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梅柳渡江春 by 瓒花多在少年头 | HOME | 鹰心 by 撒旦的小柠檬-->

兄弟 by 凌琳

  兄弟

  (一)

  他第一次看到他,是在妈妈的怀里,那时他五岁。他站在妈妈的床前,妈妈抱着他,凑近他,温柔地说:“小悠,这是弟弟喔,他叫小悦,愉悦的悦。很可爱吧?”他看着那个被称为是弟弟的婴儿,看见他睁着大大的眼睛,晶莹剔透的眼珠像琉璃一般,直直地看着他,似乎在探究他的身份。 然而就是在那一刻,他喜欢上了这个有着琉璃一般眼睛的弟弟。

  他们在同一间小学,中学读书,他们虽然年级不同,却总让人觉得他们形影不离。他作为哥哥,总是护着弟弟,不让弟弟受到一丁点的委屈。记得有一次,那时小悦读小学一年级,而他也才读五年级,他拉着弟弟的小手,带着弟弟回家。当他们拐进一个小巷子的时候,一群初中生在巷子里聊天。那群初中生穿着怪异,把好端端的校服剪得这一个洞,那一个洞,硬把长裤剪成短裤,长衫剪成一长一短,他们称之为有个性。

  那群吊儿郎当的初中生走到他们面前,一步一步把他们逼进墙角,要挟着他们交出身上的所有现金,不然就要饱揍他们一顿。小悦害怕地躲在他的身後,紧紧地抓紧他的衣角,琉璃般的眼睛充满了恐惧。他则展开双手,把小悦护在身後,就像麻雀保护自己的孩子那样,还温柔地安慰道,别害怕,没事的。

  他们身上没有分毫,自然是要遭到袭击了。面对那些人的拳打脚踢,他把小悦紧紧地抱在怀里,阻挡了所有的攻击。虽然感觉到一阵又一阵的刺骨之痛,他却只是紧紧地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他知道,他的呻吟声,会让怀里的弟弟受到惊吓。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群学生似乎也厌倦了,终於,在他身上踢上最後一脚後,边骂着粗口,边笑着离开了。

  ────────────────────────────────────────────────────────────────────────────

  短篇一个~~

  兄弟(二)

  确认他们离开後,他才放心地放开被自己紧紧护在怀里的弟弟。他在弟弟惊恐的眼瞳里看到自己,眼睛青紫,嘴角流血,狼狈不堪。但他还是笑了,在查看弟弟毫无损伤之後。他摸摸弟弟的头,安慰道,那些兔崽子,身手真是差,他连一点疼痛感都没有。弟弟笑着,拍拍手说,哥哥,你好像电视里的超人。

  他由心一笑,把弟弟的手拉到嘴边轻轻吻了一吻,笑着说,哥哥不是拯救世界的超人,哥哥只是小悦一个人的超人。小悦笑着,跳着,好啊,哥哥是小悦的超人,小悦不怕被人欺负。

  他扯了扯疼痛的嘴角,看着小悦高兴的神情,看着他百看不厌的琉璃眼睛绽放着笑意。

  回到家里,爸爸妈妈看到他的样子,惊得立即把他送到医院。小悦看到父母惊慌的模样,害怕地看着他。他朝他笑了笑,还向他挤眉弄眼,让小悦不禁大笑。

  他被送到医院後,被医生无情地缝了八针,脸上身上不知贴了多少个纱布和创口贴。医生皱着眉头教训他怎麽不快来医院。他不以为然地笑了笑。

  在他的眼里,安抚被吓着的弟弟,比上医院更重要。

  後来,他提出了要学习跆拳道。妈妈不明白好好地为什麽要学这个,她更希望她的儿子们能够花更多的精力在学习上,在学习上有所作为,所以她给他们起名“悠悦”。他坚决要学,因为他想要变强,变得越来越强,这样,他就可以好好地保护他心爱的弟弟。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的生活里,就只有这个弟弟。他做的一切,都只为了他唯一的弟弟。他毕生的愿望,不是做什麽成功人士,而是能够成为弟弟的超人。

  ──────────────────────────────────────────────────────────────────────────────

  继续~继续

  兄弟(三)

