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三年H班 | HOME | 兽性之夜-->

欲“爸”不能+番外by若霏

  从我有意识的时候开始,我就有一个梦想。

  我很坚决很坚持地相信我可以做的到。

  我一定要和我老爸结婚!

  或许一个单亲家庭中长大的小孩,多多少少都会有点恋父恋母情节,但我可不是,我很清楚地分辩出亲情和爱情的不同。

  不要问我为什麽,我只知道,我爱我老爸。

  可是,在过去的岁月中,我遇到很大的困难…。

  五岁…

  「爹地爹地…为什麽我没有妈咪呢?」

  通常的单亲父母遇到这种问题,都会避而不答或是吱呜以对,但我老爸可不同。

  「小不点…小不点…因为你是爸爸生的啊…」

  「那…那…如果我是爸爸生的…我可以和爸爸结婚吗?」

  「当然可以啊!」

  那时的我当然天真的相信,所有的小孩都是爸爸生的,而且长大後要和爸爸结婚,直到现在,我才弄清楚,我老爸是个极度喜欢开玩笑的人,不仅如此,他也是个极度缺乏常识的人。

  十岁…

  「爹地…我有偷偷话要告诉你…」

  那天是我老爸的生日,他那一夥儿同事和朋友帮他开了个庆祝会,而我当然成为宴会的主角喽,因为大家都很想知道,为什麽二十六岁的老爸,会有个十岁大的儿子…。

  「你有什麽事要告诉我啊…小不点?」

  「这是秘密…你不可以跟别人说喔…」

  「好好好…」

  於是我老爸开心地牵着我的手走上了台,拿起了台上的麦克风。

  「我家的小不点,有悄悄话要告诉我喔,大家想不想听啊?」

  是人在这种情况一定是起哄到底,我当场羞红着脸,呆呆地看着老爸。

  忘了说一点,我老爸除了缺乏常识、开玩笑外,也很喜欢欺负人…尤其是欺负我。

  「小不点,快说啊…」又是那温柔的笑容。

  我的脑中一片空白,完全不知该作何反应,原本背好的词现在一个也不记得,对了!我的稿还放在口袋里!

  我快速地拿出了口中的纸,想也没想地就对着麦克风,大声地朗读:

  亲爱的爹地─

  你是我这世界上最最最喜欢的人

  虽然你晚上睡觉时的打呼声很大

  虽然你老是把穿过的袜子乱丢

  虽然你老是光着身体跑来跑去

  但是我还是很喜欢你

  比起巷口的小猫还喜欢

  比起隔壁的大哥哥还喜欢

  比起昨天我吃的冰淇淋还喜欢

  今天是你的生日

  我想要告诉你

  不要每次都收下隔壁阿姨家的食物

  她对你不怀好意

  不要每次都对对街的太太们打招呼

  她们都常常吃高血压的药

  不要每次都向收银台的小姐微笑

  她每天都跟踪你回家

  所以

  你只要每天都在家里跟我玩

  等我长大後

  我会娶你回家

  祝你

  像蟑螂一样坚忍不拔

  像老鼠一样聪明机灵

  像蜘蛛一样八面玲珑

  像跳蚤一样健康有活力

  儿子

  小不点上

  那天我第一次看到老爸的脸这麽地精彩,好像七彩霓虹灯一样,转了又转,我很开心地认为,老爸听完我的生日祝贺词,心情非常地好,像彩虹一样。

  那天也是我第一次的向老爸正式在这麽多人面前求婚,当然,撇去里面许多的奇怪内容,我还是觉得很不错。〔要知道,一个没什麽常识又不太一样的老爸,教出来的小孩当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更何况,我那时才十岁,很多字汇我都是很认真地一个一个查出来。〕

  当天吃完饭後,我开心地躺在老爸的怀里,磨蹭着他的下巴,咬着他的耳朵。

  「爹地,你要等我长大娶你喔…」

  「好好好…」

  「说到要做到喔,隔壁的阿婆说,寿星在生日当天都不能说谎喔…」

  「嗯…」

  很满意的听完老爸的答覆,我就把我肥都都的嘴唇对着老爸的嘴巴,努力地用力地亲了下去,弄得老爸的脸上都是我的口水後才心满意足的睡着了…

  这从小养成习惯,到长大後才发现它的好处…。

  十五岁…

  「老爸…学校的母姐会你能不能不要来?」

  「小不点…你不喜欢爸爸了吗?」又是一脸受伤的表情,每次老爸露出这种表情时,我都对他没辄…。

  「不是…我是…」

  「还是你…觉得有我这种爸爸很丢脸…」

  我的大脑机灵地从过去种种被骗的经验所分析的结论告诉我,老爸现在正在装出一副可怜的模样,但是想的却是另一种…可是…即使知道是装的,我还是每次都被他骗到…

  「不是的…老爸…我只是希望…」

  「希望我去??」期待的表情。

  「是的…」我屈服了。

  我并不是不希望老爸去母姐会,而是我实在受不了那些婆婆妈妈老是盯着我爸看,那种眼神就好像是饥饿了很久,好不容易看到猎物的老虎,恨不得把他吞吃入腹一样,再加上我老爸跟本就是个二十四小时自动放电机,从小到大,我都必须要将附近的苍蝇、蚂蚁给杀光光,才保得老爸的贞操。

  可是,那死老爸一点自觉也没有,都不知道我有多辛苦…而且每次看到我一副嫉妒的脸,都笑得很开心,我就知道…他最爱欺负我…。

  到了母姐会当天…

  「好,那这个问题有哪位同学想来作答呢?」

  我的心思整副都放在我老爸身上,我只注意到旁边那死女人竟然碰了我爸的肩膀,老师的话我是一个也没听到。

  我爸那修长的四肢,白晰的皮肤,大大的双眼,那微微开启的红润双唇,让我好想…好想要…我的身体很可耻地起了反应…

  「有有,我家的小不点想作答。」老爸开心地举起双手,大声地报出了那令我丢脸的小名。

  「什麽想?没有…我一点都没有乱想…」我激动地站了起来。

  要知道,当时我满脑子都是老爸的嘴唇,那张我每天晚上又亲又咬的嘴唇,其他的东西都被我抛诸脑後了,所以当听到我爸叫我时,我还以为被揭穿了…。

  「咳咳…你这位“小不点”同学…可以麻烦你先坐下来好吗?」全班发出一阵狂笑〔当时我已经173了,比老爸还高了〕,我只能感觉到全身的血液四窜…。

  老爸则是开心地对着我笑,可恶,每次都这样…。

  不过,十五岁而言对我来说是个转捩点,因为我开始注意到自己对老爸的强烈欲望…。

  十六岁…

  是不是所有的男生到了某一些阶段时,就会开始发育,像是长喉结啊,变瘦变高或是变声之类的,当我确认过自己正在向青春期、发育中迈进的时候,我就开始怀疑,我老爸是不是根本没发育过?!

  我的怀疑是有根据的,因为我每天晚上都抱着我爸入睡,每次趁他睡着时,我都会东摸摸西摸摸,老爸的皮肤摸起来实在很舒服,喉咙上那快要看不清楚地喉结也很可爱,偶而,我也会偷偷地拉开老爸的裤子,看看老爸的那个,可是看来看去,实在是没我的大…不过,我还是没胆做什麽啦,一来是因为互相抱着如果有反应实在是尴尬,二来是老爸一点都不晓得青春期少年的冲动。

  某一天晚上,老爸正在浴室洗澡,听到里面水声哗啦哗啦地从我爸身上流过,他的发、他的唇、他的喉结、他的锁骨、他的胸、他的…不行…再想像下去,不仅我的鼻血要喷出,我的下面也快受不了了。

  要想想办法才行!脑中激光一闪,有了…。

  带着纯纯的笑容、邪恶的念头,我就这样大咧咧地闯入了洗澡间。

  老爸看着我的反应先是一愣,之後是一副很了解的模样。

  「小不点…想和爸爸一起洗澡吗?」

  对於老爸的回答,我又是欣喜又是难过,欣喜是因为我可以进行吃掉老爸的计划,难过是因为,这死老爸多多少少也该有些警觉心吧,一个正常的男孩子身下有了反应,看到了一副美人出浴图,一定是不怀好意的吧!!

  我有点生气,老爸一点也不知我的烦恼…。

  「怎麽啦…小不点…要和爸爸一起洗澡,就要把衣服脱掉喔!」老爸你在引狼入室吗?

  既然如此,那我也豁出去了…。

  「老爸…我很想跟你洗澡,可是在洗澡前,你还欠我一件事。」

  老爸的表情呆了一下,显然不知我在说些什麽…。

  「就是啊…」,我的表情尽量地天真自然,「昨天晚上…你没有给我晚安吻耶…」故作委屈…。

  老爸啊老爸,这招可是跟你学来的喔,我可是青出於蓝更胜於蓝喔。

  「那我该…怎麽补偿你…」果然上当了!!

  我开心极了。

  「不用补偿我啦,只要把昨天的份给我就行了…」

  话一说完,我就捧起我老爸的脸要吻上去…。

  「等等…你要现在吗?现在在洗澡耶…」

  当然是现在好啊,你不知道有很多人都是在浴室发生第一次吗?

