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听你说爱 BY 朱夜 | HOME | 回首旧梦 BY 樗采-->

[东邦·扬瑞]唉!爱! BY 冰翎儿

  “嗯……”伴随着美妙的闹钟声音的,曲希瑞揉着疼痛不已的太阳穴勉强的自床上爬起来。
  六点!唉!他这个东邦的厨师就是比其他人命苦,在另外那几个家伙还在好梦中的时候,他就得爬起来替他们做早餐了!
  该死!昨晚那几个家伙不知道为什么拼命灌他喝酒!可恶啊!害他现在整个脑袋像是要裂开似的。
  打着哈欠摸索着床边的衣物,还是得准备起床做早餐哪!不然那五个人如果没吃到东西就会变得心情不佳,心情不佳就要找人出气,而他这个害他们吃不到东西饿肚子的原凶自然就成了最佳的出气筒了,被五个人同时盯上……想想就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情形了!
  只得认命了!
  哎?这是什么?
  突然手触到一软软的物体,似乎还带着温度!
  僵硬着转过头!呜!又来了!
  “展令扬!你给我起来!”曲希瑞着脸一脚踢向躺在那里一脸正做着好梦的展令扬。
  “哇!谋杀亲夫啊!”被踢醒的展令扬又跳回床上,紧紧抱住曲希瑞的脖子,“小瑞瑞,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天生丽质的小扬扬我呢!要知道人家小扬扬这美丽得连花儿看到也羞愧,鱼儿看到会沉到水底,雁儿看到会忘记拍翅膀的绝丽容颜可是得靠充足的睡眠时间来保养的哦!小瑞瑞怎么可以打扰到人家这么宝贵的时候呢!哦!我知道了,难道小瑞瑞在嫉妒人家长得比小瑞瑞更美丽,皮肤比小瑞瑞的更细致对不对?小瑞瑞!人家小扬扬的就是小瑞瑞的,所以小瑞瑞不必嫉妒人家这天生的美貌,因为这不是靠后天努力就可以的!所以小瑞瑞如果想要就告诉小扬扬,人家随时都是属于小瑞瑞的!”
  一番话后,曲希瑞额上的血管直爆。
  “去死!”一把将他甩到棉被上,曲希瑞便离开了被窝!拿起衣裤干脆就在外面穿了起来。
  背对着展令扬的他更没发现展令扬那双眼直盯着他裸露在外的修长细腿口水直流,“小瑞瑞的身材真是没话说啊!”
  “说什么胡话!”换下的衬衫一把扔至展令扬头上,曲希瑞用力拉开门,走出去后又用力关上了门。
  “这令扬真是越来越胡闹了!该死的!”揉了揉还在发疼的太阳穴,曲希瑞钻进了厨房。
  简单点做个稀饭,再炸几根油条,炒个小菜就算完事了。
  等所有工作准备妥当,一干人却还睡得死死的,叹了口气,闲下来了就想到展令扬那个家伙。
  该死的!老是跑到他床上,难道……他看出来了?
  心里一惊,原本拿着的锅盖就这么突然的掉落在地上,发出惊天动地的响声。
  “哇!有敌人入侵了吗?什么样的角色这么厉害!”一干人都衣衫不整的跑下楼来,却只看到曲希瑞对着掉在地上的锅盖发呆。
  “我说希瑞你要叫我们起床也不是这种叫法嘛!”向以农打着浓浓的哈欠,口齿不清的抗议。
  “希瑞你的技术什么时候变差了!”雷君凡皱着眉。
  “希瑞你是不是太久没发泄了,故意这么做整我们吧?”安凯臣一脸的不悦。
  “我说希瑞啊,你是不是被哪个女生甩了所以在欲求不满吧!”南宫烈更是语出惊人!
  “小瑞瑞……”展令扬还没开口,就被曲希瑞的一声大吼给打断了。
  “统统给我闭嘴!”曲希瑞一脸恼怒的将锅盖捡起扔进水池中,拉开挡着门口的众人:“吃你们的早饭去吧!”
