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血之曼陀罗 by 胖了好多 | HOME | 思华年 by 秦人秦鬼-->

救赎方舟 by 小明

【救赎方舟】01章(伪父子)

蟑螂的话:
这篇【救赎方舟】第一章是试阅版哈
根【欲望公馆】完全没有任何联系,是单独的一篇新文
千万不要雷到大人们
其中会有父子情节,也会有伪父子情节
雷的大人自动屏蔽……
********************************************************************
霍松舟第一次见到蒲雨,那孩子还只是个12岁的少年,他牵著母亲的手走进霍松舟的射箭训练馆,霍教练一下子便被吸引了───那孩子十分秀气,白皙的脸蛋上中带著羞涩。
蒲雨的母亲告诉教练说,因为这孩子一直跟著自己一个人生活,难免有些害羞,希望霍教练教他射箭,教他如何成为一个完美的男孩子。
霍松舟急忙点点头说:
“放心吧,我会好好教导小雨。”
从那之後,蒲雨放学之後都跟著霍教练练习射箭。後来才渐渐了解,这个小蒲雨的父亲是位水手,总是跟船一起出航,一年中难得回家几天,所以这孩子始终是跟著母亲长大的。
霍松舟时常不自觉地关注蒲雨这对母子,连他自己也说不清那是为什麽。
过了几年,蒲雨成长成一位16岁的俊美少年,那时霍松舟听说,蒲雨的父亲───蒲常一,从水手变成了陆勤人员,从此可以和他们母子生活在一起了。
然而也正是从那时开始,性格些许内向的蒲雨更不喜欢亲近别人,原本的笑容也渐渐消失了。
霍松舟疑惑地问那少年:
“哪里不舒服吗?小雨,你最近的精神都不太好……”
问完此话,霍松舟便看到蒲雨闪动的双眼───他一辈子也忘不掉那样的眼神───蒲雨眼中透著惊慌和恐惧,甚至还有求救似的愿望。
但最终那孩子什麽也没说。那天晚上,蒲雨的母亲迟迟也没来接这孩子。霍教练於是开著车将他送回家去。
过去的日子中,霍教练也时常送他回家,看著那少年尚未成熟的身形和略显瘦削的肩膀,总有将他揽在怀抱中的冲动。
来到蒲雨家门口,刚好有个男人从房间里走出来。看上去四十岁左右,留著乱糟糟的头发和参差的胡须,看起来健硕又高大。霍松舟立刻知道,他该就是蒲雨那个当过水手的父亲───蒲常一。
一看到蒲雨,那男人便将他拉到身边来问道:
“小雨,怎麽这麽晚才回来?”
蒲雨躲避著父亲,低声说道:
“妈妈没来接我,霍教练送我回来的……”
“霍教练……”那男人也打量眼前的人───霍松舟。
霍松舟是个俊朗高大的青年───高大得能和蒲常一平视的人,那的确不多见。霍松舟留著不足一寸的短发,若穿上迷彩装,说不定会像位狂野的军人,而他的狂野又全被鼻梁上那副无边框的眼镜收拢起来,简直是狂放和知性的绝佳搭配。
看罢之後,蒲常一点点头说:
“你就是霍松舟?”
“是的蒲先生。小雨最近精神状态不太好,你们应该带他检查一下……”
刚说到这里,就被蒲常一打断了:
“怎麽这麽关心小雨?他到底是你儿子还是我儿子?”
随後拉著蒲雨走进房间,将霍教练拒之门外。
没过多久,霍松舟便听说蒲雨的父母离婚了,蒲雨也再没来过射箭训练班。直到有一天,蒲雨的母亲突然找到霍教练,那女人满面憔悴的请求说:
“教练,我观察了你许久,你是个好人,希望你能成为小雨的继父……”
母亲去世时,霍教练带著蒲雨在她的墓碑前献上了鲜花。望著那丛被细雨打湿的植物,霍松舟又想起了半年之前,蒲雨母亲的恳求。
───那女人知道她自己的时日无长,被迫和蒲雨的父亲离婚之後,她便不得不找到霍松舟,因为这世界上,只有霍教练是被她和蒲雨深深信赖的,也是唯一可以托付爱子的人。
霍松舟面对这个绝望的女人和自己心中一份奇特毫无头绪的感情,最终还是和蒲雨的妈妈订了婚,以继父的身份和他们母子生活在一起。
蒲雨的妈妈去世後,霍松舟为她整理遗物时发现了一份DNA亲自鉴定报告,那是蒲常一和蒲雨的鉴定报告,上面说两人99.9%的概率下存在亲子关系。
霍松舟一头雾水,对蒲雨笑道:
“怎麽?有人怀疑你不是亲生儿子吗?”
那少年点点头说:
“爸爸不相信。”
“为什麽?”
听到这话,霍松舟看到那少年像被利器碰伤了似的,一瞬间露出惊恐的神色,随後便急忙躲开了。
霍松舟早就觉得事情蹊跷,於是他追上去拉住那少年问道:
“小雨!到底是怎麽回事?你必须对我讲清楚!”
“霍教练……”蒲雨的眼泪立刻封闭了视野,泪水紧接著滚落下来,他对继父说“爸爸不相信我是亲生骨肉,他说,亲生儿子该是像他一样体格强壮,今後能当水手的,不该是我这个样子……”
霍松舟听了简直觉得可笑,他轻拂著蒲雨短发问:
“你不是蒲常一的儿子,又会是谁的儿子??”
“爸爸怀疑,我是霍教练的孩子。”
“开什麽玩笑!?”霍松舟的确有些生气了“那个男人是不是疯子?!我在4年前才认识的你和你妈妈,再说我只有27岁,小雨你已经16岁了!你爸爸脑袋是不是有问题?!”
蒲雨颓然叹了口气说:
“爸爸他太喜欢大海了吧……他之所以回到陆上来工作,是因为一次事故使他右眼失明,否则他大概会一辈子在海上漂泊。离开了大海,心理也难免失去平衡……”
“对了小雨,”霍松舟说“我见过一张DNA亲自鉴定报告,上面是你和蒲常一是父子!可以拿给你爸爸看啊!”
“没用的,”蒲雨摇摇头“爸爸说他只相信自己的直觉,不相信什麽亲自鉴定。霍教练……”
蒲雨突然抬头注视著他说:
“教练,你能否保护我……?”
“当然,”霍松舟有些疑惑“我现在是你的继父,当然会保护你。为什麽突然说这些?”
蒲雨犹豫了半天,最後还是摇摇头,只说了一句:
“别再让爸爸碰我……别让我和爸爸单独待在一起……”

【救赎方舟】02章(伪父子,不纯洁慎入)

