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五岁恶魔 by 天蓬 | HOME | 三年H班-->

爱情的毒药

  大牛每天都把我绑起来折磨我,在我高潮的那一瞬间,他会使劲的吸吮我的头头,直到我舒服的晕过去。

  有时候大牛会把我上半身绑在餐桌上,两脚固定在两只桌脚,当他用舌尖攻击我那后面炙热的洞洞时,我那颤栗的身躯,期盼的眼神,无助的呻吟,不断的激发他折磨我的欲火。一根中指不断的进出我那紧绷的热洞,接着加入食指,无名指,另外一手握住我那胀的像铁棍般的小弟弟,一手不断的前后抽插,一手再再的上下耸动。

  我嘴里虽然被大牛用皮带绑着,仍然可以发出那兴奋的、痛苦的“啊啊……嗯嗯……”隐隐约约的,还可以听得到“哦……” 就在我感觉到小弟弟开始颤抖的那一瞬间,大牛停止了一切的动作,大牛迅速的解开了我嘴上的皮带,我全身紧绷…颤栗…嘴里发出哀号…突然间地球好象停止转动了,只剩下小弟弟不断的抖动。 我直挺挺的小弟弟,不断的跳动,充血的头头红的像一颗珍果,还渗出透明浓郁的汁液。

  大牛忍不住跪在桌下,先轻舔着我因为冲动而往上提升的蛋蛋,不住的用舌尖打转。

  我的呻吟再次提高了许多:“……Oh……Ye……”

  别急,才刚开始,大牛知道我的激情点在那里,他开始将舌头移到我抽搐的后庭口,一面轻轻的抖动,一面沿着我中间那条“烧线”经过蛋蛋一直到头头的洞口为止,一次再一次的。

  “Oh!God……好舒服……”

  突然之间,当大牛舌尖移到我滴落着汁液的头头时,他出其不意的含住我的头头用力吸吮,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刺激的大声哀号着,但是很快的就转成兴奋、舒畅、快乐的“Oh…Ye…Oh…Ye…”

  因为大牛在短暂死命的吸吮之后,开始将我暴涨的宝贝整根套进了他的嘴里,他时而快速的套弄,时而含住头头吸吮,我冲动的开始配合大牛套弄的动作,摆动着我有力结实的臀部,除了那令人销魂的叫声外,由臀部的悸动你更可以感觉到我的舒畅。

  接着,大牛发挥了最极至的嘴上功夫……他一次将我的宝贝套到底,停在那,不再继续套动,我的呻吟声突然转低,“???????……”转成一种难以形容的声音,一种延绵不断的快慰的声音:“啊……啊……”

  原来大牛用他温柔又富弹性的喉咙,一下下的夹着我的头头。他连续不断的夹,我就延绵不断的发出啊……啊……快慰的声音。

  猛然间,大牛感觉到我的蛋蛋快速的提升,宝贝急速的开始跳动,他毫不犹疑的松开嘴将我的宝贝从大牛嘴中退出。只见我的臀部不断的紧绷……颤栗……嘴里再次的发出呻吟……弟弟不停的上下抖动。

  大牛没有让我射精。还不是时候,他解开了把我绑在餐桌的绳子,两人回到卧室。命令我站在床尾。

  在卧室里,我们有一张我自己亲手设计制作的床,床的高度刚好符合我俩的“人体工学”,型式很像公主床,两头有着高约两米的架子,整张床都是4x2的实木材料做的。连接的地方我都是用机械螺丝固定,当然该有挂钩的地方绝计是不会少的。

  大牛将我两手吊在床架上端,接着再将我两脚缚上绳子,固定在两边的床脚上使力拉紧,我整个人顿时成了个“太”字型被固定在床架上。不!还不够固定,为了不让我待会晃动我那结实的臀部,大牛再加上一条皮带将我的腰部也固定在床上。

  “想吗?想要全套的吗?”我点点头。大牛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串珍珠项炼,抹了点婴儿油,走到我身边,先轻轻含着我的宝贝,慢慢吸吮着。突然大牛将珍珠项炼塞进了我的后庭,这突如其来的攻击,让我“啊……啊……”的叫着:“好刺激!!!!!!!”

