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然而 by Darl | HOME | 晕 by 溦年-->

弯弯恋情 by 葟蕎荊

文案
原名《海洋,是为了承接天空的眼泪》,
不过姐姐俺觉得好多人都不喜欢这个名字呢,
所以就改了~~~

宇扬和吕枫的故事很清水,
是单纯的校园恋情啦,
过程很苦,不过以后就好了。

续写的是许古的故事,
大学的爱情啦,也算校园恋情,
这篇就不是清水文了哦!
目前正在酝酿着~~~

嗯...不喜欢看清水文的亲亲也可以直接跳过看许古的哦!
弯弯的恋情,无法一帆风顺,但还是可以靠岸的!
(*^__^*) 嘻嘻……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主角:宇扬,吕枫




“啊!你果然在这里呢!”欣喜的声音。
吕枫回头转向声源迷离的眼神带着茫然,看到宇扬走来,稍稍睁大了眼帘,尔后对他礼貌而疏远地笑了笑。
“你好像总是一个人在这里呢!”宇扬走到他身旁,上身也是趴在栏杆上,眼睛却是看他,问着“你在看什么吗?”
“……看天空。”吕枫眯了眯眼,没有云的天空显得很亮。
“天空?”宇扬的目光终于稍稍移向天空。
“嗯。”吕枫有些落寞地笑了笑,“蓝得很脆弱,对不对?”
“会吗?”宇扬还是注视着他,“不是很美吗?”
“嗯……?”吕枫不解地侧头看他,却意外与他四目相对,那双明亮而清的眼睛里,似乎有一种巨大的包容力隐藏着,若隐若现。
“因为它蓝得很均啊 ,是大自然最完美的杰作不是吗?”宇扬甚至捉起吕枫的手腕,举了上去,盖住了一片天空,“你看,很谐调吧!”
吕枫呆呆地看着被举着的手,然后慢慢地张开了手掌,纯纯的蓝色填满了他的指缝,像快要从那里溢出来了一样。
“它能包容世间万物,所有看似不谐调的事物和它都能完全相融,相互取得了一个平衡点,无论怎么看,都不会让人觉得有丝毫的怪异。”
吕枫眯着眼望着指缝间的蓝天……起雾了呢……
宇扬慢慢覆上了吕枫的手,“吕枫,我喜……”语言在发现了身边人不断溢着的眼泪时停住了。
“好像……能捉着天空……”吕枫紧握着自己的那只手。
宇扬默默地按下了吕枫颤抖着的手。
“可是……什么都没有啊……什么都没有出现……”
将颤抖着的身躯拥入怀里,轻轻地说着,“很孤独吧?”
一句话,勾起了千丝万缕,吕枫的眼泪沾湿了宇扬的衣服,这个怀抱很温暖呢……吕枫这样想着……
================
许古的话:
一直觉得吕枫根本不是男生……为什么?因为他太小了,整一个发育不良,不说的话,谁又会相信一个瘦小嶙峋的小男生竟然是个已经17岁的高中生了?
他瘦也就算了,他还白?!白得缺乏血色!估计一个大的动作就足以使他昏倒下去。
可是这么糟糕着的男生却偷走了好友的一颗心……或许不是偷吧?
也许从开始偷偷关注他时,在他的一个眼神一段呼吸中,一颗心就不由自主地依了过去,从此迷路了。
宇扬的话:
第一次看到吕枫,是在教学楼的花坛里,那天只是排练,球滚到了那里,我去捡,抬头看到的,便是那抹单薄的身影。
当时的风并不大,可倚在栏杆上的他衣摆却摆得很厉害,像是下一刻就会被吹走了一样……第一次看一个人会看得出神。心里莫名地,想保护他。
一直望着天,很寂寞的姿势,寂寞得让人心疼。
从此,总会不由自主地,偷偷在角落里陪他。
吕枫的话:
那两个男生,有着我没有的阳光,让我很是畏惧……将捡到的球还给他们,迫切想逃离,却被一个男生握住了手。
“喜欢你。”他这么说着,眼里不是捉弄,满是真诚。
冰凉的手在他的包围下开始泛暖,这个有着阳光微笑的男生,为什么会喜欢绝望呢?是不是他并不知道,我杀死过一个人呢?
想要挣脱开桎梏,却使不上力气了……被忽然的抱住,很温柔的怀抱……风,轻轻吹着,脸上满是凉意,才发现……怎么又哭了呢?
“天空的眼泪,应该让海洋来保护。”他在我的耳边低吟着,“我叫宇扬。”
“……吕枫。”

天很蓝

吕枫站在天台那个熟悉的角落呆呆望天,午后的阳光并不猛烈,倒也符合秋天这个季节,懒懒地斜靠在吕枫身上不愿离去。
腰间被一双手臂温柔地抱住了,慢慢陷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等久了吧?”耳边是柔和的询问。
吕枫摇了摇头,回头望他,“都处理好了吗?”
身后的宇扬很无奈地笑着。
眼底是一闪即逝的黯然,吕枫推了推宇扬,“快去快去,不用在意我的。”
“……对不起呢。”宇扬歉意地低头吻了吻吕枫的额间,“我让许古送你回去吧,你再等等。”
“……嗯。”
我和学生会,谁更重要呢?……吕枫望着宇扬离去的背影,惨淡地笑……什么时候,自己已经那么那么重视宇扬了吗?
秋天的风夹带着一丝寒意,吹乱了吕枫的短发,不自觉地,缩了缩肩。
===============
许古提起书包挂在肩上,正想走,发现了门口倚着的身影,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上前,结结实实给了他胸口一拳……真的好想揍扁这个人,可是那张带笑的脸就是让他下不了手,真是见鬼了!
“你怎么就那么多会要开啊?!”许古有些不耐地看着他。
宇扬无力地笑着,“小枫就拜托你了。”
许古也无力地叹了口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小枫是和我在一起的呢!”不过,在别人眼里顶多也只会觉得是友谊,因为是同性,这段恋情隐藏得很苦涩。
“是啊是啊,你可不要抢走我的小枫哦!”宇扬笑道。
“放心啦!”许古豪气地拍着宇扬的肩膀,坏笑开来,“哥哥我呀,一定会抢到的!”
“诶,你和我差不多大吧?”宇扬好笑地瞪着他。
“没关系,哥哥原谅你。”许古也学着瞪他。
“会长,时间到了。”一个学弟气喘吁吁地跑来。
“好,这就走。”宇扬走了几步,回头,“小枫在等呢,你快点去,他怕孤独的。”然后才真的急匆匆地走了。
“……我说真的哦!”许古喃喃道,“只要你敢伤害他。”望着宇扬背影的一双眸被刘海遮着,读不出真与假。
===============
挥了挥手,吕枫有些懊恼地想挥走频频的瘙痒,最后终于忍不住睁开了眼睛,夕阳有些阴凉了,不禁眯了眯眼,眼前人坏笑的脸庞印入眼帘,他无力地叹了口气。
“睡美人,回家咯!”许古笑着,扔了手里的草,伸手帮他理理额间的乱发。
然后一起慢慢走着。
“……宇扬又要开会了吗?”吕枫轻轻地问。
“诶,小枫,要不要吃冰呢?我请客哦!”许古忽然说。
“……好,我可以要香芋味的吗?”
“当然可以啦!”
===============
许古在吕枫门前停下了自行车,吕枫从后座下来。
“明天见咯!”许古笑着挥挥手,示意他进去。
“嗯,明天见。”
然后便是目送许古离开,回头看看家,房屋只有一层,通用普遍的砖瓦,唯一和两旁邻居不同的是屋前有一块土地,那里植上了安静的白百合,香味似有似无地在空气中弥漫。
吕枫走进篱门到门口,用钥匙开门,进去,关门,然后慢慢走进里屋。
“舅舅,我回来了。”他轻喊。
“哦。”厨房那边传来了男人温和的嗓音,“快可以吃了,记得洗手。”
“好的。”
吕枫应着,回房放下了书包,然后拿起了床头的相框,“妈妈,我回来了。”他轻轻说着。
相框里的女人很温柔地笑着。

