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爱情的毒药 | HOME | 欲“爸”不能+番外by若霏-->

三年H班

  太阳疲惫地向西方走去,收敛起强撑了一天的金光,不经意留下的淡淡余辉,将美丽的私立MB男子学园妆点得分外暧昧。

  放学后的校园寂无人声,轻轻踏在走廊上的脚步声,被这安静的环境放大了好几倍,“嗒,嗒,嗒”的声音,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造出了无机质的回音,终于,停止在二年H班的门外。

  “嗯……是……啊……”

  门内传出一阵男声娇吟,正在变声期的嗓子略带嘶哑,揉着浓浓的鼻音,其中透出的媚意,让门外的人加速了呼吸。

  低沉的笑声在自门内传出,声音极富磁性,像是故意要闷在胸腔里产生共振,更加深了自室内弥漫而出的色欲气氛。

  “呵呵呵,真是敏感啊,你的身体很诚实哦~。”

  接着是一阵衣物摩擦声,还有桌椅碰撞的声音。

  “啊!!不要,啊,那里……那里……嗯……”娇媚的男声骤然拔高,转瞬又变为呜咽的低吟。

  低沉的男声变得含糊不清,“嗯……唔,呵呵,你这里,好可爱呢,啊……”

  门内又传来了咕噜咕噜的吞咽声,听起来湿湿的。娇媚的男声已碎成了片断,门外的人只能捕捉到一些泣不成声的音符。

  “嗯……啊啊……啊……不……要……”

  发觉自己的手正慢慢探向裤裆,林健一猛然惊醒过来,羞忿地深吸一口气,大力一拍紧闭的教室门。

  没想到,门竟然应手而开,林健一呆呆地站在门口。他们居然连门都不锁!

  纠缠中的两人猛地抬起头来,脸上写着惊讶,明显是没有料到,学校里还会有其他人在。

  自窗口透进的光线已经越来越弱,白天严肃而沉闷的教室,在这半暗的时分竟显得春色无边。

  教室中央腾出了一小块空地,几张课桌被拼在了一起,椅子歪歪倒倒地散在旁边。

  樱孝宏坐在拼放的桌上,两手向后伸着支撑身体。身上的校服大敞着,岌岌可危地挂在肩部,暴露出印着点点斑痕的雪白身躯。下身的裤子已褪至膝部,露着的是同样雪白的瘦削臀部和线条美妙的大腿。大腿的根部……

  林健一紧别开脸,但那瞬间的印象已经深深地烙在了他的脑海中:在那由白至的过渡终点,樱孝宏脆弱的分身被跪在他腿间的申川盈握着,他甚至看得到那挂着蜜珠的粉红尖端……

  “你们,你们这是在教室做什么?!”林健一脸朝着窗外,义愤地指责衣衫不整的二人。

  樱孝宏终于反应过来,惊叫一声蜷起身子,想要自申川手中抽回自己。怎么办,天哪,为什么偏偏是被他撞见?孝宏恨不得就此晕过去算了。

  申川却不愿放手,还进一步地将一根手指刺向了孝宏的后穴。听到孝宏发出羞耻的抽泣,他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做什么?你没看清楚吗?我们在=屏蔽广告=。”

  申川慵懒的腔调听入林健一的耳中,像针刺一般的尖锐。他愤怒地转过头,狠狠地盯着那个一脸淫笑的家伙,仿佛想用目光灼焦他那只握着孝宏的手。

  “申川,你……你这个败类!”

  “哦呀哦呀,”申川嘲讽地笑了起来,“想不到我们的学生会长,连骂人都这么客气呢!”