父母离婚後,按照协议的规定,蒲雨每两周都要去看望父亲一次,在父亲的住处过周末。母亲去後这个习惯也延续下来。
只是每次霍松舟开车将少年送到他父亲住处的时候,蒲雨瞳孔深处总是闪烁著求救似的神色。而当霍松舟定睛观察时,那孩子却又已经隐藏了哀怨,独自向窗外望著……
那个周末下著大雨,蒲雨在父亲的住处等著继父霍松舟接他回家。他们约好晚上见,可大雨还是阻碍了霍松舟的行程。直到深夜才来电话说,让蒲雨在蒲常一那里多住一个晚上。
放下电话刚一回头,蒲雨便看到父亲站在身後,少年吓了一跳,皱紧眉端低声说道:
“爸爸,你吓到我了……”
蒲常一只问了一句:
“今晚不走了吧?”
便突然俯下身来将少年扛上肩头。
蒲雨在他肩上几乎快要哭出来,当父亲走进卧室把他丢在大床上,蒲雨才哀求道:
“……爸爸……不要在那样对我了!”
那男人看著床单中的少年轻声笑著:
“小雨,我才不会相信什麽DNA 鉴定,你根本不是我的儿子。我儿子不需要这麽漂亮的脸蛋,只要有强壮的体格能当水手就够了。可你却和我期待的相反,像极了你妈妈……”
那男人抚摸著少年的脸颊,触感细腻,充满了年轻人特有的舒适,蒲常一有些失神,他告诉蒲雨:
“你的样子,就像我当年刚遇到你妈妈时那样,迷人极了,真是唤起男人的本能……”
父亲一把扯开他衣领,蒲雨终於按捺不住地挣扎起来,那男人便从枕头下面扯出一截粗绳,将蒲雨双腕绑缚在身後。小时候父亲曾说过,水手们都会绑绳索,能打各种各样的绳结。可万没想到,父亲的结绳功夫此时用在了蒲雨身上。
少年的手臂在那男人手中显得纤细许多,不费什麽力气便被夺去了自由。那男人抚摸著蒲雨的脸颊,看到上面渗满了惊慌的神色,於是说道:
“虽然爸爸经常疼爱你,可你这孩子就是学不乖……”
蒲雨一边流泪一边质问著:
“你为什麽要这样对待我!?”
蒲常一便说道:
“爸爸在大海上时,船上没有女人,海上漂流时,俊美的少年都躲不过这一关。然而当我回到家里,看到自己的儿子,竟然比以前遇到过的任何少年都俊美,我会怎样想……?所以在你很小的时候,我就期待著做这种情形了……我不停想象著你长大的样子,一定美妙极了……也就是那时,我突然想到,也许你根本不是我的儿子,否则怎麽会让我有那样强烈的冲动……?”
蒲雨在父亲手中拼命喊著:
“我要给继父打电话───!!”
“‘继父’……?”那男人听了便露出怨恨的神色“我漂洋过海,为养家而奔波的时候,你妈妈却和那个男人搞在一起……生下了你这没用的漂亮娃娃……”
“不要胡说───!!”蒲雨大声哭道“我是爸爸的儿子!!”
“我只相信自己的直觉……你根本不是我的孩子……!”
“呜──!!”
说著,蒲常一便将少年的衬衫和长裤全剥落下去,那幅尚未完全发育完全的身体一下子呈现出现───稍显纤细并透著稚嫩。父亲的手指滑过他胸口,羞耻感让少年更加无助:
“呜嗯嗯……!不要……!!”
听到他羞耻的哭泣声,蒲常一像受到鼓舞似的,满怀兴致地侵犯进来,蒲雨不得不在父亲制造的耻辱和痛苦中煎熬整晚……
第二天,当霍教练来接蒲雨的时候,看到他正坐在大客厅里发呆,走到跟前,少年也没发现他。教练於是轻抚了他肩头一下,蒲雨立刻受惊似的浑身一震。
“怎麽了小雨?”霍松舟惊讶地注视著他。
此时父亲也从房间里走出来说:
“没事,小雨有点感冒,回去以後注意多穿些衣裳。”
离开父亲的住处时,那男人趴伏在车窗外对蒲雨说:
“今後每周都来看我一次吧,小雨,爸爸会等著你……”
回到家里,霍教练已经准备好了午餐。
他拉著少年走到桌前,点指著每样菜品介绍给他───几乎都是蒲雨喜欢吃的。少年抬头看著继父温柔的神色,突然觉得眼泪模糊上来,他急忙甩开他,躲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昨晚,父亲在侵犯他的时候告诉蒲雨说:
“像以前一样,不准对任何人讲,如果你敢对霍松舟说,我就杀了那家夥……听懂了吗?”
於是少年只能在身心双重痛苦中煎熬到深夜。直到清晨,父亲才帮他松绑。
随後父亲还不忘记又嘱咐了一遍:
“不准告诉霍松舟,否则那男人就要没命了……”
父亲是个疯狂的男人,蒲雨相信他会做出一切疯狂的举动,於是惊恐地答应父亲的条件,那时父亲才亲吻著他嘴唇说:
“乖孩子,去冲个澡,把身体里的东西洗干净,否则会被看出来的……”

【救赎方舟】03章(父子,激H,雷者慎入)

夜晚,继父端著食物送到蒲雨的房间,看到少年灰暗的神色便问:
“出了什麽事?自从回来就很没精神啊。”
“没什麽!”蒲雨立刻答道。
继父於是抚摸著他头顶的短发说:
“小雨,你和从前一样,不愿意吧心里的事说出来,那样是不对的,不管发生什麽事都应该对我讲。虽然我只是和你母亲订了婚,但她宁愿把你托付给我,也不愿托付你的父亲蒲常一,去世前她对我说,要我一直照顾小雨,她那样信赖著我,我又怎麽能不对你负责呢?我在她心中,比你的亲生父亲更适合照顾你……”
蒲雨摆摆手,他不想再听到关於父亲的任何事。
“霍教练……”蒲雨低声说“你为什麽要和妈妈订婚……?”
教练一愣,接著回答:
“因为我爱你妈妈。”
“说谎。”
少年的回应令霍松舟疑惑地看著他,蒲雨於是又说:
“你是因为可怜我们吧……霍教练你是个温柔的人,看到我和妈妈的不幸,就牺牲自己的幸福来救助我们。只是……”
蒲雨叹了口气。不知怎的,霍松舟突然感到这少年忧郁的样子俊美极了,叫人看得著迷。蒲雨说:
“只是妈妈死了,你又无法真正帮助我……霍教练,我多麽希望你能救赎我……”
“到底出了什麽事?”霍松舟越发觉得蹊跷。
望著那男人温柔的眼神,蒲雨突然想要把发生的一切告诉他,然而父亲的威胁也清晰地回荡在脑中───父亲说,若他敢说出半个字,就会有人送命。
蒲雨於是强迫自己咽下了话语,只对继父说:
“我累了,让我好好休息一下……”
第二个周末,蒲雨刚刚放学回家,就看到父亲蒲常一站在门口,那男人对少年微笑著说:
“小雨,这个周末到爸爸哪里去过吧……”
父亲拉住蒲雨手臂,刚一碰触,就令少年刺痛般的紧张。他无法抛却一周前的记忆───这男人将他捆绑起来,按倒在大床中反复侵犯,就像童年中度过的无数夜晚一样,那个夜晚如此漫长,似乎地狱般的经历永远不会结束。
“小雨”父亲的声音打断了蒲雨的思绪,那男人酒汽熏天“别发呆了,快走跟爸爸走。”
“不、不要!!”蒲雨拼命挣扎著“继父还没回来!不跟他打声招呼,他会担心的……”
“你……”那男人於是凑近过来问道“你不会把我们的秘密告诉霍松舟了吧……”
看著父亲混浊又疯狂的眼神,似乎他想要立刻将霍教练置於死地,於是蒲雨使劲摇摇头:
“没有!”
“那就好……否则爸爸就不得不干掉那家夥了……”蒲常一抚摸著少年肩膀说“小雨渐渐长大了,竟然学会找那个男人作庇护,你小的时候,可是非常听话,爸爸让你做什麽你就会做什麽,多可爱啊……”
“好痛……!!”
蒲常一抓著少年手臂向楼外走,蒲雨被他捏的痛苦不堪,边走边挣扎。出了公寓,远远就看到父亲的车停在隐蔽的街角处。
父亲拉著他一路走过来,随後将葡雨丢进车里,这空间里十分昏暗,蒲雨在後座上挣扎著坐起来。
他看到父亲扯开衬衫露出健壮的胸膛,随後便压服上来,车门在他身後狠狠关闭。父亲单手盖著蒲雨嘴唇,另一只手插进他裤带中摸索起来。
“呜呜嗯────!”
蒲雨惊恐地反抗著,父亲便一巴掌挥下来,蒲雨顿时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听觉和视觉都不再清晰,口腔里一阵血腥气味。
他有些意识不清,对父亲来说却省去了不少麻烦。他一边解去自己裤带,一边粗鲁地退去蒲雨的长裤,口中喃喃说著:
“和爸爸一周一次的乐事还那麽不乖,真是个坏孩子……难道你不知道,爸爸早就等不及了吗?”
那男人一手撑著车前座,一手提起少年膝盖,将粗壮的某处埋进那幅稍显稚嫩的身体。蒲雨在剧烈的痛楚中低声哀鸣著,他想要推开眼前的人,可一切挣扎都如此无力。
父亲的律动透著粗暴,根本不给少年些许时间适应。蒲雨在他猛烈的侵犯中哭泣起来,他低声说著:
“爸爸……你疯了……!”
“小雨别哭,”蒲常一回应道“爸爸很清醒,我才不信什麽亲自鉴定,我们并不是父子……否则为什麽一见到你,我就按捺不住冲动??你是那个霍松舟的儿子,既然他抢走我的女人,你就替他好好补偿我吧,让我好好玩玩……”
“呜……!!好痛!爸爸──!快住手吧……”
“那怎麽行,爸爸还没有射出来……”
蒲雨靠在车门上,整个身体都被父亲顶得无法动弹,在那男人强壮的身躯下,少年显得如此不堪一击,这却也让父亲开心极了,他粗重的气息中混著酒精味。
“小雨……”蒲常一说“……你不会明白……爸爸离开了大海,就像失去了灵魂一样……可是你……给了我重新回到大海的感觉……在海上,爸爸就是这样勇猛地抱住那些少年,让他们快乐地昏倒在怀抱里……”
也就在此时,蒲雨稍稍回头,竟隔著灰暗的车窗看到继父的身影───继父正提著蔬菜从远处走过来。
那一瞬间,蒲雨头脑中只剩下求救的念头。他在剧痛中勉强扣住车门,却被父亲更先一步握住手臂。那男人向车窗外望去,於是摇摇头说道:
“小雨,你想回到那个男人身边去?真是太薄情了……爸爸很不高兴……”
“呜!!啊啊──!”
那男人在少年体内冲撞著,像是要施展惩罚似的异常肆虐,直到蒲雨颤抖著指尖推著父亲肩膀哀求说:
“爸爸够了……!不要那麽粗暴!我不会再想求救了……”
“是吗……”蒲常一露出的微笑令人恐惧,他在蒲雨耳边低声说道“这才对……这才是乖孩子……”

