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少年的夏天 by 帝王娥 | HOME | 暖玉 by 子霂-->

凝眸凝枫 by 千曜

凝眸凝枫(序)

从第一眼的时候,他就发誓,要为了他,不择手段,夺取天下!即使……是利用也好……
“你真的不后悔么?”少女看着坐在床上背对着自己的男子,声音有些迟疑的问。
男子先是一叹,然后转头看向身后的少女,缓缓一笑,竟是那样的倾国倾城,火红的双眸,是如此的妖艳。
少女走过去,将药放在一边的桌上,有些心疼的摸摸男子如玉的面颊,道:“师兄……”
男子微微的笑着,然后,红唇轻启到:“他呢……”
少女抿抿嘴,却见一滴晶莹从略微泛着翠色光芒的眸中溢出……
男子笑笑,为他拭去:“影儿别哭,师兄会心疼的……”
望进男子的红眸,少年扑倒在男子怀里,放声大哭:“蓝慕枫,我要杀了你……”
(一)
第一次要到中原的时候,影儿还哭的很凄楚的说死也要跟着来,结果给国师大人一记爆栗给吓得闭了嘴。小手抓着自己的手说:“师兄,一定要回来啊……”
阿卡特失笑的捏了捏月千影的脸颊说,望进他澄清的翠色眸里面,笑道:“你当我一去不回来么?”
臭小子还是可怜巴巴的往自己怀里面钻。脸上是国师大人为他贴上的假面皮都快因为泪水的而掉落下来,身着这女儿装的孩儿可怜兮兮的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自己身后的老人还有一个英挺的男人,嘴巴一瘪,然后又不死心的抱着自己,死不放手:“难道师兄你不要我了么?!”
无奈啊无奈,自己看看气极的老人和一边叹气的男人,苦笑的将小孩儿搂进怀里面,说实话,要真的让他自己一个人去,他也不放心啊,这个小孩儿。蹲下,微笑:“傻瓜,师兄怎么会不要影儿了呢!”
终于,男人开口了:“老国师,就让影儿也一起去吧!”
老国师叹气,只能点点头:“还有什么办法啊!”
于是,只见原本在哭得伤心的小孩儿仰头,还在泛着泪水的翠色眸扬的小小恶作剧得逞的光芒,朝自己露齿一笑。
再再一声苦笑:老国师和男人又上当了!没办法,就带他一起去吧!
“父……”咬咬牙,看来还是不是很习惯叫这个词啊,苦笑:“父王……”
男人回头,看他,惊喜的笑:“吾儿……”
“那个……我们什么时候上路……”原本还想等久一点,但是怀中的小孩儿瘪嘴,于心不忍的自己只能催促上路,用小孩儿的话说就是:留得越久,变化越快,计划永远不上变化!
看着怀中小孩儿的笑意,这个小家伙,是个坏小子!
“我们明天就走,明天就走!”男人很开心!
自己笑笑,便不再言语,任小孩儿拉着自己欢喜的满院子跑。
“母妃……”拉着小孩儿的手来到后宫,见到了美丽的妇人,金发碧眼,自己倒是没有传到妇人的丝丝相貌,没有金发也没有碧眼,只有一头发和一双红眸!
妇人见自己进来,先是很激动一笑,然后瘪嘴,双眼泛泪的朝自己扑来:“儿啊……你不要母后了么?!”
苦笑,好像这一幕刚才在哪里见过?转头,见身边的小孩儿抿嘴偷笑。
“母后啊……儿臣又不是一去不回啊……”摇摇头,叹气。
“呸呸呸,什么一去不回,竟说丧气话!”美妇人拧眉瞪自己。
力脱,这个是什么跟什么啊……
“儿啊……为娘会想你的……”美妇人再次的双眸泛泪,拥住自己。
“好好好……儿臣知道……儿臣知道……”无奈摇头,连声答应。
“放心放心,美人王后,师兄我会好好的护卫他的,护卫他的贞操……”小孩儿站到美妇人面前,自信满满的说。
“嗯,影儿,阿卡特他笨笨的,你要好好的照顾他哦!”美妇人抓住小孩儿的手,一脸的信任。
什么啊,虽然是说着保护的话,可是听上去怎么好别扭啊,还有,母后有你这样损自己孩子的么。无言的翻白眼。
“好了好了!”美妇人恢复以往的庄严,说到:“儿啊,时间不早了,去吧去吧……早去早回哦……”
转身,扯着笑嘻嘻的小孩儿,头也不回的摆摆手闪人,不然等下子又出了什么岔子,就不好了……
“等下……”出殿门不远后,小孩儿突然喊停。
“怎么了?”回头不解的看他。
“我忘了东西了……”说完,小孩子一甩开他的手,朝国师殿奔去,还不忘回头交代自己:“师兄等等哦,不准丢下我一个人跑了哦……哇咧!!”然后一个不小心,拌到石头,摔到。
干笑,自己又不会逃跑,干嘛这么紧张兮兮的。眼睛看着小孩儿的背影,浮现了淡淡的,温柔的笑……
半晌后,小孩儿脸上一副奸计得逞的笑容朝自己跑来!然后扯着自己的手就是一路的狂奔。
“怎么了?”不解问他。
“快跑快跑!”小孩儿手上有小包袱,笑意盈盈的拖着自己跑:“不然让爷爷抓到,就死定了!”
