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绝色奴才 by 初飞 | HOME | 为爱向前冲 by 凌Q-->

玄门-松树师弟 by 桃符

玄门-楔子

顶山玄门。
玄门是一位道家高人所创的修行门派,流传至今已经有千年历史。相传该高人道法奥妙精深,偶一现世便被世间帝王惊为仙人,其时求仙拜师者如过江之鲫。只是高人淡泊好静,不胜其扰,便施神力於万千乱山之中凭空造出一座道观来。再向世人许诺,若有谁能以一己之力觅到此处,便收做弟子。
这顶山山形嶙峋,又为群峰环绕。飞鸟猿猱尚可勉力飞攀,但身为世间凡人,若要进山登门,那得有通天的本领才成。可话说回来,若是有那本领,又何必非要拜师呢?
所以,此後高人便清净了百余年。
就在他飞升在即,以为了无牵挂之时,天意捉弄,终究还是收下了他生平唯一一位弟子,玄门也因此才得以继承流传下来。
这位堪称玄门立派基石的大弟子,是个猿猴精。修行後道号桃真人。
桃真人生性跳脱,静养不住,镇日里只盼著世间行走,游戏人间。因此於门中事务处理不甚留心。就等著手下徒弟学成,好接下他的位子。
奈何他是遵循师傅立的收徒规矩,能攀到顶山的方可收为玄门弟子。因此徒弟也都是精怪出身。这些弟子虽然继承了开山鼻祖的高深道法和散漫性子,却同他一样没有愿意避世静修的。
桃真人苦候多年,见依然没有个懂事的。便灵机一动,在某弟子拣回一个小徒弟後,大肆赞赏他为师门传承宗派,流传所做出的巨大贡献,把掌门位置强行丢到那个倒霉的弟子头上,自己云游去了。
由此後玄门也有了不成文的规矩:只要收了徒弟,便要继承掌门之位。然後师傅率领众家师兄弟飞升的飞升,云游的云游,再也不肯在这鸟不做窝的地方多留半步。
所以玄门的弟子,都是嫡系。玄门的掌门,都是无奈被逼。历任掌门中,运气好的,当个三五十年就成。运气差的,一二百年当下去也是有的。端看各人徒弟的孝性如何。
当今掌门鱼真人便是倒霉中的翘楚,已在掌门之位上呆了二百二十年有余,至今依然没有哪个徒弟决意接手这个烫手的热山芋。
鱼真人自然大叹识人不明。幸好也有祖师先辈传下来的规矩,弟子在山修习满了後,便可以放出世间游历。只需五年回山一次,让掌门考校弟子的品性修为。鱼真人的徒弟们大都百年前已修成材,这些年索性都放了出去,自己也偷闲去世间逍遥。只需在考校期回来瞧一眼,看看有没有哪个徒弟良心发现收徒了。

