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网王同人]喜欢你就欺负你 | HOME | [火影同人]校园系列H袭击BY 凛欷-->

[棋魂同人]小别胜新婚

  提前结束了为期一个月的中国之行,塔矢一下飞机便马不停蹄地回近郊的宅邸,自从公开了和进藤的关系后,他就买下了这个小宅子和进藤堂而皇之地住到了一起。
  一年前的那场轰动全国的新闻采访现在回想起来仿佛就在眼前,当时,看到能说会道的进藤被记者们一个又一个尖锐的提问逼得脸色发白,一贯沉着冷静的塔矢失了控。
  "我们两个是真心相爱的,如果职业围棋界容不下我们,我们就退出棋院,如果日本容不下我们,我们就离开日本,去能够接纳我们的国家。"
  塔矢的一番话把在场所有人都惊得哑口无言,随后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拉起进藤的手便大明大方地离开了会场。
  那之后,"棋坛双子星"塔矢亮和进藤光的同性恋情以及日本棋院对两人的去留问题一时间成了各大媒体争相报导的大热门,棋院方面虽然是应付得狼狈不堪,但是综合考虑众多因素后,还是勉强接受了这个事实。双方的父母对此事自然是反应激烈,两人耗费了将近大半年的时间,才让家长们开始慢慢接受他们的恋情。
  赤金色的夕阳温柔地笼罩着安静的街道,地上映照出建筑物疏疏落落的影子,视线落到门前那棵八宝垂樱上的时候,居然有种非常怀念的感觉。
  才离开了一个月而已,却怎么好象有一年那么久......
  手机的铃声欢快地响起,塔矢的嘴角立刻扬了起来,一定是进藤!
  塔矢一边拿出钥匙开门,一边把电话凑到耳朵边接通,还没来得及开口,电话那头的进藤已经叽叽喳喳地说开了。
  "亮,你到底要在中国呆到什么时候啊?我一个人在家都快闷死了!"
  "每天通电话还觉得闷?"
  "光听到声音又看不到人,当然会闷啊!"进藤的抱怨声在塔矢听来更像是在撒娇。
  "你今天的比赛怎么样了?"
  "怎么样?塔矢亮,我郑重地告诉你,我今天赢了绪方老师,已经拿到今年的名人挑战权了,你说过要给我奖励的,可别想赖掉哦!"说起这个,进藤顿时来了精神。
  "我答应过你的事有哪次食言的?"塔矢穿过庭院,轻手轻脚地来到廊外,透过敞开的拉门刚好可以望见进藤正抱着电话趴在客厅地板上看电视的模样,塔矢笑着挂断电话,悄声地挪步进入客厅。
  "喂?喂喂?塔矢?"电话的突然断线让进藤顿时火了,冲着听筒大吼道,"搞什么飞机啊?!塔矢亮,你居然敢挂我电话?!皮痒了是不是?!"
  "谁招惹到你了?吼那么大声?"
  塔矢的声音从背后冒出来,可把进藤吓得不轻,转过头来居然看到应该还在中国的塔矢神定气闲地站在门边,当场结巴了起来,"塔塔......塔矢?你......你怎么回来了?"
  要不要说呢?因为怕进藤一个人寂寞,因为很想他,所以提前回来了......
  还没等塔矢开口回答,进藤便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扑到门口,紧紧地抱住了塔矢,一张脸整个地埋在塔矢的胸口,吸了吸鼻子嗔怪道,"你这个坏蛋,居然瞒着我偷偷回国,刚刚讲电话还在那里装腔作势的......"
  进藤一肚子的抱怨被塔矢深深的一吻堵了回去,活蹦乱跳的小野猫顿时胀红了脸没了声。
  塔矢爱极了进藤脸红的样子,宠溺地伸手轻捏他的脸蛋,调侃道,"你看你,脸红得快成番茄了。"
  "哼,这叫气色好,懂吗你?"进藤吐了吐舌头,立刻反唇相讥。
  塔矢笑了笑,虽然和进藤斗嘴很有意思,不过这会儿他更想把这只聒噪的小麻雀压到身下好好地缠绵一番,以弥补这整整一个月的相思。
  "你吃过晚饭了吗?"
