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算命 BY lyrelion | HOME | 制兽 BY 我很BH-->

  视

  从动场回来,我照常的洗完澡准备睡,灯後,正要入梦,传来,一阵男人的呻吟,

  淡,若有似,我有好奇,因为声音好像是从隔壁室友那边传来的。

  我越落地窗,从相的阳台走去探视,拉上的窗帘面,见到了令我震的画面。

  室内灯光全灭,但是室外的霓虹灯,映射出两实的男,一个仰在床上,另一个正跪在床前,

  上上下下的动着,我看不清楚,但是很明的知道是生了什事情,我想步,但是突然床上那人,

  低吼出声,身因为激情而挺起。

  是他!我突然见到他的面孔,居然是我隔壁的室友,平常看他阳刚魁武的在球场上,

  想到是一个gay,真是令人以相信。我起的步,突然踏不出去。

  阿翔是我室友,184的身高,又是球校队的,往往是女孩子们幻想的男友对象,

  老实,我然跟他是同租层生公寓,但是每次见到他,他总是很腆,几句话就人了,

  最近帮我们班上那位系花,传送了一封情书他,他还很不高的问我,为什要样做?!

  怪喔!原来如此!我有一恍然大悟的八卦快感,但是床上的肉变了姿势,

  阿翔不晓得从哪生出了一个保套,那个男孩居然用口替阿翔套上了,我看得目瞪口呆,

  接着阿翔将那人板了来,始用舌按摩他的小菊花,那男孩呻吟,我听着声音身也跟着噪热起来。

  是怎一回事,我下半身不由自主的始挺立,内裤绷得我很很不舒服,我伸手想整了一下位置,

  手抚摸男根,传回大一阵莫名的快感,不自主的始戳柔我的龟。

  面阿翔拉高了那男孩的腿,由正面缓缓的入了他,阿翔背对着我,那强健的背肌因为灯光的照射,

  明暗刻画的线,性感了!缓不一的节奏,在阿祥的刺,及那男孩的喘息声中,我好像看了一场致的舞蹈。

  着他们加快的速度,我手在我阳具上的动作也跟着加快,阿翔更用力的低吼,那男孩先是了一句什,就是一阵战栗,

  阿祥也在此,腰用力一挺,就不动了。

  我被突然的止吓了一跳,慌忙的逃回房,怕被他们。

  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平复,我想像着刚刚的画面,手指像是有自己的意,沿着我的胸腹往下伸展,的在肌上加重力气,

  伸了内裤面,握住了那跟昂的生命,我褪去了三角内裤,也褪去了包覆着龟的包皮,通通的龟跑了出来,

  中文系的我,对於清平总是有着莫名的好感,但是此刻任何一句话比得上「一露凝香」个形容了。

  前列腺液了出来,好个「露凝香」,的阳具挺得更高了,袋面突然撞了一个画面,

  阿翔被吸允因为而挺起的上半身!

  那实垒垒的八腹肌,壮阔饱的胸膛,我另一手跟着抚摸起我的乳尖,一阵阵电流起,「啊....」我喉咙出的声音,

  真是叫我羞,但是我又停不下来,我加快了速度,上了眼,想像着刚才的画面,突然一法形容的感激射而出,

  一股热流喷洒在我的脸上嘴角跟胸腹之,我抹去眼角的黏腻,看清楚了一身的狼,大量的精液布了我的胸膛,

  肚脐以下的地方,还在巍巍着,吐泄着生命之液,我从来爽。

  孤灯下,我的爱情尾乞,像弃猫,等你的来到。

  视

  清晨我醒来,身突然不能动弹,我被绑住了,想要呼救,嘴也被塞住,然後一阵阵特的感自下传了上来,

  有人在吸我的指?!温温热热的感好特,还用舌尖舔我的指,一股电流蜿蜒到我的小腿、大腿内侧

  ,最後停在我的腹股沟,舌尖一的我的大腿跟部,我受不了的想扭曲身,呼吸越来越快,腰已不自主的向上巩起,

  我的呼吸突然被塞在嘴的西呛到,拼命咳嗽!

