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暖玉 by 子霂 | HOME | 巧克力的苦味 BY K通缉犯-->

小豹子

  【楔子】

  墙外的鸡啼使我从梦中慢慢醒来,清晨绯红色的阳光从窗格子照进来,小豹子还在沈睡中,阳光照在他光滑、结实的背脊,微小、纤细的体毛泛着金黄色的光泽。

  我揭开他身上的毯子,轻手轻脚坐起在床上,慢慢欣赏这个还在酣睡中的少年的裸体。

  这是副完美的少年的背部,下凹的腰和凸起的跨部构成优美的曲线,让人忍不住想要将脸颊嵌上去感受它的柔软。 他的臀部如同一块刚刚揉出来的年糕,光滑而有弹性。

  我将手放在他臀部的沟股,向下移动轻轻搓弄他的肛门和会阴,小豹子似乎动了动,我小心翼翼的翻转他的身子,轻轻抚摸他的胸部。

  这小家伙已经勃起了,硬直的那活儿贴在腹部已与肚脐齐高。

  我暗中轻笑着这年龄的男孩总是这?快便有了反应。 我躺下来,右手绕过他的脖子将他的头枕在我的肩膀,左手向下摸弄起他的蛋儿。

  小豹子在梦中呻吟着,我握住他的活儿,上下搓动,他的下身也蠕动着大腿肌肉下意识的绷紧。

  急促的喘息中小豹子惊醒,「少爷?」他道。

  当他意识到我在对他干什么时,他的脸涨得通红,害羞的把手臂挡住脸。

  乳白色的精液如飞花般的喷射,我将粘在手上还带着体温的精液轻轻擦拭,把他挡在脸部手移开,亲吻他的脸颊。

  我柔声道:「你已是我的人了,害怕什?呢?」

  小豹子害臊的点了点头,闭上眼睛,把头埋进我的怀里。

  【虎子】

  大约十天前。 要看的书还没有看完,我在书房里看书,不知不觉到了午后,屋外残夏知了的叫声令人烦躁不安。

  我放下书,提高声音:「虎子,打盆凉水来。」

  「来了,少爷。」 虎子推开门,捧了盆水走进书房。

  「少爷,这天热煞人,您就休息休息,待一会儿再读书吧。」

  虎子今年一十七岁,两年前父亲把他作?生日礼物送给我做书僮。

  他父母早亡,和比他小两岁的弟弟投靠在至今膝下无子的伯父家。

  伯父家穷,便留下他弟弟,将他卖至我家做仆人。 他长得憨厚、结实,我对他很满意。

  两年前的那天晚上,忍耐不住欲火我把他按到床上……

  我清晰的记得他第一次被别人抚摸时的未熟和羞愧,还有他第一次射精时的可怜相:脸红彤彤的,眼睛里含着泪水。

  两年来,主仆二人渡过了许多个快乐的夜晚。

  我站起身,用凉水擦了擦脸,回转身,虎子已经脱下了上身衣服,道:「天儿真热。少爷,我给您搧搧。」

  与两年前相比,虎子长高了,肩膀也宽了,身上的肌肉发达多了。

  最令我高兴的是,他属于体毛稀少的那种,虽说十七岁已快是大人了,但除了那地方的一小丛毛之外,全身上下连咯吱窝还是光溜溜的。

  我就是喜欢有着少年般光洁身子的孩子。

  虎子替我打着扇子,胸口和手臂上的肌肉在我面前一滚一滚的,我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抚摸他的肩膀,捏弄他精壮的肌肉,我兴奋起来。