  不过,我可不会对老爸这麽讲啦…。

  「老爸…好嘛…我们可以亲完後一起洗澡啊…」

  老爸见我一脸无害对他微笑,想想反正也没差,也就答应了。

  我立刻二话不说就对上老爸的唇,嗯…柔柔软软。

  我的舌头则在他的牙齿上刷来刷去,灵敏地钻入嘴巴内,勾起老爸的舌头,从舌尖一路舔到舌根,来不及吞咽的口水则顺着老爸的喉结滑了下来。

  「老爸…你…口水滴出来了…我帮你弄掉…」

  我顺着老爸的脖子上下舔弄,轻轻地咬着他的喉结,引起老爸一阵轻颤。

  「嗯…小不…点…」X的!你不要再诱惑我了,死老爸。

  眼看着老爸也微微有了反应,自己的下身也已经紧绷的可怕,机不可失,我紧把全身的衣服以光速脱下,顿时和老爸坦诚相对。

  我拉住老爸的手就往自己的下面探去。

  「老爸…帮帮我…我不知该怎麽办…我觉得好难过喔…」

  我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果然引起了老爸的同情。

  「小不点…你你…已经到了这个年纪啦…」

  全世界都晓得你儿子已经在发育了,就只有你还在把我当小孩!不过…这样也有这样的好处啦…。

  「嗯…老爸…我好难过…快救我…」一边说话的同时,我也一边不着痕迹地靠近老爸。

  「我…我知道了…每个人都有段时候会这样…让爸爸来教你该怎麽办吧…」

  老爸的手摸着我挺起的地方,上下地滑动了起来,就这麽一下,我就差点喷出来了。

  不行…忍着忍着…我幻想这一刻已经很久了,再怎麽样,也要多享受一点。

  老爸柔软的手在我的上面动来动去,轻轻地抚摸前口的小洞,不时地还会碰碰旁边的两个小球,弄得我舒服到腰都在抖。

  「老爸…不行…啊!」一个拔尖,我就整个都喷了出来。

  老爸的身上布满着我的痕迹,一点一点白白地,一想到老爸的全身都沾着我的东西,我又兴奋了起来…。

  「你…」

  不等老爸说完话,我就拉着自己的硬挺去碰触老爸微微的反应…。

  「老爸…我学会了…让我也…帮帮你…」

  我握着两个很烫的地方,互相地搓揉了起来。

  和老爸的硬挺如此亲密的接触,是我作梦也想不到的,我卖力的搓动,老爸的呻吟声也没办法克制地溢出。

  老爸的双手紧紧地扣着我的肩膀,在他高潮来临之前,我按住了那个小洞,不让他释放…。

  「快…快放手…我…」

  我低头吻住了老爸颤抖的嘴唇。

  「乖喔…等我一起…」

  我用力地让两个地方转动碰触到极致。

  「跟…跟我一起…」我也忍不住了。

  「啊──」猛然地一放,所有的东西就这样喷了出来,我们的全身都沾满着,分不清哪些是老爸的哪些是我的…。

  我拍拍老爸的背部,才赫然发现,老爸竟然晕过去了!

  不是这样吧?我都还没做到最後一步,甚至可以说连碰都还没碰就昏过去了…那那…如果我之後…

  算了算了…先不要想那麽多…今天我就已经很满足了,先帮老爸清乾净好了。

  身体上得到满足,心灵也就跟着快乐起来,那天晚上,我抱着老爸睡得特别香特别舒服…。

  「老爸…我好爱你…」我迷迷糊糊地喃喃自语…。

  这时的我完全沉浸在幸福中,完全没有想到在我隔天醒来时,老爸就从我的怀里失踪了…。

  是的…失踪了,我也以为这是老爸跟我开的另一个玩笑,可惜不是…我疯狂地在家里寻找我爸的踪迹…

  可是不论我又哭又喊…老爸他始终没出现…。

  十七岁…

  这是我人生中最暗的时期…

  我在两个月之中瘦了十公斤,原本就不胖的我现在看起来和一根竹竿差不多。

  谁能告诉我,我究竟做错了什麽。

  让你要离开我…

  你从来不曾告诉过我,关於我的一切,也从来不曾告诉过我,我是否还有其他的亲人,在我的生命里,你几乎占了全部的空间。

  我已经找遍了所有认识你的人,沙哑的哭着求他们告诉我你在哪里,可是,你就像水蒸气一样,人间蒸发…。

  在茫茫人海中,我迷失了,虽然这所有的一切都曾有着你的气息,可是我却找不到你。

  我开始打工,把所有打工赚来的钱都用在找你身上,登报、印刷纸、寻人启事,为什麽,你还不出现…

  老爸…我好想哭…

  以前我哭的时候你都会把我抱在怀里,轻轻的拨弄着我的头发,一边在我的脸上洒下一个个吻,一边低喃着:

  「小不点…不要哭…爸爸最爱你了…爸爸好喜欢小不点喔…」

  老爸…我现在哭得这麽凄惨…为什麽你不快来把我搂在怀里…为什麽你不快来安慰我…我是你的儿子…我是你的小不点啊…

  老爸…你在哪…小不点好想你…

  我在床上抱着老爸的衣服,闻着属於老爸的味道,和着泪水和鼻涕昏睡了过去,也许这一切都是梦,也许明天早上我起来老爸还在,也许也许,那天的事根本没发生过…

  你才不会离开我…

  早上醒来时,我做了两份早餐,一份给我自己,一份给老爸。

  我把盘子放在我们的位子上,老爸的还有我的。

  「老爸…你觉得蛋会不会太咸?」

  「果然有一点吧,我也这麽觉得…」

  「你以前老爱说我,说我煎的蛋太咸,可是今天我一点盐巴都没放喔…」

  「可是…为什麽吃起来…比以前煎的还咸呢…」

  眼泪模糊着我的视焦,我快要看不清楚老爸的位子了,我紧用袖子把眼泪抹掉。

  「算了老爸…这太咸了…下次我再煎其他的给你…今天就不要吃了…」

  我收拾着碗盘,喝了口水,就打算去上课了,当然出门前我绝对不会忘了给老爸一个吻。

  我对着空气,开心地亲了一下,「老爸,那我去上课啦,你上班不要迟到啦!」

  从那天开始,我的生活恢复了所谓的“正常”。

  每天早上做着两人份的早餐,出门时对空气说话,晚上回来时,我会买菜做两人份的晚餐,然後和空气聊我在学校发生的每一件事、我在路上碰到的每一个人,我会很开心地、不厌其烦地一再叙说不同的事、不同的人,晚上睡觉时,我也会抱着穿着衣服的枕头入睡。

  尤其今天是个很特别的日子…

  「老爸…跟你说件好笑的事喔…今天隔壁的阿姨啊…」

  「什麽?就是那个,老是送东西给你的阿姨啊,她今天竟然问我说啊,老爸你是不是不回来了…我就跟她说啊…老爸你明明每天都待在家里,结果你猜,那阿姨说了什麽…」

  「猜不到吧…那阿姨竟然说,她要陪我去看精神科医生,你说好不好笑,要一个正常的男孩子去看精神科医生,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老爸…你说话啊…」

  「快笑啦…」

  「…」

  「你给我说!为什麽你不说话!」

  我生气地将所有的东西砸在地板上,冲到了厨房把所有的碗盘拿了出来,哗啦哗啦地全部砸在玻璃桌上…

  我的脸上、手脚上、身体上都被弹起的玻璃碎片割出一条条的血痕,但是我完全感觉不到痛,因为心脏的痛已经让我麻痹了…

  一年了…为什麽…你不回来…

  我可以欺骗我的记忆、我可以欺骗所有的人,我甚至可以假装你还在我身边,陪我吃饭睡觉…可是…我已经没有办法再欺骗我的心了,它已经伤痕累累了…

  我累了…对於没有你的生活…我真的累了…

  能不能就让我的心哭出血来,让它乾竭而死…。

  我眯上眼睛,有点头昏,眼前竟然出现了你的影子、你的声音,呵,我果真太想你了…老爸…

  「小不点!!!」

  爸爸的日子…

  我逃开了,对着那张过份像他的脸…。

  我知道我很奸诈,我很卑鄙,我一直都心怀不轨,从十六年前以来…。

  第一次看到小不点的时候,他还是个早产儿,只有巴掌大,我趴在育婴室的前面眼巴巴地望着他…

  小小的手晃呀晃的好有生命力,眼睛、鼻子、眉毛、嘴巴…长得好像他爸爸─那个我爱了十年的人。

  「你看…我儿子很可爱吧,就那麽丁点大,长得就和我一个样,同样帅!」

  我不屑地撇了撇嘴…。

  「不就是只小猴子嘛…」

  「可恶…你竟敢这样说我儿子,看我不把你…」

  我和他就在育婴室前打闹成一团…。

  「别弄我…你这老头子…都快三十了还跟小孩子一样…」

  碰触着他的身体,听着他的呼吸就在我耳边喘息,我几乎无法克制我自己…我伸出我的手想推开他时,却又留恋般地想感染他的温度…。

  「老公?」我迅速地收回了我的手…。

  我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告诉自己,他已经有一个完美的家庭,有老婆、有小孩,而我…则是不必要的…。

  「麻烦你一下喔…」,我看着他笑着对我走过来,「我老婆想要去买东西,我开车载她去…你不要告诉医生喔…」

  〔那时我应该阻止他的…〕

  「你们真的是…唉…快去快回啦…」

  「谢啦,就知道你最可爱了!等会儿帮你带冰棒回来。」给了我一个飞吻。

  看着他回头的笑容,我怎麽也想不到再见到他时,已经是具冰冷的尸体了…。

  「死因是车祸吗?快通知家属?」

  「什麽?孤儿院?那就请院长过来还是和他有关系的人…」

  医院中的人群像快速影像一样来来往往,可是,我的眼中只有他…

  我颤抖着双手跪了下来,抚摸他的脸庞,微微的胡渣刺痛了我,呵,大概是早上还没来得及刮就跑来看儿子了吧…

  顺着他的轮廓一遍一遍地,我想要用我的手温暖他…

  「快醒来啊…你不是要帮我带冰棒吗…你不是说话最算话的吗…」

  我紧咬着下唇,承受着来自心脏的巨大疼痛,我痛苦地几乎晕了过去。

  可是,我哭不出来…这份感情对我而言太沉重了…十年的时间…这个人在我的心中占了十年…

  我拉着他的手贴在我发白的唇上亲吻着…

  「…你明明说过…只要我们能够维持现状…我就可以永远待在你身边…」

  「可是…最後你还是骗了我…」

  我知道我不可能追随他而去,因为我们约定过要珍惜自己,可是他从来没想过被丢弃的一方,要以什麽样的心情再活下去…。

  「我用了十年的时间来爱你…可是我要用多少时间来平抚伤痛…十年?二十年?还是一辈子…你说啊…要多久啊…」

  我抱着他的手蜷缩成一团,这次,我真的什麽都没有了,什麽…都没有了…

  「好可怜啊…那孩子…父母都死掉了…只剩下他了…」我的身体一震。

  「是啊…还是个早产儿呢…听说父母都是孤儿…也没有亲戚…不知该怎麽办啊…」我突然站了起来向育婴室走了过去…。

  小不点正稳稳地睡着,小小的,皱在一起…。

  只剩下他了…

  只剩下他了?

