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内裤的诱惑 | HOME | 爱情的毒药-->

五岁恶魔 by 天蓬

  (1)

  这些日子真的是累坏了,公司连着加班不说,还剥夺了我们六个休息日,让人几乎忘了家里除了床以外的其它所有东西。

  好在今天总算能休息一天了,却又要抓紧时间去超市买一些日用品来补充急需——要买的东西还真叫多,装了满满两袋子,虽然路程不是很远,可走起来也是很吃力。

  前面就是我住的小楼了,看看已经胜利在望,我这疲惫的身子多少又鼓了鼓劲儿,一口气走上了台阶。

  可就在我好不容易腾出一只手,准备拉楼门的时候,楼门突然开了,从里面冲出一个人并一头撞在我的小腹上。

  天啊,早已骨软筋酥的我哪里经得住这种撞法,我连叫一声都来不及,便向后摔下了台阶,手中的东西也散落了一地,更要命的是,撞我的人竟压到了我的身上。

  难道今天是双子座的倒霉日吗?

  我竭力跑了眼前不停乱冒的金星,这才看清压在我上面的,竟然是房东家的小宝宝——多多。

  多多用那双圆圆的大眼睛望着我,停了一会儿却突然的大哭了起来,这下可让我慌了手脚:难道他摔伤了?

  我顾不得自己的屁股疼的要命,也顾不得地上撒的到处都是的东西,连忙抱起他:“怎么了?多多,哪里摔疼了?”

  “妈妈不喜欢多多,妈妈说多多讨厌。”多多边哭边大声说。

  噢,原来不是摔疼了——我松了口气,笑着说:“不会的,妈妈怎么能不喜欢多多呢?多多不知有多可爱呢。”

  “可是,”多多还是哭着,“妈妈明明说多多讨厌的!小哥哥,多多讨厌吗?”

  我苦笑了一下,这小家伙真没记性:他今年五岁,而我二十五岁,他却叫我“哥哥”,差辈儿了吧。

  我拉着他的小手:“多多不讨厌,多多很惹人喜欢呐。还有哇,我是叔叔,不是哥哥,记住哦。”

  这时,房东婆婆从楼上跑下来:“多多,你又怎么了?看把叔叔给撞倒了吧!”边说边将他抱了起来。

  我这才从地上爬起来,笑笑说:“没关系的、婆婆,我没事,多多这是怎么了?”

  “啊,他妈妈上夜班,白天睡一会儿觉,可这小调皮却在一旁吵闹,他妈妈就骂了他几句。”婆婆一口气的把话说完。

  我点点头笑了,拾起地上的东西,和她们祖孙俩一起进了房。

  回到房间休息了一会儿,又吃过了饭,顺手拿起一张报纸看了起来。原来能轻闲下来也这么幸福——我心中暗想着……

  “小哥哥。”我的房门忽然开了一条缝,同时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

  我放下报纸扭过头,无奈的说:“多多,我不是说过了嘛,我是叔叔,不是哥哥。”

  “嗯,小叔叔。”圆圆的眼睛闪动着。

  我只好笑了笑:“进来吧,别站在门口。”

  多多高兴的一蹦一跳地来到我身边:“你在干嘛?”

  “在休息,”我将报纸放在书桌上,扭过身和他面对面。

  “为什么要休息?”多多问。

  “因为,”我边将他抱到腿上边说,“因为叔叔平时工作很累,所以要休息。”

  多多看了我一会儿:“那妈妈也很累,也要休息吧?”

  “是啊,”我说,“所以妈妈休息的时候,多多要乖,不要去烦妈妈 哟。”

  “那、”多多的眼睛红了,“那妈妈就说多多讨厌吗?”

  我看着他又要哭的样子,忙说:“妈妈只是一时生气,并不是真的讨厌多多,如果多多乖,妈妈当然喜欢多多的啦。”

  “小叔叔,你有孩子吗?”多多忽然问。

  “我……”我的脸竟有些发热,“当然没有啦。”

  “那、那,”多多显得很高兴,“那我当你的孩子吧,多多做叔叔的孩子好吗?”

  “什、什么……”我真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多多,你为什么要做叔叔的孩子啊?”

  多多看着我:“因为、因为小叔叔好,小叔叔工作很累却不骂多多,可妈妈工作累就骂多多,妈妈不好!”

  我忽然觉得不妙:小孩子这么想可不是好事。

  我还想和他说什么,却见多多那明亮的眼睛望着我,好象在期盼着什么。

  “多多,你、怎么了?”我有些不安。

  多多望着我说:“多多想亲小叔叔。”

  啊?我不知怎么,觉得有些难堪,其实对方不过只有五岁,可我为什么会……

  我想了想:“好吧,你亲吧。”说着微微侧过脸去。

  “不,”多多摇着头,“我要亲你的嘴。”

  什么?我一愣,可不等反应过来,多多那红红的小嘴已经贴在了我的唇上。

  (2)

  天啊,这可是我的初吻……

  诶?我真是够奇怪的,对着一个五岁的、而且是男孩儿,在想些什么?

  “多多!你又不听话了,来吵叔叔了!”婆婆这时来到房门前。

  多多见了便从我的腿上跳了下去,却又出人意料的跳到我的床上:“不!多多不走!多多和小叔叔在一起!”

  “多多!不要闹!”婆婆走进来去抱他,“天晚了你要睡觉,叔叔也要睡……”

  “不!”多多边在床上到处躲,边大叫着,“我和小叔叔一起睡!”

  “你真是不听话!”婆婆生气的抓住多多,边抱着向外走边说,“再不听话就让爸爸打你!”

  “我不走!啊——”多多竟大哭起来,小胳膊、小腿到处乱挥。

  我忍不住抬手捂着前额,真拿这小家伙没办法,他爸爸、妈妈都不在家,婆婆根本拿他没辄,怎么办呢?

