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小豹子 | HOME | 小明的神秘花园-->

巧克力的苦味 BY K通缉犯

  我把放约到了家里,一个他觉得安全我觉得方便的地方。

  因为我和他就在一个楼层里。

  我的房间在靠北面,所以入夜以后还是有丝丝的凉意……

  不过……

  没那么夸张吧……

  看着放双手抱胸的样子,我真是又好笑又好气,我就那么叫他害怕?

  那他还不时的偷偷瞪我?

  “你有什么事情?”语气里充满了防备。

  我不言语地从床头柜里拿出一盘贴着“动物世界”标贴的录影带给他。

  “什么”他愣愣地看看带子再看看我。

  “看清楚了?记得这带子是哪里的吗?”嘴角尽量勾起一个不容易叫他察觉的笑容。

  “嗯……”他还是迷茫地样子,但还是点了点头。“这是我的录影带……你怎么拿到的?”

  从看起来傻傻的放手里抽走带子。

  “准确的说,是放在你书柜上V8里的带子……”

  我好正以暇地等他反应过来……

  “你的意思是……”他睁大了眼睛看我。

  我点点头。

  “没错,就是那天晚上啊,我保留以做纪念……”

  放跨上一步想从我手里夺走带子,我早有提防地避 开 来。

  “你……”他的脸涨地很红很红,或者是气的也说不定,我不知道。

  “带子还我!”“可以啊,但是我有条件的哦。”

  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情,说给就给。

  “什么?你想干什么?”

  “你比我更清楚我想要的是什么。”轻轻地逗弄他垂在脸颊边的发丝。

  是的,放很清楚我话里的意思。为此我还被他狠狠地瞪了一眼。

  “你在威胁我吗?”

  这很明显,不是吗?

  笑了几声,我漫不经心地反驳他,“没有,我怎么会威胁你。如果是威胁的话我可不会这样说。”

  我比任何人还清楚自己恶劣的心性是怎么样的。

  “如果是威胁的话,我会说‘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就把带子里我们亲热的‘一晚’放给诗书街上的人看。或者,不用那么麻烦,只要给你家的那个小鬼头看就好了。让他看看他亲爱的爹地其实是多么的……可爱……’。亲爱的放,这才是威胁。还想听听其他的几个版本吗?”

  “你……”他气的浑身微微发抖,也末可奈何地处于不利的立场之下。

  “K……如果我说,我可以做一切事情,但是不会和你……和你……”

  “和我上床?”看他别过脸算是默认,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那是什么话,做一切事情?

  他真的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吗?

  也只有他这样天真的人才会说的出来吧。

  将手里的带子丢回柜子抽屉,锁好。

  冷眼看向他。

  “那好,你现在就签一份财产过度书给我。”果然,他的脸上现出吃惊的表情。“把你所有的财产 产包括这条街都过度到我的名下……”

  点燃一只烟,叫尼古丁的苦涩充满鼻腔。

  “你……”他瞪圆眼睛的样子有那么一点点的可爱,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块土地应该是他祖上留下来的吧。

  “K……你是在开玩笑吗?”僵硬的语调。

  和他如临大敌的样子相比之下,我的玩世不恭就显的有点大逆不道了,“当然,我当然是开玩笑……”

  我要这土地干什么?或许小放当他是宝,在我看来……根本毫无价值。

  “你自己说的啊,可以做一切啊。”结果呢?做到了吗?

  不经过大脑的话人人会讲。

  “我不强迫你,你有两个选择:一,签下财产过度书。或许我可以试着用这土地种西红柿试试。二、自己脱衣服……”

  “你……”放抓住自己的衣襟,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我的天。

  一个二十九岁的大男人,我竟然会在他的身上用楚楚可怜这个词。

  我一定是很长时间没找我的那些“朋友”了。

  皱着眉走上前,“好了,又不是女人,扭捏个什么东西啊。”从他的身后将他抱住,自他还牢牢抓住的衣服下摆中伸进手。

  感受他腰间那细腻的肌肤。

  他是怎么保养的,这样的皮肤模上去似乎比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年还要细腻。

  “不要这样……K……”轻声又为难的做最后的挣扎。虽然在我看来更象是欲迎还拒的样子。

  “为什么不要?”拉开他紧紧的手指,“你也喜欢的不是吗?”