  不…你还有我…

  我贴着玻璃想要靠近那股温暖。

  「小不点就叫你小不点好不好…以後…我就是你的爸爸…你最亲的人…爸爸会很爱你很爱你…很爱你…」

  一股热热湿湿的感觉从我脸上滑过…我竟然…哭了?

  感觉到自己的泪水越来越多,我没办法克制自己的放声大哭,我好希望,所有的痛苦都能随着泪水就这麽消失…

  我就这麽站在育婴室前痛哭了一场,哭完後,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孤儿院院长,以他的名义收养了小不点。

  那年,我十六岁…

  之後…我努力地力争上游,我总希望看着小不点无忧无虑,我总希望看着小不点快快乐乐长大,等到我有能力後,我正式地将小不点迁到我的名字下来,成为我的儿子。

  所以每当小不点问我时,我都告诉他,他是我生的…

  〔我希望他能够认同我〕

  所以每当小不点向我求婚或表示他喜欢我时,我都会热烈地回应他…

  〔也许存在我的私心〕

  所以每当我们有亲密动作时,我都会很开心…

  〔我知道我也喜欢他,可是我分不出来是哪一种…〕

  可是…当小不点长得越大时…就长得越像那个人…眼睛、鼻子、眉毛、嘴巴…当他开始抱着我睡时,我会想要缩进他的怀里,试图找寻那个人的温度、气味,但,却又有那麽一点不一样…。

  〔我知道我不该…可是我没办法克制自己…〕

  我会故意地去和其他人表示友好、亲热,让他气得哇哇叫,再气嘟嘟地将我从其他女人身边带开…

  〔这令我很开心〕

  我将这一切一切所有的行为都解释成他还小…都解释成我还在留恋那个人…

  直到那一天发生…

  他走进了洗澡间,亲密地靠了过来,我故作镇静地和他开玩笑,却没想到,他是认真的…

  我受着他的诱惑〔应该是我诱惑他〕,接受了他的吻…

  握着他的硬挺…我的身体就已经不由自主地反应,我看着他性感的脸庞,手上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他高潮着叫喊着我,让我从欲望中微微醒了过来,我刚刚到底做了什麽…

  不等我清醒,小不点的手已经摸了上来,我惊讶却又带点惊喜…

  我可以拒绝他的、我也可以转身就走出洗澡间,可是我没有…我的身体热切地渴望着他…这一切就好像我已经期待很久一样…

  我叫了出来并且昏了过去,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在我眼前的…已经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听到了他在睡梦中对我的表白,我…哭了出来…

  这时我才发现,那个人已经不在我的心里了,即使小不点长得和他再像,也是完全不同的人,而我,是真的爱上了小不点─我的儿子。

  当我意识到这点时,我就开始慌张,我不知道这种感情…是否就意味着我过去建立起的父子关系,会在这一夕之间被打破…

  所以…不敢面对他…也不敢面对我自己…我逃跑了…

  在这一年之中,我一直听到他在找我的消息,可是…在整理好一个头绪之前…我还是没办法面对他…

  而在今天满一年之时,我还是忍不住了…看一眼也好…我想看看他过得到底好不好…

  当我听到屋子内传来一阵玻璃破碎声…我的心开始纠痛…我告诉我自己…没问题的…小不点会好好照顾他自己的…

  可是…我错了…

  他毕竟不是那个人…而我们也不曾约定过…

  我冲回家里、打开了门,就看他硬生生地从我的面前倒下,身上到处流着血…

  我崩溃了…

  「小不点!!!」

  十八岁…

  我只能用“苦尽甘来”形容我现在的生活,自从老爸回到我身边後,我简直幸福到极致了,当然,偶尔会有小吵架啦,譬如说现在就是…

  「走开!我再也不要和你说话了!」

  「老爸…不要这样嘛…」我蹭啊蹭的蹭到他怀里…

  「明明说好就一次的…你自己说!昨天你到底做了几次!」

  老爸不高兴地将我从他怀里推开,转身背对着我…

  「对不起嘛…因为你实在太诱人了…」

  想起老爸兴奋时的叫声、高嘲时柔媚的脸,要我克制住真的是很难。

  「……」

  见他还是不理我,我只好装可怜的蹲在地上…

  「你自己明明说过…会爱我一辈子的…什麽事情都让我的…」

  「可是…那是因为…」老爸转了过来。

  眼见机不可失,我紧把他搂在怀里。

  「难道你想反悔吗??」

  「我才没有…那天我说的话都是真心的…也是很认真的…」声音越来越小。

  我开心地在老爸的脸上亲了一下,我就知道老爸是爱我的嘛…

  不过,回想起那一天…

  那时的我迷迷糊糊正要倒下去的时候,老爸及时地抱住了我…

  温热的触感,担心的话语,让我以为这一切都在作梦。

  「小不点!小不点…你不要吓我啊…」

  好棒的梦…老爸在担心我耶…还把我抱得紧紧的…

  「我再也不离开你了…我会永远陪着你…求求你醒过来啊…」

  耳边传来老爸的哭喊声…可是我不敢张开眼…深怕我一张眼,这所有的一切就会消失,我宁愿沉睡在我的梦中,至少在那里…有你。

  不过…这梦…也太逼真了吧…

  「你快醒来…我会面对我自己的感情…我不会再逃了…小不点…求求你…不要离开我…我好爱你…」

  「真的好爱你…」老爸哭倒在我胸口。

  不是真的吧?!

  我突然间清醒了过来,张大了眼睛,看到真的有个人倒在我的怀里,我的嘴巴开得大大的…完全不敢相信是真的!!!

  「…小不点…我会爱你一辈子的…我什麽都答应你…什麽都让你…求求你…不要死…」老爸还在我怀里哭。

  等等…是谁要死了?我吗?可是…我不是好好地在这吗?还是…这一切仍是在作梦?因为我已经死了…所以看见老爸?!

  「老爸?」我试探性地叫了他…

  哭声停止了…老爸缓慢地抬起头来…脸上满是泪水和鼻涕…害我有点认不太出来…

  「小不…啊!」,我下意识地伸出了我的手,在老爸的脸上狠狠地扭了一下,「好痛!你你你…干嘛捏我…」

  看着老爸的脸红肿了半边、看着老爸的眼有我呆滞的倒影、看着老爸生气地瞪着我的表情…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真的!!

  下一秒钟,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老爸揉进我的怀里,痛吻着他的唇…脑中原本有一大堆话想对老爸说、有一堆事想要好好问清楚他,可现在一件都记不起来…

  对现在的我而言,语言已经太麻烦了…我必须要用身体的一切去证明老爸回到了我的身边、我必须要用感觉去证明这一切都是真的。

  我们激烈地互吻着对方,舌头紧紧地勾着舌头,我在老爸的口中肆虐着…

  我两只手也不清闲,我伸进了老爸的衣服中揉搓着两个小红点,使劲地让它红肿起来…

  「小…不点…轻…轻点…好痛…」

  你还敢说痛,离开我这麽久,就没想到我的心更痛吗?

  略带惩罚性地,我咬上了老爸的红点,舌牙并用,引起老爸一阵尖叫。

  我脱下了老爸的衣服和裤子,全身光溜溜的他呈现在我的眼前。

  「别别…看啦…」微微地羞赧让老爸全身泛起漂亮的粉红色。

  看着老爸已经很有精神地站了起来,我低下头去,将老爸的全部含进了我嘴里。

  从底部一路舔舐到最顶尖,丝毫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我的两只手握住旁边的小球,配合着嘴里的速度,努力地让老爸产生快感。

  「你放开…这样不行…我快要…啊!」用力地一吸,老爸所有的精华全部地射进了我的嘴理。

  我咕噜一声全吞下去了。

  「你怎麽可以!那好脏耶!」

  「我倒觉得挺好吃的…老爸你的…很浓郁喔…」

  被我挑逗的话语一激,老爸竟然又有了反应。

  被我挑逗的话语一激,老爸竟然又有了反应。

  我的手再度抚上,但我的嘴悄悄地潜入了我真正想要进入的地方。老爸被我的抚摸陷入了一阵快感中,似乎没有发现我正在做什麽。

  我的舌碰触着那紧闭的小洞,试探性地缓缓伸入。

  嗯…果然很紧…如果不让它松一点的话,等会儿不只老爸会痛死,我可能也会被夹死。

  我努力地舔着洞口,让口水能够柔软它。

  感觉到微微的不适,老爸从快感中醒了过来。

  「小不点…你…在干嘛…」

  干嘛?当然是干…不行…不能说这种话…老爸可能一气之下就不让我做了…

  「老爸…你不是说你爱我吗…我现在…也正在爱你啊…」

  舔了老半天,应该差不多了,我试图插进一根手指…

  现在再笨的人都知道我在做什麽了,老爸大叫了一声。

  「不不行…」,我的手在老爸的分身上又开始滑动了起来,「嗯…不要…啊…不…」

  一根手指插入缓缓地抽动…两根手指插入寻找那兴奋的一点…当三根手指插入时,老爸开始微微地啜泣却又带着低低的呻吟。

  「嗯…痛…」

  我真的快忍不住了,看到这种情景,下面的地方已经快要撑破我的裤子了…

  「老爸…我不行了…让我进去…」,我拉下裤子突然地插入老爸的小洞。

  「痛!!!好痛!求求你出去…真的好痛…」老爸哭了起来,我也没好到哪去,这地方真的太紧了,夹得我都快断了。

  老爸挣扎了起来,我感觉到有东西流出,低头一看,老爸竟然流血了…这真的很痛吧…叹了一口气…我缓缓地退出…

  感觉到痛楚不再,老爸睁着迷朦的眼望着我,「小不点?」

  我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对不起喔…真的很痛吧…我不做了…可是你要先等我一下…我去处理一下我自己…回来再帮你清理…」

  我隐忍着头上都冒青筋,汗也一直流,再不解决的话…我可能就阵亡了…

  看着我难过的脸,老爸突然壮士断腕地对我说:

  「没关系…你…你做吧…」

  「可是…老爸你…」都流血了。

  「我我…可以的…」低头看了看我怒张的分身,老爸脸上一阵苍白,「怎麽这麽大…」

  我笑了笑,「感谢你对我的赞美啊,还是算了吧…」

  「不行!」赌气似地,老爸用力地抓起我的分身就往他底下的小洞塞去。

  「快住手!」我已经很努力地在忍了,不能再接受任何刺激了。

  被我吓了一大跳,老爸红着双眼,「我已经说过了…我可以的…而且…我也答应过你…什麽都让你的…」

  看着一脸委屈样的他,我无奈地摇了摇头,「你确定?」

  「嗯…」

  「不能中途说不喔…」真的再做下去,我就煞不了车了。

  「我我…」老爸用力地咬了下嘴唇,「对啦,快点!」

  你你真是的…又不是让你去送死…这种表情真是让我难过啊

  我站起身来,在抽屉里翻箱倒箧,找到了一瓶凡士林,走回了老爸身边。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耶,我也希望让你觉得很舒服,所以你放松点,照我的话去做好不好…」我在他耳边呢喃着。

  挖了一大佗凡士林,我再次将我的手指送入了老爸的小洞,慢慢地抽动起来,这次就容易得多了…。

  老爸渐渐地可以从这样的行为找到快感,分身也缓缓地站起来,我更加抽动着手指,在老爸敏感的一点上旋转扭动。

  「我…好奇怪…啊…嗯……快快…」

  眼看着老爸滨临崩溃的一点,我紧锁住了他的根部。

  「快快…放开我…」老爸开始在我的身上扭动。

  「放松…我要进去了…」我在自己的分身上涂了一大堆的凡士林,就这样缓慢地插入了那紧致的地方。

  「啊…」

  「嗯…」

  我们同时发出了声音,这实在是比刚刚要来得舒服的多了。

  我忽深忽浅地开始抽插着,配合着我的律动,老爸也开始呻吟。

  随着我律动的速度加快,摩擦的范围也跟着扩大,快感也随之攀升。

  老爸的呻吟声越来越大,我也低低地在叫着,最後一个激烈地插入,老爸释放在我的手里,内壁的一紧,我也跟着释放在老爸的身体里…。

  我们就这样抱着彼此缓缓地睡去…。

  「老爸…我真的好爱你…」

  「我也是…」

  从那天之後…我就陷入了幸福〔性福?〕的天堂…

  刚开始的每几天…老爸都会依着我让我做,做到他腰酸得隔天都不能下床。

  最後,老爸是越来越聪明,害我现在要隔两天才能碰老爸,不过…结论是…两天的份量可能更重吧……。

  抱着老爸在怀里,我趁机要求,「老爸…今天再来做嘛…」

  「不行…」

  「老爸…好啦…今天我保证…绝对只做一次…」

  「可是…你每次都那麽说…」

  「这次绝对不一样!」我信心满满地保证…

  当然…到了床上就不知道了…

  「只有一次喔…」老爸在动摇了!

  「我保证保证!」

  「那…好吧…」老爸低下了头

  「好!那我们现在就做吧!」

  「等一下!不是才刚起床吗?!」

  「你自己答应我今天的…」小狗样…

  「好啦…」无奈。

  我抱起老爸,再度前往刚刚才走出来的床上…

  嘿嘿…老爸别怪我…谁叫你那麽可爱…我会好好地疼爱你的喔…

  谁说儿子不能爱老爸,老爸不能爱儿子,我们就会很幸福!

  欲”爸”不能 番外~健康教育?!(上

  小时候,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我底下的小鸡鸡除了尿尿以外能拿来做什麽,所以,我也从小就一直以为,生小孩就是有一只大鸟会飞来把小孩给爸爸,然後爸爸就是生了小孩。

  当然,也没人告诉我,小鸡鸡不应该叫小鸡鸡,我一直很纳闷,它不叫小鸡鸡叫什麽…叫小鸭鸭吗?

  小学时,我们上了有关於男女生的第一课,我踊跃的发表了我的意见,结果老师下课时把我叫过去。

  「来,老师要和你谈谈…」

  「我爸告诉我的绝对没错。」我很坚决。

  「那就是你爸爸他…」

  「不准说我爸爸的坏话!」我一脸快哭出来的表情,奔出老师休息室。

  当天晚上回到家时,我和老爸两个人一起泡在澡缸里,我舒服地窝在他的身上,蹭在他的脖子下。

  「爹地……」

  「嗯?可爱的小不点有话要告诉我吗?」

  「我问你喔……」

  「好…爹地给你问…」,他反身将我抱起,让我跨坐在他的身上面对着他。

  嗯,老爸真是帅呆了。

  「就是啊…小鸡鸡除了尿尿以外还能做什麽啊?」

  老爸一脸微笑地看着我,「你现在就想知道吗?」

  我急切地点点头。

  「小鸡鸡啊…可以拿来让喜欢的人幸福喔…」

  喜欢的人?

  幸福?

  怎麽用啊?

  我满脸的疑惑,「可是…我们老师说…小鸡鸡是拿来生小孩用的…」

  「也没错啊,如果你很喜欢一个人,不就会想要帮他生小孩吗?」

  顺着我当时简单白痴的逻辑,生小孩→喜欢一个人→要让喜欢的人幸福→要用小鸡鸡!

  原来如此!

  於是,我搭着老爸的肩膀,认真地发表了我一生的誓言:

  「爹地,我会用小鸡鸡让你很幸福的,所以你要很喜欢我喔…不过…不用帮我生小孩啦,我只要爹地就够了。」

  说这话的当时,我也没想过每一句话都实现了,当然,这已经是往後的事了。

  老爸看似哭笑不得又带点开心难过的表情对我说,「好好,等你长大後再说…」

  「……为什麽要长大後再说呢?」

  「这是因为你还小啊…」

  「那怎样才算长大呢?」

  「这个啊,每天早早起床,要自己打理自己,还要认真念书…」

  「那我早已经长大了啊!」我不服气地嘟着嘴,「每天早上睡过头的都是爹地,还把我一起拖在床上,早上也都是我准备早餐,自己穿衣穿鞋,再帮你把公司要用的包包放好,钥匙丢进去,免得你老是忘记带,再说,我的成绩也都很好啊……」

  「这这…」老爸的脸发红了,可见我说的都是真的吧。

  「忘记告诉你喔,长大还有一点就是要成熟,不管是心理上还是身体上喔,像是不会乱生气,变得很高很壮等等…」老爸迅速地转换了表情,明白着就是告诉我,现在的我根本不行。

  「臭爹地……我会生气是因为你每次都乱对别人笑,害我人得很辛苦耶…」最後一句话几乎听不见了。

  「要长高长壮…我也可以啊…我很快就会比你高了!」我盯着老爸似笑非笑的脸大声的说。

  可恶…明明老爸看起来也没有很大…

  随着眼神的游移,我看到了水面下的另一个地方,那是我以前只是看过却没什麽兴趣的地方,可是现在…

  我发现了一件事!

  为什麽爹地的小鸡鸡长得和我完全不一样?!

  我的手伸到水底下,试图想要抓住爹地的小鸡鸡。

  「小不…哇!」,我的手拉扯着爹地的小鸡鸡,「你在干嘛!」

  摸着老爸的小鸡鸡,感觉很奇怪,有很多突起的地方,我顺着纹路来回地摸来摸去,仔细观察,啊!爹地的…小鸡鸡…竟然…慢慢地长大了。

  「爹地,你的小鸡鸡长大了!」我带着惊奇的表情看着老爸。

  老爸的脸色胀红,声音微微发抖,掰开我还在上下滑动的手,「小不点,这不能这样玩!」

  「可是爹地,我想要知道我的小鸡鸡和你的有什麽不同。」

  「小鸡鸡是很重要的东西,不能随便乱摸。」看我安份地收回我的手,老爸喘了一口气。

  但是…我看看爹地的小鸡鸡,再看看我自己的…我再把手伸进水里把自己的小鸡鸡拿了出来,仿照刚刚的动作,可是很显然地,我的小鸡鸡没有长大…

  刹那间,我明白了“长大”这件事,原来,这就是为什麽爸爸说我还没长大的原因,我盯着我的小鸡鸡,有点生气,为什麽它都不长大。

  看我一脸沉默,老爸以为我对他生气了,於是摸了摸我的头,「小不点,不要生气,以後爹地一定会教你…嗯…很多事情,只是现在还早,所以你知道这样就够了,好不好?」

  欲”爸”不能 番外~健康教育?!(中

  看我一脸沉默,老爸以为我对他生气了,於是摸了摸我的头,「小不点,不要生气,以後爹地一定会教你…嗯…很多事情,只是现在还早,所以你知道这样就够了,好不好?」

  「我…我的小鸡鸡会很快长大的…爹地你要等我!」

  老爸一头雾水地听着我的话,当然他不会晓得他儿子为了让小鸡鸡长大,之後做了多少努力…。

  「好好…等你长大…」半敷衍地,老爸边说边将我抱了起来,擦乾身体,穿好衣服後就把我出浴室。

  「爹地…你还要洗吗?」

  面带赧红地,老爸笑了笑,「你先出去,爹地等下就出去了…」

  我很疑惑地走出了浴室,但留了个小缝看看爹地到底要干嘛。

  我只看到爹地的背影,微微地颤抖着,手上好像拿了什麽东西在动,然後一阵阵喘息声,我有点不太明白,算了,到时再问爹地吧。

  我拿着我的小毛毯,走到了客厅打开电视,正好看到一男一女在电视上抱来抱去,然後那个男的就把那女的嘴巴给吃掉了…吃掉了?

  我仔细地盯着萤幕,研究着这奇怪的动作,为什麽要把嘴巴和舌头给另外一个人吃呢?而且好像还有口水流下来了耶…啊!是不是因为很好吃,所以才流口水…我低头思考了一下,我好像还没吃过别人的嘴巴耶,真的有这麽好吃吗?

  再抬头时,那两个人已经不吃了,那个男的好像开始帮女的脱衣服,要开始洗澡了吗?

