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胡僧 | HOME | 种马乐园 1-->

极道之爱

  极道之爱

  铁牛大仔:这个臭小子又搁来咱们店里乱来,好几个客人都被来抱怨。『气死!三天两头就来,真正是打不知死的!』阿男;甲抓去後面绑起来,恁爸今天心情祝坏,刚好打人泄忿,这次绝对要把他打得一年无法下床。你们去前面看着不要又有其他人来这里闹?雄仔带领手下离开不到五步?里面已经开打哀号惨叫之声不绝於耳。阿扁:把他丢到市内医院门口,教训一下就好,不要闹出人命。

  幽幽醒来,嘉轩又是躺在熟悉的医院里?自从一年多前在这间柏青哥店遇到铁牛大哥以後,整个心已飞到他的身边,粗犷的外型,络腮胡、忧郁的眼神、尤其那两道浓浓剑眉早就一剑刺穿少男心,以及那『肖年仔,手气不错喔』充满磁性嗓音不时回荡在脑海里。辗转得知原来他是这家店的老板?可是一个大二穷学生,父母早死,全由亲戚接济,生活都快成问题,只能偶尔逍遣那来那麽多钱每天逛电动玩具店。也不知那来的勇气开始每天去捣乱只为吸引他注意,更想藉被殴打用身体的痛楚断绝对铁牛这无尽无望的爱。可是就算被断手断脚依然勇往直前,一年来进出医院如厨房,学校也休学一年,这次下定决心要离开台北转学到屏东再也不要想他、见他了。

  “护士小姐;何时我可以出院?”

  “你这次没有骨折只是一些外伤,观察两天就可出院了,先生感谢您这一年来热情赞助,使本院业积蒸蒸日上,院长打算打一面金牌给你。”

  “护士小姐别挖苦我了。对了有个人叫我交一封信给你。”

  『 X 月 X 日 X 时 至信中地址找我? 你的救命恩人』

  到了约定日期嘉轩来到一栋大楼公寓门前,按了门铃心中正盘算着会是谁呢?门一开赫然是铁牛老大,转身便想逃却被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抓住并且被重重摔到沙发上。小子看到我还想跑,叫你来是要你好好给我解释那天最後一句话是什麽意思?什麽?

  『求求你打死我吧,打消对你无尽的想念』

  这???其实我

  无聊!十八岁小男生爱上角头大哥?要是传出去,台湾道人口笑死一半,警告你别再来找我,要不然把你阉掉?快走我要洗澡了,铁牛边走边脱衣服,这时嘉轩看到铁牛背後刺着一只威风凛凛的火牛狂奔,所以叫『铁牛』。

  还不走!

  一转身,铁牛已退去身上衣物,道人物特有骠悍的体格,宽厚的胸膛、结实的肌肉好像摔角选手『武藤健司』簇立在眼前一样,还有那粗壮的手臂,从三角地带向四面八方扩散的体毛,充斥於胸口、肚脐,还有那粗壮大腿上 … 嘉轩再也按奈不住冲向前去一口咬住铁牛的大屌,铁牛一时来不及反应又怕万一被咬坏就不好了,只好暂时看着办?本来一口咬刚好,慢慢越来越巨大,嘴巴内已容纳不下,原来铁牛勃起时有十八公分长,那龟头还有三四个好像入珠的突起物。

  突然铁牛这时想起十八岁高三那年也有一个二年级学弟,虽然很喜欢他但基於当时观念总是对他似有情若无情,後来这件事突然闹得满城风雨,学校也辍学,连家里也断绝关系,就此一路混到现在总算也算一方角头,这十年来身边女人从来也不缺,但总有一股空虚感,以为是还未找到最爱,可是现在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待铁牛回过神时发现自己疯狂的扒开嘉轩衣服,吸允这只幼鸟,一手逗弄着乳头,一手探索蜜穴?啊 …… 啊 …… 嘉轩还来不及完全勃起就已把全部的爱射入铁牛嘴里

  “不会吧!你还未开过苞???这麽纯情,这年头很少罗,今天哥哥教你长大成人。”

  “来!我要进去了,忍着点?”