遗忘

宇扬很有人缘,身为校篮球队长的他很高,有着一身健康的麦色皮肤,每场比赛都不会缺少支持者,虽然长相平凡,但温和待人的个性让人很舒服。
同时身为学生会会长的他似乎每天都会好忙碌,不是开会就是排练……
吕枫坐在梯沿上呆呆望着宇扬在篮球场上的身影,呆呆想着一些事情。
正午时分,夏季的正午似乎总会让人不舒服……尽管有了树荫的遮挡,吕枫还是有些压抑地呼吸着,总觉得阳光下奔跑跳跃着的宇扬有些晃眼。
似乎察觉到恋人的目光,宇扬停下了动作,回头,举起了手,微笑着,示意他过去。
忽然涌上心头的喜悦让吕枫愣了愣,缓缓走向宽阔的篮球场。
“教你投篮吧?”宇扬捉起他的手,轻轻地说。
吕枫苦恼地皱起了眉头,“宇扬……”明知道他的运动神经不好的,有一次球甚至还弹到他头上,痛了好几天呢!
其实吕枫也并不矮,站在1.9米的宇扬身边,还能及得上他的鼻尖,只是从小体弱的他有着过于苍白的肤色和过于纤细的身材,一旦剧烈运动就很容易会晕眩,所以体育运动他是能免则免的。
“总不能因为害怕就一直逃避吧?只是投篮没关系的。”宇扬哄着。
“你每次都这么说……我笨,学不会的。”
“会长!”由远及近的唤声打断了宇扬还想说的话,“校长找你。”奔跑着来的学生气喘吁吁地说着。
闻言,吕枫的睫毛不明显地颤了颤,宇扬懊恼地低吼了一声,望向微微发愣的吕枫,欲言又止地说着,“小枫……我……”
“快去吧,不用在意我的。”吕枫推推他。
“那……你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回来!”宇扬保证着。
吕枫轻笑着点头。
宇扬伸手摸摸吕枫被风吹乱了的头发,然后便离开了,只剩下吕枫。
===============
握紧了的双手也会有松开的一天吧?
其实,假如两个人不曾相逢,是不是会更快乐呢?
宇扬可以永远地专注着自己喜欢的东西,吕枫也不用把目光从天空移到他的身上……彼此的心里不会珍藏着一个人,不会接触一份禁忌的爱恋,不必再躲躲藏藏怕被看见……这样,彼此是不是会活得很轻松很轻松?
吕枫开始怀念那段日子的时候,原本包围着他的树荫已经在地面被拉得很长了,阳光照得他有些晕眩,但他还是坐在那里发呆。
原来自己真的是这么容易被遗忘的!
吕枫有些自嘲地笑着……第几次了呢?……每次的“很快回来”总有着漫长的等待,不是屈指可数的呢……
“小枫。”身后有人喊他,“怎么在发呆?”
没有得到回答,许古绕到他面前,在看到他脸上斑斑泪痕时楞住了,很心疼地帮他擦掉,“怎么哭了?”
而吕枫只是在那里哭着,他后悔了,为什么要放真感情下去呢?为什么要给自己一场奢侈的梦?梦醒了,心会痛的,会痛得无法呼吸,那样会死掉的……心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许古沉默着,轻轻拥他入怀,任他哭着,午后阳光不足。
===============
“如果你无法珍惜小枫,请放开他。”
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宇扬正在篮球场周边着急地寻找着吕枫的身影,快速奔跑而来的喘息还没有平息,却在那一刻忘记呼吸。
夏日竟也显得阴寒,照在他身上,拉出一个深深的阴影,却遗失了暖意,烦躁的蝉声消失了,世界一片寂静,只剩下狂乱的心跳声。
他怔怔地看着手机的屏幕渐渐暗下,被再度按亮,如此反复着动作,那一行字却丝毫不变。
===============
午后的阳光并不热烈,时不时会吹过一阵微风,夹带着丝丝暖意和阵阵花香,园中的百合花盛开的并不多,大多只是花蕾,随着风舞动着,像一个个调皮的小孩在嬉戏着。
园中央站着一个男人,白色的衬衫使他险些与那片白色融为一体了,清秀白皙的脸庞上有着一双漆安静的明眸,却是满头的白发,没有波澜的目光温柔地注视着一朵早早盛开的百合,嘴角是浅浅的弧度,银色的短发在风中舞着,遮不去他眼底的寂寞。
捧着花洒的手很大,与身高成正比,然而也很消瘦。
轻风时不时吹动着他的衣袖,手腕处露出了几道陈年淡白的伤痕。
门口的声响惊动了他,抬头向门外望去。
门口前,是道谢着的吕枫淡淡笑着,他对面的许古静静看着他,然后,似乎轻轻说了句话,吕枫的笑便无意识地隐去了。
男人默默垂首,转身进屋,手里还拿着忘记放下的花洒。
天空一丝一丝弥漫起了云,代替了原本的蓝。
吕枫黯下睫毛进了家门:“舅舅,我回来了。”
习惯了的生活模式,吕毅却没有如常地回应,只是慢慢上前,轻叹了一声,举起手来摸摸他的头发。
发下的那双眼睛早已盛不住满满液体,吕枫任它落下。
“如果累了,不如放手。”吕毅看着他,缓缓地说。
吕枫没有出声,或是已经出不了声,他摇摇头,便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挡去了吕毅追随着的目光。
“小枫,宇扬放开了你的手,你可以回头看看我吗?”许古的那句话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着吕枫的心,心发疼了……他蜷坐在门板后面,按着那个发疼的地方,真的……累了呢!