玄门-松树师弟-第一章

沈愁最近很苦恼。
要让人说起来,一个修道的人,不老不死无病无灾,在世人眼中,那就是活神仙。又有什麽好烦恼的?
沈愁觉得,别说活神仙,就是真神仙,摊上这样的事,只怕也好过不起来。
作为玄门现任掌门的开山大弟子,他给人当师兄的日子数起来,也有二百余年了。要说这师兄当得多完美无缺面面俱到,那还谈不上。但是,就算在玄门这个一门妖孽的环境里,不管师弟是奸的滑的,见了他,总会规规矩矩的叫一声大师兄,服他的管听他的话。这样不能不说他是个有手段有本领的人罢?
可他这些手段本领,唯独到了一个师弟面前,便统统地无效了。这个与众不同的师弟,就是凌云。
哦,是了,凌云这个名他还唤不得,若是叫了,凌云师弟还会不搭理他。所以任别人凌云长凌云短地叫著,他必须老老实实地叫一声松树师弟。即便是这样显得特别的傻。
松树师弟,是个非常别扭的人。不,是个非常别扭的精怪。
从最初相识,到拜进玄门,再过了百年至今,凌云的一举一动,都是他看著的,怎麽就长成了这麽个别扭性子呢?沈愁百思不得其解。
既然要想个究竟,那便从头顺起罢。
百余年前。
沈愁在山中独行。
适逢五年回山之期。这些日子他混迹红尘,过的甚是逍遥。时间一久难免有些四体不勤。这次回山横竖时间充裕,也不能使什麽术法惊动世人,索性徒步缓缓而归。
走到半路,沈愁便觉出不对来,稍一留意便觉察出,有个人在後面远远地缀著他。看那模样,不过是十几岁的少年光景,衣著打扮也不过是寻常小书生。这荒山野岭的,怎麽会有人行?只怕是个什麽精怪。他一时起了玩心,便念了个隐身诀,将身形隐住。
那个少年见跟著的人忽然不见了,果然上了当。急匆匆的了上来,四下打量了片刻,没见著沈愁,便伸手探脚的朝山崖边上寻去。
沈愁看那少年当了真,怕他出什麽事故,也就不再躲藏,现出身形来:“小兄弟可是在寻我麽?”
少年闻声转头,见沈愁就立在身边,便发出一声轻呼。上前握住他的手臂,急急的向後带了一步,让两人都靠到山壁上,才开口说话:“莫要站的那麽向外,山风一吹会跌下去的!”
沈愁听他语带关切,也有些意外,笑道:“你这一道跟著我,难道不是想跟我修行?怎麽当我连这点风险也当不起?”说到此处,定睛瞅了那少年一眼:“原来是个小松树精,倒也难得了。你可有姓名?”
那少年被他识破行踪,就有些羞赧地松开握住的袍袖。此刻听他问起姓名,又急急握了上来,双目亮晶晶地望向沈愁:“我叫凌云,‘冲霄凌云,矫而不群’的凌云!”
沈愁见他似有所期待,便顺口赞道:“这个名字倒也贴切,你可是要一窜冲霄麽?”
凌云听他夸奖,面上开始微微泛红。
沈愁见他著实可爱,也起了爱惜之心。要知道他那些师弟,奸的奸滑的滑,偶尔有一两个好人,却是呆呆的。象凌云这样既活泼又伶俐少年,从来没有见过。要是带他回去,山中修行大约也不觉寂寞了罢。
想到此处,便对凌云道:“你若是想入我玄门,便跟上我。”脚步不再停顿,径直向顶山而去。
到了顶山之巅,那松树精果然还紧紧的跟在身後。这攀援山岭之事,倒也难不住他。看来注定和玄门有缘了。沈愁想著,有种说不出的欣喜。
鱼真人见他带了妖怪回来,自然是大喜过望。以为大徒弟终於孝心大发要收徒了,急急地掏了信物就要传位。
沈愁带人来的时候,只觉得这个松树精该收进来,到底是做师弟还是做徒弟,却是没想过的。
此时见师傅亢奋莫名,这才醒起缘由。望著被众师弟瞅的局促不安,但听他讲话又是急切抬头一脸憧憬的凌云,沈愁竟然觉得,收这样一个徒弟,即便是做个脱不得身的掌门,也不是什麽坏事。只是这事,还要看凌云的意思。
凌云选了做他的师弟。
沈愁为此私下揣摩了半日,最终得出结论:必然是自己太过年轻俊俏,没有师傅得道高人般那副模样,小松树精才看走眼的。
当时师傅也对此大为不满,痛殴他一番不说,还挟著凌云立下日後必然收徒的说法,方才把新鲜出炉的徒弟丢给他教养,自己继续遨游江海去了。
对於这些,沈愁倒也不以为苦。小松树精甫入尘世,什麽都不晓得,又天真淳朴。沈愁教他一一辨识,如训幼弟,平白多了一分人间乐事。
凌云聪颖好学,沈愁淳淳教导。过了月余,凌云於世间事务已经知晓通透,该正式修道筑基了。
这日沈愁有事寻他,找到凌云的房内。却见他正在拿笔描画著什麽。
沈愁忽然想起,这些日子只教了凌云凡人生活之道,居然忘记传他通文法。只怕这个小松树精到现在还是不识字的。当下也就不做声,悄声潜到凌云身後,瞧他在弄些什麽。
这一望之下,却是吃了一惊。那满满的一纸,居然全是沈愁两字。看那字迹虽拙,却有几分自己平日书写的模样。这样倒象是从什麽地方描摹的。
凌云听到声响回头,见是大师兄,登时羞了个面红耳赤。手忙脚乱的把那一叠纸张匆匆收起。
沈愁原本只觉得奇怪,见到凌云如此慌乱,竟然也有些不自在起来:“凌云原来你是能识字的,我只当你不知,正要传你通文法。”
凌云垂首向地。双手背到了身後,诺诺低语道:“只识得几个,还请大师兄指点。”
沈愁见他这般举止,倒像是做了什麽坏事被人发现一样,越发觉得尴尬起来,当下不敢多说,匆匆传了法诀,也不待凌云记熟通透,便避了出来。
来到正院,他心中一片纷乱。凌云说只识得几个字,但偏偏就是他的姓名。想来是在他日常的物件上见到的。可他为何临下来一遍遍的描摹?这般的作为……他只在犯相思的人身上见过。
这麽说,是师弟在记挂他了?
如此想想,也不无可能。最初相遇时,便是凌云跟著他的。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对著他时,凌云都是一脸的憧憬热切。他只道是小松树精求道心切,不想其中竟然有这样的心思。难怪不肯拜自己为师了。
沈愁叹了口气,用手拍了拍发烫的面颊。他在这世间也混迹了百十年了,也惹出不少个风流相思债来,但这样叫一个少年,还是自己的师弟记挂著,却是头一回。这个师弟,偏偏还是自己爱护著的。这下可该如何是好?
沈愁望著阴沈的天空发了半晌呆,直到乌云密集雷声隆隆,方才惊醒。凌云仆出山便遇见自己,自己又一直对他关爱有加,想来有些犯糊涂了罢。他涉世未深,不懂得其中利害,自己却是不同,何况又是兄长,须得引他走正途才是。
打定了主意,沈愁转身回房。刚一进屋,忽然霹雳一声,一道闪雷恰恰落在他方才的立脚处。
沈愁被惊的一个激灵。半晌後抬袖拭去额头的冷汗,不由得暗暗庆幸:果然如此才是正理。刚才差点犯了糊涂。那样的话只怕现在就被雷劈了。

