺而肃穆,可是态度坚决。不管乔其想要去哪里,他只能尽忠职守的把他送回一个地方——张肃仪公馆。

为乔其开门的是管家康安,他原是随康二小姐从娘家带来的老人,现在对张肃仪还按着二小姐娘家的称呼。他担心的对乔其说:“七少爷,姑爷昨晚从南京回来了,等了您一宿呢。”
乔其不理他,快步上楼,想尽快躲回自己的房间。康安紧追着他,边跑边叫:“七少爷,别跑,我跟你说……”他毕竟上了年纪,追不上乔其年轻的步伐。
乔其一心想要避开张肃仪,三步并作两步上了楼梯,头也不回的对康安吩咐:“跟你的姑爷说我病了,谁都不见。”正说着,就在楼梯转角处迎头撞上匆忙下楼的张肃仪。
张肃仪看上去正要出门,身后副官李弥拿着皮包文件。他本来身材高大,皮肤微,是个典型的北方汉子,一身戎装更显威武。而乔其却看到他帽檐下一双因疲惫而深陷的眼睛。

“好早啊,康少爷。”张肃仪显然心境不好,嘴角带着一丝冷笑。
乔其给他让开路,低头不敢看他。轻轻叫了一声:“姐夫。”
张肃仪表面的冷静似乎被这一声“姐夫”完全打破了,压抑的怒火岩浆一样喷出:“我不是你姐夫!你还记得你姐姐吗?我要你回来,是为了让你花天酒地吗?我没有你这样的弟弟!”说到者,他瞟见躲着一旁的康安。“康安,让你家七少爷收拾东西走人,这里是张公馆,不是你康家的安乐窝!”
康安是个八面玲珑的,想替乔其说两句。一声“姑爷”还没叫完,张肃仪已经一阵风似的走了。
只剩下乔其,象个受罚的孩子站在台阶上,望着张肃仪远去的身影,一声不吭。

张肃仪坐上车,还能看见乔其在台阶上孤零零的身影。心中有一点可怜他,但马上被掩盖了。缭绕一室的香烟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这焦躁的等待的一夜。这个小子,越来越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汽车开动,副官李弥是跟随张肃仪多年的,此刻车中没有外人,说话少了很多顾忌。
“吓唬吓唬就行了,别跟七少爷为难。他有他的苦衷,真的轰走了,康公爷脸上怎么过得去。而且,”李弥沉吟一下,“他要是真走了,你舍得?”
听到李弥话里话外竟满是回护乔其的意思,张肃仪不悦,气极反笑道:“你到说说,他是我什么人?我有什么舍不得?九城尽知他乔其康是天字第一号的花花公子,我说过他一句没有?”说完了,又重重加上一句“还不是都看在他死去的姐姐面上。”
李弥但笑不语。张肃仪被他笑的心里发毛,借口让李弥那文件给他,转移了话题。

