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不懂爱的我们 BY 草函 | HOME | 花开同赏 BY闲语-->

猫捉老鼠 BY 草上飞舞

  1
  凯特是一只幸运的猫,因为他有一个爱猫如命的主人,苏西亚,整天无所事事,成天睡午觉,凯特唯一要做得事就是趴在主人的腿上撒娇,这样的日子虽然不错,比在街上流浪好太多了,但凯特是一只娇生惯养的猫,从有记忆时就是在这屋里长大,所以并不了解有很多猫在外流浪,无家可归,过着餐风露宿的生活。
  就在凯特埋怨这种茶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时,一个新鲜的东西出现在他面前。
  「凯特,看妈咪给你买了什麽?是一只老鼠呦,想不想吃呀」。苏西亚用装可爱的声音边说着边抓着老鼠的尾巴,在凯特面前晃呀晃着老鼠,希望得到凯特的一点反应。
  『啊,你不说我还不知道这家伙叫老鼠,不过我一点也不会想吃他呀。』那是当然的,因为凯特才吃过午饭而已。
  苏西亚把老鼠放在凯特面前,让他自己料理大餐。
  老鼠一动也不动的躺在猫面前,并不是他不知道凯特是猫,而是他已经很久没吃东西,实在没有力气逃跑了。
  凯特看着那只老鼠,一时间会意不过来该如何跟他打招呼,毕竟这是第一次遇到这麽令人怜爱的小东西。
  老鼠也看着凯特,就算凯特不知道他们两个是宿敌,但老鼠可清楚猫吃老鼠是自古以来不变的定律。
  就在老鼠想着猫会如何吃他时,猫的舌头舔了过来。
  「啊,完了!」老鼠暗暗地叫道。
  但猫咪只是细细地舔着老鼠的身体,像是为他净身。
  难道是嫌我太脏了,要清洗乾净才吃我?老鼠疑惑着。
  接着猫咪把老鼠叼了起来,来到之前吃剩下的午餐旁边,像是了解老鼠已经很久没吃东西了。
  望着那盘剩下一半的牛奶,老鼠更加疑惑的看着猫咪,他实在不知道猫咪在想什麽,也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要怎麽做。
  「吃啊,你难道不饿吗?快吃,这样才能把身体养胖。」猫咪用温柔的语气意有所指地说着。
  「啊!原来是嫌我太瘦太小不好吃,要把我养胖再来享用我。」老鼠的眉头都揪在一块了。
  但肚子已经叫了好久,老鼠只得顺从身体的渴望,喝着牛奶。
  猫咪像是欣赏一幅画似地看着老鼠用舌头舔着他喝过的牛奶,不知怎地,这个小东西特别的他缘。
  「吃饱了吗?」猫咪以温柔的声音问道。
  「呃..........吃、吃饱了。」接下来就轮到猫咪吃饭了吧!老鼠担心的想着。
  「那来午觉吧。」
  什麽!老鼠实在搞不清楚猫咪到底想做什麽。
  猫咪自然的把老鼠抱在怀里,老鼠实在不习惯跟猫咪靠得那麽近,不自觉的挣扎着。
  「不要乱动,还是你觉得不舒服?」猫咪关心的问道。
  「不......不会不舒服,只是有点不太习惯。」
  「那就快点习惯把!」猫咪重新把老鼠抱在怀里。
  就这样,两人睡到苏西亚送晚饭来。
  「啊!凯特,你怎?还没吃?你不喜欢吃老鼠吗?」他惊讶的看着凯特怀里的小东西。
  『我根本没吃过老鼠,也不会想吃。』凯特对他的大惊小怪实在无法理解。不过还是装乖的走到苏西亚身旁撒娇一下。喵~~~~~
  「呵呵,既然你不想吃他,那就把他留下,当你的玩伴好了。」苏西亚宠溺的抱起凯特。
  正有此意。凯特看了可怜的小老鼠一眼。
  那只小东西似乎还不知道今後将会面临什麽样的命运。
  「该给他取个名字,嗯.就叫米奇好了,你们就共吃一份食物吧。」
  就这样,凯特和米奇两人开始了同居同食的生活。
  2.
