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喂!老子爱上你了 by 包小包 | HOME | 无题+II by 若罂-->

清秋 by 包小包

清秋01

说在前面的话
关於清秋,就是一小娃的自慰记录【汗一个- =】
写的不好,请多提意见【再次汗一个= =】
────────────────────────
下了班,我一个人晃晃悠悠回到了家。随手按开了门边的开关,漆的屋子顿时变得灯火通明。将外套脱下,丢在沙发的靠背上,我无力地躺在沙发里。仰望著天花板,我抬手遮住照过来的耀眼的灯光。手的影子就那麽照在脸上,目光落到左手的无名指上,那一枚银白色的戒子反射著耀眼的光。苦苦一笑,呐,你还记得吗?你当初对我说的话。你说:清秋,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可是呢?解开禁锢自己颈项的领带,我摇摇晃晃地走到了卧室。
一头倒在床铺里,我贪婪地嗅著床铺里属於那个人的味道。淡淡的,淡淡的烟草香。里面还混合著淡淡的香水味。记得那个人以前抱著我的时候总喜欢说喜欢我的发香,可是他又怎麽会知道,我的发香和他的一样。
记得多少个日夜我和那个人在这张大床上缠绵,两具身躯就那麽纠缠在一起,就好像交绕在一起的藤蔓。唇,交错的没有间隙,身体贴合的没有缝隙,四肢百骸更是把彼此牢牢地禁锢,动弹不得。
抱起那个人躺过的枕头,我如他养过的那条狗一般不停地嗅著上面的味道。记得那个人曾笑我,说我伏在他身上嗅他的动作就和卡尔一样。犹然记得那时的反映,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後扑上去咬住了他的唇。
他的唇很柔很软,就像这枕头。我将自己的脸深深地埋在枕头里,就好像要把自己憋死一般。直到快无法呼吸,我才将自己的头抬起。
抱著枕头,我开始回忆。回忆那些我和那个人缠绵悱恻的过去。
记得他总是喜欢一点一点将我的衣服褪去,记得他在我吵著闹著要压他的时候就会微笑著让我伏在他的身上,记得他会压著我的腰让我和他贴合在一起。
我将枕头放到自己的小腹上,然後翻身压住,随後就像曾经那般一样,缓缓地动著。
衣服早就凌乱不堪,呼吸也开始越来越浑浊,身体在枕头上的摩擦变得越来越快,我甚至觉得此时此刻他就在我的身下,抱著我,吻著我。
手划过我的体侧,慢慢覆上翘起的双丘,然後一点一点探入,一点一点下移。
学著他的样子,手指在自己的穴口处盘旋绕圈,然後伸入。
“嗯……”将自己的头埋入枕头,耳畔是自己的闷哼。脑海中却记起了他的笑。泪不由自主地流下……
为什麽,为什麽要这样对待我!
自暴自弃地将手指没入後穴,引得自己阵痛连连,牙齿紧紧咬住下唇,身体更加卖命地在枕头上摩擦。
指头在身後搅动,耳畔隐约可以听见“扑哧扑哧”的响声,身体与枕头的摩擦也越来越快,呻吟不断从口里发出。
“嗯……我要……我还要……给我……”
抽出手指,握住挺立的欲望,将枕头再向下移了几分,双腿将枕头夹了个牢实。抱著枕头,嗅著那个人的味道,我不断拨弄著自己的欲望。
“清秋……一起……”
“啊!”
一阵痉挛,枕头上多了属於我的味道。

