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安宁 BY 河童 | HOME | 听你说爱 BY 朱夜-->

火鸟 BY amoeba

喊道。
“爱——”
台下的人们如有默契一般,一起喊着。
“有多爱?”我挑了挑眉,继续问,目光逐一扫过台下疯狂的人们。
“很爱很爱——”
听到台下的回答,我不为人察觉地轻笑了一声。
果然都是被洗脑的人们啊,回答得这么一致。
刚才冲上台来给我献花献吻的那个女孩正挣扎着被保安拖出去,但还有更多的人正企图冲破保安们的防线,疯狂的势头有无减。
“爱到愿意和我一起去死吗?”我大声地问,面向那些歌迷,目光却飘向了贵宾席上坐着的那个冷冰冰的人身上,于是,有些失控地,我开始笑了起来。
“愿意——”
耳畔传来的依旧是整齐的回答。
我终于不可抑制地大笑了起来,真是忠实的歌迷啊,永远都会给我最满意的答案。
我有些挑衅地看向那个人。
J,你知不知道你其实有多蠢?
下一首歌曲的前奏已经响了起来,我似乎可以看见那冷若冰霜的脸上一抹不屑的笑容。
呵呵,J,我知道你要做什么,我也要做。
而且我会做得比你更漂亮。
于是在前奏即将结束的时候,我对着话筒大声地喊了一句:
“那就让我们一起去死吧!!”

………………………………

“你来了。”我瞟见了门口的身影,唇边不由地露出一抹浅笑。
用力推开那个还想要在我身上继续奋战的男人,我冲着站在门口的J打了个招呼。
“马上还要拍照,不要在身上留下痕迹。”冷冰冰的脸上是不屑到有些嫌恶的神情。
“痕迹?”我低头看着自己小腹和大腿上青紫斑斓的痕迹,呵呵,似乎不全是身边那个男人留下来的战果吧。
“没关系的吧……反正我也不过只是你的一件工具罢了,用坏了用不顺手了再换一个就是,又浪费不了你多少精力。”
“哼。”J的脸上是戏谑的笑容,“你还知道自己的身份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背地里干了些什么。”
“我干了些什么啊?”我一脸无辜地看向J。
身边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裹着被子走到了J的面前,哆哆嗦嗦地点头哈腰,然后在J的一个瞪视中落荒而逃。
“没用!”我在心里骂道,不屑地撇了撇嘴。
亏他还是J的得力部下,被J重用成什么什么样的,原来不过只是一个狗腿子罢了,枉费我一番心思勾他上床。
“恶心的家伙……”J从口袋里拿出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鼻子,“身上全是臭味。”
J的手上,还是带着白色的手套呀,呵呵,洁癖真重。
“是呀,哪有你经过‘精挑细选’后介绍给我的那些人好。”我轻佻地笑着,把手交叠着放在脑后,往床头一靠。
被子被那个男人拿走了,于是我索性不遮不掩地叉开双腿舒服地躺着。
反正房子里的空调开得够足。
反正站在门口的那个是J。
反正我原本就是靠着这样两腿大张的姿势来取悦男人才活到现在……
我在想J应该可以把我的那里看得很清楚吧,我是很相信我这具身体的魅力的,我也不认为会有人看到我这种状态却没有反应的,不管那是个正常人还是个变态。
但是我还是看不出来他有什么反应。
他的脸上,依旧是那种不屑到嫌恶的表情,他的眼神,也依旧冷冰冰地没有热度。
“一个小时以后去摄影棚拍摄专辑的宣传照,然后晚上还有一个‘约会’。”J用冰冷的语调命令道。
“约会?”听到这个词,我不由地挑了挑眉毛,笑了起来。
不就是要我去陪人上床嘛,用得着说这么文雅?
“和谁呀?是不是又是那位政界要人啊?”
“这你用不着管。”
“哦?”
“做人不要太聪明,这样会比较安全。”
“是吗?”
