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火影同人]挥之不去的梦魇by 飞渔 | HOME | [火影同人]因为有你 by wang05741-->

[爱丽丝学园同人]我是你的

  「话说...我们这个学校还真奇怪,哎...枣...你不觉得吗?」一名女孩正发着牢骚,蜜柑-有着栗色披肩的秀发,加上漂亮、可爱的脸蛋,非常吸引人,在早晨阳光的照射下,很醒目。
  「啊?......呃...恩,开学没多久就毕业旅行啊...虽然高三也没什麽时间了。」男孩回答,日向 枣-他,有着火红色的发丝,虽然脸上写满了疲倦,不过那帅气的面貌,是不被影响到的,五官的轮廓非常明显,瘦瘦高高的身材,的确,很有让女性尖叫的本钱。
  「蜜柑,要迟到了,用跑的。」枣牵起蜜柑的手,往学校跑去,啊啦啦啦~~~~令人慕的情侣一起上学啊!
  今天可是学校高三那三天两夜的毕业旅行哪!迟到的话,等着被留在学校吧!
  「啊!小枣你可终於来了啊!」到了学校,放眼望去,全是准备要大玩特玩的高三生,正兴高采烈的讨论着接下来的行程。
  「早啊!我好困......昨天好累...都蜜柑害的。」小枣一脸的疲倦,还用手揉眼睛,旁边的蜜柑被点到名,紧瞪枣一眼。
  「唷喔喔喔喔喔喔~~~~~~~~~~~你们昨天晚上做了什麽事情啊?小枣说嘛说嘛」小翼学长很有兴趣的损小枣。
  「什麽?昨晚喔......就是蜜柑一直跟我吵着她睡不着,要我陪她,还要我去煮东西给她吃,害我在晚上快2点的时候,还在那边煮什麽蛋花汤,结果煮好了她给我睡着,害我一个人孤零零在那边解决食物,搞到2点半才睡,结果又要我7点就起床,是想要我死啊!」小枣越说越激动,最後乾脆......
  「嘎啊啊啊啊啊~~~~~~~~~~~蜜柑我不管啦!我要你的奖励啊啊啊啊!」枣突然扑向蜜柑,蜜柑一下子措手不及,就...成了男上女下的姿势,搞得这个特力系闹哄哄。
  「每班的队伍请跟好,记得把自己的东西携带好。」
  「欸......小枣,你当场强吻蜜柑,太扯了吧?」流架以冷汗,一旁的蜜柑鸡皮疙瘩全起来。
  「啊?蜜柑,你最好了嘛知道我昨天晚上很辛苦啊!」小枣搂着蜜柑上游览车,这画面让很多同学开了眼界。
  「你......你放手行不行啊?很丢脸欸!」蜜柑忍不住开骂,搞什麽飞机啊!从学校被盯着看到游览车上,是想以这种方式在学校出名吗?
  「喔......那你自己说好,座位坐一起的喔!」小枣嘟起嘴巴,装可怜。
  「我什麽时候反悔了啊?」蜜柑找了个和小萤和卷卷很近的位子坐下来。
  「哎呀 蜜柑,我以为你会见色忘友呢!」卷卷露出很邪恶的表情看着蜜柑。
  「才不会咧!我又不像小枣。」蜜柑嘲笑着刚坐下的小枣。
  「= =.........」只见小枣一脸的无辜,谁叫他要妇唱夫随啊?自找吧!
  这三天两夜的毕业旅行,就此展开啦!(?)
  游览车开往目的地的路上,又吵又闹的,但是,毕业後也就没办法再这样了吧?
  三个小时过去了,终於到达目的地。
  旅馆近在眼前,六层楼高的旅馆,用白色的磁砖装饰着,每个房间的阳台前,都有个小灯,在旅馆的中庭,种植了许多的树木,上面挂满了七彩灯,大大的水池中,也摆了些白色的小灯,白天看不见,但是到了晚上,从楼上看下去,漂亮的没话说。
  「等等进去旅馆後,我们班男生在6楼,女生在3楼,别到处乱跑,晚上11点门禁,全班要回自己的房间,被抓到看着办,别烦我就好。」神野(老师)拿着雷棒冷静的说,的确,到时後出事,不只是老师有责任,他也要带赛。
  「啊哈哈哈哈.........老师你怎麽这样啊?」某同学当场笑道。
  「闭嘴!」(他找死吗??)
