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昏睡二十年 by 草本精华 | HOME | [SD同人]幻 BY 苍雪-->

[SD同人]誓 BY 苍雪

  冬雪,静静地,从天际的另一端飘落。拌着风,斜斜地划过整片樱树林的轮廓,消失在樱潭那一池清得如水晶般的湖中。被风吹皱的湖面,不断涌起层层涟漪,搅乱了丝绸一样的柔。由樱潭向外延伸的小路,蜿蜒曲折,此时也被厚厚的一层白雪覆盖着。
  樱花,漫天飞舞的樱花,大片大片地,从绽放着的枝头散落,顺从风的方向,掺进洁白的雪,如醉人的精灵般舞着。坠落了,那零零落落地浮在湖上的花瓣,同样也点缀着幽静的路面。铺陈一地的粉红,开,开……
  远远的,在落樱舞雪的视野里,出现一个人影,修长却并不瘦弱的身材,一身华丽的衣饰,衬出白皙如玉的肌肤,乌而有光泽的长发披在肩上,随风起起落落地摆动。被风吹得有些凌乱的刘海下,是两道浓墨似的剑眉,还有一双漆如夜色般深邃的眼眸。那身影踏着满地的雪和花瓣,缓缓朝樱潭走来。
  十年啊……花道,我回来了!我遵守当初的诺言,回来你身边了,你是否还在?十年未见,你的模样变了吗?
  初见你时,也是这样樱花轻舞,满天飞雪的时候,迷了路的我闯进这个鲜为人知的地方,为占满整个视线的樱林惊叹不已。但是,更让我诧异的是下一秒映入眼帘的你:细长的柳眉,清亮的令人着迷的琥珀色眼瞳,细腻而光滑的皮肤,尤其是那一头殷红如血,似瀑布般垂下的曳地长发,让我不知不觉地迷惑了。还记得你当时穿着一件水蓝色底、纯白樱花图案的和服,下摆紧贴地面。身后那丝一样柔顺的水中,清清楚楚地倒映出你柔媚的影子。
  我以为自己看见了水的精灵,因为你是如此妩媚,这般动人。看着你,二十年来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征服”。
  你看见我,温柔的眼中闪现出惊慌,透明的眼睛里浮现我的脸孔。上前,握紧你有些冰凉的手,只说了“明天我在这里等你”表示我的坚决。
  你可知道,当时慌里慌张的你,有多让人怜惜吗?呵,没料到,这惊鸿一瞥竟让我牵挂了十年!
  流川枫抬头,望着那飞旋而下的樱雪,故意放慢了脚步,停下。伸出手,试着揽起一个梦幻的回忆。雪片,滑进手心,化开的,是连着他心和灵魂的苍凉与依恋。深深地,成了不灭的印记。合拢已是无色液体的苍白,只是一阵透心的冷。摊开手掌,来不及思索,一瓣粉红的樱落了下来,贴在淡淡水痕的地方。流川将樱花瓣掬在手中,眼神却再一次远离……
  暖风送来了春的气息。寂静的夜晚,盛开的樱花散发独有的馨香,甜甜的,传播到每一寸呼吸里。一弯清朗的下弦月,在樱潭波光粼粼的镜面照出它柔婉的影子。湖水静静地宣泄着无言的美丽。
  然而,这所有的景致,都拂不去潭边两个人四周渗透进的那一层浓浓的感伤。那一头艳红的拽地长发,被风轻轻吹拂,琥珀色的眼眸,藏着深重的雾。一眨不眨望进那双眼的,是另一双漆的一眼望不穿的瞳,同样是亮的长发,在风中被吹得有些散乱。
  “枫,你真的非走不可吗?”你的眼里闪着晶莹。
  “湘北王要招兵买马,我必须去参军,一定……”不忍看你夺眶而出的泪水,我说不出别离的话语。
  “那……要多久你才会回来?”你抽咽着的声音在颤抖,忧郁让你变得如此脆弱。
  “也许三年……也许十年……也许……”第一次,了解说话的艰难,“也许我……回不来了……”抑制不住心碎的痛楚,将你紧拥怀中。双臂圈出你瘦削的肩。
  “枫,无论你什么时候回来,哪怕……是一辈子都不回来……我也会等你。”你琥珀色的眼瞳里是坚定。
  “花道,我……”感动,更是难言的不忍心,一时语塞的我,不知该用什么样的言辞才能表达此刻的心境。
  “别说了,枫,这是……我选择的方式。”一眨也不眨的瞳孔,清亮地令人心醉和迷惑。
  揽上你有些瘦弱的肩膀,抱个满怀。任你躲进我的胸膛,把脸埋入我怀里,我知道你的脸一定红得像下沉的夕阳。
  用手温柔地梳理你柔软的发,颔首,附在你耳畔轻声细语道:“这一生,你永远都属于我。”