  大牛将一长串的珍珠,一粒粒的塞入我的体内,我舒服的不断的嘶喊着:

  “Oh……Oh……,好舒服!天啊……Oh……好舒服……”

  一串特制的珍珠终于全部塞到只剩下一段线头,我兴奋的宝贝暴涨着,汁液不断的从抖动的宝贝头头往下滴落……突然,大牛扬起他手中的绳鞭朝我身上抽下去,只听我随着大牛鞭子快速的挥打,不断的颤动,口中“啊……”声不断……

  一阵鞭打过后,他开始舔着我的头头,舌尖不断的绕着我那涨红的头头转,不断的转……

  “Oh……Ye……Oh……Oh……宝贝,快!想出来了,快……”

  大牛随着我的指示,猛然将我的宝贝整个送进他的嘴里,不断的前后套弄着,我舒服的浪叫不断:“Oh……Oh…”

  大牛知道是时候了,他开始慢慢的抽出了我体内的项炼,随着后庭不断的受到抽出项炼的磨擦、刺激,我“Oh……”的叫声延续的越来越长,大牛抽项炼的速度越来越快,就在他猛然抽出所有的项炼的同时,用力的用他的喉咙顶住我的头头,只听我延续不断的发出“啊~~~~……”的舒爽的叫声。

  我射了,积压了一下午的欲火,毫不保留的射进了大牛的喉咙,炙热的精液绵绵不断的射出,他配合我头头的蠕动,一再的用他的喉咙挤压我,我的高潮也因此延续的更长。

  大牛吞下了所有的精液,整个头头顶紧大牛的喉咙不吞才难。我停止了叫声,他站了起来,亲吻着我, 解开了我手脚上的绳子及腰间的皮带,我们相拥的躺到床上相互轻抚着。

  一天,我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怎幺不开灯?”我一面问着一面把卧室的灯打开。当我看见大牛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鞭子,以及床上的各种装备及器具时,我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兴奋的光芒。

  “把腕带跟脚踝带戴上,在床尾站好!”大牛用冷酷的声音命令着我。

  我站到床边依令戴好了特殊制作的旁边附有铁环的腕带跟脚踝带,那是待会吊起我时要用的。

  “把右脚扣在床脚上!”我依命令扣好,大牛走到我面前,轻吻着我透着香气结实的胸部,一面将我的左手拉起扣在床尾上端的挂钩上,同时要我把左脚横跨过床尾,放在床铺上。

  他吸吮着我的乳头,我胸部的起伏随着呼吸渐渐的加快着。

  “你知道今天是甚幺样的戏码吗?”我摇着头,我只知道双数的月份是轮到大牛做主人。主人决定怎幺玩,谁都不能有异议。

  “咱家先来点简单的!”

  我的小弟弟早已坚挺的将内裤顶到了极点,大牛蹲下去隔着我的丁字裤轻咬着我的头头,我轻哼着:“噢……”这是我惯有的舒服的叫声。

  然后大牛解开我丁字裤的带子,用两手拉紧裤子的两端,来回的磨擦着我的头头,时而上、时而下的,那特殊颗粒状质料的内裤磨的我不断的发出:“噢……噢……噢……”的呻吟。

  接着大牛改成一手握住我那暴涨的小弟弟,一手用我的裤子包住我的头头用力的搓揉着,我再也忍不住的哀叫着:“啊……啊……”这是我典型的痛苦的回应。

  大牛并不急着让我尝尽痛苦,好戏还在后头。

  他松开手,将我的丁字裤一点一点的塞进我的后庭,随着他塞入的动作,我口中不住的发出“啊……啊……”的叫声,他一直塞到只剩下一条带子在外面为止。

  接着大牛命令我两手张开,成大字形躺在床的下半部,用绳子先将我的右手固定在右边的床架上,接着,大牛使劲的拉扯绑在我左手,穿过左边床架的绳索,我的两手被他拉扯的力量拉的直直的,一种有如要被肢解的痛楚,引起我的惨叫:“啊……”大牛稍微放松了一点后,我才停止叫喊。

  他将绳索固定在床架上,然后将我两脚缚上绳索,分别吊在床头两边的床架上拉紧,顿时我的身体成为一个C字型。

  我的背部及头部贴在床上,而腰部则被脚上的绳索拉起,臀部毫无保留的向着上空,两脚全然的挺直张开成V字型被拉向床架顶端。

  大牛好喜欢我这种Wide Open的姿式,我完完全全的在他的控制之下。大牛忍不住挥动手上的鞭子,鞭挞着我那光滑圆融的臀部,我随着他鞭挞的节奏呻吟着,“喔……喔……喔……”的声音更引发了大牛折磨我的意念。