“快去洗澡,不然时间来不及了。”
“我好累,动不了了,你来拉我一下。”我撒娇地向J伸出了一只手。
“快起来!”J的脸色微微地变了一下。
好难得!居然真的看到他的脸色变了,于是原本只是装模做样的撒娇立即变得认真起来。
“我的腰酸死了,拉我起来。”我伸出一只手不依不饶。
J冷冷地瞪着我,我也不闪不避地看着他的眼睛。
僵持了片刻,J终于寒着脸走了过来。
我笑了,笑得很开心很灿烂。
我几乎从来没有接触到过他,因为他那严重的洁癖,我想大概没有人能够接触到他吧。
于是我开心地想着要不要在他握住我的手的时候来一个绝地大反攻,狠狠地揩一把油……毕竟我想这个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可是我只来得及看见J伸出了一只带着白色的手套的手。
然后就觉得头皮一紧,竟被他抓着头发从床上揪了起来,连拖带拉地摔进了浴室。
地板上冰凉的瓷砖磕得我膝盖生疼,不知道青了没有。
“我是不是太宠你了,以至于你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了?”J冰冷的没有起伏的声音刺痛了我的耳膜。
J轻轻甩了甩手,炽红色的断发飘落了下来。
“……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低垂着头,小声地说道,眼睛,一直盯着面前的瓷砖上几绺炽红的断发。
“学乖点。”J的语气冷冷的,很平淡,听不出来感情。
我知道,他不过是又下了一个命令而已。
“是。”我应道,我不会对他说不。
“哼,一个肮脏的男妓,居然还想碰我。”不屑的尾音随着关门的声音被隔绝在外。
我没有抬头,只是摸索着打开了淋浴的龙头,由于没有调好温,冰凉的水柱狠狠地打在了我的头上。
我觉得自己似乎没有力气再动了,于是就这样呆呆地坐在地上,任随自己的体温随着流淌着的液体一起流失。
手脚都已经冰冷到没有知觉了。
可是我的脸上却似乎有热热的液体在流淌……
想起了三年前的那个时候,当时的我才做完一次“生意”,又被人灌得烂醉,在逞强离开酒吧后不小心睡在了垃圾箱的旁边,那个时候,偶然路过的他似乎也是像今天这样,用带着白色手套的手揪着我的头发把我从垃圾箱边上拖到了路灯下的。
那个时候,神志不清的自己,一动不动地躺在路灯下,被他从头到脚地检视着。
被目光扫视带来了不舒服的感觉,于是我努力地睁开了眼睛。
于是我在看到那冰冷,强势的双眸之后,我知道自己是真真正正地万劫不复了。
虽然当时的我的确生活得相当糜烂,靠着出卖身体换取金钱或者是某人的保护,但是因为从来没有付出过感情,所处的圈子也没有什么道观念,所以交易的时候从来都不会有什么让人不舒服感觉,也从来不曾在意过别人对我的鄙夷和不屑,因为除了金钱关系之外,那些人,都与我无关。
我在地上翻了个身,抬起头,对上了他的目光。
清冷的,洁净的,高傲的……和我以前所见到过的所有的……都完全不同。
我想我的打扮和我裸露出的皮肤上眩目的痕迹应该已经说明我的身份了。
我是个男妓,我从来不会否认这点。
有人出钱,我就卖。
我喜欢钱,因为它可以给我带来很多很多东西。
而且在这个没有人可以依赖的世界,金钱是我唯一的依靠。
可是我在听到那个人用命令般的语气说“我买下你了”之后,心里却没有往常应该会有的欣喜。
我非常清楚地知道原因:我动情了。
那个人,不再只是无关的交易对象了,那个人,我爱上他了,那个人,我要成为他的情人,绝对的,唯一的……
除了金钱之外,我还想要更多……我变贪心了。
虽然不是很情愿,但当时的我还是答应了,因为我不想就这样错过。
那时的我,很自信,可能会有些过于自信了。
我相信只要我愿意,没有人不会爱上我。
所以先暂时委屈一下吧。
……
除了金钱之外,对他的爱,竟也成为了我生存下去的依靠。
……
原以为他不过是把我当作一个MB,结果他非但没有碰过我任何地方,甚至还请了老师来教我发声,帮我出唱片。
那个时候疯狂地爱着他的我,对这些多少还是有些不满意的。