  “婆婆……”我想了想说,“如果您放心的话,就让多多在我这里吧。”

  “那怎么好意思,”婆婆不安的说,“这孩子很调皮的。”

  我笑了笑:“没关系,就一晚没事的。”

  天了,我带着多多洗过了澡,换好睡衣上了床,多多立刻就钻到了我的怀里。

  我起身关好灯,却听多多说:“小叔叔,以后我每天都和你睡。”

  我笑了:“那不得哦,明天叔叔要去工作,就不能陪你了。”

  “晚上呢?”多多抬起小脑袋问。

  “晚上么……”我想了想,“多多,叔叔总有一天会走的,不能总陪着你……”

  “那、那么你嫁给我吧,”多多说,“我们结婚就能在一起了,就象爸爸、妈妈。”

  “多多?”我真是哭笑不得,“叔叔是男人,不能嫁给你,而且你还小,叔叔会和另外一个阿姨结婚的……”

  “不!”多多瞪着的眼睛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多多不让叔叔和别人结婚!叔叔要和多多在一起!我们现在就结婚!”

  “好、好,”我真的被他闹的没办法了,“我们先睡吧,结婚的事明天再说。”

  多多不说话了。我放心的给他盖好被子,可能真的太困了,一会儿便迷迷糊糊的睡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把我从梦中惊醒。

  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身上好重,而且感觉真的好奇怪。

  诶?我身上的被子呢?还有睡衣怎么也被解开了……

  这时,一只手摸上了我的脸,吓得我刚要叫,还没等叫出声,嘴便被死死塞住了。我抬手想去抓,可手腕也被捉住,而且很快就被扭到了背后,并被麻利的绑住。

  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进来强盗了?要真是那样可就惨了,因为这座三层小楼上现在只有一楼的婆婆,和二楼的我、还有多多……

  多多?他怎么样了?

  我急忙想起身看看多多怎么样了,可还不等动一下,身子立刻就被按住了。

  算了,只要他们(我也不清楚到底有几个强盗)不伤害我们,随他们去抢好了——我脸朝下的趴在床上想着。

  可这时,压在我身上的人却将我的睡衣脱了下去,并缠住我的双手,然后又抓住我的内裤扯了下去。

  他、要干什么?!

  我真的慌了,拼力想起身,可身子被死死压着一动也动不了。

  难道他不止是强盗,还是个变态色魔,想强暴我?怎么会……

  多多,他一定还在房中,如果这家伙当着多多的面对我施暴,那将会是什么后果。

  压着我的人慢慢的抚摸着我的后背、腰胯、臀部,并在我的肩头上吻着、舔着……

  我的嘴被塞着、双手被反绑着,根本无法反抗,就这样被对方任意玩弄。

  慢慢的,我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胸口也越来越闷……

  就在这时,那人抓住我的左臂使我侧卧过来。只听耳边有一个稚嫩的声音说:“小叔叔,我不能把你让给别人,你是我的,我现在就占有你。”

  什、什么?这个声音是……

  我竭力扭过头,借着银色的月光,却看见压在我身上的竟是个小小的身影……

  (3)

  难道是这些强盗凌辱我的同时,还把多多放在这里?那样的话他们真的是禽兽不如……

  可、可好象不是这么回事,因为除了多多,眼前并没有其他的身影。那么、那么正在对我……的竟是、多多?!

  怎么可能,我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可我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并且、并且明明这一切就这么真实的。

  我的脑子乱成一团……

  这时,多多爬到我的胸前,用小手搬着我的脸,那稚嫩的声音又轻轻的响起:“小叔叔,不要怕,你是我的新娘,多多不会欺负你的,多多喜欢你。”

  喜欢?小鬼喜欢人的方式是这样的吗?

  小鬼?不对,多多只有五岁,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我虽不强壮,可也是个二十五岁的成年男人,怎么可能被这么小的孩子摆布成这样?

  我想搞清楚这一切,可嘴被塞着,就是想问也问不出来。

  多多用小嘴轻轻的吻着我的脖子,并缓缓向下移,那双柔软的小手在我胸前抚摸着……

  别这样、多多,别这样……

  我在心里说着,可却无法发出声音,只能任他为所欲为。

  那小小的身体在月光下泛着乳白色柔和的光,就象一只小猫一样软软的缩在我胸前。

  他已经到了我的下腹,并且那只小手竟伸向我腹下的地方。

  “哦——”我拼力的从喉咙中发出一丝声音,本能的将双腿蜷缩起来。

  多多抬起头看着我,眼睛还是那么闪闪发光。

  我可怜兮兮的望着他,希望他能放过我,更希望自己能从这恶梦中摆脱出来。

  可事情的发展并没有如我所愿,多多看着我却又爬到了我的左胯上,小手轻轻的抚摸着我被绑在身后的手腕:“没关系,多多今晚要和小叔叔结婚,等完事了就给你解开,不要害怕,多多会很爱你的。”

  爱、我?

  本来很甜蜜的两个字,现在听起来却是那么恐怖。我用力想扭动身子,可奇怪的是,压在我身上的明明只是个小鬼,为什么我竟觉得好重,以至于一动也动不得……

  多多的小手却开始动了,而且移到了我的臀部上。

  天啊,这里怎么能让别人摸?我不由自主的想转过身子阻止他的行为,可没想到多多竟顺势将我仰面按在床上,另外那只小手迅速的握住了我的下身。

  “啊——”我只觉仿佛有电流掠过全身般的感觉,顾不得绑在背后的手臂被压的很痛,拼力的想甩开他,可多多却死死的压着我,丝毫不容我反抗,而且,他那张小嘴将我的下身紧紧裹住。

  不、不要——我只能在心里呐喊。

  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

  那张小嘴在蠕动、吸吮,我再也忍受不住了,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放射出来……

  多多轻轻的爬到我的面前,将堵在我口中的东西拉了出来,又熟练的附下身舔着我的嘴唇,以及四周和嘴巴里面。

  我不停的喘息着,多多那小小的身体随着我的胸口上下起伏……

  可更让人恐惧的还在后面,多多在我的嘴上吻够后,又来到我的下身前,并将我的双腿拉开。

  不、不会吧,他怎么……

  “多多,干、干什么……”我颤抖的说。

  “没关系的,多多和小叔叔结婚,当然要和你结合在一起了。”多多安慰的说。

  结合、在一起?

