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怀歌行 by 迷_梦 | HOME | 绝色奴才 by 初飞-->

锁国 by 壹泛木棉

牢笼,困逼,一切苦难都是神赐予人的枷锁,
他是被神讨厌的人,不幸的使徒,
只要抛弃虚有其表的空壳,冲出了圆,
就发现一个人正闪耀著神的光芒,
他明白,自己的不幸正是找不到一爱你的人。


1

旭日东升,暮霭驱散,大地上丰沃泥土,草木花果硕大,绽开原野,生生不息。
耦耕荷锄,农人挥舞汗水,池塘鱼儿往来翕忽,清透岸,木造屋舍横七竖八,参差不齐,俨如迷城。
矗立中心一座与众不同的石建筑,穿过石制鸟居,循阶级而上,每步距离渐大,非以爬攀姿势才能越步而过,伫足立在石面,参拜道旁参天巨木,笼起一簇簇光影,望不见尽头处,雄伟广阔的榫卯设计,占地极广。
那是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域,农民总是一步起两步止,徘徊在鸟居前祈求祝福。
这里并不是参拜石像、土偶的神社,而是供奉“活神明”栖身之地。
烈日当头,村民都抛下手边的锄头,换过被汗水浸透的衣服,穿好没有缝补过的外袍,拉著孩子随著长长的人龙往神社处。
内衫已经浸湿几块,村民低下头,忍受著火热的煎熬,爬著缓坡气吁吁的走离村落,到了一块像是无垠的土地上,举首抬眼,瞻仰那座高不可攀的石阶顶端,浓荫蔽日,遮去了隐没其中的神社。
陆续而来的村民们都伫候在鸟居前的广阔大地上,不时抬头窥视却不敢提出抱怨,只能卯足劲擦去额上的汗珠。
地上挤得严严密密,不经意擦到旁人肩膀也惹来阵阵怒气,强压下的怒火使空旷的地上升温。
「还要等多久?」蓄起短辫子的小女孩甩甩父亲的手,仰望著同样一副的倦容,不满的擨起嘴巴。
男人深怕被旁人听见,一把按下她的头,蹲下去摆出嘘声的姿态。
女孩的嘴揪得老紧,别个大眼低下头不再理睬他,男人瞧瞧她的脚丫子,草鞋磨穿几个洞,一双脚掌都染成压压,悄悄叹口气捞过她双臂,把她抱在自己的肩膀上,才扬起一口洁白的牙齿。
参拜道边上的乐手鸣击大鼓,轰隆一声吸引了所有村民的注意力。
节奏明快的敲著鼓面,双双甩起的手都如出一辙,每个弧度、力量的挥舞,就像同一个人在舞动几百个鼓面一样。
石阶前有了些动静,村民撑大眼也看不清个究竟,光在大眼瞪小眼,探头穿过人壁,也只得个白费工夫。
在神社的拜殿中,几个穿著白彴驍頺子围著一位身材略瘦小的青年替他宽衣解带,在襦袢上套上白衣,缚紧腰上的绯徧

<--怀歌行 by 迷_梦 | HOME | 绝色奴才 by 初飞-->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