不久后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国师殿里传来了国师的怒吼:“月千影你个死小子,把老夫的易容丹、还魂丹、玉肌散……还来!!!!”
干笑,小孩儿手上的包袱怕是国师的心血吧,难怪死命的逃。心中不免默哀:国师啊,你有这样的孙子,是幸福还是不幸啊,不过……却是自己永远珍惜的……
“呜哇啊啊……要死了要死了……”马车里面,横尸撞装的小孩儿瘫在了自己的身边,不禁哀号。
“乖……”将小孩儿抱进怀里,说:“再忍忍吧……快到了呢……”
“师兄啊,你说中原是个什么样子啊?!”小孩儿瘫在他的怀里面,激动的问。
“不知道呢,应该和波斯不一样吧……”拧拧眉头,说道。
“师兄哦,这次去中原,影儿……会好好保护师兄的……不让别人欺负师兄!”小孩儿认真的看着自己,说道。
“你啊……那三脚猫的功夫不给师兄添麻烦师兄就万幸了……”笑笑捏小孩儿粉嫩嫩双颊,却是毫无手感的收了回来。国师,会不会太小心了……
“不会不会,影儿很厉害的哦……嘿嘿……加上从爷爷那里拿来的好料子,影儿就无敌了!”小孩儿那小奸小邪的笑容,活像一只偷腥了的猫儿,难怪国师大人整天哀叹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个孙……
却也是自己最最放不下的!
在外面,英挺的男人坐在另架马车上,听着这边马车的笑声,暗自庆幸,把小孩儿一起带来,是正确的,至少不会让他觉得在路上是无聊郁闷的。他只是想弥补,这些年来的空失而已,以父亲的身份……
(二)
三个月啊,月千影趴在床上,连连哀叹。他们连连了三个月的路,坐了三个月的马车,要死了要死了!!!
“师兄啊……以后我们不来中原了好不好……”翠色的眸泛着水光,可怜的看着自己。
摸摸他的头,笑笑:“傻影儿……”
这里是父亲的宫殿,他是中原的国王,住着华丽丽的宫殿,差距很大的民土风情,不过,他不讨厌!
“儿……”男人走进来,微笑的看着自己:“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洗尘宴,等下你们也一起去吧!”
男人的眼中是小心翼翼的询问。笑笑然后点头:“好的!”
男人很高兴,是因为想弥补的缘故么?其实他一点也不在意,他在波斯也很好的!男人能来看他,他已经很满足了!
“那么你们好好准备一下,我随后叫人来接你们!”男人笑着走了出去,还不小心撞到了桌子,一点都没有半点尊王的样子。
笑着看着男人离开,然后一只小手摸上了自己的额头,转头一看:“影儿……”
小孩儿笑了:“师兄,影儿会一直陪着师兄的,不要担心哦!”
我笑了。知道我的,还只有影儿而已啊!虽说是同出一父,但毕竟……我不是中原人!
“妖人!”看到了自己的眼眸和影儿的眼眸之后,这个就是中原人对自己的反应!
宫女们和太监们害怕的躲着我们,像蛇蝎……
我突然很庆幸国师把影儿的发染,是多么正确的!
影儿抓着自己的手,跟在颤颤巍巍的小太监身后,一脸的笑意。
那没有传达眼底的笑容,让我明白有人要遭殃了,我无奈的点着小孩儿的嘴唇说:“这儿不是家里,不能太放肆哦!”
小孩儿抿嘴,最后笑了:“听师兄的!”
因为我不想闹出什么麻烦,我只想安静的过完这个月,然后就带影儿回波斯,那里才是我们的家。影儿啊,才五岁的年龄,却有着这么玲珑的心……
“等等!”这个时候,有个高傲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我和影儿一起回头,却见一个身穿明黄服饰的,十来岁的少年,在一群太监侍卫的簇拥下,朝自己走来。
“你就是父皇从波斯带回来的妖孽?”少年放肆的眼神打量着自己和身边的小孩儿。
我感觉的到,影儿抓着我的手越来越紧,我看他,却见他嘴角勾起,我心里苦笑,影儿脾气很倔,这回恐怕自己再怎么劝他,也未必能保这个少年的身了。因为用影儿的话来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千倍奉还!他很记仇的啊!
“也难怪,这样的妖女用妖术摄了父皇的魂,然后生下了你这个小妖精,哼!!”少年口出狂语,不屑的看着他们两人。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只是想要看好戏的吧!
“大皇子,他们就是从那个什么波斯来的妖精么?”身边的小太监嘲笑的问。
“哼,怕也不是什么干净的东西吧!知道又用什么不干净的手法让父王把他们接回来的吧!”少年高傲的说,声音里面满满的鄙夷。
大皇子?看了看身边的小孩儿,果然,那笑容……唉唉!
“大皇兄……这个时候不在大殿参加宴会,跑到这里做什么……”身后,有些意味不明的笑容响起。
转头,却见两个少年朝他们走来!