【救赎方舟】04章(父子激H,雷者慎入)

霍教练消失在建筑中,蒲雨知道,他根本无从发现自己,他於是边哭边竭力忍耐下来。
霍松舟走到家门口,稍一推门,发现房门仍旧上著锁,没等掏出钥匙,邻居就出来告诉他:
“蒲雨刚才被个男人带走了。”
霍松舟一愣:
“什麽样的男人?”
邻居回答说:
“我在门镜里看得不太真切,反正是个大块头的男人,头发、胡子乱蓬蓬的,40多岁的样子……”
霍松舟一听便追出了楼门,看到远处街角处有辆破旧的汽车,正是蒲常一的车子,於是快步走过来。
刚到跟前,蒲常一边从车里钻出来。他对霍教练打招呼说:
“我来接小雨,今後每个周末都让他去我那里住。”
霍松舟看看他又低头看看蒲雨───隔著昏暗的车窗,蒲雨正蜷坐在後座上,他敲敲玻璃窗,蒲雨才看向这边,随後对继父点点头。
霍教练这才开口:
“蒲先生,你喝酒了?”
“一点点啤酒而以。”
“喝酒就不要开车了,还是吃过晚饭之後,我再把小雨送过去吧……”
“不行!”蒲常一说道“我们现在就走!!”
说完便上车,带著蒲雨消失在街道尽头。
父亲边开车边满意地对蒲雨说:
“你做得很好,小雨,如果你刚才不老实,爸爸肯定会一刀刺过去解决了霍松舟……”
蒲雨则一直扒著车窗,看霍教练神色担忧,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始终站在原地,目送著少年离开。
回到父亲的公寓,那房间还是一如既往的肮脏混乱,父亲一推他肩膀说:
“进去啊。”
“爸爸……”蒲雨低声回应著“求求你……别在做那样的事了……我已经长大了,我不是你的玩具……”
“是因为那个霍松舟,你才突然变得不听话了吧……”他脸上露出愤怒的神色说“你妈妈死掉之後,我原本想要把你接来,可那女人竟然委托霍松舟做监护人,还不惜跟他订了婚……小雨,告诉爸爸,你妈妈是不是知道我们的事了……?”
说著,他突然一推蒲雨,少年便踉跄了几步撞在墙壁上。没等他重新站稳,已经被父亲从身後擒住了手腕。那男人嘴里叨念著:
“是你告诉妈妈的对不对??”
“我没有告诉妈妈……!”
“嘴硬不要紧,反正她已经不在了,”蒲常一低下头来亲吻著蒲雨的肩头说“现在反倒是霍松舟变成了障碍……”
“不要伤害霍教练……!”听到继父的名字,他立刻大声说道。
父亲低头看看蒲雨露出不屑的神情:
“还是先担心自己吧……”
他将那少年的衬衣退去,看到洁白的肩头和脊背,随後将他长裤也扯下去,动作变得越发粗暴、迅速。蒲雨在他的进犯中惊慌地哭泣起来。
“小雨,”父亲在身後说“你哭什麽?我还什麽都没做呢。”
那少年突然爆发似的大声说:
“我已经长大了!我明白这些事不正常!你是我父亲啊───!”
蒲常一沈默了片刻,便以粗壮的身体抵住少年:
“你才不是我的儿子,你是让我欲火焚身的情人才对……”
说著,早已勃发的身体便闯入少年身体,蒲雨惊得叫出声来,父亲很快就全部侵犯进去,他强大的力量顶著蒲雨几乎双脚离地。
“呜……呵啊──!”蒲雨指尖也在微微颤抖,他低声说著“这样不正常……爸爸……你不正常───!!呜嗯──!”
蒲常一在少年体内摆动起来,他的每次冲击都会让蒲雨重重撞在墙壁上。那男人的大手胡乱抚摸著,将激烈的亲吻烙印在白皙的脊背上。
“快停下……我不要───!!”少年奋力挣扎著。
蒲常一干脆将手指塞入少年口中。他的手指粗壮有力,长著坚硬的茧,在蒲雨柔软的口腔中反复摸索。那少年想要推开父亲,却好像推在钢铁般粗壮的树干上,蒲常一的动作丝毫也不受影响。
在到达高潮之前,他还在少年耳边低息著说:
“不管小雨是否长大了,你都永远是我的东西,谁也别想夺走……”
激情的浊液随後便猛烈喷射而出,从扩张成淡红色的交合处拥挤而出,沿著白皙的腿侧攀附著流淌下来。
许久,父亲才抽离了身体,蒲雨便无法继续站立,瘫软著滑坐在地板上。
父亲喘著粗气俯视著少年:
“小雨,让爸爸做你的监护人好不好?这种美妙的滋味,每周只能体会一次,简直太残忍了……”

【救赎方舟】05章(伪父子,慎入)