但是因为是疯狂地爱着他的我,居然以为他买下我就是指与我签下经纪公司的合约,而他则成为我的经纪人,他不碰我,他是君子,他与那些只贪图我的外貌的男人们不同,他给了我一个正当的职业,给了我一个可以站在阳光下的新的人生,是他把我从过去那肮脏的生活里拯救了出来,他是在真正地为我好……
一直到某天清晨的时候,带着浑身的酸软,发现自己身边睡着一个已经有些发福的中年男人,在前一天喝了他递过来的一杯咖啡之后……
自己不知死活地跑去责问他,却被那帮手下挨个“教训”了一遍。
我只是一个男妓,我只是一个工具,他不碰我是因为我脏,他帮我出唱片捧红我不过是为了让我看起来像个高级货……
完美的梦境一片一片地破碎了……
可是我还是疯狂地爱着他……
我爱他,然而我也不是笨蛋;我爱他,可是我也有自己的自尊;我爱他,我没那么容易甘心于一个工具的身份。
在我原来所处的世界里,从来没有人可以轻视我的存在。
我有诱人的美貌,我有深沉的心机,我有迷惑所有人的本钱。
那些人需要我,因为我是他们的神。
我想他大概是认为我除了身体之外没有什么太大用途所以才会这样瞧不起我的吧。
如果我可以站在一个与他对等或者更高的位置上的话……
于是我渐渐知道了他其实上在做一些市的买卖,知道了他要拉拢哪些政界要人商界霸主道首领,知道了他耍过哪些手腕,以期求得更大的收益,知道了如何在暗地里发展自己的势力……
他有野心,我也有。
他对于财富权利地位不断地追求。
而我,则追求着一个可以爱着他的资格。
……
第一次想要追求一样东西。
第一次有这样强烈的感情。
第一次这样在意一个人。
……
所以,我没那么容易放弃。
……
我擦干了身上和头发上的水,也擦干了脸上的。
J开着车把我送到了摄影棚。
J的车里空间很大,所以我总是被勒令与他保持距离。
但是我的目光总是会缠绕在他的身上。
最喜欢他的眼睛了,冰冷的,强势的,可是他为了掩饰起自己的眼神,总是会戴上一副金丝眼镜。
其实J做我的经纪人,不过是个幌子而已,他真实的身份在道上也算是颇有影响力的。
但是他很少会抛头露面去和人交涉,他的目标是实实在在的权力和金钱,而不是什么名声之类无聊的东西。
可是他在道上,也算是出了名的人物——出了名的“神秘”人物。
不过这些应该都是经过他的考虑的吧,拜这个不起眼的经纪人的身份所赐,那些可能会威胁到他的地位利益的人,想要对他不利的人,还有那些收钱做事的杀手们,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选错了打击目标谋杀对象,而被他更进一步地解决掉。
虽然经纪人只是个幌子,可是他总是会亲自送我,我想大概是因为他在担心除了他之外所有的人都会被我迷惑吧,毕竟之前的几个经纪人都是因为被我拐上了床之后起了“善心”不让我与J介绍的那些人见面或是动了歪点子要与我私奔之类的事而被解决掉的。
这虽然是个理由,然而我总是愿意一相情愿地认为这是因为我在他心目中很重要,只是他不愿意承认罢了。
我其实还是很傻吧,我轻声地嘲笑自己。
……
相当花俏的服装,露着肩膀露着腰。
化妆师在苦恼我身上那些去不掉的痕迹,我靠着窗台发呆,J在另外的办公室里和我不知道的人谈判。
J已经开始在防我了吧,早先那个没用的男人可能只是一个幌子吧,我在心里盘算着,目光却不知不觉地落到窗台上的一盆爆竹花上。
不知道是谁放在那里的,红灿灿地开得正热闹。
突然想起了很早很早以前邻居家的大哥哥,他对着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而哭得淅沥哗啦的我灿烂地笑。
他把爆竹花放在我的嘴里,然后笑着对我说:“轻轻吸一下,很甜的哦。”
我听话地照做了,一丝甜味闪电般地从我的舌间掠过。
我尝到了甜头,我觉得很不满足,于是我钻到了花丛里辣手摧花。
我又尝到了甜味,可是那甜味总是闪电样的一闪而过,只留下甜的记忆,嘴里却留不下任何甜的感觉。
我不满足,嘴一扁,便又要哭了。
“不哭不哭,大哥哥给你好吃的。”
大哥哥抱起快要哭出来的我,到了一个阴森森的不知道什么鬼地方。
大哥哥解开了自己的腰带,然后笑着对我说:“乖乖,好好吸吧,很甜的哦。”……
堕落的第一步啊,我自嘲地笑了笑,怎么突然想起那么古早的事情了,是因为爆竹花的缘故吗?
