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戒 by 某小 | HOME | 与魔王同居 by 天望-->

醉荧华 by 綺丹

第一章

  雨声淅沥。
  斗大的雨珠点点打落在芭蕉叶上,让因受不住积累的重量而陡然弯下腰去的叶片,几下轻弹,在空气中给荡然漾开了一片水意。
  细雨飘零,弥漫在空中的湿气,带来了一股清新的味道,混合了泥土的与新草嫩芽的芬芳。
  虽说时节值夏,却仍是去不掉春雨的气息味;那细如牛毛的雨丝,漫天纷飞织就一片细网漫漫弥盖天地。
  落雨纷纷,小镇街道上行人匆匆走避,以求不成落汤鸡淋了个全身遍湿。
  临近城镇市集热闹处的客栈,往常应是门庭若市的生意,今日却看来有些冷清……些许是临时这场飘雨所致。
  只见台前掌柜的不住连连呵气,似是感到有些倦意、亦或是百般无聊。
  “小狗子?小狗子!”掌柜高声呼唤道。
  “哟,掌柜的,俺这就来哩!”
  连声唤了几回,总算是从布帘后厨房内闪了出来一个小伙子。
  “掌柜的,有啥吩咐的?”小狗子噙着一抹憨笑殷勤地问。
  “去去,去给二楼天字房的贵客上茶。”掌柜边掩着止不住的呵意,边打发自家店小二去干活做事。
  “记住,要奉上最近刚采收完毕的上好碧螺春;态度要恭敬些,别扰怒了贵客。”严肃吩咐道。
  “好哩,小狗子知道的。”
  小狗子飞快的答应,然后转身奔回厨房忙碌去了。
  清冷,略泛湿意。
  二楼上那阴暗的廊道,了无生气而不禁让人有些感到阴寒。
  小狗子忍着不住哆嗦的冷意,捧着热腾腾的春茶,敲了敲天字房的门。
  “客官,小狗子给您送茶来哩!”
  静寂无声。
  “客官,俺店小二给您送茶来哩!”小狗子好耐性的又重复了一次。
  复又等了些时候,小狗子好不容易才听到一声“进来吧!”被允许进入的响应。
  小狗子小心说了声“打扰了!”便推门而入。
  天字房不愧是自家客栈最上等的客房,光是房内的布置与布料质地就有差别……小狗子几乎可以很自豪的拍胸保证,在自家镇上若是排名第二,绝不会有别的客栈敢自称第一。
  但,这一切却都比不上,房内那两位客人来的耀眼瞩目:沉静如画般入了眼,一红一白的强烈对比,却又诡奇非常的如此契合……就像是焰火与霜雪奇迹似的共存。
  红发赤狂的客人浑身散发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气息,让人不禁望而生畏;而白发的客人却惊人的生了一副闭月羞花容貌,再加上那副淡漠的神情……还真有那么仙人般的感觉。
  眼前的客人让小狗子一时失了神,彷佛生平没见过天仙般的直盯着瞧。
  这么天人般的容貌,只可惜了却已是年华逝去哪……要是再年轻一些,绝对会是个天下无双的绝代风华!
  不过,若不是那一头白发,光看脸还真是年轻……到底是怎么保养的呢?
  察觉到店小二的直视眼神,重楼当下立即冷下了脸。
  “还不快退下?”嗓音隐含着一丝危险,风雨欲来。
  被那声音给惊吓到,小狗子才猛然清醒了过来。意识到自己居然盯着客人的脸望出神,被当场捉包实在丢人。
  “呃,对、对不起!小的这马上就出去;客官有事再吩咐小的。”小狗子吓白了脸,当即迅速搁下要奉上的春茶,连忙唯唯喏喏火速退了出去。
  漫不经心缓缓收回了原先望向窗外漫漫纷飞的飘零雨丝的专注,紫英回过身来。
  “作什么如此凶神恶煞?”紫英淡淡道,语气中竟是有些不认同。
  “哼!”重楼不做回答。
  他怎能当着紫英的面亲口承认是因为见不得他人迷恋情人的容颜所以不悦?看见那凡人傻了的样子,他没当场灭了那人就已经是很大发慈悲了,哼!重楼不悦的想道。
  “重楼,”情人的声音从耳畔淡淡传来。“该你了。”
  有些意兴阑珊的低头看了眼桌案上的棋局;重楼只觉得一切已成定局,不管再怎么努力都于事无补。
  飞快的在棋局上移动属于自己阵营的棋子,一步步形成包围的形式,逐渐将敌营主将的行动封锁。
  紫英挑眉,但却未发一语;没有考虑多久,便反击回去重楼刚才的攻势……这一点威胁还不足以影响大局。
  从前在琼华的时候,师门上下鲜少有能出其右、与自己相匹敌的对手……就连师叔,也是对自己赞誉有加的。
  可,一切的一切,如今都已经不在了……思及此,紫英不禁黯然神伤。
  不管是谁,都已经不在了。
  “吶,小紫英。”重楼火红的双眸紧紧盯着眼前情人的反应,连声呼唤直到紫英拉回原先飘离的思绪。“你输了。”