  "早吃过了,要是知道你今天回来,我就在家做饭等你一起吃了。"
  "又是在棋院旁边吃的拉面?"
  "是啊,不过我有听你的话哦,每隔两天才吃一次拉面而已!"
  塔矢岔开了话题,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问,一边伸手扯松了领带,脱下西装外套递给进藤。而进藤则接过外套整齐地挂到衣架上,又取了双拖鞋过来,放到塔矢的脚边,等塔矢换上拖鞋,再蹲下身子把换下的鞋子放进鞋柜里。
  虽然这些小细节是他们两人之间早就培养出的默契,但是每一次都会让塔矢莫名地感动。
  "光......"他柔声地轻唤着爱人的名字。
  "?"进藤一回头便对上了塔矢深情款款的目光,脸上登时又飘起了红晕,"干吗?你......是不是肚子饿了?"
  饿?的确是很饿。
  塔矢微笑着点点头。
  "哦,那我去看看冰箱里还有什么吃的......"
  进藤才转过身去就被塔矢从背后搂入了怀里,"小傻瓜,我都饿了一个月了,普通的食物怎么够吃呢?"枕靠在进藤单薄的肩膀上,刚好可以把睡衣敞开的领口下的大好风光尽收眼底,视线掠过胸前那若隐若现的樱红时,欲望顿时抬了头。
  背贴着塔矢火热的胸膛,进藤不由地感觉口干舌燥,房间里的温度似乎也在瞬间飙升。
  "那个......要不然......你先去洗个澡?"进藤咽了咽口水,蚊子叫似地支吾了半天。
  看到进藤忸怩的表情,塔矢闷笑着从背后伸手一抄,把他打横抱了起来,"一起吧。"
  "不要啦,我已经洗过了!快放我下来!"进藤胡乱地拍打着塔矢的胸口,象模象样地挣扎了几下。不过要比力气的话,他自知不是塔矢的对手,所以说眼看着塔矢不为所动,稳稳当当地抱着自己往浴室走时,进藤只得识相地放弃挣扎,改而伸长了胳膊环住塔矢的脖子,像只猫咪似地乖乖蜷在他怀里。
  一走进浴室,进藤便迫不及待地从塔矢的怀里挣脱,冲到浴缸边,"我来放水。"
  "好啊。"塔矢早摸透了进藤的脾气,每次做爱之前,这家伙都会紧张得什么似的,可做爱之后,却一脸满足地呼呼入睡。
  进藤半蹲在浴缸边紧张地搅着手指,两眼直愣愣地盯着一点一点涨起来的水面,还有水面上倒映着的自己,红扑扑的脸,水汪汪的眼睛,以及写在眼底的欲望......
  塔矢的形容还真是贴切,整整一个月没有做爱了,的确是有点饿。
  进藤在心里偷偷地想着,忍不住探头借了点角度想从水面的倒影里看看塔矢,这一看才发现塔矢趁着他发呆的时候已经脱完了衣服,这会儿正全身上下光溜溜地站在他背后。
  还真是一副百看不厌的好身材......
  要是面对面的话,进藤百分百会不好意思看,但是透过倒影的话,不看个过瘾就太亏了。
  "怎么样?我这身材还够看吗?"塔矢促狭地笑着,走上前伸臂把进藤揽到怀里,一边轻咬他的耳垂,一边把右手探入领口抚上光裸的胸膛,触手的肌肤一片火烫,这让塔矢嘴角的笑容更深了几分。他故意地伸出舌头沿着柔嫩的耳骨轻舔,左手拥紧了怀里开始发颤的身子,右手肆无忌惮地横扫所有障碍,在进藤的身上尽情地爱抚,游走到胸前时,还恶质地用力揉按樱红的果实。
  "嘶--"进藤倒抽着冷气,急急地伸手抓住塔矢的手,弱弱地表达着他小小的抗议,"亮......不如先洗澡吧?"再这么继续下去,他就快忍不住呻吟出声来了!
