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饮食男男 by 鲸鱼 | HOME | Merry Christmas by 玉焱浅夜-->

嫉妒 by 鲸鱼

第 1 章

  韩蔚和韩锐是相依为命的两兄弟,哥哥韩蔚今年满三十,在一家药品公司当项目经理,弟弟韩锐刚十七岁,若是个正常孩子,今年该高考了。
  十年前他们的父母出车祸死了,那天韩锐也在车上,亲眼目睹母亲被甩出车厢,血淋淋的挂在车头。父亲被挤压得变了形,肠子流了一地。小小的韩锐躲在车子夹缝里,幸免于难,却也永远落下了心病。他胆小、懦弱、孤僻,对任何事物都容易产生恐惧,除了他的亲哥哥以及他的心理医生。
  徐梓涵是韩蔚的大学校友,同届学心理的。韩锐对生人有莫名的敌意和恐惧,心理治疗一直不顺利,药学专业的韩蔚只好私下请来徐梓涵帮忙。韩锐是徐梓涵的第一个病人,他在拿到医师资格前就一直在为韩锐治疗,心理治疗是个漫长而艰苦的过程,多年来效果平平,幸而没有恶化。每周一次的心理治疗渐渐成为了习惯,以前都是徐梓涵来他们家,后来他进了医院工作忙了,韩蔚便每周开着车送韩锐到医院来。
  对陌生环境的恐惧迫使韩锐紧紧的拽紧了哥哥的衣角,他们已经来过无数次,韩锐却依然神经高度紧绷。直到见到徐梓涵,他才渐渐放松了手指,躺在沙发上。
  韩蔚客气的和徐梓涵点点头,然后轻轻带上门退了出去。等待是烦人的,他下楼去买了杯自动投币的咖啡,坐在医院大厅看人来人往,不知不觉间咖啡见了底。他捏扁纸杯,看了眼手表,慢慢走了回去。
  心理治疗需要安静的环境,韩蔚没有敲门,而是轻轻拧动了把手,门刚才是他关上的,没有锁。门打开一条缝隙,他抬眼望见的情景却吓坏了他。韩锐还是躺在沙发上,徐梓涵亲密的坐在他身边低下了头,韩蔚从这个角度看见他们的唇触碰在一块,自己弟弟的手正搂着徐梓涵的脖子。
  韩蔚努力压抑自己的惊讶,不动声色的合上了房门。他居然落荒而逃,久久不能平息,他徘徊在医院门口,直到徐梓涵打他手机叫他来接小锐。徐梓涵跟往常一样和他约好下周的时间,然后他恍惚的带走了韩锐。
  回家路上韩锐一如往昔的安静坐在副座,韩蔚的心乱如麻,时不时偷瞄旁边的弟弟。他满腹的猜疑和不解,他们什么时候开始的?怎么开始的?以后想怎么样?可是他什么都不敢问,他的弟弟不能受到任何刺激。
  第二天,韩蔚又去了医院,找徐梓涵。
  徐梓涵先是诧异他的到来,然后热情的招待他入座。韩蔚没有丝毫的拐弯抹角,直接表明了来意,他不能问韩锐,只好来找徐梓涵解答。
  徐梓涵沉默了一会,用复杂的眼神望着他,“我们有一段时间了,你想知道什么?”
  很好,他是最后知道的愚蠢人。韩蔚的心中愤愤不平,他的好友,曾经的恋人,居然和他的亲弟弟搞在了一起!他顿时有种同时被这两个人抛弃的挫败感,当初提出分手的人是他,他无法在顾暇弟弟的同时还要分心爱护情人,他是个差劲透了的情人,根本没有资格要求徐梓涵不去追寻新的对象,可为什么偏偏是他的弟弟!
  “你爱他吗?”韩蔚压制着胸中怒火,那是种对背叛的痛恨。
  “蔚……”徐梓涵避开他的目光,留给他一个漂亮的侧脸轮廓。
  “我问你爱他吗!?”韩蔚提高了嗓音,像是在斥责。
  徐梓涵的嘴唇微微颤抖,眼眶中闪着脆弱的泪光,“爱……”他回答道。
  “好,很好,太好了!”韩蔚嘲笑般的说出三个好字,“那你好好对他,否则我不轻饶你!”
  徐梓涵没有说话,只是低垂着头,像是焉萎的花朵。
  “祝你们幸福!”韩蔚咬牙切齿的吐出这句话后摔门而去,他没有看到,在他关门的刹那,把脸埋进双手间默默哭泣的徐梓涵。
  