  随着话语铁牛把大屌一寸一寸往前送?啊 ……… 下体一阵爆烈痛楚袭来,本能往前一缩,脱离铁牛的暴风圈?对不起铁牛哥?对这个背跪着他的邻家小男孩铁牛突然觉的不舍得让他这麽痛,拿起婴儿油再润滑一下,『受不了就大声叫,哥哥这间炮房,就算杀猪都不会有人听到』这次铁牛把他抱得紧紧的,不再让他脱逃。

  随着铁牛巨大阴茎不断进入磨擦,嘉轩的屁股、直肠、全身细胞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痛楚

  “啊 …… 好痛,好痛,啊 …… 我不要了啦,我不要了啦,啊 ………… ”不曾有过的痛袭来,不争气的眼泪,鼻涕,甚至尿液全都不守岗位,宣泻而出

  第一次都这样,等一下你就会叫哥哥我还要?铁牛也不理会底下的嘉轩早已泣不成声,哀不成调,依然卖力挺进、挺进再挺进直到十八公分的大屌全部没入那雏菊之中。

  慢慢的痛苦渐渐转变为快感?啊 …… 铁牛哥,啊 …… 铁牛哥不要停,嘉轩正享受着第一次冲上九霄云外的感觉。

  待嘉轩稍习惯之後,铁牛把他翻过来,让他坐在上面,细细端详这个邻家小男生,那清秀俊俏的脸孔未脱稚气的面容,现在眉头紧蹙模样好像当年那个学弟。嘉轩在上面望着这个盘聚在心头一年的男子,第一次看清他的身体,豆大的汗珠不断从那两道浓浓剑眉,粗犷的络腮胡,饱满的胸肌流向两旁,身体不自觉更卖力上下移动,回报他的热情。

  “来!转两圈,让哥哥好好瞧瞧你?”

  “可是『东西』还在里面怎麽转?”

  “这招叫『天旋地转』知不知道,小轩轩处男,来!慢慢转ㄜ?另一种快感把两人推向更高潮?”

  铁牛这一生成千上万次作爱从来没有这种满足感,每次就好像例行公事交差了事?可是这麽紧的穴整个阳具好像被夹断一样,龟头上的入珠更在这时提供最痛又最爽的服务,还有这个销魂叫声不正是十年来内心深处渴求的东西?半个多钟头过去,嘉轩这时喉咙早已发不出声音?随後铁牛把嘉轩放倒,准备做最激烈的冲击?此时无力的双手伸向铁牛胸口,想摸摸那亮的乳头,突然铁牛更深入又更加快速度,嘉轩双手便抓着铁牛两个馒头一样的胸肌,好像溺水者抓住浮木一般,铁牛抽插愈快嘉轩抓愈紧。

  “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用力,用力,再用力,抓爆它,抓爆它,抓爆我的奶,抓爆我的奶?呵 …… 呵 …… 呵 ”

  铁牛已到最後高潮,嘉轩则进入崩溃边缘?一声嘶吼铁牛把阴茎插进最深层,滚烫的精液一阵又一阵灼烧嘉轩的每一片细胞,直到失去知觉。

  激情过後,嘉轩躺在那扎人的森林大腿上,铁牛则细心为他身上大大小小乌青伤痕搽药推拿。嘉轩不自觉眼泪潸潸而下。

  “怎麽又哭了,很痛吗?都怪哥哥粗手粗脚?不哭不哭,等一下哥哥给你一根热狗还附赠两颗茶叶蛋吃。”

  “没有啦,铁牛大哥我以後可不可以再见你?”

  “ 你以为把我这四五万席梦思名床弄得又是眼泪、又是鼻涕,『洨』到处乱喷,更过份的是还撇尿在上面,还把我最自豪的胸毛抓落一地,恁大仔会放过你,以後每天放学後不准到处乱跑,到这里作工抵债,听到没有!”

  “ 来!第一件工作,眼睛闭上嘴巴打开,阿 ………”

  铁牛伸长舌头进入嘉轩嘴中

  这叫舌吻会不会,小轩轩 -- 处男

  刚刚就已经被一只大野牛夺走我的贞操,我再也不纯洁了,呜 …… 呜 ……

  吼 …… 那只大野牛意犹未尽还要再来一次

  “啊!不要啦!屁股像开花了,快带我挂急诊\\\。”

  那换大野牛让你干!

  哼!哼!今晚牛郎哥哥这只大野牛不仅要摘雏菊,夺初吻,连香也要连根拔除,认命吧!

  铁牛於是另外帮嘉轩租了一间套房,只要有空便往这里过夜,即使不作爱铁牛还是喜欢把嘉轩抱在胸前,躺在床上看电视,只有在这里才有一种安定及家的感觉,睡在一个自己最爱及最爱自己的人在身旁,有一种宁静及怡然自得,或许这才是三十年来真正的初恋,看着身旁熟睡的嘉轩,第一次有这种幸福的感觉。

  “ 给你的生活费怎麽都没什麽用,是嫌我铁牛赚的心钱不屑用啊!”