  "光,你确定你想先洗澡吗?"塔矢的手灵活地摆脱开钳制直接向下挑开睡衣的腰带,抵达进藤已经挺立起来的欲望中心,一把覆了上去,害得进藤大口地吸气,惊叫出声,"啊--"
  那里被温柔地攥在塔矢的手心里,进藤只感觉心脏快要从喉咙口跳出来了,塔矢的指腹有着常年下棋磨出薄茧,粗糙的表面轻柔地抚弄着敏感的顶端,指尖的每一次拨弄都会引发最甜美的快感,一股又一股地激荡着全身的感官。
  "亮--哈啊--哦......"塔矢时而有力时而轻慢的揉捏套弄几乎让进藤在瞬间堕入云端,无法自抑地呻吟喘息,脑中已成了七彩一片。
  看着进藤渐入佳境的表情,塔矢体内的欲火愈加地高涨,他低头吮吻眼前诱人的锁骨、颈项,右手加大了套弄的幅度,左手用力地环住进藤的腰身,把自己身体密实地紧贴住进藤的背,坚挺的欲望毫无缝隙地压了上去,摩擦着睡衣丝滑的面料。
  "哦......恩......"进藤无意识地呻吟着,沉浸在被欲望征服的晕眩之中,高高地扬起头抵在塔矢的肩膀上,不断难耐地挪动腰身想躲开顶在后腰上的硬物,"亮--再大力一点......快......快一点......嘶--啊--"
  白浊的热液喷射出来的瞬间,进藤只觉得眼前一片雪亮......
  塔矢趁机吻住进藤半开半启的唇,一举占据领地,灵巧的舌尖深深地探入他的口中翻搅吮吸,邀请着,引诱着,直到进藤终于按捺不住被挑起的骚动,迎合上来热情地回吻他,他才满意地露出得逞的笑容。
  "快进去洗一下吧。"塔矢好心地提醒已经被他吻得七荤八素的进藤,看他那一脸迷迷朦朦的表情,如果不是考虑到硬来会伤到进藤的身体,还真是想不管不顾地直接扑上去把这诱人犯罪的家伙吃干抹净。
  "呃?......好的。"进藤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红着脸把半挂在肩头的睡衣脱了下来,听见塔矢在背后深吸了口气,进藤突然想到自己刚刚是爽到了,但塔矢却还没释放出来。
  他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瞟向身后,被塔矢炙热的目光逮个正着,紧着收回视线,伸手试了试水温,"哎呀,都怪你,水都凉了!"
  进藤小声地抱怨着,撅起屁股趴到浴缸壁上伸长了手臂去打开热水龙头,他显然忘记了自己这会儿正一丝不挂地背对着塔矢,这个提臀下腰的姿势让塔矢当场红了眼。
  手刚刚碰到水龙头就被身后的塔矢捞了回来,进藤诧异地扭过头来看塔矢,却被塔矢突如其来的热吻堵了个结结实实。
  塔矢就着进藤背向着自己的姿势用一只手紧紧地把他扣在自己怀里,另一只手则老实不客气地一路滑过光润的背部曲线,直奔后庭。
  进藤这才察觉到塔矢有些不太对劲,平常因为怕弄疼他,塔矢都会很耐心地做足了前戏,等他完全放松了才进入,但是今天这情形看来似乎有点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味道,这让进藤顿时全身都绷紧了。
  "唔......亮......不要......"进藤费力地从牙缝里挤出声音来企图讨饶,可塔矢已经完全沉入了欲望的湖底,理智什么的早被抛到脑后,只余下眼前撩人的风景。
  "光,放松一点......我要你!"塔矢压住进藤不停扭动的身子,贴在他耳边低声地呢喃,滑过柔嫩的耳垂,沿着姣好的颈线一路湿吻,游移至敏感的背脊上继续甜腻的折磨。
  "哦--哦......哈--"又麻又痒的触感如电流一般在身体里穿行而过,进藤受不了地反手扣住塔矢的背,大声地喘息,身体渐渐地松弛了下来。
  塔矢看准了时机将一指探入了菊门,但手指才刚刚进入一小截立刻就被收紧的内壁死死地绞住,进退不得。
  "亮,再等......等一下好不好?"进藤扭转过头来,可怜巴巴地望着塔矢,眼睛里雾朦朦的水气几乎要凝结出泪来,这一招在平常是百试百灵的。
  可惜的是现在这紧要关头可不是平常......