玄门-松树师弟-第二章

第二日清晨,沈愁经堂危坐。
昨晚想了一夜的心事,终於整出一篇宛转的措辞,就等见了凌云好与他分说。谁知平日里都是早早到来的凌云,今日竟然迟到了。
这是不好意思了?沈愁候了半晌,还是放心不下,便去敲凌云的房门。
听到门响,屋内一阵杂乱声。过了片刻凌云才应门出来。沈愁见他衣衫略有些凌乱,双目也是微微发红。倒象是熬夜或哭过的样子。一时心下怜惜,轻声道:“昨夜可是没休息好麽?那今日便休养一天罢。”说罢转身要走。
刚迈两步,背後传来凌云的声音:“站住!”
沈愁微愕,师弟口气怎麽这麽冲?从前可没见过如此的模样。这般想著,还是停下转身:“师弟还有什麽事?”
凌云抬起头来,直直望著他,却不开口。
沈愁见他神情烦躁不安,目光中羞涩怨怼混杂。心中一阵慌乱,只道自己的心思被他看穿了。急忙开口道:“既然你已通晓文字,法诀经书等就不用我口传身授了。你自行去读,日後若有什麽不明的,再来问我就是。”
凌云不答,沈默了一会忽然道:“你、你……那字迹……”这样犹豫了两声,又似不好开口,烦躁地跺了跺脚,就要回屋。
沈愁见他苦恼,柔声劝道:“不管是字还是别的甚麽,只消你不去想,过些时日便会没痕迹的。不必这般放在心上。”
凌云停下动作,将信将疑:“真的?”
沈愁点头,微笑道:“凌云师弟……”
凌云本来神情一松,听他唤自己,却象被马蜂蛰了下,腾的一下蹦了起来:“不许你叫我凌云!”
沈愁一楞:“那唤你什麽?”
凌云顿了下,烦躁的挥舞著手:“叫我松树,或者笨蛋。随便什麽都好,就是不许你叫我凌云!”
沈愁有点恍惚,还要分出不同来麽?也罢,不过是这一点执念,依他便是。於是重新微笑开口:“松树师弟。”
凌云瞪了他一眼,狠狠地哼了声,转身进屋,呯的一声关上屋门。
沈愁被摔了个冷脸,微微一呆,摸著鼻子苦笑起来。要当个温和体贴识大体的大师兄,真的很难啊……
打那时起,凌云就开始别扭起来。
偌大个顶山上,就只有他二人居住。沈愁放心不下凌云一人修行,不肯离开,只在旁边看护著。本来这样的情景下,不说和乐融融,兄友弟恭还是该有的。谁知凌云的脾气反倒是一天大似一天,见到沈愁便要暴躁。
沈愁自忖其中缘由,凌云必是身不由己的,也就不计较他的无端,只是尽量顺著他。如此相处下去,待到凌云艺成,沈愁已经养成了纵容这个师弟的习惯。
眼看凌云也学成可以下山了,沈愁有些释然有些惆怅。只怕这一去再回时,师弟看尽了大千世界,便再也不会计较前事了罢。
送了凌云下山,沈愁自己反而不愿意再履红尘了。何况在世间混迹了这许多年,也没甚麽意思,不如清修静心来的正经。
是以待到五年期满,师门再聚时,沈愁怎麽都没有想到,凌云师弟依旧对自己不假辞色,甚至还变本加厉起来。最让人无奈的是,不知道他从哪里学来的装模作样,当著师傅同门的面,总是老实木讷的样子,只让人觉得当年的淳朴少年长成稳重青年。而两人独处时,则换上一副阴冷的面容,仿佛自己欠了他多少债一般。
按说这时候,就该摆出大师兄的样子来,才不会失了体统。奈何一是这前十几年里,自己顺他成了习惯,一时改不了。二来扪心自问,总觉得有些发虚,或许自己,真欠他什麽罢。何况他入世这几年,心思居然没变,也算是难得。
如此一想,便偃旗息鼓,任他欺凌了。
本来想著,这样忍忍,待到凌云收了徒弟,自己离的远远的,两厢里不再相见,也各得安心就是。谁知这个松树师弟,阴了几年又变出花来。每每聚会时候,鱼真人问他为何不收徒,他总能把借口扯到自己身上,引得师傅大怒,不好得罪要收徒的这个,便来揍他。
被师傅揍的精疲力竭深夜在床上啃被角时,沈愁就忍不住恨恨的想,这般不可爱的师弟!不如施点手段,诱他吐露心声,然後好好折磨他一番才是。待到明日见了凌云,那些怒气便如同见著阳光的露水,悄无声息的便没了。
即使现在的凌云阴的像潭水,硬的像块砖。用手敲上去,也会砰砰做响,再无半点当初的可爱天真。但终究还是那个跟了自己来,又看了十几载的小松树精啊。
这般忍与不忍中晃荡著,又过了几十年,距离当初相识的时候,已有百年之久了。
这些年凌云陷害人的本领愈加炉火纯青,只需一个眼神,师傅便能暴走,下手也愈来愈重。亏得他修行不辍,才没在众师弟前丢过面子。
沈愁深夜呼疼之余,也忍不住要想,若是自己当年换个想法应对,会不会这些年就不受这些罪过,小松树精依旧是原来那付模样?若是现在自己肯放下身段哄他,两人会不会重拾旧日的亲密?
每每这个念头一动,便觉得耳边有雷声轰轰,当日里差点劈到他的那个雷就现了出来。沈愁一个激灵,便不敢再想下去了。
只是这样的日子,又何时才是个头?师傅违抗不得,只能任他打。师弟不能责骂,舍不得。凌云又僵持著不肯收徒,这样拖拖拉拉的过了近百年,眼看还要继续下去,总这样下去,又怎麽是个办法?沈愁夜不能寐,辗转反侧。
不若自己收徒罢!
沈愁灵机一动,忽然冒出了这个念头。仔细一想,觉得很是合适,自己收徒,师傅必然是巴不得,众位师弟想来也无异议。凌云也无法再用这个借口来害他。三全其美的事,只奇怪自己之前为何没有想到过。
凌云那次拜师後,自己便再没起收徒的念头。想是这些年来没遇见过一般可爱的精怪。这个倒也无妨,著意寻找,总有入眼的。只是此事还要知会凌云一声,让他有个准备才是。
想到这里,沈愁有些待不住,索性撑起身来,披衣出屋。今晚便同凌云说了,也好看看他吃闷气是什麽模样。
沈愁来到凌云房前,见里面依然有光亮,想来此刻尚未歇息。敲门进屋。凌云见是他,只管冷著脸不做声,任他进来坐下,也不招呼。
沈愁见他不理,便自己先开口道:“师弟还未歇息麽?”
凌云不看他,冷哼道:“若不是师兄来访,自然是要歇息了。”
沈愁早对他的这般态度习以为常,哈哈干笑:“我深夜打扰,是突然起了一个主意,便想来知会师弟一声。”
凌云听他如此说法,也起了好奇之心,便转过头来望向沈愁。
沈愁道:“咱们玄门一脉,传到如今也有千年渊源,如今诸位师弟都爱著自由逍遥不肯收徒,师弟你似乎也有难处,愚兄不忍见师傅忧心,便想分担一些。”
说到此处瞄了凌云一眼,见他听的认真,心中大乐:“待明日我便禀明师傅,我来代替师弟你收徒接下掌门的位置,你看如何?”
凌云一楞,旋即沈下脸来:“此事不妥。”
沈愁见他拒绝,更是得意:“有何不妥?师弟屡次在师傅面前说道是愚兄的缘故才不得收徒,现在愚兄顶替你,你又不肯,这样师傅面前如何交代?”
凌云脸色更沈,手指紧握:“缘由你自然清楚,何必我说。你休想这样轻松脱开。”
沈愁见他说的如此直白,有丝意料之外的慌张,但心中有什麽在蠢蠢欲动,明知道不该接口,却有些管不住口舌:“你不说,我又怎麽清楚?”
凌云神色微动,脸上掠过一阵微红,旋即又沈了下来:“那好,今日便说个清楚!”
袍袖一拂,门扇哗啦一声合上,门闩自行飞起插牢了。跟著凌云又捏了个法诀,将整个房间封住。
沈愁见他这一番动作,已是非同寻常了,自知就该马上制止并离开才是。奈何灵智虽然清醒著,却管辖不了心意手脚。眼睁睁瞅著凌云设好了结界,内外声息神识间隔。
待到终於寻回自己的手足时,却发现凌云已在低头解腰带衣衫了。
沈愁心跳如鼓,不敢多看,上前一把拥住凌云:“师弟,你莫要……”话未说完,便被凌云伸手推开。
凌云面色更红,恼道:“你做甚麽!不许过来,老实呆著!”
沈愁被推了一个踉跄,有些狼狈,听著师弟如此说法,便不敢再动。
只是师弟手中不停,转眼已经将衣衫剥去一半,腰腹俱都露了出来。惊慌失措之下,转身向壁,心中只有一个声音在反复:“若是那雷真劈下来,这次会是劈谁?我该怎样才能护得住他?”

