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卖身情人 by 九苑 | HOME | 君向潇湘 by 流光岁月-->

恶人自有恶人磨 by 九苑

1

约翰是个漂亮的孩子,凡是见过他的都会这麽说,但同时还会加上後半句,他不是个好孩子。当然也有例外,那就和他相依为命的奶奶,她总是摸著约翰的头夸他是个好孩子。
和奶奶一起的生活穷苦但也不会太难过,仿佛是一眨眼的功夫约翰就已经16岁了。他也成为贫民区里最会打架的人之一,本以为随著自己慢慢的长大日子会一天好过一天,然而在用拳头威胁手下小孩上交的食物中连残羹剩饭都少的可怜时他意识到他必须找个稳定的工作了,否则他和奶奶迟早要和街尾的老戴维一样饿死。
把最後的食物塞进奶奶的胃中,约翰踏上了漫长的求职之路,徒步到哈佛大学附近的餐厅应聘。
“狗屎!”一脸乌的约翰朝著不肯给他工作机会的胖厨师吐了几口唾沫。
“滚远点,臭小子!”胖厨师在地上啐了一口,扬起拳头要打约翰。
“黄种猪!”找不到工作,约翰的心情极差,小拳头也扬了起来,漂亮的蓝眼睛怒冲冲地瞪著胖厨师,都是这些外来人占了他的工作机会。
“白鬼,脏鬼!”胖厨师毫不相让的骂了回去,这麽一个脏小子可别坏了生意,多卖出去一道菜他可多1.5%的提成。这些红头发绿眼睛的外国人可是最讲究饮食卫生的了,看看看,那一桌的老毛子不就对著脏兮兮的臭小子直皱眉头吗?
“快滚!”眼见那一桌的客人要不满意了胖厨师连推带搡要把约翰出门,却不料撞到刚要进门的人的身上。
“主子……”胖厨师眼快的拉开约翰,搓著一双胖胖的手。
“嗯,这小子是新来的?真脏。”容稷皱起眉头却贴近了约翰,“多大了?叫什麽?有经验吗?
“狗屎!……啊?”约翰一听说他脏拉下脸要骂人,听到後半句话里的意思分明就是要收他,脑子一时打不过转,呆在原地。
“原来是个呆瓜子。”容稷展开眉头在约翰头上敲了敲,“这样也好,手脚干净。”
“这麽说我可以在这里工作了?”约翰小心地问,经济大萧条,像他这样的劳动力多了去,为何会雇用不懂中文的他?他听说中国人的餐厅里的侍者都是中国人。
“老张,快带他去洗洗,脏死了。”容稷闻到约翰身上的异味,捏著鼻子挥手。老张一听连忙让大高个把约翰拎到对面的员工宿舍楼。
被塞到水管下强行洗了个冷水澡,又累又饿的约翰终於在被再次带到餐厅时不争气的晕了过去。
“这小子还挺漂亮的。”容稷捏了捏约翰的脸,手感还不错,“我还以为老张会挑中国男孩呢。”
“主子,他怕是饿坏了。”老张在一旁恭敬的说,厨师张胖子是容稷从中国带来的专门伺候他的他的卖身仆,虽然在国外被迫接受了几年的洋墨水,内心深处还是把容稷当做主子而非老板看。
容稷摸了摸约翰的肚子,两道刀眉拧在一起。
“快给他吃点粥。”
“是。”张胖子领了命令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给约翰灌进了糖水和粥。
……
端午节快乐!附送大礼!