  我好奇地越靠越近…

  「啊!小不点!」老爸一个尖叫冲到了电视机前面,已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电视给关了。

  「爹地,我在看电视耶…为什麽要关掉?」我都还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干嘛。

  「小小…不点…有些东西是长大之後才能看的喔…」

  长大,又是长大,为什麽都要长大才能知道…我才不管这麽多…。

  「爹地…」我站起身把老爸拉到沙发上来,这样一来,我站在沙发上时,就可以和老爸平行了…。

  嘻,老爸的嘴巴看起来果真好好吃,好像我昨天吃的草莓果冻喔…。

  「小不点…你要干嘛呢?」

  「爹地…我好想吃个东西喔…」

  「你想吃什麽?爹地带你去吃。」

  「什麽都可以让我吃吗?」我眼睛盯着老爸的嘴巴,想像等会儿咬下去的感觉。

  「可以啊,」老爸笑了笑,「因为你是我的小不点啊。」

  「爹地你说的喔…」

  我伸出我的舌头,快速地在老爸的嘴唇上来回舔,嗯…不错…有种甜甜的味道。

  「小不…?!」我把我的嘴巴狠狠地贴在老爸的嘴巴上,然後我的舌头就很开心地跑到老爸的嘴哩,学着电视上的动作,我轻轻地咬着老爸的舌头,嗯…感觉还不错,好像在吃一种滑溜溜的棒棒糖。

  「嗯…呜…小…」〔翻译:小不点你在干嘛!!〕

  看到老爸支支吾吾的好像想说话,我只好不甘愿地离开软软的嘴巴,还带出了一条口水。

  「小不点你!你什麽时候学会做这种事了!」

  「我刚刚看到电视上的人这样做的…不是喜欢的人就可以这样做吗?」电视上的人明明看起来就很开心,为什麽老爸现在看起来有点生气有点害羞。

  「是这样说没…」

  「那就好啦!我最喜欢的人就是爹地了!还是爹地你不喜欢我…」

  「当…当然不是!」

  「耶!那以後我们就玩这种咬嘴巴游戏喔!」

  「游戏?!」老爸看起来像是松了一口气,之後把我抱到他的大腿上…。

  「爹地?」

  「如果你喜欢这样子做的话,那我们以後晚上睡觉前就可以来个晚安亲亲。」

  「晚安亲亲?」

  「对啊,外国小孩子睡觉之前都会和爸妈亲亲喔,所以我们也可以来试试看。」

  「好啊!」

  「可是你不能把舌头伸进来,也不可以乱舔喔…」

  怎麽都觉得这种方式好像和电视上看到的不太一样,和我刚刚做的也都不太一样,我低头想了一下,为什麽有种被骗的感觉…。

  见到我犹豫了一下,老爸紧接口,「如果你不想要的话也没关系,那就…」

  「要,我想要晚安亲亲…」有总比没有好吧,以後的事以後再说,反正老爸不会拒绝我。

  老爸笑了笑,抱着我起身到卧室睡觉,在我额头上不轻不重地亲了一下…。

  「爹地…」

  「晚安,小不点,快睡喔…爹地最喜欢小不点了…最喜欢…」

  嗯…我也最喜欢爹地了…

  常常有人说:三岁定终生。

  我後来发现,这句话说的真不错,从我小时候的种种迹象判定,我是势必会爱上我老爸,当然经过自己再三确认,除了老爸之外,我大概不会对任何事物心动之後,我就一直很想要知道男生和男生之间的事。

  从小的性观念就不正确,再加上我有一个不算正常的老爸,我的“健康性观念”之路走得特别坎坷。

  等我上了国中之後,我常常盯着我的生物课本研究个老半天,原因无它,上面附着一张人体剖面图,还有详细的介绍,我现在终於了解到男人和女人的构造是如此的不同,原来上帝让亚当和夏娃有着一凸一凹的东西是有原因的,这样可以互相契合,才会有小孩……

  可是……我还是不明白,意思是说,两个男生是没办法互相配合吗?

  我抓着课本,左思右想,男生看来看去都没有像女生一样的器官可以用到那个的…唉…我怎麽记得老爸曾经说过“小鸡鸡啊…可以拿来让喜欢的人幸福喔…”之类的话…

  看来还是要找其他资料参考一下。

  於是下课後,我走进了租书店…

  现在,这一整个大书柜就站在我的眼前,我伸出手…

  欲”爸”不能 番外~健康教育?!(下)....羞>////<

  快速地拿了一大叠的漫画,当然,这个漫画不是普通的漫画,我曾经有看过他的封面,上面会画着很漂亮的两个男生互相搂着,至於内容是什麽,我就不太清楚,可是,漫画店的小姐告诉我说,如果想要知道男生的秘密,看这种漫画就没错,虽然,当时那小姐看着我的笑容很诡异…

  我把书全部装在袋子里,想也没想地全部带回家…

  我是真的很想要研究两个男生之间的关系,所以在书桌上准备了纸笔,很认真很严肃地翻开第一页,看着看着,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劲,这书…怎麽里面都在做一些…很奇怪的事?

  像是把男生底下的部分塞到另一个男生的肛门,或是把它塞到另一个男生的嘴里?!

  这…这该不会就是传闻中的做爱吧!!

  在我这年纪的小孩,在健康教育的课程里,虽然多多少少会从课本中吸收性知识,可是那毕竟是在说男生和女生之间的事,从未提到过男生和男生间,虽然,也曾经有男生找我一起看A片之类的,可是我通常都没什麽兴致。

  本来就是嘛…我从小到大只对我老爸有兴趣,什麽阿猫阿狗阿花的,谁要去知道,再加上我老爸不正常的教育,想当然尔,我的性知识是少之又少。

  不过,今天总算是大开眼界了!

  我仔细地研究着每一本漫画里的不同姿势,并做出笔记整理,还附上道具图和详细说明,努力地钻研着,脑中的心思渐渐地从漫画中飘离…

  如果老爸现在被我压到身子下,脸红红地低声喘气,我的手来回在他光滑的皮肤上搓揉,然後咬着…咬着老爸的…哎呀!!

  我竟然有了反应了!光是想着竟然就…

  我的脑中突然想到漫画里的片段,我撑着我突起的反应,走到衣柜中,拿出了老爸的衣服,再把桌上老爸的照片放在我的前面…

  看着老爸,闻着老爸的味道,我的脸越来越红,我身下的反应也越来越热烈…

  其实这时的我有点不知所措,毕竟一个青春期的男孩,是带点羞涩的,尤其当…自己一个人…在自己做自己时。

  我的手颤抖着伸到裤子里面,缓缓地拿起那嚣张的家伙,想像我的手是老爸的手,轻轻地摸着我,低低地叫着…

  「小不点…舒服吗…」

  「老爸…再再…用力点…」我的手加快了速度…

  「…小不点…」…老爸…老爸…

  一只手还不够,我两只手一起用,来回快速地搓弄,还在最前端的地方轻轻地刺激着…

  …老爸…老爸…好想要…好想要你…

  啊!

  很快地,我的第一次就奉献给了照片和衣服,上面点点的白色痕迹让我顿时反应自己做了什麽…

  我竟然真的看着老爸的照片自慰?

  照片上老爸的头,被我射出的精液给遮盖住,我急忙地拿起旁边的卫生纸想要擦乾净,却没想到,白色的液体顺着老爸的照片缓缓地滑落…竟然有种…说不出的色情…

  等等,天啊…

  我看了看身下…

  是不是所有这年纪的男孩都会欲求不满到一种可怕的境界,我竟然看着这样的照片,又起了反应!

  再次抓起了分身,虽然才做了一次,但我已经可以掌握自己的快感了,果然…这是男生的本性啊…

  …嗯…嗯嗯…老爸…老爸!

  这是我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我对老爸强烈的欲望…

  「小不点,我回来喽!」

  在老爸回来之前,我就已经把这一切的残局给收拾完毕,毕竟不能让他知道,他儿子开始偷偷地进行着“吃掉老爸作战计画”。

  吃完饭後,我们会一起看着白痴的综艺节目,当然,老爸看他的综艺节目,我则是在看着老爸。

  我会偷偷地,不着痕迹地越坐越靠近老爸,然後再搭上他的肩膀,搂着他的腰,缓慢地把老爸移到我的怀抱里,这时的老爸因为看电视看

  的很开心,完全没有发现他已经坐到我怀里了…

  我的手悄悄地伸进老爸的衣服里,摸着那滑滑的皮肤,然後把脸放在老爸的脖子里用力地感受他的气息…

  「小…小不点…你看电视为什麽要抱着我?」老爸好像发现到不对劲了…

  「老爸…这样才温暖啊…不是说,人体是最好用的暖炉吗?这样我才不会感冒啊…」

  「那你…抱就算了…手为什麽要伸进来?」

  「老爸…我们老师今天说,手脚容易冰冷的人,要懂得保暖…」见老爸好像被我说服了,我更加肆无忌惮地脱着老爸的衣服…

  嗯…看起来好可口…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把老爸狠狠地压在身下,然後撞击他…然後把他的…插进去…然後…

  「小不点!」

  「什…什麽…?」我有一点心虚,怕老爸发现到我满脑子的奇怪念头…

  「你的手越来越热了耶…你确定你还要再继续保暖吗?」

  我尴尬地抽回我因兴奋而发热的双手,有点舍不得老爸皮肤的滑嫩触感,手拿开时,我还故意用指甲刮着老爸,惹得老爸一阵大叫。

  老爸一边生气地打我,一边又我去睡觉。

  我和着棉被滚到了床上,把喋喋不休的老爸也拉到床上和我滚在一起,我紧紧地抱着他,压到自己身下…

  「老爸…晚上睡觉前…都要有的…」

  最近老爸不知怎样,越来越不肯和我接吻,虽然说名义上是晚安吻啦…但是,我都会趁这时候…把舌头伸进去,用力地卷着老爸的舌头,又吸又咬,再狠很地蹂躏老爸的嘴唇,非要把它弄得红红的我才满意。

  「不要吧…你都长这麽大了…」看吧,果然又拒绝我了…

  「老爸…难道你不喜欢你的小不点了吗?」每次用这招,老爸都对我没辄。

  眼看老爸有动摇,我忙把我的嘴巴嘟着送上前…

  「那…可以亲,可是不能把舌头…嗯!」我已经封住老爸的嘴巴。

  老爸…你就认命吧…乖乖地让我亲吧!

  从小到大我就知道我只喜欢你,所以啦,这辈子我只会在你後面追着你跑,我只会对你有感觉…只想对你做爱做的事…管他什麽健康教育,对我而言,都不重要…

  我只要知道老爸身上的构造就好啦!!

