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制兽 BY 我很BH | HOME | 五岁恶魔 by 天蓬-->

内裤的诱惑

  大二那年搬到校外住,那是一栋四楼的公寓,我就住在二楼,同一楼层中还另外住了三个男孩子,住我对门的同学长得胖胖的,满脸青春痘,让人看了实在不怎么舒服。

  另外两个就相当不错了,住胖子隔壁的,是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孩,脸上戴着一副无边框的眼镜,看来十分的斯文有气质;住我隔壁的,则根本可用「极品」来形容了,不但长得劲帅有型,眼神还时常流露出一股坏坏的气息。身材更是好得不得了,平常总是穿着紧身的T恤和贴身的牛仔裤,那厚实的胸膛及下裆随时都鼓鼓的一包,每次都让我直流口水,也常为了他而「一柱天」。

  幸好,我平常穿的裤子都比较宽松一些,不然可就糗大了。

  我们有一个共享的阳台,是用来晾衣服用的,刚搬来的第一天,我就被阳台的「美景」给震慑住了,除了一般的衣物外,最令我怦然心动的就是那一片「裤海」--各式各样的内裤迎风飘扬着!害得我当天晚上就为此而打了三次手枪。

  然后我开始偷偷地观察,发现那些四角平口裤原来都是胖子穿的;斯文帅哥偏爱白灰色系的DKNY或CK的牌子;至于剩下的那些多变的颜色及款式,大都属于我隔壁的酷哥了:红的、的、蓝的、紫的、大三角、小三角、丁字裤,反正你所能想象得到的颜色或款式,大概都可以找得到,我一直很好奇他到底有多少件内裤。

  有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我正在房里k书,忽然听到有人在敲门,打开门一看,原来竟是我隔壁那个「极品」酷哥!

  「你等一下有要出去吗?我想请你帮个忙。」

  「我不出去,什么事你尽管说!」既是酷哥开口,一百个忙我也愿意,……糟了,望着他,我的小弟弟又开始不安分了。

  「是这样子的,我约了个朋友来帮我修计算机,可是我临时有事要出去,一时又联络不上他,所以想请你帮忙,如果他来了,就直接带他到我房间,这是我房间的钥匙,他大概七点钟会到,谢啦!bye!」 他匆匆交代完就走了,我手里拿着他给我的钥匙,忽然有了一个很棒的主意…… 我偷偷地溜进了他的房间,带着一种搜密的紧张心情,开始四处翻着他的东西,而最主要的目的,应该是要解答心中长久以来的困惑:他到底有几件内裤呢?

  他的房间其实满乱的,各种杂物散放各个角落,衣服、裤子也是东一件、西一件的。

  我翻着翻着,终于在衣橱旁发现了一个中型的置物箱,打开一看,赫然发现了问题的答案--所有的内裤原来都放在这里!

  我一件一件拿起来数着,除了我曾经看过的以外,还有许多不曾看到过的,结果竟然高达42件,天哪!真是惊人的数字。

  望着这成堆的内裤,我的屌早就硬得快爆掉了,然后我又产生了一个疯狂的念头,我脱去了身上所有的衣物,然后开始一件件地换穿这些内裤,每穿一件,便在镜子前摆个自认为很性感的姿势,脑海中则幻想着酷哥穿着些内裤的模样,我的龟头因兴奋而涨红,前端也分泌物出湿润的前列腺液,不时会在质料较薄的内裤上留下清晰的印子。

  我的手不断搓揉着我涨大的屌。

  终于在试穿到第30件左右的那件CK丁字裤,射了一内裤的精液!

  我决定把这件沾了精液的CK丁字裤带走,反正他内裤这么多,应该不会发现才对。

  我将东西收好,穿好衣物准备出来时,忽然又在一个角落看到一个水桶,里面竟然是他换下尚未清洗的内裤,天哪,我的屌又硬了!我一件件地拿起来大口品味着,那种混杂着汗味、尿味,还有龟头前端分泌物味道的纯正男性体味,真是太迷人了!我觉得我整个人都快虚脱了,……啊!又射了一裤子。

  回到房里梳洗完毕才六点左右,我脑海中又浮起了一个念头:何不把这钥匙再打一副,那么以后就……。于是便马不停蹄地立刻到外面找锁匠打了一副。

  从此以后,我便常常找机会溜进他房里,只是会做好一切的安全准备措施,不再把精液射在他的内裤里,以免他日久起疑心,至于那件CK丁字裤则被我自然风干后保存了起来,毕竟那是我第一次在这里打枪的纪念品。

  又是一个星期天,我偷偷地来到他的房里,正当我打枪打得浑然忘我之际,房门突然被打了开来,赫然看见他站在门口!