  我急了:“多多,别这样,小叔叔求你……”

  “不行的,”多多边将我的腿继续向两旁推边说,“多多要不得到叔叔,那叔叔就被别人占有了,多多现在要先和叔叔结合。”

  “别这样、快住手……”我用力的扭动身体,并想合上双腿,可被他紧紧抓住的大腿根本就无法摆脱。

  那小小的身体侵到我的双腿间,我真搞不懂他用什么进入我的体内的,只觉一阵撕裂般的痛楚,由下身直达整个后背——

  “呃啊——好痛……”我疼得向后倒在枕头上。

  而多多却将我的双腿向上举起分着,并将他那小小的身体向我冲激起来。

  “啊、啊、啊……”随着异物在体内的深入,我感到被侵犯的并下是下身,而是在心里,因为心里的疼更让人无法忍受。

  我的泪水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

  那稚嫩的喘息声终于停了下来,而我却一动也不能动了。

  “小叔叔,你没事吧。”多多边解开我的绑绳边柔柔的问。

  我还能说什么,只能趴在枕头上呻吟着。

  多多爬到我身后抱住我:“小叔叔,我弄疼你了吗?对不起,是多多不好,可是多多真的想要和小叔叔在一起……”

  他的呼吸又急促了起来,我虽然觉出不妙,可却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只能任他再一次进入我的体内。

  “嗯、嗯、啊、啊哈……”我就这样不停的呻吟,也不知过了多久……

  (4)

  当晨光向往常一样将我唤醒时,蜷缩在身边的多多最先映入了我的视线。

  我受惊般的爬了起来,回想着昨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是梦吧……可房间里明明还充斥着那不寻常的气息、我的体内也残留着那令人无法相信的感觉。

  我、被多多强暴了?

  怎么可能,一个二十五岁的成年男人,被一个五岁的小男童强暴,这是打死我也不能相信的事。

  可,这明明就发生了……

  我下了床,用被子盖住还在熟睡的多多,然后将门窗全都打开,希望能将那种气息出房间,然后一头扎进了浴室。

  蓬头的水流已被开到了最大,可我还是觉得无法冲洗净自己的身体。看着手腕上被缚留下的一道勒痕,以及大腿内侧的几处於伤,我真的懊恼到了极点……

  洗过了澡,混乱的心情平静了一些,我走出浴室去拿电吹风,这时身后传来那稚嫩的声音:“小叔叔的头发好漂亮。”

  啊?我吓了一跳,回过头见多多正站在那里仰着头对我笑着。

  我敷衍的轻轻说:“哪里漂亮啊……”

  这不过是随便说说,并不是疑问句,可多多那张小嘴巴却不停的说了起来:“真的好漂亮,小叔叔的头发又又好看,还是卷卷的,比妈妈的还要漂亮。现在洗过了,是直直的,还亮亮的,真的好美!”

  我哭笑不得的看着他。说真的,赞美过我头发的人并不少,可现在听多多这么说,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多多,快下楼去吧,叔叔要去上班了。”我边换好衣服边将他送到婆婆的房间。

  我敢说这是中国五千年历史中,发生过的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之一,受害人又偏偏是我自己。虽然做为上班族一定要有自我心理调整能力,可我还是花费了好大力气才算平静下来。

  晚上,一身疲惫的我回到了自己房间,将提包丢在一旁便躲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天呐,真的好累,这样下去我会加快衰老的……还是保证充分的睡眠吧。这样想着,我便勉强爬起来洗澡、换衣服、上床、睡觉……

  可让人想不到的是,就在我熟睡的过程中,那小小的身体又爬上了我的床,压到了我的身上。

  “嗯……”当我从睡梦中惊醒,看见月光下一双圆圆的眼睛望着我时,简直是惊恐到了极点。

  “多多,快回你的房间去……”我颤抖着说。

  多多用小手捧起我的脸:“不行的,多多和小叔叔已经结婚了,一定要和小叔叔睡。”说着,小嘴又压到我的唇上。

  “唔——”我拼力躲开他的吻,“多多,不要、别这样……”

  “没关系,”多多柔柔的说,“今天保证不会让小叔叔疼的。”

  “别、”我抓住他的两只手腕,“快下去……”

  多多看着我,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小叔叔,多多只有五岁,你再用力会把多多弄伤的哟,你不喜欢多多了吗?”

  “啊……”我愣住了,是啊,他只有五岁,我若把他伤了怎么是好,可是、可是他明明是五岁的体质,却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还有那不是五岁的行为……

  可我不能再想了,从我手中挣脱后的多多迅速的解开我的睡衣,并将手从我的内裤中探了进去。

  “不要,啊……”我的下身再次被他握住,并且揉弄起来。

  “不、不要、呃哈、嗯、嗯……”这种玩弄让我的体内产生一种抑制不住的感觉,使我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

  “怎么样?舒服吗?”多多边弄边问,“总之,我说过不再让小叔叔疼的……”

  他抓过枕头放在我身边,接着将我的身子翻转过去,使我的下腹处正好垫在枕头上,臀部向上抬起,同时顺手脱下了我的内裤。

  “快别这样子了……”我几乎是哭着说出这句话。

  多多却压住我的双腿柔声安慰:“没事的,小叔叔是多多的妻子嘛,这样做没什么不好啊。你别动,我会好好的爱你。”边说边将我的双腿分开,并将身子侵到中间不让我合上。

  我用力抓住床单哀求着:“多多,你要真爱小叔叔就快住手,你这样做,小叔叔真的受不了……”

  “不、”多多喘息着,“多多不能把小叔叔让给别人。”

  什么嘛,连“小叔叔”都不叫了,竟变成的“小”。

  这时多多的小手将我的双臀向两旁掰着,接着竟在我后面的穴口舔了起来。

  “啊、哈……”这种刺激真的让人无法忍受,我哭着说,“不、快停下、不要、别这样……”

  “别动,小,我要进去了……”

  “别、等等……”不等我的话说完,多多便进入我的体内,而且片刻不停的冲激起来。

  为、为什么……为什么这次我真的不觉得疼了,相反还会有点儿舒服呢,我真是……

  当我喘息着趴在床上动不得时,竟无意中看见,有一个白色的身影从多身上飘了出去……

  (5)

  难道是我眼睛看花了,我好象还没到眼花的年纪吧;那么是幻觉?我被多多虐得产生幻觉了?好象也不是……

  这么说,多多被什么妖魔鬼怪附身了?!

