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冰雪之城 by 晓渠 | HOME | 命运的力量 BY 朱夜-->

等到春花烂漫时,谁在丛中笑? by 杨朔

  我爱他的时候他不爱我,我不爱他的时候他依然不爱我。
  这是一个多么没有天理的世界啊。人都说男人犯贱,你越对他穷追猛打他偏要把你当柿子一样不甩,你越是对他不理不睬他越是对你死心塌地、忠贞不二。
  是谁给我说上面那句话的?有种再给我站出来!
  这是什么歪理、什么谬论!我现在可是对他爱理不理,可他还是把我当柿子,而且还是烂柿子。
  我生气,我愤怒,我不爽,我就是不甘心!
  我真的不明白自己有哪点不好,要长相有长相,要文凭有文凭,而且我坚持不懈地追了他四年,可以说极有定力。人又温柔体贴,和蔼可亲。你说!我有哪点不好?我哭~~~为什么那么完美的男人他还不要?
  没天理啊~没天理~!
  我狠狠地咬下一口面包,盯着对面的摩沙玻璃门眼睛不带眨的。
  路过的员工看着我都十分小心地拉开一段距离,我想如果不是因为我的桌子就在走廊上是必经之路的话,他们死也不会靠近我五米以内。
  终于,一声悠扬的男低音响起,门里边的人拉开嗓门,
  “韩秘书!你进来一下!”
  “是!”
  我放下啃了一半的面包,迅速地跑进他的办公室。
  “经理!什么事?”
  他头也不抬,指着一边的一叠文件。
  “把那个拿去影印,每个人发一份。”
  “哦。”
  我走过去拿起文件,然后用眼角瞥瞥他。
  可恶~竟然不看我!
  “经理!还有什么事吗?”
  他手中的笔停了下来,想了一想,
  “给我泡杯咖啡。”
  我耐住性子,把两边的嘴角使劲向上挑一挑。
  “难道就没有别的了?”
  他这回总算丢下了手里的工作,环抱双臂靠在椅子上,抬起头来玩味地看着我,
  “韩秘书,上班时间我不谈私事。”
  “叶飞!”
  我把文件嘭地砸在桌子上,愤愤地看着他。
  可恨那个男人只是挑挑眉,一副我等你说的样子。
  我立刻软了下来,极没魄力地说,
  “你不要太过分了。”
  这句话怎么听怎么都像受骗的良家妇女的口气。
  “是谁昨天跟我说以后要和我断绝关系的?是谁说再没有公事以外的交往的?”
  我拿眼睛剜他。你这倒记得清楚,怎么我以前说爱你一辈子你都当没听见?
  “今天晚上去哪吃饭?”
  我知道在他面前我永远站不了上风,还是乖乖地做忠仆好,省得真的拿劲拿疵了就不好了。
  “抱歉啊,少爷我今天约了可爱的小姐!”
  他眉飞色舞地说着,我气得已经丧失理智,冲过去抓住他的衣领。
  “叶飞!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不就是你生日嘛!你又不是没过过。”
  他很无所谓地说着,我听了十分伤心。
  “可是我想跟你过啊。”
  “反正天天吃饭,你也不缺这一顿。”
  “意义不一样。”
  “我不是送过你礼物了吗?”
  “什么嘛!你那叫什么眼光,丑死了!”
  一想起那个胖胖的河马布公仔我就生气。
  “那明天我补送一套可爱的内衣?”
  “叶~飞~”
  “好了好了!我的约会要紧,你别烦我,出去干活!”
  我被了出来,愤愤地踢了一脚门框。
  下班的时候他已不见了人影,我对着夕照甚强的办公室,觉得分外凄凉。
  一边帮他收拾凌乱的桌子,一边叹气。
  为什么我对你那么好你就不知回报呢?哼!良心叫狗吃了!
  我坐在他的椅子上看着桌上的照片,欣慰地一笑。
  那是我们的合影,虽然我们中间还站了两个煞风情的男人,不过不要紧,嘿嘿~!至少他每天都能看到我。
  我幸福地一笑,看着照片不由得想起大学时代,我们四个人,每天在一起胡闹的快乐时光。
  现在不知道他们两个怎么样,总之一定不会比我糟了。
  想到我恋了四年的这个无情的男人,心里不免就是一阵酸涩。
  哎!
  叹了口气,我起身准备去接他。
  问我干吗要去接他?当然是怕他喝太多回不了家啊。那个人酒量奇差的,又爱逞能,只要没我看着就一定会醉得丢脸到家。
  哎!