  「虎子,把裤儿脱了。」

  「少爷…」

  虎子添添嘴唇,放下扇子,毫不犹豫的解开裤带,褪下裤子,把它从脚上脱下来,赤裸裸的站在我面前。 我凝视着他的下身,与两年前相比,那地方已经完全是大人的样子了。

  我问道:「虎子,多久了?」

  虎子憨笑道:「少爷一直废寝忘食的读书,已经有七天没有碰过虎子的身子了。」

  「啊,七天?」为了赴会考,我都忘了日子。

  膨胀的下身使我一下子忘了什么考试,我也三下两下的脱光了衣裤,从背后抱住他,将他按至床边。

  虎子不停的呵呵乐着,我似乎悟出了什么:「你这坏小子,存心勾引我来着,是不是!」

  「小人不敢,虎子是怕少爷读书读出病来。另外,虎子也憋得难受,想……」虎子的话语渐渐低不可闻。

  「好啊,竟敢打你主人的主意,看我怎么教训你。」

  我故意恶狠狠的道,毫不犹豫的将下面早已硬梆梆的话儿捅进他的后门…

  「啊…」

  「看我怎么整治你。」

  「啊…啊…啊…」

  我将自己硬得发胀的肉B,插进虎儿光滑的后门里,使起劲捣着。

  「啊…美死我了…啊…」

  「你这淫货,看我不顶死你…」

  「啊…啊…」

  虎子的yinjin被我顶得也硬了起来,龟头上泌泌地流出淫水来。

  「啊…顶死我了…再顶…我要出货啦…」

  「嗯~我偏要顶死你这淫货…」 我旋转着屁股,让那肉B而在虎子的嫩穴里旋转着,随即又深深的刺入,着那花心儿。

  「唉啊!不敢了……啊…」

  「不敢?你这淫穴。我………」

  「啊…啊…啊…啊…啊…我出货啦…别…别再顶啊…」

  我奋力地了数十下,虎子的双腿已然站不住,瘫倒在床上。

  「主子,我…再也…不敢啦!」这声儿像是要断了气。

  「你主子还没出货,今天就便宜你这厮。」

  我又抡起肉B,狠狠地插进虎儿有点红肿的穴里。 约莫干了几十下,实在不过虎儿那又嫩、又湿、又紧的穴,精关一松,全泄在虎子的穴里。

  我舒舒服服的平躺着,有点儿疲倦,但激烈的交媾使我精神愉快。

  虎子用毛巾细心地擦干净我的下身,用水洗了洗,又将自己的身体擦拭了一遍,回来躺在我的身边,搂住我。

  「少爷,有件事想求您。」

  「说吧,你的要求我会不答应吗?」我柔声道。

  「您还记得我的弟弟吗?」

  虎子的弟弟?我隐隐约约记起两年前同虎子和他的伯父一同来的那个小孩,一副没有发育的样子,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印象。

  「噢……」我应道。

  「少爷,我想……我想求少爷也收他作书僮。」

  「哦?为什么?你弟弟在你伯父家不好吗?」我问道。

  「少爷,您知道我伯父家也穷,而且为人小气。我弟弟在那儿待了两年也为他做了两年苦工。最近,我伯母有了喜,我怕我弟弟的日子更不好过。我回去看过他几次,他瘦瘦的,每次看到我都哭……」虎子哏咽道。

  我擦干净他的眼泪,安慰他道:「好了好了,不要难过了,我并没有说不要你弟弟呀。告诉我他多大了?」

  「我弟弟比我小两岁,今年一十五。」虎子答道。

  「十五岁……」我喃喃道,「应该有了。他是不是有过……」

  「没有。」虎子断然答道,「我曾经开玩笑的问过他,他甚至连什么是手淫都不懂。」

  虎子自然知道我的心意。

  「虎子,如果你弟弟真的是处子之身的话我想要他。但我犹豫的是,你弟弟是不是愿意。当年你刚来我家时我忍耐不住强迫了你,你本应喜欢女子,现在却变得同我一样。对此我一直很后悔。如果我也忍不住想对你弟弟……」

  「少爷,别这么说,」虎子紧紧握住我的手,道,「我一直很感激您收留我这么一个不闻一文的穷小子,如果没有您我早就不知道死在什么地方了。这辈子虎子都愿在少爷的身边。而且……」