  塔矢狠狠地吻住进藤,趁着他分神之际,手指微微用力一插到底,这一下进藤的脸刹时白了,疼得直皱眉,不安分地扭动着身子想从塔矢的怀里挣开,无奈还是抵不过人家的力气,被塔矢反手按压到浴缸边。
  "你这磨人精!"塔矢喘着粗气,努力地压下胀得发疼的欲望,抽出手指,摸到一旁的香上沾了些泡沫后重新来到颤巍巍的菊门入口,轻柔地挤按鲜嫩的褶皱。
  进藤乖乖地趴着,嘴里蚊子叫似地哼哼着,塔矢温柔的动作让他既紧张又期待,直到手指借着滑腻的肥泡沫,一鼓作气地穿越门禁充斥到体内,突然被异物入侵的违和感让进藤痛得叫出了声,"痛痛痛......痛啊!"
  "真的那么痛?"塔矢的眉头皱了起来,才一根手指而已啊......
  "真的啦!我都说了再等一下嘛!"进藤委屈地吸着鼻子,感觉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塔矢这个混蛋,今天该不是想硬上他吧?
  "乖,那你忍一下。"简明又扼要的说辞。
  "什么?!"还没等进藤反应过来,塔矢抽出了手指,换上自己的分身,不由分说地对准了穴口顶入甬道,顿时把进藤痛得尖声大叫,当然这其中到底有多少成分是真的痛,又有多少是气塔矢居然真的"硬上"他就不得而知了。
  "塔矢亮!你你你......我跟你没完......啊!啊!......唔--"进藤的叫骂声因为塔矢的动作而变成了无力的呻吟,被再次掌控到塔矢手中的分身在有技巧的抚触中精神抖擞地挺立起来,打着颤,滴着泪。
  塔矢跪在进藤的身后,一手环住进藤的腰身,绕到前面套弄他的分身,另一手则探到他的口中,立刻就被不甘心的小野猫死死咬住了手指,咬得生疼,但是很快地就因为心疼而放松了牙关,任由着银丝从口中溢出,沿着嘴角蜿蜒滴落。
  身体随着塔矢每一次的撞击摇摆着,一开始的不适被随后而至的汹涌欲潮所淹没,寂寞了整整一个月的空洞在这一刻被塔矢的热情充实得满满的,如同七彩的烟花在眼前绽放,如同梦幻的音符在耳边跳跃,如同炙热的火焰在体内燃烧......
  "哦......恩......亮--"紧紧地反搂着塔矢的腰,因为悸动而弓起身子,半睁的双眼里氤气缭绕,陶醉迷离的眼神,狂乱撩人的呻吟喘息之声,一切的一切都仿佛是勾人魂魄的迷香,在不知不觉间占据了塔矢全部的感官。
  "光,我爱你!"这世上或许更多更美丽的爱的语言,但是塔矢却只想说这一句,在这旖旎美好的夜,用自己最大的热情来融化自己最爱的人。
  贪恋地深深埋入温暖又紧窒的甬道里,享受那份甜蜜至极的快感,有节奏地抽送,撩拨,在秘密的幽迳中搜刮着熟悉的快乐极点,在一次又一次地探寻中,饱尝着只属于彼此的疯狂激情,释放着只属于彼此的深情痴爱,渴望着只属于彼此的灵魂契合。
  脚踩着飘动的云,手抓着流动的水,眼望着摇曳的光,身体如藤蔓纠缠,难分难舍,快感在每一次更深的结合中累积,身体似乎时而变得轻盈了又时而变得沉重,像是在风中滑翔,又像是在海中沉浮,无法言喻......