恶人自有恶人磨 2

约翰醒来发现自己在天堂,清新的空气中飘著食物的美味、鹅黄色的装饰散发著淡淡的光晕,除了一只在他身上乱来的手外一切都比梦还要完美。
“喂!你在做什麽?恶心的同性恋!”约翰拍掉游移在他胸口的手,警戒地瞪著容稷。身在鱼龙混杂的贫民区他当然很早就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人喜欢侵犯同性。事实上是他以前也常常碰到妄想动他的人,不过最终都被他的拳头打了回去。
“验货。”容稷眯著一双凤眼,心情不错的回答。老张找的人终於能够对上他的口味了。每次都是些娇美柔弱、个性懦弱的少年,时间久了他也会有审美疲劳的。偶尔和只小野猫玩玩也不错,至少可以打发无聊的大学时光,瞧那双湛蓝不屈的眼睛,仿佛把人都吸了进去一般。
“变态、色鬼……啊!”刚骂出两个词容稷就猛地掐住约翰的乳尖,逼著他把到嘴边的脏话咽了回去。
“这才乖嘛!”奖励似的拍拍约翰的头,容稷嘴角展开一抹优雅的微笑。
“好孩子可不能老是骂人,饿了吧?”容稷从旁边的推车上端下一盘牛排,看的约翰眼睛都绿了。一伸手就要抓过,容稷端著盘子轻而易举的躲开,脸上挂著可恶的笑容。
“这可是我让老张专门做的哦?”
“鼬鼠,快给我。”约翰绿的眼睛继续抢。
“啧啧,不说谢谢可不是好孩子。”容稷微微摇头,屡次把牛排放在约翰的鼻子下又在约翰抓到前轻巧的移开盘子。
“怪人。”约翰下了个结论,不过词也不怎好听,继续抢夺牛排。
“嘻嘻,我是怪人你是什麽?疯子吗?”容稷笑眯眯的继续躲闪,玩味的精光从眼中一闪而过。
这回约翰连话也懒得跟容稷说了,只是一味的抢夺牛排。
奇怪,他好歹也是街区一带有名的小霸王,名号可不是混不出来的,是实打实靠一架一架打出来的,可是容稷笑眯眯的就化去了他的力道。
“好了,不逗你了。”玩够了,容稷恩赐般地把牛排给了约翰,要知道这盘足足有五寸後的牛排在目前可是奢侈品,毕竟除了些社会高层不少人都处在忍饥挨饿的地步,连店里的泔水都会被一抢而空。
约翰许久为尝肉味,也不用什麽刀叉之类的东西,抓住就往嘴里塞。天知道他的胃有多需要食物的填充。
吃完,约翰转转眼珠子,开始打量环境,从房屋布置到家具再到容稷身上,把容稷归到富得流油那一类人中,平时他是懒的和男人那样,不过特殊时期特殊情况。况且当下工作难找,就算是当妓也是供大於求上百倍不止,能像他这样引起一个有钱人注意也算是运气,约翰当然不会笨到放弃这个机会。
“我的工作是侍者吗?”眼珠子转啊转,就是不挑明。
容稷早在约翰醒来时就发现自己先前的判断失误,他绝对不是小呆瓜而是个小机灵鬼,从後面的抢食过程更是说明了他还是个强悍而识时务的小机灵鬼。
“当我的猫咪。”容稷笑得邪气,“包吃住,顿顿有肉。”
“那我太亏了,当只猫咪很费事,而且你从哪里找像我这麽尽职的猫咪。”眼珠子又转了转,讨价还价,其实这个条件已经很吸引人了,不过为了奶奶看在这人如此有钱的份上加点报酬也是应该的。
“哦?”容稷抬高一条眉毛,不说话看著约翰。
“那个……”无形的压力压著约翰,既担心条件开太高容稷不要他又担心不讲条件照顾不了年岁已大的奶奶。
“那个……我要吃三人份的食物,要有肉,还要每天有5个小时自由活动时间,一个月要15美元的工资。”挺了挺胸脯鼓起勇气讲出条件,看著容稷的笑脸直冒冷汗,他也知道条件高了些,可是只有这样才能保障他和奶奶的基本生活。奶奶心地善良,要是不多要一份饭她肯定会从口中节省食物给流浪的小约克的。
“……还可以商量的……”小声的说,容稷看的他直发毛。
仿佛一世纪之久,容稷终於收起那股探究的笑容。
“我同意,现在你就是我的小猫咪了。”