  「呼......行李好重!真是去它的,白烂!」小萤搬到很怒直接开骂。(其实....小营只搬1公斤的行李,其它都是可怜的流架在搬的........= =)
  「的确很重......」卷卷哀号到,两人转向蜜柑。
  「啊?阿哈哈哈哈哈哈.........」蜜柑两手空空,再看看那个有被虐倾向的小枣,真是够可怜的。
  「小枣......晚上想去找你...」蜜柑红着脸,小声的吐出这一句话。
  「晚上......这样好吗?如果你被老师抓到的话...不行让你被罚...还是我去你那边吧?」枣拍拍蜜柑红透的脸颊,轻声说道,他怎麽舍得呢?如果因为自己的关系害他心爱的人儿被处罚,那还得了?叫他去死比较快!
  「不要!你不是说小阳他们要集体跑去我的房间玩?然後还说要你陪我。」蜜柑蹙眉,搞什麽啊?男生跑到女生房间,感觉就像是有企图。
  「好啦!小心点就是了。」枣说完,轻轻的吻了蜜柑的小嘴,三楼到了便将沉重的行李丢给蜜柑,说真的,枣很不甘啊!想把行李提到蜜柑的房间去,但是有什麽办法?谁叫这是学校的烂规定,男生就是不能过去女生那边。
  「怎麽啦啊啊啊?蜜柑?」乃叶兰打开房门,四人一间的房间,两张双人床摆在眼前,电视的前方是台电视,浴室在进来的门口的左方,衣柜在电视的右方,全部米色调,看起来非常的舒适。
  「咦?我晚上想去找小枣,应该不会被抓到吧?」蜜柑一进房们拖了鞋子就往床上跳。
  「哎呀~你们想做什麽哪?」卷卷忍不住又想损蜜柑。(说完就被小萤打飞了..........)
  「因为分在不同组啊!然後小枣说小阳他们会跑我们的房间来玩到早上,就要我去他们的房间那边啊!」蜜柑一边将自己明天要穿的衣服挂在衣柜一边说道。
  「老师不查房啊!?」卷卷揉着头大叫「到时候万一被抓包怎麽办?」
  「不会有那种事情啦!」小萤趴在床上看起电视来。
  「怎麽说?」其他人异口同声道。
  「就嘛~~~~前几届的学长学姊说,老师只是检察走廊有没有人而已~~~~管你房间里面要搞到几点睡啊?反正累要明天动不了,是自己的事情啊!懂了吗?」小萤说完,还因为看电视而笑翻跌下床。
  「喔~~~~~~~~~~耶耶耶耶!爽啦!那我们可以混很晚啦!」卷卷大叫道。
  「欸...时间到了,先去集合吧!」
  集合的地点,就在旅馆大门外的花园中庭,照A.B.C.D...以此类推,共有15班。
  每班要按照顺序从左排到右。
  目的地是附近不远处的海滩,哪班最先集合好,就最先走。
  「蜜柑!蜜柑~我们等等一起去换泳装吧!」卷卷扯着蜜柑兴奋的很。
  「你是要去把哥吧?」小萤一针见血。
  「哎呀~你怎麽会知道啊?拜托~~~除了你和蜜柑,就只有我和乃叶兰没有男朋友啦!」卷卷笑道。(说完又被小萤打飞了.......)
  「恩......三年C班的都给我安静,再吵的人,等等到海边,男的给我去搭讪十个女生,要叫她们亲你的脸颊才算数,欺骗者要被一百个水球砸,女的给我去搭讪十个男生,要亲他们的脸颊才算数,欺骗者...沙坑活埋两小时。」光面不改色的说出残忍的处罚方式,而鸣海因为跟去毕旅的关系,跟学生们一起起哄,所以督导的责任变成神野的责任。
  刚说完这残忍(?)的处罚方式,三年C班全安静下来。
  「很好...先说明一下,学校规定,只能在附近嬉戏,跑太远者大过处分,做危险行为者大过处分,尽量不要离救生员太远,剩下规定自己看...」鸣海说完直接将纸丢给神野,完全不想再负责任。
  「出发吧!後面的跟好,别跟丢了。」每班的班导带领着自己的学生前往附近的海滩去罗!