  那人拔掉了塞在我嘴的内裤,也拿走了遮住我眼睛的巾。

  是小翔!!

  小祥用很奇特的眼光看着我,话非常温柔:「你还好吧!」完突然又很奇怪的看着我,动作也停了下来,

  我感到好像.....好像那目光有深情......我不禁脸了起来。

  「昨晚的事被你看到了?」我了,不知道该什。

  「那我只好把你先奸後杀、杀人灭口了!」

  我讶的张大了嘴巴,他突然脸靠了来,吻了我,舌在我嘴翻,我蹬大了眼睛!我被男人吻了?!

  可是....可是......好温柔的一个吻,我居然在不知不中被软化了。

  「在不然就看你的表搂,如果你的表让我意,那我就只奸不杀搂!」他的眼神透出一股俏皮。

  我还来不及反应,突然他就含住了我的命跟子。

  「啊......」老实,我想到我的初次会了一个男生,也想到样的感,我....不讨厌。

  我很辛苦地抬起了身,手还被绑在背後,我想跟他,我不会透露出去他的秘密的,但是感

  感又让我不出口,我不想他停下来。

  一阵阵麻的感受,自下传来,好像有火焰在内燃烧,我被那阵灼热昏了,身不断扭曲翻动,

  但是被綑绑的手,挣脱不了束,我将力气加压在子上。

  他突然停了下来,看着因为我出力而拱起的手臂肌肉,

  「,你好美!」我突然了气!什叫做你好美??

  「,我从刚近校就被你在动场上的英姿吸引了,後来打听到你要找人一起合租房子,

  我就又辗了你。其实....我已经喜你很久了。」

  突然被一个帅哥告白,我真的很讶异!而且还是在如此奇特的情形之下,我身僵硬在那。

  阿翔突然用目光,爱抚起我的身,被他目光照射到的地方,好像被火把杀依样灼,他的手跟着爱抚起我的胸部,

  眼神专注的注视着我,我有被他的目光感动,身又软化了,他的大手摸我的腹肌,在我的肚脐上圈圈,

  很但是又很舒服,大手又巡视到我粗壮的大腿,突然拇指一压,不知道被了什穴道一样,我的老二又猛的起,

  「嘿嘿,你很不乖喔!」他的手摩擦着我的硬屌,我又始有迷幻了

  「啊.....」是我嘴叫出来的声音吗?

  他又停了下来,「真好听!我希望可以一直听到你的声音。你看我都起来了!」

  我沿着他丘陵起伏的胸腹往下瞧,果然一大17cm的大屌,昂而挺立。

  他把那大屌伸到我面前,一股特殊的气味扑面而来,但是我不倒讨厌,相反的样的味道让我很。

  我伸了舌,舔了一下他的光滑龟,「喔!,好舒服喔。」

  我突然想到一个子,我整跟含吸了去,但是又太大了,所以又吐了出来,像是舔着冰淇淋一样的,

  舌用力,他的大屌还一弹一弹的不打在我脸上。像是真的冰淇淋一样,我的口水沿着菁部流下,

  我又将它舔了上去,整跟老二被我舔到油亮,

  阿翔一直受不了的喘气,最後有腿软的向後躺倒,我因为被綑绑而法趁胜追击。

  「干!你真棒!」「那就放我,可以让你更爽!」

  「呵呵,我那笨!而且我还有更好的让你品勒!」『品』两个字得特大声,

  我脸了,突然想到我怎突然变得那大胆?!我对我的反应感到迷惑。

  阿翔突然将我抬起,舌按摩起我的大腿,又往内部侵入,刚碰到我的屁眼,我好像被电了一下,

  怎回事?我的身好像不听使唤,始得有幻的感受,阿翔舔弄我的菊花,还而用舌面刷我的阴穴,

  含着我阴囊嘴咀嚼然後边吸我的老二,一边将手指深入我的屁眼了,

  我的手被绑住了,只剩下腰部可以扭曲,但是我动的腰臀,似乎更刺激了阿翔,他又深入了一跟手指,

  撑了我从人被人重视的小穴,「你好喔,我光是想像等一下我被的感,我就快要射出来了!」

  阿翔将我的臀肉扳,提枪突刺!