  在他的耳边吹着气。

  很简单就把衬衫的扣子一颗一颗的解开,指尖在他的乳首处流连不去。

  很明显地感觉到那小小的红珠在我的逗弄下慢慢变硬,如同花蕾似的悄悄挺立。

  “嗯……”放的喉口溢出一声类似陶醉的呻吟。

  调笑地轻咬他的耳括。“看吧,你也有了反应了哦。”

  我才不信自己会被这样一个青涩的人儿吸引住,被亲爱的房东所迷惑的不过只有凯一个而已。

  我不过是图个新鲜……而已……

  这样告诉自己,让放的身体倚靠在怀中,双手慢慢地往下模。

  在他的裤头处,被他轻呼一声,细滑的触感覆盖在我的手背。

  “不要……”颤抖着想我打消念头。

  不过……

  可能吗?

  “害羞?那好我可以关上灯…… ”或许这样他会好过点吧,或者--更刺激?

  好在我们 站的地方就离门边的开关没多远,一伸手就可以够的到。

  瞬间,暗在我的房间里肆虐地侵占了我的视线。

  怀抱着手臂间的柔软,我半拉半抱 地迈向床的方向。

  随着推倒的人体和我自身靠上那弹力的床褥一声轻呼从身下传来。

  “怎么了?”一边询问一边手也没闲着的摸索他胸前的衣扣,将它们慢慢地解开。

  “等一下……”

  因为视线受到了限制,我只能在触觉上要求达到平衡。

  在未适应暗的时候,我已经掌握住了身下人的

  “放开我!”胸口受到推拒的力量。我本能地收紧手指--在我的手指间,放痛苦地哀叫了一声。

  “亲爱的,你应该比我还明白,这里被抓住的话……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哦”慢慢地,我适应了房间里的暗。

  在依稀可见的层次暗里,我可以看到放的轮廓,也能触摸到。

  “你这……家……伙…”断断续续地话标明他是很艰难地说出对我的不满的,或者是气地说不出话来了吗?

  我什么?

  不急着享受自己的战利品,我开始逗弄身下的人,就好象逗弄捕捉到的猎物--说猎物其实是有点过了。

  因为他根本没什么挑战性的就到手了。

  “嗯……等一下……等…啊……”刚刚就开始敏感的花茎很快就在我的手掌中鼓涨了起来。

  伏下身子,在他的脸颊,眼睑周围细细地步下轻吻。

  缓慢地移到他的唇。

  即使在暗里还是那么的沣润,我可以想象它半开启时的桃红色泽。

  含住那颤抖的下唇,如我想象里那么甜。

  隐约带着苦味的甜。

  假使我记忆里放的笑容象是蜂蜜的话,他的唇就象巧克力一样。

  是甜品,但是还带着不明显的苦涩。

  和巧克力一样的含有刺激QY的某种物质。

  我是个嗜吃甜品的人吗?

  我自问--

  不是的,一向以来,我都讨厌甜食--

  相接触的脸颊感觉到潮潮的液体。

  心里清楚那不是汗水,但是,真的有必要吗?