恶人自有恶人磨 3

容稷很有钱,容稷十分有钱,容稷非常的有钱。
这是约翰给容稷当了一天宠物猫後的感受,这个感受来源於诸多方面。
容稷有私人图书馆,里面的藏书成千上万,其中还有些羊皮卷。当他把这个想法告知一个发眼女仆时,她居然很不屑的说这里还只是容稷诸多房产中较小的一处。
容稷生活十分奢侈,把他压到床上时扯烂了两人的衣服。
容稷的夜宵也奢侈,居然有28道中国菜,数种主食,15种饭後糕点,而容稷只吃了一碗米饭,挑著吃了几口菜,两块小糕点。
“哎!我还没吃完啊!”心疼的看著一道道菜撤去,不顾屁股痛要夺下一盘。
“你已经吃了很多了。”容稷把约翰抱上床,好笑地看著贪吃小猫脸上的意犹未尽的表情。
真是只贪吃的小猫,肚子都鼓了还张望著食物,容稷轻轻拍了拍约翰的肚子,狠狠亲了约翰一口。
“小猫真能吃。”
“我还没吃饱。”仰人鼻息还不会乖顺,只能说明约翰真的没有当好孩子的本钱,天生恶人一个。
“我也是,我们接著来,小猫那里真紧,弹性也好,第一次都没流血。”咬著约翰的耳朵,满意的发现约翰不由自主的捂住屁股。
“禽兽,我屁股都开花了。”约翰有些怕了,这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受的,想想爱猫的人最爱看猫撒娇,腻进容稷的怀中,好疼啊!不要啦!再不睡觉天要亮了,说了一大堆,最後在容稷的魔掌下保证明天晚上再热情的奉陪才免去一劫。
容稷本来也就是逗逗约翰的,没想到後来逗上了隐,又多磨蹭了会儿,时间实在不早了才放开约翰。
凌晨3点半,约翰终於忘记疼痛咬著被角委委屈屈的睡著了。
只能说,恶人自有恶人磨。
早上,约翰迷迷糊糊的被摇醒,哼了一声眼睛还睁开一根腥咸的东西就塞进了嘴里。
不好吃,约翰要吐出,张大嘴,那根棍子顺著就插进了口腔内部。
“唔……”睁开眼睛一看发现原来容稷把他抱到地上跪著,容稷坐在床沿兴奋地示意他吞吐。
“猫咪乖,等会要开饭了。”诱惑的说出最有利的条件,浅浅抽插几下让约翰适应。
约翰也不是什麽矫情的人,脑袋里想著食物也就不觉得有多难以忍受,顺从的听从著容稷的吩咐。再说,他和奶奶的一天三餐还有赖於这个人呢。
“别吐出来,咽进去。”容稷捂住约翰的嘴,“咽进去你今天想拿多少食物都可以。”
约翰眼睛一亮,莫名其妙的就真的把浓热的液体咽进了肚子里。
“真的是我想拿多少就给多少?”约翰眼睛闪著狡黠,他虽然常抢街区小孩的食物但也明白在适当是时候要给他们一些好处的道理,不然逼急了会被群殴的。他现在屁股痛打架实力本就下降了一大截,加上又不在家住,免不了给那些手下一些好处让他们听话帮他照顾奶 奶和小约克。
“嗯,还可以叫司机带你去你想去的地方,上午我有课。”容稷想小猫咪表现的还不错,至少在他情动的时候没有小猫咪表现的还不错,至少在他情动的时候没有伸爪子挠他两下本著宽大为怀的心理又给小猫加了筹码。
“你太棒了!”约翰冲到餐厅,被女仆拉到盥洗室洗漱。
容稷苦笑不已,这句话他是想听来的,可是好像糊涂的小猫咪说的时间没掌握好。