  世上真的会有这种不可思议的事吗……

  等等,我被多多侵犯本身就是件很不可思议的事,不是因为这个,那又该怎么解释?

  天啊,到底是什么妖怪在纠缠我、不,应该是纠缠多多……也不是,唉,反正是在纠缠我们俩。这个家伙竟然利用一个只有五岁的孩子的身体,真是、真是坏透了——我不知用什么语言来咒骂他才好。

  可我现在该怎么办?把这件事告诉多多的家长……他们肯定认为我疯了,而且谁会相信我被多多侵犯,搞不好我自己倒会担上“搔扰幼男”的罪名。

  那么……去找法师降妖?也不得,我自己本身就懂点儿佛法,也知道那种东西根本就不管用……

  哎呀——该怎么办呢?

  对、对了,那妖怪只能附在多多身上才会对我施暴,只要我不见多多就不会有危险……就这么办。

  从这天起,我临睡前一定要把门锁好,以前因为觉得没必要,所以从不这么做的。还好,自从锁门之后,连着几天都没再发生那种事,我总算暂时放下心来。

  逃避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这真是一句至理铭言。

  终于迎来正常的双休日了。当天晚上刚刚吃过饭,婆婆竟带着多多来到了我的房间。

  “小,婆婆想麻烦你一件事。”婆婆很诚恳的说。

  我看着多多,心里已经明白一些了,可我这人就是无法说出拒绝别人的话,便笑了笑:“什么事啊,只要我能做到就一定答应的。”

  “太好了,”婆婆高兴的说,“多多的妈妈得了急病刚刚被送进了医院,偏巧他爸爸又出了差,我得去医院照顾她,可是又不能把多多也带去。”

  我苦笑了一下说:“不用为难、婆婆,多多、就由我来看着吧。”

  “那真太谢谢你了。”婆婆立刻转向了多多,“听着,多多,今晚你和小叔叔在一起,不许吵闹,听见了吗?”

  多多用那双闪亮的圆眼睛看着我,干脆的说:“听见了!”

  婆婆急勿勿的走了,我关好楼门回到自己的房间。刚一推开门,多多便迎面扑了过来抱住我的腿,我吓的情不自禁的大叫:“呃啊——多、多多,你干什么……”

  “多多想小叔叔啊。”多多抱着我笑眯眯的说。

  我松了口气,他现在的眼神并不是强暴我时用的那种眼神,也就是说,他至少还是多多。

  我将他抱起来走进里间,放在床沿上坐好,然后蹲下身和他保持差不多的高度:“多多,上次和小叔叔睡的时候,你做了什么还记得吗?”

  多多茫然的看着我,好半天才笑了:“记得,多多要和小叔叔永远在一起,要和小叔叔结婚,你还说明天再说……对了,小叔叔,我们结婚好吗?”

  “不是那个啦,”我苦笑一下,“是睡着了之后,你做了什么?”

  “睡着了,我做什么……”多多想着,“做梦吗?我做了梦!”

  “梦?”我追问,“什么梦?”

  多多甜甜的笑了:“我梦见自己长的和小叔叔一般高,和小叔叔结婚了……”

  天啊,五岁的小孩子总是“结婚、结婚”的,真受不了他。

  看来他什么都不知道,从这里也问不出什么来了,还是看情况再说吧……

  夜已经很深了,多多还没有睡,而我也因为紧张而无法入眠。

  “多多,你为什么还不睡?”我轻轻问。

  多多向我怀里钻了钻,用小手抱住我的腰:“我怕小叔叔走了。”

  “这么晚了,小叔叔还能去哪儿?快睡吧。”我摸了摸他的头。

  多多的小脑袋转了转,竟将头从我睡衣的领口中钻进来,贴在我的胸前:“小叔叔好暖、好舒服、好香……”

  那是沐浴乳的香,我有些哭笑不得:“多多,别这样,叔叔好、好痒……快放手……”

  “不、”多多执着的抱紧我,“我不放,多多好久没和小叔叔睡了,决不放手。”说着,他的小脚蹬向了我的双腿间。

  我的全身几乎要僵住了。正当我狼狈不堪的时候,猛然,一个白色的身影飘过来并扑向多多。

  “多多——”我急忙想把他抱开,可那身影已溶入了多多的身体。

  我惊慌的将多多推开,本能的向后躲着,直到后背靠在墙上:“多、多多……”

  “小叔叔,你怎么了?”多多的嘴角又现出那丝诡异的笑,“好象很怕我似的。”

  他在向我逼近,我紧张的不知该怎么才好,结结巴巴的说:“你、你别过来……你、你是谁?”

  “我是多多呀,小叔叔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多多边向我先靠近边说。

  我拼命的摇着头:“不、你不是多多,你是哪来的妖怪,利用多多的身体,你到底是谁?!”

  “多多”停住了,凝视着我。过了一会儿又笑了:“你真的很聪明,我喜欢聪明人。好吧,那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叫‘寂’。”

  (6)

  他的声音忽然变成一种空凌的成年男子的声音。

  “寂?”我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是啊,‘寂寞’的‘寂’,只要这世上有寂寞孤独的人存在,就会有我的存在。”他依然微笑的说。

  “你、你到底的什么东西?!”我问。

  “嗯?真没礼貌,怎么能对给过你爱抚的人说这种话呢?”他露出一种撒娇般的表情,“没礼貌的孩子就不可爱喽。”

  真可恶,他在开什么玩笑嘛。

  “我可不想让你觉得我可爱,你给我走开!”我本能的挥动双手,仿佛要在我和他之间制造出一堵墙。

  我当然没那种本事,“寂”又向我逼了上来。

  “我呀,不是什么妖怪,而是个‘魔’,而且是‘心魔’,是靠人类的心理存在的。”他来到我面前,伸手来摸我的脸。

  “别碰我!”我将他的手拨开,“再不滚开我就把你打出去!”