  「蜜~~~柑!」枣突然从蜜柑的背後冒出来,还在一瞬间吃了蜜柑的豆腐。
  「嘎啊啊啊啊───小枣你干嘛!」蜜柑直接转身来个回旋踢,可惜对战斗经验丰富到不行的枣来说,根本是小case啊!
  「嘿!打不到打不到!」蜜柑挥出右手,小枣压低身子快速闪过,不甘心的蜜柑又来个飞踢,枣的身子一扭,轻松闪过,蜜柑不甘心开始胡乱的拳打脚踢,枣一个後空翻闪避了蜜柑所有的攻击。
  「我说老婆大人,下手不要这麽狠好不好?噗哈哈哈......」小枣看着气炸的蜜柑,忍不住耻笑。
  「枣哥哥...你在这样玩,等等小萤姐姐会杀了你的。」小阳突然爆出一句话,让原本因为小枣和蜜柑而笑成一团的同学,在一瞬间全部笑不出声音来了。
  「呃...好像是耶...」小枣停止了动作,心中有股凉意。「我看我还是先落跑为上策。」枣说完就冲向在前方的流架那儿。
  「喂~~~~~!.........枣这白目。」蜜柑握紧了双拳。
  「等等再宰掉他不就好了?」卷卷笑道。
  「说得也是......哼哼哼哼...等等就是他的死期啦!」蜜柑邪恶的笑着。
  到了海滩...
  「走走走~~~先别管小萤了她跟她男朋友(流架)亲密去啦!」蜜柑兴奋着拉着卷卷和乃夜兰往更衣室的方向奔去,异常兴奋...为什麽呢?因为才刚扁完那令人恼怒的小枣,身心舒畅到极点。(小枣啥时变的那麽弱?!)
  「话说小枣的样子还真凄惨...」乃叶兰见状,紧跟着蜜柑,免得等等...下场一样。
  「恩...好可怕...」卷卷看着那惨状,不禁抽了一下身体。
  多可怕?可以看见小枣的脸肿成一块,血肉模糊,快要变成新尼斯湖水怪啦!
  女子更衣室中传来乃叶兰的尖叫声。
  「啊啊啊啊啊~~~卷卷...你穿的太露了吧!!」乃叶兰大叫着。
  「啊?你不是要把哥吗?陪你啊!」卷卷一脸无辜的模样。
  「哈...哈哈哈哈哈......」蜜柑在一旁傻笑。
  「......蜜柑...还好,你没穿得跟卷卷一样扯,卷卷那样简直是比基尼最高境界超级无敌霹雳裸露版。」乃叶兰脸白的很。
  「你...穿那样...太可爱了吧?乃叶兰!」卷卷邪恶的笑着。
  「连身的耶~」蜜柑也在一旁邪恶的笑,乃叶兰整个人傻掉。
  「喂!我这是保守!保守!保守好吗?保守!」乃叶兰大力反驳,她才不敢那样穿咧!随时都会曝光啊!
  「是是是~~~~把哥不是你那样就行的吧?」卷卷笑着。
  「不过乃叶兰那样很可爱啊!有男生喜欢可爱的不是?」蜜柑指着绑着双马尾的乃叶兰,原本身材就非常娇小的乃叶兰,穿这样的泳装更展现出她可爱的一面。
  「恩....好像也是啦!」卷卷露出一副"真可惜"的表情,走出更衣室。
  一出更衣室,蜜柑马上被枣拦截。
  「蜜柑...一起去吃午饭吧?神野说午饭自己搞定。」小枣的眼神看起来就是"卷卷`乃叶兰你们两个碍事的家伙,快闪边吧!"。
  「嘿嘿...蜜柑,快去吧!反正我们两个是要去把哥的,你跟着来的话,小心那些把到的哥,被枣杀掉。」乃叶兰挥挥手,反正...帮他们制造了很多次机会...不差这次了吧!再说...枣的杀人波已经射过来了。
  「喔...」蜜柑说完,小枣很直接牵起蜜柑的小手,往摊贩那儿走去。
  「晚上...你真的要来吗?」枣吃着刚才点的东西,边问。
  「嗯...你不希望我过去啊?」蜜柑蹙眉,难得的毕业旅行,真想睡一起。
  「我只是怕你...被老师抓到而已啊!」
  「放心啦!我手脚灵活的很。」蜜柑自信满满的说。
  「恩......晚上来的时候尽量绕路...别经过老师的房间,大概在4楼左边的走廊,小心点。」枣还是不放心的叮咛着。
  「好~~~~嘻嘻」蜜柑看枣担心成那样,忍不住笑了。
  到了晚上,小阳`班长以及小翼的闯进蜜柑她们的房间。
  「哇靠!你们还真的跑来了喔!?」卷卷大叫。
  「嘘-------笨蛋!现在几点啊!十点四十几分了耶!」班长以用手堵住卷卷的大嘴巴,避免她再度惨叫。
  「蜜柑,你最好快去六楼喔!等等开始巡走廊你就惨了,506房!」小翼邪笑着,哀呀!还不是为了这小俩口呢?