乔其在楼梯上站了很久,直到听见张肃仪的汽车走了,也没动一动。康安见惯了这位少爷的脾气,也不以为怪。吩咐一声其他下人注意,就忙自己的去了。
过了许久,有下人报告康安说:“七少爷在收拾东西,要搬走。”康安正忙着准备中元过节的用品,抽不出手,过了一刻才去。
康安对乔其的脾气深有把握,不过闹一阵就算了。在走廊遇见乔其穿着半旧衣服,手中夹着一个小包,全不似往常的样子。康安也不以为意,以为他又换个花样闹离家出走。这时已是午饭时分了,康安避重就轻的问:“七少爷,中午想吃点什么?”
乔其不理他继续往前走。康安跟在他身后,不急不徐地自说自话:“要不来点秋刀鱼,今天刚到的,倒新鲜。还有红豆薏米粥,加了新下核桃仁,安神却邪。您昨晚玩了一夜,正要补一补。”
见乔其越走越远,康安故意提高了声音:“还有昨天家里送来的香山白桃,又大又甜,才从樱桃沟园子里采下的。老爷太太都没舍得吃,特特的让人送来,说中元节祭一祭二小姐。”
迟疑了一下,乔其终于还是停下了脚步,这时他已经走到了院子里。阳光下,不穿礼服的他显得特别瘦小,尖俏的瓜子脸苍白的好象透明,眼睛里闪着水光。康安是平时见惯了他的,此时也不由的心中一颤,真个我见尤怜!
“安叔,他要我走呢。”不同于平时的嚣张,声音可怜巴巴的,好像一个受尽了委屈的孩子。
康安故意清清嗓子,收敛心神:“姑爷不是那个意思,七少爷你先休息一下再说吧。”
“安叔,你放我走吧,他已经让我走了。就算他不让我走,姐姐去了,我也没脸在这里呆下去了。你回去家里对老爷说,我绝不会给他添麻烦,今天放我走,往后就当没我这个人。”
听惯了乔七的哀求,康安耐心的安抚他:“七少爷,姑爷真不是那个意思。他昨天晚上才从南京回来,就是为了看看您。回来听说您出去了,派司机去接您,还特意嘱咐叫不许打扰您,随您的心意,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人家溜溜在书房等了您一宿,晚饭都没吃踏实。这不,南京板鸭还给您在炉上热着呢。就为了您。”康安最后一句的声音拖的长长的,故意强调什么似的。
见乔其没动,康安进一步巩固成果。扶着乔其的胳膊,贴近了说:“依我看,姑爷现在也烦恼着。少帅一直催他回沈阳去,形式不大好啊。”故意放低了声音,“日本人,前年炸死了张老帅,如今又不怀好心。听说日本兵营已经扎在沈阳城下了,少帅等着咱们姑爷商量呢。”
乔其闻言也是一惊:“这么严重!那他为什么还不会去?”
康安就手把他手里的小包拿了过来。
“还不是为了您么。”康安满意的看到自己的话达到了效果,脸上的每条笑纹都透着放心。“这个节骨眼,您可别再给姑爷添堵了。好少爷,踏踏实实的洗个澡,吃顿饭等晚上姑爷回来,什么话不好说。”

