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贪婪大陆2 BY 不在 | HOME | [SD同人]护身符 BY amoon-->

爱玩短消息的人 BY 朱夜

  文设定同“爱报复的人”、“爱发泄的人”和“爱钻牛角尖的人”等系列小品。其中朱夜是骨科医生,业余爱好法医和侦探小说。季泰雅是报社职员。两人同居于某新村公房中,养一只名叫“阿呆”的花斑黄猫。
  “你爱人的腿一定得等到牵引得比较满意了才能手术,这样手术风险小,复位也比较满意。”我耐心地对眼前的中年妇女说。她紧盯着我的脸,两眼间似乎有一个吸盘,仿佛要把我说的每一个字都吞进去,然后从耳朵里排走,在十分钟之后再把相同的问题来问我一遍。她这样做已经好多次了。我想她可能并不是要问她丈夫的病情,而是想让自己安心。
  这时,我口袋里适时地钻出一个清脆的和弦声。我立即收起谦和的表情,严肃地站直身体,拿出手机笔直地举在手里,小心翼翼地按下读取短消息的按键,装模作样地读了几句,皱起眉头对她说:“哟,石膏间有点问题,我得去处理一下。”
  她惶恐地说:“不好意思,朱医生,我缠了你那么久。我实在是有点不放心...”
  我大度地说:“没关系。对我们来说这是常规手术,把握还是比较大的。你放心吧。”说完,我亲切地拍了拍已经睡着的病人的肩膀,转身大步离开病房。我走出没几步,在病房里的人看不见我的背影的地方,步子就轻飘飘起来。我三步两步溜出病区,躲进电梯间旁边的楼梯转角,再次翻出手机读那条短消息。
  短消息是泰雅发来的,而且毫无疑问是好消息。“今夜菲力健身房桑拿优惠券。六点见。”我选了一个飞吻的图标发回给他。乐滋滋地把手机藏回衣兜里。
  我的上一个手机坏了以后,我和泰雅看报纸、逛商店、请教同事,花了两星期时间才决定下来买这个型号。其中最主要的一个理由就是它的短消息功能强大。“两三句话就能讲清楚的事情,花几毛钱打一个电话合算,还是花一毛钱发一个短消息合算呢?”泰雅说这话时正躺在床上翻看手机说明书,眼睛快速地扫过一行又一行,“当然是发短消息合算!”他把说明书盖在下颏上,盯着我的眼睛说,“你那么不甘心的样子干什么?我们不是要省钱买房子吗?”
  “可是短消息里听不到你的声音。”我说,“好象是和机器说了一句话,我觉得不爽。”
  “跟不上潮流了吧?”他把说明书摊开到我面前,“好好学着点吧!”
  我这才发现手机不但可以发短消息,还可以发跳动的心、花朵、蛋糕、微笑的脸,沮丧的脸,好奇的脸,甚至色迷迷的脸...每次我对自己说:“我又节约了几毛钱!”然后手指毫不迟疑地朝发送键按了下去。渐渐地就养成了这么一个新的节省开支的习惯,尽管我的电话帐单并没有真正地反映出什么变化。
  我在六点缺10分的时候到了健身房。这健身房是某酒店的辅助设施,位于酒店底楼的正中位置,平时也开放给外来的客户使用。我们买的健身卡不包括桑拿的消费,通常我们健身完毕只是洗个淋浴。从宣传手册上看桑拿浴室有两、三个人的小间,里面铺着色调柔和的原木地板,摆放着干花和熏香炉,灯光迷朦,感觉特别温馨浪漫。
  前台换钥匙的服务小姐奇怪地看着我。我忙收起脸上不由自主地流露出来的花痴相,匆匆接下钥匙去更衣室。还没到更衣室,忍不住掏出手机给泰雅发个短消息告诉他我已经到了。我打开更衣柜,放进包,觉得还不够确切,再加上一句“我的更衣箱是14号”,重新发了一遍给他。我拿出运动服搭在肩上,在浴区门口慢悠悠地兜了两个圈子,仍然没有听到回音的悦耳和弦声。他通常不会迟到。难道今天竟然意外地被总编叫住了加班?还是交通堵塞?