  「恩......那我上楼了喔!」蜜柑说完,马上冲往六楼,避开所以老师可能会出没的路线。
  「哎呀......冲真快,欸!来玩扑克牌吧!我去泡茶。」卷卷直接从旁边亮出扑克牌,很快速的扔给小阳,表示他发牌。
  「小阳!,快发!」一平在旁雪上加霜,火上加油,被使唤已经很不爽的小阳当场发飙,整个房间内闹哄哄的。
  「恩......506...啊!找到了。」蜜柑想也不想的,直接开门闯了进去。
  正好,小枣刚洗完澡,只穿了件四角裤,从浴室走出来,火红的头发上还沾满了水滴,小枣正擦拭着。
  「蜜柑?」小枣往门口走去,蜜柑的脸颊红到不能再红,虽然小枣裸体她不是没看过,但是......今天晚上一男一女在同个房间,房间内还有双人床,这简直是诱惑啊!
  「你过来了啊?等等喔,我穿件衣服。」枣说完,从自己的行李箱拿出一件白色的T桖套了上去。
  蜜柑整个人傻在原地,脸呈现了呆滞的模样,身後藏着她等等要送给小枣的东西。
  「怎麽了?害羞啊?」枣戳了戳蜜柑的脸颊,看她害怕成这样,那干嘛还来嘛!真是太可爱了。
  「我、我.........」看蜜柑结巴成这样,枣整个人扑嗤的笑了出来,怎麽...这麽的可爱呢?
  「呵呵呵...看你怕成这样,给你看个东西。」枣拉着蜜柑的小手,往阳台的方向走去,他相信她跟自己一样,会被这样的景色迷住的。
  「哇啊~~~~早上的时候看这边,还觉得没什麽呢!」蜜柑转头对枣叫道,露出阳光般的笑颜,她让枣心动。
  「蜜柑...」小枣将头依在蜜柑的细肩上,手环住蜜柑纤细的腰,唇轻轻的吻着蜜柑的颈部,酥麻的感觉不知从何处窜了上来。
  「嗯~~~会痒......」蜜柑羞涩的埋头,什麽话也说不出口...腼腆的模样,枣暗笑,眼前的景色是强烈的催化剂,将气氛点燃。
  眼前的景色,与白昼时大有不同,从六楼鸟瞰,那分布在不同地方的灯火,就像是生命之灯,燃烧着希望。
  「我想吻你...蜜柑。」手变得不规矩起来,在蜜柑的大腿间游移着,蜜柑的双眸变得有些迷蒙,陶醉在这样的触感之下,无力的摊在枣的手臂上。
  「真乖...」枣在蜜柑的耳边低语,带着调情意味的磁性嗓音,让蜜柑混淆了,脑袋开始迟钝起来。
  「嗯?」蜜柑看着枣的俊庞,觉得在此时的他与平常不同,怎麽觉得...心跳加速了呢?不是平常都像这样看着他的吗?一股热流窜上来,脸上抹了一层红晕,轻轻的闭起双瞳,像是要集中精神,感受着等一下的吻。
  「嗯...」唇瓣交合在一起,蜜柑直接倒在枣的怀里,享受深情的热吻,以前好像没有在这样的情况下接吻过?蜜柑脑子打转着,直觉到等等可能会发生与从前不同的事情。
  蜜柑主动的将小舌伸进枣的口中,生涩的舔吻着,从来没有自己主动的舍取,在这时感到害臊及畏惧,这样的动作让枣有些佞幸,但也带有点兴奋感,唾液混在一起於口内交换着,还不时地从嘴角缝中流出。
  唇瓣分离,在静夜中,只留下两人的喘息声。
  「蜜柑......我...我...糟了...」枣一瞬间拉回理智,推开了蜜柑,他怎麽如此的冒失?再这样下去等等万一做出伤害蜜柑的事情,那该如何是好?