  一猫一鼠整天无所事事,凯特既不用捕捉老鼠,因爲家中唯一的老鼠是他最亲密的夥伴。米奇也不用到去厨房偷吃东西,因爲只要凯特有得吃,他就不会饿着。
  两只唯一要做的事就是从早玩到晚。
  这天,主人苏西亚去上班不在家,米奇乖乖的趴在地板上,让凯特用舌头和帮他净身。
  虽然米奇刚开始觉得这样很痒,但习惯之後其实也蛮舒服的。
  在凯特细细地舔完米奇的背部之後,他温柔的对米奇说:「可以了,转过身来把。」
  米奇顺从凯特的话,乖乖的转过身,把动物最脆弱的部分展现在凯特眼前。
  凯特看到此情此景,不觉一阵心跳快速。
  米奇看着凯特半眯着眼睛朝他舔了过来。
  「呜....」米奇忍不住叫出声来,并不是凯特弄痛了他,相反的,米奇沈溺在凯特用像是品尝一道佳肴的舔法所带来的快感中。
  但在阵阵快感中,米奇也察觉那不同以往的舔法,那像是要被凯特吃掉般的感觉,照理来说,米奇应该要觉得害怕,但此刻的他已经被凯特所带来的快感所淹没了。
  就在凯特舔到米奇的下腹时,米奇忍不住哭了
  凯特充耳不闻,继续进攻到米奇那小小的生殖器官。
  凯特仔仔细细地舔着每一个角落,因爲猫是很爱乾净的,他也希望米奇能有一个乾乾净净的身体。
  就在凯特要舔到米奇後面的小洞的那一刹那,米奇终於用尽全身最後一丝力气逃开了。
  「喵~~~米奇?」凯特走过去,望望躲在沙发底下的米奇。
  「呜~~~你不要管我,让我静一静。」
  虽然凯特想知道米奇爲什麽要逃,但听到米奇如此哀求,凯特也不好意思再追问,只好开始清理自己的身体。
  在凯特理完自己的毛後,米奇终於平复那颗饱受刺激的心,从沙发底下走了出来。
  凯特见到一直躲着的米奇终於肯出来了,马上跑了过去,想要了解刚才到底是怎麽了?
  是不是我刚才不小心伤到他了?凯特担心的想着。
  面对凯特的追问,米奇也只能摇摇头求凯特不要再问了。因爲米奇实在不好意思告诉凯特,刚才因爲凯特帮他净身,但是却让他有了生理上的反应。
  体贴的凯特只好乖乖闭嘴,识相的不再追问米奇。
  爲了回报凯特的体贴也爲了转移凯特的注意力,米奇提议两人来玩躲猫猫。
  「好啊!」说到要玩游戏,凯特的眼睛都发亮了。
  凯特当鬼,闭着眼睛数二十下让米奇找个地方躲起来。
  「...十八、十九、十二,我要开始找了。」凯特对着空气大声宣布。
  凭着猎人捕捉猎物的本能,凯特东闻西闻,不用花太多时间就把躲在窗帘後面的米奇给找出来了。
  米奇一时兴起,想要跑给凯特追,岂料这个举动引发凯特的反射动作,一把跳过来抱住米奇。
  两个身体密合无间的分享体温。
  「唉,怎麽历史事件有重演了。」米奇苦恼的想着。
  就在那米奇受不了这暧昧的气氛时,主人苏西亚刚好下班回到家。
  3.