  “我也一样。”脸颊的红晕还未退去,反而更红了。你拉着我的手,并肩站在湖旁,严肃庄重的表情,一字一字说出你的的信念:
  以这明如镜的湖水,
  鉴证我的愿望,
  今生今世,追随君心!
  一连串轻吻落在你的脸侧,朱唇,耳根,我不知道要用怎样的方式来感激你,爱护你,疼惜你。
  月光清莹,湖水潺潺,晚风低拂。不断落下的樱花瓣,悄悄地飘过树下那两个相互交缠着的身影。
  花道,总在午夜梦回时,想起你。忘不了你清的眼眸,忘不了你盈润的丰唇,忘不了你绚丽的红发,更忘不了你纯真温婉的笑容,……仅是因为如此,这些年来,形单影只,孤身一人,任多少貌美如花的女子来去,都不曾留恋。没有你,我的心被抽空了,荒芜一片。唯有惦念着,你衣袖里散出的融进了樱花清芳的体香。就连你当时的那番柔声细语,如今都萦回耳际……
  流川枫微一皱眉,随即又自顾自的笑了起来,是那种带着涩的无奈。一深一浅地踏在雪地里,背后便留下一行歪歪斜斜的印子来。无数的雪花和樱瓣落了,覆盖在上面,一层一层……
  曾记得你说身有不治之症,家人为了延长你的寿命,从小将你做女孩子养育……和你相处的那些天,你的病也总是时好时坏,病恹恹得让人担忧……你现在呢?
  想到这里,流川的心被狠狠地揪了一下,他的眼神变得慌乱而恐惧,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朝樱潭的方向疾步而去。
  花道,你真的还在人世吗?还会守着我们当初的那一份执着么?花道,不要就此离开,我已经回来了啊!花道,你一定要活着啊,花道……
  顾不得欣赏白雪皑皑的美景,忘记了触景伤情的感慨,流川一路疾奔而来。迂回的道路,遮挡了视野,却掩盖不了他溢于言表的焦躁和惶惑。每朝樱潭靠近一步,神经就紧绷一点,连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樱潭,樱潭,快到了……啊,看见了……到了!
  路尽头,隐隐露出樱潭的一角,流川喜形于色。突然之间,眼前的景象让他忙不迭地刹住步子。上半身向前一冲,愣愣地站住了。惊诧、狂喜,掠过深不见底的色目光。
  已经结了厚厚一层冰的樱潭,平滑的湖面比原本是水质的表层更加清丽,透,宛如被擦拭得一尘不染的菱镜,幽幽地映衬着湖边那一抹带着几许落寞和孤寂的身影。
  曳地的发,耀眼的红如阳光般跳跃着,顺着深蓝色底、白樱花图案的和服下摆,垂落于纯白的雪地上。或许是听见树枝折断的声响,那人回转身,面对流川,一脸甜美而灿烂的笑意。
  “花道!”抑制不住的激动,涌遍全身。
  抱住你,明白这不是我的幻觉。你不变的容颜,你不变的微笑,你不变的深情,我都真真切切地感应到了,却更想捧在手心,一生一世。
  “枫……”琥珀色在我的眼里闪烁,还有令我痴了的笑。
  吻你的唇,狂野地吻着,不顾你娇啧的低吟。只是将十年来的思念、十年的痛苦、十年的无奈、十年的忧愁……统统籍由这个热烈的吻传达到你心中。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狂热激情的吻,取代了所有想说的话,更不需要多余的解释。
  四周静极了。灰白交杂的天空,樱花夹着阵阵雪片,降落在紧拥的两人身后那镜一般冰冽的表面。厚重的冰层下,在幽暗的湖底,安详地躺着一段滞留的岁月——一袭深蓝色底白樱花图案的和服,浸透在寒冷的水中。四散开的血色长发,随着水流摇摆,合上的眼睑下是再也睁不开的琥珀色珍珠。不经意扬起的唇边,凝固着永不褪色的微笑,执守着一份永恒的约定。
  可曾听见?自那湖底漂浮而上的袅袅余音,回荡在掺着樱花的空气里:
  以这明如镜的湖水,
  鉴证我的愿望,
  今生今世,追随君心…………

<--昏睡二十年 by 草本精华 | HOME | [SD同人]幻 BY 苍雪-->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