  我没觉得自己把他逼到什么地步,如果他能乖乖的听话。

  --我想我可以很快就放开的。

  将放腰间的裤口拉到他的膝盖处--我没那个时间也没那个义务帮他脱衣服。

  虽然有的时候我很享受这样的“游戏”。

  抬高曲起他的膝盖,使得放的下身可以稍稍的脱离开床面。

  “不要--不--啊……………”我的进入叫他暂时停止了挣扎,干涸的甬道紧紧地包裹着我的分身。

  远比我想的要热,甚至比上次的亲密还要火热。

  一时间我的房间里除了时钟的秒针在那里走动,还就是我们的喘息声。

  从我身下传来的带着浓浓湿意的喘息。

  我静静地等待了一会儿,同时也享用他那呼吸时细微的收缩和渐渐现出的湿润。

  “很…很疼…”轻细的好似蚊吟地声音。

  伸手探向两人结合在地方。在他湿润颤动的边缘轻按。

  指尖沾着一点黏黏地湿意。

  来不及细分那是放甬道里经由我的律动产生的润滑,还是刚刚的粗鲁进入导致的后果。

  下身的骤然收紧而暗自咬牙。

  按住放的肩膀, 尽力深地进入那温暖的 甬 道。

  “嗯……”闷闷地忍痛声在我的身下响起。

  环抱住他有点凉意地身体。

  我希望还能控制好自己的理智。

  要求一个人在ML的时候还保持相当高的冷静程度--尤其是我。

  不伤害到我现在的“猎物”,确实是有点难度。

  “好了。很快就会结束的。”最终我还是在他的耳边这样说道。

  他的泪水有点咸咸的。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 感 觉。

  我并不是没有看过人哭。

  对于我的安慰,回答的只有含着呜吟的喘息。

  从放的身体里退出来。

  很清楚地察觉到我退出时,那柔软的内壁反射性的吸附和蠕动。

  “……K…?”也许是没搞清楚状况。带着哭腔的放叫着我的名字。

  我并没回答。

  因为我正忙着把他的身体侧过来固定在床铺上。

  虚弱的放任由着我的摆弄。

  将他以侧卧的方式按在床上。

  托住他一边的膝盖,使得放一腿高举,似乎是合并的伸缩三角架一样并拢。

  下身充血的花茎,被他自己流出体液弄湿而微微晶亮的后庭洞口清晰地暴露出来。

  手腕一用力,在放身体微侧的同时,我再次进入他洞开的甬道里。

  因为有了刚刚的润滑,也因为放生理上隐约等待着的渴求,几乎是没阻碍地,将我的欲望包纳在他细微蠕动的肠壁里。

  靠着位置地势上的优势,我半覆在放的身上,将他弯曲的腿往他的胸口处压。

  方便我每一次进入地更深。

  至于他在呻吟中伴随着的不只所谓的喃喃细语,我根本没办法听的清楚。

  我能感觉到的就是在他的肠道深处,那丝丝圈住我欲望敏感处的热度。

  暂且先让自己停留在温暖的地方,安抚似地捏揉起他胸前挺硬的乳尖。更多的是要品玩那里的幼滑和弹性。

  这个姿势的好处就在于,我在进行律动的同时,还可以对放的胸口,甚至是那仍然颤抖着的坚挺发起攻击。

  镶嵌在那泛红肌肤上的QY的“按键”。

  每每指尖捏按,都会连带地带来放下身的收紧。

  悦耳的呻吟和喘息更是有种湿润在蔓延着。

  “不要…啊…K……嗯嗯…我不行了,不……”放伸手探向自己的跨间。在我的注视下模到他自己的花茎,虽然我看的出来他因为羞耻感涨地脸发红。

  也许他快要达到**了,怎么说他也是个有孩子的成年男人 嘛。

  对于性AI这回事还是很了解的,即使面对的是一个男人。

  即使……现在处在尴尬位置的是他。

  他也是很了解自己身体上所表现出来的信息吧。

  难道他是想早早的出来之后,我们之间的“交易”就结束了吗?

  当然了,这不过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

  哪怕我并没有阻止他几乎是诱惑的自渎举动。

  我在他开始痉挛抽动的小腹、甬道,以及放微微吊起的眼角上看出了他的打算。

  不可否认的……那是一道很美丽的风景。

  想那么早就结束吗?

  一把抓住在大腿侧磨蹭接触的花茎。

  在那小东西喷出白蜜前,紧紧圈出顶端的凸起。

  “ 啊 啊 啊……”要不是身体被我压制着,估计这会放肯定会弹起身子。

  预想中的**并不会到来,反而会叫私处的痛感硬生生地压下去。

  徘徊在那里的热量还原本做好准备的欲望都积压着。

  固然有“不能达到的**才是真正的**”这样一句话,那种难耐的体验还是叫放的脸色呈现出一种怪异的红晕。

  “啊啊啊--”**的呻吟也渐渐转变为忍耐的低声嘶叫。

  我迎和那紧紧吸附着他欲望的甬道,开始了又一波的律动。

  次次的撞击都更深的进入,回回的往返又似乎是无意地刺激着放的敏感。

  “啊……”抓住边上的床单,放的手指绞握着它。紧咬的下唇出现一丝艳红。

  用力地达到前几次都没达到的深入,附在放的身上。

  停在里面,用沙哑的嗓音诱惑身下的人。

  “舒服吗?”看着他还残留地神志慢慢被欲望吞噬。

  “嗯……不要…K…”