  接着,“砰”的一声巨响,实验室的门被紧紧关住了。
  留下五人在厨房门口面面相觑!
  “55555555555!小瑞瑞居然不甩我!太伤我的心了!都是你们害的!555555!”展令扬首先缓过神来,拉过以农的袖子拼命擦着脸。
  “喂!臭小子,别拿我的衣服擦眼泪!恶心死了!”向以农忙想从展令扬手中抢救回他的衣服。
  “希瑞的火气真的很大啊!”雷君凡叹了口气。
  “难道肝火上升了!真奇怪!希瑞可从没对我们发过这么大的火啊!”安凯臣一脸的不敢置信,“有情况,绝对有情况!”
  “我说令扬,希瑞火气那么大,是不是你又做了什么事啊?”南宫烈拈起根油条,嗯!希瑞炸的油条都这么香脆,好吃!真是美味啊!
  “我说令扬,你该不会已经……”听到南宫烈的话,雷君凡也开了窍,用手比划着道。
  “可怜的希瑞啊!怎么会被你给缠上了!”安凯臣摇着头,“我们更可怜啊!以后的三餐……”
  “什么?什么?”唯一不明白的也就只有向以农一个了。
  “小农农,他们都欺负我呢!55555555555,都这么对我,我只有小农农一个了,小农农可不能抛弃小扬扬啊!”唱作俱佳的又一番哭功。
  “小心希瑞变节哦!”南宫烈轻轻的说道。
  “人家小扬扬我这么帅,小瑞瑞才不会不要人家呢!哼!不跟你们说话了!一个个都嫉妒人家的完美!哎呀!真是!天底下怎么会有我这么完美的人呢!”展令扬边说着让众人呕吐的话边闪进了实验室。
  实验室里的曲希瑞已经解下围裙,换上了医生专用的白大褂,更衬托出他修长纤瘦的身材。原本沉浸于实验中的曲希瑞向来是不为外界所动,更是有着不会有任何表情的认真。
  但此刻的他似乎正陷入自己苦恼的思绪,对着眼前正在冒泡的试管低声叹着气。
  “小瑞瑞……”展令扬上前从身后抱住他纤细的腰身,将头枕在他的肩上,“小瑞瑞在生小扬扬的气吗?”
  曲希瑞身体一僵,“没有!令扬,快放开我!”
  “人家不要!人家就是要抱着小瑞瑞,小瑞瑞的腰好细哦!比女生的还细,抱着感觉好好哦!嗯!人家决定了,要一辈子抱着小瑞瑞……”展令扬吐息间呼出的热气直骚着曲希瑞的裸露在外的脖子。
  “什……什么啊!你快放开啦!我在做实验呢!别进来打扰我!”曲希瑞涨红了脸,努力跟缠着自己腰身的手臂作战。
  “不要!不要!小瑞瑞明明就没有心情做实验!所以人家可是特地来陪小瑞瑞的哦!有我这个宇宙无敌第一大帅哥陪着,相信小瑞瑞马上就会有心情做实验的!”展令扬缠在曲希瑞腰间的手开始有意无意的动了起来。
  “令扬!”这会儿连耳根也开始热了起来,曲希瑞挣扎着想脱离展令扬的怀抱,无奈今天的令扬似乎是来真的,怎么扯就是扯不开。
  “小瑞瑞……”呢喃般的将舌贴近曲希瑞的耳垂。
  “令……令扬!别开玩笑了!我真的要做实验!”感受到包围着自己的全是属于令扬的气息,希瑞觉得他快要窒息了,这该死的混蛋!既然知道了就不要对他乱来啊!