  韩蔚的生活一成不变,上班下班照顾韩锐,然后每周将弟弟送入徐梓涵的怀抱。他觉得自己快疯了,心里分明恨得要死,表面却装得若无其事。
  “小锐,我明天要出差一礼拜,让梓涵来家里照顾你行么?”晚餐时间韩蔚面无表情的说着,已经获得徐梓涵的同意,他不过例行公事的告知弟弟。
  “嗯。”韩锐点头,乖乖的扒饭。
  第二天他拖着行李箱一大早出了门,轮子发出的隆隆声响搅得他心烦。一想到弟弟将会和徐梓涵在家里缠绵整个礼拜,他就涌起杀人的冲动。很可笑,他嫉妒了,一边是他唯一的弟弟,一边是他深爱过的恋人,他自己都分不清该嫉妒谁。
  他心不在焉的在外地忙活了一星期,乘坐第七天清早的飞机回来,他退掉了原先是下午的航班,早早的回到了家门口。他掏出钥匙,轻轻转动门锁。
  我在做什么!他不禁痛骂自己,深刻意识到这是多么的愚蠢,他想证实什么?他们没有他也过得很快乐?还是看他们是不是睡在一张床上?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忍受下去了,所以根本没想过当自己真的面对睡在一张床上的两个人时该怎么办。
  他呆立在卧室门口,捏紧了拳头,他听见自己血液沸腾的声音,整个人因为愤怒燃烧起来。
  徐梓涵默契的睁开双眼,脸色难看的坐起身,他往一丝 不挂的身体上套睡衣,然后轻轻下床,悄无声息的走了出来,合上卧室房门。
  “你不是晚上才到吗?”徐梓涵的脸色憔悴,眼眶有些红肿。
  是啊,他要晚上回来就不用看这场好戏了!韩蔚咬紧了牙齿,愤怒充斥他的大脑。
  他要杀了他,他要杀了徐梓涵!
  他那么想着,然后一脚踹在徐梓涵腹部。徐梓涵吃痛的弯下腰,拼命控制着喊叫。
  怕小锐听到么?韩蔚哼笑一声,一个恶劣的主意窜进他的脑海,他毫不怜惜的将人拖往沙发,让徐梓涵的臀部高高翘起的趴在扶手上。
  他掀开了徐梓涵的睡衣下摆,看到了伤痕累累的后 庭,穴口有微微的裂痕,血迹已经干涸,这是他从未见过的场景,他很好奇的想知道要如何粗暴才能做成这样?
  他用手揉捏滚圆的臀部,将臀瓣粗鲁的分开,让红肿的穴口再次向他开放。他解开自己的皮带拉下拉链,掏出热血膨胀的凶器,狠狠插入那个脆弱的小 穴。身下的人不禁痉挛,颤抖的咬住了自己的手背,发出呜呜的细哭声。他看不到身下人发青发白的脸孔,只看到自己将他干得鲜血淋淋。他的弟弟昨夜也这么享受着,他发狠的想着,然后更加凶猛的撞击。
  徐梓涵痛苦的承受着,他的双腿已经没有力气支起,摆设般的垂下。他咬破了自己的手背,血呛进他的喉咙,又从牙缝里挤出。但是更大的疼痛从后背袭来,撞得他意识恍惚,若能索性晕过去倒还好,可是他竟越发清醒。他只在心中默默祷告,祈求韩锐不要被吵醒。
  
  韩蔚并不感到抱歉,那天徐梓涵在韩锐睡醒前就拖着受伤的身体离开了,他非但不感觉对不起徐梓涵,反而仇恨自己的软弱。他应该杀了他的,徐梓涵几乎把他逼疯了!
  韩锐那些天显得闷闷不乐,与哥哥的交流少到了极点。他的弟弟以前不是这样!韩蔚对自己说,徐梓涵逼疯了他,还抢走了他珍爱的弟弟!他更加痛恨徐梓涵,恨到想跟他同赴地狱。
  “哥,我想去梓涵哥家里住两天。”弟弟这么跟他说。
  “好。”韩蔚敲打键盘的双手顿了顿,捏做一团,关节发出咯咯声。
  小锐变了,他的弟弟变了,不再是那个寸步都不能离开他的弟弟了,罪魁祸首是徐梓涵!
  他送韩锐去了徐梓涵的家,他只在门口看了眼那个他恨之入骨的苍白男人,便匆匆逃走。他真的会杀了他,不要再逼他了!
  