  “不要吗?”恶劣地逗弄他最后底限,也是我的底限--

  “呜呜呜呜呜……”狂乱摇头的放或许只是主观地凭生理动作。

  压低身体,感觉又和放再次的接近。

  在一声近乎惨叫的呻吟之后。“求我,”在他的耳边轻吐气息,“求哦,我就让你射。”

  “嗯嗯……”放在迟疑……

  除掉我心里想要放彻底屈服的念头,本身的欲望……

  显然刚刚还残留在放身体里的

  在放叫人窒息的甬道里。

  那里蠕动的肠壁也在考验我的耐心,和自制力。

  我怀疑有可能在放先屈服之前我自己就失守了。

  不过,好在,先前的挑逗等于是已经点燃了放的欲火。

  他很快就顺服地说出我想听的话语。

  “呜呜……K…求你 …啊……求……让我射啦……”

  从还沾染着艳红血迹的唇瓣间吐出的暧昧语言,着实也叫我感到一阵莫名的兴奋。

  一道冰冷的闪电似的快感窜过脊背,低吼着将欲望迸发在放的体内。

  手指间也突然多了道热流。

  不过和那骤然收紧的“束缚”相比较起来,显得微不足道。

  双双到达顶峰后,我就覆在放的身上,调整自己的心绪,也调整身体上还在微微激荡的狂潮……

  “你骗我!”类似于女性那样的尖叫实在是不适合一个二十九岁的大男人。

  即使我很怀疑他的真实年龄……

  我点燃指尖的烟,忽视放那张恼怒的脸……不温不火地回答。

  “我有吗?”

  “有!你……你……你不是说……”气的鼓鼓的脸叫人真想捏下去。

  将才抽了没几口的烟在烟缸里弄灭。“你很想被我录下那段影象?还是……”看向他有点狼狈的眼,“想有可以保留回味的东西?”

  “谁,谁说的!”出人意料地,他竟然结巴了。不过我不想细想那里面包含的意味。

  到此结束了。

  象我一开始打算的那样。

  当我把录音带还给放的时候。就结束了。

  “好了,地主放。”我用沉稳的声音告诉他,也告诉我自己。

  “把一切都忘记吧。等你明天醒过来之后,就告诉自己,这不过是个梦而已……”

  “不用你说!”摔门离去,我丝毫不为他的粗鲁行为所动。那是他的门。随便他喜欢怎么摔——

  看着年扇桃木的房门,我突然忘记要做什么。

  站在那里。面无表情——直到——

  “铃……”我的手机?屏幕上显示出的是那个少有,甚至几乎是不曾出现的号码。

  “喂?………………好的,我后天回来——”按下停止键……我坐回桌边,重新点燃刚刚的那只烟。置身于开始弥漫的烟雾缭绕里。

  在缓慢移动的检验队伍里。我等待着处境的检查……

  突然而来的电话叫我放下在诗刚刚起步的酒吧。

  在佛罗里达的养父母发生了点小问题,要我回去帮他们处理一点法律上的问题。

  看来,这一走,要有段时间耽搁在那里了吧。

  想起昨天晚上凯渊千叮咛万嘱咐的样子……不由想笑。

  以他的专注,酒吧应该不会有问题才对……

  “先生,请问你要什么饮料?”空姐和蔼但公式化的笑容在眼前放大。

  恍惚间我已经做在靠窗的位子上。

  不之所以然地看一眼刚起飞的风景,抬头:“给我一杯香槟就好。”

  “好的,请稍等。”

  兰色的制服离开忙碌着。

  我把注意力放到面前赠送的那一小袋点心上。

  剥开一个有着金色锡纸的巧克力……

  慢慢品尝着那甜腻里的苦涩————

  “新闻晨报报道:今早五点二十分左右,一架飞往佛罗里达的波音747于大西洋失事坠毁,机上38名乘客以及4名机组成员无一生还。飞机遭遇雷电迫降未果坠毁。这架失事飞机航班号为XXX……

  以下是登机乘客名单…………………………”

  ——END——

<--小豹子 | HOME | 小明的神秘花园-->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