玄门-松树师弟-第三章

凌云一直很烦恼。
自打他识字那一刻起,就没有再开心过。并且随著这些年的修行,烦恼愈来愈重。
至於缘由麽?还得从头说起。从他还是一棵松树的时候说起。
大约二百年前。
作为一棵松树,他认为是与众不同的。
别的松树只知道白天晒太阳,晚上打瞌睡。风吹来的时候,就哗啦啦跟著喊上两声,雷电打下来,便哎呦哎呦叫几声疼。除此之外,便没什麽动静。他们不想聊天,没有想法,连喜欢什麽都不知道。整日里只有发呆发呆。
他不同。他觉得今年的山花开的特别鲜豔,他喜欢雨天。他想和每次来他身上捉虫的那只喜鹊做朋友。
可是他不会讲话,即使每次那只花翅喜鹊来的时候,他再晃动树枝,喜鹊也只会惊诧的咋咋两声:“咋?今日的风有这般大麽?我都快要站不住了。”
这就是作为一个不能动不能说话的松树的难处。没有外力,便做不了声。
即使是这样,松树也从未放弃过。
所以当一个大袖飘飘的白衣年轻人从他身下路过时,他还是丢下一粒松塔,砸到那人肩上。
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人,留下歇歇脚罢。松树心中喊著。
那人捏起松塔,抬头向它望来。
松树用力伸展著自己的枝干:你看,我是多麽枝繁叶茂,足可以为你挡风遮雨。我还有松果给你吃!留下吧留下吧。
那人似乎领会了松树的好意。望了望西沈的日头,抬头笑道:“时辰已经不早。横竖今日不回去了,在此歇息一晚也好。”
松树只见那人身形一晃,便失去了踪影。然後枝上一沈,那人居然已经坐在上面了。比那只喜鹊重多了,不过他还是支撑的起!
那人傍著枝干,口中不知道在唱些什麽,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人都是这麽神奇麽?连吐出来的气息,都那麽好闻,让松树晕乎乎地。
天色暗了下去,那人也不再开口了。横坐在枝头,依著树干假寐起来。
晚上风吹过的时候,不能跟著乱嚷,会吵醒他的。松树这样提醒著自己,也开始瞌睡起来。
迷糊中,似乎有什麽随著树干滑了下去,浸到他根部的泥土中。他用根须尝了一点,似乎同那人口中的味道相同,便著意吸取了。
第二日,松树觉得有些晕陶陶地,只想继续瞌睡。最後还是枝上那人动作,让他清醒过来。
那人从腰间掏出一个葫芦摇了摇,失声笑道:“哎呀,都漏光了。”又转头来看了看松树,轻嗅一下:“倒是便宜你了。”
松树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只有轻轻摆动著树枝:早上好,早上好!
那人笑道:“也罢,就当我这一夜的歇脚钱吧。”
正振衣欲下,忽然想到什麽,又转头向树冠道:“不管怎麽著,喝了我的仙酒,我还是留个印记。万一哪天你成精了,我也好讨利息回来。”右手微探,手指便在松树干上勾画起什麽来。
松树只觉得躯干微疼,又听得嗤嗤有声,不由得大急:喂喂!你做什麽?
只是这次那人却没领会,刻画了一会,方跳下树去,退了两步望著他,摇头晃脑,面带得色:“有了我的字迹,你可跑不了了。”说完大笑两声,下山离去。
松树一直望著他,眼见身影远到模糊了,才转回心思来。这个人,算是自己朋友了罢?他吃了自己的松果,自己也喝了他的“仙酒”。虽然不知道那是什麽东西,但是交换过礼物,不就是朋友了麽?那只喜鹊同其他禽鸟闲聊的时候,就是这麽说的。
只是他在树干上,到底刻了什麽呢?
我要是能看到就好了。松树摆了摆树枝,有点闷闷地想。
接下来是一个长长的冬天。每年这个时候,喜鹊都不会来他这里做客。整个山林,除了他们松树,都光秃秃的。
松树觉得无聊的很,只有努力的生长。那个人不是说了麽,自己日後是要成精的。精怪就会说话,就能到处行走了吧?起码传说中是这样的。
那就努力吧,让自己成为传说!松树挥舞著树枝给自己打气。
俗话说的功夫不负苦心人,还是很有道理的。这次,功夫也没负苦心树。待到来年春来,那只花翅喜鹊又落到他身上时,他已经能开口说话了。
“好久不见,喜鹊。”
“谁?咋咋,谁?”花翅喜鹊被惊得飞了起来,羽毛直竖,凭空胖了一圈。
“我是松树,你脚下的这棵。”松树忽然有点不好意思,自己连名字都没有,只能和其他松树一样,用一样的称呼。
喜鹊松了口气,重新落下,跳了跳:“唬我一跳!我飞过这麽多地方,树木会说话的,你却是头一个。”
松树听他如此说话,想必是见多识广了。又记起自己的心事,便开口道:“那你能否看下,我树干上刻有些什麽?去年有个人路过,我和他成了朋友,他刻下的。”说到这里更加不好意思:“我看不到,并且……我也不识得。喜鹊你一定识字对罢?”
喜鹊抖了抖翎毛:“那是当然!”呼啦啦飞了下去,绕著松树飞了几圈,又回到枝头,口气不容置喙:“是八个字:冲霄凌云,矫而不群。”见松树不做声,又补充道:“就是夸你生的好,冲天而起,高过云朵之意。”
松树听他如此说法,才放下心来。羞涩中略带得意:“那从今日起,我就叫做凌云。”
从此松树有了姓名,叫做凌云,也同喜鹊,成了好友。
也是打那时起,凌云开始了他的修行之路:一定不能辜负那个人的期望,要让他看见自己真的能一窜冲霄。再见他时,也好说话的底气。
喜鹊从外面听得一些传闻,都飞来讲给他听。原来不管是飞禽游鱼,花草树木,若是得到天地间的灵气,都是可以修炼化形的。至於变成什麽,却是看自己的意愿和修为法力了。
依照喜鹊的意思,自然是盼著凌云化成鸟类,能飞天落地,无处不能去,多自由惬意。他还可以多个同伴。
原本凌云还是懵懂松树的时候,也慕过飞禽。他们有翅有足,还敢吃可恶的松虫,是再好不过的活物。奈何自打见了那个刻字的人後,便改了主意。那人是他的第一个朋友,自己总不能辜负朋友的期望。何况当个人,似乎也是不错的选择。
因此任凭喜鹊游说,凌云打定主意,只是不松口。
人为万物之灵,修炼起来谈何容易?任是凌云勤修不缀,栉风沐雨中寒暑更替,辛苦了百余年,才能化成人间少年模样。

