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武当三侠 | HOME | 极道之爱-->

胡僧

  胡僧

  是谁说「仁者乐山」?

  现在的我真是进退维谷,在这荒山上迷了路,更惨的是天已经渐渐了,我加紧脚步,却是满山乱走,平生各种鬼魅传说一下子全浮上了心头,顿时让我头皮发麻,老天!给我一条生路吧。

  难道?老天爷真的听到我的呼救,隐约间在树林中看到一截屋檐,今晚总算有个落脚处,加紧步伐心情登时轻松许多。虽说已经看到屋檐,还是花了我快一个小时才走到这屋子,原来是座山寺。

  我又开始紧张了,万一是个没有人的禅寺,漫漫长夜我该如何是好?

  寺里一片漆,我没敢出声,怕万一惊动了窝藏在山寺的逃犯匪徒,还是弄清楚在吧。

  我放轻脚步往寺后走去,可恶的山蚊竟然趁火打劫往我身上猛攻,忍着奇痒我来到寺后的一片平房。

  「谁?」我被这突来的呼暍吓得没昏去,转头一看是个壮硕的身影,我没命的往墙角靠去,那间我的眼前大放光明,登时无法适应而眯起双眼,听到一阵开门声。

  「师兄,发生什么事?」

  我此时才看清楚眼前的身影竟是个僧侣。

  他的身后还站了一个较年轻的小僧,喔!天啊,真的太优遇我了,竟然在山上让我遇上二个年轻壮硕的僧侣,我的心立刻由忧转喜,我想他们也被我复杂的表情弄得一头雾水,因为这种复杂的心境转折,连一流的好莱坞演员也未必能做到。

  「我…」简单的述说我的遭遇,其中未免添油加醋一些赚人热泪的桥段,不给他们有发问的机会,我今晚是赖定了。

  了解下,原来住持带了一班弟子下山做法事,今晚就留了二个年轻的弟子看守,而晚课后他们各自回禅房休息,难怪一个人影也没有。

  这师兄有一脸落腮胡,剃得铁青壮硕的身材,听说还当过兵,服的是海军陆战队,好个大师兄。

  而师弟则是一副斯文模样,眉清目秀另有一番风情,我看的傻眼了,如果能如此长伴青灯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他们张罗了些素面、豆鸡当我的晚餐,饱餐一顿后他们带我到禅房中休息,俗话说:「饭饱思淫欲」一点都没错,我怎能放过与大师兄相处的机会,就在房里东摸西摸一遍,连老鼠窝中的宝宝都数了三次,我蹑手蹑脚的带上房门,直奔大师兄的禅房。

  师兄的房中透出些微昏黄的灯光,该不会睡了吧?因为是现代建筑,我无法学习古人「指戳棉纸窗」的风流行径,费了一番功夫总算找到一个较大的窗缝,就贴着脸向里望去。这一望,让我的魂都不晓得飞哪去了。

  只见大师兄僧袍半袒已经脱披在手臂上,坦露出一对硕大丰满的胸肌,正一手抚摸着胸部,另一手却直探入裤头里上下搓动,中间已经竖起了一棒状物,坚挺朝天。

  他不断搓揉,不时发出嗯啊之声,明眼人谁不知大师兄的半夜功课竟是如此激情。

  他饱满硕大的胸肌上长满了绒细的胸毛,汇集在胸沟再往下延续到肚脐眼,然后再在小腹上拓展开来,特别是下体部位浓密的那一丛,从中突起一根大金亮的金刚杵,而大师兄正在教训它,它似乎十分顽强,任师兄怎么安抚都不肯安静。

  如此景象看得我欲火上升、性趣高亢,不由得也隔着衣服,抚弄起自己坚硬的乳头来。

  冷不防,脚底一个踉跄发出声响,里面的人,马上沉声问道:「谁?」

  我一慌,惊得连忙停止手边的动作,默默潜回禅房,回忆起刚才所见情景,辗转苦难入眠。

  只好起身来到井边,舀起井水就往头顶上浇。

  井水虽然冰冷,却仍然无法浇熄我体内燃起的熊熊大火。

  索性一一将粘身的衣物除去,衣服因为沾水而湿漉漉一片,脱去不易,不多时,一根硬梆梆的肉B,已从约束不了的裤头跳出朝天挺立,惹的我按捺不住用足功夫上下抽送套弄,淫荡地呻吟起来。

  幸亏,井边离禅房尚远不虞有人听见。

  正当忘我之际,背后猛然被一双粗壮毛茸的手臂一把抱住,我大吃一惊而叫了出来,声音回荡在林间,仰头觉得须根扎脸,我由他的气息认出是大师兄,渐渐回过神来,果然是大师兄。