  「阿......」好痛!然刚刚已经经按摩放松,但是手指跟那粗大的老二,还是法比。

  阿翔他吻了我,「放松!放松!你会感比舒服。」

  我试着不去想下部传来的疼痛跟胀的感受,用力的吸阿祥的舌,哼!我也要让你痛!

  但是阿翔好像很爽的样子,那跟大屌实在太大了,只是入了一半,在始慢慢又去,

  其实痛只有屁眼被撑那比痛,而大屌入後,是一胀想上厕所的不应感受,

  但是阿翔很我,将整跟塞入後,就不在动作,让我慢慢应他的大小形状。

  慢慢放松的我始有了其他的感,他的屌好硬!好!在我内!

  样的想法,像是个燎原的星星之火,他的热度燃烧到我身前面对应的地方,

  我的屌也好热好!好想泄掉一些西

  我的身不自主的移动,「啊!慢一。」

  我抬看着阿翔,他鼻挂着一滴汗水,注意原来我们已经身大汗了。

  他的眼神在冒火,我心有所动,样的效应是我引起的吗?样一个大帅哥,会因为而生样大的望吗?

  我想实的动了动,阿翔呻吟起来,「!你样我会受不了。」

  突然他眼光定了下来,「你知道跟深爱的人做爱的那感受吗?!我几乎快要忍不住了!」

  我.....我...傻住了.....甚至是.....我好像有心动了,平常对於阿翔,我也是很在意,但是只想到是室友互相照应,

  照顾弟是应该的,而他俊俏外貌实也会让我在球场上多看他几眼,

  我有想那多,可是样的告白,我心理突然得暖暖的。

  我舔去他舌尖的汗水,「把我放来吧!我不会跑掉的。」

  阿翔解了我的子,他的硬屌还是脱我的身,我抚摸着阿翔俊美的脸庞,

  有不太敢相信一切是真的,阿翔始缓缓动了起来,那感很奇怪,好像一个活塞打了一些西,

  去内,不上是舒服还是压力,但是就是一按摩的感受,阿翔又吻了起我,我突然被甜蜜征服了,

  屁眼的不也消除,取而代之的是一热度,也是一硬度,而阿翔动之的节奏,也影响了我的呼吸、心跳。

  他一手扶着我的腰,一手在我的命跟子上游移,配合着他刺的速度力道,我前後享受着相同,甚至是倍的快感,

  我忍不住的手住了他的臀,催促他往更深的幽境前,踩着勇士行曲的步伐,他实的臀部感到我手掌的力量,

  而更,我....我实在是快忍不住了。

  我喷射出了一到激流,越了我的部,滴落在枕上,在我还停歇的喷泉活动,阿翔突然僵直了身,

  身向後仰起,大的胸腹肌,因为用力而屯,他大吼出声!我感到下多了一些暖滑的热流,他射了。

  射完後,他摊在我身上,老二还拔出来,在面一弹一跳的,我抱住了他的熊背。

  暂我也不想多想,也不想多动。

  视

  後的几天,其实我也多想,但是就是有一怪怪的,

  因为阿翔好像就直接以我的男友自居了,就常常在我身边晃来晃去,

  中午了一起吃饭,我有烦,了一个人的生活,

  还真不习被人照顾的感,你看他又来了,拉椅子,放上两筷子、汤匙,

  「那个我自己来就可以了!我又不是什族女士,还要你帮我拉椅子勒!!」

  『因为你是我最重要的人阿!!』

  「白痴!又来了!」其实,我不讨厌他样拉,但是男生爱男生,我然不排斥,

  生在自己身上,还是有怪怪的。

  『我是真的很爱你阿』

  「你够了喔!」我想想是不是该劝导个大帅哥回是岸呢?