恶人自有恶人磨 4

洗漱完毕,餐桌上果然摆放处不少食物,牛奶、咖啡、果汁、茶,面包、土司、三明治、熏肠、黄油还有许多叫不出名字的食物。
约翰本能的想切熏肠夹在三明治里,手里先被容稷塞进一个圆滚滚顶端有顺涡轮的面食。
“陈嬷嬷做的包子外面可是吃不到的,没眼力的猫咪。”容稷宠溺的对著约翰一笑,也拿了个包子。
容稷这麽挑食的人说好吃一定很好吃,约翰大大的咬了一口,喷香的包子简直要让他把舌头一起吞下去。
“呜……好吃好吃,这个也是我要拿多少就有多少吗?”一边吃还不忘问自己的权利。
“这个恐怕不行,每天只有3笼,牛奶面包黄油还有熏肠随你拿。”容稷厌恶的看了眼这几样,这些西方的食物大多是下面的农场送过来的,以现在的物价卖了可惜,可仓库又多的快要放不下。他留下这些的目的是支援那些有才能的下属和校友度过经济危机以换取日後利益的,不过他倒不介意送小猫咪一些。
“我要拿一车都没关系吗?”约翰吃惊。
“随便。”容稷淡淡地说,“不过记住你一天只有5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时间到了没回来可是要扣工资和待遇的。”
“知道了。”吐了吐舌头,这里的条件这麽好他才不会笨到不遵守约定被出去呢。吃了这里的美味就算是救济站领的面包也吃不下了吧!
“我吃饱了。”喝完最後一口粥,约翰终於有了饱的感觉,跳起来迫不及待要去找食物。
“带小猫去挑食品,派辆车送他,不要太显眼,从暗夜里抽个人当司机。”容稷慢条斯理的吩咐一旁的丫鬟。
“是。”丫鬟吃惊,暗夜里的人虽不是最厉害的却也是掌握中国传统功夫的一队死士,只要上面下达了命令必能完成,去保护约翰实在是大材小用了。
“叫管家进来。”
“是。”
须臾,一个中年中国男子进入餐厅,恭敬地垂首侍立。
“主子有什麽吩咐。”管家面目刻板,声音毫无起伏。
“你的功夫又有长劲了,这周有多少人求助?”
“1056人,45名知名作家,34退役特种兵,20名生命科学院高材生……”
“考察一下他们。”
这边约翰快乐像只得到仓库的小老鼠,整理好面包、牛奶、熏肉、黄油以及专门给奶奶和小约克精细糕点站在台阶上等人把车开过来。
车一来就把食物吭哧吭哧的往车上搬,等把食物都搬上车,看著面无表情的司机,眼珠子溜溜直转,心痛的拿出几块精细糕点塞给司机。
“大哥,这个给你,好东西。”
司机显然没想到会受到礼物,呆滞一下,复又转头看了一眼约翰,“谢谢,去哪里。”
约翰眉开眼笑,强龙难压地头蛇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这个司机在他眼里显而易见的就是那条地头蛇,为了长期稳定的工作,约翰这个面子是丢定了的。
一个小时後,车平稳的停泊在小而破的约翰家门口,说实话,约翰是真的佩服这个司机,能够在这里把车开的平稳没有一定的水平是绝对做不到的。
“奶奶,我回来。”带著精细的糕点回到家,一进门就看见小约克硬塞给奶奶一块有些霉烂的面包,顿时感到双颊发烧,亏著小约克自己都吃不饱还想著奶奶,自己以前还老为奶奶给小约克食物不高兴拿小约克出气。
“别吃这个了,看这是什麽?”把食品一字打开,有从厨房摸的,有从餐桌上悄悄藏的,还有正大光明拿的。
“这是包子,很好吃。”把包子塞进奶奶手里,发现小约克口水直流,近了一听他肚子叫的厉害,忙给小约克塞了一个。
“快吃,快吃。”
“约翰哥哥也吃。”小约克吞了吞口水,把包子还给约翰。
“你摸我肚子多鼓,我找到工作了,包吃住还有钱拿,哼哼,我就是这条街上最有钱的人了。”约翰得意地叉腰大笑,街头的伊曼最有学问还不是要饿肚子,不过看在平时他还不错的份上食物也有他的一份。
“约翰哥哥好棒!”小约克崇拜的看著约翰两眼冒心心。
“找到工作就好,好好工作别老回来,现在竞争激烈老板都愿意雇工作努力的人。”奶奶却道,不过从她的表情看她还满欣慰的。
“小约克快吃,快吃,等会儿还有好玩的,我超过时间要扣工钱的。”看了看时间,约翰急忙塞了一堆食物给小约克,催促他吃。
小约克一听,大口大口的消灭干净就被约翰吩咐去叫几个平时玩的好的朋友。

恶人自有恶人磨 5

“老大,你找到工作了,请我们吃饭,我要吃香喷喷的面包。”不一会儿,一群少年就乐颠颠的跑到约翰家。
“干完活有的你们吃。”对他们的没大没小约翰也不恼,反正是打算请他们吃饭的,只不过不是无偿的罢了。
“真的呀!老大有工作了不一样,变大方了。”少年们不可思议的纷纷说道。谁不知道约翰专横跋扈,最爱欺负人抢食物。
今天他说要请客莫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废话少说,出来干活。”约翰指挥一群少年从车上搬下食品放入家中,果然让他们大吃一惊。
“老大,你在哪儿发达的!连熏肉都有!”一个个绿著眼贪婪的闻著。
“约翰哥哥,我想吃熏肉。”小约克虽然吃饱了,可一闻见熏肉味馋虫又翻了上来,小声祈求。
“吃吧!大家都吃。”约翰十分有成绩感的下了命令,人有钱了果然不一样。
“耶!老大万岁!”一群少年一听,如狼似虎的扑向食品。
“约翰,这些东西哪来的?”相比较而言,还是奶奶比较理性。
“老板喜欢我就送我了。”
“可是你们老板也太大方了。”奶奶还是不甚放心。
“我老板可有钱了,你们知道早上他的餐桌上有多少东西吗?面包三明治熏肉黄油他只是摆著好看,一口都不吃,还有牛奶果汁咖啡还有高级红茶,他只喝红茶,他吃包子喝粥,粥你们知道是什麽吗?像浓汤不过是米做的,里面有肉丁、蔬菜还有种色的鸡蛋……”约翰滔滔不绝的讲著,听到一群人眼睛都直了。
“他肯定是个百万富翁。”有人感概,被约翰嗤之以鼻。
“他比百万富翁富多了。”约翰猜测他是个东方贵族,因为他的一言一行都十分的优雅。
“老大,你在那里做什麽?”一个人问,约翰红了一张脸,却也不屑於说谎。
“当他的猫咪。”
“少爷,时间要到了。”司机进门提醒。
“哎呀!我要走了,明天还会回来,你们就住在这里帮我照顾奶奶和小约克,食物可以吃,但一定要留上5天的食物,我怕有时间我回不来。记著给每天给按顿给街头的伊曼送饭,就说是我挣的,叫他好好看书吧!哈哈……”伊曼可是他未来手党的参谋,不能饿死他了。
“老大慢走!”一群少年一听有饭吃欢欣鼓舞,摩拳擦掌的想老大只说要留够5天的食物,只要老大按时回他们还可以给家里带多一些,对著约翰的笑容也大了许多,态度更是恭恭敬敬,立正敬了个标准的军礼生怕惹火了约翰。
“没事你们也去多打听打听临街的情况,等我回来咱也成立一个手党。”交代完,约翰终於回到车上,发现肚子又有些饿了。盼望能回去和容稷共进午餐。