  他十分强壮所以我无法挣脱只能任他摆布,他紧紧搂住我几乎令人窒息,结实多毛的赤裸肌肉在我身上来回摩擦。股间隐约顶着一坚硬棒状物,来回撩动着我的大腿内侧柔嫩的肌肤。

  他此时已全身赤裸,月光洒在他的肌肉上勾勒出有如雕像般的美丽线条,正当我怀疑是否置身梦境中时,大师兄剃青的嘴唇已经贴在我嘴上,充满成熟男性的粗犷气息。

  他的手在我胸前时而抚摸时而揉捏,另一只手紧握着我的阳具,殷勤拨弄,他厚实的手掌在汗水及唾液的润滑下,让我的龟头再也承受不了刺激将欲激射,通体又湿又烫。两个裸身大汉,就在井旁林间干将开来。

  我的股间经他巨根反复摩擦,已是酥痒难耐,他的龟头在我密穴探进探出,硬是令我焦烦;他见我渐渐陷入欲望的罗网,开始放肆地亲吻我,然后直下喉节,啜吸着我敏感的乳头,龟头则继续在我菊花进进出出反复探索,我透明的前列腺液如同涌泉不断溢出,再月光的反射下成为一道晶莹剔透银色的丝线,我浑身犹如被巨蟒缠绕般灼热窒息。

  胡僧师兄的巨屌突然猛力一顶整根插入我体内,那我好象被撕裂成两半一般的剧痛,失声喊叫,却被师兄的双唇堵住嘴,他一根灵巧的巨舌,恣意地伸入我口中,按摩我口腔的每一处敏感的触觉,浓稠的唾液,给予我一种甜蜜的味道。

  我上下承受如此剧烈的攻击,精神恍惚到几近虚脱,等意识逐渐复原已经变成爽快的刺激,我的腰身不由自主配合着冲刺的节奏而摇动。

  眼底下,愈来愈激昂,也愈来愈热烈,浑身上下,已和师兄健壮的身躯融为一体。

  忽然,师兄奸淫我的动作乍歇,半推半就地将我带回禅房。

  虽然,还没有达到高潮,但经过了一番激烈的缠绵,双方慢慢都有些精疲力竭。

  这时候,我却发现一旁有人,从头到尾,正窥视着这场激情的演出。

  仔细一看,原来是下午看到的那名少年僧。

  此时的他,僧袍下摆已经拉开,微微坦露出毫不逊色的发达胸肌,腹肌也节节分明。雄壮的屌形,像要跳出长裤轻灵的跃动着。

  我不知自己竟是如此淫荡,明明已经被操得神魂颠倒,看到如此一匹骏马,仍是情不自禁,用渴望地眼神勾引他。

  师兄低沉的喘息声仿佛是春药一般的催动少年僧,而狂烈撞击的肉搏声则有如一道催命符。终于,他按捺不住,剥光了衣服上前来,霎时气氛犹如阿修罗练狱般,二位僧人化身巨魔,疯狂的蹂躏我的身体。

  我则是堕入阴间的淫物,羞耻的接受酷刑。

  我嘴里含着少年僧人生气蓬勃的活屌,双手环抱少年僧玩弄他的臀部与丸,而身后正被胡僧师兄的金刚杵拚命捣弄着;一会儿,三人卧在榻上,胡僧师兄索性抬过腿腰身侧着干我,我们另两人则成天地互转的姿势。

  一时间,不仅我深啖缓吸少年僧坚挺异常的阳具,我一根滑嫩的生鲜男根,也被少年僧吮吃的啧啧有声。

  多重刺激之下,胡僧师兄猛然一声巨吼破空而出,仿佛蓄积了数百年的深厚功力贯入我体内。

  而少年僧吸收了日精月华的精萃也全数贯入我口中,我奋力的吸的她一滴不剩,他皱眉张口仿佛无法承受我湿热喉咙的刺激,但双臀仍不断地往我喉间顶送。

  整夜我们三人互换姿势,二僧轮番上阵,时而粗暴时而缠绵,我不知被干了多少回,直到全身乏力深深睡去。

  我被透过林间的温煦阳光唤醒,僧人已不知去向,而诺大的寺院也凭空消失,是幻觉吗?还是遇上了狐仙?我的衣物被整齐的折叠好放在一旁,我又睡了一会才恢复精神,下山离去。

  完

<--武当三侠 | HOME | 极道之爱-->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