玄门-松树师弟-第四章

凌云化形後的第一个念头,便是去寻那个在他树干上刻字的朋友。只是此人姓甚名谁,家在何处,他却是一点头绪都无。
喜鹊嗤笑他时曾说过,世间凡人,百年就是大限,只怕你那朋友,早就驾鹤西游了,又上哪里寻去?凌云於这点倒是不担心,当初他喝下的东西,那人说是仙酒,那麽这人就是神仙也说不定。何况自己都化形成人了,躯干上的字迹还消失不去,可见出手非凡,必然不是凡夫俗子。
想到这里,凌云有些庆幸,手拍了拍胸口:幸亏是这样的八个字。万一被别人看到,也只当他刺的励志警言,不会丢人。要不然都不好在人前现出来。
这几日里,凌云自觉整顿好了一切,没什麽牵挂,便准备下山入世。
那个喜鹊,这些年来也不知得了什麽奇缘,也修成了真身。按说他本来是个飞禽,要修也该是修成凤凰才对,谁知竟然化龙了。这世间奇理,果然是不可思议的。
本想著喜鹊遨游天际,又能多见神仙,请他帮著打听打听也好。结果那家夥太不仗义,最近同他见面时,都是支支吾吾地,说不上两句话便跑开,倒象是心虚的模样。凌云仔细回想,没觉出哪里不对来,也就不理会,这喜鹊爱故弄玄虚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该说是缘分天定抑或是冤家路窄?凌云刚刚出山,便遇见了独行的沈愁。
凌云自然是一眼便认出他来,只是有些拘谨,怕他不记得自己。毕竟过了这麽长的时间,他现在又不是树形。因此既不好上前讲话,又不愿看他走开,便远远的跟著他。
结果刚跟了几步便被沈愁发觉,又被识破他是松树精。凌云心中得意,这人果然是非同寻常的。虽然一时识不得他,但日後总会发觉的,当下也不说破,到时候就算是个惊喜罢。是以沈愁问他是否要跟著修行时,凌云几乎是雀跃的应了。
待到了玄门内,沈愁要他选师傅,凌云始终当他是自己的朋友,朋友麽,自然是平辈的。因此就拜了鱼真人为师。那些跟师兄学艺,日後收徒的规矩也就一一应了。本来能多与沈愁相处,就是求之不得的。
此後的数月,凌云是用崇拜仰慕的目光望向大师兄的。大师兄天上地下,无所不晓。大师兄道法精深文采风流。而自己,是个连字都不识得笨树精。
师兄一直未教自己识字,想来是以为自己早就识得吧。凌云夜来坐卧不安,总觉得自己不能这样丢脸。便是不能叫师兄高看一眼,起码也该会写自己的姓名才对。想到这里凌云便有些坐不住,起来拉开衣襟,对著水镜描出字样来。
然後再将凌云那两字挑了出来,一次次反复临摹。待来日师兄问起,要工整的写给他看。因为这个心思,凌云写了满满的一叠纸张。
没想到第二日便被师兄发觉,还传了他通文法。凌云自觉丢人的很,也就没能分辨出大师兄的异常来。
念了几遍口诀,通文法便已习成。毕竟这样的小法术不是什麽难题。然後,凌云发现了一个很要命的差错。
他身上的字迹,并非喜鹊所说的“冲霄凌云,矫而不群”而是另外八个字:玄门沈愁,到此一游。
领悟了这个事实,凌云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便是,那个该死的喜鹊骗了他!
怒冲冲地来到屋外,取出一根羽毛燃了,一只火鸟便展翅而飞,向西行去。过不得片刻,一大朵乌云就飘了过来。喜鹊化的苍龙在云朵里伸头探抓:“凌云你找我?”
凌云和颜悦色的很:“你变回原身下来说话罢,这样多不方便。”一转身率先进房了。
喜鹊见他神色平和,似乎没什麽坏事,便依言变回喜鹊,跟著飞进了屋。谁知刚一进门,便被凌云伸手捉住。喜鹊吓了一跳:“咋!凌云别闹!”
凌云此时也不用装模作样,两根手指捏到喜鹊的脖颈上,面目狰狞:“说!你原先是不是不识字!当初是骗我的对罢?”
喜鹊本来低头欲啄,一听这话登时没了气势:“你知道啦?”话音一落,忽然觉得颈上发紧。
喜鹊大惊,一只翅膀胡乱拍打著,屋内登时羽毛乱飞:“我那时不过是只喜鹊,又怎麽会识字?本来就是你没道理!我听别人说,往松树上题字就该是那样的。分明是你那个朋友不学无术写错了!”
凌云略一分神,喜鹊便挣开来去,飞到屋梁上,离他远远的落下:“你不说那人现在是你大师兄?该找他算账咋,欺负我又没用!”
凌云心中一阵纷乱:“你不明白!”仰头看见喜鹊在那里梳翎展翅,一副悠闲模样。心中余怒未消,抬手一只松果便丢了过去。
喜鹊被砸得身子一歪,想啄回来又多少有些心虚,眼珠一转,展翅向外飞去:“你大师兄也在山上是吧?我去用雷轰死他给你出气!”话音未落,已经化身苍龙隐入了云层中。
凌云抢到门口,疾声阻止:“不许胡来!”
喜鹊理也不理,桀桀笑著飘过院去了。
凌云知他不会真做出什麽事来,毕竟天道定数还是要守的,让师兄受些惊吓也好。也就不再理会,回房专心烦恼起自己身上的字迹来。
这字迹,必然不能带著的。若是让人看到,那真不用活了。只是怎麽个消法,却还要斟酌一番。
本来这就是件丢脸的事情,无人知晓最好。自己不妨先尝试一些手段。若还是不成的话,大师兄与自己是同门,他的术法自己早晚都能学会,自然也就能施展出来了。所以此事还是不提才算妥当。知情的只有喜鹊一个,这麽多年朋友,想来他也不会乱讲。
如此想著,耗了一夜的功夫,也没能拭去半个字迹,反到是越擦越明,最後居然要灼灼放光了。凌云又气又恼,恨沈愁散漫无行:写什麽不好,哪怕是画个标记也成,这字挂在自己身上,象什麽样子!

