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火影同人]做我的情人 by 闯入天堂的魔鬼 | HOME | [火影同人]帮夫人 by 迷渡小王子-->

[火影同人]暗夜

  再一次察觉怀中人的不适,佐助吻的力道放松了些,同时注意渡些空气给鸣人,这一次他感觉怀中的人身体很快放松了下来,嘿嘿,好戏还在后头呢,已经露出大灰狼尾巴的暗部队长邪恶的想。
  舌间再次划过贝齿,细细的舔吮,轻轻的扣击,再加上不时的轻咬,如愿的感到樱唇轻开,鳗鱼样的舌滑了进去,轻轻的吮吸,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继续摩挲着肌肤,吻的地方已不止限于唇,还有颈,肩,胸,腰际,每一处,每一处佐助都在细细的吻,慢慢的品尝着它们的味道,感到身边的人又有反应的时刻,把握时机的进行挑逗,直到怀里人发出轻哼,接着,迅速褪去自己的衣服(团扇同学要等到现在吗?好惊人!)依偎着他,将自己的胸膛靠了上去,像是要从他滚烫的身体中攫取能量。
  鸣人正因为佐助刚才的侵犯睡的迷迷糊糊(果然,小受的体力只能如此么),突然感觉到有舌在舔着自己,自己的嘴唇也被人啃咬,虽然知道是谁,可是无法拒绝,只能顺着对方的意愿,轻摆着身体,嘴里发出动人的呻吟,仿佛还要更多,那条舌头简直是条电鳗,弄的自己又麻又酥,接着便离开自己,就在他要发出声音时,感觉到颈部,肩部,胸部,腰际,几乎都被他以一种缓慢的几乎要使他疯狂的速度舔着,咬着,挑逗着,不禁再次动了动身体,低吟道:"佐助...快点......我...我不...行了......啊......"
  听到鸣人如此诱人的声音,佐助也差点忍不住了,停下动作,调整了一下呼吸,佐助在鸣人耳边轻轻的说:"乖,再等一下,就快好了(如果不是联系上下文,怎么听怎么像哄小孩嘛)"接着深吸一口气,把自己的分身迅速的埋进早已为他敞开的出口。
  "啊......"鸣人不可抑制的叫出了声,佐助这一下撞的太精准了,一下把他带到了天堂,这就是鸣人一直不理解的问题,佐助似乎比自己还了解自己的身体(那是当然,不然怎么吃你--扇子的补充说明),每一次和佐助欢爱过后,双方总是能得到极大的满足,算了,反正主动权在他手里(鸣人你不准备反击了吗),就顺的他的意思来呗,鸣人有些无奈的耸耸肩,顺从的接受佐助的抚慰,直到他再次把自己带上高潮的顶峰......
  "鸣人,我爱你。还有,想要的时候,再叫我。"
  这是他失去意识前最后听到的......