  「我……」我简直一佛出窍二佛升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就知道是你!」他将房门带上后走到我的面前,「你喜欢我的内裤是吗?还是我的老二?」他用手一把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的头拉向他的下裆处,「喜欢就大口闻啊!」

  他的下裆处紧贴着我的脸,我感觉到裤内有东西正急遽地膨胀着。

  「帮我把裤子脱掉!」对于他的命令,我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然后我眼前立刻出现了一件包裹着硕大阳具的白色细腰内裤,他强力将我的头拉近那儿,让我的脸贴在上面厮磨着,我的胡渣与布料的接触发出沙沙声,可以感觉阳具的热度正努力的扩散出来。

  「想不想尝尝看?」他的脸上泛起一抹邪邪的微笑。

  「想!」我几乎反射动作似的回答。

  怀着一种朝圣的心态,我拉下那件白色的细腰内裤,一只饱满硬挺的大肉B立刻弹出眼前,度量至少有17公分长,从前只能借着G片解渴的东西,如今竟然鲜明地呈现在眼前,那大屌散发出雄性贺尔蒙的气味,我张开口将它含了进来,然后用力吸吮起来。 「干!你吸得我真爽,再用力一点!」他用手抓着我的头发忘情地晃动,狂野的声音不断地鼓励着我,我吸得更带劲了。

  「让我多爽一下。」他猛然将我推倒在床上,然后将我的腿分开两边抬了起来,我那最隐密的小穴就这样完全呈现在他眼前。

  我忽然觉得有种羞耻与罪恶感,便把头侧向一边,然后闭上双眼。

  「干嘛,怕我啊!把眼睛睁开看着我!」

  眼睛一睁开,便看到他的脸朝我的双腿间埋了进去,然后一阵电流般的感觉,差点让我缴械投降。

  他的舌尖灵活地舔着我的屁眼,一种前所未有的舒爽在全身流窜着,我觉得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

  「啊--好痒-」我扭动着身躯。

  「这么淫荡,叫大声一点!」他边舔边用力的套弄我的阳具。

  「啊!嗯--我快-快受不了了!」他越用力舔我的屁眼,我越不自觉地叫得更大声,「我-我-我要出来了!--啊-啊-」一道强劲的精液从我的龟头激射出来,射得又高又远,甚至有一部份还射到我自己的脸上,我近乎呓语地重复说道:「不行了--真的不行了--」

  「不行?哪有这么简单?」他手里握着他又粗又长又硬又烫的大阳具,开始在我屁眼处摩擦着,然后硕大的龟头开始缓缓进攻我的屁眼。

  「-好-好痛!」

  「忍着点!待会儿你还会求我用力干你呢!」话刚说完,他又往里面挺进了一些,我痛得眼泪都快飙出来了,「你的屁眼真是他妈的紧--呸-」他抽出巨根,吐了口口水在手心,然后涂抹在龟头上,再度攻了进来,我强忍住痛。

  经过一番折腾后,他终于完全插了进来,我的屁眼感觉像火烧一般,然后他开始缓缓地抽动着,那灼热感随着他的挺进,竟一点一滴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居然是一种难以言喻的舒爽感受,我也因此不自觉地发出了呻吟声。

  「贱货,知道爽了是吧!」他猛然抽出他的大屌,「求我!求哥哥干你!」在他将yinjin抽出的那一刻,我的屁眼霎时觉得空荡荡的,魂也好像去了一半。

  因此我羞耻的说:「求求你干我!」

  「大声点,像蚊子叫一样!」他使力握紧我的阳具。

  「快干我!」

  「再大声点」

  「快干我!」我放声求他。

  「很好,就是这样,来!我们换个姿势!」在他的指示下,我趴在床上,弯下腰,抬高屁股,就像一只发春的母狗似的,然后他再次从我后庭插了进来,用力地干顶着我。

  就在此时,面前忽然又出现了一件熟悉的CK灰色内裤,我立刻抬头一看,这不正是斜对门的斯文帅哥吗?怎么会……

  「我以为你不回来了,快让我们的底迪尝尝你的屌吧!」 那斯文帅哥二话不说立刻拉下内裤,抓起他的屌就往我的嘴里送,我这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一张口就将那屌含了进来,这根巨棒虽然没酷哥的那么雄伟,却也是颇为可观,我卖力地吮着它,把斯文帅哥逗得兴奋异常。

  「爽!」他把他的yinjin用力挺进来,然后双手抬着臀前后抽送着,有好几次都顶到我的喉咙深处,让我差点没呕出来。这下我可是四面楚歌,我的屌也因此更显硬挺。

  「换你了!」他突然抽出肉B,然后走到斯文帅哥的身后,不由分说地插入他的屁眼,而就在我还来不及反应之际,斯文帅哥便顺势抓住我的屌舔了起来,配合他的屁眼被戳插的韵律,他前后上下的吸含,我的屌都像快要溶化一般。 酷哥又持续挺进了一会儿,然后猛然抽了出来,立刻朝我的嘴巴送,射了我满口的咸腥精液,而我也射了斯文帅哥一整嘴。

  <完>

<--制兽 BY 我很BH | HOME | 五岁恶魔 by 天蓬-->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