脸上带着浅笑,我把一朵爆竹花从花萼里抽了出来。
把白色的末端放到自己的嘴里,轻轻地一吸。
闪电般的甜味滑过舌尖,和记忆中的感觉一模一样。
呵呵,真不知道如果没有当初那朵爆竹花,现在的我会是什么样子呢?
“啊,我想到了,蝴蝶!”化妆师的一声大叫打断了我的回忆。
“什么?”我诧异地回过头,看着那个打扮得不比我朴素的化妆师。
“看到你吃花让我想起来了,那些痕迹,可以画成蝴蝶,这样就和衣服也配起来了。”化妆师不由分说地抄着家伙靠了过来。
软软的笔触在裸露的肌肤上移动着,很舒服的触感,可是都是敏感带,忍得有些难受呢。
幸好结束得很快,星星之火还没有扩散成燎原之势。
我审视着镜子里的那个人影。
纤细却并不柔弱的身形,苍白却并不病态的皮肤,炽红的蜿蜒着长发,细长的诱人的眉眼,嘴角带着情色气息的笑意更是有着让所有人都迷醉的魔力。
衣服的边缘点缀着红色的羽毛,色的蕾丝,银白色的金属饰物,衬得裸露的肌肤更是白皙如雪。
而裸露的皮肤上,错落有致地,分布着一只只华丽的凤蝶。
青色,兰色,紫色,红色,原本的颜色上又覆盖了一层带着荧光的色彩,在光线的变动中,闪着妖异的光芒。
“很美吧,我就觉得你很衬蝴蝶的呢。”化妆师在一旁频频点头,似乎是相当满意。
我回覆了他一个笑容,头也不回地进了摄影棚。
我当然知道我很美,我微笑着在镜头前站定,不去理会那已经几近于呆滞状态的摄影师。
J,你知道吗?所有的人都会爱上我,可是我想要的,却只有你。
“你应该感到幸运的,J。”我对着一边的墙壁喃喃地说,墙壁的那边,就是J的办公室。
可是在说着这句话的我,心,却似绝望般地,猛烈地收缩着。
……
拍摄进行得很顺利,那个摄影师在最初的呆滞过去了之后,很快便进入了状态。
我也收敛了轻佻的笑容,虽然知道做这些事情除了抬高自己作为一个男妓的身价以外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但我还是很认真地在做。
因为,我会认真做好每一件J交代过的事情,要做得好到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
我要让J知道,我是绝对的,唯一的,不可替代的。
我站在镜头前,光芒四射。
J,你看到了吗?就算肮脏,我也一样会发出钻石的光芒。
J,这样的我,如此深地爱着你,你还有什么不满意?