自从蒲雨回到家里,就一直是失魂落魄的样子。
继父霍松舟也感到有些奇怪,询问时,那孩子又坚决不肯说出来。於是霍松舟也只好作罢了。
晚饭之後,便有位客人造访───这为伯伯是霍教练射箭训练班的学员,他一来,蒲雨便躲回自己房间里去了。
这位伯伯倒是很直接,隔著房门,蒲雨就听到他说:
“霍教练,你的这位继子很可爱啊,年纪也不小了。”
霍教练急忙说:
“小雨还是孩子,今年才17岁。”
“你只比他大10岁,就要当父亲,这副担子可不轻。”
“没什麽,”霍教练立刻说“小雨一点也不麻烦!”
“那他妈妈……?”
“去世了。”霍松舟毫不避讳“现在小雨就依靠我一个人。”
“我就是为了这个来的,”这位热情的伯伯说“我这里有个不错的女人,很年轻,刚死了老公,你一个人带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大概也很不舒服,如果能娶个女人一起生活,也可以减轻负担。”
蒲雨一听便感到心头一惊,想到父亲蒲常一曾问他:
“让爸爸做你的监护人好不好?”
蒲雨便觉得恐惧异常,他强忍著心头的感情继续听著。
热情的伯伯说:
“那个女人很好,跟你般配、又有收入。再说……”
伯伯笑起来:
“再说,你这样的年轻大男人,没有女人怎麽行,我也是男人,理解你的感受,你一定寂寞得不得了吧……??哈哈哈────”
正笑著,蒲雨的房门突然打开了,门板撞在墙壁上发出一声巨响。客人的笑声顿时哽住了,那位伯伯张著大嘴看著房间中的少年───蒲雨满脸通红,瞳孔中饱含著各种奇特的情绪,正怒气冲冲看著客人。
这位热情的伯伯顿时有点发懵。还没等他问出什麽,蒲雨就已经快步走过来。他单膝触地跪在继父面前,抓著霍松舟的衣袖问:
“你不要我了吗……?”
霍松舟微微皱眉───不知怎的,这少年竟有如此魔力,只吐出了几个字,就播动了霍松舟心中的一条弦。有股奇特的力量驱使著他对客人说:
“时间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我们训练班再见吧。”
“哎??霍教练……”
他还想说些什麽,却已经被霍松舟拍拍肩膀请到了门口。
“等一下霍教练,”他说“我也是为你好……”
霍松舟点点头说:
“我明白你的好意,只是还没心思结婚,而且……如果小雨不高兴,我也不想再娶个女人回来。”
随後优雅又强硬地把客人送出门去。
虽然碰了一鼻子灰,可这位伯伯似乎毫不气馁,之後的几天,一直登门拜访,说“哪怕留个电话也行”。霍松舟虽然在意蒲雨的意思,却也有些盛情难却了。
随後,蒲雨便经常看到继父,与那位女子往来短信息。直到一天,霍教练穿上一身十分得体的西装,简直迷人极了,他野性和知性完美结合的样子,让蒲雨偷偷看了好久。
霍教练一转身,蒲雨便又急忙收回了目光。继父对他说:
“我今晚有个约会。如果回来得晚,你就自己先睡。”
蒲雨看著继父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他才有些失落地关闭了房门。
是啊,继父是个十分出众的男人,若没有伴侣在身边,才会觉得奇怪。霍教练已经为蒲雨母子牺牲了那麽多,蒲雨又怎麽忍心连他今後的生活也一起夺去呢……
然而蒲雨刚坐下来,就听到房门那头有动静。他心头立刻欢愉起来,大声说道:
“教练!等一下,我来开门!”
蒲雨紧走两步打开门,然而站在外面的根本不是霍松舟,而是自己的父亲蒲常一。那一瞬间蒲雨便愣住了,下一秒锺的反应便是───快些关上房门!!
可不等他将房门闭合,蒲常一便已经探进身来。蒲雨那点力量根本不是这个水手男人的对手,房门很快就在对抗中越敞越大。蒲雨明白自己无法阻挡这男人,便突然转身要跑。
“哪走……?!”蒲常一低声念了一句,粗壮的手臂便一下子扣住蒲雨肩头。
“不要───爸爸─呜恩……!!”
蒲雨失声叫出来,却立刻被收拢在父亲手掌中。那男人一手环著少年腰部将他抱在怀抱中,另一只手死死掩著他嘴唇。
随後一脚踢上房门。蒲雨只觉得钳制著自己的手臂好像钢铁一样强硬,无论怎样踢打也丝毫无发撼动!
蒲常一抱著蒲雨穿过客厅,将那少年丢进他自己的卧室。此时蒲雨才从一连串变故中清醒过来。他倒在地毯上後退著吼道:
“你出去────!别再对我做这种事────!”
“别闹小雨,”那男人松脱了自己的衣扣和裤带低声教训著“霍松舟去约会女人了吧?我这段时间一直在观察他。如果他结了婚,爸爸就更有希望得到你的监护权了……到那个时候,你就可以每天快乐地期待这种时刻了……”

【救赎方舟】06(父子,不纯洁,慎入)

蒲常一挟持著蒲雨,将少年按倒在他那张不算宽阔的小床上。
蒲雨对父亲怒目而视,连蒲常一都觉得惊奇,在他的印象中,蒲雨该是个软弱的少年,从小时候起,蒲雨便一直受到父亲的胁迫,从不敢有什麽反抗。
那男人还记得第一次对蒲雨下手时,蒲雨还只不过是个五岁的孩子。他稚嫩的肌肤、恐惧的眼神,和娃娃一样漂亮的小脸,简直让蒲常一咂舌。幼小的蒲雨总是毫无防备地在父亲身边走来走去,开心地把所有的玩具展示给他。
那时蒲常一便无可按捺胸中的火焰,直到身体被欲望驱使著膨胀得无可救药,才骤然惊恐起来───自己竟对亲生骨肉产生罪恶的念头───蒲常一也曾经苦恼过。
可释怀感也随著高涨的欲望而产生,蒲常一告诉自己:一定是什麽地方出了差错,没有什麽人会对亲生骨肉有本能的欲望,除非那孩子根本不是自己的。
从那时起,蒲常一便认定蒲雨并非己出。得到了这个心理安慰,蒲常一也就不再打算继续压抑渴望了。
一天,他带著年幼的小雨出门散步,就在自家附近的公园中,蒲常一问小雨:
“想不想跟爸爸一起上厕所?”
小雨摇摇头,可爸爸却仍旧拉著他向公共卫生间走去。
在那里,蒲雨留下了一生难忘的恐怖回忆───父亲将他放在腿上,巨大的身体挤入了稚嫩的身体。
父亲的大手牢牢掩住蒲雨的嘴唇,让那些哭叫变得含混不清。蒲雨就像个小布偶一样被父亲随意摆布,他只觉得疼痛又恐惧,却不懂自己遭遇了什麽。
父亲则激动不已,粗重的气息让人感到陌生而诡异,侵入体内的巨物让身体如此疼痛,蒲雨的眼泪一直留个不停。那样的恐怖不知持续了多久,父亲才最终罢了手,浑浊的粘液沾染在蒲雨体内。
蒲常一拉著蒲雨的小手对他说:
“不准哭闹,也不准告诉任何人,如果你说了,爸爸就每天都带你来这里,每天都让你‘做噩梦’……”
回家以後,还是妈妈觉得蒲雨有些不对劲,她温柔的抚摸著蒲雨的额头问:
“出什麽事了小雨?怎麽走路的姿势有点奇怪……?”
蒲雨大张著双眼,他看到父亲就在妈妈背後直盯著自己,放出无形的胁迫,小小的蒲雨於是拼命对母亲摇头,然後哭著躲进自己的房间里去。
父亲便在卧室外面对母亲解释说:
“今天走了不少路,大概是玩得太累了。不过小孩子还是应该多多锻炼才对。”
母亲听了也无法继续再追究了。
从往事的回忆中脱离出来,蒲常一重又看看现在眼前这个蒲雨───蒲雨已经成长为翩翩美少年了,虽然稚气未脱,却早已经有了令人心动的俊美。
只是今天,这孩子正充满敌意的注视著强大的父亲,让蒲常一十分不舒服。那男人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酒瓶了灌了一口,随後指著蒲雨问:
“小混蛋,你那样的眼神是什麽意思?难道还想要反抗吗?”
蒲雨大声吼道:
“不要再做这样的事了───!你是我父亲啊……这简直……太变态了!!”
蒲常一擦擦口边的残酒轻声笑道:
“小雨……你什麽时候学会反抗我了……?”
他俯下身来,扭著少年的下颌左右端详著:
“这麽可爱的小脸,还有从小就被爸爸宠爱的身体,难道想要背叛了吗?自从和那个霍松舟在一起,你就变得富有反抗精神了……小雨,你不会指望霍松舟拯救你吧……?你不会喜欢上那个霍松舟了吧?!”
“好痛……!!”
蒲常一捏著少年的下巴,蒲雨感到他手中的力量就快要将自己涅碎了。随後那男人胁迫著少年接受自己的亲吻───与其说亲吻,不如说掠夺来的确切。父亲口中浓烈的酒精气味和他蛮横地侵扰,在蒲雨嘴唇上留下斑驳的伤痕。
他扯断了蒲雨衬衫的衣扣,即使拼命抵抗,蒲雨让然远非父亲的对手,蒲常一只消三两下就拨去了少年身上的遮掩。随後那男人按著少年侧脸压入床单中,而蒲雨双腿仍伏在床下。
蒲常一取出兴奋的身体,在他白皙细腻的臀间来回游荡。蒲雨难以矜持,恐惧的叫出来:
“爸爸……不要……!!”
蒲常一才不会理睬,他低著少年柔弱的入口处准备钻进去。
然而就在此时,身後的房门突然打开了。有人说了句:
“小雨说‘不要’,蒲先生,你听不明白吗……?”
“继父────!”即使无法转头看清,蒲雨也知道是霍教练站在门旁,他失声大叫出来“救救我,继父──!”
蒲常一也微微回头,看到霍松舟端正的脸上透著愤怒。
刚一愣神的功夫,霍松舟便已经走到跟前,他一把抓住蒲常一手臂将他拽了起来,随後用宽大的床单把受制的蒲雨包裹起来藏在身後。
“霍松舟……”蒲常一以酒醉而恍惚的眼神盯著他“我看到你和个娘们儿出门约会去了……怎麽会回来打搅老子的好事……?”
霍教练抓著他手臂向门外走,这个一向温和透著绅士风范的男人此时杀气腾腾,蒲常一即使酒醉,也仍被他散发的压迫感弄得浑身不舒服。他指著霍教练说:
“干什麽……?我自己的儿子,不许调教吗───?”
霍松舟才不与这个醉汉理论,他直接将蒲常一丢出门外。即使不太清醒,蒲常一心中也暗自吃惊───自己这幅作过水手的强壮体格,竟然会轻而易举败在这男人手中,霍松舟真是强壮非凡。
把蒲常一请出门外,霍教练才回过头来温柔地询问蒲雨:
“你还好吗?小雨……”