  “你……”林健一气得浑身发抖。

  一向冷静自持的他,此刻竟疯狂得产生了想要将申川揍倒的冲动,眼角又瞥见樱孝宏狼狈而无助的模样,终于令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冲过去一把揪起申川半开的衣领,使他松开了握着樱孝宏的手。

  “哦?终于不再扮演乖孩子了?”申川满不在乎地低头看看抓着他衣领的手,不强壮,却半也点不瘦弱,光滑洁净的表皮下,隐隐可见微突的青筋。

  他一向看不惯这个道貌岸然的学生会长,总是端着架子,摆出一副高人一等的姿态。明明喜欢樱孝宏,却故意装作讨厌他的样子,将他拒于千里之外,但又老在以为没人注意地时候,偷偷地看他。

  伪君子!

  上个星期,樱孝宏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向林健一告白,结果遭到了他冷酷的拒绝。伤心欲绝的孝宏跑到申川家,哭得差点断气,直说着申川骗他,林健一根本不喜欢他、不要他,他不想活了。当时的情形十分混乱,申川为了安抚孝宏,竟冲口而出地说,林健一不要,他要。

  接下来,他们就莫明其妙地发生了关系。两人的高潮同步到来时,孝宏狂喊着林健一的名字,而申川,也清楚地知道自己心里想的是谁。

  从那以后,樱孝宏和申川就经常上床,把对方当成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个人,互相籍慰。因为是多年的好友,他们两人都深知对方的心思,也了解彼此胸中相同的痛,心照不宣地维持着肉体上的默契。

  今天放学时,樱孝宏在教室门口撞倒了林健一,吓得慌了手脚,无措地伸出手,想要扶他起来。林健一冷冷地推开他的手,一语不发地走掉了。伤心的孝宏又转而向刚参加完社团活动的申川寻求安慰,于是就有了刚才的一幕。

  没想到,竟然会被林健一撞上。

  林健一红着眼怒视申川,他早就怀疑这家伙跟樱孝宏有问题。

  上个星期,他心心念念的樱孝宏把他约到外边,吞吞吐吐地向他告白。他当时开心得不知怎么才好,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摆了,但多年养成的习惯使他将这些紧张掩饰得很好,至少他相信樱孝宏看不出来。

  他酷酷地对樱孝宏说,“其实,我也有喜欢的人……”

  樱孝宏立刻脸色煞白,飞快地小声说句“对不起”,便头也不回地跑了,把林健一的后半句“就是你”卡在了喉管里。

  林健一从没这么痛恨过自己的冷静自持,还有说话喜欢打官腔的个性。

  第二天,他一直注意着樱孝宏,想找机会跟他说清楚。但申川整天都在他身边陪着,连去厕所也扶着他,让他完全无法接近孝宏。

  体育课时孝宏请了病假,他担心地跑到保健室时,校医不知上哪儿去了。孝宏在病床上熟睡,苍白茬弱,像个惹人怜爱的孩子。林健一悄悄地走过去,看着孝宏无邪地睡脸,忍不住慢慢低下了头。

  就在他即将吻上孝宏的唇时,自孝宏领口露出的红斑却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微撩开孝宏的衣领,只见在孝宏的颈窝处,稀稀落落地分布着几点红斑,延绵着往下,可以想见胸口的情况。

  林健一不是笨蛋,他一看就知道,这是吻痕。回想起申川对孝宏的保护姿态,他不难想象,这吻痕是谁留下的。

  他一阵狂怒,想把孝宏抓起来拼命摇晃,质问他为什么要欺骗他,嘴里说着喜欢他,转过身却跟申川上床。可是,他最终还是舍不得吵醒落尘天使般的孝宏,强忍着心痛,逼着自己轻轻地离开这里。

  此后的几天,他一直默默注视着孝宏,每当看到孝宏与申川在一起的身影,他就会感到自己的心在滴血。

  今天放学时,樱孝宏急匆匆地往外跑,在教室门口撞倒了他。其实他也搞不清楚,自己是不是故意站在那里让他撞的,但是两人身体接触的短短瞬间,他的心跳便猛然加快了。他能感觉自己在颤抖,手心也微微渗出汗来。

  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林健一推开了樱孝宏要扶他的手,慌忙地逃向了学生会。他知道那里今天不会有人,他可以一个人静一静。