  又是叹了口气。
  像我这么体贴的人他为什么就不懂得珍惜呢?有眼无珠!
  来到酒店门口,就看到一个女人扶着一个醉汉出来。
  不用问,那醉汉一定就是他。
  我连忙上前去搀扶他,女人见了我歉意地一笑,
  “韩秘书,真是抱歉又要麻烦你了。”
  “没什么,这是我的职责嘛。”
  我职业地一笑,与女人道别,然后扶着他东倒西歪地来到停车场。
  “美人,你今天真漂亮。”
  他说着胡话,一边扳住我的脸就在上面亲上一口。
  “美人个头啊!我看你醉得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我错开脸,狠狠地擦去上面湿忽忽的痕迹。
  不是不喜欢他亲我,只是不喜欢他在认错人的情况下亲我。
  “韩?怎么是你啊?”
  他似乎还有那么一点清醒,看了我半天蹦出这么一句令人吐血的话。
  是啊是啊~!除了我这个傻瓜还会有谁?
  来到车位,我从他口袋里掏出钥匙开门,然后把他塞进去,自己也跟着上车。发动引,离开停车场。
  一路上他叽里咕噜又说了一大堆话,这人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可爱,说的人名里一个都没有我。
  我又再次叹气,自己命不好,怨不得他人。
  来到他的公寓我摸开门,然后扶着他进去。
  “……”
  他突然叫了我的名字,我心念一动,停了下来等他下文。
  叶飞把头抵在我肩上含糊地说了一句,
  “你好土气。”
  靠!
  我一把把他丢在地板上,狠狠地摔上门。
  打开屋里的灯,我先倒了一杯水给他灌下,然后拖他进浴室洗澡,再给他换上衣服,扔上床,盖好被子。
  一切弄好以后,我累得爬在床沿上歇了一会儿。
  看看钟,已经凌晨2点了,还是回去吧。
  他最讨厌我留下了,要是明早看到我一定又会不高兴了。
  我站起身来准备走人,可是刚转身就走不动了。原因是我的裤子被攥在他手里。
  我挣了挣,没挣开。再挣了挣,还是没挣开。
  泄~气~!
  上衣被攥了我还可以脱下来自己走人,可是裤子你总不叫我也脱了吧?
  也不知道他是有意跟我作对还是怎么,我努力半天毫无成效。
  死叶飞!睡着了都不放过我!
  看来今天是走不成了,算了,骂就骂吧,不管了。
  于是我爬在床边也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醒来,果然见到他一脸的不爽。
  “你怎么睡在地上?”
  他皱着两边的眉毛,十分不悦。
  我翻翻白眼。睡在地上你眉毛都皱成那样,我要是睡在床上你不把眉毛翻过来?
  不跟他理论,我起身去厕所洗漱,然后再为他准备好牙膏和热水。
  “早上吃什么?”
  我看着他迷迷糊糊地出来,问道。
  “随便。”
  他说着走进厕所,看都不看我。
  气~!
  可是我还是很没骨气地为他准备好早餐,再伺候大少爷他更衣。
  “对了,体检表下来了没?”
  他对着镜子看我为他打领带说道。
  “你一早上不提我昨晚辛苦把你送回来,就跟我说体检表?”
  我拿眼睛立他。
  “你不就是那些个事嘛,……到底下来没下来?”
  “叶~飞~!我和体检表到底哪个重要?”
  “体检表。”
  !!!!!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到底下来没有?”
  我没好气地哼了一声,
  “早八百年的事了,我以为你都忘了呢。”
  “哦,我的健康怎样?”
  “肾脏坏死,胃部肿瘤,脑部积水,最多还有三个月。”
  “,你还真不是一般的毒。”
  他皱起了眉,我冷哼一声。
  “那你的那?”
  “身体健康,智力正常,心态健全。医生说我能长命百岁。”
  他听了笑了起来,然后我们有的没有的又聊了一会儿,再去上班。
  三天以后,我果然收到了他补送的可爱内衣,被我气得丢进垃圾筒里。
  手臂无意间撞倒一个玩具,是他送给我的胖河马。
  看着笑得恶心的河马,我想到了他,狠狠地踢上一脚。
  河马被踢得老远,最后停了下来。
  我叹了口气,还是走过去捡起来。
  蹲下身子,一阵晕眩传来,河马突然变得扭曲。可是只有极短的时间,一切又恢复正常。
  ——……晚期,最多三个月。
  我呆呆地看着那个河马,然后把它拿到怀里。
  一滴滴细小的水迹晕在河马身上,我埋头在膝盖里,忍不住低声地开始哭。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我好害怕。
  “……恩,好的,这事我立刻去办。”
  叶飞挂上电话,同时我也把咖啡放到他面前。
  看着他阴沉的脸色,我小心地问他,
  “怎么了?”