【救赎方舟】07章

蒲雨裹在大床单里,看著继父霍松舟把父亲了出去,随後继父就回到了身边。
那男人轻拂著少年的额头,以忧虑的目光左右端详他。蒲雨看著他有些出神,他感到那男人眼中似乎透著迷人的温柔。那感觉与像母亲注视蒲雨时相仿,透著徐徐柔情?然而蒲雨也暗自摇头───霍教练的眼神与母亲不同,还闪著令人著迷的某种情谊……
“小雨,”霍松舟担心的注视著他“你没事吗?你害怕了吗?”
蒲雨摇摇头,鬼使神差地说了句:
“我早就习惯了。”
随後蒲雨便等待著继父眼中的震惊。
然而霍松舟并未如蒲雨预料的那般,露出惊异的神色,这反倒让蒲雨疑惑起来。於是少年又说:
“你看到我父亲做的事了?其实我们早就不是第一次了……”
霍教练瞳孔中的神色仍旧平和,若说有些波澜,便是他眼中充满了同情。他张开双臂,将少年拥进怀中。
“坚强点,”继父说“小雨,那并不是你的错。所以请你坚强的生活下去……”
蒲雨感到那幅胸膛强壮而炙热。蒲雨年幼时便与霍教练相识,与这男人相处的时间比父亲还多,可竟是第一次如此奢侈地享用这幅胸膛和手臂。在最终迷醉之前蒲雨问道:
“你知道我和父亲的事……?”
那男人点点头,拥抱的手臂却未放松:
“你母亲宁愿和我订婚来争得我对你的监护权,也不愿让你的亲生父亲接手,那时我就感到些端倪了。你母亲去世前也曾对我暗示说‘或许不该让蒲常一与小雨单独待在一起’,可她一直不愿相信,直到去世前,才不得不找到我,托付了一番……但你和我生活在一起时,我还是无法阻止蒲常一的接近……”
“霍教练……!”蒲雨感到胸口震动得厉害,他在被单下握紧双手,小心翼翼地问“你还会继续抚养我吗?我是个与亲生父亲有染的人,我肮脏得无可言喻!”
“真的吗?”霍教练低声问著“让我看看你有多麽‘肮脏’……”
说著,霍松舟轻轻拨开蒲雨身上的被单。微凉的触感让蒲雨下意识捉住床单的一脚。霍松舟便笑起来:
“怎麽?我帮你披上的,难道不许我再拨开吗?别害怕,小雨,我不会伤害你……”
这幅温柔低沈的嗓音,发出的任何话语都像是在以咒语催眠著精神,让蒲雨无法抗拒。他於是忐忑地放开手臂,那条便被剥落下去。
霍松舟看到少年羞耻的神色就微笑道:
“很美……很干净,小雨,你不必难过也不必羞耻,是蒲常一的错,该承担代价的人是他而不是你……”
随後,蒲雨似乎听到那男人轻声问了一句:
“可以吗?”
那声音并不真切,少年刚一发愣的功夫,霍松舟便已经轻轻吻住了他的下唇。下唇立刻传来那男人柔软、炙热的触感,而上唇则承受著霍教练鼻息的捶打。
这个亲吻转眼之间就结束了,霍松舟询问著:
“我这样对你,你会不开心吗?”
“我开心得快要死去了……”
蒲雨回答的同时,便已经张开手臂环在霍松舟颈後。随即蒲雨也为自己如此大胆的举动惊得半晌无言。少年急忙收回了手臂,他低著头对霍送舟说:
“对不起……你一定觉得我很放肆,是个随便的人吧……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麽这样开心,竟然会去抱你……”
霍教练却重新拾起蒲雨的双手环在自己颈後,这男人也展开手臂抱在少年腰上。
“如果你不讨厌这样,”霍松舟说“那我们就这样一直抱下去……”
“继父……”
“喂,”听到那个称呼,霍松舟才重新看著蒲雨说道“这个称呼好像特别破坏气氛,感觉很奇怪呀。还叫‘霍教练’不就行了?”
“霍教练,”蒲雨顺从了他的意思,少年说“你不是去约会女朋友了吗?为什麽又突然回来了?”
“这个……”霍教练露出为难的神色说“不知道怎麽回事,她虽然是个好女孩,但在一起时,我却无法集中精力,思绪总是往你身上飞。最初她问我为什麽魂不守舍,我还能勉强应付著说‘儿子一个人在家,我怕他照顾不好自己’。可後来我发现,我根本是无法集中精力那麽简单,我简直好像……背叛了你一样,背负著沈重的罪恶感……”
“哎……?”
蒲雨听得脸色通红,这让霍松舟更难解释,他於是慌忙摆摆手说:
“不要误会啊小雨,你妈妈把你托付给我,我无时无刻不在告诫自己,不要有什麽奇怪的想法。可是……可是……”
蒲雨点点头突然说:
“在很久以前,刚刚和教练学习射箭的时候,我就喜欢你……父亲出现的时候,我无法向母亲寻求保护,那时我第一个想到的人总是霍教练……那就是‘喜欢’了吧……?我总希望霍教练像这样温柔地和我拥抱。你一定不知道,你去约会女友,我心里有多不情愿……可我却不能干涉继父的幸福。”
“真的吗?”霍松舟真不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似乎许久以来,被他完美控制著的爱慕,全被这孩子催化了。他亲吻著少年的嘴唇问:
“我这样做可以吗?”
随後突然将蒲雨抱了起来,少年吃了一惊,双手紧紧揽在宽厚的肩膀上,随著那男人有力的脚步,两人一起消失在了卧室的门前……

【救赎方舟】08(非常纯洁的不纯洁画面,慎入)