  第二章

  “嗯?”紫英回神,依言不禁在棋盘上瞧了一眼。
  没想到,重楼竟然会在自己没看到的隐晦之处留了一手;那深藏不露的、似乎毫不起眼的卒子,居然成了自己的最大威胁……兵临城下,已经来不及挽救被将军的主将,无力回天。
  “……”紫英瞪视着眼前的棋局,怎么也料想不到竟会是这种结果。
  “吶,小紫英,输了可是要履行约定的喔。”重楼戏谑的笑道。
  望着重楼脸上那明显的笑意,紫英只觉得头皮发麻。
  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输了……
  温润的口感,略微辛辣却不灼烧着喉咙,缓缓地顺着食道流入胃里,在膻中穴缓缓升上一股暖意,顺着四肢百骸运行全身。
  平时喝惯了淡茶的身子,不胜如此猛烈的酒力,不一会儿紫英那原先白皙的双颊,被酒意催逼出了淡淡红晕,煞是可爱。
  紫英不禁皱眉,果然还是茶比较合乎自己的性子。
  “吶,小紫英,愿赌服输。”重楼在旁监督着自家情人喝下一杯杯的竹叶青。“这酒虽是稍嫌拙劣了点,但还勉强可以。”自己也跟着斟了几杯。
  “……与我斗棋,就只是为了要我喝这酒?”紫英挑眉斜睨眼前的人,不能理解重楼心里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呵,本尊只是想看看小紫英喝醉了的神情,除此之外没有什么意图。”重楼邪笑。
  光眼前这副微醺的模样,自己就已经快把迟不住了……若是醉极了的情况,不知道小紫英会是怎样的风华?光是想象紫英醉醺了的妖艳样,重楼就忍不住想立即扑倒眼前的情人大肆逞凶一番,纾解□。
  “嗝……我、我才不会喝醉……才这么一点酒……”紫英的眼神不知何时变得迷蒙,眼眶里微微泛着水泽。
  重楼见状不禁暗笑。小骗子,明明就已经有醉意了还不承认。
  “吶,小紫英,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没醉,但是本尊看你明明就已经脸色发红。你说,该怎么让本尊相信你的清白?”重楼恶意的开口质疑紫英。
  呵,本尊期待着呢。
  只见紫英双眸似乎眼神茫然,有些不能理解重楼的话语;脑子费了一段时间才逐字理解重楼话里的意思。
  “用不着你相信,我本来就是清醒的。”紫英桀骜不驯的撇头不理会眼前落座的重楼。
  “呵,那你敢跟本尊比试吗?如果你能让本尊心服口服,本尊就应允你一个要求,不论你想做什么。”重楼豪气干云。
  紫英闻言冷冷一笑,竟是顾盼生辉。
  “一言九鼎,大丈夫有何可不为?”
  挑衅的睨了眼重楼;下一瞬紫英竟是抄起桌案上的剑匣迅速起身掉头开窗飞身而去,一眼也不看身后的情人。
  重楼也不惊慌,慢慢饮尽手中的杯中酒,然后放下。
  略带湿气的微风轻轻吹进客房内,带起床前原先收拢倂在一侧的布幔,漫天纷飞,飘央落落。
  酒杯仍旧静静的直立站在桌案上,人去楼空。
  雨过天青,历时漫漫的飘零细雨总算有了暂时停止的迹象;放眼望去一片郁郁青翠,景色给人一股清新的气象。
  雨停多时,原先应还是一片湿意的绿地如今已然水气消散的差不多,只不过在些许叶上依稀可见零星水珠,在日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璀璨夺目耀眼。
  不畏空气中荡漾的水气浅浅弥漫着,紫英踏在小镇城外约三十里处的湖畔绿地上,双眸瞬也不瞬的凝望着那一池丝滑光亮如镜的湖面,彷佛在思考着什么。
  身后传来一阵踏在草叶上发出声响的脚步声;不必回头,也能够知道是谁来了。
  “小紫英,有清醒点了吗?”仍旧,是重楼那不改的戏谑语调。
  唰地紫英猛然从剑匣里抽出剑来回转过身子面对重楼,动作一气喝成并且迅速的。
  “拔出你的武器来吧,我们比划一番。”
  重楼挑了挑眉。“小紫英,我不是这意思。”
  眼前原先澄净的双眸似乎闪过一丝疑惑,紫英纳闷。“你说的比试,不就是这意思?”
  “呵,”重楼轻笑出声。“本尊是提出比试,不过本尊没有必要陪你比试;小紫英答应本尊提出的比试,也就是要做到本尊所提出的要求。若是小紫英你能通过本尊的要求就算你赢……若是不能的话……”重楼故意将话说到一半失了下文。
  “你到底要我做什么?”紫英皱眉。
  只见重楼大步撩开衣摆,竟是大方方的落座于草地上。
  “吶,小紫英,”只见重楼好整以瑕的开口。“剑是你的兵器,也是你最擅长的事物……武练一套招式让我过瘾吧?本尊想看你身轻飘零的样子。”
  “……恕不奉陪。”紫英冷冷的说道,转过身收起剑就要离去。
  才跨出一步,旋即被挡了下来。
  重楼的双手灵蛇般缠上了情人的腰,惹来紫英冷眸瞪视。“放手。”
  “小紫英,”重楼亲昵的呼喊自家情人的名字,然后逐渐收紧了手臂将情人紧抱在怀。
  “就这么没勇气接受本尊的要求吗?这样,就算你输了哟。”