  “噢,小叔叔把多多打痛了哟。”他笑嘻嘻的说,“别忘了,虽然力量和思维是我的,可这个身体毕竟是多多的啊。”

  “你……”我真的又没辄了,是啊,我若打他,只能是在打多多,而对他没有丝毫作用。

  我咬着牙:“你干嘛利用一个小孩子,多多才五岁,你太过分了!”

  “哈哈……”“寂”大笑起来,“这不能怪我,只能怪多多自己。知道吗?亲爱的,其实孤独寂寞的人很多,但并不都适合我,我需要的是即‘孤独’又有‘独占欲’的心境。多多虽然小,可他的孤寂感却很强,更重要的是,他怕失去你这个唯一对他好的人,而对你产生了强烈的独占心理。”

  “所以、所以你就夺走他的身体?!”我气愤的说。

  “啊不、不,”寂又将身子移到我的双腿间,“也不止这些,因为这孩子的眼光不错,喜欢上了你,而你也是我喜欢的类型。何况,以一个小孩子的身体办事也方便的很,你不能告诉别人——因为没人会相信你;你也不能反抗——因为如果反抗,你的力量加上我的力量,会毁了这个小小的身体的。”说着,他解开了我的睡衣。

  “你、”我真的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你太卑鄙了!”

  “这不是卑鄙,是聪明。”他还是那么笑着,附下身来吸吮我的乳头。

  “不、不要……走开……”我只觉浑身都在颤抖。可他却抓住我的手腕按在床上,并将整个身子靠在我的身上。

  “不要害羞,我们不是一直很愉快的吗,”他边玩弄着我的身体边说,“说真的,我上过的人也不少,你还真是很捧的一个。”

  “嗯……呃哈……”我被他摁在墙上,几乎要喘不过气来,“求、求你,放过我……”

  “寂”抬起头看着我:“诶——什么叫‘放过’呀,我们可是爱侣耶,好象是我在欺负你。”

  “别开玩笑!”我气得差点儿哭出来,“谁和你是爱侣?!”

  “当然是……你啦。”说着他拉住我的双腿一下子将我仰面拉倒在床上,然后将身子死死的压上来,疯狂的吻着我的脸、唇,还有脖子……

  我被他吻得仿佛就要窒息了,挣扎着说:“别、不要……啊、啊……”

  他冷笑着离开我的脸向下移去,那张柔软的嘴唇和灵活的舌头在我的大腿内侧不停的吻着、舔着,那又小手也握住我的下身揉弄着。

  我的身体在他的玩弄下开始起了变化,终于无力的摊软在他的身下。

  “小叔叔好可爱……不要紧张哦。”他又用多多的童音在我耳边说着,然后便抬起我的腿进入了我的身体。

  就在他进入的一瞬间,我看到了他:一个有着天使般、却又毫无表情的脸,以及让人发寒的白色躯体……

  这就是“寂”的原形?

  不等我多想,那因为被进入而带来的感觉让我忍不住呻吟了起来。

  “寂,不要……哈、哈……不要……”我拼力的想从他身下挣扎出来,却怎么也办不到。

  好一阵子,他才喘息的停下来,然后看着我的脸:“不要什么?小不是也很快乐的吗?”

  我将身子扭转过去侧卧在床上,紧紧抓住了被子将头埋在里面,因为我不想看他那戏谑的表情。

  可是,他的手又伸到了我的臀部上。他想干什么?难道还不肯放过我吗?!

  我抬起头刚想起身,却被他从后死死抱住:“小乖,别动,我们再来一次。”

  “不、不要!”我抓住他从后环过来的双手想用力扯开,却听他撒娇般的喊:“哎呀,多多的手好疼,小叔叔快放开多多?”

  这、这个畜牲……我心里恨得要命,可还不得不放开他。

  又听“寂”得意的声音传来:“小叔叔真好,来,把屁股抬起来。”说着强行搬起我的胯。

  我还从没有这么丢脸过,屈辱、愤恨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就在这种状态下,他又一次对我进行了侵犯。

  (7)

  这种事什么时候才算完,真的要我搬家离开这里吗?可、可是多多他、真的很寂寞……

  难得的休息日,我却无法得到真正的休息,身体上的累倒还是次要的,而真正累的在心里。

  边在厨房做早餐,我边在胡思乱想着:“寂”说他是个“心魔”,这么说只有从多多的心理着手,才能走这家伙,可多多才五岁,给他做心理辅导吗?别开玩笑了,他的家人不会听我的话的。

  这么说,从多多这时是没办法了……

  “好香啊!”天啊,这小家伙什么时候到我身后的?

  我回头看了看他,见多多还是笑眯眯的望着我。

  我苦笑了一下:“多多,叔叔做的饭很香吗?”

  “嗯,很香!”边说,他边踮起脚尖探头向锅里看。

  “唉,多多,”我忙拉住他,“离远点儿,不要被溅出的油烫着了,会很痛的。”

  多多看着我:“小叔叔不怕烫吗?”

  “我……”我笑了笑,“小叔叔是大人,不怕疼。”

  多多忽然跑到我身后,一把抱住我的腿:“那多多躲在小叔叔后面,就不会被烫着了。”边说边将头贴在我身上。

  天、天啊,那里可是我的臀部啊,他竟用头顶着,若别的孩子我不会在意,可他昨晚刚刚……

  我情不自禁的挣脱他的双手:“别、别这样,多多,你去别处玩儿吧。”

  “不行的,”多多抬起头,“因为明天多多要和妈妈去玉龙湖玩儿,就没时间和小叔叔在一起了。”

  是吗?那真谢天谢地——我心里在说,可同时又产生一个疑问:他妈妈不是住进医院了吗?

  唉,管那么多干什么,自己的事还管不过来呢。好在这一天非常平安,晚上也没发生什么事,我总算能好好的睡一觉。

  第二天一大早当我还在睡梦中时,就听多多的声音在大叫:“不!妈妈怎么能骗人,我要去玉龙湖,要去玉龙湖!”

  “又不听话,”这是婆婆的声音,“妈妈住进医院了,怎么带你去啊?!”