蒲雨似乎早就梦想著坠入这幅强大的怀抱,如今抱著自己的竟然就是继父的双臂。他简直有些不敢相信,於是抬起视线偷偷看了看那个男人───霍教练精干的短发和端正的脸孔,简直让人迷醉其中。
霍松舟将少年放在床单中,轻拂著他的额头说:
“介意我的拥抱吗?”
蒲雨立刻低下头去用力摇头,霍教练便笑道:
“你还真是害羞……”
那男人随即便梳拢著少年的短发,在他唇边轻轻亲吻下来。蒲雨闭上双眼,在他的记忆中,似乎从未体验过如此温柔、醉人的亲吻。不需要任何表白,只要接受这男人的吻,整个身心便似乎都要融化了。
霍教练随後便认认真真地吻起来,从发稍到眼睑,从耳廓到嘴唇,从肩头到锁骨,从腰间到腿侧。吻得蒲雨呼吸困难,只觉得好像身在桑拿房一样,四周的空气都无比滚烫,呼吸道也要被灼伤了。
少年难以自禁地咬著手背问道:
“霍教练……你在做什麽……??”
那男人抬起视线,看到少年的脸色红得不象话,便低声解释道:
“我在对小雨表白……”
“可、可是……”蒲雨拼命忍耐著冲动说“你并没有表白啊……我没有听到你的表白……”
“这就是在表白了……”
霍教练的亲吻并未停下,他细细吻著那幅身体,吻遍了每个角落,当他的嘴唇探入少年双腿之间时,蒲雨再也难以忍耐,他的嗓音掺杂著哭声溢出喉咙:
“呜呜嗯嗯嗯嗯……!!”
霍教练随即看向少年,看到他扭著眉端仍在忍耐,便又笑著说:
“你好敏感……是不是希望我继续亲吻这里……?”
随即又在刚刚激发了少年一连串呻吟的地方轻舔下去,这次蒲雨的身体也躬了起来,似乎想要逃离似的。
霍教练随即安抚道:
“反应很激烈呢,这个地方也更加坚挺了……可是小雨,你还要再忍耐一下,不可以这麽快高潮,因为你的身体,还有没被我吻到的地方……”
“为什麽……?”蒲雨仰著头才能勉强压抑高潮的冲动,他意识不太清晰,却仍旧问著“为什麽要吻遍每个地方?”
“为了表白……”霍教练边说边帮蒲雨翻了个身,在他细腻的後背继续亲昵“小雨很小的时候就来跟我学习射箭了,那时我就一直注意你,还为自己时常有想要抱你的冲动而产生了无限的罪恶感。或许也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爽快地答应做你的继父……因为只有那样,才能每天守在你身边,即使什麽也不能做,我也开心得快要死去了……”
“那你为什麽还要找女朋友……”蒲雨委屈的转过头来,“你去约会时,我嫉妒的要发疯了……”
霍教练愣住了片刻,随後害羞又欣喜地问道:
“你嫉妒了?真让人意外……我一直以为,小雨这样单纯的孩子根本不会懂得我的心意。我身为‘继父’,当然不能对你有越轨的举动,即使我会在半夜做梦时兴奋异常,也必须偷偷把弄脏的床单被褥洗干净,否则你或许会讨厌我也说不定……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我大概会发疯……所以有人介绍女朋友的时候,我就想要试试看,或许能用这种方法解除对小雨的思念……”
“思念解除了吗?”蒲雨问道。
“完全失败了……”教练答道。
“我并不单纯……”蒲雨在霍松舟温柔的目光下有些无地自容,他将整个脸孔埋进床单中解释道“有哪个孩子会在五岁的时候,就和自己的亲生父亲发生那种事……?当时我吓坏了,并不知道那件事的意义。慢慢长大才明白,那种事是绝不允许的……是违背道的……”
看到蒲雨难过的样子,霍松舟便抱住他腰肢,亲吻他的耳廓说道:
“你想要得到救赎吗?”
少年点点头,霍松舟继续说:
“进入我的怀抱,你就拥有了新生……”
“骗人……”
“你没听说过吗?”那男人又说“就算你有罪孽,当获得真爱的时候,上天也会把它们一笔勾销的……”
“为什麽会一笔勾销?”
“因为你的爱人希望这样……”霍教练说“别再想蒲常一的事了,小雨,如果我用吻遍全身的方法来表达爱意,都不能令自己充斥你的大脑,我不是很可怜吗?你喜欢我吗?小雨。”
“喜欢……”蒲雨闭上眼睛,承认‘喜欢’的时候,他害羞得无地自容。
於是霍松舟告诉他:
“既然决定接受我,就将蒲常一慢慢清除出你的记忆,我们一同努力好吗?”
“好……”
少年如此乖巧,霍松舟感到他无比可爱,於是张开手掌握住蒲雨的身体,少年立刻发出一连串低吟。在蒲雨头脑中,那个恶魔父亲的阴影挥之不去,他请求似的回眸看向继父。
霍松舟便安慰道: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小雨只要把自己全都交给我就好……”

【救赎方舟】09(极纯洁的不纯洁伪父子文,慎入)

霍松舟轻抚著蒲雨敏感的身体,少年在他手中诚实地展现出各种反应,那男人便在一旁欣赏起来。
“霍教练,”蒲雨红著脸说“你为什麽那样看我……?”
“因为小雨太可爱了……”
他的抚慰舒适极了,助燃了蒲雨体内欢快的火焰。
“霍教练,别再碰我了……!”
“为什麽??”霍松舟不解地问“我碰得不舒服吗?”
“不是……”蒲雨难以启齿,踯躅了半天才说“我、我快要不行了,可是霍教练还没有得到快乐……”
说完之後就一头扎进大忱头里不肯抬头了。霍松舟看著他害羞的样子笑道:
“原来你在担心这个……不用介意我的感受,如果我现在就拥抱小雨,那不是太残忍了吗?刚才蒲常一袭击你,你一定吓坏了吧?我不想这麽快就要你接受我……你现在只要好好感受我带来的快乐就好……”
“呜……嗯……!!”蒲雨在他温柔的话语和安慰中有些僵硬,因为他已经感到了自己的极限,那个限度正因为继父的温柔而越发逼近。
那男人散发的磁场,如此令人陶醉,其中包含著爱意,却与母亲温柔慈祥的爱不同───霍教练好像情人一般的保护、宠爱、体贴,让蒲雨陷入深深的满足之中,於是他便不知不觉敞开了心扉。
蒲雨感到那人的手掌炙热又舒适,他用令人发狂的节奏安慰著身体。
“高潮吧……”看到蒲雨忍耐的表情,霍教练便在他耳边说道“还等什麽?不看到你高潮的样子,我是不会住手的。”
那切近而低沈的嗓音让蒲雨一阵兴奋,他双手握在霍松舟手上,跟随他抚弄的节奏而微微颤抖,就在如此激荡的安慰中,少年终於忍不住高潮,将兴奋的爱液喷洒出来。
若是在父亲蒲常一的胁迫下,即使高潮,也是扭曲而痛苦的,然而此时,蒲雨好像!翔在云端,他第一次感到,原来高潮会有如此美妙的滋味……
蒲雨张开眼睛,泪水已经封合了睫毛。他从水雾中看到继父霍松舟那张充满男人味道的英俊脸孔、和他温和体贴的眼神,便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於是失神地说道:
“霍教练,我好舒服……”
霍松舟抱著失神的蒲雨安放在床铺中,又拿来毯子盖在少年身上。亲吻著他的额头说:
“快睡觉吧,明天一早,我送你去学校。”
“霍教练……”蒲雨见他要走,急忙问道“你要去哪里??”
“回房间睡觉啊。”
“啊……那个……好……”蒲雨的话到口边还是吞了回去,随後缩进毯子里不肯露头了。
霍松舟从蒲雨的房间里退出来,靠在房门上平静了半天心情───当蒲雨抓住他问“你去哪里”的时候,霍松舟就明白小雨希望自己应该留下来陪他。可那时,霍松舟身体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他才迫不得已退了出来匆匆钻进洗手间。
刚刚在蒲雨房间中所见、所做的一切,就像电影片断一样在头脑中反复播放、挥之不去。那些画面煽情而美丽,似乎是霍松舟期待已久想要看到、得到的。
他一边想著蒲雨的样子,一边抚向自己双腿之间,身体早在安慰蒲雨的时候就已经兴奋不已了,此时手中的触感更加坚挺,比蒲雨的身体强壮不少。霍松舟低喘著,在对蒲雨的回想中释放了激情……
第二天一早,这男人便早早为蒲雨做好了早餐。蒲雨已走出房间,他就招呼他吃饭。可蒲雨却扭捏著怎麽也不肯过来。
“出什麽事了?”霍松舟摘下围裙走过来。
他发现蒲雨满脸通红地站在自己的房门旁,一看到霍松舟,就干脆退回了房间。霍松舟摇摇头说:
“干嘛那麽害羞?快出来。”
可蒲雨就是无法坦然面对那个男人,一见面,他就会想起昨晚激情的安抚,令人羞得无地自容。
霍松舟过去牵他,拉著蒲雨的手走到餐桌前。
“快吃吧,”他说,“我忙活了一个早上呢。”
“好像新婚夫妇……”蒲雨低声叨念了一句,恰好被霍松舟听了去,
那男人便用炒饭的铲子指著他说:
“什麽‘新婚夫妇’??我是‘继父’。反倒是你那个扭捏的样子,好像新娘子一样。”
蒲雨听了,羞得低下头去,霍松舟才觉得自己不该欺负他,就盛了一大盘蛋炒饭推到少年面前说:
“别贫嘴了,快吃饭吧。”
阳光从窗外铺洒在餐桌上,霍松舟看著蒲雨一点点吃光了早餐,感到似乎这便是他们所期待的幸福……
随後不久,霍松舟开车送蒲雨来到学校。
可还没驶到学校大门前,就看到一个男人靠站在人行道的矮墙下面。
蒲雨和霍松舟同时认出那人───正是蒲常一。
蒲雨立刻不安起来,他急切地拉住霍松舟说:
“继父,怎麽办??父亲在等我们。”
“别慌。”霍松舟说“时间差不多了,你快点进学校,我去跟你父亲谈谈。”
“可是继父……!”
“别多说了。”霍松舟将车停下,催蒲雨进入学校。
随後自己便向蒲常一走来……

【救赎方舟】10(伪父子,慎)