玄门-松树师弟-第五章

第二日见著大师兄,略加询问,听说是过段时日就能自行消去,凌云这才稍稍地松了口气。只是一见沈愁便想起此事,心中总是烦躁不安,怎麽都无法同日前一样了。凌云自知这样让人生疑,只是按奈不住。稀奇的是,大师兄居然也不计较,愈发和颜悦色起来。
如此过了几年,那两行字依旧嵌的牢牢的,半点淡去的模样也没有。凌云这才回过味来:他又被大师兄骗了。这人实在恶劣的很,只怕是已经知晓了自己就是那株被他乱涂乱写的松树,这样哄著他,好看他的笑话!没准就等自己沈不住气去求他的时候再好好捉弄一番。
凌云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暗自咬牙,却不再显露出来。只是著力修行,认真钻研师门法术。既然大师兄术法都是从玄门学得,自己自然也能,只需学到他的本领,自然也就不受他消遣。
十几年过去了,情况并无好转。凌云却发现了一个更要命的问题:他胸口的字迹在下移!
他是松树,同飞禽走兽人类不同的草木。那些活物都是打小就固定了形体,然後慢慢延伸成长。而草木是不同的。是从根部长起,向上攀援窜枝。
他虽然作为普通松树已经成年许久,但是成精後,原身又活跃起来,这些年在不断地向上生长,这十几年过去,原本该是胸口的位置,现在已经降了数寸。凌云大惊失色,这样再过个一二百年,那、那岂不是……
惊慌失措下,只有更加精研勤修。又见大师兄依然是那一副温和体贴好兄长的模样,实在可恨。恰逢师傅问起收徒之事,凌云问心无愧,言语简略地供出大师兄来。师傅果然暴怒,把沈愁揍了一通。凌云见他被揍的厉害,也有些许快意:让你不安好心,得了教训紧悔改罢!
谁知大师兄竟然如此忍得,宁愿每次在众人面前挨揍也不肯私下向他认错。凌云有时想起难免疑惑:莫非并不是他不肯认错,只是无法解咒?还是他或许就不记得此事?否则怎麽这般抗著不肯开口。
但是转念一想,若是他真不知情,懵懂无辜的话,明知被算计还关照如常,实在说不过去。此事不可能!
那就是他也不晓得如何解咒,心虚理亏才撑著。一想到这里凌云便惶恐起来,不会的不会的,怎麽可能有这样的事?定然是他憋著气待自己求他时狠狠捉弄自己。自己只要再努力些修道学法,早晚会学出神通来消得去的。
这样一个发奋著,一个隐忍著,八十余年过去了。
凌云没学会那般神通,却终於等到了大师兄上门妥协。
凌云面上无波,心中却在呐喊著:“快说你给我消字迹!”
谁知沈愁到了现下这个地步,依然不肯老实认错,居然想收徒脱身了事。凌云恨大师兄狡诈,气急之下,也顾不得许多,今日就算丢脸也不能让他这样轻松了事。横竖他也早知晓了。让他见见罪证,省的还要装无辜模样。
方一动手,师兄便神色大变,还上来阻止。凌云冷哼:果然心虚了罢?哼,此时已经晚了!早管做什麽去了?
凌云脱下外衣,拉好衣摆,抬头去望沈愁,见他已回身向壁,哼,不敢看罢。
清了清喉咙,凌云恨恨开口:“看看你做下的好事!”
沈愁一直都是面朝墙壁绷著身子,心中默默念祷:祖师爷明鉴,须知凌云是少不更事,弟子也是身不由己,切莫此时降下雷来。
听到师弟唤他,这才转过身来。只是这话是听到了,却一时转不过弯:做的好事?师弟知道我晓得他的心思?只是这事怎麽能看出来?
咦,师弟的腰肢很是矫健啊。凌云肤色不如他白皙,大约因为是松树化来的缘故,是浅棕色。此刻被白色衣物一衬,竟然有些动人心神。
沈愁盯著师弟的腰侧发了会楞,忽然醒起,这不是当师兄该看该想的,就急忙抬头向上望去。
凌云正一脸寒霜,目光冷冷地射向他。
沈愁被看的心中发虚,也忍不住偷偷嘀咕:松树师弟果然是板脸板久了。就在这个时候,还是这般的不可爱。
轻轻咳了一声,沈愁上前两步,右手很有分寸地伸出,替凌云整理衣摆。左手却有著它自己的意愿,搭上了凌云的腰间。沈愁自觉十分混乱,口中喃喃道:“师弟,我知你一片痴心,只是……”
话尚未说完,凌云便向後闪了一步,面色虽然依旧是板板的,声音却有些不平:“凑这麽近做甚麽?看清楚你刻的字!”
沈愁被他退的一愕,有些发傻,又听到师弟这麽说,就随著他的示意,望向了师弟的腰腹。那正中微凹处两侧,居然各有一行黄豆大小,浅於肤色的字迹。呃,这种地方刻字,倒是第一次见著。
沈愁用力板了板面孔,仔细去打量,然後被狠狠唬了一跳。
这这这,这分明是自己的手迹!
这怎麽可能!自己都未曾见过凌云赤身,怎麽会办出这样的事来?何况就算是自己做的,也不会刻这样无聊无趣的字句!
一时口不成句:“师弟,这、这是我、我写的?”
凌云冷哼一声。
沈愁很是彷徨无助:“可是怎麽会!我是修真之人那,不会!症梦魇,也不曾走火入魔过,如何在我自己无知觉的时候去你那里做这样的事。”转了一圈忽然想起另一头来:“师弟你为何任我施为也不阻止?就算你……也太老实了,你就不知道躲麽?”
凌云睨著他:“你几时见过松树会躲的?”
松树,师弟的意思是说他还是松树的时候就刻下了?电光火石间,沈愁忆起了前事:“你就是那株喝了我的仙酒的松树!”见凌云颌首,不由得大奇:“那你为何不早同我讲?这字早该消了去的,你为何一直留著?哦……”
说到此处,不由得怦然心动。师弟是因为恋慕著自己才不肯消去字迹的麽?真是……傻的可爱。再看凌云时,又多了三分温柔。
凌云却是听得眉毛一跳:“你能消了去?那就快给我施法!”
沈愁见他神情生动,远不同平时的阴沈,忍不住出口调笑:“你自己也能解得,怎麽偏偏要让我来?难道大师兄施法就特别灵麽?”
凌云面色一,咬牙应道:“还劳师兄大驾。”
沈愁再度走上前来,口中微颂法诀,袍袖拂上凌云的腰身。只见一阵光芒闪动。沈愁看也不看,拍手微笑:“这不就成了麽?”
凌云低头,面色又沈了几分:“师兄莫再玩笑了!”
沈愁疑惑得随著凌云望去,却见那两行字迹依然牢牢的嵌在那里。沈愁大惊:“怎会如此?”
伸手去触了下字迹,又抬头端详了凌云片刻,再抓起凌云手臂来摸了一回脉。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如此!师弟你原本是松树所化,即使有了精魄形体,也依旧是草木本质,道法自然是解不开的。”
凌云一直木著脸任他触摸打量,听得这话也不惊诧,顺著他的话头问:“那该如何是好?”
沈愁笑道:“这个倒是好说,只需给你点血气,让你有了血肉之躯便是。”见凌云木然的模样,又道:“那样也好,多些七情六欲,别再同现在这样木呆呆的。”
说到这里忽然一楞:既然凌云原先都是草木,自然也就没有情爱之心。他也就从未恋慕过自己,原来自己这些年一直会错了意了?