  “我不管!反正妈妈不喜欢多多,又骗多多!不是好妈妈!”多多大哭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我不禁笑了笑,拿起枕边的手表看了看,天呐,已经八点多了,可能是这些天一直没休息好,竟睡过了头。

  我掀开被子下了床,刚想去浴室,可房门却突然被撞开了,多多从外面冲了进来一下子扑到我身上:“小叔叔——”

  我真的一点儿防备都没有,被他撞得又坐回到床上。这小家伙为什么总是来找我?我摸了摸他的头问:“怎么了,多多?”

  “妈妈答应我去玉龙湖,可今天又不回来!”他哽咽着说。

  我笑了笑:“多多乖,妈妈生病了,不能带你去了呀。”

  “可、可是,”多多大声说,“去玉龙湖是上个年就说的,妈妈生病是刚刚说的,先说的比后说的有用!”

  我哭笑不得的看着他,什么叫“上个年”呐,一定是他还小,分不清“年”和“月”吧,而且生病这种事还能“预约”吗?这孩子的逻辑还真特别。

  我将他抱到腿上:“听我说,多多,妈妈先说带你去玩儿,那就是疼多多,可现在她生病了,就该由多多来疼妈妈了,所以多多不能说妈妈不是好妈妈哟。”

  “不带多多去就不要说嘛!反正妈妈不该骗多多。”说着,多多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我真的没办法了,只好又说:“多多不哭,先回房去,等小叔叔洗过澡换好衣服再陪你说话。”边说边将他放到地上。

  多多不哭了,圆圆的眼睛盯着我,我被他盯的有些发毛——该不会又被“寂”附身了吧,要真那样的话,大白天的我可就惨了。

  好在多多盯了我一会儿,转身走了。我长长的松了口气,起身进了浴室……

  (8)

  出人意料的是,那小家伙没再来找我,不过这样倒也落得个清静。

  吃过中午饭,婆婆突然来到我的房间:“小,你看见多多了吗?”

  “没有啊,”我放下手中的书站起身,“怎么了?”

  婆婆着急的说:“多多不见了,早上和我吵闹后就不知道去哪儿了,吃饭也没见回来附近我都找遍了,也不见他的人影。这孩子,我还要去医院看他的妈妈,可这孩子……”

  “婆婆,您别急,”我边安慰着她边拿起外套穿上,“我们再一起去找找,多多还小,不会跑太远的。”

  我们又在四处找了一阵,附近的邻居家也问过了,多多真的失踪了。

  我开始有点儿后悔:早上为什么不多陪陪他,这孩子一定是见我都不理他,才自己跑掉的。

  “怎么办呐,”婆婆急的不得了,“报警吧。”

  我虽心里着急,可表面上还要镇定一点儿说:“报警?现在时间还不够。这样吧,婆婆,你先去医院看望多多的妈妈,我在这儿继续找,如果有消息会立刻打电话通知您的。”

  “那、那就麻烦你了。”婆婆看着我说。

  我笑了笑:“没什么,您快去吧。”

  婆婆走了,我站在那里沉思起来:这小家伙到底跑到哪儿去了,总不能因为去不成玉龙湖就连家都不要了吧……

  玉龙湖?多多会不会去了那里?我的住处离那里并不是很远,如果步行半个小时也就会到的……

  唉,管他是不是,先去看看再说。

  我推出婆婆家的单车,直朝那里骑去。

  玉龙湖是本市的一个旅游景点,但不是很有名,所以平时人不是很多,虽然如此,却也是个幽静、清心的好去处。

  来到那里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四周没有一个人影。我推着单车沿着湖畔的小路边向前走边喊:“多多!多多,你在吗?多多、是我,小叔叔!”

  忽然,身旁小山的草丛中有响声传来,我连忙扭头去看,见在离我有百米左右的山腰处,一个小小的身影站了起来。

  “多多!”我连忙喊着他,可多多望着我,忽然又转身向山上跑去。

  我急着要去追,可这架单车上山就会很碍事,只好将它锁好藏在路边的草丛中。再抬头看时,多多已经跑远了,我边用目光捕捉着他的背影、边拿出手机给婆婆打电话,打完后便追了上去。

  “多多、多多你等等小叔叔!”边追着我边喊,可他却不肯理我,一直跑到山中一个低洼处不见了。

  这小家伙真够急人的,又钻到哪里去了?

  我站在那里,边大口的喘息着边四处张望:“多多、多多!你不要小叔叔了吗?”说完这句,自己忽觉得有点儿怪怪的,这是什么话啊……

  “小叔叔……”我的脚下传来一个小小的声音。

  “呃啊?”我吓得向旁边躲了躲,低头一看,见多多竟然就坐在我身边的草丛中。

  “多多?”我又急又气的蹲下身,“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知不知道大家有多着急?”

  “小叔叔!”多多忽然跳起来搂住我的脖子,“我就知道还是小叔叔好,只有小叔叔来找我了。”

  “不是的,奶奶和妈妈都急坏了,快跟我回家吧。”我边说边要将他抱起来。

  可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多多搂着我的双手突然大的许多力度,竟一下子将我摁倒在草丛中。

  “我不管别人,我只要你就足够了。”多多的声音变得十分诡异。

  我吃惊的看着他:“你、你,你是‘寂’……”

  “是我啊,”他笑着说,“多多刚才的孤寂感简直已达到了顶峰,而看到你时的独占欲也突然猛,当然是我出现的最好时机了。”

  “可、可你怎么会来这?”我惊恐的问,“现在可是白天啊。”

  “白天又怎么了?”他用手摸着我的脸,“我又不是鬼魂,只能在夜里出来……小,别说话,我们就这样静静的……爱一次……”

  “别开玩笑!”我拉开他的手,“不要这样,会有人看见的……”

  “寂”笑的十分开心:“噢,你是怕羞,这么说你已经愿意让我上了?”

  “谁这么说了!”我真不知该怎么摆脱他才好,看着面前明明是多多的脸,而我地被另一个恶魔纠缠。

  “好可爱……”“寂”轻轻的吻着我的唇,“你这样子最可爱了,而且、现在是白天,什么都能看的这么清楚……”

  说着,他的手竟解开了我的腰带、并拉开了拉链……

  (9)

  我到底是怎么了?中了哪门子的邪。

  按佛家的说法,两个人做这种事都是因为前世的缘份,那么,我的这个缘份又是和谁呢?多多、还是这个叫“寂”的恶魔……

  缘份?听起来本是很浪漫的,可对我来说,现在却是不折不扣的活受罪,也许、这就是所说的那种“孽缘”吧。

  “噢,我现在才发现,种用小孩子的身体也有不好的一面。”寂突然发出了一声感叹,“因为,有些体位根本无法尝试。”

  他在说什么?