恶人自有恶人磨 6

事实证明猫咪的生活也不错,这是约翰的新发现,每天吃的很少重复不说还能穿名贵的丝绸。容稷是个很大方的人,他第一天拿回那麽多的东西时心里还在打鼓担心,可他给容稷报数量的时候容稷只是轻点下了头了事。
这一切都朝著一个方向指明──容稷很有钱。和因为经济危机而流落街头的有钱人不同,这场危机中的巨大损失还不足以动摇他的根基。
他是谁呢?
约翰苦恼,跟著容稷混是不错啦,可是这只是度过危机的暂时之举,等危机一过他可是要想办法成立个手党之类的,他可不想的当一辈子的猫咪。
约翰有点怕,万一到时容稷不让他走怎麽办?或者在危机之前就把他走怎麽办?无论哪个选择都是他所不乐见的。
“臭小子,脑袋被啃空了,忘记怎麽说话了?”张胖子粗粗短短的冬瓜手拍的打在约翰的後脑勺上。
“狗屎!再打我我就不客气。”横眉瞪回去,要不是想从张胖子这蹭点东西带回家他才不会委屈自己巴结脾气坏得要命偏偏一手好厨艺的张胖子。
“嘴巴干净点,别动不动狗屎的,当我听不懂。”张胖子撇了一眼约翰,“把盐递过来。”
“臭鼬!”递过盐,约翰扒到张胖子身边,“容稷是不是中国贵族啊!”
“主子的名字也是你叫的?”
“我就叫,女王进门都要敲门何况叫他的名字?天赋人权懂不懂?”
扬起头约翰反驳,容稷家的规矩还真是多,这个不许那个不准,这里的人权几乎是全美国最低的地方,他亲眼见过做包子的给容稷下跪。
“哼哼,那是美国,中国的主子就是主子,没有主子我们早就饿死了,你知足吧!别一天到晚想著想那,还要建手党,一个帮主子随便派个人过去都给挑了。”张胖子摇头,约翰这孩子当主子的男宠本就不是他所乐见的,金发蓝眼的,长得再好也像金丝猴似的更别说这臭小子还对著主子大呼小叫的,没规没矩的,陈嬷嬷几次都快被他给气晕过去。
不过很显然,他的话是白说了,锅里的香气早就把约翰的魂勾了过去。
“好香……好香……”某只金丝猴围著炉子转圈圈。
“下人餐而已。”张胖子无语,明明是和主子一起用膳,顿顿山珍海味的往他那可怕的胃里塞,怎麽还是和没见过世面的小孩一般,什麽都香。
“太香了,有多的一定要留给我。”抓著张胖子的袖子要求,嘿嘿,他吃不下不会带回家吗?面包什麽的容稷随他拿可是像这种中国菜就只能靠他这里蹭点那里藏点了。张胖子面恶心善,他只是说过一次上有奶奶下有幼弟就善心大发,每次做下人餐时会多做一些专门给他。
“知道知道,不用你说,对了,明天餐厅我当班,你自己另想办法。”盛了几分饭出来给约翰,张胖子叮嘱。
“哎!怎麽又是你当班啊!你不知道李二的胆子有多小,还有陈嬷嬷,那包子就是她的眼珠子。”头疼,想多要几个多难。
“餐厅里要不要人?”他总不能养约克一辈子,又不和他沾亲带故的,乘早打发了的好。
“嘿嘿,现在来应聘的都是硕士,会好几国语言的呢?不过我们还是只招中国的在读学生。”
“差别待遇。”想起自己应聘那天的惨状就来气,“黄猪!”
“白鬼,加个舌头就能当白无常了。”张胖子迅速的反驳。