  第三章

  趁着紫英一瞬间的恍神与不备,重楼吻咬上了那纤细敏感的小巧耳廓。
  “嗯啊……”紫英酥软了腰。
  “怎样?如果小紫英承认输了的话,那本尊就不客气了。”重楼邪佞的笑,将情人与自己的紧密贴合,让紫英明确感受到自己那逐渐不受控制而苏醒的欲望“吶,本尊现在,可是很想、很想马上将你压在身下……我的小妖精。”
  被人这么明显的暗示,紫英哪里还有不懂的道理?当下随即晕红了双颊,变得有些手足无措。
  “放、放开。”不住挣扎。
  “吶,如何?舞剑跟被压倒……小紫英想要哪一种?”暗示性的掐了下情人那几乎不盈一握的细腰,重楼笑的邪恶。“还是,本尊帮你决定?”
  让他决定……重楼绝对是毫不考虑就选择后项的,绝对!
  思及此,紫英不禁了脸。
  “嗯,小紫英怎样?”重楼邪笑,手上的力道伏在紫英腰后大有立即就地放倒的意味。
  “……放手,我武套剑招就是了。”瞪了眼前笑的不住得意的赤眸一眼,紫英无奈的做出选择。
  重楼闻言放开了紫英,自行选择了一处草地随意落坐。
  瞪视着情人的举动,紫英此刻真的有种想摔剑的举动;修行之人剑术是拿来行义修身的不是拿来悦人的,该死!
  如此气愤的想法不禁让紫英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如此剧烈反应;似乎只要跟重楼在一起,自己就做不到心平气和哪!紫英苦笑。
  罢了,难得他肯陪自己游趟人间界……
  微风轻吹,带动不远处竹林落叶飘飞,落落拂地。
  当一抹青绿缓缓拂过紫英原先紧闭的双眸前,原先是收剑归元的身躯却也同一时间发动———
  一声剑啸划破长空,恍若灵蛇出洞般剑身轻巧疾飞,速度快的让人目不暇及。
  重楼目不转睛的注视着。
  轻巧有余的飞快使着剑招,紫英却慢慢红晕染上了双颊;虽说因舞剑与全身的气血运行而稍微驱走了醉意,但被人如此注视着不禁让紫英有些不好意思。
  伸手挽了个剑花,旋即在上一招式未老之前绵密扑至;漫天剑雨,化作白虹贯日大瀑纷飞,好一幅气势磅礡让人震撼。
  如此招式宛若大气挥毫写就一幅山水,率性写意中却可窥见细密精巧处……紫英的修行真的一直都没有白费,比起当初两人初见面大打出手那次,功力又更加精进了。
  待紫英缓缓收了招式吐纳修息一番,重楼双手不住击掌叫好。
  “小紫英好功力,真让本尊不禁心痒。”重楼笑道。
  犹带些许喘息的紫英闻言不禁睨了重楼一眼。
  “呵,听闻凡人修习剑术的方法之中,有招『听声辨位』。”重楼随意伸手以内力吸附了一粒平凡不起眼的砾石。“小紫英不会不知道吧?”
  “知不知道,那又如何?”
  紫英以术召唤剑匣,手上的剑合入剑鞘就要收起;不想却被重楼挡下。
  “欸,小紫英别急,本尊还想再见识一番。”
  “你到底是怎么了?”紫英不禁怒道。“重楼你就直说吧,究竟你存心打的是什么心思?”
  重楼的眼眸里飞快闪过一丝火焰没能被紫英忽略,那种情绪紫英一点都不陌生……
  紫英暗道声不好,旋即转身就想远离重楼;不想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紫英快速重楼身形更快,连一眨眼都来不及就见重楼迅速扑倒紫英将其压在身下。
  “放、放开我!”紫英窘极大喊。
  “小紫英,陪本尊玩下『仙人指路』;否则的话……”具有暗示性的右手悄悄抚上了紫英的腰带轻轻扯动。
  “住、住手!”紫英的呼吸都快停止了,深怕稍一牵扯重楼当场就会按捺不住当场『开动』。“如此逼迫人算什么正当之举。”紫英一个气愤哪!
  重楼闻言邪佞一笑,随即大手一扬,扯开了紫英的腰带。“魔,向来是兴之所至,从来不问什么。”
  “你!”紫英气极,却也无言反驳。
  “怎样,小紫英?你要怎么做呢?”重楼轻抚着紫英那樱色的唇瓣,让人有想一亲芳泽的想望。
  紫英被重楼的举动搞得一阵紧张,生怕重楼突然兽性大发,当场就地『享用』。
  “放开……我、我答应你就是了。”紫英无奈道。
  夕阳斜落,金色的光晕洒落在竹林里,以及那手持长剑的侠士身上,形成一幅稀落有致的画景。
  发长如霜雪般的色泽如今仿佛沐浴在金色光芒之下闪闪耀眼发亮着,紫英给人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绝对感,恍若古代神祇般。
  即使,那向来充满朝气与坚毅的耀眼双眸如今因缚绑住布带而被蒙住看不见,却依然无损紫英给人的神圣感。
  这就是他的小紫英吶!重楼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扬,可惜紫英看不见。
  双眼看不见一切,彷佛身陷于无尽的暗之中;只能用其他的感官去感受周遭所发生的一切……所谓的修行在于修心,让自身的感受度提高敏锐也是一种方法。