  「嗯?」蜜柑捧起枣的脸,轻轻的点了一下,平常不是都很主动的?怎麽突然露出这样悔恨的表情?难道他不喜欢吗?
  「你不要以身试我的理智,我好不容易才.........呜」枣整个人无力的说道,蜜柑这笨蛋,是想要让自己被吃掉吗?竟然主动的回吻正在克制理性的枣,我说蜜柑.........你正在勾引大野狼。
  〝蜜柑...你是笨蛋吗?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麽哪?〞
  原本淡淡的啄吻,在气氛的催化之下,转为深吻,好不容易将慾望压制最低的枣,又被无知的蜜柑掀起,她不知道...她即使是一句话,对他的影响力都很强吗?
  「呜...嗯......哈呼...」原本以为就到此的蜜柑,没有料到枣将她抱起,走到双人床旁,蜜柑傻眼了。
  「欸...枣......你要干嘛?放我下来啦!」话才刚说完,枣就将蜜柑摆躺平在双人床上,瞧她...吓成那副性......原本那些念头也在此全部打消。
  「会冷?」看着蜜柑穿了一件露颈露肩裙长在膝上好几公分的淡蓝色连身短裙,就算她不冷他看了也冷起来。
  「有点...想说要睡觉了,也不必穿得太暖。」蜜柑随意的从枣的行李中,抓了件薄外套披在自己的肩上,双手拉紧衣角坐在床边。
  「看你一脸不快乐,怎麽了?」枣在蜜柑的旁边坐下来,手玩弄着蜜柑柔顺的发丝。
  「没有...只是下午玩得太疯...有些累了。」蜜柑揉揉眼睛,呆呆的望着小枣。
  「那你先休息吧...」枣吻着蜜柑的秀发,眼里尽是对蜜柑的呵护,如果在这样下去,等等不知自己又会对蜜柑做出什麽样的事情来。
  「不要!我才不要睡,我要陪你!」蜜柑听到枣这麽说,马上回嘴,并紧抱着他不放。
  「我也有点累了...要不要一起睡?」枣低下头看着紧抱着自己,却又在凝视自己的蜜柑,她松垮的衣服,让他看尽春光,此时惯在睡眠时不穿内衣的蜜柑浑然不知眼前的男人正蠢蠢欲动,还更加拥住枣的手臂,丰满的胸脯挤压着。
  枣紧别过头,望向窗外,蜜柑突然松了手,令枣诧异,本是想继续与自己的理智天人交战,但这举动又让枣的视线回到了蜜柑身上......
  「呐...枣,这床很舒服耶!」蜜柑将身子往後倒,还不停地摆动着双脚,身上的连身裙非常透明、贴身,性感、曼妙的曲线,胸脯上那嫣红的蓓蕾,以及蜜柑无知的笑颜......
  「.........」枣突然面向蜜柑压了上去,将她紧紧制伏於他的侵略范围内。
  「你、你做什───嗯嗯-」蜜柑的心跳正在加速,话才说一半,口马上被紧紧封住,冰冷的唇贴在蜜柑因畏惧而发热的朱唇上。
  枣用舌尖轻撬开蜜柑的贝齿,而後舌在蜜柑的口中霸道地肆虐着,主动缠上蜜柑的小舌。
  在枣的挑逗之下,蜜柑像是失了魂一般回应着枣的勾引,笨拙、生涩地搅动着舌,松口...唾液牵成了丝,蜜柑半阖的双眸,张着的小嘴,看起来十分娇媚。
  「蜜柑...」枣望着蜜柑羞涩的模样及她那被自己吻肿的红唇,想压抑激情,但是...终究还是被这吻给挑起了所有的慾望。
  「给我我要的...」又是一阵阵的激吻。
  「呜嗯...」舌头再度伸进蜜柑的口中,无力反抗的蜜柑,最後停止了挣扎,只能承服,或许是...也有些失控了吧?蜜柑环住枣的颈,让身子更贴近枣,使得两人距离是零。
  唾液在两人的口中交换着,後而从嘴角中流出,舌头纠缠着舌头,钻过口中所有的空间,直到...没了空气,唇瓣分离。
  「呼哈-呼-」
  後只听见喘息的声音,两人的脸都开始泛红,有哪次,他们两人激动成这样?是气氛的催化作用?还是...逐渐渴望有更多?