  我磨蹭了一会儿,决定先换衣服。突然我瞥到手机屏幕上的信号指示符不见了。我忙打开菜单翻阅下去,发现刚才在更衣室里的那条短消息没有发送出去。“呀!没信号了!怎么回事?”我嘟囔着。旁边的服务生提醒说:“这里位置太深又没有窗,有时侯手机信号不太好,一会儿能收到,一会儿又收不到。你去外面靠走廊的地方试试看。”
  “是吗?”我低头一面翻看手机菜单一面朝外面走。我要把这件事情用短消息告诉泰雅,让他记住以后别再在更衣室里浪费时间和精力发短消息。我用拼音输入了语句,打开菜单浏览可以用的图标。微笑?这个不合适。悲伤?那还不至于。怒火?好象也没必要。无意中不知按错了什么键,提醒他注意的这条短消息竟然陪着一个飞奔的人像的标记一起发了出去。
  “呀!怎么是这个!”我挠头叹了一声。
  突然,我的手臂凝固在空气中动弹不得。从短消息中移出一点注意力来,我才刚刚觉得身边的温度有点低,空气中似乎有些风,耳边除了健身房的音乐和浴室的水流以外多了些人来人往开门关门的声音。
  我竟然已经走到了酒店大堂里。
  我身上的衣服只换了一部分,确切地说我只是穿上了运动袜和T恤,光着两条腿。更要命的是,我身上穿着泰雅买来送给我的内裤--正前方关键部位是一个微笑的粉红色猪头,而背后是一个卷着尾巴的猪屁股,旁边有个箭头,注明:kiss me, don\\\'t kick me。
  空气的温度再也不起作用。我的脸“腾”地燥热起来,牙齿开始打颤。而正在此时,周围的人的脚步声听上去慢了下来。我清楚地听到有人倒抽一口冷气,有人嘻嘻地轻笑,有人甚至轻声读“kiss me?fuck me?”  在百分之一秒的瞬间,我把心一横,目不斜视,低头死盯着手机屏幕,胡乱按着手机的按键,嘴里嘟嘟囔囔地说:“哎?怎么信号没有了?”一边转身向健身房方向走。
  早不来,晚不来,泰雅却在这时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他微微喘着气说:“呀!你在这里!堵车堵得厉害,我一路跑过来,连准备运动都带上了。你看我都到了你还发什么短消息呢?为什么带上一个飞跑的小人呢?你是已经猜到我在马路上跑么?”
  他还没说完,我已经逃难般一溜烟地飞跑进健身房。还没在长凳上坐下,手机居然响起了和弦声。我心跳着,低头看屏幕。是泰雅发给我的短消息:“刚才拨打你的手机,提示音说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正在裸奔,现在不能接听。真不敢相信,你没事吧?过了一会儿又拨,提示音说对不起,现在不能接听,您拨打的用户已经奔出服务区。”
  在我笑出声前,我原地呆了好几秒钟。
  当我们终于在小桑拿房里享受花瓣环绕的两人世界的时候,我说:“泰雅,我们戒一阵子短消息吧。这东西太害人了。”
  “短消息怎么会害人?”他不以为然地说,“我只是想让你开开心。这么点小事你也生气?”
  我很快说:“没有。”然而沉默了一会儿我还是说:“我们以后不用相互发这么多短消息吧?”
  他没有做声。然而接下去的一段时间里,我们相互发短消息果真明显少了。
  几周以后泰雅的报社组织员工到浙江旅游。每个员工由报社补贴部分旅费,算作一种福利。参加者中男性成员只占10%。按照他们报社的传统,这10%必需在其他90%的成员快乐购物的时候负担拎包看行李的职责,而这可怜的10%中更只有季泰雅先生本人是年轻力壮的男性。为了保证90%的购物能够愉快地进行,在泰雅申请之后,我作为特例被批准享受这种福利。
  一路上各种年龄的女士在打牌聊天晕车之余,抓住所有时间充分利用一切机会向我咨询从灰指甲到颈椎病、从小儿脱发到老人脑肿瘤在内的一切疾病知识。我成了车上免费的求医问药热线,而且为了维护泰雅的诚信形象,不得不持续保持微笑和蔼的状态,比看门诊累多了。谁让他事先对人家说“我朋友是个很和气水平很高的医生”呢?
  在路上我们的旅游团所到之处简直向吸尘器开进麦田。各位女士疯狂采购笋干、扁尖、咸菜、核桃、竹筷竹席等各种农产,买的东西足够出国开一次小型贸易会。她们不断比较着任何商品和上海本地挂牌佳的差别,然后一再地掏出钱包,仿佛在参加一个规模巨大而耗费精力的游戏,不管买来的东西最后是进肚子还是进垃圾桶,只要买得比上海便宜,心里就很满足。
  为了她们买东西,我们的旅游团已经耽误了行程。到达最后一个景点时已经夕阳西下。然而她们还是在景点匆匆逛了一圈就义无反顾地冲向土产市场,顺便把泰雅拉进去帮忙拎东西。只剩我一个人守着一堆竹框装的笋干、扁尖、几圈竹席和两张竹椅,支着下巴蹲坐在土产市场门口,精疲力尽,灰头土脸,形状活像守护法老内脏的阿努比斯。不要问我为什么她们连竹椅也要买,也不要问我她们准备怎么从旅行车上拿回家。我一概不知道。反正我什么也没买。
  导游在我身边几步路的地方焦急地转悠。一般来说游客买得越多他应该越高兴。但是他也知道照这样下去我们回到上海肯定是深夜了。
  我闲得无聊,掏出手机翻看里面存下的短消息。看到泰雅发给我的上一条短消息居然是48小时前的。没想到48小时这么快就过去了。夕阳下,人多少会变得容易惆怅起来。我轻叹一声,无聊地四下张望。我把目光移向土产市场的另一边,逐渐聚拢在一个点上。那里,一个13、4岁的乡下男孩聚拢双膝,以和我差不多的姿势蹲在他的竹筐前,一双明亮漆的眼睛默默地看着我,神色明净无暇如赤子。看到我盯着他看,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挪动脚踝往自己的竹筐上靠。
  终于,最后一个购物到尽兴的女士回到了土产市场门口,背后跟着同样精疲力尽的泰雅。导游急匆匆点了点人头,把大家招拢上车。我坐在最后排。泰雅在我身边,紧挨着几大袋核桃仁和笋干坐下。车一开,搁在前面位子上的竹椅往后翻倒,差点砸到他的头。我急忙伸手替他挡住。
  我问:“买了什么了?”