  大牛轻舔着我后庭的边缘,我那洞口的花蕾不断的蠕动,带动我丁字裤的带子跟着振动。他咬着我的大腿内侧,四肢张开被吊在床架上的我挣扎着。

  冷不防的,大牛急速的抽出一段塞在我后庭中的裤子,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刺激的四肢紧绷,口中大叫着:“啊!……”他一段一段的抽,我一次一次的紧绷、哀号,我的哀号声让他兴奋莫名。

  大牛不再犹豫,一次将我后庭里的内裤全部抽了出来,我几乎还来不及哀号。他就迅雷不及掩耳的拿起按摩棒,毫不留情的全部塞进了我的后庭,快速的抽插着……

  当大牛将震动频率开到最强,按摩棒由我的直肠中用力的顶向我的前列腺时,我快速的扭动我的臀部,无助的“啊……啊……”哀号着。小弟弟不住的上下摆动,腹部沾满了头头流出的汁液。

  过了一段时间,大牛关掉电源,因为他不想让我过于分心。按摩棒仍留在我身体的深处,接着他贪婪的舔着我的乳头,我瞬间又由哀号转成了兴奋的呻吟。

  就这样交替的抽插与吮舔,让我的小弟弟一再的充血涨大,比刚才更为坚挺粗壮。

  大牛将两脚跨到我身上,我毫不迟疑的开始用舌尖舔着他的后庭,“ㄡ……”他轻哼着,逐渐的我开始时而将舌头探入他的洞内,搅动着,时而在他的洞口上下拨弄着。他没命的叫着:“……快……快……对就是那里……唉呀!你怎幺又换……哇塞!这里也好舒服ㄡ……”

  我就这样一上一下,一里一外的替换着。

  “啊……”大牛突然发出一声尖叫,他身体内一阵剧烈的引爆,谷道强烈的收缩,身体不断的抽慉,大牛泄了。虽然刚才在我舌头不断攻击之下,大牛已经有几次小高潮出现,但是这一次却是火山真正的爆发。

  大牛两手紧握着我那铁一样的小弟弟,身体不住的抖动,“啊……啊……ㄡ…………来了!”我放慢了舌头的速度,变成非常非常缓慢又轻柔的抚弄着大牛的后庭,让大牛延续着快感。

  接着大牛移到我的身后,在无数次缓插急抽之后大牛猛然地抽出我后庭的按摩棒,我狂叫了一声,阳具不停的跳动着,精水从头等大头上不断的向下滴落。

  “你好大的胆子,没跟我报告就敢射出精来,下面这就是对你的惩罚。”

  虽然明明是大牛疯狂的逗弄,让我射精的,但是此时大牛已完全掌握了虐待狂与被虐待狂的性格,主人永远是对的。

  一阵乱鞭毫不留情的抽打在我身上,我整个人随着大牛的抽打,拉扯着四根绑紧我的绳索,不断的摆动着身体,没命的哀号着:“啊……啊……啊……”更多的精水源源流出来。

  一阵鞭打之后,大牛说:“待会你会痛苦的很舒服,不过我不会再那幺容易就让你射出来。”大牛一面说着,一面用一条比铅笔稍细的橡皮管在我的蛋蛋上方将我的小弟弟缠绕两圈,接着把橡皮管交叉移到睾丸下方,再缠绕两圈,然后打了个结。

  “如果你今天没有叫到我满意,我是不会让你再射出一滴精液的。今天我没让你戴口套,就是要让你叫得骚一点,知道吗?”

  我点了点头。

  大牛用鞭子时而轻轻的在我的大腿内侧来回的移动着,时而由我的后庭到小弟弟来回刷着。我舒服的哼着:“噢……” 。

  大牛把剩下约两尺的管子,全部塞进我的肛门中,我呻吟着……

  忽然大牛手中的鞭子冷不防的用力朝我臀部抽落,我急速的收缩着后庭,橡皮管受到挤压,拉扯着我的小弟弟前后的晃动,我痛苦的“啊……啊……啊……”的叫声不断。

  被橡皮管绷紧的蛋蛋成为深红色,闪闪发光,大牛当然不会放过它,他先用手轻轻的抚摸它,接着,用热烫的舌头开始一下下的舔着我的蛋蛋,一圈圈的打转。我用舒畅的声音回应着:“噢…………ㄡ……好舒服……”

  大牛将我那指向我身体的小弟弟扳成朝上的位置,用手握住,套动了几下,接着,开始由下而上的舔着,偶而用舌尖挑弄着我的后庭。最后,开始攻击我的头头。

  由于刚才我服侍的大牛非常舒服,大牛也变的更亢奋,他使劲的吸着我的龟头,不时的摆动头部,使我的龟头受到残酷的磨擦,我既兴奋又痛苦的求饶:

  “……好刺激……啊…受不了了……求求你……停一下……,ㄡ……快……快一点,好舒服……ㄡ……God……”

  大牛一面用口套弄我的小弟弟,一面用舌头使力的磨擦我的头头。

  另一方面,一手紧握住我的阳具上下套动,同时用另一手的指头插进我的后庭中转动着。

  噢……我被大牛今天特有的兴奋给整的死去活来,声嘶力竭。太刺激了……

  “你……你今天……噢……要把……啊……才肯罢休”

  大牛并没有回答我,回答我的是他突然挥动的鞭子,“啊……啊……啊……”我随着大牛鞭子的挥动哀号着……

  大牛要让我快点高潮,他急着享受我那种特殊的痛苦而快乐的哀号。

  因为我小弟弟的根部及蛋蛋底部,都被橡皮管缠紧,所以即使高潮,精子也无法射出来,而后续的精子不断的冲出挤压,暴涨的输精管会让我痛苦难当,可是在这同时又夹杂着高潮的快感,这种高潮真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痛苦的快乐。

  这种动作可不能常做,好在刚才我已经射精了,留下的精子已经不多,痛苦或许可以减少一些。

  不过从三天前,大牛就不断的开始补充我的造精能力,就是要好好的在今天折磨我,既然该绑的都绑了,就要好好的折磨个够,以报答我今天让他一爽再爽之恩。

  大牛放下了鞭子,重新用手紧握住我的小弟弟上下套动,又一面用舌头使力的绕着我的头头打转,使劲的磨擦我的头头及冠沟,偶而也用口套弄我的小弟弟。

  突然我脸上闪过一个特殊的表情……身体整个向上挺升……嘴里发出那种特有的兴奋的“ㄛ……ㄛ……”声。

  大牛知道我要来了,开始毫不留情的用他的左手紧密的上下套动我的阳具,另一手拿起鞭子不停的抽打我。

  “快给我爽出来,给我骚点叫!”我毫无反抗能力的“ㄛ……ㄛ……”叫着,终于我那坚挺的宝贝开始在大牛手中跳动着,“ㄛ……与啊……”声交互着,小弟弟在大牛手中快速的一涨一缩,一涨一缩,大牛丢下了手中的鞭子,迅速的将手指头插进我的后庭中转动着。

  “噢……”大牛一面握紧我的小弟弟,一面用手指在我的洞里压迫着前列腺,并且不断的使力揉搓。“大牛来了……”接着舒服的“噢……”以及痛苦的“啊……”声不断的随着我小弟弟的跳动交替着。

  由于大牛在我洞里的揉搓,我的高潮延续了一段相当长的时间。经过痛苦与舒畅的交战之后,我虚弱的哼着,“……噢……”声越来越弱……我宝贝的跳动也逐渐慢了下来,挺直的身体也瘫软了。

  大牛解开了床架上吊着我双脚的绳子,改把它固定在床尾,顿时之间我又变成一个大字行被缚在床上。

  我们的习惯是如果我出差超过一星期,回家的第一个周末,出不出精无所谓,但是至少要让大牛折磨我高潮到六次以上。所以每次我出差回家后,大牛都会连续给我准备一些可口的贝类海鲜,累积我的贺尔蒙。

  不过凭心而论,我的精力实在很旺盛,精子的制造速度也极快,我们不时的砍伐,仍然经常喷的大牛满身满脸的。

  这次我应邀回台湾去演讲,一去就是十天,当然要被大牛折腾到过瘾才行。何况大牛是有计划的,所以除了星期二晚上我回来的当天,我们舒爽一下之外,大牛就将我的精力留到今天,确确实实的享受一下性虐待的乐趣。

  大牛轻吸着我的乳头,时而轻轻的用牙咬住向上拉扯,直到我自己弹回去,我的呼吸声逐渐加重,仿佛在期待着甚幺。

  大牛并没有让我失望,猛然大牛用足了力气,大口的吸吮着我的乳头,那突如其来的刺激与痛苦,让我整个人向上弹起,被缚的手脚将绳索拉的直出声,我口中发出长长的嘶叫:“啊……”大牛放松了吸力,我的人也“砰”的一声落回床上。

  大牛顿时觉得好兴奋,自从我教他如何玩SM之后,他开始体会我的叫声里所韵含的快感,兴奋,满足,与被折磨的期盼。也只有这样,他才知道甚幺时候该停止,如何才能控制的轻重如宜,随着我的叫声里所韵含的快感、兴奋、满足,与被折磨的期盼,大牛享受了以前从未有的性爱满足。