  他二十岁的时候,弟弟十五岁,那时他正在上大学。他学习很好,获得了学校的推荐,能够出国到一间国际名牌大学深造。

  当他站在学校领导面前,看着手里的相关通知,他笑了笑,递回给他的导师。

  那些领导以为他答应了,脸上都露出了赞赏的喜色。的确,没有一个人能拒绝这麽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这个机会,能够改变他的命运。如果他接受,他的前途将是一片光明。他身边的人,包括他的父母,都已经看到了他的未来风光的场景。

  然而,出乎众人的意料,他笑着拒绝了,毫不犹豫,似乎连想也没想过。那些人都苦口婆娑地说服他,用美好的未来引诱他,就差没跪下求他了。但他依旧不为所动,坚持着自己的决定,没有任何人能够改变他。他身边的人都摇头替他惋惜,有些人更是直接批评他太过傲慢,连这样的机会都不懂得的珍惜。

  面对他们,包括父母的责备和指点,他都一笑置之。只是对着弟弟迷茫的眼神说,我会留在你的身边,然後,抱着他,在他的额上轻轻一吻。

  小悦就是他的一切,他所有的世界加起来就是小悦。所以,没有小悦的地方,根本不是他的世界。他只想好好地呆在他的世界里。

  ──────────────────────────────────────────────────────────────────────────────

  加油~

  兄弟(四)

  他三十岁,弟弟二十五岁。长大、工作、成家是每一个男人都要经历的过程。他的弟弟自然也不例外。这一年,小悦有了第一个女朋友,也是他未来的妻子。小悦很单纯,他的爱情也很单纯,他喜欢一个女孩,那这个女孩就是他一辈子的女孩。

  哥哥,你也应该成家了。小悦经常会提醒这个至今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的单身青年。他不明白,为什麽这麽优秀的哥哥,却到现在还没有成家。

  他知道小悦的疑惑,所以他每次都敷衍地说,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啊,哪像你那麽幸运,一找就找到自己的另一半。每次听到他这麽说,小悦总会不好意思地低头笑笑。

  他喜欢看着小悦的琉璃眼睛充满欢乐,所以他祝福他,尽管他的心很痛,这种痛不同於小时候被痛打时的痛,这种是锥心的痛,痛得他一度以为自己会窒息而死。

  一年过後,小悦终於和那个女孩结婚了。对了,那个女孩很温柔,很体贴,也有一个很美的名字,叫温馨。有这麽一个温柔善良的女孩照顾小悦,他应该放心和感到快乐。

  但是,看着穿着白色西装礼服的小悦满脸笑容地吻上新娘时,他终於抵挡不住眼泪如洪水般地涌出。在那一刻,他觉得小悦离他很远很远。他依旧充满笑容,但那些美丽的笑容,已不再属於他一个人的了。

  小悦和爸爸妈妈看着他流淌着眼泪的脸庞,急切地问他发生了什麽事。他用手背潇洒地抹掉脸上苦涩的眼泪水,笑着说,没事,他只是太高兴了。这是快乐的眼泪。看到小悦松了口气的模样,他心里一阵酸痛。

  兄弟(五)

  他答应了上司的请求,到公司总部上班。公司总部坐落在遥远的太平洋的另一边,和他的家隔着大洋遥遥相望的地方。

  听到他要出国工作,家里人都感到吃惊。他们不理解,曾经有那麽一个多少人做梦也求不到的出国机会,他放弃了,而如今,年过三十的他,在国内事业如日中天的他,竟然选择离开。

  对於他们的不解,他只是解释说,他想要看看外面的世界。只有他自己明白,他的世界已经离他而去,他不得不去寻找另一个世界,尽管他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接受另一个世界,他已经习惯了他原来的世界,从他第一次见到他开始,一切都注定了。

  临离开机场前,他看着小悦的脸庞,在小悦的褐色瞳孔里,他同样看到了自己眷恋不舍的表情。

  让我抱抱你,我亲爱的弟弟。他说。他不知道,他下一次拥抱他,是在多久之後。他的弟弟含着快要脱框而出而出的眼泪,紧紧地拥进他的怀里,像他小时候总是做的。

  他感到欣慰,在那一瞬间,他感觉到小悦还是那个总要依赖着他,称他为超人的男孩。他差点就要丢脸地掉眼泪。他稍稍仰头,整理自己的情绪,和亲人一一告别。

  兄弟(六)