清秋02

这里是哪里?我不知道,到处都是我没有见过的景色。
似乎是一片林子,但是为何林子里又那麽多荆棘?
小心翼翼地走在这片林子里,却觉得越来越可怕。就好像後面有谁在追我一般,我突然没命地跑起来。跑啊,跑啊,不记得跑了多久,也不记得自己到底是向著那个方向奔跑,只记得自己突然被什麽攀到,然後我看见了坐在草地上的他。
是他吗?我不确定地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不可能,不会是他的,他早就不要我了,不是吗?我试图站起来可是却怎麽也起不来。突然一只手出现在我面前,我的手居然不受控制地握住了那只手。
抬起头,手的主人的脸看不太清楚,也不知道是阳光的原因还是这里诡异的环境造成的。
微笑著看著他,借助他的搀扶我缓缓站起,正想对他说一声谢谢却没有想到他突然将我抱住。他的唇就那麽压了下来,熟悉的味道充斥了我的嗅觉感官。
是那个人,真的是那个人!他回来了吗?他回来了是吗?
反手抱住了他,回应他的吻。抱的太紧太紧,以至於我可以感觉到我的手陷入他的身体。
就在我以为可以继续,就在我以为他被我紧紧抱著不会离开的时候,我的手穿过了他的身体。
慌忙四顾,原本的林子变成了草原。凉风习习,我竟然觉得有些冷。低头看了看身体,这才发现我竟然未著片缕。
这是怎麽回事?怎麽会这样?
正当我还在疑惑不解的时候,一双手从後面抱住了我。感觉到吻在背部蔓延,抱住自己的手也渐渐下移,握住了悬在两腿之间的东西。
“嗯……唔……”
那熟悉的吻著自己的方式,还有那让我永远也不可能忘记的抚弄我下体的手法,我可以确定,这个挑逗我一切感官的人,是他。
头不由自主地向後扬,我大口地喘息。渐渐觉得双腿没有支撑的力气,不由自主地将身子靠在身後的他身上,但是没有料到的是,原本以为会得到依靠的我却渐渐地向下坠,直到坠入了一片暗。
睁开眼睛,我什麽也看不见,四周只有一片色。突然觉得自己被什麽压住,双腿被什麽人架起,後穴里被什麽填满。
“你……你是什麽人……啊!”
没有得到回答,那个溶於暗中的人自顾自地开始抽插。那动作,那形状,只被那个人这般对待过的我怎麽可能不知道这人是谁。
微笑著,呻吟著,我伸出手覆上那个人的脸庞。
你知道吗?我好想你,我天天都在想你,我每时每刻都在想你,你知道吗?
进出的速度越来越快,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我攀到了快感的顶端。
睁开眼睛,借著月光我看见了手上的蜜液,将手放到嘴边,把上面的蜜液和著流下的眼泪一点一点的舔尽。
为什麽?为什麽那只是梦呢?
望著泛白的天边,我无声地苦笑。
-------------------------------------------
晕车 晕车
头好晕TAT