  「枣`枣...呜嗯...别、别这样-」失控的枣,开始不顾一切的侵略,吮吻、啃咬着蜜柑的耳垂,舔舐着她白嫩的脸颊,大掌也开始不由自主地动起来,隔着衣物,一手攫住蜜柑的丰胸、反覆地搓揉,一手则滑过小腹、臀部、大腿间,来回的轻抚,让酥麻感窜遍森的全身。
  「枣`枣...啊、啊哈──」蜜柑柔弱的娇吟声,无法阻止枣的所为,反而造成了反效果,让枣更加的兴奋,更用力地搓揉蜜柑的胸脯,并疯狂的舔吻着蜜柑粉红的蓓蕾,手指隔着衣物在蜜柑的私密处来回的挑逗,一心只想博取更多蜜柑那娇弱的呻吟。
  「大声的叫啊...也只有我在听...」枣说完,便吻住蜜柑的红唇,蜜柑敏感的幽穴流出了爱液,沾湿了她的贴身衣物。
  「啊、枣、哈啊──快住手──呀啊啊──」蜜柑无力的在枣的怀里挣扎,她边呻吟边扭动着身子,她的胸脯因扭动而左右摇摆着,蜜柑所有反抗的举动,在枣的眼里,全变成是在邀请他进入、玩弄以及......占有。
  「你的身体...很诚实、很敏感呢...」枣俯下身隔着衣物用舌尖来回轻舔蜜柑的私密处,这样的刺激让蜜柑的幽穴涌出大量的爱液,让贴身物更加湿润。
  「看看你...都湿了...连这里都挺起来了呢...」枣用手指轻捏着蜜柑的粉色蓓蕾,而後便将蜜柑的衣物全卸下来,蜜柑无力的任凭枣摆布。
  蜜柑那诱人的美好曲线,丰满坚挺的雪白双峰,白皙的美腿,以及那甜美的花穴,展现在枣的眼前。
  「啊、啊哈───」受不了眼前人儿诱惑,枣将一指伸入蜜柑紧闭的幽穴,手指不停地在小穴内来回抽插,让蜜柑娇吟连连,一股莫名的快感窜上来。
  「就是想听你这样的声音......」枣霸道的笑着。
  「嗯啊...枣`枣...下面有...奇怪...的...感觉啊...啊啊、啊-」在枣的调戏下,蜜柑的小穴又涌出了又透明黏稠的爱液,枣抽出了自己的手指,上沾满了蜜柑的蜜液,他轻舔着。
  蜜柑像是虚脱一般,摊在床上,不知从哪儿突然冒出的空虚感,让蜜柑浑身不自在。
  「蜜柑...帮我弄...」枣抱住蜜柑翻了过去,让蜜柑压在自己的身上,此时的蜜柑完全不懂他话中的意思,看着蜜柑一脸的无知让他蹙眉头,单纯...也不是这样的吧?
  「啊......」枣抓起蜜柑的小手往他的抚去,蜜柑胀红着双颊隔着枣的裤子生涩地搓揉着他的,笨拙的抚摸,让他不自觉呻吟。
  「蜜柑...你这色女...把手伸进里面弄...」说完便挪移了身子,蜜柑紧闭的小穴夹住了枣的两指,疏忽地,指头在的幽穴里来回抽送,裸露在外的指头开始搓揉森的粉核。
  「啊...哈、啊──」蜜柑惊呼,颤抖的双手掏出了枣的男性,开始漫无肆地的抚摸、搓揉他的,不纯熟的技术,反而让他得到更多的快感。
  突然间,蜜柑似乎是想到了什麽,开始用小舌轻舔着他的,一手在他的男性上来回轻抚,一手则往他的下面挤压。
  「──蜜柑、你...你怎麽、呜...」枣傻了,蜜柑...怎麽会主动做出这种事情来?