  透过学生会的窗户,他看到樱孝宏跑上了球场,抓着申川说了很久。即使离得这么远,林健一仿佛也能看到,樱孝宏秀丽的脸庞和清的双眼。他看着申川陪樱孝宏坐在球场边,一直看一直看,直到校园里的人都走光了,他们两人起身向教学楼走去。

  直觉告诉他,要到班上找到他们。也许他应该向樱孝宏告白,把他从申川手上抢回来。

  可没想到,竟会让他撞上这么一幕。

  樱孝宏呆呆地看着面前僵持的两人,突来的惊吓让他忘了掩饰自己的赤裸。

  他以为被林健一看到这样的场面,自己一定会更加地被他轻视,就像只蚂蚁一样,让他再也瞧不进眼里。但是,他却表现得这样愤怒,一点也不像他平日的冷酷和骄傲。

  “那个……”他小心地开了口,“林……会长,请不要……”

  樱孝宏不希望他们打起来。一边是自己心爱的人,另一边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不管谁有事他都会很难过的。虽然,他也不敢奢望林健一是为了他动怒。

  林健一回过头来,余光正好扫到樱孝宏毫无防备的下体,微微地翘着,是漂亮的粉红色。

  好可爱!林健一心里一阵悸动,手上不觉松了劲。

  “拜托你,你们不要打架。”樱孝宏急切地说着,眼里蓄满了泪水,“我们,我们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这样?……”林健一无意识地重覆着。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那双含了水气的眼睛上,樱孝宏说了什么,他根本都没听进去。

  “要不要加入我们哪,会长大人?”

  林健一被申川的嘲弄惊得全身一震,回过神来时,骇然发现自己的右手正轻捏着樱孝宏的下巴,拇指来回轻擦着他的嘴唇。

  他触电般地缩回了手。

  樱孝宏的泪水终于落了下来,痛苦地咬着下唇,精致的脸上满是凄楚。

  申川突然从按倒林健一,扯下自己松垮的领带,将他的双手反绑在身后。

  “会长大人,既然被你看见了,那我们也没办法了。”申川一把扯开林健一的上衣,绷落的扣子四下散落,滚在桌椅下面。“那么,为了不让你说出去,只有请你成为我们的共犯喽。”

  “诶?”樱孝宏瞪大了眼睛看着申川,他是想……?

  申川对孝宏使了个眼色,你不是喜欢他么?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

  樱孝宏明白了,申川是想让他用这件事来威胁林健一,要他跟他交往。他看看林健一,只见他满脸涨得通红,平日里冷酷而锐利的丹凤眼怒睁着,眼里遍布着血丝。

  如果现在对林健一出手,他一定会恨死他的。

  但是,即使不这么做,林健一也一样看不起他吧?像他这样平凡不起眼的人,居然还想高攀完美的会长,被他唾弃也是自然的。

  而且这件事要是传了出去,他和申川一定会被退学。申川是为了安慰他,才会弄到这个地步的。所以,他一定要保护申川,不能让他受到自己的牵累。

  林健一猛烈地挣扎起来,转过身想要用膝盖撞申川,却被申川用力抱住,扑倒在樱笑身旁的桌子上。在扭打间,林健一失去凭依的衬衫被从拉到了手腕上,申川迅速让它加入了领带的阵营。

  樱孝宏出神地望着林健一光裸的上身,犹豫着要不要伸手去膜拜。

  申川低声喝道:“孝宏,你还愣着干什么!”说着向右下方偏了偏头。

  樱孝宏被他喝醒了,紧胡乱地点点头,伸手去解林健一的皮带。

  林健一在桌上用力翻动,但又不敢太大力地踢腿,怕伤到樱孝宏。挣扎中,樱孝宏已经拉开了他的裤链,将他的校裤连着底裤一并地剥下,露出生气勃勃的昂然。

  “呜……”林健一羞愧地闭上眼,心里绝望地呻吟。这下没办法隐藏了,他最丑陋的欲望活生生地暴露在樱孝宏眼前,他不再是孝宏所崇拜的那个高高在上的学生会会长,现在的他,是一个被人强压着也能发情的淫货。