恶人自有恶人磨 7

约翰起不来床,因为屁股痛,屁股痛则是因为容稷的纵欲。
“你是猪吗?”不但屁股痛,腰也酸的动不了,今天肯定是回不了家了。
“有我这麽能干的猪吗?”眨眼,容稷万分无辜,是约翰自己在床上活力十足的滥骂给他造成对方还精力旺盛的幻觉。
“你……猪都不如。”气急,和容稷吵嘴胜出的几率至今为0,但还是屡败履战,这也归功於容稷,不吵,分子永远是可耻的0,吵了分子或许有可能突破0,不过目前为止,只见分母长不见分子动。
“猪有我好看吗?有我的皮肤好吗?”贴近约翰,在他的屁股上种了颗草莓,“亲爱的,我们继续吧!”
“猪头,我要死了,狗屎,没节操的鼬鼠……”
“我还没听过有节操的鼬鼠,嗯,这次终於换新词了。”
容稷也不恼,一边听一边挑逗,没一会儿遏制不住的呻吟就从约翰的嘴里溢出。
“我用嘴好不好。”他想回家筹备建立手党。
“不好,你的技术太差了。”不留情面的回绝,果然引起约翰的暴怒。
“老子帮你舔你还嫌?有本事自己舔去,老子我不做了。”怒,亏他说帮容稷弄出来,人家根本不领情。
“别踢,小心闪著腰。”容稷按住约翰的腿,无奈的笑了,真是的,不是说腰酸屁股痛吗?力气还这麽大,幸好他是趴著的。
“混蛋!”约翰用中文说,这是他新近和下人学的脏话之一,原因自然是怕容稷骂他都听不懂。
“你用中文骂人也满性感的。”容稷满意的点头,孺子可教,知道他对约翰那几句骂人话有点腻了专门学来新的。嗯,更兴奋了,原本是想逗逗约翰的,既然如此就拿行动表示他对约翰的满意吧!
容稷一兴奋的结果可想而知,然约翰自始自终都不知道问题出在他三句不离口的脏话上。
“约翰哥哥,你的腿疼?”约克歪著脑袋天真的问。
“是。”自暴自弃,硬著头皮爬起来回答的直接後果就是走一步打几颤,以极端虚弱丢人的形象现身於家人朋友前。哎!他几年努力挣来的强悍形象的一大污点。
“快来让我看看,是不是伤了骨头。”奶奶一听就急了,丢开正在缝补的衣服。
“没有问题的,就是累的。”约翰打起哈哈,也不算说谎不是麽,他是真的累成这个样子的。
“约克,你叫几个人来看门,我带奶奶买新衣服去。”摸了摸口袋,约翰咧嘴笑的开心,15美元,他的第一笔工资,本来是用来支付车费的,不过这笔开销在有专车接送後省下了。
“哎!不用的,我还有的穿。”奶奶直摆手,当前的形势她还是知道的,饿到吃草籽树叶蒲公英的大有人在。
“那怎麽行,第一笔钱一定要爽爽快快的花出去,不然以後会挣不到钱的。”这当然也是容稷告诉他的,“我老板说不花钱的人是挣不上钱的。”他的目标是手党老大,只有大方了才有小弟跟的。
“我老了,还是给约克买吧!”奶奶还是拒绝,她一个老人家再好的衣服也没多大用处,倒是让约克穿体面点好找工作。
“都买都买。”约翰也知道奶奶的强脾气,只好答应,一个月的奢侈生活早改观了他对钱的态度,要是以前他早把钱藏起来或买好吃的偷偷给奶奶吃。
小约克犹豫地站在原地,有新衣服穿他是很高兴啦!但让约翰收留他已经是奶奶极力争取的了。
“约克你快去把公鸡他们叫来看住帮会物资,我们不在家可别让人把食物偷光了。”
“噢!”