  “不是啦!我一个学生又用不到什麽钱,你一下放三、四万在抽屉,用半年都用不完,而且你赚钱那麽辛苦!”

  “ 那不会买些衣服,要不然办只手机找你比较方便。”

  “每次见你又不用穿衣服,买来给谁看。”

  “那买台电脑,现在每个年青人都要会的。”

  “真的!可是很贵,不要啦!”

  “什麽都不要,那这个给你怎麽样。”

  “这个也不可以,明天有体育课而且还要考 100 公尺。”

  “ 真是麻烦!女人一个月才来一次,你每个星期都有体育课,乾脆也给他请生理假吧!”

  “谁叫『它』没事长这麽粗壮,还精力旺盛每次都当一夜七次郎,害我隔天连走路都怪怪的。”

  “那就剩这个了。”

  好脏的菊花啊!先弄乾净再接收好了,嘉轩用舌头拨开那浓密的毛直捣穴眼。

  “嗯 ….. 啊 ……. 好爽,好爽,再深一点,再深一点,用你的大屌干进来快点,快点。”

  铁牛转身含住嘉轩的阳具,用那纯熟的技术不一会儿就把它弄得像铁棒一样硬,再轻轻的把包皮褪下,让整个龟头露出。

  “你这样是不健康的,改天抽空带你去让人处理一下。”

  “割完包皮就不能做爱做的事,你撑的住两个星期没有我的滋润吗?”

  “那要快点罗!我的菊花快渴死了,快进来吧!”

  嘉轩只会背後姿势,於是就让铁牛趴在床上全力进攻。

  “ 啊 …… 啊 …….. 好痛但更爽,啊 ….. 啊 ……. 再进去一点,再进去一点,啊 …… 啊 ……… 把哥哥干到射精,尿床,痔疮破掉吧!,啊 …….”

  嘉轩性经验不多禁不住铁牛有力的屁股不停的夹击下『啊 …… 哥哥我要去了,要去了,啊 ……… 』滚烫的精液一泄千里全部灌注於这长满毛的屁眼之中。

  “每次才骚到痒处就射出来,不管,哥哥还要,再来,再来。”

  “ 让我休息一下嘛,我要吃奶奶再办事。”嘉轩咬住那黝发亮的乳头开始品尝起来,两手在铁牛长满毛的胸口、肚脐,大腿、屁眼,阳具边,不停的游走。铁牛则不停的逗弄着阳具,希望它快再站起来办事。

  “牛郎哥哥我好喜欢你全身性感的毛,快告诉我怎麽样才能长出来。”

  “那要多吃一点我的口水和爱液才会长的像大 … 树一样。”

  辗转二个月过去,嘉轩发现铁牛近来总是心事重重,来了做完事马上又走,即使问他也不说。辗转得知这件事似乎已经被发现,虽然还处於绘声绘影阶段,但迟早也是要曝光。过了几天铁牛来到这个属於他爱的小窝,赫然发现所有的东西还在人却已不在,只有桌上一封信。

  这二个多月是我十八年来最快乐的日子, 『我爱你』

  後会无期 嘉轩

  半年後嘉轩放学回到屏东租屋处,赫然发现一个光头大汉正翻箱倒柜找东西。

  『好啊!死贼\\\秃!连我这清寒学生也要来偷!看棒!』拿起门边扫把一棒敲过去,却被来人一手夺过去,慌忙闪到门边。

  『这就是对旧爱人打招呼方式?』

  “ 你 …………”

  “ 怎麽!没有头发、胡子就认不出来啦。”

  “ 你怎麽找到这里来了。” 边说眼泪已不听使唤潸然泪下。

  “ 这麽久不见还是这麽爱哭,来!牛郎哥哥给你一根热狗外加两个茶叶蛋吃,乖,不哭,不哭。”

  嘉轩转过头去 ) “不要过来!你不应该来的,不应该再到这个不应该属於你的世界,快走吧!”