  虎子的脸红红的,轻声道,「我不觉得和少爷在一起有什么不好,我……我一直都很快乐……我想我弟弟把身子奉给您只会对他有好处。」

  我抱紧他,抚摸他的身子,轻声道:「把我的事告诉他,如果你弟弟愿意听我话的话,再过十天带他来见我吧。老爷哪儿我回去说的。」

  两人的声音渐渐不可闻,只剩下心跳声……

  【小豹子】

  十天后。

  会考很顺利,几乎信心十足。

  我心情愉快,觉得精力充沛。

  吃过晚饭,我拜过爹娘,吩咐其它仆人不要来打扰,独自在房里喝着茶。

  虎子今天一早带着我给的五十个大洋动身到他伯父家去接他弟弟,帮他打点包袱想来快回来了。

  「虎子的弟弟,十五岁。」我暗自想着,「不知他长的怎样?每天起早贪的干活,没机会接触女孩子;晚上又和伯父一家睡在一间小屋子,手淫会被发觉。他应该还是童子身。」

  幼稚、干净的童子身使我感到兴奋。

  两年前那天晚上的情景依然栩栩如生。

  两年了,已有两年没有体会到那样激烈的冲动了。

  我兴奋的坐立不安,在屋里跎着步子。

  一会儿,虎子的声音在屋外响起:「少爷,我回来了。」

  「进来。」我按捺住自己,在书桌边坐下。

  门开了,虎子先走进来,后面跟着一名瘦瘦的少年。

  「少爷,这就是我弟弟,小名豹子。豹子,快给少爷磕头。」

  那少年低着头跪下,磕了三个头。

  「不要磕头,快起来,让我看看你。」我道。

  少年站起身,羞赧地抬起头来。 我凝视着他的脸,暗自叹道:「小豹子……噢,」我喜欢他。

  他长着一副时常在我梦中出现、我深爱和追求着的少年的面容:简练、质朴。

  他比他哥哥稍微一些,短短的头发,小小的头颅,又又浓的眉毛,眼睛不大但眸子乌而又深沈。厚实微微上撅的嘴唇显露他沉默的性格。一看就知道是个老实、不喜欢多话的孩子。

  虎子扯扯他的衣服,催促道:「豹子,脱掉衣服,让少爷看看你的身体。」

  小豹子显得感到有些突然,虽然他哥哥已在路上千万遍吩咐过该怎么做,可第一次在别人面前脱光衣服,自然有些怕羞。 显然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毫不懂事的小孩子了。

  「虎子,别急慢慢来。」我牵着小豹子的手,拉他座在桌子旁。

  他手指纤长,手面长了不少茧子,看来吃了许多苦。

  我轻声道:「小豹子,你今年十五岁,对不对?」

  「嗯。」他低着头,小声应着。

  「你看你的手,都是老茧,你哥哥告诉我你在伯父家吃了不少苦,种田、砍柴什么重活都让你干。看来你伯父一点儿没疼过你这个没爹没娘的孤儿。」我摊开他的手心,边揉边叹。

  小豹子不语,眼圈发红。

  虎子把手放在他的肩上,叹道:「自从爹娘死后,我也跟随少爷,只留下豹子一个人受苦,真委屈他了。」 小豹子的眼泪流了下来。

  我用手帕擦干他的泪水,握紧他的手问道:「那你相不相信我会好好对待你呢?」

  小豹子抬起头,真诚的看着我:「我相信。」他对这一点毫不置疑。

  「关于我,你哥哥对你说了些什么呢?」

  小豹子缓缓道:「哥哥说您是个大好人,和善、爱护下人。说您聪明,时常教他念书。还有……」他的脸红了,打住了话语。

  「没关系,说下去。」虎子给他打气。

  「……说您……说您……不喜欢女人,喜欢男孩子……」

  「还有呢?」

  「我哥哥已经把身子………」小豹子涨红了脸蛋。

  「这是关键,」我暗自道,问:「那你愿不愿意在今天把你交给我呢?」

  小豹子沉默了一会儿,看了看虎子,又看看我,终于鼓足勇气使劲点了点头。

  我松了口气:「相信我,小豹子,我会待你像待你哥哥一样,我也会教你识字念书的。从今以后,我们就是一家子了。」

  「谢谢少爷。」虎子道。

  「小豹子,那你愿不愿意现在脱了衣服,让我看看你呢?」

  虎子摇摇他的肩膀,道:「别犹犹豫豫的,要像男子汉样子。」

  小豹子终于站直身子,解开上衣,褪下长裤。

  我呆住了。完美极了。

  他有着光洁干净的皮肤和称清晰的身体轮廓。

  沿着锁骨至肚脐下凹的正中线,我一路看下去:宽宽的肩膀,微微隆起的胸部肌肉,淡红色的乳晕,没有一分赘肉少年的腹部和椭圆形的肚脐。 他瘦,但不弱,手臂和大腿的肌肉显得很结实。和他哥哥一样,他的骨骼比同年人微微粗大些,但恰恰赋予了他稳重和精健的感觉。名副其实的小豹子。