  第三天,韩蔚还没来得及去接弟弟回家,警察已经找上了门。
  徐梓涵自杀了,他在吞食安眠药后开煤气自杀了,借住在他家的韩锐险些遭了殃。
  韩蔚难以置信,他惊慌失措的奔向医院,见到了脱离危险的弟弟。他哭倒在弟弟跟前,撕心裂肺的痛哭,他不断的忏悔和自责,是他亲手将弟弟送到恶魔身边,是他让他唯一的亲人陷入危险之中。
  徐梓涵,你怎么能,怎么能这么对我和小锐……
  他不去参加徐梓涵的葬礼,甚至不知道他葬在哪里,他要彻底与这个恶魔划清界线。
  
  韩锐比以前爱笑了,对他的依赖如昔,他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用来宠溺弟弟,企图用这段亲情填补失去的爱情。
  他曾担心弟弟的心理病情会加重,看来是多虑了。弟弟并未表现出过多的伤心,相反的状态渐渐好了起来。他想弟弟是心寒了吧,差点死在恶魔的手中。不过都过去了,现在他们生活的很幸福。徐梓涵成为他们兄弟间的禁忌,无人再提起。
  直到韩蔚收到了一封信,是徐梓涵死的前一天寄出的,寄到韩蔚的公司,因为收信人只写了个“蔚”字,助理也不能确定是给谁的,所以拖了好几个月才给他。
  熟悉的笔迹闯入眼眶,韩蔚忐忑不安的撕开了信封。
  
  蔚,对不起。
  我想你已经恨我了,是啊,你应该恨我的。我也曾很恨你,恨你轻易舍弃我们之间的情义,恨你心中只有弟弟。我很嫉妒小锐,嫉妒他得到了你所有的爱,而我一无所有。所以当他向我提出交往要求时,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带着报复的快感。可是后来,我渐渐发觉自己错了,在这个世界上小锐只有你一个亲人,你是他唯一的依靠,是我不该任性的要求你把这份感情分割出来。身为你的爱人,我非但不理解你,还满心霸道的占有欲,是我错了,错得无地自容。和小锐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我很想替你爱小锐,我知道小锐并不爱我,他和我一样,对自己心爱的人有着毁灭性的占有欲望,只是我们都罔顾了你的感受。我开始想真心的爱他,你给不了他的,就由我来。可是我又错了,将爱当作补偿是多么的残忍,我愚蠢的想爱你们,却让你们都恨了我。我才明白,原来自己就是小锐的心病,是我一直扮演了他最害怕的会抢走哥哥的坏人,我要是能早点发现,或许就不是三败俱伤的结局了。只要没有我,你们就能安心过日子,所以我会离开。
  请照顾好小锐和你自己,爱你们的涵。
  
  信纸垂落,泪水冲出韩蔚的眼眶。他要走了,他已经决定要走了,他早就想死了。
  “不!”他嘶哑的叫着,痛苦的抱住自己脑袋。
  不对,他已经决定走了,他那么爱小锐,又怎么会害死小锐!
  韩蔚的全身冰凉了,他似乎知道了事实的真相,最残酷可怕的真相。
  
  他回到家,看着天真烂漫的弟弟,他不是质问,他只是揭开了真实的面纱。
  “梓涵不是自杀的。”
  韩锐收敛了笑容,呆呆的望着哥哥。
  “对不对?”韩蔚的声音颤抖。
  弟弟低下头,咬着手指,哽咽的嗯了一声。
  “为什么?”他的泪水填满了眼眶,事实令他无从接受。
  弟弟泪眼朦胧的望着哥哥,喃喃的说道,“哥,不要离开我……”
  弟弟泪流满面,他没有父母,只有一个哥哥,为什么还要来抢他的哥哥?他恨徐梓涵,他得到他折磨他虐待他,可他哥哥依然爱着他!他哥哥出差回来的那个早上,他看到他们在客厅的所作所为,他已经将他践踏得残破不堪,为什么他的哥哥还是爱他!他嫉妒了,愤怒了,所以他杀了他。
  韩蔚抬手抚摸哭泣的弟弟,他会把事实永远掩盖下去,把弟弟永远保护在自己的羽翼下。
  “就这样吧,小锐。”他摆摆头,泪洒了下来,不重要了,都不重要了。他错得太深,根本无法补救,这是上天对他的惩罚。
  他失去了梓涵,他还有小锐,什么都不需要了。
  涵,对不起……
  他注定欠徐梓涵一辈子,永远还不起。
  涵,我爱你……
  涵,我不配爱你。
  
  FIN

<--饮食男男 by 鲸鱼 | HOME | Merry Christmas by 玉焱浅夜-->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