  第四章

  静下心来,让心去感受一切,将周遭景色描绘重现于心中。
  虽然看不见周遭,但重楼却明显感觉到紫英的气势变得有些不同……相较之下,或许是更加恬然、闲适自在了;有种一切尽掌握在手中的感觉。
  重楼轻轻掷出手中的石块———
  风声在竹林深处形成层层迭迭的繁复声响,像道编钟奏曲所发出的乐音,轻脆悦耳;随着重楼掷出的石块,恍若途中异地加入乐曲的一道清音,铿然有声。
  不知道重楼使了什么法子,石块竟是在击中第一株竹节时没有落地,反而还偏了轨道继续击中不远处的竹节……居然连续在击中五株竹子后石块才落地。
  “吶,小紫英,该你了。”重楼眼带笑意。
  身前不远处的紫英仍旧直立着身子不动,彷佛在侧耳聆听。
  风不知何时停了呼声,竹林深处突然一切显得静谧、诡谲的让人有些慌乱;双眼被蒙住看不见的紫英却突地伸手从背上剑匣抽出一把剑,霍霍霍地飞速旋身击打上先前重楼投石所击中的竹节。
  清脆声响在林间宛若投石入湖般激起强大的涟漪,阵阵不住回响着……就连重楼击中的竹节在竹子身上的何处位置,紫英都分毫不差的敲击着。
  五道声响丝毫不差,完美重现。
  重楼轻笑。就知道这点小事绝对难不倒小紫英。
  手里夹了三颗石子,比先前投掷的石块还要略小。只见重楼手腕微转,三颗石子竟是同一时间由手里从不同方位掷去,就像是曲乐三重奏般连绵不断。霎时间竹声共响,叮叮咚咚强弱有致,煞是悦耳。
  这次繁复回响了七七四十九回,截击声嘎然而止,一片静寂。
  紫英没停留太久,从剑鞘里抽出长剑竟是同时发动,双手毫不歇息迅速跟着石子敲击竹节时的顺序、甚至是三块石子先后时间点敲击竹节……以长剑柄及剑鞘击打三颗石子的顺序及位置,以二击三却还能有条不紊,丝毫无出差错;足此可见紫英的修行功力之高深程度了。
  敲打完最后一击,紫英从空中飘然落地;不想,却听见同一时间有数十颗碎石,从四面八方不同方位,恍若形成一巨大浪潮不住冲刷着竹林。
  叮声淙淙,缭绕不绝于耳。
  “你!”紫英气极,不想重楼却来个这么一招。
  “小紫英,有时间气本尊,还不如思考怎么破这招。”重楼凉凉的说。
  他就爱极看小紫英气愤苦恼的样子啊!
  “既然你要这样,那我也就不客气了。”紫英冷冷说道。
  话一说完就见紫英的身形突然拔高离地,竟也不等石块敲击完全,随即以黄雀捕蝉之姿唰地扬起手中剑跟随而去。
  只不过,这次紫英却不单单只是以剑柄敲击竹节,而是唰唰唰地毅然砍倒了竹子———