3
这一天,乔其都乖乖的呆在家里。他听信了康安的话,不给张肃仪添麻烦。
当张肃仪深夜反回家中,听佣人说,其少爷在书房,等了他一天时,不禁有点内疚。今天他不是不能早回来,晚上的那个应酬可有可无,当时心想左右无事就去了。席间,有人介绍白总理的女儿给他认识。他本来不想和女眷多往来。自他丧偶,不断有人给他介绍名媛淑女,搞的他烦不胜烦。可是这位白小姐,言谈有度举止不俗,和她聊天竟让人兴趣盎然。谈话中,发现他们有许多共同点,都喜欢骑马,喜欢旅游,有冒险精神,喜欢吃海味,品尝西洋酒。到席终,竟成了极好的朋友!
他自请松白小姐回家,并且热情的邀请白小姐改天上他家的马场玩。目送她苗条的身影,消失在雕花大门之后,张肃仪感到熄灭已久的热情重新被点燃。
就像以前和康令蓓——乔其的二姐一样。这是一种令人温暖的,充满阳光的感觉。不同于以往,缠绕在他身边的抑郁阴晦。也许,是重新找女友的时候了。
张肃仪没有直接去找乔其,而是让佣人伺候他洗澡更衣后才来到书房,他从不打无准备之战,感情上也是如此。
准备好的说词在心中复习了几遍,推开房门,却看见乔其已经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别看乔其站起来个子不矮,那多半是因为他比例称,举止优雅。其实缩起来还是小小的,张肃仪想,他还是太瘦了。不过现在流行瘦,而且,他穿上笔挺精致的礼服多么漂亮啊!现在,乔其穿的是旧的白衬衫裤,已经发黄了,还有点小,露出他纤细的手腕脚踝。仔细看看竟是几年前他在康家时的衣物。
张肃仪记得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康令蓓的生日宴会上。那时康家家业兴旺,而张家还是刚兴起的新贵。
康公爷三位夫人,十四个子女,令蓓是最受宠爱的一个。因为她是母亲是家世显赫的大夫人,有三个有权有势的舅舅。据说,当时令蓓在家瞪一瞪眼,正跑着的叭儿狗也掉头躲沟里去。虽然如此,张肃仪第一次见到她,就被她的魅力所吸引。
17岁令蓓的魅力是男孩子无法抵挡的,那是无遮无拦的耀眼光芒——乔其在某方面也继承了这种致命的吸引力。区别在于,令蓓是阳光的,她生活在一个美好的世界,受到父母宠爱,所有的人都对她好。她的世界无忧无虑。而乔其,那时叫康令深,则多少有些忧郁。这种忧郁有时让张肃仪喜欢,有时让他讨厌,全依心情而定。而第一次见面,乔其却被这种忧郁吸引了。
那时张肃仪的眼睛蓓令被完全吸引,而令蓓被男孩子包围的严严实实。有人提议为令蓓照个全家福,令蓓拍手响应,康公爷没有阻拦。
于是,三位夫人带着她们各自的子女都到齐了,加上令蓓的男朋友们,洋洋洒洒一大群人,照相机几乎照不下了。肃仪费尽力气还是被挤出令蓓身边,他想拉住令蓓的一只手,也被挤散开了。令蓓对他抱歉的一笑,他已在三层人群之外。
好不容易所有的人都找到了位置,照相馆的师傅要含开拍的前一刻,令蓓突然想起:“令深在哪里,谁看见令深了?”
又是一阵骚动,有人把一个年幼的男孩牵来,他是这个家里,唯一没有母亲的孩子。
令蓓要令深站在自己身前,肃仪抓住机会,抢在其它大约15只手之前,拉住令深,牵着他来到了令蓓身边。
令蓓看上去高兴极了,她很温柔的招呼令深,让肃仪带着令深站在她身边。肃仪感到自己从没有今天这么幸福,他可以一直这样站下去。他感激的搂着给他带来好运的男孩,男孩有和令蓓相似的美丽面孔。扶着男孩的肩膀,可以感到他薄薄皮肤下的纤细骨架,和怦怦的心跳,仿佛可以将这个小东西整个抓在手中。
照片拍完了,令蓓又被一群人簇拥而去。乔其只得推到一旁,却发现自己还牵着小小的令深。他把令深托付给一个佣人,想要再去追随令蓓,转了一圈回来,却看见令深一个人缩在角落。他显然已经被冷落了很久,三位夫人都忙着照顾自己的孩子,康公爷在和朋友高谈阔论。看得出他又冷又饿,他的衣服不象康家其他孩子那般富丽,到还干净。面对满桌美食,他却不敢动一动。
莫名其妙的,一股柔情勇上心间。张肃仪走近令深,伸出手:“来吧,既然你我一样没人理,至少我还可以照顾照顾你。”

后来,张家在东北开疆辟土,兴旺发达。康公爷却日渐衰老,风光不再。
令蓓和肃仪的交往变得受欢迎了。肃仪从令蓓口中得知,令深是康公爷任法国公使期间,和一个香港籍女子的产物。据说令深的外祖是在英国受封的爵士,不过他母亲是英国爵士和中国舞女的私生女。那混血女郎继承母业,也作了舞女,直到遇到康公爷。令深是在法国出生的,一岁时随父母回到中国。回国仅仅一年,他母亲就因为与康家世家大族的家风格格不入,抑郁而死。令蓓听她母亲说,那种混血女人都是妖精变得,她根本不是死了,是受不了书礼世家的浩然正气逃走了。这给令蓓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她当时正在读《聊斋》,把令深母亲和书中的花妖狐仙混为一谈。令深,在她眼中是狐仙的儿子。
表面骄傲,内心善良的令蓓,是幼小的令深在家中唯一的依靠。

<--诡道 by 长乐未殇 | HOME | 风情 BY 朝露-->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