  当苏西亚看到一猫一鼠抱在一起在地板上打滚时,不禁呆愣了一下。
  看到主人回家的凯特,连忙放下怀里的小东西,紧跑到苏西亚身边克尽宠物的义务撒娇一下。「喵~~~」凯特不顾形象的磨磳苏西亚的脚。
  「来,小乖乖,今天有没有乖乖的在家呀。」苏西亚抱起凯特,温柔的抚弄他。米奇看到这个画面就识相的退场。
  虽然知道苏西亚和凯特这种亲昵的举动是很正常的,但米奇看到这个画面就是忍不住要伤心难过。
  ************************************************************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圣诞节前夕,一猫一鼠对这种人类的庆典本是没概念的,他们只看见窗外的大树被装饰的七彩斑斓,还有一闪一亮的灯炮缠着。偶尔,还看得到穿着绿色和红色衣服的小狗在路上走着,实在怪异。
  这天,是凯特少数能和主人走出家门的日子,苏西亚每年的圣诞节前夕都会把凯特带去同是爱猫人士所主持的party,彼此既可交流养猫经,谈谈爱猫的趣事,又可让猫儿们多多相处,培养感情,好在日後选种交配时更加顺利,又可免於为了要参加party而把爱猫独自丢在家,可说是一举两得。
  但事过一年,凯特的小脑袋早就忘了今天要和主人去参加party,以为今晚也是像平常一样,和米奇厮混整晚,两只抱在一起,看着外面飘飘风雪,所有的幸福莫过如此。
  凯特和米奇悄悄躲在门边,看着主人苏西亚穿的亮丽无比,拿着不知名的东西往脸上抹,又拿了红红的小棒子往嘴唇擦。以前主人在做完这些动作时,都会抱起他,问他好不好看?但自从有一次因为主人身上的一种刺鼻味道(听说那种东西叫香水),而打了一个大喷嚏之後,主人就没有再询问过凯特的意见了。
  主人终於满意地结束涂抹裹粉的仪式,拿出一个外出袋,那个袋子凯特是认得的,那是每次外出时的交通工具。苏西亚招呼凯特过来,但凯特却看看身旁的米奇,似乎在询问米奇的要不要一起去。
  苏西亚当然也有想过也把米奇一起带去,让那群同好见识猫鼠同窝的奇景,但考虑到那里还有其他的猫,万一那些猫凶性大发把米奇五马分尸,凯特不知会如何伤心难过。
  所以苏西亚走了过去,抱起凯特把他放进袋子,再把米奇送到凯特的窝里,旁边有米奇今晚的圣诞大餐。「米奇,今晚要乖乖看家,不准调皮喔!」主人如此叮咛着。
  袋里的凯特喵喵叫着,似乎不满意主人的决定。而米奇只是呆呆望着主人和凯特渐行渐远的身影。
  来到party的会场,人类们聚在一起高声聊天,猫儿们也聚在一起彼此打量。
  凯特无视其他猫儿张牙舞爪地争着地盘,一个人独自缩到墙角,远离喧嚣吵闹。但就是有猫不识时务不解风情的跑过来凑热闹。
  一只同样是白色迷你波斯猫的母猫故做优雅的走了过来,「小帅哥,一个人啊?」母猫轻浮的主动开口问候,但凯特并不领情,别过头不理她。
  母猫见状也不以为意,没有被拒绝的自觉,反而更进一步的挨近凯特身旁趴下,「心情不好吗?要不要说出来,让我分担你的心事?」
  面对母猫的搭讪,凯特承认自己甚少和同类相处,但他也想不到原来母猫是这麽轻浮的,看了就倒胃口,还是家里的米奇比较可爱,唉,从刚才到现在,整个脑袋想的都是米奇,虽然只不过分离几个钟头,但却像是永无止境的痛苦,到底什麽时候才能回家跟米奇相聚。
  见凯特不理她,母猫只好更进一步的把身体靠过去,好引起凯特的注意。但此举却引来凯特的不悦,当他想弓起身体发威制止母猫对他的性骚扰时,凯特的主人苏西亚走了过来。
  「亲亲,想不到你这麽有女人缘,你可别到处勾引女生,让一大票的女生为你哭泣喔。」由於凯特没有去势也没有结扎,苏西亚实在怕凯特在外面乱搞。
  「喵喵」凯特由衷的感谢主人即使出手相救,使他免於沦落母猫的魔掌中。
  此时,在家中看家的米奇,在吃完苏西亚准备的圣诞大餐之後,就一直坐在窗边,看着从空中飘下来的片片雪花,看着来来往往成双成对的情侣。米奇只觉得好难过,今晚是米奇与凯特相见後第一次分开,虽然他已经记不清楚与凯特在一起时都做些什麽,但像这样的短暂离别实在难受。
  「唉」米奇叹着不知道的几次的气,心里盼着凯特快回来,独自一人在家实在好寂寞,虽然屋里有暖气,但缺少凯特的体温让他觉得好冷好冷,想这想着米奇竟不知不觉的流下眼泪。