  我边抓住自己的腰带边说:“寂,现在多多的家人正在找他,你、你放过我吧……”

  “啊,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记起来了,所以,”他贴近我的脸,“我们要抓紧哦。”边说边拉开我的手,将我的长裤扯了下去。

  “哈——不要、住手……”

  我带着哭腔说,“寂,你现在放过我,等、等以后……”

  “以后吗?”寂微笑着说,“可我是急性子哦,而且象现在这样的机会可是很难得的,何况你又不乖,整天的锁上门睡觉,我本事再大,没有寄托体就无法和你亲热的嘛。”

  “可、可是现在……”我真不知道怎么能说服他,却又听他柔声说:“好了,小,别再耽误时间了,我们把握这美好的一刻……你、总不希望多多的家人来时看到我们这样吧?”

  “你……”

  我真的一点辄都没有了,只能看着他把我的衬衫上的扣子一个个的解开。

  “啊,小这里好可爱,真的还是在白天看的清楚,”他边揉捏着我的乳头边说,“诶?小,以后我们就在白天做,这个主意怎么样?”

  “开什么玩笑?!”我冲他大吼着。

  寂却把手指贴在我的嘴唇上:“嘘——叫这么大声会被人听到的哟……而且,这么可爱的嘴唇怎么能这样的大叫呢。”

  说着,他猛的将唇压在我的唇上吻了起来,身子也死死的压了上来。

  “唔……不、不要……”我边挣扎边说,虽然自己也知道这一点儿作用都不起。

  他边吻着我边用腿摩擦着我的下身,一只手还在我的胸前抚摸着。

  这种几处同时进攻的手法真的让我无法抵御,很快就陷入了腰酸腿软的境地。

  “寂,不、不要……住手……”我喘息着。

  “嗯?你是说让我不要住手吗?好、我不会住手的。”寂嘻笑的说。

  真是该死,他不但从肉体上侵犯我,还总是在言语上嘲笑,对我施与双重的折磨,这也是他最可恨的地方。

  这时,寂的双手沿着我的两肋向下滑去,越过胯部抓住了我已被褪到大腿上的长裤。

  “干、干什么?”我撑起上身问。

  “还能干什么?”他笑着说,“当然是把它脱下去哪,要不然你的腿张不开嘛。”

  我真羞忿极了:“可现在是白天,你别太过分了……”

  “你的意思是让我从后面来吗,”他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然后说,“不行,看不到你的脸是不行的哟。”

  我虽然心里恨着,可又不知该怎么才好。

  就在这时,他已经麻利的将我的长裤脱了下去,抓住我的双腿分开,盯着看了一会儿:“不错,今天总算是看清楚了,你的这里真的很美的。”

  我实在受不了他的这种羞辱,只好向后躺在草丛中闭上了眼睛。

  只听他轻轻的说:“多么美的地方、多么温柔的风、多么可爱的人儿……小,你感觉到了么……”

  这么悦耳的声音却又让人如此的恐惧,他真的就是个微笑和魔鬼,我想世上没有比他更可憎的家伙了。

  这时我又听见寂在轻轻的笑着,接着便侵入了我的体内。

  “嗯、啊……”尽管我竭力想忍住不发出声音,可随着他的深入,还是让我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

  寂边动着边轻轻的喘息:“啊……小的表情真可爱,我真的……好、喜欢……”

  他的动作力度竟然又加大了许多,每一次的冲激都让我产生一种堕入无底深渊般的感觉……

  “呃、啊、啊……寂,别、不要……求你、哈……”

  我实在忍受不了他对我的侵犯,只好哀求着希望他能快点儿结束……

  “啊,真的很棒哦。”他终于停下来,起身爬到我身边,“小,怎么样、舒服吗?”

  我无力的躺在那里,费了好大力气才说:“求你快、离开多多,他、他的家人就要……”

  “就要来了吗?”寂抬头四下看了看,“好象还没来嘛。唉,说起来这孩子还真可怜,出来这么久家里人却不来找他,不过嘛……这对我来说倒是不错的,有这么难得的机会和你‘天做瓦、地为床‘的缠绵着……”

  他的声音又变得好怪,我觉得不好,猛的爬了起来:“你、你……”

  “我怎么?啊,你知道我想要什么了吗?太好了,看来我们心有灵犀了哟。”说着,他又向我逼了上来……

  (10)

  “不要!”我一把抓过自己被脱下去的长裤,拼尽力气躲开扑过来的他,向旁边逃去。

  我想没有谁比我现在的样子更狼狈了,衬衫敞开着,下身却完全赤裸,更重要的是,我的心跳此时一定能创造吉尼斯世界记录了。

  终于,我逃到一树矮树丛中,看看他还没追上来,才连忙穿上了裤子,并扣好衬衫上的扣子,可我的外套……

  “啊——”

  突然,一声惊叫传来,我一愣,那是多多的声音,但这也可能是寂的圈套。我怎么办?又不能真的不管……

  我转身来到一个比较高的地方,见多多摔倒在一块石头下面。

  “小叔叔,我好疼——你在哪儿、啊——”

  他趴在地上大哭起来,听这哭声完全就是平时的多多,难道他已恢复了?

  我急忙跑了过去,边将他抱起来边说:“多多,你怎么了?多多,哪能里摔疼了?”

  多多抬起小手:“手、我的手好疼……”

  我低头看了看,果然那细嫩的皮肤上划出了几道血痕,便轻轻的抚摸着伤口说:“没关系,好孩子是不哭的,走,小叔叔带你回家……”

  “不要!”多多大声打断我,“我才不要回什么家!”

  我奇怪的看着他:“为什么,为什么不回家?”

  “因为,”多多忽又笑了,“因为回家后你又会锁门的哟。”

  “啊?!”我大惊,“你、你还是寂?”