  「呜嗯...枣、枣,那个...之前到你家...在你的床下面....看到......漫画...就拿出来看......」说到这,蜜柑的脸颊上抹上一层绯红,但仍不停止手边的动作。
  「............你说那个漫画是...上次殿来我家...忘记带走的......」枣的冷汗直流,都是上次殿那家伙,说什麽有好东西要给他看,结果是这种不良漫画,临走之前枣还逼殿别忘记带走,结果送走殿後,发现那些不良书刊,竟被塞在他的书包里!!
  「原来是殿学长啊......」蜜柑原本只是轻轻地吸吮他的前头,但不知哪的冲动,从吮吻变成大胆的唅住他的,陶醉地像是在享受甜食一般。
  「蜜柑...你这小妖女......总是让我这麽兴奋...」
  「呜嗯......啧...」枣掰开了蜜柑的大腿,手指与唇并肩攻进蜜柑的幽穴,手底开蜜柑的幽穴,透露出个空间,将舌头伸进去舔吸着溢出来的爱液,枣灵巧的舔吮,舌尖来回的顶向她的深处,这样的举动,蜜柑的身体像是再次让电流般窜过。
  「呜....啊啊────呀啊哈───嗯嗯-」蜜柑呻吟着,什麽感觉?原本那疼痛的感觉去哪了?怎麽渐渐地...在改变?
  蜜柑知道他在对自己做什麽,可是...那种奇怪的感觉,怎麽渐渐的...转变为快感?那种感觉,好...舒服。
  「呼哈...啊、啊哈...嗯嗯...」身下传来的快感不曾停止,疏忽地,那乳白色的液体从他的尖端喷了出来,充满了蜜柑的嘴、些许来从蜜柑的嘴角缝流出。
  「吞下去...蜜柑...」蜜柑遵照了枣的意思,将它吞下,但那腥味仍停留在蜜柑的口中。
  「有...腥味...啊-你、你干嘛啊?」枣将蜜柑翻过身来,让蜜柑的臀部朝向他。
  蜜柑双手紧抓着洁白的床单,从後面传来的触感,像是有什麽进入她的後面,她紧闭着双眼,不敢看发生什麽事情。
  「蜜柑...你不喜欢?」枣继续往蜜柑身後的小穴挤入,肉体包覆着他的,蜜柑被点到名,红着脸猛摇头。
  「啊、枣...我不要那里啊、给我...给我别的...呜」蜜柑哀求,但是枣不怎麽当一回事,用力的冲刺着。
  「蜜柑...你安慰一下自己啊...自己来...」枣抓着蜜柑的小手,往她的幽穴移去,让她的指尖,轻轻滑过她敏感的圣地。
  枣放开她的手,继续坐着他的事情,手还往蜜柑的浑圆攫去,抚揉着。
  被枣放开手的蜜柑,胆怯地弄着自己的私密处,就像刚才枣的抚弄,虽然没有那样的舒服。
  「枣...好、好奇怪的、感觉啊...」蜜柑轻轻的将手指往里面伸去,後挤进更深处,但一股奇妙的快感,让蜜柑感到震惊。
  「想不想要让我进去?」枣抽出他的男性,勾起蜜柑的下巴问,蜜柑的脸颊红润到极点。
  蜜柑并不想用言语回答,只是低着头,将枣抱得紧紧的。
  「那...就当你...默许了。」枣将蜜柑的大腿架在自己的肩上,自己的坚硬抵着她的柔嫩,慢慢地挤了进去。
  「呜...啊啊啊──哈啊────嗯呜啊-」蜜柑因疼痛的哀号声,打破原本的气氛,让室温更加上升,只不过,他还没有用尽全力就让她痛成这样,之後该怎麽办才好啊?