分手

从教室里出来,看到台沿前呆呆望天的吕枫,宇扬一直因为不安而悬着的心终于稍稍平复了些,他快步走了上去,“小枫,对不起,等久了吧?”
吕枫缓缓回头看他,摇摇头。不管什么时候,在宇扬心里,学生会似乎永远是第一位,篮球就是第二……那么他呢?能不能登上第三位呢? ……不能吧?不是还有他的朋友们吗?
“早上……你一个人来学校吗?”宇扬小心翼翼地问着,以往一同上学的习惯被打破了,让他很是不安。
“……是许古哥载我来的。”
“……是……是吗?是许古啊……”宇扬笑得有些勉强了,为了隐藏自己的不自然,他抬起了头,天空不寻常的昏沉着……“好像快下雨了呢……”他喃喃道。
“宇扬……我们分手吧。”吕枫看着他,轻轻说着。
然后,宇扬的身体就僵在了那里。
“我想……我们都应该冷静下来。”没有起伏的声音。
“你……你没有带雨伞对不对?我去拿!”宇扬想要逃离这个话题,但转身想走的身体却被拉着了。
吕枫的力气并不大,宇扬却发现自己无力挣脱。
“不要逃避好吗?”吕枫依旧捉紧了他的衣服,“其实,从一开始你就只是好奇不是吗?我是个充满迷雾的人,所以你才想要靠近我,看清我,但这并不是爱……”
“不是!”宇扬有些失控地大吼,打断了吕枫的话语,天空响起了阵阵压抑着的闷雷,“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
“……”
宇扬捉着了沉默着的他的肩膀,“你不喜欢我忽略你,老是开会,打篮球,我可以把学生会的职位辞了……我也可以……不打篮球啊……”声音竟也发颤了。
“……”
“我喜欢你,从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只是我好笨的……我一直以为……以为你会喜欢这样的我……对……对不起,喜欢你……”宇扬开始有些语无伦次了。
“……晚了,你知道吗?”声音竟也有些发颤。
天空昏暗了下来,雨也下来了,一滴两滴,一条两条,落在了地上,千千万万条,交叠着,没有声音地下着。
吕枫轻轻挣开了他的桎梏,宇扬的眼神散了,有些空洞,身体有种被抽走所有力量的无力感,他一直呆站在那里。
“对不起。”吕枫走过他身旁,低声压抑地说着。
背对着吕枫的宇扬,永远也发现不了吕枫瞬间不受控制的眼泪。
外面的雨还在疯狂地下着,吕枫在雨里一直走着,滚烫的泪水混合着冰冷的雨滴落在早已湿透积水的地面上。
手臂忽然被捉住了,回头看,是许古。
他也没有撑伞,雨水顺着他的发丝滴落着,眸锁住了吕枫。
吕枫静静看着他,然后慢慢移动了身体,走上前,捉住了许古的衣襟,深深地,把自己埋入他的怀抱里,无声地哭着,哭出一个雨季。
===============
吕枫还是喜欢趴在台栏上呆呆望天,身旁无人,不再有人……有些落寞,畏冷地缩了缩肩,灼热的7月过去了,秋季来接替。
宇扬还是一直忙里忙外地处理着学生会事务,偶尔会和朋友谈笑风生,只是……细心的人会发现,他状似开朗的笑容里缺了快乐。多了寂寞,寂寞无边。
许古总是放学后在篮球场上练习扣球,也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些什么,只是想让热热汗带走烦人的思绪,可是……那个声音却见鬼地越来越清晰……
===============
“对不起。”那个雨天里,怀里的人低低地说着,“对不起,我一生只会爱一个人,所以,真的很对不起,许古哥。”
于是,慢慢地,便松开了怀抱。
夏天的雨,却淋得心好冷。
===============
许古有些泄愤般地把球摔在地上,触及地面的篮球一下子便弹得很高,弹着弹着,弹进了花坛里。
可是心里莫名的愤怒却褪不去多少,但也添了些许无奈。
他有些泄气地跑进花坛捡球,向上望,是无神的吕枫……也许是注意到了许古的目光,吕枫没有焦距的眼睛移向了他,对他淡淡一笑,却没能为眼睛添上任何色彩。
吕枫的世界一片死灰了呢,也许要好久好久,久到他没有了呼吸的那一天,新芽才会冒出来,却再没有养分可以供给了,等待死亡。
许古看着吕枫的眸深不见底,知道对方不会再看他了,许古转身想走,却意外看到一抹身影走进了校长室。
迟疑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
从校长室出来的宇扬还没有站稳,怀里便一阵冲击,后退了几步,他无奈地拉开怀里的女生,“艾艺,这里是学校。”
女孩和宇扬一般大,会说话的眼睛满是笑意,顽皮地吐了吐舌头,“没人会看到的啦。”然后故作恍然大悟状,“哦!我知道了,你是怕你的小枫生气对不对?”
耳熟的名字,宇扬寂寞的眼睛里划过浓浓哀伤,还是……忘不了。
“怎么了吗?”艾艺终于发现了宇扬的不对劲,收起了嬉笑的表情,显得关切,这样的宇扬不是宇扬。
===============
回到篮球场的许古早没了打球的兴致,他抱着球坐在梯沿,回想着刚刚听到的对
话……
===============
“为什么这么突然?”
“……我已经做不来了。”
“是因为昨天的失误吗?那只是意外。”
“如果我再坐做下去,意外只会不断加剧。”
“……真的考虑清楚了吗?”
“对不起,校长。”至始至终没有起伏的音调。
===============
好像……当初也料想到或许会导致宇扬放弃学生会的一切了……
许古想,假如吕枫知道了这件事,他会不会自责呢?他是那么地了解宇扬……

回忆

吕枫有舅舅,有妈妈,却没有爸爸,也再没有其他亲人。
早在发现吕枫妈妈未婚先孕后,吕家就把她扫地出门了,吕枫妈妈在房里哭了一整天后,便和同样被遗弃了的吕毅离开了那个生她养她的城市。
而那个引起整件事端的男人,也再没有露面了。
吕毅和吕家并没有血缘关系,他只是被吕家收养的一个孤儿,当丑闻传进了吕家人的耳朵里时,事情闹得很大,他便再没资格姓吕了。
但吕毅不愿意放弃这个他仅有的姓,于是他依旧叫吕毅。
谁也不知道被再度遗弃了的他生活有多么绝望,丑闻暴光,于是那个人结婚了,离开了他……一夜白发,他的世界变得支离破碎。
当刀片划过手腕,割破了静脉时,吕毅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或许会痛,只是远比心要轻。
汩汩流出的血染红了他眼前的世界。
恍惚之间,是大他3岁的姐姐在他眼前,哭喊着,血染上了她的双手和衣服,她一直拍打着他的脸,叫他不许睡……可是真的已经好累了呢,对不起,姐姐,说过会照顾你的,却自己先放弃了,眼睛……慢慢睁不开了呢……
===============
“我想生他下来。”
“……”
“毅,你也会同意的对不对?”
“……”
“他是一条宝贵的生命哦!我给了他生的希望,就不该让他失去。”
“……”
“……他,是我和唯一爱过的人的唯一见证呢。”
“嗯。”
“对不起,毅。”
“……嗯。”
===============
是不是,因为我也曾放弃过一次,所以你也想要放弃呢?这样才算公平吗……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病人忽然心跳骤停……”
那么,只剩下他了吗?……还有怀里的血小孩,她的延续……
“你们也不对,我说过,像她这样有先天性心脏病的病人不适合怀孕生子的,你们怎么不听呢?”
因为……她爱着这个孩子啊……姐姐,你真的很傻……真的真的很傻……你以为,我或许会再度放弃,你也知道你不可能活太久,到时就不再是我活着的原因了……
“先……先生?!”
吕毅的眼泪悄无声息地落着,滴落到怀里婴儿的脸上,将这个小生命烫得也哭了。
===============
你不愿意放弃孩子,也不愿意放弃我,不愿意放弃任何生命……所以,你选择放弃自己……你把一个责任留下来给我……姐姐,你好自私呢!你遗弃了两条生命啊……你让他们在残酷的逆波里经历痛苦!
夜晚来得很突然,过得很漫长。
“我们去找你妈妈好不好?”吕毅坐在角落轻轻问着。
怀里的小孩格外的安静,不哭不闹,安静如水,看着他。
两个人沉默着对视了好久,然后吕毅轻轻地笑出了声。
===============
宁静的墓园里,一个身影慢慢走着,手里的百合花在空中舞动着。
他立在一座墓碑前,将花轻轻放下,“姐姐,今年的花晚开了呢。”
墓碑照片上的女子很温柔地看着他。
吕毅坐在台沿上,早秋的阳光照亮了他的银发,他抬头凝视着天空,阳光刺着他的眼睛,“姐姐,今天的天空很蓝呢。”
蓝蓝的天空上近乎无云,空旷得有些无助,似乎稍大些的声响便会震碎了它,让人不敢大声说话。
===============
吕枫举起手来,似乎想捉着什么,却徒留空虚,无奈的笑。
伸手摸了摸稍长些了的头发,发着呆。
天台上的风并不强,胡乱便吹散了他的思绪。
“你就是吕枫吗?”清爽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雷艾艺