玄门-松树师弟-第六章

这个想法横空出世,把毫无防备的沈愁砸得摇摇欲坠。
再定神去看凌云,却见他目光灼灼,只管盯著自己,一时心乱如麻,强笑道:“这些年来,师弟执意不肯接任掌门,与师傅说是因著我的缘故,也是这事所致了?”
凌云点头。
沈愁喃喃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面上挂著一个恍惚的笑,就要从凌云身边经过出门而去。
凌云见他要逃,一把抓住:“师兄还没给我解咒!”
沈愁被定住,皱眉思索了一阵,恍然大悟道:“哦!解咒。”右手抬起,手指微错,食指尖便渗出血珠来。
凌云回身取玉杯来待要承血,却见沈愁迟迟不垂下手指,只瞅著指尖发愣,神色变幻不定。於是开口催促:“大师兄?”
沈愁象是受了什麽惊吓,微微一抖才回过神来,依旧不动作,也不看向凌云,对著指尖道:“不如等明日再与你施法罢?今日有些不妥。”
凌云见他花样百出,就是不肯爽快地解咒,忍了又忍:“师弟鲁钝,并未发现何事不妥!”
沈愁转头!了他一眼,叹了口气,将那滴血珠在指尖滚来滚去,又重新起了个话头:“师弟今後有何打算?”
凌云青筋跳了跳:“自然是托大师兄的福,接下掌门之位,广大玄门一脉。”
沈愁依旧不放松:“之後呢?”
凌云一楞:“之後还能有什麽?自然是潜心修道,好等有朝一日象祖师爷那样飞升成仙了。难道师兄不是这般想的?”
“师弟心怀高远,志向可嘉。如此甚好!”沈愁目光望向虚空深处,语音飘渺,又喃喃重复了一句:“如此甚好!”
凌云见他越扯越没边际,实在按耐不住,就要握了他的手指取血:“师兄……”
才上前半步,话未说完,就见眼前一花,微张的口齿中被塞入一物。凌云从未与人有如此的接触,登时僵住,玉杯“啪啦”一声滚到地上。然後眼睁睁由著沈愁抽回手指,取帕子拭去了手指上他的口水,负手向外行去。
凌云只觉得口中渐渐散开一丝腥甜,过了半晌方回过神来:师兄怎麽可以这样!他也不嫌脏。呸呸!
凌云面红耳赤站了半晌,只觉得别扭万端。待要追究,又无从说起。终究还是想起自己身上的字迹来,急忙念起试过多少遍的法诀,对著水镜一照,果然字迹全无了。
多年的心事了结,凌云长舒了一口气。又想起方才师兄的举止,没由来地一阵慌乱。来回度了几趟步,又想起字迹来,不放心的跑到镜子前再瞅一遍。然後再度几趟步。
这般来来回回的,自打上次知道自己身上字迹真相後,松树师弟度过了第二个不眠之夜。
沈愁回到自己屋内,扑到床上,却没有心思咬被角磨牙了。
这天道,也未免太过无情了罢?
当年不过是游戏人间,胡乱在树木上刻了几个字迹,用得著这麽报应回来麽?吃了几十年师傅的老拳也就算了,看了凌云近百年的脸色。最终还要生生让自己跌个跟斗。
方才凝血时候,沈愁忽然觉察出自己心绪不宁,脉相急促,看那血色模样,居然是情动了。这可真闹笑话了,他沈愁不是个没经事的少年,竟然因著一个误会就陷了进去。
就如同两人角力相抵,本来苦苦支撑,竭力抵挡对方进攻。忽然间对方收力不发,这边相抵的人猝不及防,浑身的力量无处可卸,一个筋斗,便张了过去。
这事要说怪凌云是怪不起来的,毕竟那孩子一直都懵懵懂懂的,不晓得什麽人世情爱,可自己就怎麽都没想到过?只见只字片语,脸红支吾的模样便认了死理?
莫非那时……
不,绝非如此,他沈愁堂堂君子,又怎麽会对一少年起那心思,必然是祖师爷在天上见不得他放荡人间,不爱惜草木,施了障眼法於他,叫他多些磨难。恩,定是如此。
师弟既然不是对自己有别样心思,又一心向道无甚杂念,那他自然也不会强求。想来前事解开,日後凌云必然同最初时候那样待他,不再横眉竖目了。当个独一无二的大师兄,兄弟和睦,也算很好罢。
所以今日隐瞒一些细微小事,也算不上什麽罢?那气血是在他情动时候取得,效力与平常的比较起来,略有些不同,若是凌云一直心平气和不起波澜,自然寻常无事。只是他有朝一日动了尘心,情动之时,那血便会略微失效,字迹只怕就会现出形来。
沈愁起初也是觉得不妥的,奈何凌云揪住他不放,自己又无法说出缘由,凌云又一副清心寡欲的模样。心底隐隐起了一丝恶意,便顺了他的意。
反正日後若是被凌云发现,也不麻烦,只需再取血一滴盖过便是。不过是让师弟尴尬一次。那样的话,就算自己为这些年来,和以後若干年里的辗转难眠,取一点报酬。这也不算过分罢?
沈愁整夜未眠,第二日一早,拜见了师傅,见无它事,便匆匆下山去了。那副好师兄的模样,一时还真摆不出来。还是待到几年後,再来云淡风清地做体贴周到的大师兄吧。
时光荏苒,不管众弟子过得快活还是失意,五年过去了。
又是玄门集会之期。
待到沈愁懒懒地晃上山来的时候,诸位师弟已经在大厅久候多时了。沈愁方一入大厅,鱼真人就扑面抓了过来。沈愁大愕,一面抵挡一面拿眼神询问师弟:怎麽还要演这出?
诸位师弟表情倒是一致的很:多少年的老段子了,你们也不嫌烦!
沈愁有点不信,趁著转身逃窜的功夫,终於在角落里寻到凌云。凌云见他近了,冷哼一声,袖子一拂便让出空地来,还有意无意地,把沈愁的退路封了个死。
沈愁心中一凉:这是东窗事发了。
一时没了精神,脚下略有迟缓,登时被鱼真人踏倒在地。
待到鱼真人怒气发完,沈愁也无一丝力气挣扎了。就在大堂地板上静静躺著,听著那脚步声走近又远了。
过了半晌,沈愁方才撑起身来,没心情同谁计较什麽,只想回屋一人好好待会。
此时天色已晚,沈愁进了房屋,回身关上门,也不取珠子照明,就要扑到床上时,床尾暗影里走出一人来。
沈愁倒也不吃惊,径自爬上床去,在床头靠好了,才慢吞吞开口:“凌云师弟,此来所为何事?”
凌云面色阴沈:“你自己晓得。还有,不许叫我凌云!”
沈愁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你不说我就什麽都不晓得。”
凌云忍怒:“你又这麽说!捉弄我便这般有趣麽?你不晓得,那为何师傅揍你你不辩解?分明就是心虚!”
沈愁在夜色中认真端详著自己的手指,仿佛从来未曾见过一般。
凌云来回走了两步,终於按耐不住心中烦躁:“你说!上次你又施了什麽法术,为什麽那字迹有时还会出来?”
沈愁心中百般滋味翻滚,中间又有丝惊诧“你没发现其中的缘由?”
凌云见他认了,声音更大:“我就知道,每次字迹出现都是念及你时,其中必有古怪,果然如此!速速给我解了,要不我告到师傅那里去!”