清秋03

“我回来了。”
微笑著看了看空荡荡的房间,然後将挂在手臂上的衣服丢在沙发上。揭开领带,我不断地抱怨。
“今天好累,跑了好几家公司,做业务员真的好累啊。”
走进卧室,我放好水,然後试了试水温,随即出去换上浴袍。绕了一圈,我又回到浴室,看著浴缸里放好的水,我欣喜若狂。
跑到门口,我高兴地叫喊:“你回来了是吗?水是你帮我放好的是吗?你快出来啊!”
等了好久,回答我的依旧只有呼呼的风声以及空荡荡的房间。
颓废地坐在浴缸边,傻傻地笑笑。对哦,我想起来了。这水是我刚刚放好的。
脱下浴袍,我跨进浴缸,坐在浴缸里我仰望天花板。
记得和他的第一次就是在这里,那时候是我被他捡回来的,他帮我洗澡,帮我擦身体。
拿起一旁的毛巾,我学著他的样子开始擦拭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一寸一寸。
“呐,你记得吗?当时你还说我是一只小脏猫,说你会好好照顾我,说你会天天给我洗澡。”
“嘀嗒”,眼泪低落在浴缸里的水中。我笑了笑,笑容里尽是苦涩。
手沿著腋窝慢慢向下,然後移到自己的胸口。使劲揉搓胸口的红珠,耳朵里全是自己断断续续的呻吟。
“呐……啊……你记得……吗?那天……嗯哈……你就是这样……给我……啊哈……洗澡的……”
终於放过了自己有些红肿的乳珠,手一点一点在自己的身上游走。探入水下,握住了软在草丛中的分身。一寸一寸将上面的褶皱抚平,然後用指甲刮搔顶端的小孔。
听著自己越来越低沈的喘息,我笑意渐浓。拿过一旁的肥,胡乱地抹在手指上,然後便一下子插入後穴之中。
剧烈的疼痛让我的後穴将自己的手指咬的紧紧的。
自嘲般的笑笑,“我知道你很饿,我这就喂你。”
试著动了动自己的手指,然後逐渐加多。可是就算手指再长也到不了最深的地方。我四下看了看,目光落到了以前那个人放在浴室的笛子。
从後穴中抽出手,抓过放在一边的笛子,嗅了嗅他的味道,然後便将它放入水中。
借著水和肥的润滑,笛子一下就进到了花蕊之中。
含著笛子,我一边套弄著昂立的分身一边有意识地收缩後穴。
“呐,你还记得吗?你说我不会用笛子的说,可是我可以这样用哦,是不是很聪明呢?”
仰著头,强忍著眼角的泪水,一边在水里扭动著身体以便笛子可以刺激自己,一边极力地套弄下体。
“啊……啊……哈啊……啊!!!!”
惊叫,喘息,当一切由高变低,现实在一次将我拖进地狱。
水已经凉了,水面上还飘著淡淡血丝,我用手将血丝扫去,淡笑。
“要是你知道了,肯定会责骂我吧。”
笑容僵在脸上,将笛子取出,一手握著笛子,一手抓著浴缸边缘,我坐在浴缸里放声哭泣。
-----------------------------------
越来越觉得这东西写的很失败……AT

清秋04

“呐,今天休息哦,所以我在家陪你哦。”
举著高脚杯,透过杯里的红酒,我微笑著看著眼前的男人。
“呐,你也喝啊,只有我一个人喝不是很无趣吗?”
望著对面一直没有动过的高脚杯,我任性地崛起了小嘴。
“呐,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这麽久也不来看我,今天好不容易来了,让你陪我喝喝酒你也不肯。喂,你不要老是坐在那里看著我笑好不好。”
赌气般地将一瓶红酒一口饮尽,抬眼看在对面的男人,依旧是那样的笑,依旧是那样的眼神,依旧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好吧好吧,不喝酒就不喝酒,咯……”晃了晃脑袋,我咯了一口气,顿时鼻腔里全是酒精的味道。
“你不喝酒,那我把我自己给你吃,这总行了吧。”迷迷糊糊地向著对面的男人笑了笑,我伸手开始解自己的衣服。在酒精的作用下,手指头有些不灵活,只不过是几颗小小的扣子,却让我急的额头上渗出了豆大的汗珠。
看了看坐在对面一直对著自己笑的男人,我有些撒娇的嘟囔:“看嘛,都是你的错,谁叫你不喝酒,为了不浪费这麽名贵的酒,那不是只有我自己喝咯。嗝……你还不帮我解扣子,嗝……你还不许我把衣服弄坏,你真是个坏家夥……”
终於,衣服的扣子被全部解开,我笑吟吟地看著对面的男人,邀功般地对男人说道:“解开了,这下你要给我奖励了吧。”
可是对面的男人依旧一动不动,只是微笑著宠溺地看著我。
“罢了罢了,要看你就看个够吧,讨厌的家夥。”指了指对面的男人,我傻傻地笑笑。只要他在就好了,我要的不就是这样吗?
手指轻轻拂过自己的唇,看著对面男人的眼神尽是挑逗,极尽妩媚地向著男人抛了个媚眼,可是男人却没有给出我所期待的反映。尽管有些沮丧,但是我还是在极尽所能地去挑逗他。
缓缓将指头伸进口中,舌尖不停地围著指头打转。等指头从自己口中拿出的时候,指头与舌尖之间牵起来的银丝是那麽的暧昧,那麽的让人浮想联翩。
带著银丝,我的指头一点一点地下移,绕过胸口的两颗茱萸,一点一点探到腰际以下。
抬眼瞄了瞄对面的男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後“哢哒”一声将皮带解开,利索地将裤子脱下,带著银丝的手指在萎靡的阳物上滑动。
“呐,你就帮帮我嘛。”
撒娇地看著对面,但是男人依旧没有任何表示。
赌气般地,我狠狠握住自己的阳具,开始套弄。脑海里是他帮自己口交的画面,想著想著阳具陡然挺立。呼吸越发急促,我低著头看著自己在阳具上快速移动的手。恍惚间,我看见了男人在帮我,嬉笑著咬住了下唇。
头仰起,下巴与脖子在落地窗上印出完美的曲线。
喘息著看向对面的高脚杯,看著溅落在上面的白液,我放声大笑。
望著落地窗里狼狈的自己,我问:“呐,你到底还要我等多久呢?”