恶人自有恶人磨 8

三人上车,约克和奶奶都是第一次坐,有些局促。约翰大方的让他们放轻松,心里有点得意,他可是坐了1个月况且约翰还真是那种到哪里都不会胆怯的人。
有车出门自然方便,不一会儿司机就把他们三人送到了购物街。
逛街买衣服,约克是头一回兴奋的东看看西看看,约翰也是头一回,以往都是买便宜的布请邻居大妈或是奶奶缝制的,约翰也想像约克一样看那些漂亮的衣服,可是这不是给他自己买衣服,而且他现在算的上是见过世面的人了,要沈稳。
约翰憋的很难受,司机看出,体贴的把他们领进一家服装店。
“欢迎光临。”导购见到约翰和司机眼睛一亮,在萧条的年代终於有生意了。
“奶奶你们快去看看有没有喜欢的。”约翰故作大方的坐到一边的沙发上,眼睛却不住的往衣服上瞟,好想去看看啊!
约克一听立刻迅速的奔向目标,奶奶则是张望了一番,慢慢走向一件衣服。
“这麽快?”看著两人手上的衣服约翰下巴掉地,前後不过1分锺而已,而他们就已经决定好了,要是他至少要一件件看过,然後再分锺而已,而他们就已经决定好了,要是他至少要一件件看过,然後再试上几件,最後再听听导购的意见……
当然,约翰的这个思路还是容稷灌输的。
“奶奶,你手上的那件太简单了,你看那件带亮片的,还有那件色带刺绣的。”
“约克,你不觉得你的那件颜色太淡了吗?你洗不干净的,不如穿的。”
“可是我喜欢这件,我会把它洗的很干净。”约克有些不舍鼓起勇气争取。
“不然我试穿一下你看看,一定会好看的。”约克想了想,觉得还是用事实说话比较有用。
“根本就不用试,洗衣服要肥,肥要花钱,而你洗白衣服一定会用更多的肥花更多的钱。”约翰分析的头头是道,他现在可是家里的支柱,深刻的体会到了压力。
“呵呵,您的玩笑真好笑。”导购痴笑。
“我没有开玩笑,我现在一个月工资15美元要养活一家还要想办法成立个少年团体。”约翰认真地说,他知道他在贫民区算是富的但放到别处还是穷鬼一个。
“怎麽可能,您身上衣服的布料可是上等的中国丝绸,一般买不到的。”导购睁大眼睛。
“我说的是真的,这是工作装。”容稷让他穿的也算是工作装吧!
“那你还敢进来?这里最便宜的也超过100美元。”导购更是吃惊了,接著又问起,“你做什麽工作的,待遇这麽好,我一个月才9美元,不过中午管一顿饭,我以为我的工作就很不错了。”
“约翰哥哥的管三餐呢,而且还可以给我们带好吃的包子。”约克对包子记忆深刻。
“喔噢,太棒了,还招人麽?”导购眼睛亮晶晶。
“他们只招在读的中国学生啦!”约翰解释换来导购明显质疑的表情,挠了挠头,“我是意外中的意外。”
“奶奶,我们还是买布料吧!我的钱好像不太够。”约翰脸红,成衣这麽贵倒是他没想到的,他不知道这家店再隔上一条马路的店里卖的衣服15美元足够买两件衣服。
“主子吩咐过了如果买衣服鞋子主子付账。”司机面无表情。
“耶?臭容稷,他都没有告诉我。”害他没面子,以为钱不够花,今天绝对要骂死他。
“我可以要这件衣服吗?”约克问的小心翼翼。
“买,多买几件,反正有人付钱。”约翰惩罚容稷的方式是花他的钱,不但买奶奶和约克的衣服鞋子,他也要添置衣物。
“我看看有没有适合我穿的。”
“主子吩咐猫咪的衣服由主子选。”司机阻拦,“主子还说如果猫咪硬要买就收回前言,所有衣服由您付账。”

恶人自有恶人磨 9

约翰的日子过的舒服极了,除了在床上辛苦些他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少爷了,甚至他的手党也在昨天成立了。闲来无事就和张胖子腻在一起要一些多余的饭菜送回家,渐渐地和张胖子变成了朋友。
其实张胖子也不坏,约翰想。
张胖子同情心,但他的多数同情都给了中国人。
好多人当面叫他老张背地里叫他张胖子,因为他太胖。
张胖子的手指圆圆短短但能做出好吃的饭菜,不像容稷的手漂亮却只能拿来捧书和做坏事。
哎呀,一想到晚上的情景约翰也有点感觉了。
“怎麽了?脸红成这样?你最近当心一些,我听说陈嬷嬷不乐见你。”张胖子凑近,悄悄说。
“你躲著陈嬷嬷点,她本来想把女儿给主子的,可有了你後主子说不必了,估摸著她现在见了你就来气。”
“哼哼,有了我容稷怎麽可能有精力去找女人?”约翰听了有些不舒服。
和容稷的每一天都很开心,虽然两人斗嘴从来没赢过。
“我先回去了。”
“好,明天记得过来,有饺子。”
回房间的路上约翰脑子昏昏沈沈,满脑子都是容稷和女人相拥的画面,突然画面中的女人变成了一脸褶子的陈嬷嬷。
“陈嬷嬷?”还真在路上碰见陈嬷嬷了。
“贱人!”陈嬷嬷扭头就走,看不惯只是一个低下的男宠却尤不自知的在每个人面前张扬。
“我听的懂。”约翰恼怒,以为他听不懂中文的骂人话啊!没招她惹她凭什麽骂他。
“听的懂最好。”
“你才是贱人。”就算她能做出好吃的包子也不能容忍人生侮辱,她又不给他工钱。
“反了你!嘴巴不干不净的,污了房子。”
“彼此彼此。”还是从下人斗嘴中学的,约翰想这一定是最厉害的骂人话,因为每次一旦说了这个对方都会气到脸红。
果然,陈嬷嬷的脸也红了。
“自己把自己当个人物。”陈嬷嬷气氛。
“收回你说的话。”容稷不知何时出现,脸上被寒气笼罩。
“主子,我觉得该给约翰一个教训,男宠就该有男宠的样子,没大没小不知天高地厚的让别人看了去徒笑话。”陈嬷嬷态度恭谨。
“我有说他是男宠吗?”容稷笑,男宠他不会宠到多过3个月,何况是2年。
“奴才多话了。”陈嬷嬷大吃一惊,脸色阴暗下来。
“你跪安吧!”容稷平时已经不让下人跪安了,可一想到陈嬷嬷侮辱约翰的话还是有些来气。
“是,奴才告退。”