  “嘻嘻!小瑞瑞真好玩,这样就脸红了!好纯情哦!呐!呐!我说小瑞瑞不会是处男吧?难道没和女人做过吗?”展令扬嘻笑着眯起眼。
  “怎……怎么可能!你出去啦!”曲希瑞尴尬万分,谁会跟个发情的野兽似的啊。
  “哦!?那就是说我们的小瑞瑞已经有过体验啦!”展令扬的声音似乎有些低沉,但急于脱离的曲希瑞根本没有听出来。
  “什么嘛!令扬你快出去啦!”曲希瑞的声音更显无奈,他都不明白令扬到底想干吗了?
  唉!真是可悲,怎么会喜欢上这个家伙,一张脸是挺够看的,但一想到他的性格=_=
  难道说他有自虐症?因为他可不是以农那小子,只爱上外表那种敷浅东西的人!会喜欢上令扬还是因为他的性格。
  哎!爱啊……
  “咦!这颜色真可爱,好香啊!”等到展令扬终于放开他了,曲希瑞刚松了口气就被展令扬拿在手上的东西吓了一跳。
  “不行!令扬,那是……”急忙阻止他已经放至唇边的那个玻璃杯,但发现为时已晚。
  天哪!怎么会这样?曲希瑞不禁抚额叹息。
  “味道也不错!真是的,小瑞瑞研究出这么美味的东西怎么可以不告诉我呢!”展令扬还是那副百年不变的笑容。
  “令扬,你……”明明告诉过他们,绝对不能碰实验室里面的东西的,即使看起来很好吃的也不行,而他们个个都很会替自己的小命着想,但是……令扬怎么会明知故犯呢!
  这回要怎么善后啊!该死的!天啊!早知道不该一时心软答应替刚认识的小女孩帮她家的小猫做什么发情期的春药。
  “小瑞瑞,人家觉得好热哦,你没有开空调吗?”令扬扯下身上的睡衣,裸露出上身,脸色也开始潮红起来。
  “令……令扬!你……”曲希瑞不断躲闪着他缠过来的手臂,“对了,找他们帮忙!”
  避开展令扬跑至门边,却奇怪的发现居然打不开门!“可恶!怎么回事,居然会打不开!?”
  “小瑞瑞!”展令扬跟至他身后,抱紧了他,“小瑞瑞的身上好凉快哦,好舒服!”
  “令扬,令扬你等一下!我在调解药,马上就好了!”曲希瑞想扯开像无尾熊般缠在身上的展令扬,无奈却没有任何效果。
  “烈!以农!君凡!凯臣!你们在不在,帮我开下门啊!”曲希瑞拍着不知是何故打不开的门,这门一向是由里面上锁的啊,外面根本就锁不住。
  “希瑞,你自己闯的祸自己解决!如果放令扬出来,惨的就不止一个人了!而且你给他吃了药,到时用催眠术帮他抵消了就行了!”门口传来南宫烈的声音。
  “什么?”这下子希瑞也明白为何会打不开门了。
  “小瑞瑞的身上香香的,有早餐的味道,还有沐浴乳的味道,香香的!”不知什么时候,身上的白大褂已经被令扬解开了,只见他把头埋在希瑞的胸口嗅着那动人的气息,一边笑着道。
  “令扬!”心跳变得飞快,希瑞有点不能呼吸了!