“慕枫?引风?你们怎么来了?”那个大皇子有些惧怕的退了一步。
“父皇说见波斯来的皇兄还没到,就叫我们来看看!”刚才开口的,是七皇子蓝引风。
“还有,父皇说了,波斯来的皇兄,可是很厉害的哦!总比某些看上去很高傲却很没用的来的好!”看引风似笑非笑的说。
“你!”蓝宇峰气极。
“引风……”另个少年淡淡的开口。
“三皇兄……”蓝引风笑笑让开!
“慕枫……”大皇子蓝宇峰有些惧怕的小声道。
“大皇兄,父王说有事情找你,你要不要去看看……”蓝慕枫抬首,冷冷的目光淡淡的看着蓝宇峰。
“那……我先走了!”蓝宇峰走过的时候,狠狠的瞪了蓝引风一眼,然后就走了!
“没事吧!”蓝慕枫转脸,看向他们。淡淡的眼眸中,有丝担心。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却在那瞬间猛然一震。
身边的小孩儿眼中闪过的意思惊讶,当自己却没看到。
蓝引风却拧拧眉,没说什么。
蓝慕枫微微一笑,说:“好了,别发呆了,父王叫我们来看看你们到了没有,刚才大皇兄的失礼,我在这里待他向你赔礼。”
别开脸,摇摇头。
“来吧!”他笑着向我伸手。
沉默了一下,才无言的将手搭了上去,然后,跟着他走了。
身后,蓝引风和一身女娃装的月千影对视了一眼,然后就带着月千影跟在了身后。
“你多大了?”蓝引风问。
“我五岁,师兄十七岁!”月千影淡淡的回到。
“哦,我比你大十岁!”蓝引风笑笑,然后又说:“你看到了吧!”
“嗯!”月千影有些担心,说:“原来你也看到了!”
“看来我们还真有缘啊!”蓝引风叹气。
“你不怕我们么?”月千影好奇的问。
“有什么好怕的,你们也是人啊,只是我听父王说波斯和中原不一样,人也不一样,不像我们眸发,有其他的颜色的,我也好好奇,也想去看看!”蓝引风一脸的跃跃欲试。
“好啊,以后你来波斯我当你向导!”月千影好笑的说。
“那就麻烦了!”蓝引风很高兴的说:“不过……”看看前面的两人,蓝引风沉默。
“船到桥头自然直……”月千影沉吟:“不过我想我们并没有多心啊!”
“你倒是很看得开嘛!”蓝引风一脸佩服!
“谢谢!”月千影笑笑,然后又问:“你很讨厌刚才的那个什么大皇子吧!”
“……”蓝引风无可置疑的挑眉看他:“聪明!”
“那既然我们是同一条路的……”月千影嘴角勾起了笑。
再挑眉,蓝引风笑:“有什么好玩的不如一起玩玩?!”
“呵呵,我爷爷是大夫,会研制很多药……”小小的脸上露出了阴险的笑。
“哦哦,这样的,有什么要用的药材跟我说一声,我叫蓝引风,是七皇子,请不要客气,尽管用!”蓝引风也邪肆一笑。
“谢谢了!”
“呵呵……”
第二天,便听到了从大皇子府中传来了消息,大皇子不知怎么,又吐又拉的还会怪笑,而且哭得很伤心!
用仆人的话说,就像见鬼了一样……
唉唉!!!
(三)
“啪!”很响亮的一巴掌。
“影儿?!”一阵阵惊讶的声音,无月连忙将少女抱走,怕出了什么事端。
“为什么……为什么……”少女的声音在哽咽,颤颤巍巍的手指着被自己打的人,泪水从那很好看的翠色眸溢出。
被打偏脸的男人不语,只是站在那里。
“师兄他是真的爱着你的……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伤害他……”少女窝在了无月的怀里面失声痛哭。
师兄,你是个笨蛋,为什么会爱这样的人,师兄……疼爱她的师兄有什么不好……为什么……为什么……
“他……”男人似乎下定了决心,淡声问:“他还好么……”
少女的声音在抽噎,无月抱着少女,第一次看着恶魔哭得这样的伤心,看来恶魔真的很心疼宗主。
“为什么……为什么不爱他……却要利用他的感情……”少女抬眼看他,问:“师兄有什么不好的!有求必应,很疼爱人,很照顾人,虽然很爱恶作剧,但是人很好很好!以前去为你围剿邵家的时候,义不容辞的就答应了,为了你做了那么多是事情……为什么……”
被打的男人脸色很难看,只是不语。
“既然给不起,就放了师兄了好么,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要带他回波斯,让爷爷为师兄治疗,师兄要是再不治疗,就不行了……”少女喃喃的说完,放开了无月,说:“我要带师兄回去!师兄一定不会让我杀了你的……不然师兄会伤心的……”师兄因为这个人,而经脉逆转,差点就走火入魔武艺尽失,还好的只是伤了经脉而已……
男子的唇在抖动,依旧不语。
然后,少女魂不守舍的就走了。
“陛下……虽然不知道您和宗主有什么恩怨,但是宗主真的很爱您,既然您不愿意接受宗主,就不要再伤他了!”无月看着男人,一叹之后,就走了。
男人颓废的坐到了御座上面,不知道为什么,有什么模糊的自己的双眼。
“师兄,我们回波斯,把杀手楼丢给无月和冰魂他们,我很回家去!”少年帮男子收拾着行李,笑着说道。
“容……影儿……”男子看他,眼神有些希冀。
少年心中一梗,走到男子面前蹲下,说:“我们回家,就当我们从来没有来过中原,我们回波斯,你还是波斯的皇子,我还是皇子最最疼爱的小师弟,师兄要好好的保护师弟不被人欺负……要好好的……”少年说完,眼泪再次滴落。
为他轻轻拭去,男子嘴角勾笑,然后有什么从眼睛溢出,说:“我们回家……”
少年抿嘴,将男子抱住。
“宗主……”来送行的,是中原排行榜上赫赫有名的三大杀手其中的两位,无月和冰魂。
“你们要好好的维持杀手楼哦,不可以让杀手搂破败哦!”恶魔指着两个人说。“我们只是回去探亲,你们这个是什么表情啊!”