  “说什麽傻话,想了半年我才了解,这才是我要的生活及爱情。”

  “ 你不是最喜欢牛郎哥哥毛毛的胸吗?已经把衣服都脱掉罗,再来要脱裤子了,今天专程不穿内裤。”

  “呜 ……. 哇 ……. 哇 ……… 呜 ………. 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

  “再也不会让你离开了,再也不会让你离开了,”铁牛把嘉轩搂得紧紧的,两片嘴唇堵住哭不停的声音。

  “啊!铁牛哥你怎麽全身光溜溜的,你最引以为豪那一身毛茸茸的胸毛怎麽都不见了。”

  “因为我性格的样子只想让你一个人看,倒是你,半年不见都学坏了,还学人家穿奶环,肚脐环。”

  “这半年来每忍不住去偷看你一次,就穿一个。”

  “那下一次要穿哪里。是不是这里,”两手不安份的套弄着嘉轩的阳具。

  “半年不见有长的比较大。哥哥为了找到你已经禁慾一个月,今天你要赔我一个月的份。”

  铁牛说着说着就把嘉轩的双脚搭在自己的双肩,一边把那超乎常人的大屌一寸一寸往嘉轩的小穴挺进。

  “啊 …. 啊 ……. 铁牛哥不要那麽快,先用手,先用手,啊 ….. 擦油,擦油,啊 … 啊 ……..”

  铁牛开始那九浅\\\一深抽送,『哼哼!现在开始拷问,不说实话就顶死你』。

  “啊 …….. 撞到人家的 XX 了。”

  “这半年有没有另外交男朋友,说!”

  “啊 …….. 又撞到了,没有,没有,”

  “为什麽不告而别,抽死你,插死你,打死你看你以後还敢不敢,”边说两只大手也没闲着一手挤出嘉轩龟头,一手又是一阵乱打,原来通红的龟头,胀的更大都成紫青色的。

  “啊 ……. 好痛,不敢了,不敢了,我的人已经是你的了,是你的了”

  “那心不是罗!我再顶!”

  “啊 ……. 啊 ……… 心跟人永远都属於牛郎哥哥,啊 …… 再深一点,再深一点,这种快感只有牛郎哥哥可以给我,啊 ……”

  “看你的穴依然这麽紧,哥哥的大家伙快被你夹断了,果然没错!不枉哥哥这麽疼爱你,来!我们再来玩『天旋地转』。”

  “还转!每次转不到两圈就受不了,唉唉叫。”

  “今天拼着被转断也要让你转到高兴为止。”

  “啊 ….. 啊 …… 断了断了,啊 …… 啊 …….. 不要,不要再转了”

  “早说你受不了的,刚刚把人家的龟头打的那麽痛,再转一圈。”

  “不要再转了,不要再转了。要射出来了,要射出来了。”

  “才没这麽简单就放过你,我转 ……”

  “啊 ………. 一阵低吼伴随一阵浓浊白液全部留在嘉轩直肠中。”

  两人快感宣泄过後,嘉轩无力的趴在铁牛身上,却听到铁牛一声声的抽泣。

  『不要再离开我了,不要再离开我了。』

  虽然被铁牛强有力的双手抱的很痛,嘉轩也没挣扎,两片朱唇紧紧吻着这个让自己魂牵梦系一辈子的人。

  自从嘉轩离开後,铁牛便好似自暴自弃每天夜夜笙歌,更於最近开始嫖起男妓,这事让江湖卷起不小骚动,看得底下阿男担心再这样下去,会毁了铁牛一生辛苦建立起的基业。

  这夜阿男来到东叔家里,拜托东叔看有没有办法救救铁牛,毕竟也是东叔一手提拔的人,门一开看见东叔穿着宽松的浴袍,喝的醉,脸色也很不好,奇怪的是下体的阳具还很明显的正勃起着。

  “对不起东叔,既然你不方便那我改天再来。”

  “进来!为什麽每个人看到我都要跑。”便开始发起酒疯来。原来刚刚本有一场鱼水之欢,不知何故与姘头大吵一架,现在人跑了,威而刚的效力藉酒意才刚开始。

  阿男半拖半拉的把东叔弄回房间後便想走人,冷不防背後被东叔一把抱住摔到床上。

  “臭婊子!今天就让你瞧瞧我西门园环东叔的利害。”

  阿男被压在床上动弹不得,东叔原有原住民血统,身体本来就很健壮,这几年又勤练健身,虽然四十几岁体格维持的比三十岁人还强壮,粗壮又有力的双臂,两个像小山的胸肌,还有那比腰围还粗的大腿,阿男实在无力抵抗。

  下体一阵痛楚袭来,後门无情的被东叔五寸长但有点软软的阳具敲开。

  “啊 …… 东叔不要,我是阿男啦!我是阿男啦!,东叔不要,啊 ……..”