J,你的洁癖,也太无聊了吧。
……
J开着车载着我到了那间五星级的酒店。
“做什么不用我说了吧。”J示意我进去。
我看着他放在方向盘上的带着白色手套双手,忍不住一阵精神恍惚。
就在不久前,自己从摄影棚出来的时候,不慎碰到了他那带着手套的手。
然后一转眼,就在门边的垃圾桶里,看到了一双一模一样的白色手套,而那个穿着色立领大衣的人,正从口袋里掏着另外一双白色手套。
之前在自己的公寓里,垃圾桶里那白得晃眼的东西,应该也是他的手套吧……
“你又比我干净多少呢?”我看着那双无瑕的白色手套,终于忍不住问道。
原来被伤害了那么多次,我却还是没有学乖啊。
“你说什么?”他偏过头看着我,依旧是一脸不屑。
“你的所有,不都是建立在肮脏的手段之上的吗?”我问道。
我知道这是咄咄逼人的问题,所以我的语气非常地小心。
庆幸的是J没有发怒,而且还给了我一个答案。
“我知道,所以绝对不会让自己的手去触碰那些肮脏的东西。”
短暂的沉默之后。
“哦。”我说,我笑开了,点了点头,“所以肮脏的事情就交给像我这样的工具们来做就好了,而你,永远都是洁净的,一尘不染的J。”
我明白了,原来这道理就像用抹布洗碗,用拖把拖地,用刷子刷马桶一样,弄脏的只是工具而已。
工具再好用,也不过是工具而已。
而主人通常为了避免弄脏双手,还会带上橡胶手套……
就这样简单的道理嘛,我怎么会不明白呢?
从一开始,我就没有被给予过希望,从一开始,我就注定没有资格,从一开始,我就应该放弃的……
于是我在驾驶室里跪了下来,轻轻地吻了吻他那双同样是一尘不染的色皮靴:“我明白了……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知道,你的工具,爱着你……”
我下了车,头也不回地往电梯走去。
终于知道,不管再怎么努力,自己都是没有资格的了……
继续做工具?不可能,自己的自尊,怎么可能甘心啊!
那么放手吗?走出这家酒店,到一个谁也不认识自己的地方,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我现在的能力和人脉,是完全可以做到这些的。
可是……做不到……已经……陷入太深了。
……
胡思乱想间,自己已经走到了房间的门口。
还没有按门铃,门已经叽呀一声打开了。
我被一把拉了进去,被有些粗暴地按到了床上。
于是所有的胡思乱想都被那粗暴的动作打断了。
……
第二天清晨的时候,我知道了这个粗鲁的男人原来是一个科学家!
也许是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了吧,折腾了一夜,我居然还有精神来向那个男人套话。
于是又知道了这个叫做K的男人是专门研究人类潜意识的科学家,J请他来,是想要他制造出可以控制人类潜意识,进行催眠的程序,因为他想要有自己的追随者,他要帮助某人竞选成功,之后从中牟利……而传播这种程序的媒介,就是我的音乐。
K对我很感兴趣,他爽快的接受了J开出的条件,不过唯一附加的要求是要我陪他。
J只是看了我一眼,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毕竟,我只是个工具而已……虽然我爱他。
……
我绝对不会只是一个工具而已的!
同时,我也绝对不会离开你的,J!