  「嗯…嗯…小不点…呼…」老爸张开嘴喘气,一条银丝从我们的嘴巴中牵出…

  「老爸…晚安喔…」

  拉下老爸往怀里抱,今天也是个美梦吧。

  欲”爸”不能 番外~我不要老妈

  虽然从小到大我只有老爸一个人,但老爸的身边却往往有一大堆人,所以我从小最大的本领就是…杀蟑!

  杀光那些自以为是的蟑螂阿姨!

  那些女人,每个都企图想要介入我和老爸之间,我真的很受不了,最令人生气的是,老爸没事就爱对别人乱笑,每次被他笑容迷倒的,竟然有一堆,男的女的都有!我承认我老爸笑起来很好看…可是…可是…我只想他对我一个人笑!

  「爹地…你今天不要去上班好不好…」看着老爸慌乱地穿着袜子,我手上拿着我的小熊背包甩呀甩的…心里一直盘算着怎样才能阻止老爸去上班。

  「小不点,爹地如果不上班,就没有钱,没有钱的话那要怎麽买冰淇淋给你吃呢?」穿好西装,老爸已经准备好,要出门了。

  其实…平常的我是很乖巧的,顶多就是把旁边盯着老爸的婆婆妈妈们,用眼神瞪回去,今天…实在是因为…

  「好了,爹地要走了,今天有发表会,我要早点去准备…」

  没错,就是这个!

  我很讨厌老爸去发表会不是没有原因的,老爸本来就是个很有魅力的人,偏偏做的工作又是管理一整个公司的模特儿,那些讨厌的模特儿,都自以为很漂亮,个个都穿得奇奇怪怪,化奇怪的妆,最最最讨厌的是…每次看到老爸,就会对老爸动手动脚的…

  那些地方是只有我能摸耶!

  然後,每次发表会完,老爸都要和他们去吃饭,回来之後,老爸身上就会有浓浓的香水味!为什麽那些讨厌的阿姨都喜欢在别人身上留气味,又不是隔壁的小黄,总是在电线杆撒尿,然後有臭臭的尿尿味…

  上一次发表会完老爸回家时,我硬是要老爸去洗澡,然後坐在後面帮老爸搓背,顺便,是顺便喔,摸一摸老爸光滑的皮肤、在老爸身上黏来黏去…可是,我…我竟然发现…老爸的背後有个…有个嘴巴印上去的印子,红红的。

  我大吃一惊…

  不要以为我还小,什麽事都还不懂,以前可能是这样,可是在我立志要长大成人後,我就努力地吸收新知,努力地看电视。

  这个痕迹,看起来犯人一定是女的,可恶,老爸的背也是我的耶。

  我手上用力地刷着那红红的印子,一边生气地质问老爸,「爹地!为什麽你後面有奇怪的痕迹,红红的!」

  只看老爸脸上突然一红,有点害羞又不知所措…

  我心中的警铃大响,不知为什麽,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一定有问题!

  「爹地,你快说…为什麽你背後有这奇怪的印子。」

  「小不点,乖喔,明天爹地还要上班,你快洗一洗出去了喔。」

  可恶,少敷衍我了,老爸,电视上有教过,这只有在男生女生玩亲亲的时候,才会变成这样,每天晚上老爸亲亲的对象都是我,所以,这个东西一定是老爸和其他人玩亲亲的时候弄的!

  我暗暗想着,老爸你不告诉我,我也要自己去调查!

  虽然心中有着雄心大志,想要抓出犯人是谁,可是,毕竟每天都要去学校,根本不可能有机会去抓犯人,结果…在还没抓出犯人的情况下,下一次的发表会又来了。

  我生气地踢着石头,跟着老爸的後面等他开车…

  如果我能跟过去的话,我要找出那个家伙来!

  等等…“如果我跟过去的话”…

  对啊!就跟去老爸的公司看看,看看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於是我蹭呀蹭的,蹭到了老爸的怀里…

  「爹地…小不点想要和你一起去上班耶!」

  「嗯?小不点要上学喔,怎麽跟爹地去上班?」

  「…就当作是校外教学嘛,爹地,我要长大,所以要学习啊,爹地不是也说过,读很多书不如走很多路。」

  我紧把老爸的人生哲学搬出来,希望这招有效,见老爸为难似的想了又想,我紧说,「爹地,我会很乖很乖的,你就带小不点去,好不好?」摆出一个我最最可爱的笑容。

  「可是,爹地…不想把你带去…免得…」

  我一惊,装作很伤心的大喊,「爹地你不喜欢我了吗?」

  老爸无可奈何的看着我,有点为难地,「爹地就是因为很喜欢你,所以才不想带你去啊…」

  我不太明白,不是喜欢的人就要永远都在一起吗?

  看我一脸疑惑,老爸摸了摸我的头,「好吧,如果你真的想去,就带你去看看。」老爸的眼稍微微地黯淡。

  我丝毫没发现老爸的神情,只是一股脑地想要抓住这个,可恶的“偷亲老爸”犯。

  富丽堂皇的场地,在101大楼里,显得非常气派,我四处环绕着,看看有没有什麽线索。

  「经理,你今天看起来好可爱喔。」不要摸老爸的头!

  「工作完後要不要去喝一杯啊,经理。」竟然敢动手动脚的!

  「经理,关於这件事…」贴这麽近!

  「帮我拉一下拉链,经理。」你是喜欢不穿衣服吗!!

  我真的真的生气了,而且是很生气的那种,从踏到门口的第一步,老爸就不停地在这堆男人女人中讲话,我被人群给挤开…完全看不到老爸的身影!!

  我大力地拉开所有人,放声大叫,「走开啦!!爹地是我的!」

  会场回荡着我的声音…我的…我的…我的…

  哼,被我气势磅礴的一吼给吓到了吧,不要再随便动老爸,我趁着大家没有反应的同时,钻到了老爸的身边,紧紧地抓住他的衣角。

  哪个还想靠近老爸的,先要过他这关,我睁着大大的眼睛恶狠狠地的盯着那群野兽,竟然敢看到老爸像看到猎物一样!

  突然间,有人发出赞叹的声音,一声响起,另一声又跟着叫,最後全场的视线都跑到我身上来,这…这是怎麽了,为什麽要一直盯着我看?

  「好!好可爱喔!!」终於有人按耐不住向我冲过来。

  等等…为什麽要掐我的脸!

  那一群男男女女看到有人发动攻击了,不甘落後地,也纷纷的涌上,像是被蜜蜂螫一样,在我全身上下到处捏、到处碰,我闪也不是,不闪也不是…

  我急忙地向老爸求救,「爹地…」,眼泪都快被这群可怕的野兽给逼出来。

  想不到我这梨花带泪的表情反而迷倒了所有人,又是倒抽气声,又是尖叫地,更加地往我推进。

  老爸看我快被人群给淹没了,急忙地把我抱起,扛在肩头上。

  我却大惊,不是…不是这样的吧!

  我是来保护老爸的,怎麽现在反而变成老爸在保护我!

  欲”爸”不能 番外~我不要老妈

  「大家不要再欺负我家小不点了。」一抹灿烂的微笑。

  我可以感觉到当场有很多人被老爸的这一笑给秒杀了…

  因为我就是其中一个,虽然我比较想要当英雄,来个华丽的救老爸大作战,可是,看起来那些野兽怪物的力量也不是可以小看的,就偶尔让老爸救一下好了。

  不过,趴在老爸的肩上真是不错…还可以顺道摸一摸老爸的头发…正当我心中暗自享受这高高在上的一刻时,有人不知好歹打断我的美妙时光

  「经理,你把他交给我吧,你不是还要去忙…」咦咦?你是哪个东东,我老爸才不会听你的话,把我交给你咧!

  「啊,这样子…我确实不太方便带着他…」

  等等!老爸…为什麽你看到这个人,就突然脸红啊!而且竟然还想把我交给他,我不要啦…

  「我会照顾他的,就交给我吧!」

  「那…」

  眼看着我就要从老爸的肩上脱离,我睁着泪眼攻势盯着老爸,希望能挽救一下,让老爸舍不得离开我,「爹地…我…」

  「跟我来吧,经理说你想学习东西,我可以教你很多喔…小·不·点。」我竟然开始冷汗直流,为什麽会这样…

  抓着老爸的衣角,死命地不肯走,开什麽玩笑,离开了老爸,那些野兽会全部跑过来把老爸给吃掉的!更何况,不在老爸身边,我怎麽知道那个犯人到底是谁!

  「小不点,你来之前答应我会很乖的…」啊,老爸竟然…竟然提起这件事,我默默地放开老爸,心不甘情不愿地跟着另外一个人走…

  「我说…你这小鬼会不会太麻烦…」我猛地抬头,这个人怎麽和我讲话跟和老爸讲话差这麽多。

  直到这时,我才仔细看清楚这个人长得是圆的还是扁的,没办法嘛,不是我没有礼貌喔,而是除了老爸之外,其他人在我眼中,看起来就是野兽和怪物,动不动就喜欢扑倒别人。感觉就像是我每天晚上,盯着隔壁窗户的王叔叔会偷偷摸摸地跑到隔壁李妈妈家,然後扑倒李妈妈是一样的。

  不过…

  这个人感觉还满不一样的…

  除了老爸之外,我可以勉强让他算是长得很好看的人,尤其是他的眼睛,好像在里面装了两只鱼一样,随时都会跳出来,然後是他的嘴巴,该怎麽说呢…感觉有点像是…每天晚上我亲老爸後,老爸的嘴巴被我咬的红红的样子…真是好看,让我想起了老爸红红的脸颊、红红的嘴巴还有害羞的样子…

  「你怎麽在发呆,看到我太漂亮吓傻了吗?」勾起坏坏地微笑。

  收回前言,这个人虽然长得很好看,可是讲话的时候就比不上我家老爸,不过算了,我不会跟一个女的计较这种事,只要他们远离老爸就好。

  「我说…你这小鬼,满脑子该不会想的都是你爸吧…」

  嗯嗯?为什麽他会知道我在想什麽!

  看着我一脸诧异,那个人拉住我嫩嫩的小脸用力一拉,「你这个小色鬼,脸上都写着你想的事。」

  「好痛喔!放手啦,你这粗暴的女人!」

  「女人?我?哈哈哈…」这个人竟然笑倒在地上。

  「笑什麽啦,你这没有礼貌的人,我不想跟你讲话了。」

  「哈哈…呼…好,我没事了,笑的肚子好痛,不错,当个女人不赖。」这个人怎麽在自言自语啊…好怪。

  「既然你今天要跟着我学习,就好好的听话啊!我叫落非,随你爱怎麽叫都可以,哈哈。」

  「可是…」我才不要今天一整天都跟着他,这样怎麽保护老爸,怎麽抓犯人!