“你就是吕枫吗?”没有恶意的目光打量着正看着她的吕枫,“初次见面哦,我叫。”她调皮地笑着。
吕枫困惑不已的神情让艾艺忍不住笑了出来,“你比我想的可爱呢!”
“……你是?”
“我啊,只是想来看看他那么那么喜欢着的你是个怎样的人。”
也许猜出了那个他是谁,吕枫的目光闪烁了一下。
“……为什么,要离开他?”艾艺问得有些直白。
一句话,牵起千思万绪,吕枫低头轻笑,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笑……笑……只是这一刻莫名突然的动作……突然得让他来不及反应,嘴角就轻轻上扬了,只是,并未传及眼睛便又褪下了。
“对了!”艾艺忽然跑到他面前,抬头看他,“你想不想听我讲故事呢?”
“……?”吕枫不解地看着她。
“我呀,很小的时候就没有妈妈咯!”艾艺在台沿上坐下,看着天空,爽朗的声音没变,只是眼里添了一种思念。
吕枫稍稍因讶异而睁大了双眼。
“很惊讶吗?”艾艺被他的样子再度逗笑了,“据说是家族病呢,我7岁那年她就不在了。”
“……很伤心对不对?”
“呵呵,那段时间会啦,不过不是还有爸爸吗,渐渐就只剩下思念了,思念那些不再回来的、和她在一起的日子,所以呢,也更珍惜现在和我爸爸在一起的时光了。”
思念么……我却没有一丝的记忆可以回忆……吕枫苦笑着。
“诶,告诉你个秘密哦!要保密的!”艾艺忽然凑过来,很神秘地压低了自己的声音,“我爸爸哦……从来没有喜欢过我妈妈哦!”
“好像是我爷爷逼婚的,几乎是用生命要挟了,我爸爸最后只能妥协,和并没有感情的妈妈结婚……爸爸有一个很爱很爱的人呢,甚至和妈妈那唯一一次的、喝得烂醉了的同房,叫的也是那个人的名字。”
“妈妈很爱爸爸,但她却是温柔且理智的人,她知道这段婚姻并没有爱,但从来没抱怨过爸爸什么,把家照顾得很好,也放任爸爸思念那个人。”
“我原以为爸爸是个多么无情的人,但原来他对妈妈是一直有愧疚的呢!”
“那是我唯一一次看到爸爸哭,妈妈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很温柔地笑着,很安静、很永久地睡着……爸爸在床边跪着,一直一直地哭,一直一直地说着对不起,好像要把之前一直忘说的全部说出来一样……”
吕枫沉默地听着,然后轻轻地说,“对不起,我没有纸巾。”
“哎!才不需要那些东西呢!”艾艺用手袖在脸上胡乱地擦了一把,抬起头来依旧是爽朗的笑脸,“不公平哦……”她嘟着嘴喃喃道 ,“ 只有我说!小枫也要说!”
“……我们差不多大吧?”
“呵,我就喜欢叫你小枫嘛,很亲切哦!”
吕枫轻笑出声,因为她的随和,笑意传进了心里。
“喂!”艾艺佯怒道,“想逃避问题哦!我可是很精的哦!”
“……”吕枫看着她,微微垂头,“我……没有爸爸,妈妈是未婚生子,家里容不下她,所以她和舅舅就离开了原来的城市。”
“那段时间应该很苦吧?舅舅的头发都白了呢……现在,也只是靠舅舅的稿费生活的。”
他轻轻地说着,“我啊……是杀死我妈妈的凶手哦!”笑得很是落寞,“明明知道可能会死,却还是不肯放弃我!……是个傻瓜不是吗?”……如果他不曾出现,是不是会更好呢?
艾艺呆呆地听着,然后不解地看着他,“可是你很幸福不是吗?”
吕枫抬头望她,眼里尽是讶然。
“不是么?”艾艺笑得很甜,“你妈妈爱你甚过她的生命呢!我想,她最后也一定是笑着走的,因为她把你送到世上来了,让你有机会看这个世界的多彩,并拥有幸福。”
“而且哦,你还有舅舅这个亲人呢,也有朋友啊,并不是众叛亲离的孤独。”
“……”吕枫从没想过会听到这样一番话,他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只是,心里一直以来紧绷着的一个地方似乎一下子就松弛下来了……舅舅说过的,妈妈一直很幸福很幸福地笑着……他……是被爱着的吗?
“你哦……也被一个人深深爱着呢!”艾艺眨巴着眼睛很调皮地笑着。
“……”吕枫的神情变得有些飘离了。
“今天篮球场上有一场很重要的比赛呢。”艾艺接着说,“他在那里……你该知道的,那个人很重视这次比赛。”
……吕枫怎么不知道呢?那时候,那个人总是那么兴致勃勃地说着。
“那你知道他那么重视都是因为你吗?”艾艺问他。
有些困惑地望着艾艺,吕枫摇头……不可能吧……
“我说过会带你去看的,向他保证过。”艾艺依然笑着。

比赛

篮球场上是热闹沸腾了,两方队伍都是很努力地想进球,旁边是观众热烈的呐喊声。
又漏球了,一个队员终于忍不住气急败坏地大叫:“宇扬!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
原来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努力的。
以往对球赛是那么认真努力的队长宇扬今天却只是频频望向观众席,白送了对手那么多分。
他没有来……宇扬黯然无力,再度失球。
一切都结束了吧?他会失去所有重视着的东西……
人群里的许古双手环胸,面无表情地看着大失水平的那个人……知道他频频的回头只是在找一个人。
以往的球赛,吕枫喜欢站在角落,安静地为他加油,而今天……吕枫却不在任何一个角落里。
===============
风,轻轻吹拂着校园。
“你会去吗?”艾艺看着他。
吕枫没有回答,只是将视线移向了篮球场的方向……该去吗?去了又怎样呢?……去了……是啊,又能怎样呢?即使没有他,宇扬也一样可以获胜不是吗?
“我啊,并不知道你们之间为什么会分开。”艾艺轻轻说着,“但我知道你和宇扬对这段感情都是认真的……嗯……怎么说呢……宇扬其实是个很不善于表达自己的人呢!对于越重视的人他会显得越手忙脚乱……同时,他也是个不爱表现的人。”
吕枫回头看着艾艺。
“为什么做学生会会长,为什么打篮球,为什么那么努力学习……你知道吗,小枫?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因为他怕失去你,所以想要做一些让你自豪的事情……只是……因为太喜欢你了。”
吕枫静静地看着她,“那么……你觉得……”他顿了顿,“同性……真的可以相爱吗?”
“……”
“……”
沉默着四目相对,看到吕枫眼底来不及隐藏的不安,艾艺忽的轻笑出声,“我是不是忘记说了呢?……我爸爸深爱着的那个人,也是个男人哦!”
适时刮起了一阵风,吹乱了两个人的发丝,遮不去吕枫眼里的惊愕。
===============
宇扬和许古其实曾经是队友,也是竞争对手,他们时不时会来一场比赛,每次比赛到了最后总是宇扬赢的。
所以,看到曾经的赢家如今在赛场上的颓废,许古心里说不出的难受,知道他的频频回头是因为什么,咬咬牙,“切!”他低骂一声,转身想去天台,在看到匆匆而来的身影时,愣了愣,终于扬起了笑,却显得落寞。
今生,注定是赢不了那个人了。
===============
宇扬不可置信地看着那抹身影,嘴唇有些微微发抖。
吕枫没有出声,甚至没有表情,只是静静和他对视着,然后,轻轻地,无声地,动着双唇……“加油。”
却胜过了千言万语。
观众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原本处于劣势的那一队在中场休息后忽然凶猛了起来,几乎是一球不落,对手也很强,紧逼不舍……然后比赛结束,56:53,宇扬的队胜出。
全场静默,随后是雷鸣般的掌声。
吕枫轻轻地笑,缓缓转身,离开了,许古跟上。艾艺……只是沉默地看着远去的两个人,再回望球场上迫切寻觅着的那个人,抿紧了双唇。