……
事情的发展,不会总是像J他想的那样的。
在发布了暂别歌坛的消息之后,我参与了K的研究工作。
我想这件事是他绝对不会预料到的吧。
毕竟,我只是一个男妓,我想大概没有人会认为我的脑子还能用吧。
然而事实上,那些从未见过的理论我学得很快,于是K给我测了智商,却发现我的智商居然高达140。
“太可惜了。”K抱着我的头喃喃地说,“你本可以不是这样的。”
K对我更好了,我想,他已经成功地被我迷住了。
我尝试说服他和我一起将程序改写。
我要他把所有心理暗示的内容,都改成我。
“看不出来你还真有野心。”K坐在电脑前,搂过坐在一边的我,亲了一口。
“呵呵……”我轻轻地笑了一声,伸出手到键盘上帮他改动了那个因为分神输错了的语句,“这你可说错了哦……”
我牢牢地盯着K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
“……这不是野心,这是自、尊、心。”
……
J,我爱你,但是我的自尊不能随便放下。
既然你不能给我机会,那么我便给自己机会。
J,我要你知道,除了我自己,没有人能够阻止我爱你。
……
程序完成的时候,J来验收了。
不过他不是专家,他不知道里面动的手脚。
混有这些程序的专辑被大量发行,托那些程序的福,我的人气直线飚升,而我的歌迷,也是最忠心,最疯狂的一群。
K回国之前,想要我和他一起回去,他说我可以用脑子做很多很多事情的,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
可是我拒绝了,我说我要留下来看看程序发威的场面。
“其实根本不用那些程序,你魔魅的嗓音,可以让所有人都为你疯狂。”
还记得那个时候K这样说道。
去,怎么可能啊,是说我的叫床声吧。
当时我笑着对他说,把他推上了飞机。
……
我要留下来,亲眼看着我和J最后的,结局——按照我所编写的剧本。
……
J终于发现不对了。
但那个时候,我已经把程序加得到处都是了,我的音乐,已经可以控制住J身边的人了。
于是他们对我说,J决定除掉我,用很华丽的方式。
我开始排练演唱会,而那些人则尽职地向我报告J决定在舞台上装多少炸药,什么时间引爆,他们向我报告J如何开始期待到时候舞台上的华丽一幕……这一切,J完全不知情。
我耐心地听完他们的报告,我要他们弄来了二十倍的炸药。
我亲自设计了演唱会的宣传海报,海报上是我全裸的背影。
还是上次那个帮我画蝴蝶的化妆师,这一次,我要他在我的背上画上了一只凤凰。
一只在烈火中,浴火重生的凤凰。
背景是红色的火焰,火焰中,隐隐约约地有着人影……情人的身影……
看到完工的海报时,我在心里揣测着J会不会知道这张海报的含意。
我看着仍然在扮演我的经纪人这个角色的J,浅浅地笑。
要做,就做得更华丽一点吧。
……
炸药被安装在了会场的各个角落,从各个出口开始安装起。
……
演唱会开始了。
看着J在贵宾席上坐定,我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就在演唱会最高潮的时候,让一切都华丽丽地结束吧。

…………………………………………
“那就让我们一起去死吧!!”我高喊着,把手里的鲜花高高地抛起。
最偏远的角落里隐约传来了爆炸声,不过歌迷们掀起的声浪盖住了一切。
我开始唱歌了,爆炸的声音越来越近了,越来越清晰了,我看见贵宾席上的那个人开始慌乱了。
歌迷们依旧拼命地往前挤,似乎完全不在意即将到来的灾难。
我又飚上了一个高音,舞台的周围已经看得见火光熊熊,人们的惨叫声也越来越刺耳。
我定定地看着贵宾席上那个人,呵呵,已经镇定下来了。
果然不愧是能做大事的人啊,果然不愧是我看上的人啊!
我开心地大笑。
“我们一起去死吧!!”随着我再次高喊,贵宾席下方的炸药轰然做响。
火光中,我似乎还能看见那冰冷的,强势的眼神,带了一丝不甘,一丝无奈。
我觉得自己兴奋得快要烧起来了。
兴奋的感觉电流一样地传遍全身,我突然又想起了那爆竹花的甜味。
我对着话筒吼出来一个前所未有的高音。
丢开了手中的麦克风。
闭上了眼睛。
感受着自己脚下的舞台轰然陷落。
火焰炽热的温度。
肢体破碎的感觉。
还有那解脱一般的轻松感。
…………
J,这结局,很漂亮吧。
比你所想的,要华丽很多吧。
这个凤凰涅磐的夜晚,会成为传说的吧。
……………………
火焰,轻而易举地清除了这世界上一切的污垢。
将一切归零,干脆利落的结束。
什么过去,什么未来,全部都不用去想了,因为它们,全部都不存在了。
……
废墟上的风还在呜呜地吹,唱着没人能懂的歌。
……
那是劫后余生的人们的支离破碎的记忆。
……
还有那一夜,凤凰涅磐的传说。
…………

<--安宁 BY 河童 | HOME | 听你说爱 BY 朱夜-->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