  「你没有选择喔,亲爱的小·不·点…」不要对着我的耳朵吹气啊!!!你这个奇怪的女人!!

  「走吧!」 不给我任何说话的机会,我就这样被一个奇怪的人拖着走,不过,没关系,老爸说过,山如果不会自己转弯的话,那就要把它给弄弯!

  (作者:汗…孩子…不是这样的…是山不转路转啊…)

  沿路走过来,我发现这个人还挺受欢迎的,和老爸有得比耶,每个人走过去,都会摸一摸他的屁股或是他摸别人的屁股,喔喔,还是说,这是作模特儿的习惯,见面就要摸屁股…

  呼…还好老爸只是经理,不然我可能会很生气,想要把那些人的手都拆下来吧…

  「哟,非非,这是你的新欢吗?」一个女人缠了上来,原来他也是男生女生都很喜欢的人…

  「跟你介绍,这个是我的新爱人,叫小不点。」说完还故意地牵起我的手。

  谁要当你的爱人啊,我最爱的是我老爸,我用力地把他的手给甩出去,睁着大眼瞪着他。

  「好有个性的小家伙喔,你等下不要把人家的小屁屁给弄坏了喔…」

  为什麽要弄坏我的屁股?我不太了解,难不成是在说,等下如果我不乖的话,要打我的屁股吗?这些奇怪的人,为什麽都喜欢摸别人屁股,不然就是打别人屁股啊!

  「你不要吓到我的小不点…他可是第一次呢…」

  「天啊…你已经出手了?还真是越来越没节操了呢,哪天,让我也来试试吧…」

  两个女人交缠在一起,讲着我听不懂的话,我开始觉得老爸待在这种地方工作,真是辛苦,不只要应付那些野兽,同时还要翻译野兽讲的话。

  「你这小鬼,脑子又在想什麽,先跟你说好,你现在既然跟着我,脑袋只能想我,要是被我发现你在想你老爸,我就把你丢在这边,让你一辈子见不到你老爸。」

  「怎麽可以这样!我想谁是我的事!」

  「随便你…」他说完竟然就要走了。

  不是吧,这里这麽大,我怎麽走啊,更何况我还希望他带我去找老爸耶!

  半妥协地,我委屈地点了点头,「好啦…」,我可以假装我不想老爸,这是我的最低限度,可是我没办法控制自己不想,所以就只能假装一下。

  忽然间,我看到他眼睛亮了起来,开心地拉着我的手,「好,那我就带你去玩好玩的…」

  「等等…等…」我想找老爸啊!

  我叹了口气,电视上说的果然是对的…“女人是善变的动物”,虽然我不太能够明白它的意思,不过,好像是在说,不要和那些奇怪的女人讲话,否则他们可能会从小白兔变成大狮子,然後就被吃掉了。

  呜…老爸…我好想你喔…

  而且,我来这边的目的都还没达成啊啊啊…

  欲“爸”不能 番外 健康教育

  小时候,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我底下的小鸡鸡除了尿尿以外能拿来做什麽,所以,我也从小就一直以为,生小孩就是有一只大鸟会飞来把小孩给爸爸,然後爸爸就是生了小孩。

  当然,也没人告诉我,小鸡鸡不应该叫小鸡鸡,我一直很纳闷,它不叫小鸡鸡叫什麽…叫小鸭鸭吗?

  小学时,我们上了有关於男女生的第一课,我踊跃的发表了我的意见,结果老师下课时把我叫过去。

  「来,老师要和你谈谈…」

  「我爸告诉我的绝对没错。」我很坚决。

  「那就是你爸爸他…」

  「不准说我爸爸的坏话!」我一脸快哭出来的表情,奔出老师休息室。

  当天晚上回到家时,我和老爸两个人一起泡在澡缸里,我舒服地窝在他的身上,蹭在他的脖子下。

  「爹地……」

  「嗯?可爱的小不点有话要告诉我吗?」

  「我问你喔……」

  「好…爹地给你问…」,他反身将我抱起,让我跨坐在他的身上面对着他。

  嗯,老爸真是帅呆了。

  「就是啊…小鸡鸡除了尿尿以外还能做什麽啊?」

  老爸一脸微笑地看着我,「你现在就想知道吗?」

  我急切地点点头。

  「小鸡鸡啊…可以拿来让喜欢的人幸福喔…」

  喜欢的人?

  幸福?

  怎麽用啊?

  我满脸的疑惑,「可是…我们老师说…小鸡鸡是拿来生小孩用的…」

  「也没错啊,如果你很喜欢一个人,不就会想要帮他生小孩吗?」

  顺着我当时简单白痴的逻辑,生小孩→喜欢一个人→要让喜欢的人幸福→要用小鸡鸡!

  原来如此!

  於是,我搭着老爸的肩膀,认真地发表了我一生的誓言:

  「爹地,我会用小鸡鸡让你很幸福的,所以你要很喜欢我喔…不过…不用帮我生小孩啦,我只要爹地就够了。」

  说这话的当时,我也没想过每一句话都实现了,当然,这已经是往後的事了。

  老爸看似哭笑不得又带点开心难过的表情对我说,「好好,等你长大後再说…」

  「……为什麽要长大後再说呢?」

  「这是因为你还小啊…」

  「那怎样才算长大呢?」

  「这个啊,每天早早起床,要自己打理自己,还要认真念书…」

  「那我早已经长大了啊!」我不服气地嘟着嘴,「每天早上睡过头的都是爹地,还把我一起拖在床上,早上也都是我准备早餐,自己穿衣穿鞋,再帮你把公司要用的包包放好,钥匙丢进去,免得你老是忘记带,再说,我的成绩也都很好啊……」

  「这这…」老爸的脸发红了,可见我说的都是真的吧。

  「忘记告诉你喔,长大还有一点就是要成熟,不管是心理上还是身体上喔,像是不会乱生气,变得很高很壮等等…」老爸迅速地转换了表情,明白着就是告诉我,现在的我根本不行。

  「臭爹地……我会生气是因为你每次都乱对别人笑,害我人得很辛苦耶…」最後一句话几乎听不见了。

  「要长高长壮…我也可以啊…我很快就会比你高了!」我盯着老爸似笑非笑的脸大声的说。

  可恶…明明老爸看起来也没有很大…

  随着眼神的游移,我看到了水面下的另一个地方,那是我以前只是看过却没什麽兴趣的地方,可是现在…

  我发现了一件事!

  为什麽爹地的小鸡鸡长得和我完全不一样?!

  我的手伸到水底下,试图想要抓住爹地的小鸡鸡。

  「小不…哇!」,我的手拉扯着爹地的小鸡鸡,「你在干嘛!」

  摸着老爸的小鸡鸡,感觉很奇怪,有很多突起的地方,我顺着纹路来回地摸来摸去,仔细观察,啊!爹地的…小鸡鸡…竟然…慢慢地长大了。

  「爹地,你的小鸡鸡长大了!」我带着惊奇的表情看着老爸。

  老爸的脸色胀红,声音微微发抖,掰开我还在上下滑动的手,「小不点,这不能这样玩!」

  「可是爹地,我想要知道我的小鸡鸡和你的有什麽不同。」

  「小鸡鸡是很重要的东西,不能随便乱摸。」看我安份地收回我的手,老爸喘了一口气。

  但是…我看看爹地的小鸡鸡,再看看我自己的…我再把手伸进水里把自己的小鸡鸡拿了出来,仿照刚刚的动作,可是很显然地,我的小鸡鸡没有长大…

  刹那间,我明白了“长大”这件事,原来,这就是为什麽爸爸说我还没长大的原因,我盯着我的小鸡鸡,有点生气,为什麽它都不长大。

  看我一脸沉默,老爸以为我对他生气了,於是摸了摸我的头,「小不点,不要生气,以後爹地一定会教你…嗯…很多事情,只是现在还早,所以你知道这样就够了,好不好?」

  看我一脸沉默,老爸以为我对他生气了,於是摸了摸我的头,「小不点,不要生气,以後爹地一定会教你…嗯…很多事情,只是现在还早,所以你知道这样就够了,好不好?」

  「我…我的小鸡鸡会很快长大的…爹地你要等我!」

  老爸一头雾水地听着我的话,当然他不会晓得他儿子为了让小鸡鸡长大,之後做了多少努力…。

  「好好…等你长大…」半敷衍地,老爸边说边将我抱了起来,擦乾身体,穿好衣服後就把我出浴室。

  「爹地…你还要洗吗?」

  面带赧红地,老爸笑了笑,「你先出去,爹地等下就出去了…」

  我很疑惑地走出了浴室,但留了个小缝看看爹地到底要干嘛。

  我只看到爹地的背影,微微地颤抖着,手上好像拿了什麽东西在动,然後一阵阵喘息声,我有点不太明白,算了,到时再问爹地吧。

  我拿着我的小毛毯,走到了客厅打开电视,正好看到一男一女在电视上抱来抱去,然後那个男的就把那女的嘴巴给吃掉了…吃掉了?

  我仔细地盯着萤幕,研究着这奇怪的动作,为什麽要把嘴巴和舌头给另外一个人吃呢?而且好像还有口水流下来了耶…啊!是不是因为很好吃,所以才流口水…我低头思考了一下,我好像还没吃过别人的嘴巴耶,真的有这麽好吃吗?

  再抬头时,那两个人已经不吃了,那个男的好像开始帮女的脱衣服,要开始洗澡了吗?