二人心照不宣,只是到:“宗主,好好保重!”
男子轻轻一笑,美得倾国倾城。
马车启动了,车上的男子,手捂着口,面向角落,无声的颤抖。泪滑落眼角,落到车上破碎,像心一般,碎了,合不上了……
马车走了之后,蓝引风站到男人身边:“会后悔的!”
男子沉默,拧眉,眼中模糊。
“为什么呢?你不是也爱着他的么?”蓝炎封也走了出来。
男子摇摇头,准备转身走。
“不要再骗在自己了,与其这样互相伤害,为什么不好好的接受?”蓝引风真的火了。
男人的泪水终于滑落了下来。
“这个……给你……”牵来一匹马,蓝炎封微笑着对男人说:“不要让自己留下遗憾!”
男人一把抓过缰绳,一翻身上马,挥动马鞭,追了上去……
他骗不了自己,他的心里有那个人!他骗不了自己的心……
他不想留下任何遗憾,就让所有的伤害,到他面前止步,多少年,多久了,都让他来保护他。
一如从前,他保护着自己般……
“阿卡特……”
(四)
“你叫什么名字?!”看着面前的少年,问他。
“没有名字!”少年淡淡的说,没有丝毫畏惧的将刚讨来的馒头咽下。
“你想不想过上好日子呢?!”微笑的到。
“……”抬头看那个人,映入眼中的,是如仙般的笑容。
“从今天起,你就叫无月吧,你是最晚进来的一个!”男子微笑的说:“你还有两个同门,他们也和你一样,不用担心的!”
少年不解的看着他。
“但是,你要好好的回报我哦!”说完,男子向他伸手。
明知道不该把自己的脏手伸过去,但是却不由自主的伸过去。
从那时候起,他认识了宗主,认识了月恶魔,认识了冰魂,认识了轌死,再然后,他学了武艺,然后,他进了杀手楼,然后,成为了三大杀手之一……
再再后来,他知道了,这个杀手搂是为了那个人而存在,他们也是为了那个人而存在,那个万人敬仰的……皇帝!
“邵家的长子,现在是护国大将军,有消息说他有意要和匈奴联合灭我朝……”男人看着手上的密信,拧了拧眉。
“怎么了?”进来就看到了男人在沉思着什么。
“你看看!”男人将手中的密信交给他,说。
“……”略略看了看信的内容,问他:“那你打算怎么办?”
“阿卡特,你说呢?”男人笑问。
垂下头,然后无奈一笑“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男人抬起他的头,微微一笑之后,垂首吻住他的唇。撩开了他的衣摆,坐了上去……
“嗯……”进入男人的瞬间,一声呻吟,抱着男人,他看不到的背后,在律动之中,自己的红眸之中,有什么滑落。
即使知道自己一直在被利用,但是,依旧心甘情愿……
“轌死……”华丽丽的杀手搂里面,邪魅的男子冷笑。
“是!”一闪影间,一个影跪于面前。
“接令!”一扬手,手中信件挥出。
“是!”接住,影再一闪,便不见踪影。
“宗主您这是认真的么?邵家是有名了的清廉……”梁上,无月看的很清楚,宗主脸上的挣扎。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男子苦笑。
无月叹气。他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梁上的感觉,因为在这里,看到了很多,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比如,宗主眼中的泪水……
“不肖子的事情微臣有所耳闻,为免陛下担心,臣自刎以死谢罪!只求陛下仁慈,放了小女一命,她尚年幼,望饶她一命!”年迈的老者心疼的看着身后的,老来得的女儿,看着面前的杀手。
轌死有些迟疑,然后望进那小女孩眼中,是一片澄清的颜色,心中一阵纠结。
“大侠,这个是微臣小小的心愿,望大侠成全!”老者对着他叩拜。
“好……好吧!”像着魔了似的,他答应了,却看到了小女孩信任的微笑,心中又是一片震撼。
“大侠,微臣死后,请把微臣的头颅剖下,以表微臣衷心,然后望陛下送至不肖儿出,杀鸡儆猴!”老者坚定是说。
轌死有些惊讶,最终,点点头,将自己的剑放下老者面前。
“月昔,来……”老者向小女孩招招手,小女孩跑来,老者对他说:“叫叔叔……”
“叔叔……”小女孩笑道。