  米奇还来不及把眼泪擦掉,就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接着凯特以飞快的速度跑到米奇面前。
  「米奇,你怎麽了?」看到米奇流着泪,凯特只觉得的心有如刀割般的痛。「不要哭,不要哭,告诉我发生什麽事了。」凯特温柔的舔掉米奇的泪,柔声柔语的安慰米奇。米奇只是摇摇头缩到凯特的怀里,凯特温暖的体温和柔柔的毛让米奇觉得好安心。
  凯特看米奇停止哭泣,一脸幸福的睡在他怀里。他轻轻的把米奇叼起,把米奇送回两人爱的小窝,凯特一如往常,温柔的搂着米奇与入眠,为今天画下句点。
  4
  长夜漫漫的冬天已经过去,迎接而来的是春暖花开的季节。
  显然这也是动物交配的季节,街上到处都出现春意盎然的景象,公狗们忙着寻找母狗,母猫则忙着叫春好吸引公猫过来,而凯特,当然也受影响了。
  「喵~~~喵~~~~喵~~~~」清晨,凯特与米奇在阵阵母猫的叫春声中转醒,是从入春後,这已变成两人的闹钟了。
  米奇已然完全清醒,但凯特还是死赖着不起来,抱着米奇赖床。米奇见他抱的死紧,也只好躺在凯特身旁。
  在两人密合无间的身体接触下,米奇觉得自从入春後,每次早上起来就觉得凯特有一样硬硬的东西抵着他,而且还会有意无意的摩擦他的身体,虽然米奇觉得奇怪:那到底是什麽东西呀!但由於没造成他的困扰,所以也就没有特地去问凯特了。
  米奇在凯特的调养一下,长的是白白又嫩嫩,有肉但又没有赘肉,这当然是吃丰盛的猫饲料加上经常性的运动---跑给凯特追---的成果。所以当凯特用一种暧昧的眼光看着他时,那是一种像是凯特想把米奇一口吞掉的感觉,米奇觉得就算凯特真的吃了自己也没什麽好抱怨的,他本来就是凯特的食物,能活到现在已是凯特大大的恩赐了。
  虽然心里是这样想,但总掩不住心头的一阵失落,难到他在凯特的心中,就只是食物的地位吗,都怪凯特温柔的态度让他有了不该有的期待。
  「嗯.....啊....不要....」凯特例行性的当米奇净身,但这次凯特的态度不同以往,他专门挑会让米奇发出怪声音的地方舔,米奇觉得快受不了了,身体变得好热,只要有一些地方被凯特轻轻一舔,就感觉好像电流通过全身,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让米奇又爱又怕。
  最後凯特来到米奇的下腹部,舔着那小小的分身,再也不移开,设法让它变硬。
  米奇终於知道凯特不是在帮他净身了,凯特是在戏弄他的身体,他这麽可以这样,天知道米奇是多麽信任凯特,他这麽可以这样对他。
  米奇相着想着就流下泪来了,但色欲心的凯特并不理会米奇的无言抗议,只是舔了舔米奇脸上的泪,温柔的在米奇的嘴唇上轻啄了一下,然後坚硬的分身开始寻找入口,米奇察觉凯特是来真的,终於开始拼命挣扎,「不要!!」米奇坚决的把拒绝的话说出来。
  他又不是母鼠,凯特这麽可以这样对他,不对,就算他是母鼠也不可以,如果自己是母猫的话还可以考虑....啊!那不是重点,总之,他们两人一只猫一只鼠,而且都是公的,这麽可以交配?
  虽然凯特的行为已经下半身所操纵,但疼爱米奇的心还是不变,所以米奇得挣扎离开凯特不安好心的怀抱。察觉到猎物逃跑了,凯特马上追过去,打算继续用身体说服米奇,但还没进入繁殖期的米奇根本不领情,死命抵抗,誓死保卫贞操。
  就在两人难分难舍之际,主人又回来了。
  苏西亚觉得之前好像也曾看过这个画面,这怎麽看都像米奇被凯特强暴未遂,而且米奇脸上还残留两行泪痕,更加深这个臆测的可信度。
  凯特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跑过去迎接主人,还是继续维持强压住米奇的姿势,直到主人走过来把凯特拎起来。
  「哎呀!凯特已经长大了呀!」看到凯特的生理反应,苏西亚知道该给凯特找个女朋友了。谁是合适人选呢?苏西亚想起上次圣诞party中的一只迷你波斯母猫,虽然凯特那时好像对她性趣拒绝,但依现在的状况,说不定凯特会将就一下。
  是不宜迟,马上打电话。
  「喂....是我啦,苏西亚,上次在party上看到你们家的莉莉....对,我们家的凯特也正是时候.....什麽....好、好,我现在马上过去。」
  原来那只小母猫也正好在发情,而且似乎一直想着凯特,不肯接受其他的公猫,所以苏西亚决定今晚就抱着凯特去救火,顺便让凯特也消消火,免得发生公鼠奸杀案。
  5.