  “你以为是谁?”他微笑着说,“是那孩子?不过想想做小孩子真的满好,可以让小温柔起来的哟。”说着,他的手又抚上了我的脸。

  “不要!”我连忙躲开。

  天呐,如果他这个时候还要侵犯我的话,那一定会被人看到。多多、多多他为什么还不醒来,难道他就对自己的亲人那么失望吗?

  我不由自主的大叫:“多多,你快醒来啊!多多,别再让这家伙摆布你了!”

  寂愣了一下:“你、干什么?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走我吗?你快住口,不然就别怪我对你不温柔了。”边说他边又伸手来拉我裤子上的拉链。

  “不、”我用力捂住自己的腰带,“你别想再侵犯我……多多,快醒来啊,你知不知道你妈妈有多着急,你的奶奶也在到处找你呀,多多!”

  “呃啊——”寂的身体突然抖了一下,他死盯着我,目光中透着一种阴冷,“你真不识趣,再不住口,我可会让你吃苦头的。”

  我不管他说什么,仍然坚持着:“多多、多多,小叔叔在叫你呀,快醒来、唔……”

  寂猛的用嘴压在我的唇上,并咬住我的唇。我拼力的挣扎着,可那双小手死死按住我的肩,而且他的腿又抵在了我的双腿问。

  “啊、嗯……”我只觉身体又要软下去,可我也知道无论如何也要坚持住。

  我不停的告诫自己,但他探入我衬衫中的手在不停的抚摸,让我真的无法忍受下去。

  “多——多——”

  远处传来一声呼唤,那是、多多的妈妈?!

  我使出全身力气推开压在身上的寂:“多多,你听见了吗?那是你妈妈呀……她不顾自己生病来找你了呀!多多——”

  寂的“身体”战抖起来:“住口!吵死了?”

  “多多!”我不顾一切的继续说,“快醒来,快醒来呀!妈妈爱你的,我们大家都喜欢你的。多多!”

  只见寂忽然用双手抱住头:“可恶、可恶!”接着他的身影从多多的身上弹了出去。

  “多、多……”我看着趴在怀是的多多——这次他应该真的恢复了吧。

  我抱起多多轻轻的呼唤着:“多多、多多……”

  “啊?”多多慢慢的睁开眼睛,“小叔叔……”

  “太好了,”我高兴的说,“你终于醒了。”

  多多看了看四周,又看着我:“我、我看见小叔叔来了,可、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对了,是妈妈来了吗?我听见妈妈的声音了……”

  我彻底的长出了一口气:“是啊,妈妈本来生病住院了,可为了找你特地来了。走吧,我们这就去找妈妈。”

  “诶?小叔叔的衣服怎么开了?”多多忽然问。

  啊?!对了,我刚才被寂又给弄得……我连忙放下他把衣服整理好,又找到外套穿上。

  我们一起从山里走出来,多多的妈妈一见便跑过来一把抱住他:“多多,吓死妈妈了,多多……”

  “妈妈……”多多的圆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妈妈。

  看着她们母子团聚的样子,我的心也放了下来……

  经过这次的惊吓,多多的妈妈出了一身大汗,病竟然意外的好转了。晚上她来到我的房间向我道道,接着又谈起了多多的事情。

  “也许我不该这样说,可多多实在是太寂寞了。”我思考着说。

  多多妈妈的神情有点儿伤感:“是啊,我也知道,可我和他爸爸都这么忙,又能怎么办呢。”

  “这……”我想了想,“对了,为什么不把他送到幼儿园去?在那里会有许多小朋友和他在一起,就不会寂寞了。而且,多和别人接触对孩子的成长也有好处的哟。”

  “我也这么想过,但有点儿难处……”多多的妈妈抬起头,“不过这回无论如何我也会想办法的,总之为了多多……谢谢你,小。”

  我笑着摇了摇头:“这不算什么……”

  多多的妈妈走了。

  我暗自苦笑:比起没看到的那些麻烦来,这些你们看到的真的、真的不算什么。

  但愿从今以后,多多真的能不再孤独、寂寞,也真的不再被“寂”有机可乘,更别再来侵犯我……永远不要……

  尾声

  多多的妈妈真的听从我的劝告,将多多送去幼儿园了。由于这些天又是很忙,我也没时间去问他怎么样,就这样过了几天。

  晚上,我洗过澡刚从浴室出来,忽听耳边有人在说:“嗨,你好,我亲爱的。”

  啊?我吓了一跳,回头看看并没见有什么人。

  “喂,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他又在说。

  “你、”我愣了愣,“你是寂?”

  “没错啊。”他好象笑了。

  我又厌恶又有些害怕:“你又来干什么?告诉你,别想再打我和多多的主意!”

  “别这么无情嘛,”他轻轻笑着说,“不管怎么说,我也给过你快乐呀。好了,我是来向你告别的,虽然我不能再利用多多了,但这个世上孤独寂寞的人可不少哦,所以我会永远存在下去的,再见喽。”

  “开什么玩笑,我可想和你再见面!”我冲他大声说。

  “那可不一定,”他调笑着,“多多可是很有潜力的,说不定哪天他的力量又发挥出来,我们还是可以再相爱的哟。何况你这么可爱,也许也有其他人喜欢你呢,哈、哈、哈……”

  “你去死吧!”随着他的笑声慢慢消失,我忍不住骂着,可心里也开始有点儿不安。

  正这时,房门被敲响了,我拉开门一看,多多正用那双圆圆的眼睛望着我。

  “多、多多……”我更加不安,“怎么了,这么晚还来?”

  “小叔叔,我好想你。”多多看着我说。

  天呐,拜托这小家伙别再说这种话,我无可奈何的说:“多多、幼儿园里好吗?”

  “嗯,很好。”多多点着头,“可是,小朋友虽然多,却没有谁比小叔叔好,所以、所以多多想、还是要和小叔叔结婚。”

  啊?!

  我连忙说:“多多,结婚的事要等你长大以后,而且、而且今天小叔叔真的很累……多多乖,回自己房间去,听话、再见啦,啊?”

  边说边关上房门锁好。

  天啊,怎么办、怎么办……

  我、我要搬家——

  (全文完)

<--内裤的诱惑 | HOME | 爱情的毒药-->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