清秋05

开门,步入,关上。
我低著头,靠著门滑落。我如一团烂泥一般坐在地上。
“呐,我被解雇了。”
没有人回答我,一阵惊恐。我慌忙抬头,直到看见那个男人微笑著抱著手肘坐在沙发靠背上,我才安下心。
“你知道什麽原因吗?”看著男人,我微微一笑。“他们说我疯了。其实我很正常,对吧。”
男人还是不说话,只是抱著手肘看著我。我有些生气,扭过头不去看他。顿了很久,我才淡淡地说道:“呐,和我做爱吧,我想要你。”
回答自己的依旧只是沈寂,就在我抬头想要冲他发火的时候,他却站到了我的面前。
他的手牵著我的手,缓缓上扬然後落在我的脸颊上。
“你打啊……”
本想问他为什麽打我,可是话还没出口,他却已经牵著我的另一只手隔著裤子握住了我的下体。力道很大,让我不由得尖叫出声。
可是事情远远不止这样,他抓著我的手解开了我的衣服,只不过接了两颗扣子,他就迫不及待地抓著我的手探了进去。操控著我的手不断地蹂躏的胸口的红珠,就算我呻吟著断断续续地求他放过我,可是他依旧不会松手。
隔著裤子握住我阳具的手也在他的操控下解开了皮带,然後探入到内裤里面。然而没有直接安抚有些苏醒的欲望,反倒是在尽情玩弄著下面坠著的俩个小球。
胸前的刺激没有停过,下身的热浪更是一波接著一波。我不住地摇头喘息,呻吟著要他放过我可是他却玩弄的更加来劲。
“啊……哈……别……别这样……”
不理会我的请求,他对我的手的操控更加自如。
放过了胸口的红珠,他将我的手移到了昂扬之上,上下套弄著。
玩弄小球的手也开始在打後穴的主意,就在他即将想把我的手推入穴口的时候,我挣脱了他的操控。
看著他的双眼,我知道他在生气。我瑟瑟地向後退,然後喃喃地说:“前……前几天……你……你不在……我……我自慰的时候……弄伤了……所以……”
没等我说完,他又拉起了我的手。或许是疼爱我,或许是心疼我的伤。总之他没有在试图将我的手塞到我的後穴里,只是操控著我的手不断揉搓我的前段还有坠在下面的小球。
快感一波一波席卷全身,热浪从四肢涌向握在手里的昂扬然後在蔓延到四肢百骸。
我的脑袋里一片混乱,有的只有下体传来的触感,以及那让我仿佛置身云端的快感。
“啊……好……好……舒服……啊……哈……你……你慢点……“
速度越来越快,身体在叫嚣著即将要攀上巅峰。
我闭上双眼,尽情享受著那一刻的来临。
一声爽到极点的呻吟从口中流出,一股股的热流从小孔中喷出,痉挛持续了好一阵才得以缓解。当我微笑著想要对他说谢谢的时候却发现他不见了。
仓皇四顾,这才发现家里的一切都没有动过,至始至终有的只有我自己。