轌死心下又是一震,有些手忙脚乱的拥过小女孩。
“大侠,请把这封信交给陛下,让陛下转交不肖儿,希望我那不肖儿能迷途知返……”老者将一封信放下,执起地上的剑架到了脖子上。
心下一抖,轌死紧在小女孩脖子上一点,然后小女孩便沉沉睡去。
老者看了看小女孩,微微一笑之后,握剑的手用力一抹……
轌死闭眼,稍久之后,他抱着小女孩,拾剑起身。看看地上的那封信,捡起怀里。出了邵家……
“叔叔……爹爹呢……”小女孩揉眼。稚嫩的声音问。
“爹爹……”轌死有些沉默,然后才开口:“爹爹道很远的地方去了,要很久很久才回来……”
“啊……”小女孩撇嘴。
“叔叔做月昔的爹爹好不好……”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这样说了。
“好啊!”小女孩很高兴的答应了。
轌死微微一笑,抱着少女走了。
不远处,邵家,大火连烧三天三夜,仿佛在为谁悲鸣……
几天之后,有消息传来。
镇国大将军将手里面的将军符交出后,于将军府中擦剑自刎。叛国之事,就此完结。
“唔……”男人任自己在他身体里面律动,不住的仰头呻吟。
伏在他背上,轻吻着他光洁的背,泪水无声滴落。
“太好了……最后的阻碍消失了……”男人趴在床上,笑道。
却不知道,谁的心,在破碎。
男人趴在床上,泪水滴落床单。背上,温热的液体滑落,冷笑,苦笑……
(五)
在年迈的皇帝陛下仙逝之后,蓝慕枫在蓝引风和蓝炎封的协助下,向蓝宇峰逼宫成功,顺利的当上了当今圣上。将蓝宇峰流放后,渐渐的巩固了自己的位置之后,成为了新一代的帝王。
勤政爱民,崇尚和平,受到了世人的爱戴。
中原的第一大杀手搂,是在最近年才崛起的一个神秘的杀手组织!
里面高手如云,还有着打遍天下高手的三大杀手:轌死、冰魂和无月。
而杀手搂的主人,据说是从波斯来的一位神秘的人物而建立的。
只是人们也不知道,这样的杀手搂的主人,就是当朝的外邦皇子,也就是波斯国未来的君主。
“宗主,皇城来信!”无月将一封信呈了上来。
“皇城?”男子伸手接信。
身边的少年看男子的火色的眼睛里面,划过了意思喜悦,随后便被浇灭。
“是炎封的信啊……”男子微微的笑说:“炎封已经十六了啊……时间过得真快啊……”
像是在回忆一般的,男子低喃:“他对我说过他不在乎一切,只想和他在一起……然后呢我和他做了个约定,说在他十六岁的时候把他做礼物送给他……本来以为小孩子说说玩玩……没想到……他还记得……”
少年听着男人的话,那声音里面,是安心的笑容还有深深的……慕……
听着男人的话,少年心里面,是深深的悲伤……
还记得信上面有提起到,说是在南疆驻守的右翼将军要叛变的消息。
少年记得那时候男子的脸上似乎有意思喜悦,但是又被淡淡的哀伤掩饰去……
他似乎听到男子这样说过:“难道要接近你……只能用这样的方法么……”
深深的无奈和悲痛……
他不忍心看男子这样的伤心,但是自己又能怎么样呢?
男子接到信之后,立马着手准备了歼灭右翼将军的计划。
虽然是右翼将军的叛变,但是不代表着所有的将士们也跟着一起背叛,还有不少的忠心之士在等着有人能带领他们,反抗右翼将军将军,然后继续守卫自己的国土。
于是,男子命令无月深夜潜入军营,召集忠心志士,分配对抗的任务。
然后只等着蓝炎封的到来,发送暗号,一起举兵反抗!
男子周详的计划着歼灭的计划,脸上的神情是那样的认真,那样的仔细……
能得到这样的人的支持的帮助,真是福气……
可是,却有人身在福中不知福……
少年替男人担心……悲哀……
“唔……”闷哼一声,抓紧了床上的锦帛。
“我已经……准备好了人手……只等……只等……”男子压抑的喘息,火红的某种尽是□的颜色,他咬着牙说道:“只等……炎封……”
“我知道我知道!!!”趴俯在床榻之上,男子的火热在自己的身体里面律动着,只是不想再说任何言语。
火眸紧紧的闭上,水滴接着滑落,自己真的只有这样么?才能接近他!
真是讽刺啊……
怀中抱着的是自己日夜思念的人,却是人近在咫尺……
心,远在天涯……
蓝炎封在男子的计划下,配合着那些忠心志士,很快的就将叛军们打败并俘虏,顺利的完成了任务!