  他重重地吐了一口气,拿过咖啡喝了大半杯。
  “总公司那边打来的电话,还不是最近那个产品展出会的事?!原有的场地有变化,对方也很无奈啊!”
  “那你什么时候去办?”
  “今天下午。”
  “我跟你一起去?”
  我期待地看着他,他痛苦地翻了个白眼。
  是啊,我可是你秘书,要是不带我去你就行为可疑了。哈哈~!
  下午我们去跟场地的提供商谈判,我在一旁不时地递上文件合同一类的东西。然后他们聊啊聊啊聊累了,下馆子接着聊。最后叶飞突然说可以弄到着名歌星梅XX的签名,双方当下谈妥了继续合作关系,并且合作愉快。
  晚上天气晴朗,于是在我强烈的要求下我们走路回家。
  可是后来等我一觉醒来的时候却不是在家里,我醒来时是在医院。
  我记得昨晚我们因什么又开始吵架,然后我就看到一辆车驶来,第一反映就是推开他。
  我看了看四周,还是单间呢。
  房门“咿呀”地开了,他走了进来,见我醒了舒了口气。
  “不要乱动!医生给你检查过说没什么大碍的,就是左脚骨折了。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你还真是乱来。”
  我只看着他,却不说话。
  他也看着我,笑容有些尴尬。
  “怎么了?”
  我再也忍不住,哭着扑进他怀里。
  “没事了没事了,不怕!已经没事了,医生说你什么事都没有。”
  他的手有规律地拍着我的背,像念咒语一样地说着。
  “叶飞,我好怕,我真的好怕!”
  “不怕不怕!有我在你身边,什么事都没有。”
  他的声音此刻也有些颤抖,却还是强装着平时的样子。
  “等你好了之后我们就去滑雪,你不是最想去滑雪的吗?”
  “可是我去不了,我走不动了。”
  “没关系,我会抱着你去。”
  他在我脸上亲上一口,笑着说,
  “我的身体健康,智力正常,心态健全。医生说你能长命百岁。”
  我也笑了起来,突然觉得心里特别地悲哀。
  叶飞,我好怕,我真的怕再也见不到你了。
  最终我们还是没能去滑雪。
  脚上的伤好些了以后,叶飞辞了我的职,然后他向总公司请了长假,带着我去很多有名的医生那里看病。
  可是我其实知道再多的医生回答都是一样,我的病已经到晚期了,就算华佗再世也无力帮我。
  时间一天天过得很快,叶飞每天都陪着我,然后说以前的事给我听。
  “你知道吗?那时侯你傻傻的,特别容易骗。于是我就跟他们打赌,说一定在两个月内把你钓上钩。”
  “结果还是你厉害,不到一个月就把我摆平了。”
  我生气地撇过脸,他抱着我,低头又亲了我一下。
  “是你把我摆平了才是!你知道你有多可爱吗?生起气来就像要吃人一样。我真的好喜欢。”
  他说着紧紧地抱着我,我突然觉得幸福得很想哭。
  “都是你!我那么好,你还耍着我玩!”
  “以后再不会了,以后我要好好地照顾你,再也不欺负你了。”
  “是!你就会骗我。”
  “绝不是骗你,我说真的!”
  “真的真的~我要睡觉了,别吵!”
  “不能睡!你不能睡!”
  叶飞突然大叫起来,拼命地摇晃我。
  “我为什么不能睡?我已经被你说了一个晚上了,你总该让病人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翻翻白眼,实在累得要命。
  “等你好起来,我们就去滑雪。”
  他有节奏地拍着我的背,我昏昏欲睡,一边听着他在耳边继续说着,
  “我们去挪威,去看午夜的太阳,好不好?”
  我抓着他的衣服的手渐渐觉得没有力气,眼皮沉得睁不开,可是他的声音还是那么清晰,
  “我要带你去很多很多地方,就我们两个。,我发誓永远永远不离开你。”

<--冰雪之城 by 晓渠 | HOME | 命运的力量 BY 朱夜-->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