  「你不定只是一迷惑在肉,你你爱我,那又能明什?又能怎明?

  两天你玩腻了,就会放手了。男生爱男生又有什前途??」

  阿翔脸色拉了下来,我的心也跟着down了下来。

  『喂!你有有10元?』

  我也不晓得为什?突然的有起来,不行!要坚一!

  如果此刻我不拒,不定我又始心软了,倒就我自己都要陷去了。

  「偌」我了一个板他,他将4个10元板一字排,放在我跟他之,

  像是一道楚河界,我有心凉,还有作痛,那快就划清界线吗?

  「好啦!我去付......」

  阿翔大笑出声,我讶异的看着他,怎个人疯了吗?一下子生气一下子笑的??

  『你不是要我明吗?』他指了指桌上『你看!四十(事实)在眼前阿!!』

  完大笑

  「哇勒....」

  我似乎很搞得懂自己?

  一切明明就不该生的,而我跟阿翔之又什情人的事实存在,

  为什我还是有一??道我也对他有意思吗?

  而为什当他笑的候,我突然得身边亮了起来,好像他就是样的一个阳光男孩,

  感染了我,也也正在感动着我。

  回到了家

  『喂!那家那好吃ㄟ....』他突然的,我得一定有阴,

  他一定又想上我的床,不我要坚的:不!那便宜你。

  「不要叫我喂,我又不姓魏!」

  『我还想到要叫你什阿?我是很想叫你:小,我的甜心...等等,但是你一定不愿意。』

  「去!」我移话「那家不好吃,下次在家吃泡好了。」

  『好阿!那下次你帮我泡,如何?』

  「好好好!你回房去吧。」我推着他宽厚的背,到他口。

  『你真的下我吃吗?』他了。

  「对拉!对拉!你快去!」

  阿翔突然一抱我身上床,的对我笑着,『你自己的喔,你\\\"下面\\\"要我吃』

  我又中计了,但是我也突然动不了了,因为阿翔沿着我裤子的突起,正在或或重的按摩着。

  视

  夏日的树影在玻璃,落落的映射出阳光,

  我啜饮着茶,跟伴享受的午後光。

  『你是神经少了一大段吗?』

  话的是一个大美女,当她听完我最近生的事情後,差喷出了一口茶。

  『你阿...你阿.....呵呵.....样的一个美少年,我早知道一定会生事的,

  而且那个什翔的,我第一次见到就知道:他对你一见情,呵呵.....』

  「你不要那八卦好吗?」我皱着眉。

  『你阿!任何人一看就得你是个大美人,只差你不是个女的,呵呵,你入至今,要不是有我个伴顶着,

  恐怕追求你的人,早就排到校口去了。』喝了一口茶,嫌不够的还在

  『倒是那个什翔的,还真有心阿,先是跟你变成室友,然後在慢慢来,哈哈,不他还真有耐心ㄟ,

  隔了那久才出手。』

  「你了,帮我想想看该怎拒他比好??」

  『好!你先跟我你们展到哪了?』

  我突然脸了不敢回答。

  「....你就不要管了。」

  『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有拉!怎样拉!」

  『看你耳根都了还怎样?怎样,我听第一次很痛的,是不是真的阿?』

  「.......」

  『用那会不会爽阿?』

  「.......」

  『他大不大阿?』

  「哇勒.....我以为问,只有男孩子才会在意?!你怎心起他的size问呢!」

  『不然要问什?我一问你三不答。』

  『好啦好啦!我正经的问你,那你呢?你对他的如何?还有你对同志的看法如何?』