“谢谢你!”这句话,是真心的。蓝慕枫看着眼前的男子,说道。
“你知道我要的不是这个!”阿卡特的火眸凝视着他,淡声到。
“抱歉,你要的我给不起你!”心中不明为何,一丝揪痛,蓝慕枫拧眉,选择忽视,他们,是兄弟……
“为什么,你为什么还是不明白呢?”阿卡特苦笑。
他不是不明白,只是太过明白了,他……给不起!蓝慕枫也苦笑。
阿卡特握紧了拳头,转身走掉。
深夜,脱衣上床休息,只是,好像少了一个人的床榻,自己好像睡不着了……
蓝慕枫轻抚着身边的空位,心里面阵阵刺痛。
(六)
“炎封你……要娶男妃?!”很惊讶的,蓝慕枫看着自己的弟弟。
“嗯!”蓝炎封笑的很腼腆,想起了冰魂,心理面很暖很暖。
“你们不在乎么?”世人的嘲讽,世人的不赞同,世人的舆论……
“不在乎,因为冰说,他会陪着我!”蓝炎封笑的很温柔。
会有人陪着,可是……他很胆怯,不止是世俗,还有……血缘的羁绊……
“王兄,我们成亲那天,你要来哦!”蓝炎封丢下这句话之后,便走了。
可以么?真的可以什么都不在乎么?他是皇帝,是众人的典范……
心理面,为什么又是一阵痛……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捶着墙,男人眼中闪过一丝痛。
烟火闪耀着京城的街道,蓝慕枫坐在上座,有些不安的看着身边的人。
阿卡特是以王妃兄长的身份参加的婚礼,就坐在蓝慕枫身边,视线,时不时的看向了他……
“陛下,我敬你一杯!”身边的男子火眸凝视着自己,微微的一笑,向自己敬酒。
勉强笑笑,回敬。
半途,慌称不适离席的自己,来到后院,却看到了有人比自己早了一步。
该死,为什么会是他。头痛,是因为喝酒么?
“陛下!”是很疏远的声音。
心头好痛,他还是喜欢听他叫自己慕枫……咬牙,什么喜欢不喜欢的!该死!
“您还好吧!”有些担心。
这个声音这样的温柔,还给过谁?是不是对谁都这样的……温柔?
“我扶您下去休息吧!”然后,有手伸过来。
该死的!那是属于我的,我是皇帝,是我的!是我的!!!!!
手扯过扶住自己的手往自己一拉,看到了那火眸中一闪而逝的惊讶,没反应之前,自己已经抓着他的衣襟,往下一拉,唇,送了出去。
那火眸被震惊住,半晌,离开之后,说:“陛下……您醉了……”
“朕是醉了……”讪笑,然后再吻。
“你……”他的身体有些颤抖,然后低低喃:“为什么,为什么在我好不容易要放弃你的时候,又来诱惑我……”
为什么?为什么?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吻着那红唇,他笑。
牙齿很快被撬开,然后霸道的舌头冲进了自己的嘴里面。
“嗯……”是谁在呻吟?是自己么?呵呵,无所谓了……
感觉身体一轻,然后听到了踢开门的声音,自己被很温柔的放在了柔软的床榻之上,不知道为什么,心理面有些期待。
“枫……慕枫……”他吻着自己,低声的呼唤,红眸深情的凝视着自己。
“进来!”扭着腰,抱紧他。
下一秒,一阵剧痛……
对,要的就是这样的感觉,撕心裂肺的痛,恨着自己……恨着……
自己很懦弱,真的很懦弱!炎封刺激着他,让他更恨自己!!!
声音哽咽,是谁的?不知道……
是他的?!还是自己的!!
就让自己,放纵一次吧……
清晨,推开了搭在身上的手。
火眸瞬间睁开。惊讶,还有受伤……
“我要回去了!”身后是阵阵的刺痛,无情的声音说道:“快到早朝时间了!”
他低头苦笑。眼中,有什么落下?!
面无表情的穿好衣服,颤抖的手指,透露着自己的挣扎。
双腿间的粘腻,无所谓了!只想早点离开。
离开这个再次被自己伤害的人!
于是,转身,无情离去。
却不见,身后的人,嘴角鲜红。
(七)
“师兄!”少年惊讶有惊讶转为震惊。紧将床上的人扶起。
空气中淫靡的气息,少年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少年为他拭去嘴角的鲜红,却没见男子眼睛睁开。
心慌了,紧撩开了男子衣袖为男子把脉。
“气急攻心导致心血逆转而走火入魔……”少年看着男子,泪水一下子泛滥:“早知道……早知道就该阻止你们才好……”
迅速的为男子封掉周身的几大穴道,以免男子走火入魔废掉一身绝世武艺。
从怀里面掏出玉瓶,倒出透明的药丸,塞到男子嘴里面,少年咬牙:“师兄……你千万不要有事情啊……”
男子没有醒来,只是这样睡着,沉沉的睡着。
少年眼角溢水,小心的拥抱着男人……
心里面,是满满的疼痛:“师兄……”
少年带着男子,神不知的鬼不觉的,出了王府。
来到大山深处的药庐修养。
当男子睁开眼的时候,却见少女捧着药碗朝自己走来。
“影儿……”男子挣扎着要起来。
月千影扶起他,说:“师兄,你睡了七天了,要不是我是医生知道是你在自行恢复,我还以为你不在人世了!”
听到她的埋怨,男子笑笑,没说什么,问道:“这里是哪里?”
“我的药庐!”月千影将他扶起,说:“来,把药喝了!”
“药?”先是一愣,然后喉头一甜,拧眉间,鲜红溢出……
“啊啊啊,血……”少女跳了起来。翻箱倒柜的四处翻东西。
连忙扯住忙乱的人,擦掉嘴角的血渍宠溺的笑:“又不是没见过,怎么还是这样的大惊小怪!”