  「很痛吗?」只见蜜柑直点头,在他们结合处还流下了鲜血,枣拿起刚才自己丢在床上的毛巾轻轻地擦掉了那血。
  「你...习惯一下...」见蜜柑的表情不像刚才那样的痛苦,枣才轻轻的扭动身子「还可以吧?」
  「嗯...你要尽全力!到时候才给你奖励。」蜜柑俏皮的说,其实这样的事情,好像也没有自己当初想得这麽可怕,虽然很疼痛,但是也不只有这样的感受。
  「哈?奖励──呜!」蜜柑主动投来的吻,枣又惊又喜。
  舌头纠缠在一起,身体纠缠身体,结合又分离,反覆抽送、律动着。
  「嗯啊──呀、啊──好、好棒...的感觉...啊────」一次又一次的抵向蜜柑的花心,逐渐加快的速度,让蜜柑的性慾逐渐激起,越来越不满足,想要更多...更多的...
  「是啊...嗯...」同样的,力气逐渐耗去,但还尚未得到满足,持续的冲刺着,加快了速度,那小穴让他的被肉体环环包住的感觉,让他更用力的推挤,同时也能得到森那柔弱、性感的娇吟声。
  「啊、啊啊───枣`枣...快、快...用力啊──」蜜柑的呻吟声不停地激起枣的欲望,那声音...多动听、多悦耳?对他有多大的影响力?在这样的终极催化剂,枣在蜜柑的幽穴内反覆抽插,蜜柑的蜜液带着些许的血不停的液出,沾湿了床舖。
  蜜柑两手紧扯着床单,表情看似难受,其实是乐在其中的,她感受着下半身不断涌上来了快感,那样让她感到无比的舒服。
  「嗯啊、哈啊──」蜜柑弓起了身子,想要祈求更多,这样的举动,反而方便枣加快速度。
  「你也很快乐嘛......小色女...」枣吸吮着蜜柑粉色的蓓蕾,来回的用舌头滑过尖端。
  「你、啊哈、你才最色-啊──」再次的被用力顶向花心,让她说到一半的话断掉,取代的是令人感到兴奋的娇吟。
  「呜嗯...不、不行了啊啊───停下来、停下来啊啊啊───」蜜柑的体力到达了极限,已经无力的任凭枣摆布,但是没有了体力,只能求饶了。
  「我还要...」枣假装没听见,亲吻着她的唇,挑起她的小舌,轻轻的吸吮着舌尖,下半身继续满足慾望。
  蜜柑无力地摊在床舖上,原本紧扯着床单的双手,也无力的放开,那被插进最深处的快感,迟迟没有退去,只有加,枣更猛烈的进攻,让体力到达极限的蜜柑痛苦的呻吟。
  「枣──不要啊──停、停下、嗯啊──」枣不停加速,湿热的吻从蜜柑的唇瓣,滑落在颈、锁骨,不停的留下红色的唇印,只属於...他日向 枣一个人的,後而吮吸着她胸间。
  「我要射了...」
  「嗯啊──啊、啊...」
  灼热的液体,流入蜜柑的体内,结束了...这漫长的激情。
  两人累倒,摊在床上,不停的喘息着,听见的只有两人急促的喘息声。
  「枣...」蜜柑悄悄的从一旁拿出某样东西来。
  「嗯?干嘛?还要再来啊?」枣一脸"我没力气了,你想要也没用"的模样,看起来十分的欠打。
  「.........去你的满脑色情思想的笨蛋!」蜜柑爆出一连串的脏话。
  「不然呢?给我刚才的奖励啊?」枣注意到蜜柑手上拿着的东西。
  「嗯啊...给你...生日的...礼物拉......」蜜柑将自己做了大半年的结晶石项链偷偷递给枣。
  「呃......我的生日?十一月二十七日是我的生日喔!?」枣瞪大了双眼。(枣....你也太扯了吧?!)
  「...你、你这笨蛋...」蜜柑准备好了拳头,却也没有力气跟枣吵下去了。
  「好啦!我以後会记得的...今晚你给我的...我很高兴唷!」枣戳了戳蜜柑绯红的嫩颊。
  「...枣...你这傻瓜......」蜜柑红着脸笑说.......
  夜,更深了。
  [END]

<--[火影同人]挥之不去的梦魇by 飞渔 | HOME | [火影同人]因为有你 by wang05741-->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