  "恩?"鸣人睁开疲惫的双眸,刚想活动身体,突然发现脖子下凭空"长"出一条白藕般的手臂(封神演义的小英雄回来了?!--作者乱入),想要在动一下,又感觉到腰身被人紧紧箍住,细葱般的手指轻柔的搭在自己的小腹,随着自己的呼吸起伏着,在不惊动团扇同学的前提下,我们的小狐狸为自己赢的了最大的活动空间,开始打量起熟睡在自己身边的人。
  清冽的月色给佐助的脸勾上了一层很淡的轮廓,洁白的月光映衬的脸部,更显白皙,简直像个瓷娃娃,月光狡猾的在微微翘起的睫毛处打了个圈,坚毅的嘴角勾着好看的弧度,仿佛在做着美梦。整个人已完全放松。
  "这样的佐助还真是少见呢。"鸣人不禁想到,他所见到的佐助,不论是执行任务,或是平时和大家在一起,总是用着冷酷防备的的目光盯着他人,即使是和平时在一起的同事也是如此,就算是要显示队长的威严也不要这个样子嘛,鸣人曾多次提醒过佐助,可这个家伙总是一副死不悔改的样子,好在大家对他总有的足够的包容(也许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哟),任务什么的才能够完成,再加上他无与伦比的能力,鸣人也就只能维持这个样子了。
  好想再仔细看看他呀,这么想着,鸣人一探身,意外的发现自己能起来了,除了有点腰酸之外,大概是佐助"手下留情"了吧,鸣人小心翼翼的爬起来,跪在佐助旁边,细细的打量起他来:
  白玉似的肌肤,如果不是有体温的话,简直和寒冰差不多,小心的摸摸,很滑呢,简直沉醉在这种触感里了,恩,像佐助那样做,他的反应是否和我一样呢?说干就干,小狐狸立刻就在团扇身上"开动"了,这里啃啃,那里舔舔,可佐助就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那是当然),鸣人不禁有点心灰意冷。
  晚上,很好的月光,无风,某人的住宅内
  皎洁的月光倾泻在金发男子的脸上,照着他越发痛苦的神情,胸口在起伏着,越来越剧烈,当忍受不了的时候,金发男子猛然坐了起来,他就是主角之一,已成为六代目的漩涡鸣人。
  "佐助......"口中喃喃道,这个害他放不下心的男子,一直占据着他内心的重要空间,一直。
  "现在他在哪里呀......,幽幽的叹了口气,他是否知道我对他的思念已叫我受不了了呢。
  任由脸深深的埋进手臂间,不停的呼唤着他的名字,那个已经是暗部队长的人,自己的左膀右臂。
  突然,天生的野性让他感觉到有人进来,但气息是这么的熟悉,难道是......
  (啦啦啦--男二号登场~~~~~~~)
  "不愧是火影大人呀......这都被你觉察到了。"暗中的男子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不大,却足以让鸣人欣喜万分。"你回来了?"
  "恩。"简短的一个字,却在鸣人床前坐下,轻轻的翘起灵巧的舌,舔向面前的唇,吮吸着只属于自己的味道.
  "佐...呜......"鸣人发现几乎每次想和他说话时都会被这个打扰,于是下意识的偏过头,可舌头的主人似乎不满他的避让,继续挑逗着他,甚至双手也要渐渐的加入。
  "佐助!"察觉怀中人的异样,发男子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停止了动作。没好气的问他:"干什么,鸣人。"可接下来的话却让他感动不已。
  "没什么,我想好好看看你。"就这一句话差点让鸣人前功尽弃,趁着他还没深入,鸣人决定快点把话说完,"呃......你们的......别动!察觉腰上的手又在活动,鸣人不满意的低喝了一下,"这个......任务,不是要一年嘛,怎么现在就......"
  "因为我想你,所以提前完成来看你,不好吗?"戏虐的在鸣人的脖子上吹气如兰,"不过鸣人,满意的看着脸上的红晕,"你不是对这件事不太关心吗,怎么这次......突然的靠近,"对我的行程这么关心呀?恩?"
  耳边传来腻的吓人的声音,鸣人周身一冷,虽然自己对接下来的事情有绝对的心理准备,可不知佐助的身体是否撑的住,毕竟那是个很费体力的任务,不行,还是一会再说吧。
  "那个...恩......佐助,今天月色真好呀?"
  "是呀,可是我觉得,还是那抹戏谑的笑,"眼前的景色更美哦~~~"专注的望着他,仿佛一切尽在他的掌握。
  眼看刚安分的手又要开始活动,"那个......额头沁出细小的汗珠,蓝眸滴溜溜的乱转,完了,再想不到什么肯定会被吃干抹净的,突然灵光一闪(急中生智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你想不想吃番茄呀?