恶人自有恶人磨 10 完

“生气了?”容稷好笑地揉了揉约翰的脸,“你的手党(帮会名称)今天被挑了。”
“不可能,昨天才成立的。”约翰大叫,他存了2年的钱,组织了好久才成立的。
“真的,不骗你。”容稷笑得欠扁,约翰昨天晚上想著帮会连在床上都心不在焉的,他可不会允许。
“是觉一个人挑的,你知道觉喜欢约克,不希望约克过刀口染血的生活。”觉就是接送约翰的司机,暗夜的成员之一,而觉会挑了约翰的手党一半出於自愿一半出於容稷的命令。
“不可能,20多个会打架的人呢!”约翰不信。
“觉会中国功夫,他当过杀手。”容稷的笑容扩大,暗夜里的人都是杀手退役的。
“哇……我的手党。”约翰大叫,一口咬在容稷的胸口。
“你果然听到这个消息会格外的热情。”容稷奸诈的笑,嘿嘿,没办法,他就好这口,只好这样欺负约翰啦!
“你混蛋、狗屎……”一连串不合时宜的脏言乱语在高雅的房中回荡。
“容稷,你到底是谁?”趴在容稷身上,约翰认真的问。
“我是容稷啊!”咬一口约翰的脸,还是那麽美味。
“我是认真的。”
“哦?还真看不出来。”
气急,没看到他脸上写著‘我很认真’吗?
“你要是知道了就一辈子不能离开我了。”容稷微笑,眼里盛著认真。
“我要知道,如果一辈子都是这样的生活也不错,有好吃的,有好地方住,有好穿的,奶奶也有人照顾,还有人陪我上床。”约翰一条一条数著,越数越觉得不错。
“我们中国皇帝有支秘密的部队叫暗殿,不过暗殿不是完全听从於皇帝的指挥。本来暗殿和皇帝的关系很好,可後来在暗杀一个贪官时皇帝百般阻拦,甚至让一队精英枉死。”
“然後呢?”
“然後暗殿就炒了皇帝鱿鱼出来发展,等著扶植值得的皇帝,但後知道亡国了都没有出现值得付出的皇帝,就这样暗殿在外漂泊了100年偶尔也会回中国找有潜力的孩子。”对著约翰眨了眨眼睛。
“好厉害,暗殿的人都会中国功夫吗?”
“也不是,只有部分人有,觉是属於中等的。”又眨了眨眼睛,“宝宝,我们再来,今天的你可真热情。”
早上,容稷神清气爽的起来,拉起约翰,“宝宝起床了。”
“让我睡会儿。”约翰死也不睁开眼睛,昨晚不知容稷吃了什麽,一晚上没有消停。
“没时间了,今天我的哥哥们要来看看我的新娘。”容稷无辜的说。
“新娘?”约翰一个激灵爬起,怒气冲冲,“陈嬷嬷的女儿?有了我你还要娶老婆?你太可恶了,我还以为你喜欢我的,所以才这麽照顾我,没想到你只是觉得愧疚……”越说越伤心,说到最後眼睛不争气的红了。
“哎!和陈嬷嬷的女儿有什麽关系,我的新娘不是你麽?”容稷无奈,晚上约翰才刚同意他的求婚的。
“耶?”
“快起来吧!我上面有三个双胞胎哥哥,等会儿你就直接叫他们哥哥就行,今天以後暗殿就承认你了,陈嬷嬷再也不敢骂你了,怎麽样,老公我疼老婆吧?”
“……你怎麽才说……哎呦……我的腰……”
太阳升起,而两人的生活也融入了绚烂的阳光。


<--卖身情人 by 九苑 | HOME | 君向潇湘 by 流光岁月-->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