“你是我师兄哎,别人怎么比啊!”少女边龇牙咧嘴的抱怨着边继续忙。
“影儿……”沉默了一下,然后笑:“他呢……”
忙碌的身影一顿,然后不安的回头自己。
有事发生了吧,他看着少女,笑:“说吧……”
“我把你带回药庐之后,就知道你醒来一定会问他的事情……”少女坐到他面前,小心的喂他吃着名贵的还魂丹。
“影儿……你还是那样明白我!”笑笑,身后抚摸着她的发。看到一丝蓝。小心的将那抹蓝混进色中,直到看不到为止。
“你是我师兄啊……”少女叹气,目光看向远处:“你真的要听?!”
“我已经做好准备了!”苦笑,他揪着衣领。
泪水从清的翠色眸溢出,将药碗放置一边,说:“他三天前下令,迎娶兵部侍郎子女为妃……”
“咳咳……”胸口是火烧的痛,手捂住口,却没能将鲜红止住。眼中泛滥的是自己发誓绝对不会再出现的东西……
自己,终究还是无法恨他!抱着少女,为她轻轻拭泪:“影儿别哭,师兄会心疼的……”
少女将自己拥住,无声哭泣:“蓝慕枫,我要杀了你!”
师兄一天天的憔悴下去,看得月千影心里面阵阵的揪疼。
即使有珍贵的还魂丹,但是师兄在这样下去,即使有再多的还魂丹,恐怕也没有用吧!
师兄放弃了自己,可是,她心疼……
将憔悴的人拥进怀里面,月千影小声的在男子耳边喃:“师兄……我们回家……我们回家……”
然后,她看到了男人的笑,依旧是倾国倾城的笑。
但是,声音哽在了心口。
待男人睡熟之后,少女脱掉假面,出门!
“师兄,我只希望你开心,幸福……”
“啪!”很清脆的巴掌声!
“影儿?!”无月紧将已经哭得抽噎的少女抱走,毕竟,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一国之主。
“为什么……为什么……”少女指着他,泪水从翠色眸溢出,哭泣的对他控诉:“师兄是这样的爱着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听着少女的控诉,心里面,是一阵接一阵的刺痛,撕心裂肺般……
是什么,左右了他的情绪,是什么?!
他听着少女的话,听说他吐血了,听说他受伤了,听说他憔悴了?
为什么那种感觉,是如此深刻的印在自己的身上,就像是自己遭受般??
要回去了么?听到少女这样说?却很心痛?
也许,这个是不错的选择。
离开自己。自己是懦夫!是胆小鬼!
他不愿意承担一切,他不值得他的爱……
他什么都不值得!他只是在利用!!利用一切!!!
可是,为什么……泪水却要止不住的,想要冲出眼眶?!
脸上的痛,却不及心中的万分之一!
少女走了?是被他的手下带走的!
他知道,少女不忍心伤他,因为那个人会伤心。
这样的女孩,比自己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为什么他会爱上这样的人?!
“陛下……虽然不知道您和宗主有什么恩怨,但是宗主真的很爱您,既然您不愿意接受宗主,就不要再伤他了!”
他听到了那个人的手下临走前说的话,他再也忍受不住,将自己丢尽了御座上。
是什么,模糊了自己的眼睛?
又是什么?撕裂了自己的心?
(八)
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事情,原本要迎娶兵部侍郎之女为妃的陛下,却因为兵部侍郎之女在大婚前与情人私奔儿告终。
兵部侍郎一家人为出此逆女而无颜面对圣上,递了奏折欲辞官还乡。
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了兵部侍郎之女逃走之后,蓝慕枫的心中却是一阵轻松呢?
看了兵部侍郎的奏折,皇帝陛下摆手无奈叹:“罢了罢了,一切随缘吧!”
因为这一句话,兵部侍郎对皇帝陛下更是忠心耿耿,至死方休。
下朝之后,蓝引风笑笑,恶魔就是恶魔,出手真是分毫的不留情!
有谁知道,兵部侍郎之女与情郎私奔,是当朝七王爷和号称中原第一女神医一手策划的呢?!
又有谁知道,恰巧的是,兵部侍郎之女,确实也有这么个情郎,才让他们做了顺水推舟之便!
按照恶魔的话来说:“蓝慕枫啊蓝慕枫,看你往哪里逃!!”
蓝引风笑笑,丝毫不觉得出卖了自己的兄弟,是有什么不对的!
“影儿,你是认真的么?”无月看着眼前的小女孩,问:“你真的要带宗主回波斯?”
少女苦笑,然后扯衣角拭泪:“怎么可能!”
“那你……”无月不明白了。
“蓝慕枫对师兄……有情!”少女嘴角泛起微微的笑。
无月看她,她真的只有十二岁么?为什么看到了这么多别人没看到的东西?!