  "番茄?我记得这里没有这个东西吧?"佐助露出疑惑的目光,双手果然放慢速度。
  "可是......从你走了以后......就有了!"垂下头,小声却坚定的说。
  感动的望着怀里的可人儿,佐助紧紧的抱住鸣人,坚定的说"有你我就够了。"
  充满感动的鸣人紧紧拥住佐助,想了一下,还是把心中的顾忌说出口,"那个......你的体力......行吗?"
  "弄了半天你是在怀疑我的体力,是吗?鸣--人--"
  "不......呜......"激烈的扭动着身体,耳边却再次传来他的温柔气息和充满诱惑力的声音,"那......今晚我会给你答案的。你以为我这个暗部队长是吃干饭的吗。"
  听到这个回答,鸣人无奈的叹了口气,毕竟是人家完成任务,要说奖赏嘛,可能他只要自己吧,自己也只有这个好给他了,那今天就如他所愿吧。但鸣人仍认为自己有必要多说两句,手的主人似乎也在等着什么。
  "别太过分啊。"
  似乎就是在等这句话,手的主人加快了抚弄速度,弄的鸣人禁不住呻吟出声,"啊......"
  天那,佐助不禁叹了口气,自己才只是这样他就受不了了,可见他这一年该有多么的苦。再次叹了口气,低下头,用自己的唇覆盖住他的,小心的寻找着入口。还是像刚才那样,伸出的舌勾勒着唇的形状,看着鸣人上过色的唇,佐助的呼吸不禁有些乱了,左手勾着鸣人的脸,右手深入衣襟慢慢的摩挲着麦色的肌肤,怜惜的看着微微涨红的脸,暗暗下定决心,今晚一定要好好的疼爱他,紧接着便吻的更深入,更轻柔。
  "恩......"满意的听着怀里人的呼喊,浴袍露出的皮肤已变成妖娆的粉色并渐渐加深,佐助得意的审视着自己的成果,开始了下一步行动。
  轻轻的摇着鸣人,直到他的蓝眸对上自己瞳,佐助用异常冷静的语气问道:"鸣人,想知道我平时是怎么吃番茄的吗?"
  "恩?"蓝眸中露出迷惑的神情,怎么偏偏在这时谈这个,不过,只要是关于他的,多知道一点没坏处。
  "恩。"小心翼翼的点点头。却看见佐助脸上邪邪的笑,"这可是你说的,别怪我哟。"
  还没反应过来的鸣人突然感觉自己的衣服不见了(也许是佐助脱的......恩......太快了些)有些惊慌的看着佐助脸的特写,只见佐助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开始"解说":
  首先把番茄过水,当然我习惯用热水去烫,好了已经处理过了我们跳过。然后,轻轻剥下番。茄。的。皮。看着鸣人涨红的脸,佐助有意放慢语速,在鸣人耳旁呢喃:"这一点我们也跳过。"最后......
  看着鸣人已经像煮熟的虾一样红的身体和脸,佐助笑道:"接下来还要等一会,时机还不大成熟。"
  鸣人就愣愣的看着佐助迷一样的神情,然后,他感觉到了佐助正极富技巧的抚慰他的分身,腰间传来的酥麻让他不自觉的往身边人的身上靠,口中不觉呻吟出声:"恩......佐助...我......"