  凯特一脸警戒的看着眼前的母猫,心里咒骂着主人居然出这种馊主意,如果他不小心被这只母猫都给吃了,那怎麽办?他才不要这种没有爱的性。交配当然是要和自己喜欢的人才有感觉,凯特心里浮现米奇小小的身影。
  看着母猫一步一步的渐渐逼近,凯特只好慢慢的往後退,此时可不是顾虑男性尊严的时候,还是保住清白要紧。
  「喂,你不要再过来了!你再往前一步看看,当心我咬你!」快被逼到墙角的凯特不得不出言恐吓,虽然他没有咬过人,但凭着发情期间上升的雄性荷尔蒙,凯特还是很有自信可以打退眼前这只如狼似虎的母猫。
  「帅哥,别这样拒猫於千里之外嘛!我知道你也很想交配,不然你也不会去找一只老鼠....唉,老鼠是用来吃的,不是拿来发泄的,你这种行为会成大家的笑柄的,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任何猫的,只要....」
  母猫刻意慢慢的走向凯特,脸上还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由於母猫的主人与苏西亚在外头大声谈论凯特与米奇之间的情事,所以让和凯特一起在小房间培养感情的母猫耳尖地听到,而且还拿来当做与凯特交合的把柄。
  什麽老鼠是用来吃的,那麽可怜又惹人爱的小东西谁会狠心吃他啊!而且米奇本来就不是他发泄的对象,他可是真心爱着米奇的,居然诬蔑他对米奇的感情!!
  因为母猫之前的言论惹恼了凯特,加上现在她挂在脸上的淫秽笑容,凯特不等母猫伸出魔爪,直接一把扑过去,洞房花烛夜变成全武行。
  客厅的两个女人听到房间里传来阵阵猫叫声....那不像是激情中欢合的声音,倒像是打架的厮杀声。两人互看一眼,马上冲到小房间里,只看见欲求不满的凯特,正以另一种形式发泄他的情绪,可怜的母猫被打的哀哀叫。
  两人努力的分开缠斗在一起的猫,她们不明白为什麽好好的一场相亲加洞房花烛夜会演变成欧妻(?)事件,明明各方面都已水到渠成了。
  这是第二次与凯特分离,是他自己造成的,如果当时他依了凯特,也许凯特和主人今晚就不会离开家了。米奇在小窝里边哭边想,因为受不了凯特不在身旁的寂寞,米奇是哭得一塌糊涂。
  既然他的命是凯特的,而凯特又有这个需要,那自己就应该配合他啊!万一...万一凯特生气不再理他...哇...哇...想到这里,米奇又是一场号号大哭,凯特要怎麽对他都行,就是不要不理他,那会让他生不如死的。
  就在米奇胡思乱想之际,大门被打开了,在门外凯特就隐约听到哭泣声,一等到门被打开,凯特快冲了进来,映入眼帘的是,米奇趴在小窝里,哽咽地啜泣。看在凯特眼里只觉得心痛如绞,上次圣诞节的分离而让米奇流泪时,凯特就深深的自责,自己居然让他深爱的人流泪,真是不可原谅。想不到,今天又看见米奇为了同样的理由流泪。
  「米奇,不要再哭了。」凯特走到米奇身旁,柔声的安慰米奇,米奇的哭声让凯特的心揪成一团。
  看到凯特没有不理他,米奇悲喜交加的扑到凯特怀里大哭一场,凯特只好不断的舔着米奇的眼泪,边用头磨蹭米奇小小的身躯,希望能藉此安抚米奇的情绪。
  看到这一幕的苏西亚也只好认了,有一只喜欢老鼠的猫有什麽不好呢?全世界说不定没有第二只如此与众不同的猫呢!改天找个机会拍下他们的恩爱的画面,投稿到报章杂志,说不定还能上电视呢!苏西亚自我解嘲的想着。
  「那个...凯特,我...我...」凯特看着满脸绯红,说话断断续续的米奇。「我答应你...」「答应我什麽?」凯特的脑袋打了一个大问号,他记不清楚求了米奇什麽,但米奇也不说个清楚。
  「就是...就是...」死凯特,不知是装傻还是真的忘了下午的事。
  不好意思说出口但又急於表达自己心意的米奇,只好垫起脚尖飞快的在凯特唇上轻轻一啄。
  6.