  “小瑞瑞是属于小扬扬的,小扬扬也是小瑞瑞的,所以……我们来结为一体吧!”不变的101号笑容似乎透露出一点点的奸诈。
  而这句话轰得曲希瑞又是一愣,什……什么结为一体啊……
  白大褂被硬扯了下来,因为天气太热,所以希瑞只在里面穿了件短裤,这下更方便了令扬了。
  “小瑞瑞的身体好凉快啊!”两人现在都只穿了一件短裤,希瑞凉凉的肌肤和令扬火烫的身体形成鲜明的对比,但两人贴在一起却意外的感到无比的舒服。
  “令扬!别这样!我……我可以做出解药的!”一阵阵的头晕乏力感也向希瑞袭来,单是被令扬这样对待就已经让他直不起身了。
  “小瑞瑞!人家最喜欢小瑞瑞了!”令扬抬起脸,盯着曲希瑞莹蓝的眼眸半晌,说出这么句话后就将唇落下,从眼睛开始细细的轻吻着希瑞的脸庞,直到碰上那紧闭的粉色双唇。
  先是试探性的轻舔了一下,然后又轻咬了一口,在希瑞惊呼的时候猛的窜入他的口中。
  四唇相贴,两人的舌也纠缠在一起。
  “嗯……唔……”希瑞发出无意义的呻吟。
  像是要吸光他口中的所有空气一般,令扬贪婪的吸吮着,没有想放开的念头,“好甜……”
  就在希瑞以为自己快要因窒息而死的时候,令扬终于放开了他。
  “现在的小瑞瑞好漂亮!”令扬双手抚上希瑞的脸,将他的发丝拨向脑后,“这双眼睛好美!这样的小瑞瑞是属于小扬扬的哦!”
  “令、令扬!”听着他的话语,希瑞的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感觉,既是开心又有点郁闷!
  因为现在的令扬是在春药的作用下才会……
  “呐!小瑞瑞也喜欢小扬扬吗?”令扬附下身子,将唇贴上他的胸口,在那片瘦弱的胸膛上来回游移着,引起希瑞的一阵阵惊喘。
  沉默了许久,希瑞始终没有回来。
  “小瑞瑞居然不喜欢小扬扬,小扬扬就知道人家最可怜了,爹爹不疼,妈咪不爱,现在连小瑞瑞也不喜欢人家,人家的命好苦哦!”即使是吃了药,还是不改本性啊!
  “喜……喜欢!”希瑞更无法忽视自己心中的想法。
  “什么?小瑞瑞刚才在说什么?人家没有听到哦!要大声一点才可以吗?”令扬将脸抬起,又贴上希瑞那有着蔚蓝色眼珠的眼眼上,在一片衣物磨擦的声音中似乎有什么声音响起,只是这时的希瑞哪里还会在意这些。
  “喜欢你!我……我喜欢令扬!”希瑞的眼睛因被挑起的情欲而湿润着。
  “那小瑞瑞爱小扬扬吗?”令扬不甘心的再问,一手探上他胸前突起的茱萸,细细揉捏。
  “嗯……不!不行!那里……不要!”希瑞哪还顾得上回答他的问题,一波波的快感自胸前袭来,又在大脑中转换全部聚集至下半身的某个地方,“嗯……”
  “小瑞瑞还没回来人家的问题哦!”另一只手跟着探至下身,先是试探性的隔着底裤抚上那变得坚挺炙热的部位,果然马上引来希瑞暗哑的惊喘。
  “令扬!不可以……”想挥开他的手,却发现浑身的力气像流失了般!
  真奇怪,明明喝了药的是令扬啊,怎么反而觉得没有力气的是他呢!
  “小瑞瑞爱小扬扬吗?”令扬坏心的探进底裤一把握住欲望的中心,还是用那张笑脸对上希瑞开始变得迷蒙的双眼。
  “我……嗯……啊!”刚要说什么,却被令扬开始动作的手给撩拨得语不成调,只剩下满含欲望的呻吟声。
  “小瑞瑞的声音好动听哦!害小扬扬也跟着好激动!”令扬低低地笑了起来,一把褪下了希瑞的底裤。
  “不!嗯!啊……”
  “小瑞瑞说实话嘛!小瑞瑞爱小扬扬吗?”手指又搓又捏又揉的,让希瑞跟着令扬的手沉浸在情欲的最深渊。
  “嗯……我……喜欢……”希瑞无自觉地跟着加速套弄的手轻摆起纤细的腰身,而双手也紧抠住令扬的肩头。
  “小瑞瑞的这里……也好漂亮哦!”轻笑着低头看着已经蓄势待发的坚挺,令扬的下一步动作却又给了希瑞更进一步的刺激。
  尖端已经滴出爱液的下体被温暖湿润的容器包裹住,湿粘的舌头来回舔弄着爱抚他的欲望中心。
  “不要!令扬……嗯!不行了……快、快放开!”希瑞紧扯住身下的白大褂,极力忍着即将决堤的欲望。
  “还不行哟!小瑞瑞还没有回答小扬扬的问题呢!我问的是爱哦!爱!”虽然如他所愿的放开了希瑞,可却又一把紧握住根部,不让他释放出来。
  憋得难受的希瑞红着大喊,“爱!爱啦!我爱你,快放开!”