  申川邪气地对林健一笑着,腾出一只按着他的手,在他的身上抚摸着。“想不到啊,会长大人的皮肤这么好,平板制服下的身材也这么有看头哩。”

  “你,你住手!”林健一周身无法抑止地起了阵阵战栗,只有拼命扭动着身子,想要躲开申川的爱抚。突然,他感到一双冰凉的手扶上了他的分身,紧接着,落入了一个湿润温软的地方。

  “唔嗯!……”林健一无助地挺起身子,低头看着埋首在他腹股间的樱孝宏。

  樱孝宏深深含着林健一的炙热,翻动着舌头,将它一点点沾湿。当他吐出它时,又有大量的津液从他口中流下,在他的唇间与那挺立的尖端形成一道极富淫色气息的银丝。樱孝宏抬起头来看着林健一的脸,伸出舌尖在他的尖端上轻绕一圈。

  林健一看得痴了。他曾在梦里与樱孝宏=屏蔽广告=过无数次,但梦中的他没有一次比得上眼前的他——白皙的脸上泛着红晕,红润的菱唇被唾液和他的分泌物濡得湿湿的,清澄的眼中混入了情欲,是那样的楚楚动人。

  “……孝宏……”林健一轻叫出声。

  樱孝宏倏地睁大眼睛,深深地与他对望着,爬过身子跨上他的腰部,上腹与他胸紧紧相贴,勾下头吻住了他的唇。

  林健一此时已完全忘记了挣扎,闭上双眼细细地感受着樱孝宏的入侵。软软的小舌在他的口中翻搅,舌尖与舌尖相触的感觉,在两人身体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樱孝宏的炙热抵着两人的腹部,受着因呼吸而起伏的摩擦,微微发抖。而健一的尖端轻轻碰着了一道温暖的裂缝,似乎是孝宏的股间。这样的猜测使健一的分身愈加地坚硬火热起来,自那顶端的口沁出珠液,点点沾上了孝宏的股沟。

  申川的手继续游走着,挤进了樱孝宏与林健一交叠的身躯之间,寻到了林健一胸前小小的蓓蕾。他用两指夹住了它,微微用力地揉捏着,很快地,蓓蕾变硬了,怒放开来,然后长为成熟的硬核。申川放开了它,又去寻找另一朵蓓蕾,让樱孝宏用自己胸腹的敏感肌肤去感受那颗硬核。

  樱孝宏开始向下移动着身子,与林健一胸腹紧贴着厮磨,从他嘴里退了出来。

  林健一用力探着头,他的舌恋恋不舍地追了过来,在半途勾住了孝宏的,凌空交缠着。直到因为舌头伸得太尽,干呕起来。

  “哦呀哦呀,原来我们的学生会长也这么敏感啊。”申川刺人的话语又适时响起。

  林健一来不及作出反应,樱孝宏已经滑到了他的髋部上方,伸手扶住他的硬挺,对准自己的后穴,慢慢地蹲坐下去。分身一点点地被吸入那个紧窒火热的小穴,受到已经濡湿的内壁富有生命力的挤压,他忍不住大声呻吟。

  “嗯……哈啊……呃……”

  这是他在脑海里描摹过无数次的场景,自从高一的开学典礼上看到樱孝宏,他就经常幻想着他来手淫。孝宏是那么可爱,总是用崇拜的眼神仰望他,但这却成了他裹足不前的原因。为了得到他的崇拜,他必须是那个完美的好学生、冷酷的学生会长。

  而现在,他终于真正进入了他,充填着他,感受着他火热内壁的阵阵紧缩。那种长期的渴望得到满足的快感简直无法言喻。要不是申川还按着他的手,在他上方嘲弄地笑着,他真会以为这是在做梦。