  泰雅一面整理身边的塑料袋给自己腾出地方,一面抱怨说:“什么也没买!累也累死了!”
  “那就算了。反正这些上海都有。没什么可惜的。”
  “还是挺可惜。那里的核桃仁的确很好吃。”
  “哦?那你怎么没买?”
  “那些摊贩都有摊开放在柜台上的塑料袋,里面乘满核桃仁,可以先尝味道再买。我一直跟着她们提东西。她们在前面讨价还价,前面抱怨卖得比上海还贵,回头就抓了大把分给同事们吃,我也吃到了,味道的确不错。她们催我多吃一些,把小贩缺斤少两的差额赚回来。她们一再地塞给我吃,害得我嘴里塞得满满,小贩一回头我只好停住嘴,装作低头看东西,小贩一转身我就急忙地嚼。”
  “你就这么松鼠一样一个摊一个摊地吃过去?”我差点笑死。
  泰雅抿了一下嘴角。他的嘴唇长得很特别,丰润而微微翘起,平时看上去象是有一丝微,而真的生气时一抿,却似乎连那柔软的质地也会改变。他怒怏怏地地瞪了我一眼:“又不是我自己拿的!我也觉得傻,又不是我买,我不好意思大张旗鼓地猛吃。”
  “觉得好吃可以顺便买一些呀。”
  “我光忙着吃、忙着给她们拿东西了。我吃着这一个,总想着不知下一个什么味道,也许会比这个更好吃。等逛完最后一个摊出来,导游催得紧,已经来不及回头进去买。”
  “你应该从一堆里随便挑一种买,也比你空手好。就象你随便从一堆追你的人里挑了我一样。你看我不是对你很好吗?”
  “哎?你什么时候这么会联想了?少来臭美吧!我一个人在里面,那些核桃做法不一样,味道也不一样,就算我要买,我怎么知道你要吃哪一种?。”
  “你可以打个手机给我。”
  “现在是在浙江,要收漫游费!”
  “那你可以发短消息给我。”
  “你不是不要我发短消息吗?!”
  他把一个塑料袋丢向前排,终于给自己收拾出一块比较舒服的地方坐下。
  我两眼看着窗外,迅速倒退的稻田在余辉中染成丰硕的金红色。农家院子的晒场上,妇孺正用耙子收拢摊开晒了一天的新收的稻谷。这是丰收的季节。没有一个人应该空手而归。
  我悄悄地把一个纸包从旅行包里拿出来,趁泰雅倾身向前整理东西的时候塞在他背后和椅背之间的空隙里。
  车颠了一下,他被硌着了,伸手向后摸索着,低声咕哝抱怨:“这是什么?怎么还有一包?我都收掉这么多了...这到底是什么?”
  我头也不回地多:“你打开看看。”
  “哎呀!又是核桃仁!这是谁的?这一种怎么好象没见过?”
  “你吃吃看。”
  “喂,你怎么让我随便吃别人买的东西?”
  “是我买的。”
  “你?什么时候见你买过东西?”
  “那你就别管了。你先吃吧。”
  “啊,味道真的很特别!今天吃过的所有核桃仁里这个最好吃。”他笑着说,“没想到你买东西也挺有一手的。来,要不要吃一点?”
  我从他手上叼了一块核桃仁卷进嘴里,回头靠着窗微微地笑了。窗玻璃上似乎又映出那男孩乌的眼睛。“这是家里自己做的。”他只说过这么一句话,露着白白的牙齿羞涩地笑着,不好意思开价。“吃了它...”他憋了半天也没吐出下半句广告词,最后说:“会很开心的。”
  那乡下男孩不仅看上去纯朴可爱,而且确实不说假话。

<--贪婪大陆2 BY 不在 | HOME | [SD同人]护身符 BY amoon-->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