  「我就是为了个在困,我.....似乎不讨厌他,还喜他的,男人喜男人,在在个社会是不算什了,

  可是我也想到会生在我身上阿!!??」我烦恼的着。

  『恩......你居然是真的在困惑ㄟ,看来你是真的喔!』

  小夜一句话突然醒了我,我好像真的越来越看重段感情了,「样我该怎呢?」

  我都快哭了,有一很奇怪的感涌了上来,我不想失去阿翔个朋友。

  「不管怎作,我都不想失去阿翔个朋友!」

  『越是舍不得,感情就放的越深。』小夜突然重心的

  「不是的!我只是把他当很要好....很要好的朋友.....」我急於解。

  『瑞!不管怎样,我不希望你受到伤害!知道吗?』

  「夜,你。」

  『你不想失去个朋友,那他呢?是否可以只把你当作朋友?还有我听gay都花的,他是否只对你一个人忠呢?』

  我中突然雷巨响

  『瑞!你怎了?怎突然脸色白!』

  我段沉迷在阿翔的细心追求跟甜言蜜中,怎那粗心大意,

  忘记了那一夜,我视到的画面,那个男人是?

  我怎想到??!!

  是我自己不想去想,还是真的我想到,怎一碰到阿翔,我就袋不清了?

  我是怎了?

  「夜.....我要先走了。」

  『怎了?看你脸色不太好。』

  「事。」

  小夜知道我愿意就会,不愿意她也不会强迫我,所以她真的是个好朋友。

  『瑞,记住!千不要伤害到自己喔。』

  「恩!你」我了小夜一个笑容,,我的脸色变得十分凝重。

  那男人是?我袋突然充了个问号,法在放其他西。

  视

  一些吵的声音,把我从昏眩的痛中炒醒,我还搞不太清楚状,

  就听到阿翔的声音。

  『你最好不要再,不然我会跟你翻脸!』

  阿翔为什在生气?我挣扎着到边,拉了拉版手,被上了。

  生了什事?不是那人我在见面吗?怎我就昏倒了?

  我找到了一扇气窗,突然见到了令我震的画面。

  就是他!他正跪在阿翔的面前,阿翔的上衣被拉到肩膀,裤子也掉落在膝。

  古色的胸膛,及深刻的腹肌,我所熟悉的那男人的一切,被人掌控着,

  那人正在吞吐阿翔的大屌,出出的,我看着那个望中心,消失又出,

  有一很奇特的感又在内升起。

  不是望!跟那天一样的视,但是今天的感不是望,而是一望!!

  我居然在忌妒他了。

  对了,我想起来了,今天就是他我来见面,等我到了突然被打昏了,

  原来他是要我看清阿翔的真面目,叫我不要跟他抢阿翔

  我的眼角突然出了水。

  是阿!本来就该如此的,同志的世界本来就不该是我可以踏入的,

  但是为什会有一心很痛很痛的感?道我真的爱上了阿翔?

  阿翔突然一拳把那人打倒在地上。

  「你打我??!」

  『我警告你要可而止了,你还不知好歹。』

  「我们也不是第一次了,为什不可以?道你真的对那小子动情了?

  你知道他根本不是同志,你还样。爱上异男是好下场的。」

  『你管我!我只不跟你上一次,你以为你是我的?我就是爱瑞,你不要在妄想了。』

  「阿翔」那人气突然缓和「那就人家最後一次嘛!你上次弄得人家好爽。」

  手又在阿翔的命跟子上移动,阿翔倒抽了一口气。

  我有气,阿翔不知道我在,那人根本就是故意要我看到一幕,

  如果阿翔真的答应了他,那我必然会伤心自动去,好利害的高招。

  然我看穿了阴,但是我不敢出声,因为我也想看看阿翔面对惑,究竟如何处理?

  是不是也代表了,我也已经爱上了阿翔??