  樱孝宏开始了上下的套弄。虽然他已经跟申川发生过关系了,但毕竟还只有一个星期的经验,这样的体位对他来说还是第一次尝试,其实还是有些生涩的。

  但是,只要一想到埋在自己体内的,是那个自己暗恋已久的人,樱孝宏就不知从哪生出了力量,就算现在他已经把自己撑开到了极限,也不觉得有半点疼痛。他只知道自己的体内填满了林健一的欲望,连他的心也胀得满满的了,他要把这无上的喜悦,也回报给自己的爱人。

  孝宏后仰着身子,双手撑在林健一的大腿上,卖力地摆动着腰肢,容纳着健一的洞穴一张一合,像一口一口地吞吃着一般,将健一强硬的欲望吸向体内的更深处,直到他的穴口碰到了健一那柔软双珠。

  “啊……健一……你好棒,好棒!哈啊……”孝宏情不自禁地呼喊着健一的名字。

  他迷乱的样子看在林健一眼里,像是个妖娇绝伦的精灵。情欲将他雪白的肌肤染成了粉红色,透过他薄得几乎透明的表皮,似乎还能看到他在血管中奔流的沸腾血液。

  林健一难耐地蠕动着身子,他想要触摸他,他要爱抚他粉嫩如初生婴儿的雪肤,他要用指尖掠过他耻间稀疏的毛发,用他汗湿的手握住他的欲望。他要抚弄它,赞美它,直至它将珍贵的蜜汁奉在他的指间。

  “放开……我,申川,放开……”

  他奋力抬着被申川按在头顶的双手,想要摆脱他的桎梏。

  申川仍是一手慢条斯理地玩弄着林健一的胸部,一手死死地制住他不放。

  “放开你?会长大人,你这是在命令我吗?”申川看着健一的眼光充满玩味。

  林健一挫败地低吼一声,深深吸了口气,尽量连续地说:“申川同学,请你放开我。”

  “啧啧啧,”申川摇了摇头,“看来我们的会长大人还搞不清楚状况啊。”他捏住了健一的下巴,俯下头在他的耳边轻轻吹气,“你求我啊,会长大人。”

  林健一全身猛地一震,欲望更深地刺入了樱孝宏身体。孝宏一声惊呼,反射性地夹起了臀部,将健一的火热包裹得更深、更紧。

  “呃啊!~~~~~~”林健一发出负伤野兽般的呐喊,语不成句地哀求着,“求你,申川……求你放开……我……哈啊~~~”

  申川低低地笑了,在林健一的耳边,笑声中充满难以言状的欲望。

  “呵呵呵呵,放开你,可以。不过你要帮着照顾我的东西。看到你们这么热,我也是很难过的呢。~”

  诶?樱孝宏吃惊地转头,申川他说什么?他想让林健一为他做?怎么可能,健一他那么清高,那么骄傲。可是如果不帮申川解决,他又真的很可怜……

  “申川,我来……帮你做。”

  林健一闻言,恼怒地瞪着樱孝宏。他居然要在他面前,为另外一个男人纾解欲望!绝对不行!要他眼睁睁地看着孝宏这样做,还不如让他去死!

  健一坚定地看向申川,“好,做就做。你先把我放开。”

  “哦?”申川微微吃了一惊,又继续坏坏地笑了。事情变得有趣了,会长大人竟然会为了孝宏,愿意接受另一个男人的凶器。

  申川干脆地放开了林健一,并解开了绑着他的领带和衬衫。

  林健一的双手一得到自由,立刻就像受到磁力吸引似地,牢牢地粘在了樱孝宏身上。他专注地看着自己的手在孝宏身上抚过,每过一处,孝宏的肌肤就会就得更娇艳动人。啊,这么敏感,这么火热,他的孝宏……

  申川俐落地除下了自己的裤子,抓住林健一的肩把他的身体拉向桌缘,连同健一身上的孝宏也带了过来。他决定不为难自己的欲望,虽然这么做有点对不起孝宏。而且,他也实在是看不惯林健一平素眼高于顶的性,想趁此机会给他一个教训。