  片顷不过一刻,占地广大的竹林却被紫英砍了将近三分之二。
  失去原先环绕在旁的竹群,石块弹跳回转的空间变得益发狭小;没多久,原先磅礡吓人的浪潮声已经有如大雨将歇搬的声势逐渐缓了下来,不少石块纷纷落地,只余下稀疏几块还有余地的空间可以弹转。
  紫英却是不理,依旧是依着先前所听到的声响与方位逐序砍倒竹子。
  当最后一颗石子敲击在唯一的竹节身上而缓慢落地时,紫英也砍倒了竹林最后的一根竹子。
  漫天霜发沐浴在金色的夕阳余晖下闪闪发亮着,紫英宛若天仙般从天翩然而降。
  “……”重楼无言了。
  怎么也想不到,紫英居然会把整片竹林给砍掀了。看来是真的发火了。
  紫英落地后并没有随即揭去蒙住双眼的布带,却反而是提剑走向了重楼,来到重楼身前。
  重楼正想开口调侃紫英一番,却没想到紫英一剑劈来!
  当下反应不及的重楼来不及跳开,却见身上衣物被紫英用剑尖唰唰唰地撕裂成碎布,散落一地。
  紫英伸手迅速扯下蒙住双眼的布带,手一伸就是揪住重楼的残破衣襟将他扯至眼前。“你今天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紫英有些气急败坏。
  被人这么戏耍似的**,再醉的脑袋也早清醒了。
  “吶,小紫英就这么迫不及待想看见本尊的身躯?”重楼挑眉道,一点也没被紫英的行为反应吓到。
  “你!”紫英气极说不出话来,随即悻悻然放开了重楼的。
  “不想陪你胡闹浪费时间,我回去了。”
  话一说完,紫英转身欲离去;随晚风飘央的袖襬却被重楼轻轻扯住,一个天旋地转之后人却已然被锁在怀里,牢牢不放开。
  “小紫英,这么猴急的扒开本尊的衣服后,却又想转身走人了事?没这么便宜的事吧?”重楼轻笑出声。
  “戏弄我这么有趣吗?”紫英冷下了脸。
  “小紫英,别气本尊了;如今衣服都被你划破了,气也该消了吧?”重楼蜻蜓点水似讨好般的轻吻上紫英的唇瓣,没有半点激情只有温意。
  每次都似乎只有被戏弄的份……紫英感到气愤、却也无奈:因为,似乎这么允许他的自己也是帮凶之一吧?紫英无奈的想。
  “小紫英,你看。”重楼温柔的轻抬起紫英的脸,仰首即望见满天星辰。
  只见一道流星飞快掠过天际,稍纵即逝。
  “……”望着那流星消逝的方向,紫英却有种凄美的感受。
  美好的事物总是留不住吗?像他和重楼,又能够持续多久呢?会不会下一瞬,就像那逝去的流星一眨眼便云淡风轻,世上再无人能提起。