“你打算怎么办?”无月问她。
“我要带师兄回家!”月千影微笑的说。
“你不是说……”无月不解。
“你会明白的!既然蓝慕枫对师兄有情的话……”月千影笑了。
无月看到的是,安心的笑,很安心……
“你们真的要走?”蓝引风走过来,抓住了月千影手上的缰绳。
“嗯!”月千影很坚定的应了一声。
“难道你不知道……”蓝引风咬牙。
“让他自己来……”月千影笑笑。
“你知道?!”蓝引风惊讶。
“你也知道的,不是么?”月千影看他,笑说。
“你真的只有十二岁么?”蓝引风说出了疑问。
“呵呵,不然你以为我几岁?”月千影笑着说,眼中,挂起来初见时的那种,小奸小邪得逞的光芒,将他的翠色眸,映得更加美丽。
是心有灵犀么?他似乎听懂了月千影想要说的是什么?于是,叹气……
“你真的决定要让他走么?!”蓝引风看着座上的男人。
“……”男人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却又暗自隐去。
“你真的……愿意让他走?!”蓝引风没有放过他丝毫的表情,将那抹一闪而逝的光芒,深深的看在眼里。
果然像恶魔说的那样,皇兄对那个人,并不无情。只是,在执着着什么……
“皇兄……要把握眼前的幸福啊!”蓝引风不知道还要说什么好。他也想像月千影那样,为兄长分担痛苦。
“你不怕么?”男人抬首看他,眼中闪过不解。他们,是兄弟啊……有着深深的血缘的兄弟啊……
“怕?!”蓝引风笑笑,然后又说:“你没看到小九那臭小子,过的很开心么?!”
舆论,一个国家的主宰,不需要也不允许有任何舆论,那将是最大的威胁!
蓝慕枫不解,真的很不解。
“三哥……”放下身份,他们只是兄弟而已,蓝引风笑笑:“你有没有问过他,愿意与你一起承担?”
“会么?”蓝慕枫疑惑,心中却有着希冀……
“会么?”蓝慕枫笑着反问:“三哥,你为什么不自己去问问呢?”
“自己去问问?”看他,然后垂首咬牙。
“他……”蓝引风有些迟疑。
蓝慕枫抬头看他,等他下文。
“月千影说……他说要回波斯……永不踏足中原……”蓝引风笑到,偶尔的谎言,也是善意的。
因为他看到了皇兄眼中的纠缠……还有深深的不舍……
也许月千影说的是没错的,皇兄对男子,是有情的,只是不愿意承认罢!
逃离不过世俗的束缚,无法像小九那样放开一切,因为他是皇帝,是一国之主,可是……
“那又怎么样?!”蓝引风看着男人,说到:“是男的又怎么样,是兄弟又怎么样?!”
“引风……”男人看他,眼中一丝惊讶。
“只要喜欢……只要爱着……不就行了?”追问着,看着他。
男人低头沉默。
蓝引风没再说什么,只是在出门的时候,丢下一句话:“他明天下午就离开了……”
看着殿门渐渐合上,男人心中纠结。
下午么……明天下午……
后记:
“不要走不要走!!!!”追上了马车,蓝慕枫横在马车前下了马,奔至车后撩开了车帘,看着里面的人。
阿卡特看到掀开车帘的人,红眸中尽是惊讶:“你……”
“别走!”不介意旁边还有人,蓝慕枫一把把阿卡特抱在怀里,任泪水落在他的怀里:“不要……不要离开我……”
阿卡特的身体在颤抖:“你说……你说什么……”
“我说不要你走,留下来,留在我身边!”蓝慕枫抱着他,失声低吼到:“我承认了我承认了,我离不开你,我爱刹你了……再特离不开你了……”
“……”阿卡特一震,猛的推开了他,面向车角落:“不要……不要再戏弄我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以前太懦弱了……不肯承认一切……只是一味的逃避……”蓝慕枫抱着阿卡特,声音哽咽的说:“求你……别走……”
这个伤害了自己的人,害该原谅他么?!
阿卡特一脸迷惘的看向身边的少女。
月千影垂首:师兄,这是你的选择,我帮不了你……
“别走……”看着埋首在自己怀里面的男子,自己始终,是狠不下心的啊……
手,抚上那被泪水沁湿的脸,抬起,低头,将唇印上哭红的双眼:“我不走了……不走了……”
“对不起……”蓝慕枫抱着他,俯在他耳边低喃:“我爱你……”
只要有这个人陪着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无所谓了!
月千影嘴角微微向上翘起,心中祝福到:师兄,你幸福就好!然后,悄悄下车!
“他们怎么样了?!”无月还有冰魂跑上来问。
月千影笑笑,说:“我们回去吧!看来杀手楼暂时不能交给你们打理了!”
两人对视一眼之后,都笑了。
看着那辆马车,月千影抓过冰魂手里面的缰绳,说到:“你们暂时不要过去,让他们好好的重逢一下……”
似乎明白了什么,冰魂脸色绯红,无月尴尬的别开脸。
“以后有什么事情,在飞鸽找我吧!”说完,少女翻身上马,对两人一笑:“再见!”
“保重!”看着马儿飞奔而去。
冰魂道:“什么时候,才到她呢?!”
“还很久呢!我倒是很想看下小恶魔受挫的样子!”无月笑笑。
“会么?”冰魂倒是很认真的在考虑这个问题。
“呵呵,谁知道呢?”无月大笑,然后转身走。
冰魂会意,也跟着走了。
留下了一辆幸福的……马车!!

<--少年的夏天 by 帝王娥 | HOME | 暖玉 by 子霂-->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