  最后一下的撞击有力地捣入花心深处,被折磨已久的极点终于爆发,伴随着嘶哑的低吼声,浓稠的爱液不顾一切地激射而出,甜美极至的快感电流般穿流过四肢百骸,余韵缭绕,久久不散。
  "疼吗?我重新再放些热水让你泡一泡。"塔矢一手小心翼翼地揽着腿脚发软的进藤,一手拧开了热水龙头。
  不提还好,这一提顿时让本来还沉浸在令人晕眩的甜腻中的进藤清醒了一大半,睁大了双眼没好气地瞪着塔矢,不依不饶地控诉他的"禽兽行为","塔矢亮,我今天才算看清楚你的真面目!你你......你居然敢对我‘霸王硬上弓'?!你的绅士风度哪里去了?你的温柔主义哪里去了?你......你就是这么爱我的吗?!"
  "......"塔矢无言地盯着进藤晶亮亮的眸子,深绿色的眼底温柔得仿佛能滴出水来,坚定不移的目光里只映着进藤一个人的脸,那不是爱又是什么呢?
  视线持续的胶着再度让室内的温度升高,进藤刚刚还高涨的气焰在塔矢无声的注视下乖乖地缴械投降,撅了撅嘴,红着脸别开视线,含糊不清地咕哝,"可恶,就会欺侮我!"
  塔矢笑了起来,一把抱起进藤跨进浴缸里,"你呀,今天我是急了点,可还不都是因为太想你吗?竟然敢怀疑我对你的爱,真是够没良心的!"疲惫的身体浸润在温热的水里,感觉很舒畅,塔矢体贴地让进藤拿自己当靠垫,搂着他坐下。
  滑腻的皮肤在清爽的水底紧贴在一起,进藤只觉得这哪是坐在塔矢的腿上,分明是坐在烧热的锅上,就等着被蒸熟了。他不安分地来回挪移着身体,无奈浴缸虽然是特大号的,可容纳下两个大男生后哪里还有多余的地方供他避让。一个不小心,光溜溜的屁股就擦过某处森林,登时招惹起热呼呼的硬物,直挺挺地贴住了诱人的股沟,进藤那张脸立刻胀得通红,啐道,"我说你......你有完没完啊?还洗不洗了?"
  "那你还乱动!"塔矢在心中直叹气,这家伙是存心想折磨人么?
  进藤伸手把沐浴露抓了过来,挤在手心里,胡乱地就往身上抹,嘴里嚷着,"洗澡洗澡,我警告你,今天晚上不准再碰我了,还有把我弄得那么疼,等一下你得帮我按摩到我满意为止!"
  "好好好,今晚都听你的。"塔矢的笑容隐隐带着一丝狡诘,"不如我现在就帮你按摩吧?"
  "哦?"没等进藤反应过来,塔矢的手就摸上了他的胸前,按摩他是不太拿手啦,可是爱抚应该和按摩差不太多吧?"塔矢亮?!你......你这算哪门子按摩啊?......非礼啊!~~~"
  "啊......哦......恩......亮......停......不要这样......"
  "不要怎样?"
  "你你......啊......别摸那里!唔--"
  ............
  "舒服吗?"
  "恩......"
  "想要吗?"
  "恩......"
  "那我进来了?"
  "哈?"
  由于某人的不坚定的意志,于是新一轮大战开始......
  夜很长,爱也很长......
  --END--

<--[网王同人]喜欢你就欺负你 | HOME | [火影同人]校园系列H袭击BY 凛欷-->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