  大牛再一次的轻舔着我的另一个乳头,在我期盼的呼吸声中他并没有让我满足我的欲望。这就是最高级的折磨,让我想要,让我知道你会做,但是却无法知道你甚幺时候会发出攻击。

  就在我的呼吸声渐渐平复,大牛假装要更换姿势的一瞬间,突然他出其不意的再次狠狠的吸住我的乳头,而且毫无放松的迹像,这意外的刺激,让我整个人都挺的高高的,手脚被绳索拉力给弄得涨红,我口中嘶喊着:“啊……”

  大牛放松了吸力,但是在我的人还没落回床上之前,又快速的使劲再度大口的吸吮我另一个乳头,他不断的在我的嘶喊声中轮番攻击着我。

  我的“啊……啊……”声逐渐转成“噢……”,因为大牛开始向下移动他的吸吮的位置,开始侍候我那涨红的小弟弟。

  大牛也把后庭再次的送到我口中,“只许让我舒服刺激,不准让我高潮。”大牛命令着我。我开始用舌尖在他后庭的菊花蕾上挑弄,大牛间歇性的发出快慰呼声:“噢……噢……”

  不过这次的重点不在大牛,他开始快速的用口帮我上下套动,逐渐的,我吃他菊花蕾的步调有些松散零乱,有一下没一下的,最后,我开始快慰的呻吟着:“ㄛ……ㄛ……”叫声越来越高越来越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时候了,大牛猛的抬起身子,将我的宝贝整根吃进口中,我的龟头结实的顶住大牛的喉咙,他不断的快速的用力用喉头一松一紧的夹我的龟头,我的宝贝也急速的回应着。

  终于,大牛的期待出现了,我冲动的往上提起我的臀部,这个动作使得我的头头更深入大牛的喉管,也导致我的头头被夹的更紧。

  最后,我“啊……”的一声,整个人开始颤动,在我“啊……”声不断中,大牛体会到我的宝贝的爆发力,一次又一次的在大牛口中跳着,可能由于精子挤压的力量过强,我开始痛苦的哀号着。

  大牛享受着我那哀号中的满足感,我的“啊……”声中明显带着“好舒服”的意味,结束这一回合了吗?

  “NO!”就在我叫声渐弱,小弟弟跳动速度渐减的时候,大牛猛的抽出待在我后庭里的橡皮管,我完全没料到他会来这幺一招,那橡皮管磨擦带来的快感,让我刚平息的上一波高潮,快速的充电,再一次的悸动,而且比刚才更剧烈。大牛的嘴配合着我上下挺升的节奏,强力的套弄着。我再也无法忍耐这种突如其来的快感,大声的喊着:“大牛又来了!”接着整个人重重的跌落回床上。但是我的宝贝却没有就此停止,不断的在他口中跳动着。大牛慢慢的套弄着,直到那最后的冲击结束。

  大牛解开绑住我小弟弟的橡皮管,松开缚住我双手的绳子,躺在我身旁,用手轻抚着我的身体,“舒服吗?”大牛问我。我回答说:“好舒服,你进步的真快。”“别急着夸,还没结束呢!!”大牛看到我眼睛里盼望的火花。

  大牛结开绳索,用强有力的双手把我两脚举起成一个V字型,然后将他那铁杵毫不保留的塞入我的后庭,而且一次就尽根顶入,我“噢……”了一声,身体颤栗着,他根本还没开始正式抽动我就已经第五次高潮了。

  他配合我的高潮,强而有力的扭转着屁股,头头就像一支强力的电钻,一再的刺激我,延续我的高潮,整个谷道中布满酸麻的感觉。他对我了如指掌,宝贝开始在我谷道中抽送着,时而深时而浅,时而疾时而缓。

  每当我高亢的时候,他就毫不留情的深而疾的攻击我。别说三次,五次、八次都有了。突然他放慢速度,紧迫的压着我的前列腺揉搓,我狂叫着:“你……啊……啊……”

  “你的第六次就要来了。”他一说完,开始长程飞弹式的往复抽插,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深,也越来越猛。

  我再也忍不住了:“快,要来了,快给我,跟一起出来!”就在这时,他发出长长的“噢………………”一鼓炙热的精液强烈的冲击着我,在这突如其来的冲击下,我高声哀号着,没命的扭动着腰,我的谷道发出从未有的吸引力,将他的头头狂吸着,他射在我的洞洞里。我俩拥抱着躺下来休息。

<--五岁恶魔 by 天蓬 | HOME | 三年H班-->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