白色海洋

下午的课吕枫没去上,一直只是在天台里发呆,旁边除了风声还是风声。
这是吕枫从小到大第一次逃课呢!
心绪很乱,这几天都是……那天球赛后,宇扬开始频繁出现在他的班门口,没有靠近,就那样远远站着,却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心渐渐地慌了,忽视不了,那么就只剩逃避了。
有时候,吕枫会很厌恶自己,有什么资格去喜欢一个人呢?又有什么资格……去让人喜欢呢……
忽然地,一瓶水就出现在眼前了,诧异地回头,看见了他,不禁退了一步,
“你……”
“我也逃课了呢。”温柔依旧。
“……”迟疑着,还是接过了那瓶水,“……谢谢。”
“一直吹风,会冷吧?”宇扬的眼里映着吕枫的侧脸。
吕枫摇了摇头,“冬天……冬天还没来呢。”
“……是哦。”宇扬轻轻地笑,“对了,今年的花大多晚开了呢。”
“回去吧……高三的课不能逃的。”吕枫握着瓶子的手紧了又紧,“明年要高考了不是吗?”
“……”
“……”
“我……”
“……嗯?”
“有个地方……有个地方,我想带你去。”
然后手就被他紧紧捉着,拉着跑,陌生了半年多后的第一次牵手,让吕枫有些害怕了,“宇扬……”他不安地叫着。
前面的人愣了愣,然后手被握得更紧了,步伐没有停下来。
吕枫黯下了眼睑,若有若无地笑着,隐藏不住苦涩……宇扬,多么希望……你不要放手,我们就这样……就这样在一起……只有我们……可是……我该怎么办呢?……这么喜欢着我的你,我该怎么让你忘记呢?……妈妈,你可以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吗?
当看到满满的白色海洋时,吕枫的眼泪就再也忍不住了。
“虽然晚开,这个月份还是让它们有些累了。”宇扬弯下腰拾起枯萎落地的百合花,尽是惋惜,回头时却发现了身后人的眼泪,被吓坏了。
“对不起……小枫,对不起。”他胡乱地道歉着,衣袖轻柔地抹去了吕枫脸上不断流着的泪,“说过会保护你的眼泪的,可我好像老惹你哭……对不起,小枫,对不起,对不起……”
吕枫咬着唇,推开了他,“不要碰我!”
“……”宇扬倒退了几步,“……对不起。”他黯下了眼睑。
不要对我那么温柔……宇扬……求求你好吗?……那么温柔的你……只会让我越来越依恋……越来越……舍不得放开你啊!……
吕枫只是哭着,一直哭着,他蹲下去抱住了自己的身体。
遍地的百合花包围着他,无限哀伤,引来了一个中年人……
===============
“好些了吗?”男人递过了一杯淡淡的糖水。
接过 ,喝了一口,舒了舒气,眼睛有些肿痛,却也不再潮湿了,吕枫放下了杯子,看着男人礼貌地浅笑,“谢谢伯伯。”
“我叫雷诺。”男人也笑,自我介绍。
“雷伯伯好。”吕枫低头玩弄着依旧拿着的矿泉水。
“你就是吕枫吗?”
“……嗯。”
“外面的百合花是我种的,但宇扬那孩子偶尔也会来帮帮我。”雷诺望着屋外在草丛里不知道寻觅着什么的人,“他这些日子总是这样。”
“……”
“他说,他喜欢着的那个人也很喜欢百合花,但只是白色的。”雷诺顿了顿,“那时候,求了我很多天呢,希望我教他种植的办法,原本无心答应的,他却执着到不行了。”
“慢慢的,熟悉了,也开始聊天了,知道他那么努力只是希望能让他喜欢的那个人开心,看着这么努力的他,也会想到当年的自己,如果当年我也那么执着,或许就不会害了那么多人了……可是啊,一切都回不去了。”
“……雷伯伯,您就是艾艺的爸爸吗?”吕枫忽然抬头问他。
“呵呵,那孩子介绍过我了吗?”雷诺了然地说。
“……嗯。”吕枫很慕她的乐观开朗。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吕枫,不要做会让自己后悔的事,你和宇扬都是好孩子。”
“有些事……不得不伤害的。”吕枫低头苦笑。
“伯伯也是过来人,什么都懂,小枫,爱一个人会很苦,你们会更辛苦……这么苦了却还能相爱,难道不该珍惜吗?也许你们彼此再也找不到一个人可以让你们这样深爱着的了。”
“……我还有回忆啊!……还有回忆……让它们陪我。”
“放不开手,你知道的,何必骗自己?……无论是你还是他,都已经分不清了,所谓回忆……有时候只会加剧痛苦。”也许触及了自己的情绪,雷诺的睫毛颤了颤。
“……我……我希望他快乐的……”而不是痛苦……吕枫有些发抖。
“所以,不要放开他,他需要你,你也需要他的,不是么?无论是谁,我都不希望看到他的脸上出现哀伤。”
“……可是……你知道吗?……只有忘了我,忘了我他才会幸福的。”吕枫喃喃道。
雷诺默默看着他,然后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路是自己挑的,但是,不要任性地只在自己的世界里发呆。”
===============
回去的时候是向雷诺借的自行车,宇扬载着吕枫,似曾相识的画面,两个人都沉默着。
只是在吕枫下车转身进屋的时候,宇扬忽然就叫住了他,眼睛看着他手里一直没有离手的矿泉水瓶,轻轻地问着,“你还是只喜欢矿泉水饮料的味道吧?”
没有回答,只是向宇扬颌了颌首,转身进屋了。
是的,还喜欢着,却不能说……你为什么还要记得呢?
“我会等你的,一直等下去,等你的回答。”身后的宇扬这样说着。
……宇扬,你是个笨蛋吗?明明我就已经……已经不喜欢你了!你还在等什么啊!

继续喜欢着

那个夏天的雨季后,许古和宇扬就再也没有说过话了,彼此都刻意回避着对方,即使在校园里碰面了,也只是相互对视了一眼,便擦肩而过了。
熟悉的陌生人……许古这样想着。
所以当宇扬忽然出现在他班门口的时候,许古有些发愣。
“可以聊聊吗?”宇扬轻轻地问。
“……好。”
==============
校园里的学生已经走得差不多了。
吕枫缩了缩肩,有些冷呢……是不是快下雪了?许古哥怎么还没来呢?
不算太温柔的风吹乱了吕枫快及肩了的发丝。
==============
两个人都沉默着,倚在栏杆上并肩站着,就那样站着。
“……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许古打破了沉默。
宇扬回头望着他,在他转身想走的时候才开口,“是去找小枫吧?”
“……是。”许古并不想找借口。
宇扬苦笑着,低头,又抬头,“你……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小枫的?”问的3有些艰难,也有些不安。
“不知道。”回答的是实话,“只是当发现时,已经忘不了了。”
“那我……”宇扬顿了顿,“我想继续喜欢他,可以吗?”
“……这种事不需要问我吧?”许古笑得有些勉强,“当初我不也没有问你吗?”
“我……我没有别的意思。”宇扬黯下了眼睑,“只是想把以前忘记做的事情补回来。”
“……”
“所以,你不需要误会什么……小枫……已经不喜欢我了。”
宇扬说话的声音一直很轻,是不是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到?每说一句话,心就颤抖一下。很害怕许古会误会他的用意,然后因为不安而不允许他的靠近,怕失去小枫……
谁都会不安的,有些事,是谁也不可以代做的。
“你不觉得不值得吗?”许古有些复杂地看着宇扬,“只有你在付出。”
宇扬摇了摇头,“不会的。”
“你是笨蛋吗?”许古低骂一声。
“没关系的,你不必在意我,我做什么都没关系的……小枫不知道也没关系……只有我喜欢他也没关系,这样就可以了。”
许古抬头看着天空,很多乌云,显得很是阴暗。
宇扬,你凭什么这么说!当初做错的明明就是你!可是……真的是你吗……变了那么多,只是因为他……混蛋!这样的你,让我更加相信我从头到尾都只是输的那个人……
===============
送吕枫回去的路上许古一直没说话,没有像往常一样会说些学校里的琐事出来逗吕枫笑。
也是感觉到了许古的沉默,吕枫也没有出声,在行驶着的自行车后座上看着眼前的景物逐渐后退着……慢慢地,离开了他的视线……可是别的视线还是有它。
“谢谢你送我回家,许古哥。”这是他们之间今天下课后的第一句话。
说完后,吕枫转身想走。
“小枫……”许古忽然叫住了他,在吕枫回头看他的时候又问道,“你生气了吗?”
不解地想了想,了然地笑,“并没有,你一定有你的原因,因为我知道,许古哥是不会丢下小枫不理的。”
“……”许古苦笑着,“嗯。”
“那我先进去了,明天见。”
“嗯。”
直到吕枫消失在门板后面,许古才或轻或重地叹了口气,其实笨蛋又何止一个呢?
小枫,除了宇扬,你有对人真心快乐地笑过吗?
天慢慢下起了雪来,雪花在空中旋转着,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