霍松舟来到蒲常一面前,那男人还探著头一个劲向他身後看───看蒲雨犹犹豫豫走进学校的大门。
“喂。”
霍松舟挡住了他的视线,那男人才抬起头来,混沌的瞳孔笼罩著一层颓靡和猥琐。
“你来这里干什麽?”霍松舟直截了当地问。
“看蒲雨,”那男人同样直截了当,说“看我儿子……不行吗……?你闪开。”
“你也明白蒲雨是你的儿子……?那你为什麽还对他作出不可原谅的事?!”
蒲常一上下打量著霍松舟,笑著说:
“怎麽?你也喜欢小雨吗?昨天把我走之後,你上他了对吧?你这个家夥……也是个衣冠禽兽呢……”
“蒲先生……!”霍松舟一把抓住那男人的衣领“你知道那样的行为是禽兽做法?既然如此,亲骨肉下手?!”
“他不是我的儿子,”那男人一幅醉醺醺的口气“你认为我会对有血缘关系的亲骨肉做那种事?小雨他根本不是我的儿子,否则我怎麽可能一见到他就产生邪念??”
“你别自欺欺人了……”霍松舟皱眉注视著他说“你就是用这种方法一直欺骗自己、为自己禽兽的行为找理由,并一次又一次对蒲雨施暴的吧……你这个懦弱的男人,把自己的罪强加到小雨身上,你知道那样做会在他心中留下怎样的伤害吗?!”
蒲常一听了,突然推开霍松舟高声吼道:
“你喜欢小雨对不对?!不然你为什麽这麽关心他?!”
“我爱蒲雨。”霍松舟直言不讳“我是他的继父,也是爱他的人,这一点,你永远也无法企及,我会用父亲和爱人双重的爱,来弥补他心中受到的伤害。”
“你这个家夥……”蒲常一醉乱的瞳孔中也露出愤怒和失控的神色,他高叫著“小雨是我的!!”
“你只把他当做泄欲的工具!!如果是那样,随便去找个可爱的情人不就好了??为什麽非小雨不可?!”
听到这问题,蒲常一也愣住了,他似乎认真思考了片刻才说:
“我就是喜欢蒲雨,只有小雨可以让我兴奋得异常迅速,我的身体对小雨有奇特的依恋……我想好了,我要让小雨和我一起生活……”
“你休想。”霍松舟说“我才是他的监护人。”
“我是他的父亲啊……”蒲常一无赖似的笑起来“你不是说了吗───我是在自欺欺人,我原本就是小雨的亲生父亲,你认为法律会支持你吗?法律会支持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监护他,还是会支持亲生父亲监护他??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蒲雨的妈妈只是订婚,还没有真正结婚……霍松舟,你不觉得我比你更占优势吗……?”
没等霍松舟说些什麽,蒲常一就晃晃荡荡走远了,口中还叨念著说:
“我会想办法拿到小雨的监护权……那样,我们父子就团圆了……哈哈哈……”
傍晚蒲雨放学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询问蒲常一的事。霍松舟对他安慰道:
“你父亲没说什麽,我已经把他打发走了,要他以後不要再来见你。”
“继父,”蒲雨严肃地问“他真的会成为我的监护人吗……?”
霍松舟惊奇的看著他:
“你怎麽会知道监护人的事,蒲常一对你提过这件事??”
蒲雨点点头说:
“前一段时间父亲就问过我,说‘我来当你的监护人怎麽样’……我害怕极了,我不想和他生活在一起……!!”
霍松舟看到那少年眼中不安,就拉著他坐在沙发上,他的大手抚在少年膝头,带来了舒适的温暖触感,随後霍教练才说:
“对於你,我是不会放手的,所以你不要这麽不安。”
“继父……!”蒲雨转过身来看著霍松舟说“我怎麽可能不担心??他是我的亲生父亲,如果闹到法庭上,搞不好真的会把我判给他啊!”
“不会,”霍教练亲吻著他额头说“你是属於我的……”
“那你……那你……”蒲雨热切的注释著那个男人说“那你抱住我……!”
霍松舟顿时愣住了,花了好长时间才笑出来,随後张开手臂将少年用入怀抱说:
“我抱住你了,满意了麽?”
“继父……!”蒲雨抬起头来不高兴地说“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应该明白我指的是什麽样的拥抱……!”
霍松舟长叹了口气,仍旧笑著说:
“你为什麽突然……?”
“我、我、我……!”蒲雨著急起来,脸色也泛著红晕“我是想……和霍教练建立起一些关系……”
说完之後,不等霍松舟回话,蒲雨的脸色就先变得通红无比,然後把自己埋入大沙发垫子中不肯抬头,许久才说:
“你和妈妈只是订婚,跟我既不是真正的继父子,也没有任何其他关系,我……我没办法安心……所以希望,我和霍教练之间能多一层牵绊……”
“你真是傻孩子……”霍松舟这才明白了他的意思,於是抓抓头发说“我那麽喜欢小雨,你又对我发出这样的邀请……真会考验人……”

【救赎方舟】11章(伪父子,雷者慎)

面对蒲雨的邀请,霍松舟思索再三,还是牵著他回到了蒲雨的卧室。
“继父?”蒲雨询问似的注视著他“你不想要吗……?”
霍松舟便笑起来说:
“虽然我很喜欢小雨,但现在还不是时候,至少要等到你的监护权到手……那时候,我们才能光明正大地在一起。”
“霍教练!”蒲雨看他转身要走,便突然说“如果要上法庭,我一定会选择跟继父生活在一起……”
霍松舟点点头说:
“我也会努力争取你的监护权。”
“还有,”蒲雨小小的声音补充道“我喜欢继父,你什麽时候想要我,我都会很开心……”
随後把棉被往头上一蒙,羞得再也不看霍松舟了。霍教练也有些不好意思,许久才对躲进棉被中的人说了句:
“谢谢小雨……”
接著便退出了房间。
此时反倒是蒲雨有些失望,他原以为继父听到邀请之後,便会温柔地回到身边,然後拥他入怀,两人一同享受幸福之夜,没想到那男人还是走了,留下蒲雨一个人失落了许久。
没过几天,他们果然收到了传票───蒲常一竟然真的为了监护权,而将霍松舟告上了法庭。
“继父……”蒲雨不无担忧地说“父亲他认真了……”
“别担心,”霍松舟安抚道“对於小雨的事情,我也从没开玩笑过,我一定会把你夺过来……”
不久之後,两方律师便对簿公堂,而事情也出乎意料地顺利───法院很快就因为蒲常一没有固定的收入,而将监护权判决给了霍松舟。霍松舟和蒲雨赢了官司。
继父子两人满心欢喜地离开法庭,不料在停车场上又碰到了蒲常一。那男人一股酒气熏天,蒲雨一见他便急忙躲到继父身後去。霍松舟则将那男人挡住,正颜厉色问道:
“法官的宣判你没听到吗?我才是蒲雨的监护人。”
“抢我儿子的混蛋……”那男人不怀好意地看著霍松舟说“法庭不把蒲雨交给我就不能自己夺回来吗……?”
“你说什麽……?”
“我这样的老海员,一辈子在大海上卖命,光是受伤就有无数次,法律本该给我许多特权,可法庭却不给我优待……不过不要紧……”
那男人向霍松舟身後望去,蒲雨那张俊俏的小脸上全是惊恐,见父亲看过来,便躲得更深,霍松舟也急忙拦挡他。
蒲常一笑著说:
“小雨,你别害怕,爸爸会把你从这个男人手中救出来……这个男人一定是玷污过你吧?真可怜……他也迷恋上了小雨那副可爱的身体,所以一定要与爸爸争夺……”
“住口!”霍松舟听得火冒三丈,一想到这男人曾经以他身为父亲的双手沾染蒲雨,他便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大声吼道“你最好快消失,否则就算是使用暴力,我也要给你好看!”
最终,那个醉醺醺的男人转身离开了。直到回到公寓,蒲雨的心情都很糟糕,霍松舟看著他灰暗的脸色安慰道:
“我可是获得了监护权的人,小雨,难道不想庆祝一下吗?”
少年这才露出笑容。
晚饭时,霍松舟做了不少好吃的东西,蒲雨在一旁看著他忙活,不知怎的,他感到霍教练这样高大、出众的身形,穿戴上围裙之後竟然特别性感,於是赞许道:
“继父,你真厉害,这才叫‘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真是帅呆了。”
“谢谢夸奖!”
霍松舟忙活了一阵子,餐桌上便被各式各样的菜色布置得满满当当。蒲雨还特意取来了一瓶酒,倒了两杯,落座之後,霍松舟喝了一口才惊讶地说道:
“这种香槟的度数很高,蒲雨,你改喝可乐吧!”
可没想到那孩子已经灌了好几口,一抹嘴唇说了句:
“痛快!继父……赢了官司,我们可以安心地生活在一起了对吗?”
霍松舟点点头说:
“没错,今後就安心了。”
晚餐吃得十分愉快,霍松舟很少见到蒲雨如此开心,那孩子时常都是忧郁、内敛的,而今天笑得如此开怀,让霍松舟也很受感染。不知不觉,一大瓶香槟全被喝光了。此时霍松舟才留意到,蒲雨那张白净的小脸,早就被绯红的醉色占据了。
於是这男人夺过酒杯说道:
“停!别喝了!我这个当继父的真失败,第一天获得了监护权,就纵容未成年人喝酒……”
随後他走到蒲雨身边,那孩子立刻软趴趴地瘫倒在他怀抱中,醉眼朦胧地说:
“我很清醒……”
“清醒才怪……!”蒲雨的确站立不稳,霍松舟只好半拥著少年离开餐桌。
蒲雨觉得舒适极了,那副胸膛既强壮有温暖,於是低声建议道:
“继父……抱我好吗……?”