  那人伸出了印印的舌,舔着阿翔的龟,好像得胜利一样,

  的出吱吱的声音,在室外灯光的照射下,一截然不同於第一次见到阿翔交傋的美丽,

  肌肉的层理明,示出漂亮的力美,平常跟阿翔做爱靠得太近,欣不到原来阿翔的肉,

  是般的完美。

  本来就是了,动物世界本来就是雄性的外表最美,此刻展出来的正是般。

  我自问自己,突然自己可能有的gay潜。原来我一样爱好着男性的肉。

  阿翔拉起了那人『聂,我们到此为止了,我是真心爱着的,我不想在跟其他人做了。』

  那人一脸讶异,

  「呵呵....不可能太了,他看到你跟其他的人上床,恐怕一辈子都会变成恐同症了。」

  他指了指我所在的位置,阿翔突然跟我目光相接。

  一股电流交而,阿翔低下了,避了我的眼神。

  「嘿嘿....我想我该烙跑搂,阿翔,你拒了我,下子看你怎收尾?」

  那人後,阿翔还呆立在原地,那个身影好像有力感,又好想失去了一切,

  我有於心不忍。

  「翔,帮我打吧!」

  阿翔走了来,我看得到他的手在抖,了喇叭。

  当我出经他身边,他还是低着,我不知道该什,只是伫立在他面前。

  『你可以...走...了...』他哽咽的。

  「翔,我....」

  『我爱你很久了,但是受不了惑,我....话可了。我不够格爱你。』

  一滴眼突然落下,我的心好像被针扎了一下。

  我不话,拉了阿翔,吻了他。

  阿翔渴的回应着我。用舌尖在彼此得嘴探索着。

  我的手在翔背後收,让翔实有弹性的肌更我。

  『....我想要....』

  「叫我瑞,就好了。」我拉着阿翔,了小房,上了,

  迫不及待的脱去阿翔的上衣裤子,世上最完美的雄性眮又出在我面前了。

  想清楚了自己的心意,反而放的来。

  我舔弄着阿翔的脖子,很有男性的味道,粗粗壮壮的,他向後伸去,

  喉凸了出来,我吸允向下,宽阔的肩膀,饱的胸膛,我在乳晕停了下来,

  的用舌尖着乳尖,像是打着摩斯密,带着一阵阵电流传到阿翔的中,

  『阿...瑞....』

  我手在下方握住了他的坚挺,缓缓的移动。

  嘴巴吸允着他的胸口,在咬他的乳。就像是阿翔平常对我做的。

  用舌尖在他八腹肌上按压舔,肚脐回旋。

  下到两腿之,阿翔挺了挺腰,那跟雄壮威猛的刺向天空,

  但是我了它,我要慢慢折磨阿翔,我两手板着阿翔的膝,

  用嘴巴舔弄着阿翔的大腿,在慢慢往上,来到大腿深处。

  舌尖像是一支彩,在人的身上彩,我用细探他的深度,

  在用毛刷刷他的曩部,合含一口温温热热,用口水滋润两粒小弹丸。

  再像是爬着刃高山,沿着他的青跟血管起伏,我像是攀岩高手,

  寻找他一枝独秀中凹凸可落之处,一一踏足,最後登上峰顶。

  光滑润的峰顶。

  阿翔此已经不能自己,那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跳着属於自己的节拍舞蹈,

  我手接了阿翔的指棒,的下压,起奏人最不可思的乐章。

  在我上上下下的起伏,阿翔也着我翻,阳光视着阿翔健美的身,光影在肌肉线明灭。

  我以口接手,因为我的手在他的胸腹之还有未完成的工程。

  夏日的午後,阿翔像是路边黝的工人,拼命的打桩工程,有着一震的节奏,

  有着喘息、有着汗湿。我像是夏日渴的人,吸着我的凉饮,我要我的蜜汁!!

  『阿!!』

  彷佛一阵天地动,火山喷,热的融岩流,自我的嘴角溢出、低下。

  阿翔喘着气,接我口中的液,我热吻。

  『瑞,我好幸福喔!』

  「我也是阿!」

  全文完

<--算命 BY lyrelion | HOME | 制兽 BY 我很BH-->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