  他不打算对健一客气,一把抓住了林健一的脸,扳向右边,用力连同他的整个肩部一同拉起,挺身向前,粗鲁地把自己早已充血的欲望插到他的嘴里。

  林健一因为嘴里被突然填塞而呛咳起来,瞪大了双眼,甩着头想要退开,逃离申川巨大的凶器。

  申川死死地压住健一的后脑,让他后退不得,嘴里还刻薄地嘲弄着:“怎么了?十全十美的学生会长,竟然连KOU交也做不到啊?啧啧,可真是要不得呢。那么还是叫孝宏来帮我做吧。”

  一听这话,林健一马上安静下来了。他可不能再让这个家伙碰他可爱的孝宏,除非踩过他的尸体。

  健一开始配合地张大口,让申川尽可能深入地插进了他的巨物,那滚烫的前端抵到了他的喉底,光滑的嫩肉跳动着,紧擦着他的口腔内壁。

  为自己的巨根找到了合适的甬道,申川舒服了叹了口气,可看到樱孝宏完全停下了动作,呆呆地望着林健一吞吐他的凶器,不由得皱起了眉。

  “孝宏,你愣着干嘛?你做你的啊。要知道,你的会长大人这么做,可全是为了你呢!”

  樱孝宏鼻子一酸,原来申川没有骗他,健一真是喜欢他的。他居然为了不让别的男人碰自己,宁愿牺牲自己。呜~~健一,孝宏一定会让你幸福的!

  申川站在地面上的双腿分开了些,降低了重心的高度,使得林健一可以稍微躺平些。然后他身子向前俯,用双手将健一的头部固定住,摆动着臀部在健一嘴里进出起来,一下深,一下浅,舒服地轻叹着。

  像是感应着申川的律动一样,孝宏又开始晃动自己,比刚才的更厉害。他蹲着的双腿使了点力,扭动腰部,带着臀,有韵律感地轻轻圈转,感受着健一在他体内的搅动。

  申川的巨根在健一嘴里时隐时现,从健一嘴里挤出大量津液,把他嘴角周围的脸颊染得湿漉漉的,形成一片莹亮的粘膜。

  健一接受申川的这副淫猥表情,越发地刺激了孝宏的羞耻心,也更使他感觉到了一种秽乱的快感,紧紧地抓住了健一腿上的筋肉。

  上身逐渐被申川拉得半仰,健一仍配合着孝宏的动作,借着申川的支撑起伏着下体,每一下吻合都使他们更深的结合。他的双手摸索着,捧住了孝宏的前端,来回地套弄着。健一无法转头去用眼睛爱抚它,只有全凭着指尖与掌心的感觉,寻找着孝宏的兴奋点。

  健一的欲望被孝宏火热的温穴所包容,与那内壁的呼吸一同跳动着,开始抽搐。他的手里揉搓着孝宏颤抖着的可爱分身,用指点将自铃口溢出的液体在那娇弱的嫩皮上晕散,涂向那缀着小球的根部。他的嘴里充填着申川的凶器,被它的温度灼热了口喉里每一根敏感的神经,舌根部泛起腥咸的味道。

  这被接纳同时也被充满的感觉,强烈地震撼着健一的感官,仿佛每个细胞都浸泡在色欲的快感里,令他在这异样的节奏中渐渐迷乱……

  “嗯……唔嗯……呼嗯……”

  “啊啊……健一……哈啊啊……”

  “咕呜……嗯呜……”

  三人的呻吟与喘息在这渐趋暗的寂静空间里交织,融合。肉体的碰撞声,桌椅摇曳出的吱吱声,弥散在空气中的汗味,飘浮在室内强烈的性腺激素,谱成了一首淫靡的情色乐章,时而婉转,时而激昂,高唱着人类最原始的渴望。

  在释放的瞬间,申川下了决心:明天,该是面对那个人的时候了……

<--爱情的毒药 | HOME | 欲“爸”不能+番外by若霏-->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