  “是吗?”邪恶的手指松了一下又握住了。
  “是!我爱令扬,很爱!很爱……”说到最后终于忍不住的泪水流下了眼眶,心底更有着比身体更艰涩的痛楚。
  等事情完了以后,用催眠术消去令扬的记忆,那他就再不会记得自己说过的话了吧!
  只顾想着自己心事的希瑞自然又没听到那声清脆的“啪嗒”声,像某种东西的开关一般的声音。
  “呵呵,小瑞瑞真可爱!居然还哭出来了,连眼睛都带着蓝色呢!好漂亮哦!这样的小瑞瑞居然是属于小扬扬的,小扬扬真的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了!”令扬松开了手,找到出口的欲望就这么冲了出来,全数落入了令扬的手中。
  抬起手,看着手上白色的液体,令扬伸出舌一舔,那淫靡的动作看得希瑞又一阵脸红,别开了头不去看他。
  “有小瑞瑞的味道哦!好美味!”令扬再次扑到他的身上,轻轻舔着他的耳廓。
  “令扬……”感觉到令扬的手探至身后的小穴,身体一僵。
  “小瑞瑞的这里,一定也很棒呢!”借着手上的精液,先试探着伸入中指,才刚探入就听到希瑞的痛呼声,便又停了下来,“小瑞瑞可以忍着点哦!因为会有点痛呢!我希望小瑞瑞不只是感觉到痛苦哦!”
  “令扬……”我爱你!所以再痛也不怕的,也许这一生也只有这一次机会了!希瑞双目含泪的将双手插入他浓密的发中。
  “小瑞瑞真乖!”像是感受到希瑞的主动邀请一般,令扬将手指全部探入,并抽动起来。
  在变换着角度搜刮着内壁的时候,更是小心的看着希瑞的反应。
  “嗯……啊……”直至他发出媚人的呻吟,令扬才放松地笑道,“是这里嘛!”
  又加入一指,重复着刚才的动作,让希瑞在疼痛之余又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而刚刚才发泄过的疲软分身也跟着又精神了起来。
  “呵呵!小瑞瑞的身体真的好敏感呢!”
  令扬退出手指,伸手弹了弹高高挺起的分身,令扬自然没有忽略希瑞欲求不满的低吟……
  “小瑞瑞想要什么呢?说出来我就给你!”令扬邪气的笑着轻吻他含泪的双眼,“这双眼真的很迷人呢!”
  “我……我不知道!令扬,救……救我……”只觉得体内一阵阵的空虚感跟灼热感烧得他难受得想哭,却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企求些什么。
  “乖!不哭!有我在呢!”轻声安慰他后,令扬也有些忍不住的挺身,猛地冲进那窄小的甬道。
  “啊!好痛!令扬……好痛……”紧抓住令扬胳膊的手指甲几乎嵌进肉里,原本就凝聚的泪水落得更快了。
  “小瑞瑞乖!不哭哦!等一下,等一下就会觉得舒服了!”被那紧窒温暖的甬道所包围的感觉也让令扬疯狂。
  随着缓慢的进出,希瑞更是从最初的疼痛开始感觉到更多有别于疼痛的麻痒,一阵阵触电般的感觉随着令扬的动作从脊梁骨传上来……
  想要更多!