  我好奇地越靠越近…

  「啊!小不点!」老爸一个尖叫冲到了电视机前面,已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电视给关了。

  「爹地,我在看电视耶…为什麽要关掉?」我都还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干嘛。

  「小小…不点…有些东西是长大之後才能看的喔…」

  长大,又是长大,为什麽都要长大才能知道…我才不管这麽多…。

  「爹地…」我站起身把老爸拉到沙发上来,这样一来,我站在沙发上时,就可以和老爸平行了…。

  嘻,老爸的嘴巴看起来果真好好吃,好像我昨天吃的草莓果冻喔…。

  「小不点…你要干嘛呢?」

  「爹地…我好想吃个东西喔…」

  「你想吃什麽?爹地带你去吃。」

  「什麽都可以让我吃吗?」我眼睛盯着老爸的嘴巴,想像等会儿咬下去的感觉。

  「可以啊,」老爸笑了笑,「因为你是我的小不点啊。」

  「爹地你说的喔…」

  我伸出我的舌头,快速地在老爸的嘴唇上来回舔,嗯…不错…有种甜甜的味道。

  「小不…?!」我把我的嘴巴狠狠地贴在老爸的嘴巴上,然後我的舌头就很开心地跑到老爸的嘴哩,学着电视上的动作,我轻轻地咬着老爸的舌头,嗯…感觉还不错,好像在吃一种滑溜溜的棒棒糖。

  「嗯…呜…小…」〔翻译:小不点你在干嘛!!〕

  看到老爸支支吾吾的好像想说话,我只好不甘愿地离开软软的嘴巴,还带出了一条口水。

  「小不点你!你什麽时候学会做这种事了!」

  「我刚刚看到电视上的人这样做的…不是喜欢的人就可以这样做吗?」电视上的人明明看起来就很开心,为什麽老爸现在看起来有点生气有点害羞。

  「是这样说没…」

  「那就好啦!我最喜欢的人就是爹地了!还是爹地你不喜欢我…」

  「当…当然不是!」

  「耶!那以後我们就玩这种咬嘴巴游戏喔!」

  「游戏?!」老爸看起来像是松了一口气,之後把我抱到他的大腿上…。

  「爹地?」

  「如果你喜欢这样子做的话,那我们以後晚上睡觉前就可以来个晚安亲亲。」

  「晚安亲亲?」

  「对啊,外国小孩子睡觉之前都会和爸妈亲亲喔,所以我们也可以来试试看。」

  「好啊!」

  「可是你不能把舌头伸进来,也不可以乱舔喔…」

  怎麽都觉得这种方式好像和电视上看到的不太一样,和我刚刚做的也都不太一样,我低头想了一下,为什麽有种被骗的感觉…。

  见到我犹豫了一下,老爸紧接口,「如果你不想要的话也没关系,那就…」

  「要,我想要晚安亲亲…」有总比没有好吧,以後的事以後再说,反正老爸不会拒绝我。

  老爸笑了笑,抱着我起身到卧室睡觉,在我额头上不轻不重地亲了一下…。

  「爹地…」

  「晚安,小不点,快睡喔…爹地最喜欢小不点了…最喜欢…」

  嗯…我也最喜欢爹地了…

  常常有人说:三岁定终生。

  我後来发现,这句话说的真不错,从我小时候的种种迹象判定,我是势必会爱上我老爸,当然经过自己再三确认,除了老爸之外,我大概不会对任何事物心动之後,我就一直很想要知道男生和男生之间的事。

  从小的性观念就不正确,再加上我有一个不算正常的老爸,我的“健康性观念”之路走得特别坎坷。

  等我上了国中之後,我常常盯着我的生物课本研究个老半天,原因无它,上面附着一张人体剖面图,还有详细的介绍,我现在终於了解到男人和女人的构造是如此的不同,原来上帝让亚当和夏娃有着一凸一凹的东西是有原因的,这样可以互相契合,才会有小孩……

  可是……我还是不明白,意思是说,两个男生是没办法互相配合吗?

  我抓着课本,左思右想,男生看来看去都没有像女生一样的器官可以用到那个的…唉…我怎麽记得老爸曾经说过“小鸡鸡啊…可以拿来让喜欢的人幸福喔…”之类的话…

  看来还是要找其他资料参考一下。

  於是下课後,我走进了租书店…

  现在,这一整个大书柜就站在我的眼前,我伸出手…

  快速地拿了一大叠的漫画,当然,这个漫画不是普通的漫画,我曾经有看过他的封面,上面会画着很漂亮的两个男生互相搂着,至於内容是什麽,我就不太清楚,可是,漫画店的小姐告诉我说,如果想要知道男生的秘密,看这种漫画就没错,虽然,当时那小姐看着我的笑容很诡异…

  我把书全部装在袋子里,想也没想地全部带回家…

  我是真的很想要研究两个男生之间的关系,所以在书桌上准备了纸笔,很认真很严肃地翻开第一页,看着看着,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劲,这书…怎麽里面都在做一些…很奇怪的事?

  像是把男生底下的部分塞到另一个男生的肛门,或是把它塞到另一个男生的嘴里?!

  这…这该不会就是传闻中的做爱吧!!

  在我这年纪的小孩,在健康教育的课程里,虽然多多少少会从课本中吸收性知识,可是那毕竟是在说男生和女生之间的事,从未提到过男生和男生间,虽然,也曾经有男生找我一起看A片之类的,可是我通常都没什麽兴致。

  本来就是嘛…我从小到大只对我老爸有兴趣,什麽阿猫阿狗阿花的,谁要去知道,再加上我老爸不正常的教育,想当然尔,我的性知识是少之又少。

  不过,今天总算是大开眼界了!

  我仔细地研究着每一本漫画里的不同姿势,并做出笔记整理,还附上道具图和详细说明,努力地钻研着,脑中的心思渐渐地从漫画中飘离…

  如果老爸现在被我压到身子下,脸红红地低声喘气,我的手来回在他光滑的皮肤上搓揉,然後咬着…咬着老爸的…哎呀!!

  我竟然有了反应了!光是想着竟然就…

  我的脑中突然想到漫画里的片段,我撑着我突起的反应,走到衣柜中,拿出了老爸的衣服,再把桌上老爸的照片放在我的前面…

  看着老爸,闻着老爸的味道,我的脸越来越红,我身下的反应也越来越热烈…

  其实这时的我有点不知所措,毕竟一个青春期的男孩,是带点羞涩的,尤其当…自己一个人…在自己做自己时。

  我的手颤抖着伸到裤子里面,缓缓地拿起那嚣张的家伙,想像我的手是老爸的手,轻轻地摸着我,低低地叫着…

  「小不点…舒服吗…」

  「老爸…再再…用力点…」我的手加快了速度…

  「…小不点…」…老爸…老爸…

  一只手还不够,我两只手一起用,来回快速地搓弄,还在最前端的地方轻轻地刺激着…

  …老爸…老爸…好想要…好想要你…

  啊!

  很快地,我的第一次就奉献给了照片和衣服,上面点点的白色痕迹让我顿时反应自己做了什麽…

  我竟然真的看着老爸的照片自慰?

  照片上老爸的头,被我射出的精液给遮盖住,我急忙地拿起旁边的卫生纸想要擦乾净,却没想到,白色的液体顺着老爸的照片缓缓地滑落…竟然有种…说不出的色情…

  等等,天啊…

  我看了看身下…

  是不是所有这年纪的男孩都会欲求不满到一种可怕的境界,我竟然看着这样的照片,又起了反应!

  再次抓起了分身,虽然才做了一次,但我已经可以掌握自己的快感了,果然…这是男生的本性啊…

  …嗯…嗯嗯…老爸…老爸!

  这是我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我对老爸强烈的欲望…

  「小不点,我回来喽!」

  在老爸回来之前,我就已经把这一切的残局给收拾完毕,毕竟不能让他知道,他儿子开始偷偷地进行着“吃掉老爸作战计画”。

  吃完饭後,我们会一起看着白痴的综艺节目,当然,老爸看他的综艺节目,我则是在看着老爸。

  我会偷偷地,不着痕迹地越坐越靠近老爸,然後再搭上他的肩膀,搂着他的腰,缓慢地把老爸移到我的怀抱里,这时的老爸因为看电视看的很开心,完全没有发现他已经坐到我怀里了…

  我的手悄悄地伸进老爸的衣服里,摸着那滑滑的皮肤,然後把脸放在老爸的脖子里用力地感受他的气息…

  「小…小不点…你看电视为什麽要抱着我?」老爸好像发现到不对劲了…

  「老爸…这样才温暖啊…不是说,人体是最好用的暖炉吗?这样我才不会感冒啊…」

  「那你…抱就算了…手为什麽要伸进来?」

  「老爸…我们老师今天说,手脚容易冰冷的人,要懂得保暖…」见老爸好像被我说服了,我更加肆无忌惮地脱着老爸的衣服…

  嗯…看起来好可口…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把老爸狠狠地压在身下,然後撞击他…然後把他的…插进去…然後…

  「小不点!」

  「什…什麽…?」我有一点心虚,怕老爸发现到我满脑子的奇怪念头…

  「你的手越来越热了耶…你确定你还要再继续保暖吗?」

  我尴尬地抽回我因兴奋而发热的双手,有点舍不得老爸皮肤的滑嫩触感,手拿开时,我还故意用指甲刮着老爸,惹得老爸一阵大叫。

  老爸一边生气地打我,一边又我去睡觉。

  我和着棉被滚到了床上,把喋喋不休的老爸也拉到床上和我滚在一起,我紧紧地抱着他,压到自己身下…

  「老爸…晚上睡觉前…都要有的…」

  最近老爸不知怎样,越来越不肯和我接吻,虽然说名义上是晚安吻啦…但是,我都会趁这时候…把舌头伸进去,用力地卷着老爸的舌头,又吸又咬,再狠很地蹂躏老爸的嘴唇,非要把它弄得红红的我才满意。

  「不要吧…你都长这麽大了…」看吧,果然又拒绝我了…

  「老爸…难道你不喜欢你的小不点了吗?」每次用这招,老爸都对我没辄。

  眼看老爸有动摇,我忙把我的嘴巴嘟着送上前…

  「那…可以亲,可是不能把舌头…嗯!」我已经封住老爸的嘴巴。

  老爸…你就认命吧…乖乖地让我亲吧!

  从小到大我就知道我只喜欢你,所以啦,这辈子我只会在你後面追着你跑,我只会对你有感觉…只想对你做爱做的事…管他什麽健康教育,对我而言,都不重要…

  我只要知道老爸身上的构造就好啦!!

  「嗯…嗯…小不点…呼…」老爸张开嘴喘气,一条银丝从我们的嘴巴中牵出…

  「老爸…晚安喔…」

  拉下老爸往怀里抱,今天也是个美梦吧。


<--三年H班 | HOME | 兽性之夜-->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