  美国是一个浮躁而有激情的世界,这里的人总是很忙碌,他们的时间总是不够用。

  一来到这里,他也开始忙碌,没日没夜地忙,忙得天昏地暗,来不及好好地观看这个世界。他的生活里除了工作还是工作。

  但他很享受这份忙碌,因为只有这样,他对小悦的刻骨的思念才能得到些微的缓冲。尽管他的忙碌对他而言毫无疑义。这个世界不是他的,他只是在为别人的世界打拼、为别人的世界献出自己有限的时间,他自己却始终站在这个世界的外面,冷眼旁观,却从未想过要参与其中。

  对他而言,最靠近他心脏的位置,已经有那麽一个世界,他又如何能再接受另一个世界?

  每次静下来的时候,想到自己独自一个人在一个诺大的公寓里,却没有丝毫家的感觉。对小悦的思念,在这个时候,总会如凶恶的洪水,潮涌而来,几乎让他难以呼吸,快要把他在这份沈重的思念中逼死。所以,他总是忙着,尽一切可能让自己忙着,不让自己有一分一秒的空白时间。

  一天,他接到了大洋彼岸打来的电话,那年已经是他离开家的第二年。电话里小悦的声音很兴奋,像是小孩子终於得到自己心爱的玩具一样,总是笑个不停。

  “哥哥,温馨给我生了个小宝宝,是个女孩,她很可爱。”

  他听了很高兴,他能想象那个女孩是一个多麽可爱的女孩,因为她的父亲小时候也是个可爱的小家夥,圆圆的大眼睛,琉璃般褐色的眼瞳,总是充满着笑意。

  他不禁笑了笑,问弟弟侄女的名字。

  那边顿了顿,沈默了一会儿才轻轻回答说,她叫小优。

  他顿时全身愣住,似乎被一股强大的电流刺激得无法动弹。然後,一股心酸由小腹一直冲到喉咙,让他哽咽得说不出话来,眼眶也是如此的酸痛。

  他们就这麽静静地调整着自己的情绪,沈默了很久之後,那边的声音再次响起,只不过,带了点潮湿。

  哥哥,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我很想你,你为什麽不回来?

  他心里一阵难受,对不起,我很忙,真的,所以抽不出时间。他这样回应。他不知道,他有多麽想念他,每一次的想念,都可以要了他半条命。

  那我去找你,可以吗?他请求到。

  他在一旁苦笑,想要答应却最终还是拒绝了。

  我真的很忙,其实我也经常不在美国,我一年有大半的时间是要到欧洲出差,所以,我抽不出时间接待你。

  他听到电话那边传来微弱的啜泣声,那声音让他一阵阵揪痛。

  兄弟(七)

  再强的人,都不可能没有极限地工作。常年不间的高强度工作和缺乏休息,让他的身体终於崩塌。

  医生给他做了全身检查後,委婉地告诉他,他得了癌症,已经到了晚期。

  他对自己超然的态度感到惊讶,他甚至没有感到伤心。他只是平静地问,他还有多长的时间。

  医生遗憾而无奈地说,他还有半年。

  突然知道,自己的生命只剩下半年的时间,他开始认真考虑接下来的事。任何人都一样,在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之时,都想要做自己最想做的事。他想了很久,脑子里一直只浮现出小悦的身影。这一刻,他找到了自己要做的事──他想要细细回忆过去的一切,他的世界,他的小悦。他拿起笔,记录下小悦的每一件事,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

  他感到惊讶,为自己的记忆力感到震惊。很多事情,他以为自己已经模糊甚至忘记,但他依旧能清晰地想起小悦的样子,那麽深刻,似乎他们之间的五年空白从未有过。

  他奋笔写着,往往一动笔,除非必要的休息,他就不会停止,一直在写。在回忆与写的过程中,他总能能忘记周围的一切,忘记时间,忘记他在美国,忘记他已经离开了家,忘记自己是个生命垂危的病人。他深深地沈溺在他与他的过去里,他甚至觉得,他就在他的身边,从未离开过,一直在他的身边静静地听他回忆他们的过去。