清秋06【完结】

今天是我和他约定的日子,记得他说过,当我们相识满了七年,在我们相遇的地方,他会向我求婚。所以,我穿著一身新郎装来到这这里,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
“清秋,你来啦。”
扭头,是他。我欣喜若狂。
我跑过去想要抱住他,却不知道为何扑了个空。扭头不解地看向他,然後狠狠地瞪他,可是他却笑的格外灿烂。
“你怎麽还和以前一样啊,小傻瓜。”
蹲在我面前,他伸出手指刮了下我的鼻子。我羞涩地将头扭开,可是他竟然得寸进尺地吻住了我的颈项。
想他,想念他的声音,想念他的身体,想念与他云雨时的感受。没有拒绝,我一边感受著他的吻,一边开始套弄自己的下体。
“嗯……哈……”断断续续的呻吟引来耳畔的一声轻笑,“我的清秋还是这麽可爱。”他的手覆上我的手,“来,我教你。”他的手覆上我的手,一起覆盖在我的下体上。隔著裤子的摩挲,粗糙而刺激。没有穿内裤的我,那份刺激来的格外强烈,将头靠在他的颈窝,我能做的只是任凭他带著我的手挑弄的我情欲。
脸上的温度越来越高,我听见他轻轻地说:“我的清秋脸红的样子真可爱。”虽然隔著衣服,但是我依旧能感觉到他的体温,还有他身上惯有的淡淡的烟草香。感觉到他在嗅自己的头发,我知道他又要说那句话。
“我的清秋的发香真好闻。”
淡淡一笑,有多久没有听到这句话了,正想开口告诉他我有多麽想他的时候,摩挲这分身的手突然加重了力道,引得我一阵尖叫。
耳畔又是他那痞味十足地笑,“我的清秋还是这麽敏感,要是这里有人的话,看你咋办。”那还不都是你害的,红著脸,我在心底回应。握著自己分身的手似乎不满足与紧紧隔著裤子挑弄分身,硬是在不解开皮带的情况下探了进去。“唉,我的清秋越来越瘦了。”不等我有所回应,他便操控著我的手开始继续对分身的挑弄。
“啊……哈……别……”身体感觉越来越热,阳物的跳动越来越有力,就在我以为我可以就这样攀上顶端的时候,他却带著我的手回到了裤子外。
“我的清秋是很聪明了,肯定学会了对不对?”
这家夥果然恶劣,咬咬嘴唇,学著刚刚的样子隔著裤子挑弄分身,分身越来越大,眼看就要射了。还没来得及将裤子脱下,我就这麽泄了,有些生气了看著他,他却还是那样笑著。
“我的清秋永远都这麽早泄啊。”低头不语耳畔却传来了他的话语:“我的清秋永远都是我的,所以……”
离开我的身体,他站在我的面前微微鞠躬,“清秋,跟我走吧。”我本能地站起,然後一点一点向他走去,可是他就是不等我,就那麽一直向後退,顾不得裆下湿漉漉的感觉,我向他冲了过去。
“终於抱住你了。”我笑著说。
“嗯。”他温柔的摸著我的头。
听著耳畔呼呼的风声,我满足地笑了。宁月,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後记
X市的教堂,宁月正牵著新娘步入教堂,突然他手腕上的那根草链子,断了……
-----------------------------
《清秋》完结,撒花……
清秋好可怜哦,最後基本是神经兮兮的状态了。
最後,还是死了……
唉……AT,清秋啊……



<--喂!老子爱上你了 by 包小包 | HOME | 无题+II by 若罂-->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