  小豹子的手放在裤衩上停了一会儿,还是将其扒了下来。

  我和虎子的目光在那儿停住了。我摒住呼吸。

  这是副还在发育未成熟的阳具,稚嫩、干净。yinjin根部长出些颜色很浅的阴毛,yinjin大小比他哥哥稍微小些,可以看到皮肤下一些淡青色和红色的血管微微凸出;包皮尚未全部翻起,龟头露出四分之三;两只沈甸甸的丸悬垂于松软的阴囊的底部。

  我离他很近,他身上有些味道。但不是什么病,而是一天路所留下的汗味以及下体天然的味道。他身上有股山区男孩特有的泥土芬芳。

  小豹子的脸一直红彤彤的。

  在那种环境,没有人会告诉他什么是发育,他对自己身体的变化充满好奇而又羞涩,以为是不可告人的秘密,羞于在别人面前裸露身体是自然的。

  我的心脏怦怦的跳动,我完全被他吸引住了。我要求他仰卧在书桌上,把他的两条腿分开,举过烛火,对准他的阴部。

  小豹子对此举显然羞涩万分。

  「你很勇敢,做得很好。少爷要检查你是不是童子身,你哥哥我也历经过,不要怕,没关系的。」虎子在一旁安慰道。

  我问道:「小豹子,告诉我,你那地方什么时候长出毛来的?」

  「两年……以前。」

  「那么,有没有流过白色的东西?」 小豹子沉默着点点头。

  「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概……一年以前……早上起床时发现在裤衩里……」他的声音低低的。