  兄弟(八)

  他在有哥哥的梦里惊醒。他喘息着,突然意识到,他们已经有将近六年的时间没有见过面。他很想念他,很想很想,常常因为想念而失眠。今天他特别想念他,这种想念让他坐立不安,恨不得立刻飞到彼岸,去见一见他,拥进他的怀里。

  他终究没去见他,因为他已经回来了。

  当一个陌生的外国男人捧着一盒骨灰出现在他面前,他几乎要晕掉。当他听到他亲爱的哥哥死於癌症,他的眼泪就彻底决堤,琉璃般的眼睛,泉涌出一股又一股的泪水,几乎是要把一辈子的泪水都在这一刻流掉。

  他紧紧地把那盒骨灰拥进怀里,就像他哥哥生前每一次对他做的那样,给他无尽的力量和别人无法给予的温暖。每一次,他在他的怀里,感受着幸福,觉得这个世界,就只剩下这个温暖的怀抱。

  当他看完那个外国人给他的一叠厚厚的稿件,他终於忍不住,失声痛哭。他第一发现,自己竟然也能够哭得这麽哀伤,这麽的痛心。他看着纸上清秀的笔记,想起哥哥孤独地回忆着自己的每一个过去,纸上的每一个字,就变成一根根尖锐无比的针,狠狠地刺在他的心里,把他刺得好痛、好痛……

  他从来不知道,他在他哥哥的心里,深深地刻下了印记;他从来不知道,他的哥哥,竟然能把他所有的一切都记得清清楚楚,有些连他自己,也早已印象模糊。

  除了那叠稿件,他还另外给他留了一封遗书。里面的内容很少,只有短短的几个字:

  我爱你。

  你永远的超人

  他还能说什麽,除了内心感到痛苦,除了把自己所有的泪水都流掉,除了心里不断扩大的愧疚……

  兄弟(九)完结

  他们把他安葬在一个幽静的公墓里,那里的环境很幽美,旁边还有一棵高大的老槐树。

  看着墓碑上他的笑容,他又一阵心痛。这一段时间,他总是心痛,他觉得自己的所有知觉,除了心痛,再没有其它。

  每次在家里,他想念他,却只能抱着自己的女儿,不断地叫着,小优,小优,直到自己的眼睛湿了再干了。

  小悠……

  他亲爱的哥哥。

  他无法排解自己心里的思念,只有跑到他的墓前,经常一站就是一天。只有这样,他才能稍稍感到心安。

  每次他来到他的墓前,都会跟他聊起他们的过去。每一次的回忆,都让他伤心痛绝,让他再一次清楚地认识到哥哥对他的爱。

  前面冰冷的墓碑静静地倾听他的回忆,照片上的哥哥似乎在对他微笑着。

  後来,他终於在无尽的思念与忧郁中倒下。伤痛把他摧残得异常憔悴,像一株即将要枯萎的草,毫无生气。曾经无比闪耀的琉璃眼,现在像是蒙上了一层雾,让人觉得,他的眼睛穿越了一切,看着遥不可及的,除了他,别人都看不到的地方。

  他的妻子、女儿、父母痛哭着求他好起来,但他却一天比一天衰弱。终於有一天,他无法再起来。

  但他觉得很高兴,很幸福,因为他在梦中看到了哥哥,他心爱的哥哥,他依赖的哥哥,只属於他一个人的超人。他不愿起来,虽然他听到外界的有人在呼喊他,但他毫不犹豫地走向另外一边,有他哥哥的那边。他阴霾的琉璃眼终於又重现光芒,他向他奔驰而去,投进他温暖的怀里──只有这个里,才是属於他的世界。

  他笑了,在临走前的最後一刻,留给他的家人一个幸福的微笑。

  他们被葬在一起,旁边的那棵老槐树静静地陪伴着他们。他终於走到他的身边,他陪伴在他的身边,永远也不分离。

  他和他,就是他们的世界。

  ──────────────────────────────────────────────────────────────────────────────

  这是昨晚突然想到的小故事。

  有些人就是爱得太辛苦,太累……

<--梅柳渡江春 by 瓒花多在少年头 | HOME | 鹰心 by 撒旦的小柠檬-->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