【救赎方舟】12章(继父子H,慎入)

看到蒲雨瞳孔中神色迷离,口中还不断溢出香槟酒的清香味,让霍松舟感到,这根本就是将一道鲜嫩可口的佳肴送到了口边。
“真的可以吗……”霍松舟自问了一句。
蒲雨便微合著双目说:
“我喜欢霍教练……我第一次见到霍教练的时候,就觉得心跳加速了……”
“你第一次见我,年纪还很小吧?”
蒲雨点点头,却感到无法集中精神思考,於是说道:
“其实我对妈妈的做法并不满意……”
他双臂紧紧环著那男人的颈部,自己完全坐在他双腿上,然後枕著继父的胸膛说:
“我想要和霍教练成为恋人,并不想成为父子……当妈妈对我说,要和霍教练订婚的时候,我难过得整夜睡不著……”
“小雨……我也很喜欢你……可是……”听著这孩子的说法,霍松舟胸中十分起伏,然而此时,最令他无法自禁,还是这孩子坐在腿上反复摩擦著。
“还等什麽……?”醉酒的蒲雨贴在他耳边问道“快点抱住我吧……继父……是你从父亲身边救赎了我,让我更加爱你、想要成为你的一部分……”
可越到此时,霍松舟反而越发犹豫起来,他左右思量著,硬是无法碰小雨一个手指。
等了许久,继父也没有动静,蒲雨便抬起眼皮看看他───看到霍教练满面绯红一个劲的不好意思,於是小雨坐直了身体,惊讶地说道:
“继父,你……你在害羞吗?”
霍松舟急忙摆手:
“小孩子不准戏弄大人!我有什麽可害羞的?我们又没有血缘关系……”
谁知蒲雨又问道:
“你该不会……从没有碰过别人吧……”
听了这话,霍松舟好像被芒刺刺伤了手指似的一激灵,随後说道:
“我只是面对自己喜欢人时比较腼腆……”
“是吗……”蒲雨便笑道“没关系,那就让我来引诱你吧……”
少年随即退去了衬衫和长裤,像山猫一样轻巧地跪爬上来,他一边审视继父的双眼,一边将他的衬衫拨开。
霍松舟吸了口气───没错,小雨这孩子一向内敛又腼腆,可现在,却好像中了邪的猫咪似的,散发出奇特的妩媚。
他轻轻推著霍松舟躺倒在沙发上,稚嫩、白皙的双腿穿插跪入那男人双腿的缝隙中,随後将继父那件帅气性感的紧身衬衫彻底剥落下去。
霍松舟双眼紧盯著那孩子,觉得他看来既清纯又散发著浓浓的诱惑,让人无法相信,他是那个谨小慎微又饱含忧郁的孩子。
蒲雨解下那男人的裤带,手掌钻入长裤中去,霍松舟立刻仰起头呻吟出来───即使隔著内裤,蒲雨的手指还是传来清晰的信息,将热烈的渴望注入了身体。
蒲雨青涩的抚摸方式也让霍松舟很快兴奋起来。
“舒服吗?继父……”
那男人微微抬起头来,责备道:
“你这样的摸法,小心给自己带来灾难。”
少年却笑著说:
“继父带来的灾难,我等很久了……”
霍松舟微微皱眉,随後一扯他手臂,两人的位置立刻发生了逆转───蒲雨坠入柔软的大沙发垫中,被那男人宽大、强健的臂弯淹没了。
霍松舟提起少年膝盖,感到触觉柔软而清凉,蒲雨的身体有著少年特有的稚嫩,让人无法不对他小心翼翼,生怕弄伤了,於是霍松舟挑起酒杯中的香槟,侵入了少年臀瓣之中,立刻引来蒲雨敏感的鸣动。
看到蒲雨的反应,霍松舟也觉得兴奋异常,他感到指尖的触感炙热而拥挤,那热量似乎唤醒了他更多遐想,也让这兴奋的男人对眼前的身体有些迫不及待了……
“小雨……我要进来了……”霍松舟轻声招呼了一声。
蒲雨则以迷乱的视线注视著他,那眼神中含著几分酒醉、几分冲动和无数渴望,他催促道:
“还等什麽……?继父,你早该抱我了……”
霍松舟便在少年的邀请之下钻入了禁区。那一瞬间简直让人永生难忘───他虽然也曾以别的方式抚慰过蒲雨受伤的心灵,然而这一次,却是震撼的、真实的。
少年咬著嘴唇深深吸了口气,酷似委屈的呻吟声,难以自禁地溢出嘴唇,霍松舟随即停了下来,问道:
“我弄伤你了吗……?”
少年用力摇头说:
“别停下!!”
於是那男人便在他体内摆动起来,蒲雨随著他的节奏晃动著,大沙发垫也发出些许淫靡的挤压声。蒲雨张开双臂环著对方脖子,以不稳的声音说道:
“好舒服……”
霍松舟则越发认真、体贴地取悦著柔弱的内壁。他带来的热量让蒲雨吃了一惊───交合的舒适感,与自己那禽兽生父带来的侵犯如此不同,蒲雨第一次体验到满身欢乐的意味……
高潮也随著那份体贴,到来得出乎意料的迅速。
“我的天……”蒲雨仰头呻吟著,眼泪从眼角滑落到额头,沾湿了额发,他哭著道歉道“继父,对不起……我忍不住了……!!”
随後便将热烈的爱液喷溅在小腹上。霍松舟当然不介意,只是他没料到,蒲雨的高潮竟然使稚嫩的内壁猛烈收缩,毫无准备的霍松舟,只觉得那孩子突然咬住他不放,连抽离的余地也没有。
“呜……!!”他微合双目,无可奈何地说道“我、我也要出来了……”
随即他便迎来了高潮,伴随著温韵的节奏、香槟酒的气息和相爱的喜悦,将他的爱恋灌入了蒲雨深处……

【救赎方舟】13章(伪父子文,雷者慎)

蒲雨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他躺在继父怀抱里,两人衣衫不整倒在巨大的沙发中。
他觉得身体有些疼痛,心中却充满著喜悦。此时酒精已经退去,少年可以清晰地回忆起昨晚的激情。他匍匐下来,从继父胸口抬头看著他,觉得那男人俊朗异常人,又温柔又可靠,蒲雨全身都被幸福包围了。
激情之後的些许痛楚,此时也变成了蒲雨美好的感觉,他一回想起他们如此激情的做爱场面,便觉得脸颊发烧───是的,蒲雨很早就对霍教练倾慕不已,如今竟然躺在他怀抱中享受著幸福……
然而这份幸福没享受多久,他便看到了客厅墙壁上的大锺,蒲雨突然坐了起来,高声喊道:
“糟糕!继父!我上课要迟到了!!”
此时霍松舟才迟迟醒来,那男人挣扎了半天,最後捂著脑袋说:
“头好痛……昨晚喝太多了……”
这句话有唤起了蒲雨的记忆,昨晚原本继父喝得并不多,可自己在酒精的操纵之下,不但对这男人大献殷勤,还强迫他陪自己喝酒,继父不肯,自己就将香槟含在口中灌给他!
想到这些,蒲雨险些害羞得爆炸了!他没勇气与继父对视,於是急匆匆逃开了。少年收拾了一?*

<--血之曼陀罗 by 胖了好多 | HOME | 思华年 by 秦人秦鬼-->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