  第五章

  “不会的。”重楼开口,眼光灼灼的直视着紫英的双眸。“本尊永远不会放开你,哪怕是魂飞魄散……慕容紫英你只能是本尊所有,即便我们分离遥远相距有如彼岸两端,本尊也要与你在一起。”重楼轻轻抚过紫英的眼眸。“即使你饮下孟婆汤遗忘前尘,本尊就算强迫你也要你想起所有……不许你遗忘了我们曾有过的一切。”
  原来,紫英在不知不觉中将心中所想的给说出口了。
  紫英闻言不禁闭上了双眸;感觉到重楼的手指抹过自己的眼角,原来是泪珠已然落下。
  不论这段仙魔逆恋能持续多久的时间,能拥有此刻便已足够……
  静静搂着怀中的人儿遥望星空;重楼知道情人早已挨不住一天下来的折腾与疲惫而沉沉睡去,其实下午喝的竹叶青后劲方才开始,小紫英耐不住也是理所当然的。
  “晚安,小紫英。”重楼轻声附在紫英的耳旁说道。
  只见睡沉了的紫英嘴角浅浅上扬,恍若在回应重楼的话语。
  夜深,沁凉如水。
  万籁俱寂,虫鸣耳声低语嘶鸣。
  天上的星宿,越晚益发闪亮耀眼了。
  隔天醒来,紫英只觉得头疼欲裂。
  抬眼朝四周绕了几圈,才发现原来自己是身处在昨天投宿的客栈房里;房内现下除了自己以外空无一人,似乎重楼并不在。
  这种想撞墙的疼痛,就是所谓的『宿醉』吗……紫英苦恼不已。
  起身下床想找水喝,紫英却不意瞥见昨日所下的棋局———
  “!”紫英瞪大了双眼。
  棋局上双方的红与棋子相互对峙,形成包抄之势;仔细一看,紫英才发现当时让自己俯首称臣的『二重炮』居然有第三子?!
  象棋里双方都各自有双炮,但哪来的第三只炮?自己当时疏忽了,居然没发现到如此荒诞之事……
  一想到是重楼耍诈,紫英的脸色不善。
  ……看来等下有人要遭殃了。
  不过,这一切是咎由自取(?)
  《全文完》
  p.s 小番外(?):
  话说,那天紫英气愤之下将整座竹林给铲平了之后,没想到却意外造福了百姓们……
  清晨出郊外采收农作的农夫们三三两两出了城门,陆陆续续走向自家的庄地准备采收成果好上一天的早集。
  只见大伙有说有笑的,和乐融融。
  突然,最前方的张三跟李四脚步停了下来,跟在他们身后的王老五跟赵八差点没一头撞上他们断了鼻子。
  “我说张三李四啊,你们好端端的干啥突然停下来?会害人的你们知不知道哇?”王老五抱怨道。
  “……”前方的张三跟李四没出声应答。
  赵八没听见回应不禁皱眉,正想越头先到张三李四前好好讲理时,却被眼前惊人的景色吓得合不拢嘴———
  只见原先习惯了十年八载有了的翠绿竹林,竟然在一夜之间全数被铲平,连一株直挺挺的也没。
  “这、这是怎么回事?!”陆续跟上前来的其他农夫们见状也不禁大喊出声。
  光秃秃的……突然变得好空旷……
  突然斜眼瞥见有人默不吭声的走上前去,那散落一地的竹子堆里,捡了个几根竹子,然后站起身来往回走。
  “喂,阿吴,”赵八伸手捉住了那名农夫。“你上哪?庄地是反方向吧?”
  “天上掉下来的竹子,不必全力去砍就能享受现成的;这么好康的事当然要先拿回家啊!庄稼不急着的可以慢慢来。”吴二嘿嘿笑了几声,连忙扛着身后那捆竹子一溜烟跑回家了。
  大家一听顿时也觉得有道理,当下旋即觉得这散落一地的竹子成了稀世珍宝般的特别,人人抢着要。
  那天,一群农夫们开开心心的将战利品带回家里。
  ……一夜凭空出现的『收割竹子』,成了那城镇流传了一阵子的传奇。

<--戒 by 某小 | HOME | 与魔王同居 by 天望-->

Comment

Pos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Visit

Catego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