玄门-松树师弟-终章

沈愁只当听错了,不信自己的耳朵。用手一撑,坐了起来:“你说每次看到字迹都是因为想到我?”
凌云冷哼:“没想到我觉察出来吧?初始我还不明白,以为是沐浴时著了水,後来睡眠前後居然也会出来,我前後对照,其他时候都无碍,只有偶尔念及你时,就会显露出来,自然是你在其中搞的鬼!”
沈愁大喜过望,只觉得浑身酸痛不翼而飞。又见凌云正在床前虎视眈眈的俯视著他,心中一动,伸臂便把凌云拉近前来。
凌云毫无防备,一下被拉地跌进沈愁怀中,又惊又羞,凶猛气势荡然无存,结巴道:“你、你做什麽?放开我!”
沈愁笑道:“我来看看师弟的字迹,方才能给你解咒啊。”说著另一手探出,去解凌云腰间的丝绦。
凌云挣扎起身,蹦起来离床远远的,一张脸上写满了震惊和羞涩:“现在怎麽会有字迹?我又没念你!还有师兄你、你、你怎麽……”
沈愁见他神情,完全是当年年少时候的模样,全然没有这些年的阴冷,心中温软如沐春光:“你自己看看罢,是有还是没有?师兄又怎麽会骗你。”
凌云嘟囔道:“你一直都在骗我。”终究还是转过身去,又不放心的回头望了几眼,见沈愁老实的坐在床上微笑,才解开衣衫自行查看。
沈愁等他回过来头,露出一副怎麽会如此的迷茫模样时,方笑道:“其中缘由,不足为外人道,师弟附耳过来,我说与你听。”
凌云将信将疑,犹疑著靠近前来。沈愁低低与他分说详细。
凌云越听面色越红,几乎要将头垂到地下。终於沈愁住了口,凌云方抬起头来,待要说些什麽,见沈愁一径微笑的望著自己,又是一阵羞恼,忿忿道:“都怪你当年放浪无行,若是不曾胡写,又怎麽会有这麽多事端?”
沈愁笑道:“此时我才觉得当日我是有如神助,再妥当也没有了,若非如此,只怕师弟连我是谁都不记得了。”
凌云哼了一声,却不再反驳。过了一会又道:“你还是速速把这字迹消了去吧。”
沈愁苦笑一声:“现下不成。”
凌云眼睛一眯,正要发火,忽然想通其中道理,神色变幻了一会,象是下了什麽决心:“那该如何是好?”
沈愁抬眼瞅了瞅窗外,喃喃道:“应该不会有什麽惊雷罢?”伸手轻轻拉过凌云,另一边袍袖一拂,帷帐落下,轻声道:“师弟你只需……”
----------------------正文结束,以下算特典。认为沈愁攻就不要看了----------------
罗帐低垂,声音隐隐从中传出来。
“一定要如此麽?明日你便能心平气宁?”
“正是。”
“那我明白了,来吧。”
“等等,你这是做什麽?”
“不就是你说的,我……你麽?”
“可是你弄反了啊?”
“恩?刚才是谁说的上下都一样的?果然你又在骗我!”
“师弟,师弟你别恼!唉,你来就你来吧……(低声)我就知道没道理有这样的好事,果然还是有报应的。”
几日後
“师弟你看,这样一来,我还是不能替你解咒啊。不如……”
“大师兄。”
“什麽?”
“我忽然觉得,天是如此的蓝,草是这般的绿,斤斤计较那样的小事,实在太不应该了。那字迹,就让它带著罢。”
“哎、哎!师弟你……”
半晌後
“这样也好,日後我继承了掌门,还可以用来做道号。”
“……师弟你学坏了。”
“好说好说。”
五年後。
凌云收一喜鹊精为徒,接任玄门掌门之位。
道号愁真人。

<--绝色奴才 by 初飞 | HOME | 为爱向前冲 by 凌Q-->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