  「他已经有了。」我想。

  我又问:「除了早上起床时发现在裤衩里,你有没有用手将它弄出来过?」

  「怎么弄?」小豹子似乎不理解。

  我给虎子打了个眼色,虎子会意,脱下裤子摸出那活儿作了个样子给小豹子看。

  「没……没有。」小豹子慌张的答道。

  「你有没有碰过女孩子或者有过女孩子碰过你?」小豹子摇摇头。

  「小豹子,我现在要碰一下你的下面,准备好了吗?」 小豹子闭上眼睛,点点头。

  检查是不是处男我有个方法,只要摸两个地方就知道。

  我伸出手去,在他肛门和阴囊之间的会阴处压按了一下,那地方涨鼓鼓的富有弹性。

  我又轻轻的将他的包皮全部翻起,用大拇指和食指围成圈,从上面向下套去,感觉龟头环状部分明显粗于其它部位。

  我放下心中的大石头,道:「小豹子,你配合得很好。现在你可以穿上衣服了。」

  我对虎子点点头,虎子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

  我现在百分之百的相信,十五岁的小豹子是标标准准的童子身,发育到现在的精子还原原本本的封存在他干净的身体里。

  我舒了口气,吩咐虎子道:「先把他安置到你的住处,整理好东西。去厨房吃晚饭,再叫张福烧热热的洗澡水你们好好泡泡。然后到我屋来。」 虎子欢天喜地的拉着弟弟走了出去。

  【初夜】

  整理整理被子,喝口水润润嗓子,我在屋子里不知道该干什么好。

  总算屋子外脚步声响起。

  小豹子先进来,虎子也进来,反锁上门。

  他们已经准备好了。

  显然虎子深知我意,同两年前我对他一样用一大块浴巾包裹住小豹子,并用绳子将他的双手反绑在背后,用一根绸布遮住他的眼睛。

  虎子先脱光自己身上的衣服,再帮我宽衣。

  我在小豹子耳边柔声道:「我会让你快乐的。」

  我期待的时刻到了,我的心跳加速。

  我解开小豹子身上的浴巾,抱起赤条条的他,平放在床上。将剩下的绳子把他两脚绑起来。

  我看了他一会儿,屋子里静静的,躺在床上的小豹子微微颤抖着,我可以听见他怦怦的心跳声。

  我知道我的下身已经坚挺了。

  我俯下去,开始吻他,两手轻轻摸弄他那小小的乳头。

  我将舌头伸进他的嘴里,开始他有些抵抗,后来也放了开来。

  我向下吻去,浅浅的乳晕,小小的肚脐。

  刚洗完澡,他的身上冰凉舒服。

  我尽情舔着他阴阜上那仅有的阴毛,双手在他身上来回抚摸。

  小豹子开始慢慢喘息,我清楚的感觉到他的yinjin在一点点翘起。

  我开始抚摸他的大腿,胯部,又向下抚摸腹沟股部那里明感的会阴和肛门。

  我相信我的技巧,当我轻轻舔他柔软的阴囊时,小豹子的那部分已如高射炮般朝天竖起,包皮的那部分自然张开,yinjin与腹部成完美的四十五度。

  我惊异他那部分的爆发力,年纪小小勃起时的大小连虎子都自愧不如。

  小豹子的喘息声变得更显粗重,瘦小的腹部如同大海的波浪剧烈起伏,六块腹肌绷得紧紧的。

  我还不去碰他的yinjin,我知道还得等等。长时间积蓄在体内的阳刚之气还需要更多的兴奋才能全部激发。

  我继续使小豹子兴奋,直到他满脸通红,yinjin背面的软筋极大涨大,血管怒涨,从尿道口不断的有透明的淫液叭哒叭哒的流出,积聚在他的肚脐里。

  差不多了。

  我用渗出的淫液抹在手指上,猛地握住他膨胀的yinjin。

  第一次被人抓住下体,小豹子浑身一颤「啊-」的叫出声来。

  我开始用手和牙齿刺激他那块最敏感的部分,小豹子的喘息变成了呻吟。

  「啊-……啊-……啊-……」

  因为储备已满,童男的射精一向很快,小豹子也不例外。

  三声惨叫声中,他射了。

  如同火山喷发般的,乳白色的液体在我手一上一下的动作下,疯狂的喷出,溅在床头,小豹子的脸上、脖子、胸口,到处都是。

  足足有我六七次加在一起的量。

  一时间在我面前弥漫着麝香的气味。

  我喊他的名字,小豹子像是死了似的,一动也不动。

  这是他的第一次,而且是被一个男人,我相信他的感觉一定复杂。 虎子准备解开他身上的束缚,我阻止了他。

  我将小豹子的精液涂抹在自己的话儿上。

  虎子吃惊,道:「少爷,你想…………」

  我笑笑道:「小豹子和你不同,他个性倔强。你看他虽然被我弄出来了,但心里还是有被逼迫的想法。不趁今天降服他,以后不会死心塌地的跟着我。」

  「可是…………」虎子犹豫道。

  「没关系,他能挺得住。来吧。」

  虎子看了看他躺在床上一声不吭的弟弟,明白的点点头,将他从床上扶起来,让他跪在床上,头朝下背朝上摆好架子。

  我用他的精液湿润他的屁眼,先用中指慢慢伸进去试探深度,然后双手抱住他的腰把我那已经硬的不得了的棍子一气直捅进去。

  「呀--」小豹子惨叫。

  我丝毫不顾,挟紧双臀,抽动起来。

  「不要!…………呀--」

  小豹子浑身剧颤,痛苦挣扎,无奈双手双脚被绑,腰部和肩膀分别被我和虎子紧紧按住。

  「呀--」「啊--」「呜--」「呜--」 惨叫声转变为哭声,由响至弱,变成抽泣声。

  不知抽动了多少回,我的兴奋达到顶峰,我毫不顾忌的将其全部射在里面。

  我拔出我的yinjin,我无比满足同时感到疲倦。

  我起来喝了杯茶,虎子已解开小豹子身上的绳子。

  我解下他的眼遮布,察看着他。

  他可怜兮兮的侧躺着,流着眼泪。

  肛门肿胀还不断有白色的精液徐徐的流出。

  他身上的精液已经开始变干,全身粘粘糊糊的。

  我知道今晚我干的,已达到降低他的人格,剥夺他性的尊严的目的。

  我坐在他旁边看着他,小豹子坐起来,抱住我痛哭起来。

  「傻孩子,哭什么。我会好好对你的。」

  我摸着他的小小的脑袋,我知道,他已经是我的了。

  我抱起小豹子进了浴室,洗干净他身上的污垢,自己也洗了一遍。

  擦干后他已经在我的怀里沉沉入睡。

  可怜的孩子,他今天够累得了。

  虎子已经换好了床单,回他自己屋子去了。

  我熄了灯,在他和我身上盖上毯子,搂着他也睡了过去……

  完

<--暖玉 by 子霂 | HOME | 巧克力的苦味 BY K通缉犯-->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