雷诺和吕毅

踩着还不算太厚的雪地,吕枫缩了缩肩,跟上了吕毅的脚步,两个人都沉默不语,静静走着。
白色衬衫映衬着雪地,像安静的精灵。
吕枫妈妈的墓前积着雪,他们便开始清理了。
“生日快乐,妈妈。”吕枫笑得很轻。
吕毅没有说什么,只是把带来的的百合花标本放在墓前,静默地闭起了眼睛,寒风吹动着银发。
“小枫……”由近及远的唤声。
吕枫回头,看到艾艺跑来,一直坚持叫这个名字的女孩……
跑到跟前来的她有些气喘吁吁,脸上是微微的红,掩饰不了的欣喜,“呵呵,我就知道会是你。”
“艾艺。”是叫这个名字吧?
“你还记得呢!”艾艺欣喜地笑着,“对了,你怎么会来这里?”
“……今天是我妈妈的生日。”
“那伯母呢?”艾艺脱口而出,忽而又想到了什么似的住了嘴,“……对不起哦,小枫。”她 呐呐地说着。
“没关系的,你并不是有意的。”
艾艺很不好意思地挠头。
“朋友吗?”身后是吕毅轻轻的询问。
“嗯。”
“咦!”艾艺望过去,才发现原来还有一个人呢。
“是我舅舅。”吕枫解释道。
吕毅慢慢走近,“你好。”他温和有礼地说着。
“舅舅好!”艾艺有些慌乱地回礼,然后傻笑了起来,却在抬头真正看到吕毅的时候退却了笑,显得不可置信。
“……怎么了吗?”吕枫发现她的异常。
“舅……舅舅,能请问一下你的名字吗?”艾艺问得甚至有些紧张。
吕毅愣了愣,随后再度浅笑,“我叫吕毅,毅力的毅。”
“吕……吕毅……毅吗……”艾艺喃喃道,沉思了起来,忽然发现气氛被自己搞坏了,连忙重新恢复笑容,“对不起啊,我认错人了呢。”
一句话,搪塞了过去。
===============
木椅上,雷诺一直看着自己的掌心,看得入神,以至于艾艺走近了也没有注意到。
“爸~”撒娇似的从后面抱住了雷诺的脖颈。
“嗯?”
“又在发呆哦!”从艾艺的角度,看到了雷诺掌心里静静躺着的怀表,已经被打开,里面是一张双人照片。
对雷诺来说,是仅有的一张。
“嗯。”雷诺笑得有些落寞。
“真的很像……”艾艺盯着里面齐其中的一个人,喃喃道。
“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爸爸和以前一样的帅气,都没有变过呢!”艾艺又撒起了娇。
很像……可是为什么,他的头发会全白呢?
===============
“小毅,我还是对我的父母坦白一切好了,免得他们一直安排相亲。”
“还是……还是算了吧,诺哥,我……我会怕。”
“怕什么?”
“……怕你说了以后,我们就再也见不了面了。”
“不会的,我一定会回来的,因为我们说过会永远在一起。”
……
“你这混蛋!……你……你再说一次!”
“我不会结婚的。”
“不结婚你就滚出去!”
“爸!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为什么还要逼我!”
“不逼你?让你跟一个男人在一起?你以为我有那么恶心吗?”
“我们是认真的!”
“放屁!才20岁的小鬼知道什么叫认真吗?”
“ 爸!”
“你不结婚我就当没生过你!”
……
“小诺……你爸爸忽然心脏病发,入院了……呜呜呜……你快回来吧。”
“……妈,你先别哭,在哪间医院?”
“在X附属医院,还没脱离危险……我好怕啊……”
“你在那里等着,我马上去。”
……
“滚!我没有儿子!”
“不肯接受治疗,你真以为你的命很硬吗?”
“我死了不是更好吗?就不会有人逼你了!”
……
“小诺,妈求求你了,就听你爸这一回吧,他也是为你好。”
“不可以,我答应过小毅不会离开他的。”
“你以为你们真的是相爱的吗?每天都忍受着别人的闲言碎语,谁都会受不了的……爱他就该放了他,让他拥有真正的幸福。”
“不可能,他爱我,我也爱他,怎么可能放弃!”
“你们以为你们真的知道什么是爱吗?”
“是!”
“……你是不是要你的父母死了才甘心啊!”
……
“对不起,小毅……”
“……”
“我……我忽然发现以前对你都只是错觉……”
“……”
“我……我下个月……下个月结婚了。”
“……”
“……对不起。”
“……嘟,嘟,嘟……”
“真的对不起啊,对不起,对不起……”
无限暗……
……
雷诺被惊醒了,安稳着急促的呼吸……又做以前的梦了呢,还是好像昨天才刚刚发生一样……苦笑着起身,伸手抹去额间的冷汗,顺势划到了胸前,怀表还在……
===============
“小艺,你要带我去哪里?”雷诺还是忍不住问在前面拉着他跑的艾艺。
“去妈妈那里。”艾艺甚至头也没有回。
“……哦。”没再问什么了。
==============
雪化的时候远比下雪冷,人呼出的气体都成雾了,如果不是那个坐着的人会呼吸,形成了雾气,真的也就把他当成了雪地的一部分了。
阳光懒懒地挂在他的身上不愿离去。
雷诺就那样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个人,甚至不敢用力呼吸,生怕看到的只是一个幻影,一不小心就消失了。
看到爸爸的反应,艾艺知道自己并没有认错人,她低头不语。
妈妈,那个人就是爸爸心里的人呢,你也看看吧。
树枝上的积雪融了,水珠挂在枝头,倒映着三个人,安静如画。