  感受到手里的稚嫩渐渐肿胀,佐助满意的看着鸣人,缓缓的把他放在床上,轻轻的分开他的两条腿,把已经润湿的稚嫩含在嘴里,慢慢的舔着,两手柔柔的在大腿内侧划着圈,一下,一下,一下。
  "啊......"鸣人忍不住出了声,接着身子往前一顶,欲望的出口却被人用手指按住,扭了扭身子,不满的望向阻止他的人,下一刻却听到魅惑的声音再次想起:
  "我刚刚说过时机不够,是吧,现在正好。鸣人,我告诉你,我吃番茄时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吸吮它的汁液了,就像......现在一样。"
  鸣人猛的感到自己的分身被佐助含在口中,汁液被他吸吮着,低下身来他却看到这样的情景:
  被发遮住脸的某人,双肩微微的抖动着,贪婪而专着的吮吸着自己的汁液,双手还在不停的挑逗动着,自己想动一下,却发现好象被使了束缚术一样,一点也动不了,想碰到佐助,太远了;想喊出声,喉咙却干的出奇;只能拼命的晃着自己的头,恳求他的停止。
  像是察觉到了异样,佐助恋恋不舍的停下来,细心的吮吸着手指上残留的蜜液,发现鸣人的神色不太对,将身子凑上前,关切的问:"怎么了?鸣人。"
  还能怎么样,你都做到这一步了,鸣人有些不满的撅起嘴,有些恨恨的盯着佐助。
  "好了,佐助爱怜的搂着鸣人,"我刚出任务回来,你就不能体谅我一下,恩?"补偿似的吻着颈部。
  "哼。"鸣人不满的嘟着嘴,翻了个身,算是认同了这种说法。
  得到了他的许可,佐助开始放心的进行下面的事,继续给他缠绵的吻,这一次他吻的深入又专心,像是要把鸣人的舌头融化了一样。
  "呜......不要......"不太适应这么深沉的吻,鸣人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双手无力的挥舞着,想请佐助快点停下来。,可怎么也使不上劲。
  突然,鸣人意识到自己好象还有一个地方没有试过,想要尝试却不禁想起那张万年冰霜脸,万一惹急了他,自己岂不是快要死了?!但是,要知道梨子的味道,必须亲口尝一尝,思来想去,小狐狸决定朝着禁区进发......
  万分小心的掀开盖在团扇腹部的被子,看见了在两腿之间的......呃......分身,有点干,大概是激情过后还没恢复的样子,想起来自己在他的抚慰下的反应,小狐狸深吸一口气,手哆哆嗦嗦的伸向那里,当然,之前要侦察好敌情,小狐狸把耳朵贴在小团扇身上听了又听,确信他没发现自己的起身才开始下一步动作。
  手指握住他的分身,在手心里慢慢的揉搓,触感还不是一般的好,渐渐的看着它变的肿大,昂起,湿润,同时耳边也传来主人适时的低喝:"鸣人,你闹够了没?!"
  "啊?!"我们可怜的小狐狸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小团扇压在身下,回归到正确姿势(当然,只是相对的),佐助心里那个气呀,"鸣人,我不是告诉过你想要的时候就说吗,你怎么......唉!"
  听到这句话,小狐狸心里不禁大出一口气,看样子佐助还没怎么生气嘛,自己的命算是保住了(小团扇的月读可不是一般的狠),使出自己最擅长的撒娇表情,鸣人粘上了佐助,"我知道是我不对,我接受你的一切惩罚,好吧,别生气了。"
  "真的?"我们的队长一挑眉,那边就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队长得意的笑着:"这可是你说的。"一翻身又变的生龙活虎了,惹的屋内春光无限......
  清晨的阳光暖暖的照进屋内,照着两个相爱的人,"啊!!!!!!!!"鸣人尖叫着起身,说着迟到了迟到了,可旁边的人却异常的冷静,一把拽住正要穿衣的人,悠悠的说出一句话"今天不是木叶的公休日吗?"
  "对呀。"鸣人猛然回过神来,正准备回到床上,突然觉察到什么,"佐助,这该不是你事先算好的吧。"话未说完却又被唇覆上,耳边传来掩饰不住的得意:"你说呢?"
  算了算了,不和你计较了,鸣人一副认命的样子,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小声的问了一句;"那个......佐助,番茄味道......还......好吗?"话还未问完就感觉到对方更神情的拥抱,呢喃似的说:"味道好极了。
  ------END------

<--[火影同人]做我的情人 by 闯入天堂的魔鬼 | HOME | [火影同人]帮夫人 by 迷渡小王子-->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