  “干!知道爽了ㄡ,干死你,干死你。”

  “啊 …….. ”阿男并没有被操多久,不到一分钟东叔就射精了。原来东叔早年因纵慾过度,这几年已几近阳萎,虽然有威而刚加持,早泄已是家常便饭,练健身只是一种心里补偿,刚刚也是因为此事和姘头不欢而散。

  发泄完後东叔压在阿男身上沉沉睡去。阿男挣扎起身收整一下衣物,看着躺在床上赤裸裸的东叔,突然想起如果能以此要胁东叔帮助铁牛也许是一条出路,便大胆的脱去衣物开始玩弄起东叔的屁眼,进而挺起阳具操起东叔後门。

  “刚刚让我爽上天,现在换我这又硬又粗的大屌送你上西天。”

  “啊 …… 啊 ……. 东叔开始呻吟,啊 ……….”

  阿男随着淫声愈来愈卖力。五寸长的阳具忽隐忽现在两人的身体交接处。

  “啊 ……. 痛,痛,啊 ……..” 突如其来东叔的声音让阿男吓了一跳。

  “干!谁叫你拔出来,干到老子正爽,快点!再来!操烂老子屁眼。”

  阿男提起巨炮再度抢攻,原来已很紧的穴现在更紧,只能缓慢的抽送,而嘴巴也没闲着,吻遍东叔背後鬼神的刺青。

  “啊 ……… 想不到被人干这麽爽,难怪铁牛好此道,啊 ……… 阿男!阿叔的护命鬼神都快被你口水洗掉了,该换前面的神龙了吧!”

  阿男换了一个姿势提枪进攻,两手时而揉捏昆叔坚硬的胸肌,时而逗弄着那半硬软的大龟头。突然阿男把大屌抽出,在东叔的屁眼边磨蹭。

  “阿男!快再来,阿叔的屁眼好痒,快帮阿叔治痒,快点,快点。”

  阿男依旧用龟头在门边磨蹭, “东叔求你救救铁牛大仔吧!”

  “在这个节骨眼你敢威胁我,你不要命了。”

  阿男依然把阳具在穴边晃荡,龟头插入却又马上退出。

  “ 去年铁牛大仔把我从东门英哥手下救出,这条命已经是他的了,只要东叔肯答应,我会为东叔鞠躬尽瘁,精尽人亡,而且出去之後马上切腹自杀,没有人会知道今晚发生什麽事。”

  “怕了你!谁叫阿叔的穴边痒只有你能治,先说好!今天不把我插到爽,插到昏迷不醒,你们两个我都不放过。”

  “那徒孙就不客气了,一用力整根阳具全部没入穴中,并开始快速抽插起来。”

  “啊 …….. 干!臭小子保留实力,这样不可以,啊 ……. 不可以,啊 ……. 啊 ….. ”

  东叔被操的歇斯底里起来,紧抓床沿口中粗言秽语不断,壮硕的身躯不住抖动。

  “东叔这样可以吗!啊 …….. 东叔,今天是徒孙最後一炮,说什麽也要让你爽到九重天,”边说底下也没闲着,更快速抽动着。

  “我要死了,要死了,啊 ….. 啊 …….”

  “不可以,不可以,射到我的嘴里,射到我的嘴里,不可以浪费。”

  阿男急忙抽出龟头一把塞到嘴中,“都给你都给你。”

  二十出头年青小伙子果然精力旺盛,精华塞满整口还有余裕满出来,东叔贪婪的全数吞下肚中,还不知足的猛吸藏在尿道中的漏网之鱼。

  “东叔!换我来为你服务,阿男转过身吃起屌来。”

  “唉!老了不中用了,别白费力气了。”

  说也奇怪原本软趴趴的,慢慢也蠢蠢欲动起来。

  “东叔!我们再战一回。”

  “怕你!看我操得你哭爹喊娘。”

  过几天阿男来到铁牛住处 。

  “ 大仔!什麽事?”

  “你是我身边最忠心的,大哥最近让你们失望了,昨天东叔教训过後我已恍然大悟,既然东叔表态支持,那这个让大哥魂牵梦系的人,就麻烦你顷尽全力帮大哥找到。”

  “是!马上去办。”

  “还有这理有一些理发用具,你帮大哥剃成光头,胡子也剃掉,还有胸毛也要剃掉。”

  “这 ………..”

  “我在东叔前发誓,从今开始洗心革面,不再嫖妓夜夜笙歌,而且还要禁慾然後留给我的小轩轩最乾净的身体。”

  “这太 ………”

  “放心!我会在这段时间充实地盘,要不然我的压寨少爷回来看我这麽落魄,他会很伤心的。找人的事给你,你一定要尽快找到他,难道你忍心看大哥再失魂落魄吗?”

  “是!一定在最短时间找到。”


<--胡僧 | HOME | 种马乐园 1-->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