原来如此

吕枫的头发长得并不快,秋去春来,也及肩了,风一吹,发丝就在风中乱舞,有些烦躁。吕枫将它们束了起来,抬头望望天空,真是的……春天那么快就到了吗?
二月份的时候,许古忙碌了起来,高三的冲刺对学校来说异常重要,数不清的试卷资料满天飞,让许古烦透了,根本已经没有时间去练球了。
但是,每天负责送吕枫回家的任务依然没有忘记过。
许古知道宇扬已经退出篮球队了,因为不同班,他也不清楚宇扬过得怎么样……应该也在忙着冲刺吧?许古这样想着,但自己也没有尽信。
相比之下,高二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老师虽然整天说着要为高三打好基础,做好铺垫,却并没有完全带动学生,一样的慵懒度日,没有人去重视。
吕枫依然喜欢在课堂上发呆,同桌趴在桌上熟睡着,讲台上老师唾沫横飞,偶尔不满地瞪了瞪睡觉的学生。
最近考试频数多了,吕枫有些吃不消,被成绩压着。
===============
“已经很长了,还是不行吗?”许古有些无奈了。
“没关系的,就让它陪着我一起走吧。”吕枫玩弄着发尾。
===============
就这样,莫名其妙,离高考只剩下一周了。
许古来到了宇扬班门口,宇扬不在。
在楼梯间找到了他,许古把他推到角落,“昨天跟着我们的人是你。”说的是肯定句。
“……我……我没有让小枫知道。”宇扬垂首呐呐地说着。
“一直都是你对不对?”
“……”
“……宇扬,你有没有发现,小枫的头发很长了?”
“嗯。”
“他说,‘什么时候不再继续喜欢宇扬了,我就剪短它。’”
宇扬诧异地抬头。
小枫,对不起,我还是告诉了他……既然你们都放不开对方,那么痛苦,不如重新在一起吧,那样彼此的痛苦都会减轻许多……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他总会知道的,不如坦白。
===============
离高考只剩下两天的时候,宇扬拉着吕枫,再度逃课。
“宇扬……”手心间传来的温度让吕枫心慌了起来。
宇扬没有回头,也没有做声,沉默着,继续走。
当两个人终于停下来的时候,吕枫捂着隐隐作痛的心脏,低低地喘息着,打量着周围,这里是……篮球场?!
“喜欢你。”宇扬忽然转身看着他,色的眼眸映着吕枫惊讶的脸庞,“我喜欢你。”阳光映衬着他的笑。
别过头,吕枫有些无措地笑着,“你……你在胡说什么啊?”
“还记得这里吗?”宇扬问他。
“……”吕枫在心底苦笑着,“记得。”你第一次说喜欢我的地方……
“当你把球拿还给我的时候,我知道机会只有一次,于是就有些迫不及待了。”宇扬很温柔地说着,似乎陷入了回忆。
“我们……我们已经分手了。”吕枫刻意无情,却隐藏不住颤抖着的声音。
“我知道。”宇扬拉起了他的一只手,不容他抽回,“所以我再一次在这里,再一次地说……我喜欢你,小枫,你可以和我交往么?”
吕枫愣住了,眼神黯了下来,摇头,抽回了自己的手,“已经晚了,我已经不喜……”
“为什么总是要这样?”宇扬忽然地生气了,“为什么要对自己撒谎?伤害自己很有趣吗?你的心难道还不够伤痛吗?”
“……”
宇扬定定地看着他,“我曾经以为你喜欢上了许古……想过放弃的,可是到最后精疲力尽了还是不行……一直告诉自己,不可以再喜欢你了,不可以了……可是每次回过神来,我却总是偷偷在后面跟着你,一直跟着,什么也做不了……”眼泪就这样下来了,“我真的很无助你知道吗?……喜欢你……早就扎根了!”
“……宇扬……”第一次看到宇扬的眼泪,吕枫很是无措,下意识想要帮他抹去,手在半空中停住了,但是宇扬滚烫的泪水还是滴落在他呆住了的手上,烫得心发痛……“……对不起啊,对不起……”他这样说着,很艰难地收回了手。
“……你知道吗?许古来找过我。”
“……”
轻轻抚摸着吕枫的束发,“已经这么长了呢……”
“……”忽然心里筑起的高墙崩溃了,“宇扬……宇扬……”他再也坚持不了什么了,哭了出来,紧紧抱住了宇扬。
不要再逃避了,我们一起面对好吗?无论是什么,只要有你,它也无所谓了……
“6月又来了呢,雷伯伯那里好多百合花开了,我们一起去吧。”宇扬轻轻说着。
==================
可是吕枫还是没能去成那片白色海洋,因为他昏迷了。
明明鼓励着宇扬和许古进考场,忽然就苍白着脸倒下去,宇扬接住了他,一切显得那么突然,让宇扬手足无措地惊慌着,许古拨通了120。
=================
“小枫有先天性心脏病,是去年才查出来的,医生说,它的部分功能已经衰竭了,随时会停止运作。”那时候的许古这样说着。
=================
吕毅急忙忙到医院的时候,毫无预警地和雷诺相遇了,双方无语,只是对视着,然后,吕毅别过了脸,雷诺黯下了眼睑。
话别了17年后的重逢,没有任何的语言。
=================
吕枫醒过来的时候高考已经结束了,宇扬一直只是守着他,倒是许古去考了,因为他知道即使自己在,也无法做什么……只是在答题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迷迷糊糊就过了,缺考了一科,也无所谓了。
宇扬的样子有些憔悴,胡子乱糟糟的感觉,吕枫伸手去碰,很是扎手,动作惊醒了打着瞌睡的宇扬。
“呵呵,你好丑哦!”吕枫取笑着他,宇扬那双布满红丝的眼睛映着他苍白的脸,有些虚弱地笑,眼角却湿了。
“我可没说我帅过。”有些沙哑地应着,捉紧了吕枫的手,有种失而复得的欣喜,“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轻轻摇头,吕枫好一会儿才反应到周围不寻常的白是属于医院的,微皱起了眉。
“怎么了?”宇扬担忧地问着。
“我讨厌医院,”从小就不喜欢。

四叶草

到家的时候,吕枫挣扎着想下车,宇扬按住了他,先行下车,直接抱出了吕枫。
“咦?”吕枫的脸不争气地红,“我……我可以自己走的。”
“我喜欢抱你不可以吗?”宇扬笑着。
“可是……”
“你说过出院的话就听我的。”宇扬难得地坏笑。
没再说些什么了,吕枫低下了头,任宇扬抱着回家……嗯,回家。
随后下车的雷诺显得有些踌躇,与前来开门的吕毅对上了目光,后者面无表情地移开了视线,仿佛他从不存在。
================
“好吧,我可以让你出院,但作为条件,你以后的一切都要听我的,不管你愿不愿意。”
这是宇扬的要求,吕枫来不及抗议。
================
“没有高考可以吗?”吕枫有些担忧了。
“没关系的,可以复读。”当事人倒也不怎么在意,“我们可以一起读。”这才是目的。
“……嗯。”吕枫轻轻应着。
然后宇扬吻了吻他的额间,“不要一直在意我的事。”他这么说着,“这是我第一个要求。”嘴角是化不开的温柔。
“……好。”吕枫答应过会听他的话。
=================
吕枫不愿意住院,但还是拒绝不了药物,他的那颗心脏已经脆弱得无法再正常运作了,只能依靠药物。
但是药物并不是万能的,少了医院的化疗,疼痛的发作会更加频繁。
很多时候,吕枫会在半夜里被痛醒,痛苦地压抑着自己的声音,小心翼翼不在宁静的夜里惊醒任何人。
自己还可以撑多久呢?
疼痛过后的吕枫呆呆看着睡着地铺的宇扬,没有开灯,依稀只是轮廓。
宇扬的第二个要求,就是要和吕枫睡同一个房间,并且要求吕枫什么时候痛了就要告诉他,不许隐瞒。
只是这个要求,吕枫并没有完全做到。
很多时候会想,自己真的很没用,不如就这样……宇扬禁止他讲那个字,不过假如真的那样了,是不是会更好?起码不会拖累人啊!
……又在胡思乱想了呢。
吕枫无奈地笑着,按了按眉间的“川”字。
================
当百合花再度盛开的时候,吕枫主动提出想要去看百合海,那个一直缠绕在回忆里的梦境。
宇扬没有反对。
这时候的许古,收到来自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三个人之中他第一个成为大学生了,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吕枫越发的消瘦着,宇扬过得很惶恐,尽管他隐藏得很好。
去到那里的时候,吕枫冰冷的手被宇扬握热了,暖暖的,涌进心里。
艾艺在边沿站着,没有注意到他们。
“艾艺。”宇扬招手喊她。
好不容易反应过来的艾艺,欣喜地跑到他们面前。
“还好吧?”轻轻地问着吕枫。
“我很好。”吕枫笑着,然后四处张望,疑惑地问道,“雷伯伯呢?”
“我爸爸他……”艾艺显得有些踌躇,“他有事没在呢。”
“哦,是这样啊。”吕枫没再问些什么了。
“小枫,你舅舅……嗯……你舅舅有没有和你说过他的过去呢?”艾艺问得有些艰难。
吕枫愣了愣,“没有呢……为什么这么问?”
“不……没什么。”艾艺挠着脑袋傻笑着。
“这里风大,还是进去说吧。”宇扬开口了。
===============
“你知道艾艺为什么一直问舅舅的事吗?”吕枫问宇扬。
“不清楚。”宇扬若有所思地说着,然后关切地问着吕枫,“还好吧?这里的风有些大。”毕竟是迎风的地方。
吕枫摇了摇头,“这个风很舒服呢。”
夏日的风满是暖意。
===============
宇扬捂着吕枫的眼,带他去了一个地方,或者说是一个墙角。
“到了吗?”忽然停下了脚步,让吕枫好奇地问。
“嗯。”宇扬松开了手,“你睁开眼看看。”
然后,睁开了眼,入眼的,是一片的绿……三叶草?!它们占地不大,却十分引人注目,有着夏天的气息,“宇扬……?”吕枫疑惑地回头。
“有人说过,每一片三叶草地域都会藏在一朵四叶草。”宇扬轻轻抱着吕枫,“只要找到它,任何愿望都可以实现的。”
“……宇扬……”吕枫有些惆怅。
“我找了好久呢……”宇扬在他耳边低低地说着。
“找到了么?”吕枫顺着他的意思问道。
吃吃地笑着,“找不到就不会带你来了。”
“……在哪里呢?”这世上,真的会有所谓的四叶草吗?
“你等着,我找给你看。”说干就干,宇扬松开抱着吕枫的双手,在那一小片土地里忙活着,“就在这附近的……”他的手伸进去探索着。
吕枫站在原地呆呆看着宇扬,看他微皱起的眉头忽的松开了,很欣喜地笑着,一只手紧紧握成了拳头,向他跑来。
“手!”宇扬献宝似地对吕枫说道。
吕枫笑了笑,伸出了右手,但宇扬并没有在他手心放下什么,而是为他戴上了一条淡灰色的手绳,手绳的一端,是一个小小的四叶草标本,被小巧的框架固定着,是真正的四叶草?!
吕枫好久了才反应过来,怔怔地站在那里。
“真的找了好久好久呢……”宇扬再度拥他入怀,“我的愿望只有一个,你要活得比我久。”
“……笨蛋!”吕枫也抱紧了他。