  这样的念头才刚在脑子闪过,希瑞就已经弓起了身迎向了令扬。
  “小瑞瑞好棒!”令扬不断的低语,加快了动作。
  “嗯!令扬……啊!”
  “小瑞瑞是属于小扬扬的哦!不许反悔了,这是约定!我们两个的约定!”令扬低喘了声,一只手握住希瑞的坚挺套弄了起来,“我们……要一起达到最高峰!”
  “令扬,我……我不行了!呜……”
  “小瑞瑞,我也快不行了,我们一起……一起……”
  随着令扬的低吼,希瑞感到体内被注入一股滚烫的液体,而与此同时,也感觉到眼前一白,自己的爱液也喷射而出,“啊……”
  “小瑞瑞,我爱你哦!”令扬挂着满足的笑脸趴在希瑞的胸口,紧闭着听着希瑞没有平复的心跳声。
  “令扬!”手轻轻抚着令扬被汗湿的发,希瑞的心却在情欲发泄后感到一阵痛楚!
  那句话,也许只是令扬高潮时固定的语句吧!希瑞这么想着,心痛的感觉扩散开来,原本应该马上就给他下催眠的,但却是那么的舍不得!
  “令扬……”带着哭音的叫唤让令扬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睛。
  “怎么了?”
  “从现在开始,刚才所发生过的一切你将全部忘记,你因为太累了才会在地板上睡着!”说完后,希瑞一击手掌,令扬的头就软软的又倒回希瑞的胸口。
  “令扬!我爱你!我爱你!好爱好爱你!”希瑞紧抱着他发出如受伤的野兽一般的低泣。
  ※ ※ ※
  “嗯……”睁开双眼,按下闹钟!曲希瑞自床上爬起。
  六点!又是做早餐的时间了!
  唉!最近几天一直也不敢看令扬呢!令扬大概已经起疑了吧?真糟糕,再这么下去应该不行吧!可恶!怎么会……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双手掩面,令扬低叹着。
  “小瑞瑞怎么了?为什么一大早就心情不好呢?”突然有双手臂从腰间绕过,希瑞猛的回头,却看到半躺着的令扬吊着那张欠揍的笑脸正紧抱着他。
  “展令扬!你……你为什么又在我床上!?”原本应该是中气十足的质问在现在却一点底气也没有,颤抖的音调早就泄漏了他的情绪。
  “5555555555,小瑞瑞又不喜欢小扬扬了!”令扬演戏的功力果然不愧为一流的。
  “放手啦!我去做早餐了!以后别跑我床上来!”曲希瑞忽略心头的颤动,准备起身。
  “不放!小瑞瑞一定忘记了很重要的事,所以这几天都不理人家,人家好寂寞哦!”令扬反而越抱越紧。
  “什……什么啊!我怎么可能会忘记重要的事呢!?”希瑞高声反驳。
  “难道没有吗?小瑞瑞明明那么深情的说你爱着小扬扬我的,结果这几天反而理都不理人家!555555555,人家好命苦哦,亏人家还对小瑞瑞一往情深的说!”
  “哪……哪有?你……你说什么?”前半句让希瑞吓了一跳,而最后一句却让希瑞差点跳了起来。
  “人家就知道小瑞瑞一定不敢承认,所以早有准备喽!”带点邪气的笑容让希瑞的心跳漏了一拍。
  “什么啊?”纳闷地看着令扬拿出一个被安凯臣改造成钮扣大小的小型录音工具,但随着里面传来的声音,却怎么也没办法继续无动于衷下去了。
  [喜欢你!我……我喜欢令扬!]
  [那小瑞瑞爱小扬扬吗?]
  [嗯……不!不行!那里……不要!][嗯……]
  [小瑞瑞还没回来人家的问题哦!]
  [令扬!不可以……]
  [小瑞瑞爱小扬扬吗?]