  「啊...痛,凯特,痛啦!」米奇哀叫。
  「这麽紧,进不去。」洞口乾涩,强行进去只会弄痛米奇,但不进去自己又难受,凯特苦恼着。
  「既然进不去,那,那可不可以不要进去了?」米奇抱着最後一丝希望问道。
  「嗯...我来想想办法。」凯特伸出舌头舔舔乾涩的小穴,希望用天然的润滑剂滋润它。
  「啊啊啊,凯特....不要...嗯...」受不了小穴被戏弄的米奇求饶着。
  看着因快感而微微缩张的小穴,忍耐不住的凯特藉着刚才的滋润,慢慢的进入米奇身体。
  「痛....」突来的侵入让米奇忍不住的叫痛。
  「乖,米奇,把身体放松,这样就不会那麽痛了。」凯特哄着米奇放松小穴,好让分身能尽情进出而不伤到米奇。
  米奇听从凯特的话,试着放松身体,突然,与米奇身体相结合的东西开始抽送,这让米奇在努力放松际还要努力让自己不要叫出声来,好让凯特能专心完成这次的交合。
  「嗯....啊....」就在凯特到达顶峰後,查看底下不发一语的人儿是否安好时,凯特这时才发现米奇居然承受不住自己的热情而昏死过去。
  「米奇!米奇!你醒醒啊!」凯特吓坏了,他扯开喉咙想叫醒米奇,但没能如凯特所愿,米奇依然昏死不醒。
  凯特别无他法,只好求助於主人。
  睡梦中的苏西亚听到外头急切的猫叫声,加上猫爪刷门板的声音。在他的教养下,凯特是不会乱抓家具的,想必是发生什麽大事了。想到这里,即使苏西亚在类还是爬起来了。
  打开门,只见凯特飞快的跑回小窝的旁边,苏西亚跟了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什麽事了。
  唉...果然。
  苏西亚看见米奇虚弱的躺在小窝中,双眼紧闭,下体还残留血迹。果然发生公鼠奸杀案了,不对,米奇的身体似乎还微微起伏着,幸好还没死。
  苏西亚回房,快速的换好衣服,带着米奇和凯特就医。多亏现在养宠物的人肯花钱在宠物身上,二十四小时的动物医院相应而开。
  望着在手术台上的米奇,被苏西亚抱在怀里的凯特忍不住呼唤米奇,希望他快醒来。如果不是他贪一时之欢,米奇也不会变成这样,想着想着凯特忍不住哭了起来。
  忙着医治米奇的兽医师一边听苏西亚说明来龙去脉,一边想着这世界真是无奇不有,猫居然会喜欢老鼠,而且还交配了,更神奇的是两只都是公的,现在那只猫还为这只小白鼠哭泣,哎哎哎,是谁说猫和鼠是天敌的!
  「放心吧!没什麽大碍的,只是肛门有点出血,加上劳动过度,体力透支,所以呈县昏迷状态,让他多休息几天应该就可以恢复了。」医师感叹的交代米奇的病情。
  回到家,安置好米奇和凯特的苏西亚在也抵挡不住睡魔的召唤,跑回房里休息,结束这一波三折的夜晚。
  「米奇...」看着米奇昏睡的脸庞,凯特忍不住低声呼唤他,希望米奇张开眼睛,好让他确定米奇还活着。
  在凯特不舍的努力下,米奇终於回应凯特的呼唤,微微的张开双眼,凯特见状,马上破啼为笑。
  「凯特,我没事...」虽然身体很痛,但为了不要让凯特担心,米奇只好这样说了。
  「米奇,对不起。」虽然米奇说没事,但看着那张惨白的脸和虚弱的身躯,凯特知道自己将要禁欲一辈子了。
  ───完───

<--不懂爱的我们 BY 草函 | HOME | 花开同赏 BY闲语-->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