仓促完结

医院来电话的那一天,夏天的阳光照进屋里,一片明亮。
吕枫第一次看到宇扬那么孩子气的笑,不由分说就拉着他去医院。许古在后面无奈地笑着,也隐藏不住欣喜。
心脏捐赠者是一名大学生,或许是学习压力太重了,他就那样无辜地猝死在图书馆书桌上。家人依照他生前的心愿,将他的器官捐赠出来,吕枫刚好便排到了。
摸着温热跳动着却不属于自己的心脏,手术过后的吕枫感觉到了悲伤,宇扬明白他的意思,在经得医生同意后,抱着吕枫去到捐赠者的葬礼上,深深地鞠了一躬。
照片上的大学生很清秀,也让人感觉到他无奈的疲惫。
他的母亲在丈夫怀里一直哭着,怪着自己,怪自己不该一直逼他学习,可以光宗耀祖……农村人的思想,害苦了一家人。
“谢谢。”吕枫对大学生轻轻说着,手术后的伤口隐隐作痛。
===============
一直很奇怪宇扬是用什么借口才可以一整个暑假不回家陪着吕枫,这个问题的答案在宇扬的父母忽然来到医院的时候揭晓了。
初次见面,吕枫显得有些踌躇不安。
“只是忽然想来看看,你没事,我们就都放心了。”宇扬的妈妈很温柔地说着,“是不是我们吓着你了?”
吕枫摇了摇头,“只是会很不安……我……我们做错事了不是么?”
“……你是个好孩子呢。”宇扬的妈妈似乎终于理解了儿子为什么会喜欢上他了。
宇扬从来没有对父母隐瞒过任何事,吕枫终于知道了答案,也很感谢,正是这样宽容的父母才会有宇扬的存在。
原以为这段恋情只会招人排斥,但宇扬告诉他并不尽然,社会上不是只有固执旧念的人,很多人还是会理解他们的……这样的话,是不是就不必再提心吊胆了呢?
===============
宇扬复读了,但并没有和吕枫同班。
学校知道他的实力,原本想要给他一个保送名额的,但宇扬婉拒了,他说想要靠自己的实力,其实,想着的,是想要和吕枫上同一所大学。
校园里的学生每天都会看到的一幕,两个男生坐在树荫底下学习着,稍小的男生每有不懂,另一个男生总会细心讲解给他听,偶尔会看到他们脸上淡淡的,满足的笑,很是温馨。
吕枫原本并不想学习的,但最近开始努力了,因为他知道宇扬放弃保送名额的原因,不想拖累了他,便想着一定要考上好的、配得起宇扬的大学。
偶尔会收到许古的来信,里面有很多的照片,那是个很美丽的城市,也很宁静,吕枫一眼便喜欢上了。
宇扬说,那么我们就去许古那所学校吧。
还好,那所学校的分数线并不太高,吕枫还可以应付得来。
===============
艾艺来到吕枫家门前,敲响了门,吕毅来开门。
“小枫还没回来呢。”吕毅轻轻说着。
“我是来找你的。”艾艺望进他的眼睛,那里面竟也隐含着痛。
“嗯……那进来坐吧。”吕毅侧身让出了一条路。
===============
“我是雷诺的女儿。”艾艺缓缓说着,也观察着吕毅的反应。
倒茶的手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嗯。”
“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
“……”
“艾艺。”艾艺强调似地加重了语气,“我叫雷艾艺。”
吕毅将那杯快溢出来了的清茶递给了艾艺,“这是花茶,你喝得惯么?”
艾艺接过杯子,轻轻放在鼻尖嗅了嗅,“茉莉茶,对不对?”
“是的。”吕毅轻轻地笑,“你也喜欢喝吗?”
“很好喝……我从小就一直喝呢,一边喝一边听你们的故事。”
吕毅很无奈地叹息,“想说什么可以一起讲完吗?”
“我想讲一个关于我爸爸妈妈的故事。”
茉莉花茶淡淡的清香蔓延开来。
===============
百合花海附近有一个人工搭建的“凉亭”,男人在那里的竹椅上睡着了,眼底是深深的眼袋,整个脸庞显得疲惫不堪。
白发男子看着他,迟疑着没有上前。
“吕叔叔?”艾艺奇怪他的忽然止步,抬头望他。
“……我还是回去吧。”吕毅忽然想要退却逃避。
“……这片百合花海是爸爸这么多年里的所有心血。”艾艺或轻或重地叹了口气,对掉头想走的他慢慢地说着,“只为了一个人,一个诺言。”
于是,被迫停下了脚步。
===============
“为什么那么喜欢百合花?”年轻的雷诺好奇地陪着恋人蹲在校园花坛前。
“喜欢就是喜欢啊。”吕毅回头笑,理所当然地说着。
“那我可以陪你一起喜欢吗?”吕毅的笑很好看,印在他的心上。
吕毅愣了愣,笑得更欢心了,“想喜欢就喜欢嘛,问我做什么?”
雷诺也笑,靠近了他一些,“我答应你,以后用自己的力量送你一片百合海。”
===============
“你真的想逃吗?”艾艺定定地看着站住了的他。
“……”
“爸爸的胸口一直挂着你们唯一的照片呢。”
“……”
或许是被说话声吵醒了,雷诺缓缓醒了过来,习惯性又摸了摸胸前的怀抱,确认它的位置,忽然就看到不远处的那抹身影,“……小毅?!”他不可置信地低喊出声。
身影似乎颤了颤,慢慢转身,嘴角是柔柔的弧度。
“好久不见了。”他轻轻地说着。
声音在风中飘扬了起来,百合花海起浪了。


<--然而 by Darl | HOME | 晕 by 溦年-->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