  [我……嗯……啊!]
  …………
  ………………
  [爱!爱啦!我爱你,快放开!]
  [是吗?]
  [是!我爱令扬,很爱!很爱……]
  “你……这……”一张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希瑞自然也听清楚了刚才里面所播放的内容!
  “小瑞瑞已经想起来吗?”令扬直盯着他。
  “我……”
  “我好高兴哦!小瑞瑞终于想起来了!”令扬更是抱紧了他!
  “不!不是的,那个是……那个是……”想说那是假的,只是当时被环境刺激才会说出来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咦?难道那不是真的吗?怎么可以这样!人家这么爱小瑞瑞,小瑞瑞怎么可以不爱人家!”令扬换了个姿势,将他扑倒在身下,“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再做上次的事,让小瑞瑞继续说爱着小扬扬的话!必须要让小瑞瑞记起来才可以哦!”
  “不!不要!令扬!我要做早餐去了!”希瑞转过头。
  “今天不用做哦,因为家里就只有小瑞瑞跟小扬扬两个了而已!”令扬低下头狠狠吻上那两片唇,“好多天没碰,好怀念哦!”
  “令扬!”希瑞挡着他更进一步的举动。
  “小瑞瑞说实话!说实话的话,小扬扬就放过你哦!”令扬的笑脸几乎就快贴上希瑞的了。
  “我……我喜欢令扬啦!”
  “咦?小瑞瑞是在敷衍人家吗?5555555555,人家就知道人家小扬扬是爹爹不疼,妈咪不爱,外公不理,舅舅不要的可怜小孩!现在连小瑞瑞也因为打发小扬扬而故意敷衍人家!55555555,人家不要啦!”
  “令扬!我爱你!好爱好爱你!”虽然令扬那一连串的哭闹是平日里就看惯了的闹剧,但听在希瑞耳中却没有办法不在乎,他紧紧抱住令扬,轻声地说出自己心底最真实的心意。
  “人家就知道小瑞瑞最好了!小扬扬也好爱小瑞瑞哦!所以我们今后也不准分开哦!”令扬说着动手脱起希瑞刚穿上的衬衣。
  “令扬,不是说好了我说出来就放过我吗?”
  “那可不行哦!在听到小瑞瑞的真情表白后,人家不表示一下怎么行,所以人家决定了!要以实际行动来证明人家的爱意!小瑞瑞的上诉被驳回!”令扬一连串话说完后直接以吻封住了还想再说什么的曲希瑞!
  ※ ※ ※
  与此同时·异人馆地下室中其余四人正在进行密谋
  “我说……我们还是先出去呆段时间吧!”是南宫烈的声音,“我有预感,希瑞的怒气一定没这么快平息,而令扬……”
  谁让当初设计让希瑞跳入圈套的人当中也有他们的一份呢!
  “绝对靠不住,那小子一颗心放希瑞身上了!肯定帮着希瑞来欺负我们!”雷君凡分析着。
  “希瑞的药可是无色无味的啊,而且他又负责我们的饮食,我怕……”安凯臣也同意。
  “什么嘛!他们两个居然是这种关系!而且我居然到现在才知道!可恶!都没看上好戏!”唯一后知后觉的也就只有向以农了。
  “虽然这几天好戏肯定不断,但是……”
  “为了我们的生命安全着想……”
  “还是应该……”
  “跑为上策吧!”
  唉!爱啊!!!众人心底同时浮上叹息!
  经过不到十分钟的会议,四人一致同意离家出走一段时间,而半分钟后,被改造的“速度狂人3号”便像离弦的箭般飞出了异人馆。
  与此同时的异人馆二楼,在曲希瑞的房间只传来一阵阵令人脸红心跳的呻吟声,那两个眼中只有彼此的人自然也没有发现其他人已经逃离了。
  ——完——

<--听你说爱 BY 朱夜 | HOME | 回首旧梦 BY 樗采-->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